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35 豐原城主


  亞芠盤坐在小院子中的涼亭里,剛剛跟副團長的一番比武,令他對法有著另一番的認知。
  從比試中,亞芠感覺到,特格真正所發出的能量其實是很少的,千月飛舞中的彎月能量刃,大部分都是來自他所吸收而來外部能量,其中只是包含了他少部分的能量為核心,用以為控制。
  但是,這就正是亞芠最傷腦筋的地方,特格是如何讓他所發出的能量來吸納這些外部能量,而且還能達到控制的目的,甚至,亞芠到現在還搞不清楚該如何的吸納周圍游離的能量?
  他目前只知道,他的精神異力能吸納周圍的游離能量,但他到底是如何辦到的?隱約間,亞文感覺到他如果能想通這一點,他就能知道特格是如何的辦到控制這些能量的?進而像特格一樣,半到控制的目的。
  亞芠想的快破頭了,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但又如此的璞搠迷離,幕然,亞文突然強烈的感覺到有人在窺探的感覺。
  心中的警訊強烈的響著,亞芠感覺到這一股窺探的感覺并沒有以往的厭惡感,表示對方并無惡意,但是被窺探的感覺總是不怎么愉快,亞芠雙目一閉額心一陣跳動,瞬間,精神能量冰冷的感覺充斥全身,亞芠此時身體就像是一個精神能量的探測器一般,將全身的感覺藉由精神能量的奇妙作用,轉化成一種專門對能量感覺的敏感感覺。
  這是亞芠在一年逃亡中,對精神能量用法的唯一發現,不管是運用何種方式,當人將注意力集中于某一件東西時,自然而然的,他精神的能量就會隨著注意力的集中而匯聚于某物上,而亞芠就是利用這個原理,將他異常強大的精神異力散布全身,取代身體皮膚的一般感覺,將精神能量的共震轉換成為他的感覺,使他感覺精神力量就像平常在感覺冷熱一樣,哪邊較冷,哪邊較熱,亞芠全都一清二楚。
  透過這樣的方式,亞芠很快的就發現,窺探的感覺來自他的后方,亞芠雙眼一張,銀色的瞳孔赫然出現在他的雙眼中。
  一個彈起轉身,亞芠循著他的感覺,往他的后方而去。
  一路上亞芠遇墻翻墻,見水跳水,幾乎是一直線的直沖,速度快的異常,他已用上了新領悟的風的身法,一路上遇到的人,幾乎也只感覺到一陣風吹而過,連亞芠的身型都沒瞧見,亞芠就已經脫離他們的視線范圍,不知不覺,亞芠已經是穿出鐵血團團部的宅子,走到豐原城的大街上了。
  但是,亞芠現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知道,到底是誰在窺探他?
  一路飛墻過瓦,亞芠終于來到了一棟高塔式的建筑,大門只有一個,但是前面有兩個看來魁武有力的大漢在站崗。
  一見到亞芠突然出現,站在他們面前,兩人不由嚇了一大跳,其中一人直覺的喝道:“什么人?站住,這里是私人………”
  亞芠根本不吃他那一套,連大漢的喝問都沒讓他說完,雙手左右開弓,每個人各給他們的臉一拳,霎時,兩個看來威武的大漢悶哼一聲,眼冒金星,鼻血噴出,倒也。
  解決兩大漢之后,亞芠用力推開大門,走了進去,迎面是一座螺旋攀延而上的鐵制樓梯,其他地方全都空無一物,亞芠順著樓梯扶搖而上,走了大約五層樓的高度,亞芠來到了一個大門。
  亞芠在用力一推,大門應手而開,門后是一個約五公尺直徑的半圓形小平臺,平臺邊緣的矮墻邊,一個苗條的身影已在墻邊。
  亞芠瞧著那個背影,心底暗暗評分,約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由背后望去,看來十分苗條,穿著一套淡綠色的連身絲綢窄衫,是時下年輕少女們最喜歡的裝扮之一,因為這樣式的衣服上身設計為貼身彩紋上衣,可以隨自己喜愛而挑選其樣式,腰部以下內有長褲,外罩一層紗裙,行動既方便,外層的紗裙又能襯托出少女們的青春風情,而且又能充分的表現出少女苗條身軀的美感,如此結合實用及美麗外觀于一身的服飾,是只要對自己的身材有那么一點自信的少女們的最愛。
  亞芠光是瞧見她背影,就給她十分滿分,在風的吹動之下,紗裙緊貼身軀,浮現出紗裙中那隱藏在長褲之下的修長的長腿,幾乎是占了她身高的一半有余,玲瓏有致的苗條曲線,另亞芠深深的覺得,這套衣服根本是為她而設計的,衣服襯托出她玲瓏的的身段,而少女的身材令這套衣服的特色更是突出,兩者相益得彰。
  原本看著外面的少女似乎也察覺到她背后有著一股灼熱的視線,猛一轉身,亞芠又是一聲贊嘆,標準的瓜子臉蛋,一雙水靈的大眼,上面有著兩道又細又長的柳眉,更是襯托出雙眼的靈動,小而巧的俏鼻下是一只紅潤的小嘴,紅潤的嘴唇配上雪白無瑕疵肌膚,真是一個俏麗無比的美麗少女,若再加上她完美的身段,令亞芠為之目眩不已,唯一缺點,就是她臉上那股森寒的神情,但也無損她的美麗,更令亞芠聯想到被凍結在寒冰中的火焰,別具一番風情。
  亞芠估計她大概有二十左右吧。
  少女見到亞芠在她身后,似乎是令她大為震驚,俏麗的臉上閃過一道驚訝的神情,隨即又恢復了寒霜的表情,怒道:“你這家伙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你不知道這里是私人產業嗎?”
  亞芠盡管心中對少女的外貌贊嘆不已,但是眼睛余光瞧見少女手中的東西時,她就肯定她沒有找錯人,因為那是一支單筒伸縮望遠鏡,而由他面對的方向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到鐵血團的團部。
  少女見到亞芠不回答她的問話,自顧的走到她旁邊望著外面,那種眼無余子的樣子不進讓他著一個天之嬌嬌女心中大為火光,更使的她原本出見到亞芠這么一個充滿奇異魅力的男子所生出的一絲好感被怒火,燃燒殆盡。
  少女又怒聲道:“你這人是啞巴還是聾子?本小姐再問你話你沒聽到嗎?”
  亞芠不由一皺眉,他想不到一個如此美麗的少女竟然會如此的出口不遜,大大的抵消了在他心中美麗的形象,亞芠還是不想回答他這如此不禮貌的問話。
  少女見亞芠還是不答話,更是怒火上揚,怒氣勃勃道:“你是死人呀!還是畜生?聽不懂人話?本小姐是在問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一聽少女罵的更難聽,亞芠越覺的鄙夷她,更認定她是一個毫無內涵的草包楣女,暗嘆倒楣,怎么自找麻煩,來這找罵唉,自嘆聲倒楣,轉身就要下樓,不想跟這個空有外表的女人有瓜葛。
  見到亞芠轉身就要下樓,少女更是氣的渾身發抖,原本雪白的俏臉浮出了一層怒氣的紅暈,從來沒有人敢對她這樣,以前也曾有過想追求她而用反向手段的人出現,但是她還是可以感覺出一絲的愛慕之意,但眼前這人不一樣,少女直覺的第六感告訴她,亞芠是真的不在乎她,眼中的鄙夷神色是如此的真實而傷人,他甚至不想與她共處一地,絕對跟那些已退為進的追求者不同,但也因為有著如此的體認,少女更是恨的牙癢癢的,她的身分,她的外貌,從來就都是被人捧的高高的,誰也不敢對她不敬,如今卻碰到亞芠這樣的一個人,怎能不讓她覺得少女的自尊心被深深的傷害到了。
  怒火蒙蔽了理性,少女一時之間想不到亞芠敢這樣對她,氣的她伸手指著亞芠,直道:“你好…..你好……你好……..”蓬勃的怒火讓她氣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見到亞芠已經一腳踏到門內,少女不加思索的手中單筒伸縮望遠鏡往亞芠的頭用力一砸,望遠鏡帶起了陣陣破風聲,可見少女已經完全不考慮其他的全力一砸,根本不想萬一真的砸到亞芠的頭那可不是頭破血流就算了。
  幸好亞芠不是普通人,但也是少女的不幸,她已經觸犯了亞芠對敵殺無赦的信條,就在這一個望遠鏡即將砸到亞芠的頭時,亞芠突然整個人消失不見了,接著,一股大力傳來,少女還搞不清楚時,就被人大力的擊中右肩,同時感覺到脖子也被人緊緊的掐住了,而那打她一拳,掐住她脖子的人正是前一刻差點被望遠鏡砸中的亞芠。
  亞芠右手掐住少女的脖子,微微向上提高,讓少女不得不用腳尖頂地,一邊還陰森道:“我不覺得我要跟一個暗中窺探別人,出言不遜,做事不經大腦的草包女人說些什么,不要認為靠著不可靠的皮肉相,就以為自己有多高尚,天底下多的是像我這種不近女色的人,千萬不要以為我是一個豁達大度的人,剛剛不想跟你計較是因為你還不夠格讓我計較,也千萬不要以為我不敢殺了你,管你是皇帝的女兒,真讓我性起,你絕對會后悔的,記得一件事,千萬不要惹到一個你絕對惹不起的人,不然,你將會是自找難堪。”
  不用亞芠特別強調,從亞芠堅若鐵夾右手緊緊的勒住她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高讓她幾乎窒息的手腕,讓她自出生以來,第一次深刻的感受到那濃厚的殺機,她絕對不敢懷疑,亞芠絕對有可能會在下一秒鐘手掌一用力,將她的脖子扭斷,對于亞芠所說的話,她更是不敢有所懷疑。
  幸好亞芠在說完的同時,手同時一松,重獲自由的少女大大的呼了一好幾口氣,平緩了她覺得窒息的悶氣,亞芠靜靜的看了她恢復正常,見到她因為剛剛她的動作而現在痛苦的樣子,眼角微微含淚,滿臉通紅,再也不若剛剛的趾高氣昂嬌縱神態,反而有著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亞芠不知怎么搞的,心中竟然產生了一種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想法,他竟然有點后悔剛剛下手太重了。
  而且更令亞芠他自己吃驚的事竟然發生了,他的手竟然像是有了自我意識般,自動伸手扶起了那個被他認為一文不值的少女,還輕柔的伸手貼在他細致的頸子上,運出天心真氣,將少女景子上被他一手捏出的淤血化去,到只剩下淡到不仔細看絕對看不出來的淡淡青痕,然后讓少女自己站好,他才轉身準備下樓,這一切說來仿若自然,又是如此的突兀,他幾乎以為體內還有另外一個人藉由他的手來完成這些他絕對不可能做的事,差點以為他患有精神分裂,不自覺回味著右手抓住及替她治傷時,觸碰到少女頸部所感受到的那種細致、溫熱、柔軟的奇特感覺,一種他并不討厭甚至還有點喜歡的一種感覺。
  走下樓梯,亞芠心中暗暗苦笑,看來漂亮的女孩子還真的是占了很大的便宜,而且越漂亮的女還子就越有一種令男人會干出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傻事的魔力,而他畢竟也是個普通的男人,當然也無法逃離這種奇妙魔力的影響。
  當亞芠將她弄傷,又溫柔(?)的替她治好時,少女心中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她發現她似乎沒有那么怪他對她不敬,也沒有那樣的痛恨他了,同時也想到了出見面時,那種奇特、震撼的感覺,不知哪來的勇氣,少女突然沖到樓梯口,對著幾乎快看獨到的亞芠的背影,大喊道:“那個白頭發的!好好記得,我叫妃雅.蘭妮,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這個霸道、怪異的男人了,總有一天,我一定也要讓你也喜歡上我,所以你一定要記得我的名字。”
  似乎感覺到亞芠的背影一頓,少女妃雅.蘭妮滿足的發出一陣鈴聲般的清脆笑聲,走回到平臺上,突然,少女妃雅臉不由自主的浮出了一陣的羞紅色,雙手遮著自己的臉,羞叫道:“哎呀!我怎么會講出那些話來,真是羞死人了,都怪那個白頭發的,要不是他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讓我嚇一跳,我也不會這樣失態,還開口對他這一個自己才出見面的人說喜歡,還夸口要讓人家喜歡自己,真是羞死人了,如果傳出去的話,那ㄊ要怎么見人?”
  同時,少女妃雅也想到一個問題,她也只不過因為一時好奇,想看看傳說中的銀月惡魔到底長成什么樣子?才找了這么一個地方,用望遠鏡看看能不能見到他?誰知沒看到銀月惡魔,反而看到這一個有時會發出藍色光彩(當時亞芠正在嘗試練習魔法)的白發怪人,只不過好奇多看一下,誰知他一下子就不見了,不到十分鐘,就出現在她的身后,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想到這,妃雅又想起了亞芠的樣子,暗道:“這個白頭發的長的倒還真好看,一點都不輸表哥,而且還比表哥還多了一種奇特的氣質,叫人家一想到他就心跳個不停,而且,他剛剛教訓我的樣子好威風,充滿男人剛硬的本色!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我,還有,他的手好溫暖,還有…..還有…..呀!我在想什么?真是羞死人了!”
  妃雅的臉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哎!少女情懷總是詩,缺點也變成了優點,不知亞芠知道這時妃雅心中所想的事,到底是會深感榮幸還是啼笑皆非?
  不過妃雅那突兀的愛的宣言的確是叫亞芠男人的虛榮心高興了一下,光看他現在心情十分愉快的接受蓋赤等人的盤問就知道了。
  亞芠沿著原路回到鐵血團他的宅子中時,他才見到,蓋赤、特格、甚至連七大統領、凱特等人,一行十二個人將他的小屋子擠的窄窄的。
  乍見這么多人全都在這,亞芠不由一愣,奇道:“伯父,你們一下子這么多人在這干什么?”
  蓋赤沒好氣道:“一下子?我們已經找了你快一整個中午了,你到底到哪去了?”
  亞芠一愣,這才記起,他剛剛出去時,他是藉著翻墻而出的方式,雖說這里戒備森嚴,但頻他的能力,加上一時之間,沒有人會想到有人從里面這樣出來,種種巧合加在一起,導致亞芠出去時,根本就沒人知道。
  蓋赤嘆氣道:“亞芠,以后你要出去時,先說一聲,不然我們還以為你出了什么問題呢!”
  亞芠慚愧的說道:“伯父真對不起了,下次我會注意一下的。”
  蓋赤點點頭說道:“算了,下次別讓我們擔心就行了。”
  續道:“這一次來,主要是想跟說一下,見習兵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等你挑出五十個人來,你就能繼續鐵血三難的考驗。”
  亞芠道:“那他們現在在哪?”
  凱特答道:“隆先生,鐵血團見習兵隊一千四百人,現在正在練武廣場,就等你前去挑出你需要的人來,你現在要去嗎?”
  亞芠想了一下道:“不了!我想等到晚上再去。”
  對于如何選人及訓練,亞芠早已心中有所定見,加上蓋赤跟他說的一件事,令亞芠心中更是十分的有把握。
  聽到這樣,凱特忙說:“那我先將見習兵隊解散,待晚上在集合好了。”
  聽到凱特這樣一說,亞芠忙阻止道:“不要解散,就這樣讓他們在那集合,不用解散。”
  雖不知道亞芠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但是凱特還是點點頭,遵命照辦。
  蓋赤似乎知道亞芠的用意,微笑嘉許一下。
  然后蓋赤道:“亞芠呀!既然你要等到晚上,趁還有點時間,有些事我要跟你說一下。”
  亞芠點點頭,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蓋赤微笑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跟你說一下,讓你有個心理準備。”
  見到蓋赤示意,其他人,包括副團長特格在內,所有人都知趣的告退了。
  確定所有人都離開之后,蓋赤才說道:“亞芠你記得我跟你提過的百年之約吧!”
  亞芠點點頭,事關四圣幻獸,他怎么可能會忘記?
  蓋赤續道:“因為關系到它的力量,八個首腦一直是鉤心斗角的,但是,經過這五百年來的斗爭,隱約間,八個勢力也區分成四個戰線了。”
  亞芠一聽,一點就透,看到亞芠了解的神情,蓋赤微笑道:“亞芠你想的沒錯,四大城跟四大傭兵集團分別相鄰相生而結成了一個默契的戰線,我們鐵血團跟豐原城的城主就是位在同一條戰線上。”
  “我曾經跟上一任城主有過一個只有我們兩個知道的約定,就是,如果這一次,白虎獸卵如果在這次百年之約孵化,則我們便同心合力,先將獸卵奪到手,然后才再來決定由誰獲得,這樣,至少機率是二分之一的獲得機會,,只是上任城主在三年前過世,我不知道這任城主知不知道,因為為了維持秘密,我們曾對天發誓,終此生,在百年之約前,絕對不會跟對方再討論、聯絡此事,以免事情被發覺,所以我需要你幫我跟現任的城主接觸,確認他是不是知道百年之約的真實情況,以及密約是否能然有效?畢竟上任城主事再巡視產業途中,患了急癥病故,所以我也不能確認新任城主的心意如何?”
  亞芠點頭表示了解,問道:“那現任城主是什么樣子的一個人?”
  蓋赤微笑道:“現任城主是我們豐原城中首屈一指的第一美女,今年十九歲,比你大一歲,事一個少見的商業天才,年紀雖輕,但接掌成主以來這三年中,讓豐原城的商業活動增長不少,也讓她那些虎視眈眈,對城主之位流口水的親友們無話可說,她的名字就叫做妃雅,妃雅.蘭妮,是一個很難得,才貌并備的少女。”
  亞芠越聽越不對勁,心中暗暗叫天,還真的是那么巧,蓋赤口中,這一個才貌并備,天才少女剛剛才被他教訓了一頓,而且她還對他公然示愛,亞芠心中不由一陣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