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34 魔法初戰


  突如其來的刺眼亮光叫亞芠雙目一陣刺痛,忍不住將眼睛閉上,過了一會,一陣陣此起彼落的呼聲從亞芠面前傳來。
  亞芠感到了有人拿了一件毯子類的東西披在他身上,亞芠忍不住睜眼一瞧,是蓋赤。
  蓋赤再亞芠睜開眼之時,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的驚呼:“亞芠你的眼?”
  在蓋赤眼中,亞芠此時的眼睛瞳孔完全是銀色的,而且還散發出一種令人無法逼視的眼神,令他著一個鐵血團團長一時之間心神大受震蕩,忍不住驚呼出聲。
  亞芠一愣,開口道:“伯父,你們怎么會忽然打破門沖進來?”多日缺水的情況之下,亞芠現在的聲音十分沙啞難聽。
  蓋赤忍不住的別開眼睛,眼光不能直接接觸的亞芠的銀色眼睛,但是他還是回答道:“你再里面已經呆了進十八天了,遠遠超過十五天的限制,本來我們再兩天前已經下來要替你開門,結果我們一靠近你那一只幻獸,你的那之幻獸就六親不認的向我們攻擊,我們還傷了好幾個人呢!”
  “后來我們想,也許你現在發生了什么事,所以急的我們不得不想盡辦法的將你那一只幻獸給制服。”
  接著,蓋赤又苦笑道:“沒想到你那只幻獸不知是哪來的怪物,站著外面那一條走廊,跟我們整整堅持了三天,讓我們無法逾雷池一步,搞的我們好不狼狽,偏偏我們又不能下重手,免的傷了你的幻獸,對你不好交代。”
  亞芠歉然道:“伯父對不起了,小星大概是因為感應到我正在入定,怕你們對我有什么影響,所以才會阻止你們進來,造成伯父的困擾真是對不住。”
  蓋赤苦笑道:“現在先別說那些,剛剛特格副團長突然感覺到奈何之室中聚集了極為驚人的可怕水原素能量,我們怕你出了意外,所以不得不下重手,將你的小星轟成重傷,誰知你的小星寧死不肯放行,一直糾纏著我們,不得已之下,我們只好用鐵煉將它給煉起來,派人看管,我們快出去阻止它吧!”
  一邊的副團長特格突插嘴道:“亞芠,你還是先把手中的能量散去吧!不然出了意外就不好了。”邊說,特格還戒慎的看著亞芠手中那顆藍色光球。
  亞芠一愣,隨即啞然失笑,特格不說,他倒還真的是忘記他手中的那顆水元素聚集而成的光球。
  一看其他人,除了蓋赤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如臨大敵般的樣子,盯著他手中的那一顆光球。
  亞芠一吸氣,眼中銀光大盛,整只右臂隨之發出銀光,藍色的光球在銀光之下,竟然整顆像是融入他的掌心中般,沒入他的手掌中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現場學過魔法的人全都心中重重的倒抽幾下,他們一眼即知亞芠這是將這些能量吸入體中,但這怎么可能?光看這顆能量球那經過無限凝縮而成的藍色光輝,以及他們光在門外就能感應到的強大威勢,就知道這顆水元素能量球蘊含的能量非同小可,誰知道亞芠竟然像喝水般一下子就將這一顆水元素能量球吸入身體中?一下子吸入那么多未經過轉換的能量不會有事吧?但看到亞芠在蓋赤團長的幫助下,慢慢的站起來,除了多日未進食身體十分虛弱外,根本就沒看到亞芠有任何不對勁,一下子,所有人對亞芠的實力評價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換。
  而他們根本不知道,亞芠此時已經因為這多天以來,持續不停的運行精神異力的能量,導致現在就算他停止后,回歸額心的也只是他原本的那些能量,其他在這段時間內增加的精神異力的能量全都依舊在他全身的經脈中潛伏,雖然不再活動,但只要亞芠有心,便能立即產生作用,而且,亞芠現在全身都是充斥著剛剛吸納的水原素,因此現在將這些能量吸入,也只不過是跟體內的能量融合在一起罷了,對他完全不會造成任何的影響,更何況,亞芠經脈過度疲勞的問題也還沒有恢復,這些具有恢復作用的水元素正好幫他解決問題,又怎么會有問題!
  亞芠就在蓋赤的攙扶及其他人驚訝的眼光中,慢慢的走出了這一個奈何之室。
  經過長長的走道之后,聽到了陣陣的湖水波濤聲,亞芠只覺得好像又回到了人間了,在他剛開始接受測驗之后,他總算是體會到為何有人撐不過三天就投降了,也才了解到為何要測驗人不穿衣服的奇怪規定了。
  在一切寂靜的黑暗世界中,存在的就只有自己的呼吸聲及心跳聲,清晰的心跳聲會令人不知不覺中被自己的心跳逼瘋,無關意志,本能的抗拒就夠你受的了,而且,在不穿衣服的情況之下,身在黑暗中,自然就會產生了不安全感,剛開始還好,但是在不知道自幾還要在黑暗中呆多久的恐慌另這不安全感變成了危機感,慢慢的,會令自己越來越心寒,再加上惱人的心跳,嚴酷的環境,開門的機關把手更微妙的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種種的設計全都是針對著人心的弱點來設計,讓人不知不覺就陷入了自己心中最軟弱的一方,直到再也受不了為止。
  亞芠暗暗慶幸,幸好自己再生死中鍛煉出來的意志十分堅強,練功過度導致經脈過度疲勞的灼熱痛苦令他無暇去想到縈繞在耳際的心跳聲,專注鉆研心中記憶的秘技令他忘記了黑暗的恐怖,不安,最后的精神異力用途的發現更令他深深覺得不虛此行,他簡直就是就是大有所獲。
  走湖邊,亞芠正想招呼貪狼星時,他就聽到一聲轟雷般的聲音回蕩在這一個地底世界中,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痛叫聲。
  蓋赤臉色一變,聲音的來處就是他監禁貪狼星的地方,蓋赤忙一拉亞芠,飛快的繞過一處礁石,來到一處略為寬敞的地方。
  看到眼前的景象,亞文集蓋赤都不由的臉色微變,貪狼星全身被十多條的鐵煉困在地上,在它的面前,三個人渾身焦黑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哼哼哈哈哀叫著,看來受傷不淺,而貪狼星此時嘴中還冒出微微的亮光,雙眼怒視這三人。
  看來它剛發過一記沖擊炮,現在正想發出第二記,亞芠忙制止道:“小星不得傷人。”
  貪狼星一聽到亞芠的聲音,轉頭看相亞芠這邊,見到亞芠,亞芠立即由貪狼星的心靈感應中感受到了無盡的狂喜,亞芠也是十分高興,自貪狼星孵化以來,亞芠和貪狼星就一直是形影不離,這次是他們第一次分開的如此之久,因此一見到對方,亞芠及貪狼星立即由彼此的心靈感應中感受到對方不亞芠自己的欣喜之意。
  欣喜過后,亞芠急忙問道:“小星,你為何要隨便傷人呢?”
  貪狼星輕哼一聲,傳來了心電感應,亞芠這才知道,原來是蓋赤命人將貪狼星擒住綁起來之后,派了這三個人來看顧它,誰知這三人因為在前面與貪狼星的戰斗中,被它所傷,所以現在貪狼星被綁起來無法行動之際,想要好好的教訓它一頓,誰知他們忘記了貪狼星身為幻獸,有一招每一只幻獸都會的招式-沖擊炮,剛好他們當時都站在它面前,于是貪狼星就老實不客氣的給他們來一記沖擊炮,要不是貪狼星剛才受了傷,恐怕這一記沖擊炮就會要了他們的小命,哪還能在這里哼哼哈哈的。
  亞芠聽了不由一陣好笑好氣,那三人在他看來雖然全身焦黑,看來極為可怕,但都是皮肉之傷,算不上什么。
  這時蓋赤也由那三人口中問出事情的始末了,也是一陣啼笑皆非,教訓道:“你們呀!銀月惡魔的魔狼是好欺負的嗎?沒見到剛剛還動用了四個統領才將它擒住,憑你們想教訓它?還真的是不知道是誰教訓誰呢?”
  這三個人本就是鐵血團的一般團員,平常雖也頗有實力,但比起統領來那可差的十萬八千里,一聽到蓋赤的話,可真的打了個冷顫,不敢再說些什么,急忙向蓋赤告聲退,互相扶持的就下去敷藥了。
  蓋赤這才回過頭,左手一揮,一道紅色的掌狀氣勁飛出,將貪狼星身上的煉子斬斷,用力之巧,亞芠還未曾見過,不由心中暗暗感嘆,鐵血團團長之名果然是名不虛傳呀。
  蓋赤伸手扶持著亞芠道:“亞芠走吧!你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要好好的調養個幾天。”
  亞芠點點頭,就在蓋赤的協助之下,回到地面。
  經過了五天的休息,亞芠總算是由虛脫中完全康復,身體也完全的恢復正常。
  這一天午后剛過不久,蓋赤又來到了亞芠的住所,他的身邊還跟有副團長特格,兩人進到亞芠的住所后,亞芠正巧在休息中。
  一見到他們來,忙起身問道:“伯父,你今天怎么有空來我這?”
  蓋赤笑道:“我們是來看看你的身體復原狀況怎么樣了?”
  亞芠笑道:“大概好的差不多了,怎么,那些統領等不及要向我挑戰了嗎?”亞芠可沒忘記在第二難之前七位統領說要在一次確認他資格的事。
  一邊的特格呵呵笑道:“他們幾個人再那天看到你手中的那一顆水元素就已經鳴生退堂之意了,知道你不好惹,所以今天才拜托我這一把老骨頭來替他們講一聲,你的直立已經獲得了他們的認同了,呵呵。”
  亞芠一愣,他們這么簡單就認同他的實力?實在是令他不敢相信。
  又聽到特格說道:“當然,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啦!最主要的是因為我跟他們說,我對你也很有興趣,所以想跟你好好比劃一下,所以他們才不在對你說要討教之類的話啦!”
  亞芠更是一呆,怎么堂堂副團長想要跟他比劃?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
  蓋赤含笑道:“副團長已經有十年沒再人前顯露出他的實力了,難的這次興致著么高昂,亞芠你就跟副團長比劃比劃,也好討教一下副團長的經驗,這也不錯呀!”
  特格更說道:“亞芠你放心,這次的比畫純粹是以武會友的交流,點到為止,旁觀的人也只有隊長級以上的人,你也可以這一次好好的展露你的實力,讓那些小朋友們看看你的真正模樣,叫他們沒事別在那邊亂嚼舌根,說些有的沒有的。”
  蓋赤及特格也已經聽說外邊將亞芠傳的一文不值,追根究底,還是因為亞芠在第一次的表現讓人瞧不起的原因,所以正好利用這一次的機會讓亞芠好好嶄露頭角一下,堵住悠悠眾口,也算是用心良苦。
  一聽如此,亞芠便也點點頭,道:“好呀!那我要請副團長手下留情了。”
  特格呵呵笑道:“我才要請你手下留情呢,道時候可別將我這把老骨頭給拆散了,呵呵。”
  一聽到特格這樣一說,亞芠及蓋赤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半響,蓋赤才道:“那好,我們就決定在明天早上,亞芠你跟副團長好好切磋一下。”
  亞芠點點頭,蓋赤也才起身跟著特格說聲明天見,兩人這才離開亞芠的屋子。
  亞芠望著兩人的背影,心中一陣興奮,副團長今年八十歲了,修為一定很深厚,他也想知道自己在他手底下到底能撐過幾招,尤其是他以悟通風的絕招,又在奈何之室中重溫腦中所學,自覺實力增強不少,正好這次機會,看看自己到底實力增加了多少,他不由期待起明天的比斗。
  第二天一早,亞芠不待人叫,他已先到了練武場,他到達練武場之時,太陽才剛從東方升起,但是場中卻早已經有近百個人在那了,亞芠見到凱特三人也在那,正一臉興奮看著他,亞芠就知這些人是七大團的小隊長及一些其他干部們,只是除了凱特三人外,其他人他一個也不認識。
  亞芠慢慢的走到場中,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停下了竊竊私語,看著他,他們早已知道,亞芠在第二觀的奈何之室中,呆過了超過考驗的十五天,達到了十八天,而且進去的人見到他手中還有一顆威力強大的元素魔法彈,叫當時的人都膽戰心驚的,對于他的實力,所有人這下都不敢掉以輕心了。
  亞文靜境的站在場中央,面對四周投來的臆測眼光,他恍若未見,專心的調整他身體的狀況,現在他身體經脈的疲勞度還未完全的恢復,所以現實他的力量只能發揮出七成,最多九成,但是他所要面對的卻是一個有至少七十年修為的副團長,論功力及戰斗經驗,只會比他多而不會少,憑他現在不完全的狀態之下,亞芠月發不大意,專心一志的在不傷及經脈的情況下,調動他的天心真氣,使他的身體處在一個最佳的狀況。
  很快的,亞芠并沒有等待多久,蓋赤及特格就再亞芠到達不到十分鐘之后就在其他重要干部的陪伴之下,來到場中了。
  亞芠見到特格時眼中精光一閃,蓋赤早已經將他的獸幻鎧著上了,白色的厚重裝甲,胸前一只靈動的蛇形圖紋,手上還拿一把約八十公分長,寬有三指的白色短刀,看來不只亞芠不敢大意,連特格也是不敢輕視他。
  特格一見到亞芠早在場中等他,不由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年輕人的精力充沛,一大早就來了。”
  亞芠對蓋赤及特格一見禮,也笑道:“副團長你老人家也是老當益壯呀!光看您這身的打扮,就可以想像出您再年輕時的赫赫威風了。”
  蓋赤笑著打斷亞文集特格的談話道:“呵呵,好了吧!你們這兩個一老一少一見面就互相恭維,你們不急,其他人可急了。”
  亞芠及特格一聽,往四面一望,果然所有人都露出一副要他們快打的表情,特格呵呵笑道:“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一點的耐性都沒有,也不體諒一下我老人家的歲數這么一大把了,還要演這一出戲來給他們看,已經夠累了,還要催我,也吧!團長,我們這就開始打?”
  蓋赤一笑道:“先等一下吧!總要我這一個見證人先公布一下規矩吧!”
  說著,蓋赤隨即洪聲道:“我,鐵血團團長現在在此宣布,這場比是純粹是以武會友,點到為止,雙方以誰先讓對方無反擊之立即獲勝,不準使用暗器,時間三十分鐘,時間到如雙方皆未讓對方無反擊之力,視同平手,現在開始決戰。”
  說完蓋赤及其他人立即退到離亞芠及特格十五公尺外的地方圍觀,場中只留下了一個十五公尺的大圓,亞芠及特格互距武公尺的互相對峙。
  兩人一聽到蓋赤宣布開始之后,全副精神都集中在對方的身上。
  面對這一個殺場老將,亞芠發覺想從他身上找出破綻那實在是癡心妄想的事,光看他隨隨便便的一站,臉上浮著笑意,但是全身卻是毫無一絲的可趁之機,亞芠找不出來,干脆他也不找了,大喝一聲:“鎧化。”
  亞芠身上立即冒出一片金光,亞芠那與眾不同,全身鎧化,同具獸、魔幻鎧特征的鎧甲又出現了,只是這次不一樣的是,在初陽的照射之下,亞芠身上由貪狼星所化身的鎧甲卻呈現出一層白色的光輝,原來貪狼星在鎧化之時,已同時將白金角的部分擬化出一層,平均散布在鎧甲的外層,增加了極為強大的防護力。
  就在鎧化之時,亞芠同時往特格撲去,手中也同時的出現了白金劍,往特格照頭就是一劍砍下。
  特格輕笑一聲,一個回身,手中的短刀順勢往亞芠腰側一斬,亞芠沒想到特格的動作如此的快,不過他這一劍本來就是試探用的,劍上沒蘊含多少的力道,恨ˇ快的他馬上一劍轉劈特格的短刀,“康”的一聲,兩人立即硬碰硬的接了一招。
  亞芠大喝一聲:“旋風”,與特格短兵相接的白金劍立即回身化一個大弧,身體連著劍轉了一圈,劍上帶起了陣陣的風聲,又往特格斬去。
  特格笑道:“有意思”,手中的短刀不退反進,直接要跟亞芠的白金劍要來個硬碰,誰知亞芠這招是一個風招,順風而為,手中的白金劍輕輕一動,順著特格短刀帶起的勁風,沿著勁風縫隙鉆進了特格的懷中,在他的右肩留下了一個劍痕,當然亞芠也不避免的貝特格同樣的在他胸前留下了一刀。
  只是亞芠有白金角保護,所以沒有任何的損傷,互相砍了一下之后,亞芠及特格又分開來,回到剛剛的位置上。
  特格看一下自己右肩上的傷處,雖然亞芠手下留情,在鎧甲上只下一道小傷口,根本未傷及特格的身體,而那小傷口在幻獸的自愈力之下,不用十分鐘就能愈合。
  但是,特格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沉聲道:“亞芠,你真不愧有著銀月惡魔之名的人,連你的招式都是充滿了殺伐之氣,即使你已經盡量在克制自己了,但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傷人,不過這倒是真正的傭兵性格,我喜歡,注意了,這次換我出招了。”說到最后,特格臉上又恢復了他慣有的豪爽笑容。
  隱藏在面具之下的亞芠,旁人根本無從獲知他的心中想些什么,但從他舉起手中白金劍,微微泛出金芒的健身就能知道亞芠心中也是十分戒慎特格將出的這一招。
  特格舉起手中的短刀,微笑道:“知道為什么我會被稱做是水月刀嗎?答案就在我手中的這把刀上。”
  說著,特格手中短刀發出白光,短刀在特格手中回了一個大圈,一道圓形白色氣勁隨著特格的刀勢飛出,往亞芠飛去,氣勁飛出后,特格又望那圓形刀進發出一道刀芒,大喝一聲:“亞芠,接我一招碎月。”
  圓形刀氣來到亞芠面前后,亞芠還沒格擋,氣勁就已被后發而至的刀芒沖破,片片碎亂刀氣隨著刀芒漫天撲地的往亞芠迎頭罩來。
  亞芠大喝道:“好一招碎月,也嘗嘗我一招逆風。”手中白金劍宛如眾逾千斤,向上提起,一陣狂風,在亞芠的身前隨著白金劍提起之勢,由下往上吹起,在亞芠面前行程一道風璧,將來襲的刀勁完全都吹飛了。
  特格叫好道:“好一個旋風,逆風,能將自然之風化入自己的招式中,亞芠你的確不錯,但是我的水月刀法也不弱,亞芠你注意了,水月刀法是我結合魔法及刀法而大成,剛剛只是開胃菜,現在要正式來了。”
  說著,特格立即將手中短刀舉到胸前,口中念念有詞的,異像立即發生在特格的短刀上,亞芠只劍特格手中的短刀發出瑩亮的光輝,慢慢的,亞芠感覺到無數的能量集中在特格身邊,突然,特格大喝道:“千月飛舞”,手中短刀往亞芠一指,無數的能量結合成片片圓弧狀的能量刃,往亞芠飛去。
  乍看之下,真如無數彎月像亞芠襲來,亞芠暗贊在心,手下卻不敢怠慢,急道:“雷鷹之爪”白金劍幻化出無數劍影,將這些彎月能量刃一一擊散,但還是有一些能量任穿透亞芠的招勢,往亞芠身上招呼,幸好亞芠身上的鎧甲有一層白金角保護,沒有造成傷害,但能量刃也打的亞芠體內血脈震蕩不已。
  好不容易,將這些的能量刃全部擊散,亞芠正想喘口氣,特格已經又喊道:“還有呢!”
  第二波的千月飛舞又來到,亞芠大驚,再一次施出雷鷹之爪,將這些能量刃擊散,亞芠在擊散第二批之后,他又感覺到特格身邊又聚集了大量的能量,心中暗暗焦急,再來幾次,他可受不了,同時又想到,既然特格能用魔法,為何他不能用?
  想到即做,亞芠立即斂氣一聚,將精神力聚集在友掌,一顆藍色的能量球在手中行成。
  這時特格第三波的千月飛舞已經發出,抬頭望亞芠那邊一看,卻見到亞芠手中有一顆藍色光球,接著又見到亞芠臉上黑色的晶體變成為銀色的,手中的光球立即飛出,化成一遍藍光,往他這方向飛來,沿途碰到的千月飛舞能量刃全都像是遇到火的冰一般,被溶化消失不見了,而且那片藍光還去勢不止的往特格的方向飛來,幸好來勢不急,特格忙一展身法,躲過這片藍光。
  而在特格躲過之后,藍光也慢慢消失不見了,學過魔法的人都知道這是因為亞芠放棄控制這些魔法能量,所以才會讓它消失在空氣中。
  但是,事實上,不是亞芠放棄控制,而是亞芠壓根就沒控制過,他雖然能將體內的水元素聚集成能量球發出,但是他畢竟沒學過魔法,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去控制這些能量,只是因為他發出的元素能量太多,所以才會在將特格的千月飛舞抵銷之后才消失。
  正當亞芠及特格想再一步出招時,蓋赤出聲阻止道:“呵呵,算了,你們兩個別打了,要你們比武,結果你們卻都給我比起魔法來,算了,反正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就行了,還比什么?”
  亞芠及特格一聽,也各自解除了身上的鎧化,相視一笑,今天雖說未盡興,但就如蓋赤所說的,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那也就夠了。
  這時,旁觀的眾人財報初一陣歡呼聲,雖然亞芠及特格的戰斗不過短短的不到十分鐘,但是展露出來的武技、魔法,威力眾人自問他們可施展不出來,特格沒話講,七八十年的修為有此境界不足為奇,但是亞芠才幾歲,最多不過三十歲(除了蓋赤外,沒人知道亞芠真正身分及年齡),但是竟能有此表現,對于亞芠擔任客卿一事,所有人總算是心服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