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3 初悟異力

時間是在空手搏狂豹過后的第三天,亞芠再度經由人的引導,來到鐵血樓。
  再這三天中,亞芠不動一招一式就通過了鐵血三難第一難-空手搏狂豹的消息,藉由當日在場的觀眾群之口,透漏給了豐原城的人知道,現在幾乎是所有豐原城的人都知道,在鐵血團中來了一個人,接受鐵血團中專門為考驗新任團長而設的鐵血三難。
  這可是二十幾年來頭一遭呀!
  剛剛聽到這消息的人全都驚訝莫名,非分探聽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這么大膽?
  一聽是傳聞在聯盟邊界處一口氣屠殺了數百華那邦公國邊防軍的銀月惡魔,所有人不由一陣心驚膽跳,直覺那些豹一定死的很難看。
  誰知,一問之下,才知這一個令人聞名心驚的銀月惡魔竟然一開始就躲的那些豹子們遠遠的,等到豹子陷入瘋狂自相殘殺之后,他才將最后一只重傷幾近不治的豹子殺死,一聽到原來亞芠是這樣通過考驗的,所有聽到的人全都不約而同的露出鄙夷的神色,認定亞芠根本是名不符實,搞不好,連那屠殺之名也是誤傳的。
  如果外面的人這樣想也就吧了,但是,連鐵血團中的人也是如此的想法,所以亞芠在這三天中根本是受盡人的白眼,所幸亞芠這沉浸于他新悟招式的的天地中,不然恐怕又會滋生出事端來。
  不過也因為亞芠通過第一關的方法有一點偷機之嫌,導致蓋赤花了三天的時間才說服那些統領干部們,這也是為何亞芠在三天后才得以再參加鐵血三難之第二難-奈何之室。
  走進鐵血樓中,亞芠見到了第一層會議室中,有十多人,是蓋赤及副團長、人士執行長、及左右護衛,七大統領等人,跟第一次不同,這一次在場的只有這些重要干部們,除此外,別無他人。
  蓋赤見到亞芠后,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道:“亞芠,今天叫你過來,想必你已知道要干嘛吧!”
  亞芠點點頭:“要繼續第二關奈何之室的考驗。”
  蓋赤頭一點道:“沒錯,但是因為出了小問題,所以要在這跟你說清楚一下。”
  亞芠疑道:“什么問題?”
  蓋赤為難道:“因為在這的這些統領們認為你在通關時偷機,所以他們想要再一次對你挑戰。”
  亞芠眉梢一挑:“現在?”
  蓋赤忙道:“當然是等你通過第二次的考驗之后了。”
  亞芠望向蓋赤身后的七位統領,只見他們臉上各自浮出鄙夷不屑的神情,新中部由有氣,道:“好,如果我能通過奈何之室的考驗,我一定接受統領的挑戰。”
  蓋赤點點頭,轉過身去對七位統領道:“這樣你們滿意了吧!”
  說完他一拉亞芠來道會議室團長座位后面,一拍墻壁,墻上露出一個黑幽幽的門戶,拉著亞芠就走進門戶中。
  留在會議室中的人全都一臉尷尬,他們當然知道蓋赤在生氣了,因為他們先是對他提議的人選提出疑問,現在又對通過第一次考驗的方式產生質疑,進而提出在一次確認亞芠資格的挑戰,這是很嚴重藐視團長的行為,但是他們就算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事,誰叫客卿的地位是如此的重要,甚至關系到一些人的生死問題,所以當他們提出這些事時,連團長也不得不妥協。
  所有人互想看一眼,各自也跟在蓋赤及亞芠后面,走進門戶中。
  亞芠跟在蓋赤身后,走進門戶中后,立即發覺這一道門戶是以著極陡的坡度,向下而去,蓋赤身手拿起一顆亮著亮光的光明石,邊走邊道:“亞芠,接下來這奈何之室是位在鐵血樓地底下三十公尺處,一個地下湖中的湖底,那地方是絕對安靜而無任何人干擾的。”
  亞芠暗暗咋舌,又是地底,又是地下湖,又是湖水中的,為了這樣的一個考驗竟然找了一個如此隱密的地方,真是不簡單。
  當然,此客亞芠完全不知道奈何之室為何會被稱為奈何,那可是一處寂靜的地獄呀!而他現在正往那地獄前去。
  亞芠估計大約走了十分鐘左右,穿過深長黑暗的隧道之后,亞芠終于跟著蓋赤來道一座底湖中。
  看著眼前的景象,亞芠不由深受震撼,真的是一座又大又深的地底湖,放眼望去,廣大的湖面彷佛是無邊無盡,由四面發出不知哪里來的淡淡青光,將整個湖水照的青螢螢的,另他有種彷佛回到清藍之境的錯覺。
  蓋赤說道:“這座地底湖范圍極為廣泛,據估計,可能整個豐原城都在它的范圍中,這是我團第一代團長發現的。”
  亞芠一聽整個諾大的豐原城竟然都包含在其中,不由疑道:“那伯父你們不怕豐原城有一天會陷落嗎?”
  蓋赤一笑道:“大自然是很奇妙的,雖然豐原城底下有著地底湖,但是地底湖與地面之間,也有著一層極為堅硬的玄武巖,支撐著地面,更何況,離地面最近的地方就在此地,也有著三十公尺之厚,其他地方更是厚的多了,所以根本不用怕,就算是再過一千年,這地方也不會陷落。”
  但是,蓋赤根本沒想到,在數年后,亞芠就親手將這座豐原城一舉擊陷,造就了東大陸最大的一座湖。
  這時,副團長特格等人也來道蓋赤及亞芠身后,一見到他們來了,蓋赤即道:“亞芠走吧!你趕快通過這場測試,這地方我實在是不想久待,二十幾年前的經歷,我是刻骨銘心,歷歷在目。”
  亞芠暗訝,連蓋赤這樣的人都對這場測驗如此恐懼,亞芠不由收起了心中的那一份輕視,他再也不敢輕視這一場看來似乎宛如兒戲的測驗,原本他心中想到,如果他一進入奈何之室時,立刻運起了天心真氣,專心修練,如此一來,以他再絕對靜止的狀態之下,就算十五天不吃不喝,雖難過了點,但也不至于會過不了,但是如今聽蓋赤一講,一定還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
  蓋赤在講完后,從懷中拿出一跟巴掌大,黃色的銅制鑰匙,往出口旁邊的一處插了進去,一扭,嘎嘎嘎的刺耳聲響起,另一道門戶出現在亞芠面前。
  蓋赤道:“亞芠,待會你進去之后,將幻獸及身上的衣服完全脫下之后,令患受將你的所有東西帶出來,然后你再進入奈何之室中,里面有一個機關,扳動它,奈何之室的門就會關上,待你的幻獸出來之后,我們會把這個門也關上,到時,就是你奈何之室測驗真正開始的時候,如果你受不了時,只需扳動那一個機關,就能出來奈何之室,不過到時,外面這一層門會鎖死,等我們在上面接到你開門的消息時,我們會來幫你開門,不過你也會失去測驗的資格,如果你堅持到十五天之后,我們一樣會幫你開門,到時你在里面才能將機關扳動,走出奈何之室,到時你就真正通過測驗了。”
  亞芠點點頭表示知道,便一頭走進走道之中,黑幽幽的走道另亞芠走起來備感辛苦,不得已,亞芠運起了天心真氣,藉著身上天心真氣散出淡淡的金光,亞芠總算是走到盡頭。
  來到盡頭,亞芠見到了一間約十公尺見方的大房間,整間的屋子都是由光可鑒人的大理石所鑄成,整間房間空蕩蕩的,亞芠一眼就瞧見了蓋赤所說的機關,那是在對面的的墻上,一根黑色的鈑手。
  亞芠馬上在心中呼叫道:“小星,出來。”
  一個白色的身影馬上由亞芠身上脫離,一落地,馬上現出貪狼星的身形,亞聞將身上的衣物全部除下后,披掛在貪狼星身上,交代道:“小星,你將我的衣服送到上面去,記的,要好好的看好那些神之鉆,不能讓人拿走。”
  貪狼星朝亞芠點點頭,送來一道要亞芠放心的精神感應,然后便走了出去。
  亞芠一笑,轉身走進了奈何之室,來到另一道墻邊,扳動那一個機關,看著奈何之室的們無聲無息的關上了,他正式開始接受奈何之事的考驗。
  而當貪狼星帶著亞文的衣服回到蓋赤的面前后,蓋赤也知道亞芠已經關上了石門,封閉奈何之室了,便道:“走吧!我們回到上面去,十五天后再下來吧!”
  說完身手一轉那鑰匙,石門又合了上來。
  蓋赤抽出鑰匙,招呼道:“走吧!我們上去。”
  說完蓋赤等人就上去了,但是,貪狼星卻留在石門外,動也不動,任由蓋赤等人如何的招呼都不肯,甚至,當蓋赤要強拉時,貪狼星竟然發怒的在頭上伸出了白金角來,見識過貪狼星的狠勁,蓋赤不敢相強,只好將貪狼星留在地底湖邊,自己和其他人上去。
  而此時的亞芠正在奈何之室中雙腿盤坐,練起天心真氣。
  不知過了多久,亞芠由深深的入定中醒來,由于現在的環境一片漆黑,亞芠也不之事什么時候了。
  依照平時的練功時間來計算,他大概是練了約三四個小時吧!也就是他進來里面已經有三四個小時了。
  顧慮到他現在在這密閉的空間,為了節省有限的空氣及他的能量,于是,亞芠又再度入定練氣。
  練了一遍又一遍,亞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練了多久,只知他已經感覺到丹田處一陣漲痛,渾身也是一陣的又熱又酸又痛,知道自己是因為一下子練氣過度,造成身體的不適,就算他在無知,也知道這是經脈過度勞累的后果,如果現在他還不停下來休息的話,恐怕會造成一輩子的傷害。
  因此,亞芠不得不停下來,但是又因怕室內的空氣不夠他用,而且更怕身體撐不了十五天,所以他也不敢起來活動,只好呆坐著,腦袋里東想西想的。
  想他的家人現在好不好,想貪狼星現在在哪?想白虎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幻獸,想他從小到現在的經歷,想著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想來想去,他不知想了多久,想到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亞芠由睡眠中醒來,突覺得室內的空氣變的混濁了,亞芠心中暗叫不好,知道自己太掉以輕心了,剛剛睡著時消耗太多的空氣了,急忙再度打坐練氣,亞芠這時不禁暗暗后悔,當初要進來的前一天,蓋赤曾拿了一套名為龜息大法的書要給他看,但是,當初他認為這第二關沒什么,頻他的能力一定能順利過關,于是也沒接受,雖說蓋赤說這是當初他憑之通過奈何之室的法寶,但他實在太粗心了,也太有自信了,不當一回事,現在可好了。
  奈何之室內的空氣變的混濁了,而他,現在只要一動真氣,就覺得體內的真氣火熱異常,渾身經脈也是痛的要命,亞芠知道這都是因為他練功過度,加上身處一個密不通風的密室,導致體內廢氣無法順利排出,才會造成這樣的情況。
  “等等!火熱?”亞芠心中突然靈機一動,天心真氣是熱的,那他還有一項冷的呀!
  精神異力,對!就是精神異力,打從一年前,他的精神異力停止急速暴增,頭痛的問題不再困擾他了之后,他就不再練用天心訣練那精神異力了,只專注于天心真氣的凝練,如今,他全身的經脈及丹田處有如火燒般,而他的的精神異力正好是運行路線和天心真氣幾乎一模一樣,除了最初及最后回歸地方在額心之外,別無他異,加上精神異力是冰寒的,配上現在的燥熱,不正剛好,而且不用再動用到丹田處的真氣。
  大喜之下,亞芠也不管自己的推論對不對,馬上就凝神,聚起了一年沒有練習的天心訣精神練法。
  果然,一下子,亞芠又覺得熟悉的精神異力冰冷的感覺由額心處起,慢慢的順著熟悉的路線,循環全身,冰冷的精神力通過之后,亞芠只覺身上那些原本燥熱無比的經脈變的十分舒服,冰冰涼涼的精神力彷佛降下了那令他痛苦的燥熱一般。
  只是,當他的精神異力流過之后,經脈依舊是無比燥熱,而且甚至有更激烈的跡象。
  亞芠心中暗暗叫苦,他知道他錯了,精神異力雖然是冰涼無比,但是,那也是一種的能量,本質上,跟丹田處的天心真氣沒有兩樣,只是它是由腦部產生的而已。
  因此,就算它是冰冷的,運行在他現在全身熱漲的經脈中一樣是會照成了傷害,即使它會令他感到舒服一樣。
  但是,亞芠又不敢停下來,現在奈何之室內,空氣已經混濁,如果他停下運功,身體機能再度恢復平常的需求,室中的空氣鐵定會不夠他用。
  亞芠只好一再的運行著精神異力,管它現在會對他造成如何的傷害,要他認輸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當亞芠又持續運行精神異力的同時,經脈的熱燥脹痛就越是激烈無比,受不了的亞芠干脆想道,既然精神異力會令他舒服,而他無論如何又要撐過這一段時間,干脆讓精神異力完全充斥全身好了,于是,在他心念一動之下,原本在他體內以常人不敢想像速度運行循環的精神異力首次開始減慢速度,慢慢的減慢。
  在亞芠刻意作為之下,減慢的精神異力慢慢的,原本該是團狀的能量,慢慢的拉出一條尾巴,尾巴越拉越長,速度也越來越慢,團狀的精神異力的能量開始變成長條狀,越來越長。
  不知何時起,精神異力的能量慢慢的散布在全身的經脈之中,這時,亞芠不知道何時起,他已停止了外呼吸,變成一具口息全無,恍如死人的一個人。
  剩下的,就只有亞芠幾無法感覺到的微弱心跳,以及充斥全身的精神異力能量。
  亞芠不知道,他再不知何時,藉由精神異力的能量,萬古以來最神秘的精神能量的力量,亞芠暫時性的進入先天胎息狀態,但是又與一般人認知的先天胎息狀況不一樣。
  一般人練氣的某一程度之下,藉由某些機緣,會斷絕了一切外在的生機,光靠內在的自給自足,但是,在他身體的某一部分,大多是頭頂泥丸穴處,還是會保留與外界能量的一息溝通交流,但是,亞芠此刻卻真真正正的與外界斷絕一切的溝通管道。
  惡劣的環境令他在入定中身體本能的斷絕了呼吸,拒絕外界不干凈的空氣進到他的體內,改由充斥全身的精神異力提供他此刻所需的能量。
  依照亞芠現在的情況,就算是傳說中的十大高手親到,恐怕也無法探出他到底是處在什么狀況。
  而身為當事人的亞芠當人更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況如何,因為,他并沒有覺得身體有什么不對勁。
  他的神志在此刻是異常的清楚,完全沒有傳說中,晉入先天胎息之境時,神智會有種彷若與天地結合在一起,宛如夢中的恍惚感的奇異感覺。
  他只是專注的用內視之法,觀察體內的狀況,當然根本不知他晉入如此異類的先天胎息之境。
  剛開始,亞芠還能分辨出何處是他精神異力能量的頭,何處是尾,但是,慢慢的,精神能量宛如結合一體,緩慢的在亞芠身體經脈之內繞行著,到此刻,亞芠只覺身體內的精神能量渾然一體,處處是頭處處是尾,令他無法分辨。
  亞芠心中一想,反正他現在全身冷颼颼的,十分舒服,他到也不太計較了。
  慢著!亞芠感覺到不對了,他竟然還能“想”?現在他不是正在入定中嗎?為何還能想?
  亞芠忙仔細的檢查一下自己,沒錯呀!他一樣是在凝神內觀,以意運氣,跟他平常入定時根本沒兩樣,那為何他又能分心想東西?而且還感覺到很平常,一點都沒有任何的勉強?這該不會是走火入魔產生的先兆吧?
  一想到走火入魔,亞芠益發不感大意,專心的專注精神力運行,但是過不了多久,亞芠的思緒又不由自主的飄移起來。
  隨著精神異力的持續運行,亞芠就越是清楚的感覺到,他好像是一分為二,一個正專注的入定催動體內的精神異力運行,一個卻是平常的自己,一樣的思考,一樣的感覺,他甚至可以感覺到,他赤裸外表皮膚上略帶寒意的感覺,這實在是很難以形容,他知道明明都是他,但他的精神卻一分為二,卻又二合為一,一面專注全力運行精神能量,一面卻天馬行空胡思亂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解的亞芠最后想到一件事,他以前強迫自己記下的那些密技不知當中有沒有這樣的情況?
  想到這,亞芠立即用力回想著他以前背過的東西,以他現在,在精神異力的運行之下,頭腦異常的清晰,思緒更是前所未有的明快,加上他現在擁有了,他私底下命名為森羅萬象的體悟,雖然尚未完成,但在這些條件之下,亞芠從新思考那些密技內容時,不知不覺有了更徹底的認識。
  這時他才知道,原來以前他背下來的這些東西中,內容無所不函,加上他本著森羅萬象探討萬象本質的觀點,來思考這些的東西,那還有不手到擒來的?
  不知不覺中,亞芠忘記了他原先的目的,專注的一頭栽進心中庫藏的世界中,時光在亞芠的思考中慢慢的流失。
  在這暗無天日中的世界中,亞芠不知過了多久,他總于醒了過來,說醒過來也許不太正確,因為他自始至終都很清醒,但是他的確有有一種醒了的感覺。
  亞芠知道這是自己身上的精神能量在不知何時,開始以著極快的速度增加,而且來源是來自于體外的一種能量,這種的能量將亞文體內的精神能量擴張的一倍有余,但是奇怪的是,亞芠又很清楚的把握到,這些能量跟他的精神能量有著截然不同的本質,這種本質上的差異,叫他能在跟精神能量混在一起中,卻又清楚的分辨出這種外來能量,實在是一種怪異的感覺。
  亞芠仔細的查察這些外來能量,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由心中升起。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能量?亞芠實在是忍不住了,雙眼突然一張,眼中銀光一盛,亞芠在那一瞬間,由先天之境落回到后天之境,他忍不住重重的吸了口氣。
  眼前的景象實在事太令他震驚了,他竟然在“水”中?
  不,不是水,但釋他眼前的景象又該如做解釋?
  一片藍藍的,恍如流水的東西在他的身周慢慢的流動著,就是像水一樣的東西充斥在這一間奈何之室中,淡淡的藍光,叫亞芠能看清著這間石室的任何一個角落,而且,這種藍光有著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在藍色像水的物體中時,亞芠似乎感覺到一種十分陌生而溫柔的感覺,由心中自然而然的,亞芠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嘆息,一句“母親”在心中縈繞。
  沒錯,亞芠在這一“水”樣的物質中就好像是回到他母親的懷抱中一樣,藍色的“水”輕輕柔的包圍住他,似乎正再撫慰他的心靈般。
  “母親”,一句母親令亞芠心中一動,他記的,在云楊學院中,老師曾教過,在魔法中,風、火、水、土、光、暗六大元素中,水被喻為生命之母,是天下萬物生成的母親,難道這些就是水的本來元素能量?
  唯有這種解釋才能解釋他目前所在的情況。
  為何突然萬無一物的奈何之室中會突然出現這些東西,為何他在這些水中,還能自由自在的呼吸著。
  因為只有元素能量,可以無拘無束的穿透任何有形的東西,因為只有元素能量平常就充斥在人的身周,有形而無實質,所以他現在應該是正再一個水原素能量異常聚集的房間中,所以才會如此。
  那是什么原因讓元素能量聚集在此呢?
  亞芠看看自己正不斷發出銀光的身軀,心想試試也好,右手一伸,心中一動,依照平常的聚氣方式,精神能量慢慢的聚在右手上,奇異的事發生了。
  原本游離在奈何知室中的水元素能量突然有如潮水般,像他的手中聚集,不到三秒鐘,亞芠的手中立即出現了一個拳大,散發出瑩瑩藍光的藍色光球。
  亞芠可以感覺到,在這一顆光球中,隱藏著無窮的能量,具有莫大的威能。
  這下子亞芠可笑的合不攏嘴了,一陣得意的微笑出現在他的臉上,他確定長久以來,一直困擾他的精神異力的用途這下被他找到了。
  原來他身上的精神異力竟能操控外在的元素能量?那不表示他也有著成為魔法師的能力?
  而且亞芠更深知,憑他遠超常人的強大精神異力,對于魔法他絕對是有著先天的優勢在,現在就等他在進一步鍛煉就成了。
  一想到這一點,亞芠就恨不得現在馬上去找個魔法老師,好好的發揮自己天生的精神異力。
  就再亞芠陷入剛剛發覺自己精神異力真正用途時,奈何之室封閉的門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硬行突破,在煙霧彌漫中,十幾道人影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