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1 客卿資格

一大清早,太陽都還沒升起,亞芠卻早已盥洗完,而且已經練了一會天心真氣了。
  環顧四周,亞芠不由暗贊環境之清幽,他目前正身處在一處獨立的院子中,藍白相間的一間二樓小屋,同時還自有一座占地約三十多坪的小院子,涼亭、假山、小僑、流水,一應具全,布置的真的沒話說,看來十分古典而優雅,令人身處其中十分的舒適而松弛,而且,這里更是沒有人來打擾,除了亞芠需要時,拉洞房內一條叫人繩,會有人來服務外,根本沒人來此,叫亞芠獲得了一個難得的寧靜之夜。
  剛練完天心真氣,亞芠只覺渾身暖呼呼的,十分舒服,精神也很好。
  突然,一個人影走進了院子中,亞芠一瞧,原來是蓋赤,亞芠立即從涼亭中起來,問候道:“伯父,您早。”
  蓋赤呵呵一笑道:“亞芠,你也早呀,昨天晚上睡的還好嗎?”
  亞芠環視四周,微笑道:“這地方環境既好,又十分安靜,小侄好久沒睡的這么舒服了。”
  蓋赤呵呵笑著,亞芠問道:“伯父,您這么早過來,有什么事嗎?”
  蓋赤點點頭,道:“亞芠你這么早起來,你剛剛是在練氣吧!”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亞芠點點頭,道:“小侄的確是在練氣,不過剛剛已經練完了,伯父,有什么問題嗎?”
  蓋赤問道:“亞芠你練的是什么氣,是不是破魔真氣?”
  亞芠答道:“小侄練的是天心真氣。”
  蓋赤一楞道:“天心真氣?不是你家傳的破魔真氣?”
  亞芠一聽,反倒一楞,反問道:“伯父怎知我家的破魔真氣?”
  蓋赤呵呵笑道:“身為華那邦公國的支柱棟梁,我們這些人又怎能不去調查你們斯達克家的底細?”
  亞芠一聽到也釋然,只是忽然感到有點情緒低落,曾幾何時,風光的斯達克家現在卻落到這樣的地步?
  看到亞芠突然變的有點陰沉的臉色,蓋赤知道自己在不小心中,挑起了亞芠的家仇之恨,連忙轉移話題:“亞芠,我問你,你現在的天心真氣已經有幾年的功力了?”
  亞芠一楞,“幾年的功力?什么是幾年的功力?”他疑道。
  蓋赤一聽到亞芠反問,倒也是一呆:“你不知道?亞芠你不知道練氣計算功力的單位?”
  亞芠苦笑搖搖頭,他的天心真氣幾乎是自己摸索出來的,但是對于一般練氣的常識,他可能比一個學徒還要不如。
  蓋赤不可思議道:“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學的,竟然連真氣基本的計算單位都不知道,算了算了,你仔細聽著,所謂的真氣是我們練氣人利用特殊的方法,將能量儲存在體內,依照修練的方式不同,所儲存的真氣也有不同的形式,依據其形式的不同,各種的真氣也有不同的特色,依照其特色,真氣就有了各種的不同的名稱,就像我的烈日真氣,及你家的破魔真氣,都是具有極剛至烈的特性,是屬于極剛的真氣,而所謂的真氣年度,就是練氣的基本計算單位,以練氣一年所練出的量,來判別出功力高低,相信你應該是知道真氣是隨著練氣時間越久越深厚吧?”
  亞芠點點頭,但是他又有一個新的問題:“伯父,如果照你這樣說的確是一個很客觀的比較,但是我卻有一個疑問,在我想來,每個人練氣的勤奮程度不一樣,每個人練氣一年的所得當然也會不同,這樣不是會不公平嗎?”
  蓋赤含笑道:“很好的問題,誠你所言,這樣光憑練氣的時間來計算當然是會有所不公,于是,我們的前輩就想出了一個既客觀又公平計算方法,你瞧,利用這個能量珠,練氣者將真氣注入其中,藉由能量珠的亮度反應,測出到底身含多少的真氣,再對照前輩們花了無數心力測出的基本一真氣年的份量,就能客觀的計算出來了。”
  邊說,蓋赤邊從懷中拿出一顆約五公分的透明小珠來,遞給亞芠。
  亞芠好奇的接過來把玩看看。
  蓋赤含笑道:“亞芠你試試看,瞬間運用全力將體內的真氣注入其中看看。”
  亞芠一笑,也不見他作勢,手中的能量珠就發出了強烈的金光,刺眼的光芒讓亞芠的手都隱在金光中,幸好金光一閃即斂,又恢復原狀了。
  但是蓋赤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訝異道:“亞芠,剛剛你已經用全力了嗎?”
  亞芠也被這能量珠的激烈反應嚇了一跳,不好意思道:“對不起,我好像一時出力過猛了。”他不敢說他才用了八成的力量而已。
  蓋赤漬漬稱奇道:“亞芠,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練的,你的功力可一點都不亞于我了,照我看來,你最少已有五十年的真氣功力了,你說你才十八歲,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練的?”
  若蓋赤知道亞芠實際上的天心真氣早已超過六十年,想必會更驚訝,若再知道亞芠的天心真氣還比不上他身具的另一種能量-精神異力,蓋赤恐怕會當場昏倒。
  這一切都要歸功于亞芠從開始練習天心真氣時就迥異常人的以三十六次循環修練,加上亞芠在未正式修練之前,就奠下了極深厚的基礎,后來又經歷了一年逃亡時,死亡威脅的逼迫下,使他使出渾身解數增強自己的天心真氣,最重要的是,亞芠又獲得了只在傳聞中存在的神之鉆,藉由神之鉆的幫助,亞芠在吸納了神之鉆龐大的能源,將這些能量轉化成他的天心真氣,更使的他的天心真氣已成倍數的速度暴增,因而才造就了他與年齡不符的真氣深厚程度。
  當然,這些是連亞芠自己也不甚清楚的,但是,他總算是知道自己的天心真氣修練到什么程度了,知道自己能與蓋赤相比擬,不管怎樣,亞芠總是十分高興的。
  蓋赤彷佛在看什么似的般瞧著亞芠,忽而微笑道:“亞芠你真不愧是銀月惡魔,連你的真氣修練都是一般人作夢都想不到的深厚呀,這下我總算是放心了。”
  亞芠一楞,他的功力深厚跟蓋赤放心有什么關系?亞文忙追問到底是什么緣故?
  經過蓋赤一番的解釋亞芠才知道,原來,蓋赤這一次預定要客卿總共有三個人,除了亞芠外,另外兩個人,都是奇蘭樓聯盟中的成名人物,一個是火魔導-尉騠.斐濟,傳聞是大陸十大高手之一的冰炎魔龍使的關門弟子,專長于火焰魔法,曾一度將橫行于聯盟北部的一批盜賊-自濟盟八百多人在一夜之間化為灰燼;另一個是大地騎士-瑟洛.喀吉沙,以手中的一把紫晶光劍將功力威震奇蘭樓聯盟東部的天藍門打的無還手之力,而且他還是一個魔武雙修的天才劍士,專長于地系魔法。
  這兩人是奇蘭樓聯盟這十年來最杰出的兩個高手,打遍奇蘭樓聯盟境內無敵手,蓋赤的鐵血盟早在三年前就在注意他們了,已經預定要招攬他們,只是,在五天前,蓋赤已經接到消息,這兩人已經分別拒絕了鐵血團的邀約,尉騠.斐濟投身圣魔導傭兵團的懷抱中,瑟洛.喀吉沙則目前與冰雪樓傭兵團詳細密談中,看來加入冰雪樓也是遲早的事,如今,變成三個客卿人選只有亞芠是真正的加入,偏偏亞芠在三人之中,是名氣最小,功力也被認為是最低的一個,因此當蓋赤在昨晚宣布亞芠加盟時,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其中反對最激烈的要算是留守在團部七大團的統領了。
  他們嚴重的質疑亞芠是否趁機大占便宜,畢竟,客卿的權責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不過礙于提議亞芠任客卿的畢竟是他們的團長,所以他們也有一個折衷的辦法,就是希望亞芠能通過鐵血三難的考驗。
  但是,所謂的鐵血三難,那是在新任團長將接任之際,所必須接受并通過,以示他有這一個能力來領導鐵血團的考驗。
  鐵血三難之一:空手斗狂豹,新任團長必須在不依靠任何外力之下,在規定的三個小時中,將十只野生豹擊斃,條件是,不能依靠幻獸的力量,不準使用武器,而且這些豹子都會被注入能使其陷入瘋狂的藥物,在如此不利的條件之下,可謂是非生即死的局面,而這還是三項關卡中的第一項,也是最簡單的一項。
  第二難:奈何之室,專門考驗新任團長的耐力,受測者必須進一個石室之中,這間石室是以厚重的大理石筑成,而且是身在二十公尺的水中,受測者不能攜帶任何的食物、飲水,而且連衣服都不能穿,就這樣赤裸的進到石室中,當然,石室中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的東西存在,受測者就在這空無一物,無比沉靜的環境下,渡過十五天,十五天后,再由人從外開啟大門,如能自動走出的話,那就表示過關,乍看之下好似沒什么,但是歷年來,有太多的人往往堅持不到三天就放棄了,只因在萬籟俱寂的環境下,寂靜的精神壓力,及來自身體饑餓干渴的考驗是一個正常人所無法承受的。
  鐵血第三難:軍武之難,第三關同時也是最難的一關,因為在這一關是考驗新任團長的領導能力,身為一個超大型傭兵團的領導人,對其領導能力的要求是無庸置疑的,而通過前面兩關充其量只能說他個人的能力不錯,但是要擔任一個領導者還不夠,所以再第三關中,就是要考驗一下新任團長的領導能力,條件是,由新任團長在鐵血團的見習兵隊中,挑出五十個人,由新任團長施以訓練,為期三個月,施訓內容由新任團長自行規劃,三個月后,不管是合力或獨力,必須由這五十人擊斃四十只巨蟒,而這類巨蟒是奇蘭樓聯盟特產的殺人巨蟒,最大能長到十多公尺,粗如水桶,力大無窮,且有劇毒,被它咬上一口可不是好玩的,而既稱為見習兵隊,必知其中成員都是些年幼體弱的少年為主,用三個月來訓練,就要完成這么艱鉅的任務,談何容易?而且,除了要有獨立訓練的能力外,還牽扯到如何讓所有人遵照指示訓練及如何規劃完成任務,那就更加的困難了,據蓋赤自己說,當初他訓練出來的五十個人也不過殺死了三十八條,而且還死了五個人,最后還是看在他是前任團長的兒子份上,加上他還蠻得人望的,所以才勉強通過上一代十七位統領的認同,接任團長之位。
  而今,在場的七位統領竟要亞芠參加這個三難之關,雖說蓋赤心中極度不愿,但鑒于擔任客卿需要有服眾的能力,及蓋赤他心中的某項考量,所以他也就不得不同意了。
  而他今天早上過來,就是想詢問亞芠愿不愿意接受這考驗?
  亞芠在聽完蓋赤的解說之后,心中也不由暗暗咋舌不已,鐵血團的團長竟然要經過這樣的考驗才能擔任,真是不簡單,難怪,在通過這些考驗后的團長領導之下,鐵血團想不強也難了。
  如今一聽到蓋赤的詢問,亞芠細思一下,點頭道:“伯父,我愿意接受考驗。”
  蓋赤一聽不由十分欣慰,但仍叮嚀道:“亞芠,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就算你不是客卿,我也不會失望的,畢竟我們都認識了不是嗎?”
  亞芠搖搖頭道:“伯父你想錯了,我并沒有勉強自己,雖然我會同意接受考驗一部份是因為我已答應你要擔任客卿的緣故,但是我更想知道,我在這種考驗之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算是對我自己本身能力的挑戰吧!”
  蓋赤一聽,他也就無話可說了,于是,他便問道:“好吧!那…亞芠你什么時候能接受考驗?”
  亞芠兩手一攤,微笑道:“昨天我吃的飽睡的好,現在正精力充沛,隨時能接受考驗。”
  蓋赤不由豎起大拇指贊聲道:“好樣的,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伯父我現在就通知下去,今天就開始舉行鐵血三難的考驗,亞芠你先休息一下,養足精神,待會,伯父會叫人來通知你,就讓他們看看伯父的眼光不是蓋的,也叫他們瞧瞧你銀月惡魔之名不是憑空掉下來的。”
  說完,在一陣豪氣的笑聲中,蓋赤走出了亞芠居住的小院子。
  送走了蓋赤,亞芠繼續瞑目練氣,將天心真氣再好好修練一番,過了不久,有人送來了早餐,竟是夜月!
  夜月將早餐擺在院子里的涼亭中,招呼道:“隆先生,請用早餐了。”
  亞芠一笑,走進涼亭中,坐在桌子前,問道:“夜月,怎么是你送過來?你不是隊長嗎?怎么做這些侍從在做的事?”
  夜月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其實這是我從侍從那拿過來的,隆先生,我都知道了,聽說你要參加鐵血三難的考驗?”
  亞芠淡淡一笑,不說話,拿起一塊面包咬起來。
  邊聽到夜月興奮道:“你知道嗎?鐵血三難自從二十七年前,團長在就任團長之前舉行過一次外,這二十七年來,還沒有人敢再挑戰它,這可是二十七年來頭一次舉行的,如果是我要參加,我一定會緊張到站都站不住,哪像先生您,還能這么悠哉悠哉的,還在吃早餐。”夜月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瞧著亞芠。
  亞芠剛好解決手中的面包,聞言好笑道:“不然你叫我怎么辦?跟你一樣?一副快上吊的樣子?參加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怎么比我這個當事人還緊張?冷靜點,冷靜點,記得我教你們的第一件事嗎?要冷靜。”
  夜月扭著雙手,急道:“這叫人家怎么冷靜的下來?鐵血三難耶!不是什么三易耶!”
  亞芠搖搖頭,對于夜月,他可真的把她當成他的小妹一樣看待,見到她這緊張的樣子,亞芠正想說些什么,眼角又看到兩個人影如火燒屁股般的沖進院子里來。
  人未到,亞芠就先聽到一陣大吼道:“隆先生,聽說你要參加鐵血三難?”
  亞芠定神一瞧,這不是凱特跟力奧是誰!而大叫的正是力奧。
  亞芠微微一笑:“真是的,怎么你們幾個都一樣,耳朵比兔子還長,這么快就聽到消息了?”
  亞芠光看他們衣衫不整,睡眼惺忪的,就知道他們是在被窩中聽到消息,還沒來得及梳洗就沖沖忙忙的趕過來。
  力奧不耐道:“隆先生,剛剛聽說你要參加鐵血三難是真的假的?”
  一邊的凱特這次沒阻止力奧那在平時一定會被他糾正的無禮問話,可見他也是很心急事情是真是假。
  亞芠閑適一笑道:“你們別急,先進去盥洗一下,我待會在一并講給你們聽,記得嗎?我一在跟你們講的,冷靜,冷靜。”
  這時凱特及力奧才注意到自己衣衫不整,同時也才注意到夜月正站在一邊,這時他們也忍不住老臉一紅。
  力奧還楞楞道:“夜月,你是什么時候來得,我怎么沒看見?”
  夜月皺著鼻子,不屑道:“人家才不像你們兩個懶豬一樣,光是會睡懶覺,人家我可是很早就來了,走吧,我帶你們去盥洗,省的你們在這里丟人。”
  說著,夜月一邊一個,拉著凱特及力奧就進屋里去了。
  看著三人的背影,亞芠只覺心中一股暖流流過,相處雖然才短短的十日,但是不知不覺中,亞芠也跟他們建立起友情來,從他們剛剛關心的表現來看,亞芠暗幸自己交到了三個好朋友了。
  不到三分鐘,凱特三人就出來了,同時坐在他身邊,亞芠才慢慢將剛剛,蓋赤來時所說的,七位統領反對,但是提出如果他愿意接受鐵血三難的考驗,而且能通過的話,就承認他夠資格擔任客卿一事,說給凱特等人知道。
  聽完之后,力奧幸幸道:“統領們也真的是老糊涂了,以往沒通過的人聽說都以殘廢或發瘋做下場,尤其是第一場的空手斗狂豹,下場都是不死也殘廢,竟然還拿這種事出來,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么?”
  凱特一皺眉,勸道:“隆先生,我也認為你還是不要參加的好,畢竟這不是兒戲,鐵血三難太危險了。”
  亞芠看到他們三人一臉關心的表情,心中一陣感動,但是他畢竟不是那種習慣將心里的思緒表現在臉上的人,于是他便用另外一種方式來激起他們對他的信心。
  于是,只見亞芠臉色一沉,道:“你們認為我是誰?我可是被稱為銀月惡魔的人呀!那小小的難關會難的倒我?”
  一聽到銀月惡魔四個字,凱特三人不禁背脊一陣發寒,彷佛十天前那場大屠殺又在眼前重現,他們幾乎是看到十只風豹血肉模糊倒在地上的樣子了。
  就在這時,一名侍從已在院子外叫道:“隆先生,團長請您去參加鐵血三難的考驗,請您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