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30 圣獸秘聞

鐵血樓的樓門終于在力奧的敲門聲中緩緩的打了開來,開門的是夜月,夜月朝亞芠一點頭后,立即示意亞芠跟她走。
  亞芠立即隨著夜月走進一個寬大的會議室,穿過會議室后,再經過一個短短,約不到五公尺的小走廊,亞芠立即看到凱特站在一扇門旁邊。
  走到門前,凱特道:“隆先生,團長正在書房里等你,請你自行進去吧!”說完,凱特幫亞芠敲敲門,道:“團長,隆先生已經到了。”
  門后立即傳出一聲渾厚的話聲道:“快請!”
  凱特立即把門打開,亞芠一笑,跨步走進書房中,凱特立即將門合上,與力奧及夜月相視一笑,相偕走出走廊,到會議廳中等候著,他們有信心,等亞芠見過團長后,一定會答應擔任客卿的。
  當亞芠走進書房中之后,他立即見到一個人站在一張大理石書桌前,正微微笑的看著他。
  一看到那人,亞芠立即腦門一轟,一種說不出的懷念滋味盈斥心頭,一句“爸爸”差點沖口而出。
  實在是太像了,即使面貌完全不同,即使亞芠明知道他就是鐵血團團長,但是,亞芠仍不由的任由一股熟悉的溫馨在他心中慢慢的流動著,仿佛就回到他跟父親盈盈笑語時的舊日時光一般,一樣的一股標準軍人氣息,一樣的剛硬中帶著一絲盈盈溫柔,一樣的冷硬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充滿溫情的心,一樣的一樣,太多太多的一樣,令亞芠不由自主的深深沉溺其中,仿佛,他又看到了昔日,父親嚴肅中帶著對他無比的溺愛的神情,仿佛又見到,父親隱藏在冷肅外表下對他掩藏不住的關懷…呀!好懷念的景象,仿佛在昨日,又仿佛是在遙遠的上輩子的事呀!真的…真的好懷念呀!
  實在太叫他吃驚了,即使事先預想過無數次,蓋赤卻從來沒想過,他和亞芠的第一次見面會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有著銀月惡魔之名的青年呀,為何你會有著這樣的一種表情,這樣的眼光呀?
  仿佛是遠游的游子乍見到了他多年未見的親人,那種極喜下反而平靜的表情是令人如此的感動,心中激動之情由那雙眼中毫不遮掩地赤裸裸的透出,是如此的令人感覺到如此的真摯而深刻,幾乎的幾乎,我真愿是你那多年不見的親人,迎接你這遠游的游子。
  難掩心中的情緒,蓋赤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對著亞芠表現了只有親人才有的情感流露。
  一時之間,書房里盈斥著難以言語的溫馨親情,而兩位主角卻是只有過一次不算見面的見面之緣的陌生人,但是,他們卻仿佛是相處了一輩子的親人,一瞬間,他們都了解了彼此,因為,在彼此心靈中,他們早就是最親的親人了。
  幾乎是同時的,亞芠及蓋赤在恍惚中回過了神來,亞芠畢竟是修練過精神力,心智遠比常人來的堅毅,他雖說一時失態,但回過神后立即一躬身,恭敬道:“團長您好,我是亞芠.斯達克,亞芠.隆是我的化名。”
  不知怎么回事,亞芠竟不忍心欺騙這個令他感到氣質與父親無比相似的鐵血團團長,而且幾乎是第一眼就無比的相信他,所以毫不猶豫地說出他的真實姓名。
  而在亞芠施禮時,蓋赤畢竟也是一個非凡人物,也很快的恢復常態,聽到亞芠說出真名時,他著實一楞,隨即一笑釋然,微笑道:“你姓什么對我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是你,來,坐吧,亞芠,相信你一定有無數的疑問,讓我們好好的談談吧!”
  叫亞芠坐時,蓋赤的表情語氣是如此的自然,就好像在叫自己的子侄坐時一樣,語氣中透出無比的親切。
  亞芠在蓋赤一叫之下,立即在蓋赤前面坐下,毫不猶豫地,不見一點拘束,因為,剛剛的接觸,他們都把對方當成了自己的家人了。
  蓋赤及亞芠分別坐下后,蓋赤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最想知道的就是為何我要請你擔任我們團的客卿吧?”
  亞芠點點頭:“團長,您說的沒錯,我的確最想知道為什么你一定要我擔任我們團的客卿?”
  亞芠及蓋赤都沒察覺,在不知不覺中,他們都把我改為我們了,語氣中自然而然的透著親密。
  蓋赤再度微笑道:“說來好笑,你可能不相信,我是在第一次看到你之后,我就想將你留在身邊,非關你的名聲如何,只是純粹就這樣想而已。”
  “你一定不敢相信吧!可是這是真的,不然,拋開其他功力比你高強的,名聲比你鼎盛的人,我卻獨議將你與另外兩人同列為本團的客卿人選,甚至,在我私心里,你比另外兩位還要讓我迫切希望你能加入我團,擔任客卿。”蓋赤苦笑道。
  亞芠點點頭,微笑道:“我相信,我相信團長您所說的,就如我敢在初次見面的您面前說出我的真名般,就因我相信您,您該知道,斯達克家的處境是怎樣,但我就是相信您,所以我才說出來的。”
  蓋赤聽完點點頭,和亞芠互望一下,兩個人忽而相視大笑起來,一切盡在心語中。
  半響,蓋赤才問道:“亞芠那你的答案呢?”
  亞芠毫不猶豫地道:“只要團長不嫌將來我可能會為你帶來麻煩,小侄愿為團長盡力。”
  蓋赤大笑道:“你以為我是誰?我可是鐵血團團長呀!誰敢找我的麻煩?我們就這么說定了。”
  “不過,你既自稱為小侄,那叫我做團長不嫌見外嗎?”蓋赤似笑非笑道。
  亞芠立即會意,一躬身道:“那我就稱您一聲伯父了。”
  蓋赤不由一陣哈哈大笑,亞芠也跟著笑起來。
  由始至終,亞芠及蓋赤都在一種莫名的和諧溫馨氣氛中,因此原本該是很嚴肅的話題在他們談來卻像是家人平常的閑話家常般。
  亞芠也就這樣的確定了在鐵血團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決定加入鐵血團之后,亞芠又問道:“伯父,小侄想問一下,為何您一定要再找客卿,我聽凱特他們說,上一位客卿已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為何現在還要再找?據我所知,團對客卿的需求幾乎是無止境的供應,而客卿卻不必對團負任何的責任,那不是自己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這樣不是自找麻煩?”
  蓋赤苦笑一聲,不答,反問亞芠道:“亞芠,你曾聽說過傳說中的圣幻獸嗎?”
  亞芠點點頭,答道:“聽過,是不是傳說中,所謂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幻獸?”
  蓋赤點頭道:“沒錯,雖說傳說中的圣幻獸其實并不只這四只,但還是以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幻獸最為出名。”
  亞芠疑道:“那跟團延請客卿又有什么關系?”
  蓋赤沒有正面回答,反而繞著圣幻獸的話題道:“這四方圣幻獸雖說流傳最廣,最為人們所知,但是,真的見過的人卻也沒有聽說過,可以說根本沒人見過,于是,又有人說,其實圣幻獸是一種神話中的生物,而且根本是不存在的,證據就在于,連流傳最廣的,最為人們所知的四方圣幻獸,在數千年來都沒有人看過,更遑論其他不知名的圣幻獸了。”
  “其實這個論點是錯誤的,就我所知,四方圣幻獸其實是真的存在的,至少…至少我就知道西方圣幻獸-白虎真的是存在這世上的某處。”
  一聽到這個消息,即使亞芠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再怎么冷靜自持,他還是忍不住“呀!”的一聲叫了出來。
  怎么能叫亞芠不吃驚呢?幼時起到現在的經歷,深深的告知他,在這世上,力量就是一切,而幻獸在這世上就是力量的代表,如今,他竟然聽到一個看來絕對不會開玩笑的人告訴他,超越一切,以絕對力量存在的圣幻獸竟是真有其事?
  大吃一驚的亞芠不由結結巴巴的問道:“伯父,您說白虎圣獸是真的存在?是真的?”
  蓋赤點點頭,體諒亞芠不信他所說的話的失態,如果是別人對他的話有此質疑的話,他恐不馬上翻臉。
  但此事畢竟十分匪夷所思,質疑的人又是給他相當好感的亞芠,因此,蓋赤也不以為意道:“的確是很難令人相信,當初我初次聽到時我也跟你一樣,不敢相信,不過,亞芠,伯父還是要告訴你,伯父所說的,關于西方白虎幻獸存在一事,是真真正正千真萬確的。”
  過了好半響,亞芠總算是消化了蓋赤所說的白虎圣獸一事,恢復了常態,再度冷靜的面對著蓋赤。
  蓋赤點點頭道:“亞芠你真的不錯,想當初,伯父我初次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還花了近半天才接受,那還是我父親,前任團長告訴我的,我才能這么快接受,而當初我已經是三十出頭的人了,你應該還不到三十歲吧?你真的比我強多了。”
  亞芠答道:“小侄今年剛滿十八,伯父,您還沒說完呢!”
  蓋赤一聽亞芠才十八,不由暗暗吃驚,人生閱歷豐富的蓋赤馬上聯想到,要經過什么樣的經歷才會讓一個十八歲,還稱不上青年的少年有這樣的表現?
  暗暗嘆口氣,蓋赤續道:“根據我團中第一代團長-默德.濱-的秘聞錄中記載道,在五百年前,默德.濱還未創力鐵血團時,當時他是一個年輕的冒險者,正四處向人挑戰,以增加自己的名氣及實力,依他自述,當時的他是大陸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之一,在當時,他來到奇蘭樓聯盟的領地,約戰了當時排行第四的-烈火傭兵團-團長,在奇蘭樓聯盟西側的東靼侖山決戰,見證人就是四大城-奇特、豐原、迦闐汐、爾?T擎烈的城主,以及另外三大傭兵團-冰雪樓、逆十字、圣魔導三大傭兵團的團長,當時那一戰可謂是直戰到天昏地暗,最后,默德.濱終于以一記險招將烈火傭兵團的團長擊斃在地,但他也身受重傷,就在那時,在場所有人,包括重傷在地的默德.濱等的八個人都看到一副奇景,有一只身長近二十公尺,高約十公尺,背生一對展開長達五十公尺的純白巨大羽翅,渾身雪白晶亮的巨大飛虎,夾帶著閃閃白光,威風凜凜的從天而降。”
  “那只飛虎落在眾人面前,由口中朝眾人噴出一道白光,所有人立覺全身充滿了力量,連重傷在地的默德.濱身上所有的傷也在那一瞬間都痊愈了,身體的狀況甚至比未受傷前還好。”
  “接著,所有人在腦中同時聽到一個聲音,默德.濱將它紀錄如下:“人類們,我是西方白虎,我來此是要找一個分身成長之地,這地方是我發現,地底下隱藏有龐大能源之地,最適合我分裂的分身成長之地,在此,我愿跟你們立下約定,如果你們愿意,愿意每隔以你們人類時間計算一百年的時間,都來此地,提供你們的精神力量于我的分身之卵,待我的分身孵出時,我愿讓我的分身在你們其中之一,擇一在你們有生之年提供你們力量,你們是否愿意?”,“不過,我的分身孵化時間連我也不知道,唯一所知的,要孵化是需要吸收足相當程度的能量,而其時間是遠遠超過你們人類所知道的久遠,在你們有生之年,是決對無法等到我分身的孵化的,汝此你們是否愿意?””。
  “在當時,所有人都攝于西方圣幻獸-白虎的真正存在而興奮不已,一聽到還有機會能獲得白虎的卵,即使自己已不可能了,但是為了后世著想,所有人還是都同意了白虎的提議,但是,白虎又提出一個條件,它似乎深知它的分身如果真的孵化時,其強大的力量會造成其他人的覬覦,所以他要求,為了分身的順利成長,每百年的一會,不準帶其他人來,眾人也答應,每百年一會之時,決對不會帶其他部屬來,并且還當天立誓。”
  說到這,蓋赤諷刺一笑:“不過白虎太小看人類奸詐的本性了,哼哼。”
  亞芠略有所悟,又聽到蓋赤道:“總之,在眾人同意白虎的條件之后,眾人只見,白虎站立之地突然慢慢壟起,形成一個小山丘,白虎躍下山丘之后,原本收在背后的羽翅突然一展,由羽翅翅尖處射出一道白光,一瞬間,就在小山丘上開了一個足以容納它龐大體型通行無阻,往下延伸,深不可測的大洞,造出這個大洞之后,白虎又在眾人腦中叫他們跟著它走,眾人走進大洞中,直走了約半個小時,才到達地洞的盡頭,眾人見到白虎光是由翅尖射出瞬間的一道光就造就了這樣一個地洞,對其不可思議的力量更是十分艷羨,走到盡頭后,白虎渾身突發強烈的白光,一瞬間,以白虎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發出的白光再造出一個約五十公尺大的半圓形,完整的大洞,然后,白虎的聲音又在眾人腦中說道:“注意了,我要吸收你們的精神力了。”說著,只見白虎身上突然沖出一顆小小的白光,接著,眾人又都見到白光一分為八,分別罩在眾人頭上,當時默德只覺一陣頭昏腦脹,接著他就不醒人事了。”
  “再醒來時,默德發現他又回到決戰的地方,那小土丘及大地洞全都消失不見了,要不是巨大的白虎還站在他面前,他幾乎以為剛剛是在作夢。”
  “白虎在等到所有人都醒來之后,它才道:“我的分身之處在經過我的魔法力量保護之下,每一百年才會出現剛剛那個直達分身存放之處的地道,平常都是在地底之處,任誰也找不到,只有每年的今日會開啟,如錯過了這一日,就須再等百年,希望你們能遵守你們對我許下的諾言。”說完,白虎再度一展羽翅,一飛沖天,直上青冥。”
  聽完之后,亞芠不由暗暗的虛了口大氣,光是聽到蓋赤轉述默德.濱的記載,它能想像當那白虎如果展現出真正力量時,開天辟地想必是一點都不夸張。
  蓋赤一口氣講到這里,停下來休息一下,才又道:“經過了白虎的事件后,八個人果然守口如瓶的下了東靼侖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并且約定好了百年后之時,必叫自己的后人到此會合,而當時,只有默德居無定所,于是乎,理所當然的,失去團長的烈火傭兵團當然就成了默德之物,當時雖有人反抗、不服,但是,連功力最高的團長都死在默德的手下,反對又有何用,不過,當時也有人向其他傭兵團及城主求援,只是,在經過白虎之約后,可想而知,其他勢力是樂觀其成的,因此,也就默認讓默德接收烈火傭兵團的地盤,并且順利的將原屬烈火團的人員重新編組,組成現在的鐵血團。”
  說到這,蓋赤再度諷刺一笑:“從此以后,鐵血團在默德的領導之下,逐漸的興盛而慢慢的爬上了奇蘭樓聯盟第二的位置,這大概是其他勢力所想不到的吧?”
  亞芠對著一番話不予置評,但是倒對那百年之約十分興趣,問道:“伯父,那百年之約到底情況如何?是不是客卿就是專門來參予那百年之約的?”
  蓋赤一笑,點點頭,道:“呵呵,亞芠你猜的一點都沒錯,客卿的確就是為了因應那百年之約才產生的職位。”
  “當初,因為在白虎面前,八個人都對天立誓,不會帶其所屬的部下前去,白虎的本意除了他們八人外,不會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可惜它太小看人類的貪念及狡詐的本性了,面對如此強大的力量,又有哪一個人不想據為己有的?”
  “于是,當第一次百年之約來到,八大勢力的二代傳人到達東靼侖山時,才發現,除了八人之后代本人外,每一個人都帶了幾個人,一見之下,哪有不互相指責對方不守約定的?但是,在彼此指責中,所有人也同時發現到,其實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對于白虎卵,每個人都想要,但也每個人都怕萬一在百年之約時,萬一白虎卵突然孵化出來,而他又人單勢孤,爭不過人家,那就糟糕了,所以每個人都想到了,第一代所發的誓,所做的約定只有說不準帶其下屬來到,于是,每個人帶來的,都是朋友或兄弟之類的。”
  亞芠搶道:“那我們鐵血團就是客卿參加了?”
  蓋赤點頭道:“沒錯,就如我們的客卿一樣,每個勢力所帶來的都是屬于各大勢力但又不是各大勢力所屬的人,就如我們的客卿一樣,只是名目不一樣而已。”
  亞芠暗暗噓了口氣,這實在是叫他太驚訝了,沒想到鐵團的客卿竟然隱有如此大的秘密在內,忽然,他又想到一點,問道:“伯父,那那些參加的客卿不會在看到白虎卵后一樣會見利起異心嗎?”
  蓋赤回答道:“這一點你放心,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要爭奪白虎卵的。”
  亞芠一楞:“這話怎么說?”
  蓋赤微笑道:“首先,能被各大勢力首腦挑為參加百年之約的人一定是各人最信任的人,再來,為了掩人耳目,各大勢力都有一番說辭,外人只知,四大成及四大集團每百年一約,在東靼侖山上比武,以決定后面百年的利益如何分攤,連參加的客卿都也是這么認為,畢竟,根據歷代以來的記載,每一個勢力參加百年之約的人,除了首腦本人外,其他的幫手全都死于同歸于盡,無一幸免,五百年來都是一樣,誰叫能獲選參加之人每一個都是功力高絕的人,因此一但打起來,就算是能將對殺死,自己也同樣身受重傷無力自救,等到輸送精神力的各大首腦醒來時,他們也早已死去多時了,無一例外,既然外人都死了,那怎么講就都隨他們那些生還者了,這些事情的真相,只有各勢力的主腦知道,其他人都是知道假象而已。”
  亞芠這才恍然大悟,但是他更奇怪的是:“伯父,那您叫我來不是要我參加那百年之約,那您又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您不怕…..?”
  蓋赤大笑道:“呵呵,你能信任伯父,而不惜茂身分被揭穿之險將你的真正身分告訴伯父,難道伯父就不能信任你?更何況,伯父從想叫你來之時,壓根究沒想到要你參加那百年之約的,說句老實話,亞芠你可別介意呀,要參加百年之約,亞芠尼還不夠格呢!”
  亞芠漠然,他當然知道,比起真正的高手,他還有一段差距呢,但是他還是想不通既要他擔任客卿,又不要他參加百年之約,蓋赤到底要他做什么?
  看到亞芠充滿疑問的表情,蓋赤大笑道:“亞芠,以后你就知道了,放心,伯父是絕對不會害你的。”
  “好了,我們就講到這里了,我還要跟另一個客人談談,亞芠你就先去休息好了。”蓋赤站了起來對亞芠說道,同時一搖桌子上的搖鈴。
  搖鈴發出了清脆的鈴聲,不到十秒鐘,書房門外就傳來凱特的聲音:“團長,請問有什么指示?”
  “凱特,你快帶隆客卿去休息。”蓋赤邊示意亞芠跟凱特去休息,邊對凱特說道。
  亞芠只好帶著滿腹疑問,開門走出蓋赤的書房,跟凱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