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9 豐原之行

豐原城高大的城門終于出現在亞芠及凱特等人面前,以巨大的石頭一塊塊筑起,高及十公尺以上,厚厚的城墻給人一種氣勢磅礴的巨大壓迫感,外層長滿了一層厚厚的青苔,感覺到好像聳立億萬年之久的歷史滄觴,高有五公尺,寬有十公尺,以厚實鐵塊做門的城門讓亞芠有種無法摧毀的錯覺,上面一塊大大的黑底匾額,上書“豐原古城”四字。
  凱特驕傲道:“隆先生,這就是我們鐵血團總部駐扎的豐原城,由于我們鐵血團駐扎在此的原因,所以它的治安是全奇蘭樓聯盟最好的地方,這全都是我們鐵血團的功勞。”
  看到凱特得意的樣子,亞芠臉色一板,冷道:“看過才知道。”
  看到亞芠森冷的臉色,凱特及力奧和葉月部由一陣膽戰心驚,這十天以來,他們怕定了亞芠的這個臉色了。
  看到凱特等人臉色發白,亞芠不由心中暗笑,這十天以來,他發現了一個奇妙的現象,每當遇見一些不長眼的東西,或是他看不順眼的事,只要他擺起臉孔來,凱特三人就像是火燒屁股一樣,搶在他面前動手。
  尤其是,他們好像很怕他鬧事似的,一直盡力的讓他避免與人接觸,什么事都幫他弄得好好的,服侍他就像在服侍老太爺般,讓他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完全都不讓他費心到,更甚,遇到不長眼的,都比他早一步動手,把對方教訓個夠,教訓的程度還隨他的臉色而定,只要他臉色沒恢復正常,他們都不停手,有一次還差點將人打死。
  亞芠可不是笨蛋,一次兩次之后,他就知道他們在想什么了。
  看來他們是怕如果讓他出手的話,會造成另一次的大屠殺,所以以另一種方式,搶在他前面出手,且避免他跟人的直接接觸以免造成風波,以這樣的方式來阻止他的殺機。
  剛開始時,亞芠覺得啼笑皆非,這簡直把他當成見人就殺的殺人狂了,但是,慢慢的,亞芠覺得這樣的情況很好玩,當他一有什么動作時,就有人搶著幫他完成,根本不用他動手。
  最后亞芠干脆想,既然有人自愿為他做事,他何不好好的利用?
  于是乎,亞芠一路上,看到不順眼的事時,他就板起臉孔來,凱特三人自然就火燒屁股般的替他處理完畢,根本不用他費心。
  因此,一路上下來,亞芠藉由凱特等人之手,道也著實做了不少行俠仗義的事。
  只是,累著了凱特三人,但是,亞芠也沒讓他們做白工,一路上,亞芠倒也指點了他們不少的東西。
  以亞芠經戰近千場的經驗,加上腦中存放百多種的各家絕技,說出來的東西哪會差的哪里去?
  雖非有系統的指導,所說的道理也是十分簡單明了,但是用在戰斗上卻也是有著極大的作用在,令凱特三人獲益良多。
  而且經由這十天的相處,亞芠對他們也有了相當的了解。
  凱特,今年二十五歲,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長相駿逸,個性冷靜果斷,為人聰明機警,善于臨機應變,擁有一具風屬六階雷普(豹)系的獸幻鎧,武器是由獸幻鎧擬化出來的一把一公尺長的長刀,平常則隨身佩帶一把同一樣式的鐵制長刀,以供不時之需,沒有練氣,專長是一套十八式的風云刀法,精于近身肉搏。
  力奧,今年二十三歲,身高約兩百公分,極為魁武,相貌粗曠,個性豪爽沖動,脾氣火爆,做事看似不用大腦,但其智慧不亞于凱特,只是平常懶的動腦,經常和凱特及夜月一組行動,身具火屬六階賴爾(獅)系的獸幻鎧,武器同樣是一把大刀,長足有一百五十公分以上,由獸幻鎧擬出,隨身并沒有帶武器,沒有練氣,專長一套九式的拔山斬,檔者披敉。
  夜月,三人之中最年輕的一位,今年才十八歲,和亞芠同年,長的十分嬌俏可愛,個性有點迷糊,被凱特及力奧當成小妹妹般照顧,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夜月擁有的是一件水屬六階伊格(鷹)系魔幻鎧,專長于冰系魔法,隨身攜帶長弓及一雙短劍,善于暗襲。
  他們三人各有所長卻又相互彌補,在鐵血團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勞。
  而且,再這十天之中,亞芠透過他們的介紹,終于了解到鐵血團的規模,而那是遠遠超乎他想像的。
  在不包含非戰斗人員下,就有一萬八千多的專屬戰斗人員,分為**團,每一大團下轄一萬人,其中七大團駐守于豐原城,另十大團分布于奇蘭摟聯盟各地,從事各種出售武力的任務,每大團下有十隊,每隊千人,每隊之下又有十小隊,每小隊各有一百人,另外尚有專屬于團長指揮,編制一萬人的的鐵血精兵隊。
  再加上一路上凱特等人的解釋,亞芠更是深刻的了解到所謂的客卿意義到底有多重大,所以他也更加的百思不解,為何鐵血團的團長堅持要聘請他擔任客卿?
  不過,現在一切的謎底都要揭曉了。
  走進豐原城,亞芠也不禁訝異它的繁榮程度,來來往往的人潮,遍布各處的各式商店,到處可見到忙做生意的人群,果然是奇蘭樓聯盟中第二大城,繁榮的程度甚至遠遠超越了華那邦公國的首都原曙城,如果第二大城是這樣?那亞芠真的不敢想像第一大城奇特城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
  亞芠在凱特等人的帶領下,慢慢的走到鐵血團位于豐原城北角的總團部。
  看到如此的一間超大豪宅,亞芠部由一陣贊嘆,真不愧是編制上萬的傭兵團,光看那身黑色的厚重鐵門幾及那站在鐵門外看來雄糾糾氣昂昂的四個衛兵,的確一點都不辱鐵血團的凜凜威風。
  走進大門,亞芠見到凱特上前,向守門的衛兵輕聲道了幾句,耳尖的他聽到凱特說:“我是第七大團第一小隊的隊長凱特,現在有是要面見團長,請衛兵大哥通行一下,這是我的通行證。”
  說完就見到凱特從懷中拿出一個黑底紅字,圓形,大約五公分大,上面有著鐵血通行證字樣的圓鐵牌。
  衛兵接過鐵牌之后,仔細的查看一下,辨正無誤之后,又還給凱特,然后下個口令道:“敬禮!萊列隊長請進,恕小的無禮。”
  凱特點點頭,道:“后面是我的同伴,他們和我一起來的,他們是力奧及夜月隊長,以及團長的朋友,他們也能跟我一起進來吧?”
  衛兵點點頭,道:“請進。”
  凱特這才轉頭招呼道:“隆先生,請跟我們進去吧!”
  亞芠暗暗點點頭,以小窺大,亞芠由這就能看的出,鐵血團是個鐵一樣的勁旅,身為隊長的凱特不以位階壓制衛兵,衛兵也不因凱特的位階高于他而不敢盤問,一切依照規矩行事。
  如此依照規矩而行事,充分的表現出鐵血團的紀律森嚴,而這正式一個武裝組織最重要也是最需要的一件要求,不管是軍隊或是傭兵。
  走進大宅中,亞芠越看越是驚訝,小橋流水,翠樹假山,雕梁畫棟,美輪美奐的,加上來來往往笑容滿面的人們,這….這就是鐵血團本部的景象?怎么里面跟外面差那么多?
  饒是亞芠原本擺著一副陰冷的臉孔,現在也不由訝異的張大了嘴,這實在差太多了,跟他第一眼及心中的印象差太多了。
  夜月見到亞芠的樣子,心中暗暗竊笑,解釋道:“這是我們鐵血團歷來的慣例,因為第一代團長認為,傭兵平時就處在于戰斗的生死之中,精神已經夠緊張的了,如果連平時都要繃的緊緊的,那就太可憐了,而且長久下來,還會造成過于緊繃之下,不是精神耗弱,就是在真正需要的時候,反而因為繃的太緊而無法發真正的實力,基于這樣的考慮之下,我們所有的團員在真正安全之處,就會放松自己,紓解緊繃的精神。”
  亞芠聽完夜月的話之后,看到凱特及利奧在進來大宅之后,果然神態上輕松不少。
  略為尋思之下,他立刻完全同意這一個論點,暗贊這第一代團長果然是一代人杰,能從最基本的人性需求上來考量,難怪他能創下這么大的一個局面。
  凱特帶著亞芠到一間布置的頗為精美的房間中,對亞芠道:“隆先生,請你先在這里等一下,我先去通知一下我們團長。”
  亞芠點點頭,看著凱特等人走出去之后,他才在一張高背木制,精美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靜待凱特帶來消息。
  不知過了多久,亞芠聽到了腳步聲,及一群人亂糟糟的說話聲傳來,呀ˇ芠部由一皺眉,他以廳出其中沒有凱特或力奧或夜月的聲音。
  果然,六個人走了進來,六個人全都是年輕氣壯的青年,個個都不超過三十歲,但是其中沒有凱特等人,他完全不認識其中任何人。
  見到亞芠在房間內,他們似乎也是一愣,當中一個看來約二十三四歲,有著一頭金發的年輕人越眾而出,問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間貴賓室中?”
  亞芠一一打量他們一下,發覺他們氣質非比尋常,尤其其中一人,更是令亞芠心生一種異樣的感覺,那是他再遇上強敵時的第六感。
  那人似乎也察覺到亞芠的異常,也對亞芠注視著,而亞芠對金發青年的問題回答道:“我是被人帶來的。”邊說,亞芠的眼光卻對著那一個令他心生威脅的黑發年輕人。
  那人除了有著一頭黑發外,亞芠對他的外貌也不由贊嘆不已,修長碩高的身材,駿逸無方的面貌,那種隱隱透出的傲氣令他彷佛像一個天生就該站在人人之上的貴公子。
  但這傲氣卻不會叫人心生厭惡,反到讓人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就在亞芠打量那人的同時,那人何嘗不是在觀察亞芠,而亞芠也不知道的是,他同樣造成了那人的震撼。
  真正擁有實力的人,在遇見另一個實力者時,同樣會心生異樣,不管是敵意或友善都一樣,而,現再這一個年輕人就是產生了敵意,即使這敵意產生的毫無道理,即使這敵意輕微到他都不自覺的忽略過去了,但是,亞芠卻感覺到了。
  完全沒有道理的,當他眼光注視著亞芠時,亞芠的確從中察覺的一絲幾乎是不可察辨的敵意。
  亞芠真的愣住了,導致當那金發青年追問他時,他根本沒聽到,直到他感到臉上一陣勁風襲來,亞芠這才回過神來。
  一回神就看到一個拳頭迎面襲來,竟是金發青年握拳朝他打來,拳頭距他的臉已不到五公分了,亞芠急急一偏頭,顯乎其險的躲過這一拳,亞芠幾乎能感覺到拳頭擦過他的臉頰了。
  看到亞芠躲的如此的狼狽,黑發青年幾乎是暗暗啞然失笑,暗道自己是神經過敏了,竟然以為這一個白發小子是他的勁敵?
  一想到這,黑發青年不由的露出了一股輕蔑的笑容,連這種拳頭都躲的如此的狼狽?
  亞芠暗暗責怪自己,剛剛真的太失神了,差點出個大糗。
  同時,亞芠也見到那黑發青年的輕蔑笑容,心中不由一陣火起,正想要發作,但是,絲毫沒察覺到亞芠及黑發青年之間暗潮洶涌的金發青年這會又掄起另一拳,朝亞芠的臉打來,同時罵道:“好家伙,問你話你敢不答,還敢閃我的拳,找死!”
  亞芠正一肚子氣沒處發,又聽到金發青年的話,更是氣往上沖,正想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五指一伸,并指成掌,就要往金發青年的胸口一掌印下,就在這時,一聲大吼傳來:“住手!”
  亞芠一聽即知是力奧的聲音,伸出來的手又收回去,同時輕輕往右走一步,一個側身,躲過金發青年的這一拳。
  力奧的聲音又傳來:“百列,你在干什么?”
  同時隨著聲音,力奧龐大的身影橫插進亞芠及金發青年百列之間,瞪著一雙大眼怒瞪百列。
  看到力奧怒氣沖沖的樣子,百列不由一陣氣弱,辯解道:“力奧,我是在教訓這一個不知哪來的,私自偷進貴賓室的小子,你干嘛阻止我?”
  力奧轉頭看一下亞芠陰冷的神色,余悸猶存得轉回頭對百列大吼道:“教訓?你之不知道他是誰?還不知道是誰教訓誰呢?”
  百列看到力奧緊張的樣子,奇怪道:“那他到底是誰?”
  力奧沒好氣道:“他就是團長指定延聘的客卿,你說他是誰?”
  瞬間,百列的臉一下子慘白起來,微微顫抖道:“什么?他就是銀月惡魔?不像呀!”百列不敢相信的問道。
  力奧一撇嘴道:“難不成你以為銀月惡魔就該掌的一副三頭六臂,青面獠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亞文件道當力奧講出銀月惡魔的同時,室中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間變了臉色,連那一個黑發青年也以另一種眼光看他,暗暗苦笑數聲,他還真的是惡名遠播呀!
  力奧教訓完百列后,轉過身來,對亞芠恭敬道:“隆先生,請隨我來,團長請您到鐵血樓,有事相商。”
  亞芠點點頭,而其他人則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他們什么時候見過,以脾氣火爆聞名的力奧何時對人這么恭敬過?
  銀月惡魔果然是名不虛傳,果然是兇惡的緊,連力奧這種人都被鎮住了。
  不過他們可不知道,亞芠能鎮住力奧憑的不光是血腥惡名而已。
  隨后,亞芠在立奧的帶領下,走出了房間,連走之際,亞芠還給百列一個冷哼,下的百列立即臉色煞白,同時也給了那一個黑發青年一個只有他們自己才了解的眼光,一個挑釁的目光,然后才隨著力奧出門。
  穿過了重重的庭院,亞芠及力奧終于來到了獨立于一切庭院之外的鐵血小樓,站在小樓的門外,亞芠輕輕的吸了一口氣,他終于要見到這個一心想聘請他做客卿的團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