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8 初為人師

依舊是前一后三的隊伍,亞芠及鎧特三人一路走來默默無語,皎潔的月光只能為他們這四個旅人照耀前路及身影,但是對于他們之間那一種沉默到近似于詭異的氣氛,月亮也只能默默的看著而已。
  亞芠不說話,位在他身后十步之遙的鎧特等三人也不敢發出一滴聲息。
  默默的走著路的亞芠此時根本沒有發現道彌漫在他身周的詭異氣息,他只是不斷的想著,不停思考著,想著他到底是作對還是不對,思考他應該這么做還是不應該這么做?
  思考著,當他見到那老人的神情時,他為何會有一種極為悲哀的思緒浮上心頭?
  為何在替他們報完仇之后,他會答應去見那鐵血團團長?
  是老人的表情令他改變意志?改變他急于尋找出父親的生死之謎的心情?
  是的,不能否認的,的確是老人的表情令他不由自主的興起了一種急欲躲開的沖動,但是,他錯了嗎?
  “不,我并沒有做錯,我只是做出我應該做的事而已。”亞文心中暗暗的告訴自己。
  “那為何我又無法看那老人的表情?”另一個疑問又在亞文心中響起。
  “是我的意志不堅嗎?”,“是我因我的作為無法見那老人嗎?”,“是我無法忍受老人那種畏懼的神情嗎?”接二連三的問題在亞文心中不停的響起。
  “沒錯,我的確是無法忍受老人那仿佛對上極為可怕的怪物般的神情面對著我。”無法欺騙自己的亞芠心中暗暗對自己承認著。
  承認這一點后亞芠反而感覺平靜些了,對于剛剛的事,亞芠并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如果在重來,他還是會這樣做,既然自認沒做錯,那他又何必自尋煩惱?
  不管別人怎么想?只要他問心無愧,別人對他所作所為又有何干?
  想通這一點后,亞芠只覺心境豁然開朗,在無任何的糾葛。
  他也才注意到,不知何時,他已走錯路了。
  “現在我在哪?”一個念頭浮上心頭,亞芠駐足四下觀望,這地方他沒有來過,很快的,亞芠立即判斷出他迷路了。
  這時,他才想到剛剛他一時沖動之下,他答應要去見鐵血團團長,而現在,凱特他們三人還跟在他身后。
  轉過頭一看,果然沒錯,凱特三人果然是跟在他后面約十步之遙。
  亞芠招呼道:“凱特,這是哪里?我們要往哪里走?”
  凱特等人見到亞芠突然駐足四下觀望,現在又轉頭問他們,心中不由十分怪異,但又不敢不答,結結巴巴道:“這附近有一個叫艾俄知的小村,是在凱達斯勒城東北角,距凱達斯勒城有一天的路程。”
  不過那是當然的,在見識過那一場的大屠殺之后,又有那一個正常人能正常的面對一個親手屠殺數百人的殺手而不結巴的?
  亞芠聽到凱特的話聲,心中暗暗一嘆,他也是受到剛剛那件事的影響了,不過經由剛才的思考,亞芠已經不會在意了。
  他只是一挑眉道:“那我們要去見你們團長該如何走,需要多久的時間?”
  凱特苦笑道:“我們的團部設在豐原城,如果依照現在這種的速度,要走到豐原城需要約十天的路程,如果要到那去的話,我們今晚恐怕要到艾俄知村休息一晚,明天在出發了。”
  亞芠點點頭:“那么你就帶路吧!”
  凱特應了聲,招呼力奧及夜月,越過亞芠,走在前頭。
  在凱特的帶路下,亞芠很快的就跟他們來到一座村落中。
  亞芠環顧這村落,稱它為村落未免太委屈他了,繁榮的大街,來來往往的人潮,這幾乎是一個小鎮的規模了,怎么會被稱為“村落”呢?
  看出了亞芠的疑問,凱特解釋道:“艾俄知村是其蘭樓聯盟進入華那邦公國最后一個人群居住的村子,許多人不管是哪里來的,在錯過宿頭后,都會來此過夜,所以讓它慢慢的發展起來,現在,這邊規模已不小了,但是,因為習慣使然,我們還是都叫他做艾俄知村。”
  亞芠恍然的點點頭,難怪這里十間店里有五間是旅店。
  凱特一馬當先,找了一家看起來蠻高級的旅店,走了進去,向柜臺要了四間房間,定完了房間后,凱特又要了一桌菜,招呼道:“隆先生,先用餐吧!待會在下去休息。”
  亞芠的確感到肚子有點俄了,也不客氣,隨著服侍人員,和凱特等人到一張空的桌子旁,坐了下來。
  不久,菜也上來了,亞芠一瞧,還真的是菜,清一色的蔬菜類,亞芠愣道:“你們都是不吃肉的嗎?”
  只見凱特三人面有難色,尤其是夜月,一聽到肉,臉色立即慘白起來,轉過頭去,欲欲作嘔。
  亞芠一愣,隨即恍然大悟,剛剛那陣的屠殺對他們的印象太深了,導致他們現在聞肉欲嘔,叫他們吃,他們很可能會當場吐給他看。
  一想到這,亞芠不知打哪來的念頭,道:“你們不吃肉,我可是想的很,老板,給我來一盤烤肉,要三分熟的,最好是端上來時,還會冒出血水的,這樣子的肉我最喜歡吃了。”最后幾句,亞芠是高聲對柜臺邊的店老板說的。
  這時,雖說已是深夜了,但是,店堂中還有不少人在,一聽到亞芠高聲說出這些話了,有的已經覺得亞芠說得有點惡心了,更何況是剛剛見識過大屠殺的凱特三人。
  這下子,凱特及力奧已經是臉色白的嚇人,強忍欲作嘔的陣陣惡心,而夜月已經是受不了的往廁所去了。
  很快的,肉以端上來,果真如亞芠的要求,微微焦黑的肉塊上滲出血水,烤肉的香味中更帶點血腥味,這下子,連力奧都受不了了,捂著嘴,沖進廁所中了,只剩凱特還強撐著,不過,臉色也跟個死人差不多。
  這時,夜月總算回來的,不過,再看到那盤肉后,她又干嘔一聲,再度沖進廁所里。
  看到這樣子,亞芠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聲由他嘴中發了出來,凱特再白癡也知道,亞芠是故意捉弄他們的。
  瞪著正哈哈大笑的亞芠,凱特實在是弄迷糊了,一個人怎能有這樣多的面貌?
  剛剛他能毫不留情的一舉屠殺數百人,隨后又流露出那么令他無比震撼的深沉悲哀,現在,又像個小孩子般,以捉弄到他們為樂,這….亞芠.隆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
  而且,剛剛他才完成一場大屠殺,連我們這些旁觀者都受不了,他怎能如此輕易就拿起這盤血肉糢糊的肉來開玩笑?
  “咦?”看著這盤肉,凱特覺得似乎不像剛才那般的令他作嘔了?
  笑完后的亞文件到凱特直盯著那盤肉,臉色似乎好看了點,語帶雙關道:“現在,好點了嗎?”
  凱特一愣,亞芠所說的話似乎是別有用意?
  這時,力奧及夜月已經臉色慘白的回座,亞芠用叉子叉起一塊肉,悠悠問道:“你們是傭兵吧?”
  力奧及夜月莫名其妙,凱特已經回答道:“沒錯,我們是鐵血團的傭兵。”
  凱特他雖不知道亞芠這樣問有何用意,但是他隱隱覺得亞芠是忽有他的用意在,所以他也就搶先回答了。
  亞芠再度道:“傭兵是生活在鐵與血的日子中,隨時都過著朝不保夕,以生命做賭注的生活,戰斗是你們唯一的選擇,消滅敵人是最大的宗旨,活下來是最終的目的,相信你們的創團人將傭兵團取名為鐵血就是這個目的吧?是想要讓你們每一個人都不要忘了傭兵生活就是鐵與血交集而成的吧!”
  凱特三人不自覺的點點頭,亞芠所說的的確沒錯,但是他們還是搞不懂亞芠說這干麻?
  又聽亞芠續道:“捉弄你們的確是我的本意,但是,看到你們這樣子,我忍不住想到,以你們這樣的表現,在生與死的戰場中,你們能活到現在實在是一種奇跡。”
  力奧忍不住開口想申辯,好歹他們在鐵血團中小隊長的排名至少排在三十名內,被亞芠說的如此不堪,他怎能心服?
  但是,當亞芠雙眼一瞪,一股殺氣直撲力奧而去,被這充滿殺氣的眼睛一瞪,力奧到嘴邊的話又吞下去了。
  亞芠的殺氣變化,不只力奧感受到,連凱特及夜月都感覺到了,夜月甚至還不自覺的伸手握在她的弓身上。
  亞芠的殺氣一放即斂,又恢復平常,微微露出笑意道:“說你們差你們還不承認,你瞧,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身為一個傭兵,經常是處在于一個殺伐的世界中,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與人以命相搏,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該不會天真到以為碰到的敵人都比你們弱吧!萬一碰到比你們強的呢?乖乖的站著等人家砍?”
  “不是,你們當然不會那么笨,就算是碰到強敵,你們還是會盡力去打倒對方的,對不對?”
  凱特三人立即對亞芠的問話點點頭。
  亞芠又道:“在與強敵交手中,最重要的就是冷靜這兩個字,冷靜能讓你在對戰中發揮出所有的實力,冷靜能讓你正確的判斷出敵我之勢,做出最有利于己的判斷,而你們就是不夠冷靜,所以,當我這屠夫完成屠殺后,我還能冷靜自如,而你們這三個旁觀者卻連一盤帶血的肉都令你們食不下咽,因為令你們會聯想到那場屠殺,而且被我的殺氣一嚇就連話都說不出口,你認為我會因為一句話就對你下殺手嗎?”
  “不會,相信你們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基于你們不夠冷靜之下,你們絕對沒辦法想到這方面來,我說的沒錯吧!”說完后,亞芠含笑的將叉子上的肉吃下去。
  凱特三人聽完亞芠所說的話之后,不禁陷入沉思,半響,凱特突然拿起手中的叉子,也叉塊肉,吃下去,力奧及夜月馬上如法泡制,各叉塊肉,吃下去。
  當他們吃下肉之后,仿佛這塊肉是仙丹妙藥般,心中對亞芠那場殺戮好是不再那么驚駭了,當然,要說完全不在意那是騙人的,但至少不再那樣的心神不定了。
  亞芠微微一笑,其實他對眼前這三個人蠻有好感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苦口婆心的說出這一番話來,冷靜,說來容易,但這可是他在無數修羅場中用生命及鮮血換來的,如果沒有這兩個字,他可活不到現在了。
  亞芠見到他們都恢復正常后,便也和他們開始開懷用餐了。
  但是,吃到一半時,店老板突然來到他們的身邊,搓搓手道:“客人打擾一下,真是抱歉,我有些是想跟客人打擾一下。”
  亞芠等人一愣,凱特開口道:“老板你說吧!有什么事?”
  老板干笑道:“是這樣的,因為剛剛又來兩個客人,因為小店剛剛被客人定下的房間是最后的四間,所以我想客人是否能讓出一間來,讓那兩位客人住?”
  凱特一愣,隨即豪爽道:“沒問題,我們就讓出一間。”
  老板大喜道:“多謝客人,給您添麻煩真對不起,這餐就算小店請的。”
  說完后,老板歡天喜地的走了,亞芠眼睛看到老板走到柜臺邊,跟兩個一身勁裝的高大漢子說話,又見那兩個漢子搖搖頭,半響,老板哭喪著臉又走過來。
  亞芠暗道:“麻煩來了!”
  果然,老板一來即道:“客人真對不起,那兩位客人說要你們讓出兩個房間來讓他們住。”
  凱特一聽,不由大怒:“真是豈有此理,我是看在同是出外人的份上,所以才讓出一間房間的,竟然得吋進呎,老板,你去告訴他們,就說我不想讓房了,一間都不讓。”
  老板一聽,心中暗暗喊糟,但是他又不能說什么,只好又回到柜臺邊,半響,亞芠就看到那兩個漢子氣沖沖的走過來。
  亞芠不言不語,他到要看凱特怎么處理?
  兩個漢子走到亞芠的桌子旁,當中一個較高大的,看來約二十**歲,快一百九公分高,臉上有一條橫過鼻梁的刀疤的漢子一掌擊在桌面上,把亞芠等人的菜都打的跳起來,那漢子怒道:“你們是哪來的雜種,大爺要你們兩間房間是你們的運氣,你們在啰唆些什么?在敢說不的話,大爺我就打的你們滿地找牙。”
  威嚇完了,大漢立即轉頭叫道:“店老板,還不快帶大爺到房間?”
  大漢的話罵的實在難聽,亞芠雙目怒張,就要起身,看到亞芠的動作,凱特等人實是嚇了一大跳,凱特馬上站起來,一手一個,將兩個大漢打的飛了出去,倒在地上老半天爬不起來。
  凱特冷聲道:“老板,把這兩個不長眼的家伙丟出去。”
  隨即陰森地對那兩個大漢道:“你們兩個不長眼的家伙,好好記住,打你們的是我,要報仇的話到鐵血團的團部來,我是第七大團第一小隊的小隊長凱特.萊列,別找錯人了,滾!”
  倒在地上哼哼哈哈呻吟的兩個大漢一聽,不由打個寒顫,知道自己惹到不能惹的人了,這下不用老板丟,自個連呻吟都不敢,馬上跳起來狂奔出去。
  亞芠淡淡一笑,道:“凱特,你的動作還真快嗯!”
  凱特尷尬一笑,坐了下來,心中暗暗道:“開什么玩笑?讓你動手還得了,我可不想讓這里變成血海屠城。”
  當然,這些話他可不敢說出來。
  經過兩大漢這么一鬧,亞芠也沒心情再吃了,招來服侍人員,要他帶路去休息了。
  而凱特等人還是待在那,等亞芠走的不見人影后,凱特才余悸猶存道:“剛才好險,我看咱們這一路上,我們要辛苦些,遇到這種麻煩我們最好搶先出手,千萬不要讓他動手,不然可有的瞧了。”
  夜月同感道:“凱特說的沒錯,我剛剛看到他要站起來時,心中還重重的抽了幾下,我實在是怕死了他那真如惡魔般的手段,力奧你呢?”
  力奧道:“我雖然也被他的手段嚇到,不過,你們不覺得嗎?剛剛他所說的,有關冷靜的話,令我覺得獲益良多的。”
  一聽力奧這么說,凱特及夜月也不由的點頭,心有同感,一時之間,三個人全都沉默下來,細細的咀嚼亞芠所說的有關于冷靜一事。
  半響,凱特才道:“這夠我們想很久的,現在還是專心于將他帶回豐原城就夠了,這段日子中,如果還遇到相同的狀況時,就依剛才之議,由我們搶先動手,千萬不要讓他有機會展現惡魔手段,記住了嗎?”
  力奧及夜月不約而同的點點頭,三人才各自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