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7 銀月惡魔

亞芠不理凱特等人,自顧的走了,身后的凱特及夜月互望一眼,同時拉起心不甘情不愿的力奧,跟上去。
  力奧心中十分不甘,邊走,邊自言自語道:“神氣什么?不想當客卿就不要當嘛!你們兩個也真是的,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人家都說的那么明了,說他不想干,你們還跟他作什么?”
  “其實我看他也沒什么了不起嘛,白金角蟒我聽過,它頭上的獨角號稱無堅不催,能殺死那蘋怪物還不是*那蘋白金角蟒的角做成的劍,如過我有那把劍的話,我一樣能殺掉那蘋怪物。”
  “團長也真是好笑,青衣幫那群雜碎幫我提鞋我都嫌不夠格,只不過是心狠手辣些,殺光他們而已,這樣就要邀他擔任客卿,真不知道團長他在想什么?”
  雖是自言自語,但是聲音可是大到連走在前面的亞芠都聽的一清二處,更別說拉著他走的凱特及夜月了。
  夜月氣他口不擇言,恨恨道:“力奧你再嘴巴不干不凈的,我就對你不客氣。”
  凱特也附和道:“力奧你很厲害嘛,這些話你怎么不去對團長說?”
  見到兩個同伴真的生氣了,力奧不禁閉上嘴巴,不敢再胡言亂語,但是仍嘟囔著一些聽不清楚的話,凱特及夜月又好氣又好笑,也不再去管他。
  他們不理會力奧,亞芠當然更不會去理他,仍是自顧的趕路,于是,四個人就這樣分成兩撥,前一后三,默默的走著。
  眼見公國的邊境在望,亞芠卻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因為,凱特三人在他身后已經跟了近三個多小時了。
  被這樣三個人亦步亦趨的連續跟了三個小時,圣人都會發火的,更何況亞芠壓根跟圣人沾不邊。
  尤其他此行回到公國主要是秘密察訪,如果他們跟在身后,有這么顯眼的三人跟隨之下,他還講什么秘密察訪?
  越想越氣,亞芠終于停下腳步,回過頭怒道:“你們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時候?”
  見亞芠回過身來喝問,凱特輕推一下夜月,夜月故做委屈道:“沒有呀!我們只是想看隆先生您要落腳到哪里,我們好回報我們團長,請我們團長自己來見先生您,也許到時候,先生您會改變主意也不一定。”
  亞芠聽了為之氣結,一個嬌美少女委屈的對你說出這些話來,實在是令人發不出脾氣來,這招美女牌用的還真是時候。
  “算了!算了!我就不信你們真能跟我到公國境內?”亞芠心中暗暗咬牙道。
  亞芠不管他們,沿著道路走去,凱特三人在互望一眼,又不即不離跟了上去。
  走了快半個小時,亞芠見到前面出現一個小山丘,心中百味雜陳,根據伊夜銘的說法,過了這一個山丘,就能看到公國駐守在此的一隊邊境軍營,通過軍營就到達公國境內了。
  摸摸背后的包袱,里面是伊夜銘送他的幾樣小雕刻品,一路上他早已想好了,就拿這個販賣雕刻品為借口,通過邊防。
  可憐亞芠身為一個貴族,這輩子從來不知道真正的商人可不像他這樣只拿幾個小東西就橫越國境,到他國做買賣,如果真的讓他用這一個理由就輕易的通過國境邊防軍的檢查的話,那可真的是一個大笑話了。
  而上天似乎也不想讓亞芠鬧這么一個大笑話,因此,當亞芠及凱特三個人越過小山丘后,他們所看到的是,在距他們所在地約三公里之外,公國的邊防營區中,正冒出了濃濃的黑煙,營區前,一大堆人亂哄哄的,亞芠雙目并出神魔眼特有的光芒,查看一下,半響,亞芠突一語不發,身形以著極快的動作,往邊防營區飛掠而去。
  凱特三人也同時看見邊防營區的濃煙,三個人也如亞芠般凝神看了一下,一會,三個人用眼神互相交換意見,決定了,三人同展身形,跟隨在亞芠身后,飛掠而去。
  亞芠很快的就來到營區,看到營區前的狀況似乎是穩定下來了。
  站在營區大門前,亞芠環目四顧,滿地死尸遍布營區四周,鮮紅色的血跡突滿營區周圍,一大群衣盔不整的公國邊防軍站在營門前,黑壓壓的一片,估計大約有五六百人,另一邊,一望即知是一群平民老百姓,手持各種的武器,男女老少衣服雜雜,約近三百多人,而亞芠見地上的死尸大多是衣服不一的老百姓,勝負之分早已很明白。
  相互對峙的雙方人馬一見亞芠來到,不約而同的望向亞芠。
  由邊防軍中,一個約四十來歲,滿臉?需的魁武大漢走出來,熟知公**階的亞芠一看那大漢的肩膀,繡有一朵藍底金邊云朵,以這一個營區來說,他必是這營區的最高指揮官,公國邊防軍的千騎長-邊防軍大隊長。
  這一個千騎長排開部隊,走出人群,來到亞芠前約三十步之處,大喊道:“你是哪來的冒險者,到這有什么事?這里有本邊防軍在辦事,你如果沒有很緊急的事的話,我勸你還是快離開這里,免的到時候刀槍不長眼,被砍傷了算你倒楣。”
  亞芠一皺眉,問道:“這里是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你們這些公國邊防軍會跟這些平民起沖突?”
  聲音淡淡冷冷的,不是很大聲,但是卻令現場每一個人聽的一清二楚。
  在場兩邊之中不乏有識之士,知道亞芠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充分的顯示出他的實力來,立即引起了兩邊的竊竊私語。
  千騎長也不是笨蛋,亞芠顯示出來的實力立即造成效果,千騎長立即回答道:“沒什么,只是幾個奇蘭樓商人不服管教,不想繳稅,聚眾意圖偷襲本營,冒險者,如果你是奇蘭樓的人,我奉勸你別多管閑事,他們已經犯了我國的叛亂罪,依我國法律一律死刑,現在我正要執行,如果你愿意幫助我們,我會記上你一筆功勞的,如何,要不要幫忙?能讓你以后都能順利通關,不用在繳稅!”
  千騎長不笨,另一邊的平民們也不是白癡,一個站在平民最前面,約六十來歲,有著一嘴白?子的老人,嘶聲厲吼道:“說謊!你在說謊!你的良心到底在哪里,竟敢在這抹灰黑白,顛倒是非?我們哪一次不是規規矩矩的繳稅通關,但是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除了要我們繳多出一倍稅金的金額外,攜帶的貨物你們見到喜歡的隨手就拿走,而且,對我們要打就打,要罵就罵,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最后,甚至還把魔手伸到我們的家眷來,我可憐的孫女,竟然被你們這一群狼心狗肺的東西先奸后殺,她才十五歲呀!”
  說到最后,老人聲淚俱下,嘶聲力竭,怨毒無比。
  千騎長面目抽蓄吼道:“你這糟老頭在胡說些什么!誰奸殺你的孫女了?不就告訴過你,你孫女跌落溪流,早已不見尸首了。”
  老人伸出顫抖的右手,緊握的雙手慢慢打開,手中一條藍色項鏈及一枚黑色云狀金屬飾品。
  怨毒道:“你想不到吧!我孫女的尸體在下游被我的朋友找到了,好慘呀!我這爺爺都幾乎認不出她的樣子了,**的身體上布滿被施暴的傷痕,全身下就剩下握在手中的著個金屬東西及頸上的項鏈,還我孫女的命來!”
  極其怨毒的叫聲令千騎長為之色變。
  亞芠眼中瞳孔一凝,公**人專有的云狀金飾?
  至此,誰是誰非不言可知。
  不知何時,凱特三人也來到亞芠身后,老人的怨述叫他們三人為之色變,沖動的力奧已經忍不住手搭在腰際的劍炳上,就要沖上去給這群喪盡天良的家伙好看,但是,他卻被眼明手快的凱特拉住,力奧臉色一變,就要跟凱特翻臉,但是,凱特一只亞芠后,力奧也不由按奈住他沖動的脾氣,只因,亞芠現在身上冒出了無窮無盡,深沉無比,寒氣逼人的恍若實質的殺氣。
  “夠了!夠了!”心中瘋狂的吶喊著,面對這等窮兇惡極之事,無盡的怒火在心中燃燒!
  “天呀!為何公國境內會發生種事?天!你既然認由它發生,那我就算要殺盡在場每一個人我也要為此討回公道!”亞芠心中由此刻起,開始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這時,似乎連太陽也不忍見到即將發生的慘劇,悄悄的消失在森林的那一頭,而散發出蒙蒙亮光的圓月取代了太陽的位置,慢慢的,由地平線的那一頭緩緩的升起。
  當月亮那皎潔的月光照耀到亞芠的身上時,不論是公國邊防軍、商人這一邊,甚或是站在亞芠身后的凱特三人,不約而同的,皆倒抽一口氣。
  只因此時,映著月光之下,亞芠身上開始冒出了點點的銀光,點點銀光逐漸聚集再一起,匯聚成一團人型的光輝,將亞芠全身包裹住,耀眼的光芒使的每一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瞇起眼睛。
  “鎧化”,亞芠及貪狼星在首次在彼此配合下,第一次展現出鎧化后的姿態,一樣是全身化鎧,一樣是面目隱藏于面甲中,只是,原本該是黑色的眼部晶體,如今卻彷佛回應亞芠心中的怒氣、殺意般,化成了兩粒火紅色的晶體,并出了長長的紅芒,只是,又有誰能在那耀眼的銀光中察覺到這些呢?也許,面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對于此刻亞芠心中怒火的無知是一種的幸福吧!
  但,也許是出自于武人敏銳的感官,凱特等人再銀光到達最高點時,似乎察覺出銀光有點不一樣了,好似在耀眼的銀光中攙入了一層薄薄的白光,令他們覺得眼睛舒服些,即使如此,那耀眼的銀光還是叫他們看不清楚銀光中的亞芠現狀,也同樣還是令其他人睜不開眼。
  慢慢的,銀光中心出現了一把映著金光的長劍,千騎長對于亞芠著鎧時發出的銀光雖然心中暗暗滴咕,不知亞芠在搞什么鬼,但是,當那泛著金光的長劍一出現,對于那長型的物體,他實在是太熟悉了,臉色大變,怒吼道:“小心敵方不善。”
  敵方不善?那自然就是有惡了!
  一聽這話,所有邊防軍立即警戒起來。
  可惜為時已晚,身在銀光中的亞芠如吐冰渣般寒聲道:“人?渣?該?死”。
  身上銀芒突然逐漸的消失,直到不見為止,不,不是身為銀光中心的亞芠消失不見,而是亞芠的動作實在太快了,快道當他沖進邊防軍隊伍中時,人們眼光還被他銀色光影的殘像深深的吸住。
  當第一聲的慘叫發生在隊伍中時,千騎長立即發現了他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足以叫他死一百次的錯誤。
  這個人,這個正毫不留情屠殺他部署的人,從來沒說過他是個冒險者,從頭自尾,都是他一相情愿的因為他身上穿著冒險者穿的斗袍,而認為他是一個冒險者,當然,更不要奢求這個人會依照冒險者決斗的規矩,“問戰”、“布規”、“立架”,“決戰”的程序來做。
  “他┅他┅.他┅.他是一個殺人者。”耳中聽到因為他下意識的判斷錯誤,沒來的及下令叫部下們戒備,而導致措手不及而被亞芠殺的落花流水的部下慘叫聲,千騎長發出了一聲近似于哀嚎的叫聲。
  當亞芠鎧化后,那也就注定了邊防軍即將遇到一個惡夢了。
  手持白金劍,將全身所有的天心真氣完完全全的動員起來,面對這些訓練有素,每一個都身具獸幻鎧或魔幻鎧的邊防軍,即使人數無比眾多,亞芠依舊是無畏無懼的一頭沖進其中,也許是心中的怒火掩蓋對人數相差懸殊的現實,也許是對貪狼星及自我實力的信心的緣故,總之,當亞芠沖進站的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時,亞芠毫不猶豫的急揮手中白金劍,將周圍為的邊防軍一一了結,他根本不管這樣一作,會激起邊防軍們的怒火。
  當亞芠的白金劍由第十五個人的的胸前抽出,一道鮮血隨之噴出,不用說,哪人眼看是回不成了。
  但是,當亞芠界結束這一個人的性命的同時,所有的邊防軍也由初時亞芠鎧化時的異像中清醒過來,
  畢竟他們是訓練有素的軍人,很快的,五百多人就結成了一個圓陣,密密麻麻的將亞芠包圍在其中。
  千騎長進到陣式中后,對著被包圍的亞芠獰笑道:“多管閑事的家伙,自不量力,竟敢殺害我的部下,我要你償命。”
  “弟兄們,將這家伙給我分尸。”千騎長手一揮,大吼道,隨即,五百多人同時大喝一聲,往亞芠攻去。
  亞芠冷冷一笑,以五百多人圍攻他一個人?這個千騎長未免也太笨了,這等于是給他一個混水摸魚的機會。
  手中長劍一改初攻的猛烈威勢,亞芠的動作突然變的慢了起來,慢而且輕,宛如微風般。
  流風撫云,亞旭的絕招,也是亞芠藉由伊夜銘所說的話第一個澈悟的絕招。
  借由其招意,亞芠彷若化身為風,而有形的武器又怎能斬斷無形的風呢?
  無數件的刀、槍、劍、斧與亞芠擦身而過,往往看到武器好像要傷到亞芠之時,不知怎么搞的,卻都是落空,而亞芠那又輕又慢的長劍,反到總是那樣剛好的在敵人武器落空之時,輕輕慢慢的插入他的要害,但是,動作雖輕雖慢,又有哪一具“鎧”能抵擋亞芠那灌注了天心真氣,由號稱無堅不摧白金角構成的白金劍?
  一次一個,不知不覺間,在亞芠身旁開始累積了數也數不輕的尸首,沒有慘烈的景象,沒有驚駭的殺氣,有的只是亞芠那宛如微風的撫過的動作,當然,也就沒有人會去注意到亞芠那隱藏在平靜微風下的駭人殺機。
  所有人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前仆后繼的將生命投入亞芠那醉人的微風之中,直到,在外旁觀的千騎長終于發現不對了。
  不知多少的部下投進攻擊之中,但是,在亞芠經過之后,留下來的只是無盡的尸體。
  “再這樣下去可不行。”千騎長心中暗暗驚駭,他從未見過亞芠這種人,獨自一人面對五百多人,不但無所畏懼,反而不斷的屠殺。
  千騎長突然大喝一聲:“所有人聽我號令,后撤結陣,組成圓陣、菱陣再進攻。”
  原來,亞芠在不知不覺間,讓千騎長心生威脅,他已不把亞芠當成一個人來看待,而是把亞芠當成一支軍隊來看,所以他要以對付軍隊的方式來對付亞芠了。
  一聽到千騎長的命令,所有人馬上后退,停下攻勢,開始組成戰陣,但是,亞芠哪有可能讓他們組成戰陣?
  即使是他,也不敢自信在正規軍的戰陣沖擊下,他還能完好如初?
  于是乎,亞芠的雙眼再度發出血紅銳芒,身上的銀光再盛,銀色的光輝化成一道銀色的旋風,襲往那些還沒組成戰陣,站穩陣腳的士兵們。
  一樣的流風撫云,只是,亞芠將招意再提升,威力再增加,剛剛若是微風,那么,現在的亞芠就是化身成一道旋風了,
  快而疾的旋風吹過每一個人,旋風所到之處,伴隨著無數的鮮血,這時所有的人才察覺出亞芠絕招的威力,也才注意到,不知何時起,地上堆滿了無數同袍的尸體,而這將這些剛才還活生生的同伴變成尸體的正是眼前還在揮動手中屠刀的敵人,甚至,眼尖的人還發現,付出無數同伴的生命之后,竟然在亞芠身上沒有造成任何一到傷口。
  聰明的人開始知道眼前的敵人不是好吃的果子了,殺了無數人之后,身上除了銀光依舊閃耀外,在無任何的傷痕,自覺聰明的人開始向后退了,退到亞芠銀色旋風吹不到的地方。
  戰再場外指揮的千騎長馬上察覺到這種的情形,看到某些部屬退卻,氣的他大吼道:“媽的!你們這些家伙,平常有吃有喝的時候,個個跑第一,現在要你們殺敵,每一個卻都像個龜孫似的,躲的遠遠的,還不快上前向這家伙攻擊!”
  遭了!千騎長不喊還好,這一叫可遭了,所有人都知道已經有人躲到后面去了,本來與亞芠正面對決的人都被亞芠一劍進出即鮮血狂噴到下后在也起不來了,如此強敵以叫他們膽顫心驚,如今一聽到有人躲到后面去,人家聰明他也不笨,馬上效法,也跟著躲到后面去。
  這一躲可躲出個死神來。
  原本被亞芠擾亂而無法組成戰陣的隊伍已經夠混亂了,如今再加上每一個人都想躲到后面去,隊伍更是亂到根本再無隊形存在的情形。
  看到眼前這等狀況,亞芠心中暗暗嘆氣,曾幾何時,公國的軍隊竟然變成了這樣子?為何與父兄口中那訓練精良,軍紀嚴整的印象差那么多?
  雖然心中如此之想,但是,亞芠依舊是毫不留情,面對極力想躲開他的士兵們,亞芠身形再度一展,旋風之風勢增強。
  亞芠的流風撫云由旋風再度增強為狂風、暴風、甚至龍卷風,銀色龍卷風所到之處,夾帶無數的腥風血雨,以及那些真正見識到亞芠下手狠絕的手段的士兵,所發出的刺耳慘叫的悲號聲。
  連在外的千騎長再也忍不住,狂吼一聲加入了戰局。
  場外,所有的人都同一表情,亞芠所造成的腥風血雨壓的他們的心中沉甸甸的,包括了凱特等人。
  幾乎是慘白著臉,凱特聲如吶蚊,抽氣道:“已經是第幾個了?一百?兩百?還是三百?”
  力奧也是好不到哪去,近乎喃喃自語的聲調:“惡魔!惡魔!原來這就是惡魔的真面目?”
  低沉的聲調只有他旁邊的凱特及夜月聽的清楚,夜月早已忍不住的轉頭過去,不敢再看下去了。
  如今,一聽到力奧的話,她再也受不了了,倒退幾步,轉身跑開,同時語帶哭音大叫道:“夠了!夠了!不要再殺下去了!難道你真是一個惡魔?”
  一邊的平民們比夜月要早轉頭,雖然仇恨不共戴天,但眼前的血腥也足以叫他們不忍目睹。
  夜月的大叫聲傳來,不知是誰最先叫出來的,一句:“銀月下的惡魔。”訴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可不是嗎?站在殘肢斷體,血跡斑斑的殺戮戰場中,揮動手中血跡斑斑的武器,皎潔月光照耀下銀色光輝的惡魔,有什么比這更好的形容?
  慢慢的,“銀月惡魔”之名坐實眾人的心中,開始不斷的有人呼出這一句名字,一人喊,兩人叫,三人呼,匯聚成一聲聲充斥整個殺戮戰場的空間的聲音,令與亞芠對戰的士兵們更是心神若喪,再也戰不下去了。
  血腥的場面,沒有一絲手軟的屠夫,加上旁觀者惡魔的呼聲,那是過慣了安逸的邊防檢查任務日子的士兵們所能忍受的?
  不知是誰起頭的,嘩的一聲,所有人,包括那千騎長,全都有志一同的,往四面八方逃竄而去。
  亞芠一愣,眼見尚有近百名的敵人突然一哄而散,亞芠再快也無法將他們一網打盡,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跑掉。
  沒有了敵人,亞芠當然不再殺戮,手中白金劍一揮,白金劍立即沒入鎧中消失不見。
  收回劍后,亞芠緩緩的走向那群平民,但是,在眾人眼中,背對月亮走來的亞芠,身上閃閃的銀光,將上血紅的雙眼及布滿身上的斑斑血跡,令所有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由心底深處冒出了深深的寒氣。
  此時亞芠的身影在他們眼中,就真的是如一個銀月惡魔般駭人。
  亞芠走到剛剛那老人的面前,微微一點頭,手向前一伸,想在他肩上拍拍,以示安慰之意,誰知,當亞芠的手一接觸到老人的肩膀時,老人竟然向后猛然一縮,同時發出一聲驚叫。
  亞芠大愣,隨即看到老人及其他人眼中那掩飾不住的驚恐、畏懼神色,他明白了。
  血腥的殺戮已經深深的鎮攝這群人了,即使亞芠是為他們報仇,即使是仇人的鮮血,但他的手段依舊足以叫他們無比驚駭。
  血紅的雙眼恢復成黑色,銀光燦爛的鎧也消失,亞芠輕輕的嘆了一聲,轉身到早已呆若木雞的凱特三人面前,輕輕道:“你們不是要我去見你們的團長嗎?走吧!”
  說完,亞芠已不回頭的走向來時路。
  這時,老人才彷佛記起亞芠是為他孫女報仇的人,掙扎的越眾而出,大叫道:“恩人!恩人!您別走!是小老兒的錯,是小老兒不知感恩,恩人請您別走呀!”
  聽到這句話后,亞芠的腳步微微一頓,轉過頭來,露出了一個無比深沉,無比悲哀,一個不算是笑的笑容,然后又轉頭繼續的走下去。
  看到亞芠那一個笑容的人,每一個都不由心神大震,那種深沉,那種悲哀,那是他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笑容。
  而見到亞芠不停步,老人反身像凱特等人跪求道:“恩人的同伴們,請你們叫恩人停下來好嗎?剛剛那是我一時鬼迷心竅,不知感恩,所以才會這樣,拜托你們請恩人留下來好嗎?”
  凱特扶起老人,輕嘆一口氣:“老人家你錯了,我們不是他的同伴。”
  站起來后的老人疑道:“那請問你們是?”
  凱特嘆氣道:“我們只是三個不小心看到了一場名為悲哀的殺戮的人,也許,今后也將繼續的看下去。”
  留下了一句謎樣的話后,凱特招呼力奧及夜月,跟著遠去的亞芠的身影,跑了過去,留下了滿心愧疚及滿頭霧水的老人。
  時間為正值-太元歷三七七八年七月初四晚,即將震驚全大陸、全世界的“銀月惡魔”終于誕生。
  注:冒險者決斗規矩:
  冒險者是一種相當自由的職業,風行整個大陸,幾乎是每一個想要出名的年輕人都會第一個選擇擔任冒險者,要加入冒險者無須特別的條件,只需將每一家商店都有的冒險者徽買一個別上,再找三個冒險者為之見證,就能成為一個冒險者,不想成為冒險者時,同樣找三個冒險者見證,在他們面前拔下冒險者徽,就能脫下冒險者的外衣,因此,一個強盜也能成為一個冒險者,一個出名的探險家也可能是一個冒險者,但是,就因為冒險者多數為年輕氣盛的年輕人所組成,有時,為了一點的意氣之爭或是爭奪寶物之時,都有可能會已發一場冒險者之戰,為此,冒險者還一度被認為紛亂根源,因此,在千年以前,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冒險者-杰迪拉刺.威爾泰勒-為了加入冒險者的那些年輕人的生命及冒險者知名聲著想,他制定了一條規矩,一條在以及其自由著稱的冒險者世界中,由所有冒險者以生命共同遵守的規定,也是唯一的一條規定-冒險者決斗規矩。
  在冒險者世界中,不管是因為任何事起沖突,如有一方意欲以武力來解決事端,那他就必須沿用冒險者決斗規矩來做,不管雙方都是冒險者或是只有一方是冒險者而已都一樣。
  如果有任何一方違背這規矩,除非無人知曉,不然,知曉的冒險者都會將消息傳出,而違反之人將會受到所有的冒險者通緝,不死不休,即使被通緝之人并非冒險者也一樣,只因另一方為冒險者,如你違背,一樣視同違反冒險者決斗規矩。
  冒險者決斗規矩區分四個部分:
  一、“問戰”:詢問對方是否愿意接受挑戰?不過通常不會有不愿意的情況出現,因為若回答不愿意則會被視為懦夫,永遠受人取笑,因此這一條形同虛設,只是一個程序上確認。
  二、“布規”:由第三者充任公證者宣布決斗條件,保括決斗武器,時間,程度等等,如使用幻獸,致死方休;如臨時未有第三者出現,也可雙方同時立下證書,親筆簽名,以示公正,但這機會很少,因為公證人并未規定一定要同為冒險者才行,有時連一普通人也能充當冒險者決斗公證人。
  三、“立架”:決定決斗場地位置、范圍后,雙方擺開架式,靜待公證人下令決斗。
  四、“決戰”:完成上面事項后,在公證人一聲令下,雙方便能進入真正的決斗了。
  這一條冒險者決斗規矩出世后,的確大大的提升冒險者的名聲,并且保存了許多的寶貴生命,至少不用擔心同伴臨時起意,在背后給自己一刀,而且不少人為了出名,甚至自動加入冒險者行列中,四處找人決斗,使的冒險者決斗規矩變成了一種變相快速成名的工具。
  附帶一提,這兩年來,冒險者世界之中,首位通緝便是斯達克一家人,一切只因他們在逃亡期間,為保生命,通常管不了那么多,往往一擁而上,根本不管什么冒險者決斗規矩,所以成為冒險者最大的通緝犯,甚至有人說,如有人能解決斯達克一家,一定會獲得杰迪拉刺徽章,一種冒險者中至高無上的榮譽徽章,以最偉大的冒險者杰迪拉刺.威爾泰勒之名為名的徽章,因此,時到今日,斯達克一家的搜索行動能在某個角落進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