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6 初會鐵血

離開伊夜銘的小屋后,亞芠在森林中,順著伊夜銘指示的方向,亞芠安步當車的往華那邦公國的方向前往。
  看一下附近的景色,照伊夜銘所說的,以要再半天的路程,他就可以到達公國的邊境。
  突然,亞芠耳尖的聽到一聲聲的驚呼,好似是十多人同時發出的呼喊聲,亞芠不知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再他前面一百多公尺處,一群,大約十來個人驚慌失措的朝他這方向奔來,亞芠也知道事情不簡單了。
  亞芠不由立定下來,等待他們跑過來,不久,人群已經跑到他的面前,亞芠叫住了其中一個,問道:“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你們會逃命般的跑過來?”
  那是一個看來約四十來歲,國字臉,留有一臉落腮胡的中年男子驚慌道:“老弟快逃,面那邊有魔獸作亂,我們的保鑣已經五六個被那只魔獸殺死了。”
  說完不等亞芠回話,他又很快的跟上逃命的隊伍,逃命去了。
  這下子可挑起亞芠的好奇心了,加快步伐,亞芠往眾人來的方向快步而去。
  走了快三分鐘的路程,來到一處路邊的小空地,亞芠見到空地上的景象,饒是他見多視廣,他也忍不住一陣陣的反胃,肚子里胃酸直冒。
  在空地上,那景象簡直是個修羅場。
  一只看來約三公尺高,五公尺長得龐然大物,長的是牛身獅頭,身上長滿了鱗片,頭上還有三根黑漆漆的彎曲銳角,充滿著恐怖氣息的怪物聳立其中。
  空地的四周散布著支離破碎的人體,原本土黃色的空地,如今已沾滿了斑斑的血跡。
  最令亞芠不可原諒的是,這只怪物竟然在吃人的尸體?
  亞芠瞳孔不禁一凝,他從未聽過有任何的魔獸會吃人的尸體,也從未看過、聽過有這種的奇形怪狀的怪物存在著,即是再以神秘的奇華森林中也一樣。
  亞芠只覺一股莫名的怒氣升起,不加思索的,亞芠怒叫一聲:“小星”。
  以第二型態依附在他身上的貪狼星接到亞芠的命令之后,右臂部分,立即向突出,一大塊的部分開始細長化,慢慢的一把1.5公尺長,白色的長劍在亞芠的右臂處形成,以白金角構成的白金劍形成,亞芠反手一握,白金劍脫離本體穩穩的握在亞芠手上。
  右腳用力一蹬地,亞芠身若離弦的長箭,飛快的往那怪物沖去。
  來到怪物面前,天心真氣在體內快速的繞行一周,真氣立即往手中的白金劍灌入,純白的白金劍立即發出強烈的金光。
  來到怪物的面前,亞芠手中白金劍用力一揮,往怪物的腹部一擊,從亞芠出現在怪物面前到貪狼星擬化白金劍,到亞芠沖到怪物面前,這一切說來甚遲,但實際上卻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
  因此當亞芠一劍砍在在怪物的身上時,那怪物才回過神來,痛吼一聲,亞芠的劍已經在他的肚子上開了一個大洞。
  怪物低頭扭頸,用頭上的彎角往貼身站立在他身邊的亞芠身上頂去。
  亞芠冷笑一聲:“小意思”,手中白金劍一豎,硬碰怪物頭頂彎角。
  霎時,乒的一聲巨響,火花四濺,亞芠雖因那股巨力而被震退,善怪物頭上的三根利角也被亞芠硬是削斷其中一根。
  亞芠冷笑在心,他就不信,以號稱無堅不催的白金角構成的白金劍,加上他身具的天心真氣,他就不信硬碰硬之下,怪物的角會有多硬?
  重新將手上的劍擺好架勢,“疾速之劍”,亞芠大喝一聲,身形塊如疾箭,手中白金劍由下而上,一揮,怪物怒吼一聲,對于亞芠這一招曾令九階幻獸白金角蟒吃盡苦頭的一招,怪物根本避無可避,在亞芠這一招之下,它的左腿立即被化成一道金芒的白金劍切下來。
  砰的一聲,失去左腿,同時也失去平衡的怪物倒下了地。
  亞芠提劍上前,在怪物頭上高高舉起,白色長劍再度發出金芒,用力往下一揮,往怪物的頭頸斬下。
  就在這同時,一聲:“劍下留情”,傳來,同時亞芠也聽見他的被后傳來一陣破風聲。
  不及斬下,亞芠一揮手中劍,連劍帶人順勢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身,手中長劍往那產生破風聲的東西一劍兩段,那是一根長箭。
  將長箭斬下后,亞芠抬頭一看,不遠處,距他約十五公尺外,有三個人站在那,兩男一女。
  三個人全都是身穿同一樣式的武士服,以黑色為底,金色滾邊,右胸口處繡了一個鮮紅色的“血”字。
  如果亞芠是奇蘭樓聯盟的人,他一定知道,這是奇蘭樓聯盟中,第二大傭兵團的制服,而且這三人的地位都不低,黑底金邊,那是隊長級的人才能穿的衣飾。
  只可惜,亞芠并不是奇蘭樓中的人,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只知道,對方阻止他殺掉這一個怪物,而且,右邊的那一個女子手上有著一張長弓,是她用箭偷襲他的。
  一陣怒火中燒,亞芠身上開始發出森森寒意的殺氣,他要給對方一個難忘的教訓。
  而對方三人可也不是簡單人物,為了某種的理由,他們不的不阻止亞芠殺掉這一只怪物,心中已是心生愧疚,一感覺到亞芠身上的陰寒殺氣,當中那個人立即叫道:“這位大哥先息怒,聽我們解釋一下。”
  亞芠本欲發動攻勢,一聽到這話,不由一楞,身上的殺氣一斂,那人見到亞芠身上的殺氣有一點消退了,馬上又道:“這位大哥,我們絕對是沒有惡意的,您先聽我說一下。”
  亞芠見他們兩手大張,離開身上的武器,連那一個女子都拋開手中的長弓,三個人慢慢的走過來,用這種方式表達無惡意,亞芠也不由慢慢的收斂身上的殺氣。
  突然,三個人臉色大變,齊聲喊道:“小心”。
  亞芠冷哼一聲,手中原本垂下的長劍發出金光,反身一劍,將那只被他砍斷一腿,但沒給于致命一擊,現在反倒想偷襲亞芠他的怪物,將它的頭一劍而斷,斗大的頭立即飛了出去,有如泉涌的鮮血從斷掉頸部噴出,而那怪物連一聲吼聲都沒來的及發出就一劍斃命了。
  三個人見亞芠如此輕而易舉將這只怪物就解決了,訝異之情布滿臉上。
  亞芠解決了這只怪物后,手一甩,手中的白金劍脫手,右臂上立即突出一塊組織,包住白金劍,兩秒不到,白金劍就消失在亞芠的右臂處。
  收回白金劍后,亞芠再一個轉身,面對那三人,話語如冰道:“說吧!我給你們機會解釋,為何阻止我殺這怪物?”
  話中森森的殺意,另三人心中不盡冒出絲絲寒氣。
  三個人互望一眼,仍是由中間那個人發言,他道:“這位大哥,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鐵血團第七大團第一隊小隊長,凱特.萊列,右邊的大個子是我的同伴第二隊小隊長,力奧.茲伊因,以及同樣第五隊的小隊長夜月.恩普義。”
  亞芠一挑眉,不語,見到亞芠沒什么表示,凱特反倒有一種他好像炫耀而人家不里的難堪,即使他本身并沒此意。
  輕咳一下,凱特道:“其實我們追蹤這一只怪物已經有三天了,這只怪物本來是突然出現在我們豐原城的城郊外,它毀掉了城郊一個近四百多人的小村,當時,我們兵團派出三百人來消滅它,負責的就是我們三個小隊。”
  “可是,這只怪物渾身刀槍不入,連我們隊上的魔法師獅初的魔法都對它無可奈何,因為我們攻擊緣故,這只怪物似乎也怕到了,它便竄逃而去,我們三人位以示負責,所以便結伴追蹤,經過我們三天來的追蹤,我們發現,這一只怪物似乎是有目的的逃竄,一路上,它都會避開人跡較多的地方,由一些小路逃離,發現這一點后,我們立即決議跟它到底,看看它到底是從何而來。”
  亞芠冷冷道:“于是你們就看著這一只怪物一路上殺人吃人,而不去理會?”
  凱特一滯,一邊的女子委屈接道:“不,我們并不知道它會殺人甚至吃人,我們一路跟來,它都光是奔跑逃竄,我們也是跟了快兩天,一直到我們都受不了了,我們才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我們又馬上跟了上來,哪知…哪知變成這樣?我們也不想呀!”
  說到最后,那女子臉色越來越難看,甚至還語帶哭音,這時亞芠才注意到,那女子是一個十七、八歲,面貌姣好的少女。
  而旁邊的凱特及大個子力奧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看到他們的樣子,亞芠也不說什么,一語不發的轉身就走。
  看到亞芠突物的動作,三個人全都一楞,不由自主,三個人全都快步走到亞芠的身后。
  亞芠邊走,邊回頭冷冷道:“現在這只怪物都被我殺了,你們也跟蹤不了了,你們還跟著我做什么?”
  三個人不由一楞,暗暗自問,是呀,跟他作什么?
  心中這么想,但腳還是不由自主的跟著亞芠走著。
  亞芠見都走上空地外的道路上,三個人還是跟著他走個不停,亞芠干脆停下來,轉身面對著他們,不耐煩道:“你們到底跟我做什么?”
  凱特三個人你望我,我望你,誰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一時之間,三個人都沉默著。
  亞芠叉起手來,壓下不耐煩的心情,靜待他們說出個理由來。
  半響,凱特靈機一動,問道:“我是想請問這位大哥,剛才大哥那把是什么劍,這么簡單就將那只怪物殺死?”
  亞芠有點好氣又好笑,看到力奧及夜月如搗臼般的頭直點,他哪里會不知道這是臨時找出來的借口?
  臉色一板,冷森道:“這不干你們的事吧?”
  凱特三人不由臉色一紅,的確,有哪個笨蛋會把他的秘密武器告訴別人?
  尷尬的一笑,凱特也不知要說什么,其他兩個當然就更不曉得要說什么了。
  一邊的夜月靈機一動,問道:“還不知這位大哥你叫什么呢?我們試想跟你做個朋友。”
  力奧及凱特當然是異口同聲道:“對呀!對呀!我們是想跟大哥作個朋友,所以才會跟著大哥你走的。”
  亞芠啼笑皆非,聽他們左一句大哥,右一聲大哥,有沒有搞錯?
  他是知道他的外表比實際年齡還成熟,但也不會老到哪去呀!而他們,除了那個叫夜月的少女看來可能真比他小外,其他那個凱特及力奧看來都是二十多歲了,還叫他作大哥,亞芠不由有點怪怪的。
  嘆口氣,亞芠認輸,道:“我叫亞芠.隆,那把劍是白金劍,用白金角蟒的獨角做成的,這下你們滿意了吧?我可以走了嗎?”
  凱特等人點點頭,齊聲道:“大哥原來叫亞芠.隆,劍是白金劍,知道了。”
  亞芠見到他們三人動作整齊劃一,異口同聲的樣子,陰沉的臉色也不禁放松,微微露出笑意來。
  突然,凱特突然像想到什么,大叫道:“亞芠.隆?那個殺盡青衣幫的亞芠.隆?惡魔的亞芠.隆?”
  亞芠一聽凱特每叫一句,臉色不由陰沉一分,凱特叫完后,亞芠的臉色又恢復成質問他們見死不救時的森冷表情。
  他可不知道他的事跡連什么鐵血團都知道?
  大概是女孩子比較細心,見到亞芠的臉色益發難看,夜月忍不住輕輕的推推凱特。
  怪叫完了之后的凱特,被夜月這一推,加上亞芠難看的臉色,這下凱特在遲鈍夜知道他已冒犯亞芠了。
  訥訥道:“隆大哥,真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樣說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看著凱特誠懇道歉的樣子,亞芠也實在是氣不起來,更何況他驚訝的神態也叫亞芠十分不解,就算他真的心狠手辣,但是他也不用這么吃驚訝?
  而一邊的力奧更是露出一副原來就是你的樣子。
  看到亞芠的臉色好看一點后,凱特更是喃喃自語道:“看到那頭白發,我就該想起來了,畢竟,少年白發的人并不多見。”
  亞芠更是奇怪,照凱特的話來推斷,他應該是在找他才對,為什么要找他?難道要替青衣幫報仇?
  一想到這,亞芠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按暗的警戒著。
  而力奧在凱特陪罪時,他已經細細的打量過亞芠,不過,力奧私心里對于那件事實在是有點不以為然,雖然他不得不承認他的實力不錯,但比其他所知的另外兩個人,實在是差了點。
  力奧清清喉嚨,道:“你就是那一個團長獨排眾議,要聘你為本團客卿的那一個亞芠.隆?”
  亞芠一皺眉“客卿,什么客卿?這和你們鐵血團團長有什么關系?我可不認識他!”不知力奧在說些什么的亞芠不由問出來。
  一旁的凱特及夜月叫道:“力奧,你這是什么態度?”他們察覺出力奧語氣中的不以為然。
  亞芠再一皺眉,問道:“剛剛你說什么客卿的,那是怎么回事?”
  凱特一邊拉拉力奧的衣服,一邊對亞芠道:“隆先生,不如我們找個陰涼的地方,我有些事想對您說。”
  察覺到凱特用上敬語,亞芠直覺不是好事,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很不喜歡,但是又難耐心中冒出的好奇心,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事竟牽扯到這幾個人的團長,這時亞芠還不知道鐵血團的勢力如何,不然他會更加驚訝,他竟然跟奇蘭樓聯盟中第二大傭兵團團長扯上關系。
  于是,亞芠見到路邊不遠處,一棵綠葉成蔭大樹,一馬當先的走過去,凱特三人馬上跟了上來。
  走到大樹下,亞芠倚著樹干,席地而坐,凱特三人見狀,也跟著坐在亞芠面前兩步之處。
  亞芠示意道:“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吧,我到底跟你這什嘮子的團長扯上什么關系?”
  力奧訂正道:“是鐵血團。”
  凱特一瞪眼道:“力奧.茲伊音。”
  連名帶姓的叫著力奧的名字,表示出凱特已經在生氣了,力奧當然聽的出他這個同伴在生氣了,幸幸的閉上嘴。
  看到力奧閉嘴后,凱特才轉頭對亞芠抱歉,希望亞芠不要介意力奧的態度。
  亞芠揮揮手,無所謂道:“算了算了,我只想知道你們到底有什么事?先聲明,我以前可從來不認識什么團長的。”
  凱特微笑道:“隆先生您不認識我們團長沒關系,我們只要確定您就是將青衣幫一舉擊垮的亞芠.隆先生就行了,您是嗎?”
  亞芠嘆口氣:“我就是將殺了青衣幫的人的亞芠.隆,你們團長找我是想為青衣幫報仇嗎?”
  凱特訝呼道:“隆先生您想歪了,我們團長不是想找您為青衣幫報仇,相反的,我們團長是想請你擔認本團的客卿。”
  接著又不好意思道:“其實這是本該由我們團長直接向您提出的,但是,因為本團前些日子派出的招引人員一直無法找到先生您,所以我們團長才會通令我們這些駐守在各地的小隊長們,如果見到您,務必要向您提出他的誠意,并邀請您到團本部一行。”
  亞芠訝道:“客卿?那是什么?”
  凱特解釋道:“本團的客卿權責相當于本團的副團長,但是并不受團長直接管轄,只有在客卿愿意時,可以為本團做點事,而本團則隨時提供客卿所需之支援,是本團一個相當超然的榮譽職位。”
  亞芠心中暗道:“騙人,天下哪有這等好事?不用負責,不用做事?需要時,隨時提供支援?這大概是哪一個不出名的集團,知道我曾在紹舒岱提鎮中殺了近百人,想讓我掛個名,提高一下知名度。”
  這時的亞芠壓根的忘了初見面時,凱特說過,他們三個小隊就有三百人的事,至少三百人的規模以在華那邦公國的傭兵集團來說,已經是不能算是小了,不過,就算他還記得,亞芠大概也會認為他是在胡說的吧!畢竟,出現在他面前的只有眼前的這三人而已。
  一邊的夜月補充道:“我們的客卿自創團以來,也不過才三十多人,這實在是一個相當難得的機會及榮譽,我們真摯的希望隆先生您答應團長的請求,如過現在不答應也沒關系,請您跟我們一起回到團部,團長一定很希望再見到您的。”
  夜月不說還好,一說,就更坐實了亞芠自個的推論,一個小傭兵團,光是客卿就有三十多人,這種光吃東西不給錢的人這么多,難怪只能是個小傭兵團,要*他的名氣來提高知名度,想必其他人大概也是沒什么了不起的,*著一點點的名聲,在這一個傭兵團中騙吃騙喝,他沒興趣。
  亞芠聽完后,看到凱特直楞楞的望著他,等著他的答案,于是,亞芠淡淡道:“對不起,請你們替我謝謝你們團長的好意,我沒興趣去當什么客卿的。”
  說完,亞芠起身就要走了,而一聽亞芠拒絕,凱特慌道:“隆先生,您先別倔覺得那么快,只要您跟我到我們的團部后,見過我們的團長,您一定會改變主義的。”
  亞芠更是冷淡道:“真對不起,我還有事,不能跟你去見你們的團長。”
  說完大步一跨,閃過凱特等人,又往公國的方向走去。
  事實上,亞芠根本從頭自尾都是自以為是,一萬八千多人的鐵血團可不是什么小傭兵團,五百多年的創團史中,擁有客卿地位的也才不過三十多人,而且每一個人可不是有名而已,而是大大有名,并且還是因為對鐵血團有過極大的幫助,才獲得當代團主贈與榮譽的客卿之位,這一次要不是因為鐵血團有某個原因,需要一個不是鐵血團團員的團員的人的幫助,他們可不會主動的尋找客卿,畢竟,鐵血團最近一個客卿距今已有七十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