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5 神匠語悟

恍如來自心底深處的呢喃,“這是哪里?我在哪里?”
  黑暗之中,亞芠由昏迷中醒來,感覺到身在一遍漆黑黑暗之中,心理暗暗奇怪自己到底是身在何處?
  彷佛回應亞芠的疑問一般,亞芠的眼前途出現一道極亮的亮光,刺眼的光芒一時之間叫亞芠睜不開眼來。
  亞芠不由自主的伸手遮住眼睛,阻擋強烈的亮光,這下總算是好了些。
  幕然,亞芠不由瞪大了眼:“這是?這是我的手?”
  在他眼中,亞芠身來阻止亮光的右手竟是一只閃耀金光,宛如一支金子所鑄的金臂。
  “這是怎么一回事?”,莫名其妙的亞芠暗問自己。
  接著,他低頭一看,竟然看見自己的整個身體和右手一樣,全身處在一件閃耀金光的厚實盔甲中。
  摸摸自己的身體,亞芠奇異的感覺到,外表看來好似是金屬的盔甲,但是他卻可以感覺到皮膚摩裟的感覺,就好似這一層盔甲原本是屬于他的一部份,就像他的皮膚一樣,他甚可以感到他四周流過的微風,來自那令他感到刺眼的亮光-陽光曬在他身上的溫熱。
  “這…這…這到底是怎么了?我的身體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亞芠更是驚駭莫名。
  突然,心中靈機一動,難不成…….?
  亞芠試著在心中呼喊道:“小星,小星,你在哪?”
  好似來自心底深處,亞芠感到來自貪狼星的心靈波動,那種感覺,就好似貪狼星與他合為一體般。
  亞芠不禁心中激起了微微的漣漪,深吸一口氣,穩定他激動的心情,亞芠開始試著在學院中學到的方法,集中心智,在心中慢慢的呼道:“解除鎧化。”
  腦中想像著他身上的鎧甲現在正一塊塊的脫離他的身體。
  還來不及再想第二次,亞芠就覺得全身上下,一種奇異的感覺,亞芠也說不上來,勉強形容,就像他的身體被剝下來一層似的,那種感覺無法形容,不痛不癢,但是去掉一層皮的感覺卻是如此的清晰而深刻。
  接下來,亞芠看到他由身上分離下來的那一層飛離他約一公尺左右,落在地上。
  落下的部分在地上開始扭曲聚合變化,慢慢的,出現一個他無比熟悉的形體-貪狼星。
  至此,亞芠再沒懷疑,貪狼星真的是化身成“鎧”,而且還依附在他身上了。
  夢寐以求的事發生,亞芠欣喜之余,頭腦反而異常的冷靜。
  亞芠仔細的看一下自己,發覺,自己除了再身體各處留下一條條深紅色的細痕外,別無其他的傷口,連他原本骨頭斷掉的左手晼,現在也只是留下微微不正常的紅色外,如果不是動的太用力的話,根本跟平常沒兩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他的身邊更是倒了鎢魏三個人的尸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難道一切都與小星突然鎧化有關?”亞芠心中暗暗稱奇。
  走到貪狼星面前,亞芠伸手摸摸貪狼星的頭:“小星,這都是你做的嗎?”
  亞芠指著左手的傷及倒在地上的幾具尸體問道。
  貪狼星發出一聲輕哼,就在亞芠的注視下,眼睛一閉,頭一歪,整個身體就這么的倒在亞芠的面前。
  亞芠大驚失色,驚道:“小星,你怎么了?”
  跨步上前,在貪狼星身邊蹲了下來,用手搖動貪狼星的身體,指示貪狼星任由亞芠怎么搖都不動。
  亞芠一凝神,運用精神力試著去叫醒貪狼星,結果得到的回應卻是恍若沉眠中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亞芠不禁有點奇怪,這種感覺好似以前,貪狼星第一次進入成長期的感覺,難道貪狼星進入成熟期后也要沉睡個十天半個月嗎?
  亞芠百思不解之際,突如其來的,由身體深處,一種無法抵御的虛弱感覺襲上全身,原本清晰的腦子也開始變的迷迷糊湖的。
  不由自主的,亞芠無可抵御的也隨著貪狼星的后塵,倒在它身邊,兩眼一閉,進入了夢鄉,失去意識前,腦中最后一個念頭“難不成我們剛剛耗費的能量太多了?”
  不遠處,一陣腳步聲在亞芠入睡后,慢慢的由遠而近,終于來到亞芠的身邊,一聲驚呼傳來。
  不知是過了多久?亞芠突感覺到臉上一遍燥熱,令他十分不舒服,睜開眼睛一看,一時之間,亞芠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簡陋的淺黃色木造屋頂,大約十公尺見方的面積,以木屋來說,已是超乎想像的巨大了。
  四面墻上沒有任何的裝飾品,只是單單純純的用木板做墻,屋內有一桌四椅,上面擺有一個茶壺,以及幾個茶杯。
  最引人注目的,要算是在墻的四周,有許多的柜子,柜子上,無數大大小小的木雕制品整齊的擺在上面,以亞芠對這沒研究的眼光看來,也知道這些東西雕的十分的美觀,技術十分的高超。
  而他就躺在這屋子中唯一的一張床上,在床的對面墻上,一個似乎比一般的門大上一點的門位在墻上的正中央,門的左右兩側各有一個約一公尺大小的圓窗,陽光就是從右側員窗中直射屋內,照在躺在床上的他的臉上的。
  亞芠慢慢的從床上起來,站到地上,發覺,他身上僅存一件長褲外,赤裸的上身別無他物,亞芠不由大驚失色。
  轉頭一瞧,暗暗噓了口氣,在他身后,床邊的一個柜子上,擺了幾個東西,正是他的衣服及其他的東西,包括他從清藍之境帶出來的,裝著小顆神之鉆的袋子,裝著用來當路費的珠寶的袋子,及其他一些治傷療養的藥物,還有幾個生火用具,所有的東西在檢查過后一應具全,沒有遺失的。
  亞芠一邊把衣服穿上,所有的東西放回懷中的暗袋里,一邊想道:“這是誰呢?是誰救了我?”
  但無論是誰,亞芠都是心生十分的感激之情,剛是把他帶回這屋之中,又將他的東西分件不取的放在柜子上,他都是暗暗贊賞那人磊落的心境,畢竟不說那些藥物,不講外人不識的神之鉆,光是他那些珠寶就夠一家生活一年有余,而看這屋子的樣子,這人的生活肯定是不是很富裕,面對財寶不起盜心,加上救命之恩,亞芠心中暗暗的打定主意,如對方有需要,他一定要好的報答他。
  忽然,亞芠又想到他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心中開始暗暗喚:“小星,小星,你在哪里?”
  傳過來的訊息依舊是那種正在沉睡中的感覺,但感覺很近,就在….,亞芠大步走向屋外,貪狼星就在屋外。
  一到屋外,亞芠不由為屋外的景色深深震撼,遠處是一座座連綿不斷的青郁森林,天邊,散發出熾熱光芒的太陽半懸天空之中,屋前,有著一個大大的空地。
  在空地上,無數,至少也有一兩百件的大型木雕聳立在空地上,每一個木雕好似是活生活現一般,亞芠忍不住的靠近距他最近的一座一人高,雕塑出一個身穿盔甲的武士雕像。
  亞芠靠近一瞧,精巧的刀工幾乎讓人看不出任何的缺失,營造出來的氣勢讓亞芠機以為這是一個活生生的武士,而不是一個木塑偶像。
  亞芠幾乎不敢相信,用一塊木頭能讓他有此感受?
  幾乎是著迷似的,亞芠一座又一座的欣賞著這些的木雕,渾然忘記了貪狼星正躺在他腳邊的一個大木箱里,也不知道在他不遠處,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正慢慢的由森林里走了出來。
  老者看到亞芠再些巨大的雕像中轉來轉去的,先是一楞,布滿皺紋的臉上的老眼一瞇,看到亞芠在這些作品前,露出了各種不同的表情。
  有些作品前匆匆而過,有些作品卻待了很久,老者看了一會,嘴角泛起了一股滿足的微笑,悄悄地走進屋中,放下背后的竹簍,在走出屋外,站在門口,繼續瞧著亞芠看這些的木制雕像。
  漸漸地,初升的太陽已經升到頭頂中央了,而沉醉在這些或氣勢磅礴、或柔和似水、或精巧細密、或震撼十足,等等的各種雕像中的亞芠,每一具雕像都給亞芠一種全新的震撼,一種初識盧山真面目的動心,即使他再重看到同一具的雕像,一樣都會在給他另一種的感受,令亞芠欲罷不能。
  老者看一下天色,扁扁的嘴巴一裂,輕咳一聲,沉浸在各種感動中的亞芠如遭電極,整個人全身一顫,猛的一個轉身過來,面對老者。
  雖是如此,但老者還是從亞芠的眼中看到迷惘的神色,知道他仍未還神,對他是視如未見,在輕咳一聲,亞芠眼中的迷惘神色才如潮水般退去,換成清醒的神光。
  亞芠在這時也才真正看到他眼前的老者,先是冒出一個陰沉冷肅的神色,隨即想到自己的遭遇,立即聯想到這老者必是這屋子的主人,那這些木雕……?
  警戒的神色逝去,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敬仰神色。
  亞芠對老者恭恭敬敬的行個半躬身的敬禮,開口道:“老人家你好,我叫亞芠,步之老人家您是否就是救我的人?”
  說實話,亞芠這輩子到現在為止,除了在他家人面前外,可從沒對哪一個外人如此的恭敬過,這一方面是他幾乎就確定這老者是他的恩人之外,還是他受到這些木雕作品的影響。
  老者呵呵一笑:“小伙子,你醒來可真的夠久了,怎樣,這些粗制濫造的東西你還看的入目吧?”
  亞芠看到太陽都升到頭頂上了,又想到剛剛自己那種入迷的神態,老者不知在旁邊看了多久了,破天荒的,亞芠的臉不禁一紅。
  亞芠不自在道:“老人家真是對不起了,剛剛我醒來時,因為都沒人在,所以我就先走出來了,一不小心就看了一下老人家您的作品,冒犯之處,還請老人家原諒。”
  老者看一下天色,似笑非笑道:“剛剛醒來?看一下?”
  亞芠一聽不由更是窘的無地自容,臉上的微紅也變成深紅。
  老者看到亞芠那種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將自己埋下去的窘態,再也忍不住了。
  原本就充滿了笑意的嘴角更是大大的列了開來,豪爽的大笑聲由他的嘴中冒了出來。
  亞芠見到老者大笑,想到自己剛才的表現,也忍竣不住,也笑了開來,一時之間,兩個豪爽的笑聲交互輝映,在這木屋前響徹云霄。
  笑了許久,老者和亞芠才停止了笑聲,經過這一笑,亞芠及老者之間,無意間,感覺親近多了,即使他們是連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老者招呼道:“小伙子,來,咱們進來談談,這里的陽光實在太大了。”
  當下老者就自個進門了。
  聽到老者的話,亞芠這才想起天以近午了,同時想到,他不知道有多久沒這樣真正開心大笑過了,笑完后,還真的心境都有點不一樣了。
  隨后,亞芠跟著老者的腳步也要進去,但這時,他才看到貪狼星躺的箱子,而陽光正照在它身上。
  亞芠一楞,隨即喊道:“老人家,我可不可以將我的幻獸抱進屋子里?在這它會曬到太陽。”
  屋子中傳來老者的話聲:“隨便你。”
  亞芠這才用手一托,拖起貪狼星的木箱,巨大的木箱在亞芠的手中恍若無物,輕輕巧巧的就給扥起來。
  拖著木箱走進屋中,亞芠看不到那老者,心中一楞,隨即聽到屋子后邊傳來一陣陣番動東西的聲音,立即知道屋子后還有隔間,也不用問,找個角落,亞芠輕輕的將貪狼星放在地上,即使動作已經夠輕了,亞芠還是擔心會驚醒貪狼星。
  輕輕撫著貪星的柔順長毛,亞芠心中暗暗低語,在貪狼星孵化,不,是在卵時,從他從小舅里昂手中接過它時起,貪狼星就像是他的家人一般,陪伴著他,跟他度過無數的難關,與他渡過不知多少的生死困境,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被貪狼星救過幾次了,數都數不清了,連這一次,在他昏迷后,貪狼星突然鎧化,這也跟鎢魏等三人陳尸在地脫不了關系的。
  感受著柔軟長毛在手指間的觸感,亞芠在一次低語:“安靜的休息吧!等你再一次醒來時,我們將在一次的并肩作戰,我最親密的家人-小星。”
  半響,亞芠站起來,轉過身來,亞芠這才見到老者不知何時,竟站在一處沒有柜子的墻邊望著他。
  從這個角度望去,亞芠看到一個小門,由于面前有一個類似屏風的木板擋著,所以第一次時他沒注意到,也不知道除了這間房間外,還另有房間。
  老者若有所思的深深的看了一下亞芠,才把手中的東西放到桌子上,招呼道:“小伙子,來,我老人家這沒什么東西,就這些,咱們將就將就吃吃吧!畢竟你已經睡了快兩天了,肚子想必已經餓了,先吃吃吧!”
  亞芠這才注意到老者手中端了三個盤子,上面擺了一些面包及肉干,也才知道自己已經昏睡兩天了。
  老者不提,他還真不知道,現在倒真的是有點餓的感覺了。
  也不客氣,順著老者的招呼,在他的面前坐下,道:“老人家,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拿起桌上的面包,吃了起來,老者笑笑,也跟著吃起來。
  過一會,東西都吃完了,亞芠滿足的拍拍肚子,拒絕老者想再去拿的好意,直道:“飽,飽了,我真的飽了,老人家你不用再去拿了。”
  老者略一收拾一下桌子上的東西,換壺茶,再坐在亞芠對面,為亞芠及自己各斟杯茶,喝了幾口。
  見到亞芠也跟著喝了幾口,半響,老者道:“小伙子,剛剛你說你叫亞芠是嗎?”
  亞芠點點頭,老者又道:“我扥個老,就叫你亞芠好了。”
  亞芠點點頭,老者方又道:“老伯我叫伊夜銘.葛,認識我的人都叫我老葛,葛老兒,或葛老兄,隨便你怎么叫。”
  亞芠點點叫聲“葛老伯。”
  伊夜銘說聲“好”,隨即道:“沖著你這句葛老伯,我有件事憋了我幾天,不知道答案還真睡不著,我問了別介意!”
  亞芠大概知道他要問什么,便也點點頭,伊夜銘見亞芠點頭,便也道:“亞芠啊!你這樣一個年輕人怎么會被叫做惡魔?我看你一點都不像是惡魔呀!而且為什么會昏倒在森林中呢?旁邊還有三具尸體?那好像似是城中鈦晶兵團的副團長?”
  亞芠作夢也想不到眼前這一個親切的葛老伯一句話就點出了他想隱藏的身份,原本笑意盈盈的臉色不由一沉,一股寒冽的殺氣不自覺的從身上冒出,但聽到后頭,知道葛老伯只是純粹好奇而已,并非不懷好意,所以臉色又恢復正常了,殺氣也是一速起即落,饒是如此,也令伊夜銘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
  不由自主道:“亞芠你怎么了?臉色好難看?”
  聽到伊夜銘關心的問候,亞芠心中暗暗慚愧,曾幾何時,他變的如此的不相信人了?
  道歉道:“葛老伯,真抱歉,駭著你了,我只是一時身體不舒服罷了。”
  接著,亞芠就把在紹舒岱提鎮中,從發生沖突,到他屠盡百人,人家雇傭兵來報仇的事說一便。
  說完后,伊夜銘恍若在瞧什么怪物般,直楞楞的盯著亞芠看。
  亞芠被這一看,心中不知怎么搞的,突一陣難受,他實在不想駭著這個熱心的老伯,但又不想騙他,大概是葛老伯那巧奪天工的木雕,令他興起這一個想法,但看到他像在看怪物般的瞧著他時,亞芠心中不禁有一點的難受。
  正當亞芠想起身告辭時,伊夜銘突喜道:“原來是你,就是你做了這么件大快人心的事,真是了不起呀!我才在說呢,今天明明賣的東西比往常要少,但是錢卻多了一倍,原來是你的緣故呀!”
  亞芠一楞,任他想破頭也想不到伊夜銘竟然說出這話來,不但沒被他一舉屠殺百人的事嚇到,而且看樣子還認為他做的很對?
  亞芠張口結舌,不知道要說什么?
  看到亞芠驚訝的表情,伊夜銘會意的解釋道:“我經常會叫我的朋友幫我拿一些雕刻品到其他的城市中去販賣,這一次,我的朋友就是到紹舒岱提鎮中去,昨天晚上,他剛剛回到城中,馬上就將這一次賣剩的雕刻品及賣的錢拿過來給我,我才正在奇怪為什么,賣的東西比起以說是少了點,但是給我的錢卻是以前的一倍,后來我問他,他才跟我說,那是因為在紹舒岱提鎮中,一個專門強收保護費的流氓幫,被一個不知哪里來的惡魔給殺光了,少了他們的剝削,就算賣的東西少了點,錢卻是完完整整的,所以當然是多了。”
  “他又跟我說,根據紹舒岱提鎮中的傳言,那個惡魔是一個看來約二十五、六歲,長了一頭白發,身邊跟著一只沃夫系的幻獸,傳言中他是個不見血不歡的人,所以會將那一百人一個勁屠盡。”伊夜銘指著亞芠的白發及躺在一邊沉睡的貪狼星道。
  最后,他還幸幸的補充一句:“如果是亞芠你這種惡魔的話,我到真希望再來幾個。”
  亞芠聽完伊夜銘的話,心中倒是暗暗欣慰,沒想到他到無意間為一般的老百姓解決了一顆毒瘤,同時更暗暗奇怪,為什么在傭兵保護下,武力赫赫有名的奇蘭樓連盟中,會有這一種公然征收保護費的情形?
  把這個問題問出來后,經過伊夜銘的解釋,亞芠才總算是恍然大悟。
  原來,傭兵團雖然是負責保護城市的安全,但是他們畢竟不是治安機關,只要不出人命,基本上,他們對于這種白工是興致缺缺,除非是有人出錢叫他們來保護,但是,雇請傭兵的錢可不是像他們這種普通老百姓花的起的,想反抗的話,對方又是一動起手來就是成群結黨的,打也打不過他們,所以多數人都是寧愿花錢了事,也不愿得罪這些當地地頭蛇,避免下次又被故意找麻煩,所以就造成了這些人氣焰越來越高漲,聽說最近還有傳出傭兵團語這些流氓幫勾結,這下就更是沒人敢反抗了,所以伊夜銘聽到亞芠一口氣殺的青衣幫落花流水,才會深覺大快人心。
  亞芠這才恍然大悟,于是在伊夜銘的邀請下,亞芠就在他的木屋住下,慢慢等貪狼星醒來。
  這一天,是亞芠在伊夜銘這住下的第十天,清晨,亞芠剛從屋外進來,再經過十多天前的那一戰,亞芠事后發現他的天心真氣及精神力耗損太多,造成他每天都是有氣無力的,十分難受,所以他每天都會在深夜時,到森林中,借著小神之鉆的能量,慢慢練回自己的真氣及精神力,效果雖比不上他在清藍之境用的大顆神之鉆,但一次用一百多顆小神之鉆修練,倒也差沒多少。
  而其中最令亞芠感興奮的是一本由伊夜銘在埋葬鎢魏時,由他身上搜出的一本關于精神力攻擊修練的書-精神刃法。
  在這本書中,專門記述一大堆有關于如何運用精神力去攻擊敵人的方法,而這正是亞芠最需要的,知道自己擁有強大無比的精神異力,但是卻苦于不知如何運用,對亞芠來說,就像是空坐于一間大的藏寶庫外,明知藏寶庫中有著無數財寶,但是偏偏他就是沒鑰匙可以開門進去,那種感覺叫他多難過就有多難過,而這本精神刃法就是他的鑰匙,帶著他進去精神力寶庫的鑰匙。
  雖然當中記載的方法大部分在亞芠的試驗后,其中大部分都是不適合他用的,連修練的方法也比亞芠的天心真氣差多了,但是,這本書畢竟給亞芠指出了一個修練的方向,讓他有個目標,亞芠自信,假以時日,他一定能有所成就。
  在練完功后,亞芠一如往常的回到伊夜銘的木屋中,才進到屋子中,亞無就瞧見伊夜銘坐在桌子旁,手中拿塊約五十公分大,三十公分寬,二十公分厚的木頭,正凝神的看著它。
  右手五指還各突出一根根形狀不同的刀子,有“ˇ”字形、“一”字型、“U”字形、“針”形、“圓柱”形,來這十天,亞芠還是頭一次見到伊夜銘雕刻。
  想起空地那些的雕刻,亞芠心中不由一熱,當下更是摒住呼吸,仔細的看著伊夜銘的動作。
  過了一會,伊夜銘突然右手五指一動,以著指上的刀子,開始一刀刀的在木塊上雕起來,慢慢的,在伊夜銘流暢靈巧,迅速果斷的刀功下,一只凌天飛翔,栩栩如生的老鷹就出現在木塊中。
  亞芠看的幾乎感動非常,一塊了無生氣木頭,在經過了伊夜銘的巧手后,竟然蛻變成這么活靈活現的翔鷹,令亞芠十分欽佩。
  到伊夜銘做完最后的修飾即在老鷹的腹部下,刻上自己-伊夜銘.葛-的名字后,亞芠才敢打擾他。
  亞芠輕咳一聲,引起了伊夜銘的注意,伊夜銘轉過頭來,看到亞芠,一楞,再露齒一笑:“亞芠呀!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不叫我一聲?”
  亞芠微微一笑:“我看到老伯這么專心的雕刻,不敢打擾你,所以就站在后面瞧瞧,說實在的,我也真大開眼界,沒想到老伯一雕起東西來是這么的專注,而且如此的純熟。”
  伊夜銘微微一笑道:“別這樣說,你來的正好,看看老伯新雕的這只鷹怎么樣?”
  亞芠在這十天中,一直表現出對雕刻的高度興趣,而伊夜銘也很喜歡叫亞芠評定他的作品,因為他發覺亞芠對雕刻雖是門外漢,但卻屢屢能一語道盡他作品的精神,一老一少在這雕刻的領域上是意外的契合。
  亞芠在伊夜銘身邊坐下來,接過這只展翅木鷹,細細的模裟,道:“老伯您真是厲害,我看您不用一會功夫,一塊木頭在你手中,就變成了一只臨天而翔,栩栩如生的鷹,如果讓我來做的話,恐怕花上個一百年都雕不出來,對了,您怎么只用幻獸化出刀子,而不直接讓幻獸來雕呢?我聽說如果主人要的話,在特意培養下,獸靈具也能夠代替主人做事呀?”
  伊夜銘搖搖頭笑道:“說出這番話,可見亞芠你真的是藝術的門外漢。”
  “你說的是沒錯,在經過刻意的培養后,獸靈具的確是能取代主人的工作,完全不用主人的指揮就能工作,但是,藝術這東西并不是那么簡單的。”
  “藝術這東西主要是要叫人感動,不能產生感動的東西,就算它再怎樣的像,在怎樣的美,那也只是一件空殼。”
  亞芠聽到伊夜銘進士感嘆的話,想起了他初見那些木雕時的感受,不禁暗暗的點點頭。
  又聽伊夜銘嘆道:“而感動是起源于人心,做藝術的人,將他心中當時的感受表達在他的作品中,讓看到這件作品的人,鼻潤在何種情況之下,透過作品本身,重新感受到作者當時的心境、體會,進而引發心靈的共振,這就是所謂的感動,就想湯初你第一次見到我的作品時,雖然你是個藝術門外漢,但是你卻能在我的作品上,有了感動,那也是我會和你如此親近的原因,因為你已經透過我的作品了解到我的心靈,而我也就由你看作品時的表情了解到你的心靈,在彼此了解對方的心靈下,我們當然就像是相處多年的朋友般,相處愉快了,不然你以為我一個平凡然怎敢留下你這個惡魔?那是因為我已了解到你是怎樣的一個人了。”
  亞芠暗暗點點頭,原來是有這一層的原因,不然他還在奇怪,一個平凡人怎敢和他這一個人人口中的惡魔在一起?就算是熱心也熱過頭了。
  接著,伊夜銘伸手過來撫摸著亞芠手中的木鷹,又嘆道:“剛剛你說我制作這只木鷹的速度非常快,其實認真說起來,這也沒什么,可以說是我熟能生巧,打從我第一次接觸雕刻到現在已經有近四十多年了,每一種材料,我都熟知它的構造紋理,只要一經我的手接觸,我就能判斷出它最適合來雕什么?”
  “在知道如何雕刻后,我當然就能以最佳的方式,順著材料的紋理,賦予我的想法后,將我的想法表現在作品上,如此一來,作品有了最好的面貌,又有我的熱情在其中,當然就能輕易的激起了別人的感動。”
  當亞芠聽到這一番話時,心中忍不住強烈的震動了一下,腦中好似有什么閃過,想要抓住倔又不知到底是什么?
  耳中又聽到伊夜銘續道:“而這些東西是獸靈具所辦不到的,它只能忠實的將主人要它做什么,它就做出來,而做出來的東西當然不會附有它的想法,也就當然沒有靈魂,而沒有靈魂的東西,怎么樣都沒辦法激起人的感動了。”
  “所以,獸靈具用來當工具可以,如果光注重獸靈具的功用,而忘記了人才是操縱獸靈具的主宰,賦予作品的靈魂的因素,那豈不本末倒置了?”
  亞芠一聽更是震撼不已,把這道理用在武術上有豈不同?
  施展招式的目的是要達成一種目的,每一種招式都各有其目的,不管這目的是要造成什么后果,但希望有什么后果,要達到什么目的,主要都是在于施展的人的意念,并不是招式的意念,因此人才是最主要的,招式只是一種必須的手段而已。
  正當亞芠為這一個想法震撼不已時,又聽到伊夜銘又道:“古代中,有著一句話“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我個人認為,光是這樣還不夠的,除了要有充分而足夠的準備外,還必須要深入的了解自己具備的工具,不然那是不夠的。”
  舉起右手,伊夜銘在亞芠面前晃晃他手中的五把雕刀,續道:“以我右手這五把刀子為例,這五把刀子的功用,如果我不是深深的了解,精確的知曉它們的堅硬程度,銳利程度,我怎能如此的得心應手,利用它們雕出這些作品來,又怎能順利的達成我要的效果?”
  再一次,亞芠又被伊夜銘的這一段話炸的心神激蕩,難以自以。
  是的,如果不是深深的知道招式的功用,了解它的威力、限制,清楚它的動作原因,又如何能做出最佳的操作,用以達成所要的目的?
  至此,亞芠再也忍不住心頭激蕩的熱情,突一個站起身來,站到屋子空曠處,雙手一伸,慢慢的揮動起來。
  宛如碧草柔韌的身段迎風而動,又像流云隨風而逝,更像清風撫面過,風在猶逝。
  亞芠的手就彷佛那清風般,感之如在周身,望之無形影。
  伊夜銘睜眼咋舌,看著亞芠的動作,在亞芠的動作停下來之后,伊夜銘不禁伸手握住亞芠的雙手,有如作夢般的語氣道:“亞芠,你的手?你的手剛剛怎么不見了?”
  亞芠滿足的一笑,二哥的絕技-流風撫云-,以奇幻的動作,將自己的動作隱藏于敵人的死角,恍若是風,將敵人玩弄于股掌之間,但是,在亞芠經過剛才伊夜銘的一番話之后,亞芠徹體招意,將招意再升華,心為風意,身是風體,臂是風流,人是風,心是風,既是風,那又何須風招?
  這一刻,亞芠知道他已踏進了新的境界,這將是他以后努力的目標,當然,此刻的亞芠并不知道,這是他將來被喻為不世出武圣的證明,第一絕技-森羅萬象-的雛形。
  在這時,知道自己有所體物的亞芠,對著尚莫名其妙的伊夜銘,亞芠赧眼心中的感激之情,恭恭敬敬行了個大禮。
  伊夜銘慌道:“亞芠,你在做什么呀?”
  亞芠真摯道:“老伯,亞芠在此對您作最高的敬意,您不用問為什么,只要知道您對我的幫助是足以令我感激無比的。”
  伊夜銘更是慌張,亞芠說的話不說還好,越說他越糊涂。
  但是亞芠不再作解釋,只是又詳細的問他關于雕刻的事,漸漸地,伊夜銘也以為剛剛只是亞芠一時神經發作,或是在開他玩笑,也就不在意了,慢慢的又和亞芠有說有笑起來。
  他又怎知,他無心的一番話為整個大陸武學帶來多大的影響,幾乎說大陸武學的改頭換面始之于他也不為過。
  再一個十天,貪狼星終于從沉睡中醒來,亞芠也告別伊夜銘,再度展開他的旅程。
  望著亞芠及貪狼星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視界中,伊夜銘心中頓時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他知道,這二十多天的相處,他已深深的喜歡上這個有著惡魔之名的小伙子了。
  心中一陣激蕩,伊夜銘轉身跑到屋子中,再一個他存放珍貴東西的柜子中,拿出一個木盒,打開木盒,當中整整齊奇的擺著四個東西,兩個上白下青,約三十公分長,,十公分大的圓柱體,似金似玉,非金非玉,不知何物構成的圓柱,兩個同樣大小,卻一金一銀的圓柱。
  毫不猶豫地,伊夜銘拿起其中之一,完全沒任何的猶豫,伊夜銘右手一張,武之雕刀又伸出來,以著前所未有的速度,飛快的在圓柱上雕起來。
  十分鐘不到,伊夜銘就以雕好一座雕像,又換另一個圓柱,同樣的速度完成,再拿起另一個圓柱,繼續雕著,終于四個雕像在伊夜銘巧手之下,終于完成了。
  看著擺在桌上的雕像,兩個一組,赫然是亞芠及貪狼星。
  右邊那一組,亞芠身穿一件類似祭司的袍子,全身給人一種圣潔無比,充滿著慈愛的感覺,好像是一個圣者一般,而金色的貪狼星就站在亞芠的身邊。
  左邊,身穿一件輕型盔甲的亞芠,手持著一把矗立在地的長劍,身上盈斥著一股深深的沉靜殺意,但又顯的無比的沉痛,而銀色的貪狼星亦跟隨在他身邊。
  這是伊夜銘經過二十多天的相處后,以他巧匠細膩的心思,挖掘出來的,他認為亞芠的兩種面貌。
  彷佛在證明伊夜銘的雕像,在不久之后,亞芠的確是以著兩種截然不同的面貌揚名于大陸,乃至全世界。
  伊夜銘滿足的嘆口氣,喃喃道:“好家伙,你可是老伯我這被子第一個用一尊雕像無法表現出你的風格的,真有你的亞芠,讓老伯我不惜用下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顏靈玉,我真是虧大了。”
  口中這么說,伊夜銘卻對這四個雕像愛不釋手。
  他這時也不知道,在三年后,他的作品將造成大陸一陣的風靡,在若干年后,他則被尊稱為神匠。
  這四尊雕像則被認為他畢生最高峰之作,被后世稱為千年神珍的-“神·魔之像”。
  而此時的他,只是一個熱愛自己作品,堅持自我理想的工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