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4 貪狼化鎧下

一邊的青衣幫三當家同樣知道亞芠已無再戰之力,他的本意是要鎢魏將亞芠殺死,但強烈的恨意令他改變主意了,他大叫道:“鎢魏副團長,現在先不要殺他,將他擒回去,我要好好的整治他!”
  鎢魏一聽,無奈道:“隆兄真是抱歉,我本事想讓你有個英雄的死法的,可是我的金主說話了,不得已,我只好將你擒回去了,得罪之處還請多多包含。”
  亞芠不言不動,他并非沒聽到三幫主及鎢魏的話,只是從剛才,他站起來后發覺到,他的背后似乎開始感到一陣辣辣的劇痛,雖然不好受,但總比剛才毒麻散發作時那般無知無覺要好的多了。
  心中暗暗道,大概是剛才那兩道傷口的關系吧!雖然重創了他,但是毒麻散的毒素也隨著傷口流出的血流出體外,如此才恢復了背部的知覺。
  同時,他也感覺到他的身體里,天心真氣正慢慢由枯竭而逐漸的恢復,雖緩慢而微弱,但比起剛才來,他總算是還具有一拼的力量。
  “最少要拉一個墊背。”亞芠心中暗暗的決定道。
  從剛剛到現在,他打倒的對手都只是重傷而沒生命的危險,雖說是和對手的功力高強及互相協助有關,但也一反他一貫的對敵手段。
  暗暗選中目標,亞芠凝聚全身的力量,打算等他們來擒住他的瞬間,突起發難,拉個墊背的人。
  鎢魏等三人見亞芠聽完話后,低頭不語,過了一會,依舊低著頭,以為他已經是認命或無力到根本不能反擊了。
  三個人便同時跨步往亞芠走來,事實上,亞芠在他們的眼中已經跟個死人差不多了,不管是認命或無法反抗,對他們都無所謂了,只要把亞芠擒下,他們今天這一個三萬金幣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就在鎢魏的手觸到亞芠的肩膀時,亞芠突起而發難,右手大力一揮,將鎢魏及埃廉同時猛力的推開,左手不客氣的將五指插往斐攝的胸口。
  以亞芠左手上泛出的強烈金光來看,就算斐攝身穿六階的獸幻鎧,在不注意之下,也難逃被亞芠開胸破肚的下場。
  但是,斐攝卻早已好似知道亞芠的企圖,當亞芠推開鎢魏及埃廉,同時將左手插向斐攝的胸口時,鎢魏及埃廉都只來得及反應叫聲危險時,斐社的長槍卻早已在亞芠的手掌之前,用槍身重重的往亞芠的手掌敲了下去。
  力道之大,連鎢魏及埃廉都聽到數聲清脆的喀喀聲,耿別提被敲了這一下的亞芠本人。
  堅毅如亞芠,在斐攝這一敲之下,也不由自主的悶哼一聲,他知道,挨了這一敲,他的左手骨全都被敲斷了。
  刺骨銘心的劇疼叫亞芠連退幾步,這時,貪狼星一個猛撲,將斐攝撲倒在地上,大嘴一張,常常的獠牙就要刺進斐攝的喉嚨中。
  就在此時,一聲吟唱響起,正是被亞芠推的向后的鎢魏施法:“以我之名,我命令你,在大氣中的火焰精靈們,在我手上集結-炎龍。”
  一聲令下,鎢魏吟唱完咒語后,他胸前的魔力晶立即發出紅光,連帶著伸長的右手臂上的小魔力晶也跟著發光。
  亞芠可以清楚的看到由鎢魏四周出現了點點的光點,聚集于他的掌心中,形成一條火龍狀的火焰,在鎢魏的施法下,火龍離手以著極快的速度往貪狼星背后襲至。
  亞芠驚呼一聲,在貪狼星的獠牙觸碰到斐攝喉嚨皮膚的剎那,炎龍擊中貪狼星的背部,將貪狼星打的發出一聲痛嚎,往前飛出去。
  重重的摔到地上,發出了呻吟聲。
  用炎龍打飛貪狼星后,鎢魏急問道:“斐攝,你沒事吧?”
  亞芠用右手握在骨頭斷掉的左手上,無法置信的望著斐攝,他不相信他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事先預防。
  斐攝爬起來,摸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懻道:“真多虧了那只幻獸,讓我先有了防備,不然我可慘了。”
  鎢魏追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斐攝才道:“剛我本來是也沒注意到這些事的,但是當我靠近他時,我突然注意到,剛剛那之原本兇狠的幻獸現在突然變的這么溫馴,雖然沒露出警戒的神態,但是,它那雙眼睛卻直盯著我看,看的我毛毛的,不由心生戒意,暗暗準備,果然,我一靠近,亞芠就向我偷襲,既然有所準備,我當然是不會讓他偷襲成功的。”
  眾人才恍然大悟,亞芠更是暗叫可惜,他沒想到問題出在貪狼星的身上,大概是貪狼星接到他的心靈感應,所以才會露出奇異的形態,讓事情功虧一簀。
  見到亞芠還有能力反抗,鎢魏冷笑一聲,道:“埃廉,將他的雙手給我斬下,順便將那只幻獸給殺了。”
  這時,貪狼星已掙扎的回到我的身邊,在我身邊對著五公尺外的鎢魏等三人露出獠牙。
  看到埃廉慢慢揮動手中的大刀一步步的靠近,亞芠已是絕望了,但他絕對不甘就此認輸。
  跌坐到地上,兩腿盤膝,強撐著斷掉痛腫的左手,兩手合拾,雙目微閉。
  一邊的鎢魏見狀,立即判斷出亞芠在使用某一種密法,立即大吼道:“阻止他!”
  但亞芠已飛快的念道:“在天的見證之下,集勇氣、智慧、與美麗于一身的強大生物,幻獸呀!請你以最深的靈性,聆聽我的傾訴,我-亞芠.斯達克-將與你締結永生的血之盟約,終此生惟有你與我為終生之盟友,契。”
  回生訣,斯達克家引以為傲,專在生命垂危時才能施展,一生只能使用五次的回生訣,這是亞芠第二次的施展回生訣。
  盛大的金光在亞芠念完之后,由亞芠全身盛綻,鎢魏等人一見到亞芠全身放出金光,誤以為亞芠施展同歸于盡的自爆法,當場不進反退,連帶不遠出的兩個傷患都給抱走。
  這一誤判可將情形完全的改觀了。讓亞芠有時間將他的能量過繼給貪狼星。
  當鎢魏等人退到十五公尺外,轉身看向亞芠時,只見亞芠正以雙手掌心正對著貪狼星,一道金色光柱由亞芠雙手掌心射出,投在貪狼星身上,奇事發生,在那金光投射同時,傷口竟漸漸的消失,不,是愈合了。
  不管是焦黑的燒傷,血紅的傷口,在金光之下,全都慢慢的不見了,而且連原先被燎原燒的亂七八糟的銀色長毛照樣又長了出來。
  金光持續約三十多秒,亞芠的掌心才不再發出金光,但是這三十多秒已讓貪狼星恢復原狀,更甚,更有精神了。
  金光停止后,亞芠只覺一陣虛弱襲遍全身,他受的傷實在太重了,耗用的真氣太多了,所以能量只夠提供貪狼星三十多秒的時間。
  噓了一口氣,亞芠叫道:“小星,你快回到清藍之境,告訴爺爺,說我已遭不幸,我真的好恨,如果我有足夠的力量,我…….”
  突然之間,亞芠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一陣強烈的頭痛襲來,比從前更加的痛,更加的猛烈。
  一時之間,痛的亞芠不由自主的在地上打起滾來,連滾了幾圈,亞芠一個用力跳了起來,大吼一聲。
  額心一連串快到他數不清的激烈跳動,猛烈而寒徹全身的寒流突然感覺到沖破他的額心,沖到外面來。
  在鎢魏等人看來,只見到亞芠突然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后,突然又跳了起來大叫一聲,接著全身發出銀色的光芒,其耀眼的程度一點也不下剛才發出的金光,甚至更耀眼些,然后,由額前沖出一道極亮的銀光,同樣往貪狼星身上照去。
  一接到這道銀光,貪狼星立即仰天發出一陣綿延不絕的高亢長嚎。慢慢的,一邊承受銀光,一邊走向亞芠。
  而頭痛中的亞芠只覺當寒流沖破額心時,他那頭痛的感覺好似也隨之而去,令他十分舒服,他也才注意到自己正由額心處發出一銀光,連接到貪狼星身上。
  當他射出的銀光越多,貪狼星的身上銀輝也跟著越亮,亮眼的銀光充塞著貪狼星的全身,最后,銀光甚至擴散到貪狼星胸口的神之鉆上。
  當銀光有逐漸侵入神之鉆中的趨勢時,神之鉆似也要抵御銀光的侵襲,也跟著發出藍色的光芒,銀光有多亮,藍光就有多亮,直到亞芠連精神力化成的銀光也發完了,不再發出為止。
  這個時候,亞芠可真的心空空,身空空,渾身上下沒半點力不講,連腦袋也跟著昏昏沉沉,根本就失去思考能力了,而這時,貪狼星的異變正要開始。
  失去了亞芠精神異力銀光的支持,貪狼星身上的銀色光輝不再增加,但是,神之鉆的藍色光輝卻還持續不停的變亮,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亮到令人睜不開眼。
  幕然,貪狼星發出一聲震天高亢狼嚎,十五公尺外的鎢魏等人突看到一個令人說不出來的怪異情景。
  當貪狼星的狼嚎一止,身上的銀光突大盛,那種感覺,好像是銀光將藍光吞噬掉一樣,不到半秒鐘,所有的藍光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貪狼星身上不知比剛才亮了多少倍的銀光。
  接著,站在失神的亞芠的面前的貪狼星身上出現了無數的金色花紋。
  金色花紋出現的時間連眨一次眼的時間都不到,貪狼星立即變形擬態,開始依附到亞芠的身上。
  但是這一次與以往的擬態依附不一樣,這一次不光是上半身,由頭至腳,亞芠整個人幾乎是全包在貪狼星擬態后的身體中。
  貪狼星的組織不斷的在亞芠身上各部位不停的擩動,慢慢的,每一個部分都開始逐漸的成形,形成的不是亞芠皮膚的那種肉色,形狀也不是依照亞芠的體型平均依附在每一個部位;顏色是那種貪狼星在夜晚月光下泛出的銀色;形狀是由一塊塊,宛如盔甲連結的部分。
  “鎧”,是鎧,貪狼星終于擬化成“鎧”了。
  但是,一邊的鎢魏等人卻顯的驚駭莫名,埃廉忍不住吞了吞一口口水,干聲道:“這到底是發生什么事,那東西….,那東西是“鎧”嗎?”
  在他們眼中,眼前這由亞芠及貪狼星合體,形成的東西,他們真不知該不該稱之為“鎧”?
  與一般常識中的鎧完全不同,貪狼星擬化成的鎧依附率是百分之一百,就算是依附率最高的獸幻鎧,再擬化成鎧時,最低限度會露出臉來,或是其他部分,但是,貪狼星的鎧卻是將亞芠整個人,由頭至腳,完完全全的包裹再厚實的盔甲中,完全不露一絲部分。
  盔甲上,完全沒有任何能分辨它階級的部份存在,不像三階、四階、五階般,形成鎧時會在身體某部位出現幻獸原形的某些特征;也沒有六階般會在肩上出現原形的頭;也沒有七階的胸口圖紋;當然更不像八階著鎧時會在在身后形成短暫的能量原形;難不成是九階幻獸?但那更不可能了,雖然沒見過九階幻獸,但傳說中,九階幻獸在形成鎧時,會分化出一只小形的原形獸,跟在身邊,但是他也沒有,如果硬要說特征的話,只能說,在亞芠的頭部鎧甲部分,其構成的形狀就是有如一只正處長嘯中的魔狼,眼為頂,牙做邊,環繞臉頰四周,臉部是一個除上面只有兩顆黑色不知名晶體位在眼睛部份外,口鼻完全都隱藏在平坦的臉甲中,另外在手背,腳背處有著貪狼星原形時的四支利爪,除此外,別無一般獸幻鎧的特征。
  而且,鎢魏甚至無法判別它到底是獸幻鎧或魔幻鎧?
  只因,貪狼星的鎧化雖覆蓋亞芠全身百分之百,就像獸幻鎧一樣,覆蓋主人全身達百分之八十以上,但是,它卻怪異的具有魔力晶。
  不用懷疑,鎢魏一眼就注意到,在亞芠鎧化后的胸部正中央,一顆足足十公分大,透明的魔力增幅結晶,鑲?€在亞芠的胸前,另外,在他雙手手晚外側,各有一顆約五公分大的魔力晶,大腿外側也有同樣的兩顆,連額頭都有一顆兩公分大的魔力晶,最最奇怪的是,在腹部處,竟然有一顆雞蛋大,圓形的藍色不知名晶體,好似是原先鑲?€在貪狼星胸前的藍色晶體。
  而這同時具有獸、魔幻鎧特征,又將主人全身包裹的鎧,別說看,連聽都沒聽過。
  鎢魏等人雖驚疑不定,但慢慢的,他們似乎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鎧化后的亞芠竟然就直直得站在那動也不動,完全沒有一點的動作。
  原來,當亞芠施用回生訣時,剛開始是天心真氣在回生訣半強迫式的力量之下,全數的投入貪狼星的體內,但是,亞芠忘記了他還有另一種力量,就是他天生具有的精神異力,經過天心訣修煉后的精神異力本已十分穩定的,若不經啟用,本不至于會如天心真氣般釋出,但剛好那時,亞芠心中充滿了無盡的悔恨及對力量的渴求,以至于精神力過于不穩定,因而也被回生訣的力量將他的精神力強迫釋出,而他那心中的強烈的意念也隨著精神力的釋出,全數投注在貪狼星的身上。
  經由亞芠幾乎是處在完全沒經使用過的精神異力灌輸,強大的精神能源夾帶著強烈的意念,在進入貪狼星的體內時,因為能量過于強大,刺激到原本幾乎沒有任何反應的神之鉆,使的神之鉆相應的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強大的神之鉆能量,強烈的意志力,猛烈的精神力刺激,三管齊下,終于打開了貪狼星體內一個神秘的開關,令貪狼星在一瞬間,由成長期跨進到成熟期,終于化身成鎧。
  只是,亞芠更是不知道,在貪狼星進入成長期時,他在這段時間內,雖說他的天心真氣增加不少,使的貪狼星成為鎧時應該是獸幻鎧,但是偏偏亞芠的精神異力與神、魔力是一種相似的存在,精神異力的存在又使貪狼星應該成為魔幻鎧,這氣、力的成長如換作一般幻獸是會取其一而成形,但貪狼星畢竟是上古幻獸,具有現代幻獸所沒有的奇特異能,竟然將亞芠氣與力成長的屬性同時表現出來,所以變成了這么一個同時具備魔、獸幻鎧的特征的奇特鎧甲。
  這些鎢魏等人當然是不知道,而因為釋放出所有天心真氣及精神力的亞芠正陷入半昏迷中,當然更不可能知道貪狼星已經鎧化在他身上,當然就更不曉得他的鎧是長成什么樣子。
  一邊的鎢魏見亞芠鎧化后不言不動,宛如化石般站立在那,實是不知他想做什么?
  等了一會,他實在是忍不住了,道:“走,我們上去瞧瞧,我就不信他已那種殘破的身體就算鎧化后能做什么?”
  說完,鎢魏一馬當先,走到亞芠面前五步之處,停了下來,埃廉及斐攝同時來到他兩側。
  近看時,鎢魏只覺亞芠隱藏在鎧下的面貌,兩顆鑲坎再銀色面具上的黑色晶體散發出說不出的詭異,令他竟一時提不起勇氣去揭曉亞芠的企圖,不過他可不知亞芠現在是身處一種半昏迷半恍惚的狀態,對于他們這三個人可是視如未見。
  鎢魏右側的埃廉再也忍不住了,怒道:“剛才還一副快死的樣子,現在你以為有個古怪的鎧就神氣了嗎?我就不相信!”
  說著,埃廉一揮手中的大刀,二話不說,往亞芠的胸前一刺。
  動了,埃廉這一刀讓亞芠動了,非關自主意識,純粹的保護自己的本能反應,完全沒有招式可言,亞芠的手突快逾閃電的往埃廉的手腕一敲,埃廉痛叫一聲,手一松,手中的刀子馬上被亞芠奪過,反手一刀。
  悶哼一聲,埃廉連抵抗都來不及,讓亞芠一刀將他的脖子砍下一半,眼看埃廉是活不下去了。
  看到埃廉在鎧化后的亞芠手中竟連一招都使不出來,驚駭之下,不加思索,兩人同時對亞芠發動攻擊。
  這一打可打出了問題了,若他們不攻擊的話,亞芠也不會反擊,但這樣一來,亞芠面對他們的攻勢,深黑的眼睛閃過一抹銀光,手中的刀一揮,鎢魏一聲慘叫,活生生的被亞芠一刀砍進他的肚子。
  本來就不善于近身戰斗,如今當然就更不是亞芠的對手,但亞芠也付出了被斐攝一槍刺穿他左臂的代價,但是,亞芠恍若未覺,砍完鎢魏后,返身拔出大刀,回頭一斬,一刀將斐攝的頭斬下,速度快到斐攝的頭被斬下后,臉上還浮現一槍刺穿亞芠左臂得逞的微笑。
  真是悲慘,三個人的平時每一個都可以跟亞芠戰個幾十回的,尤其是鎢魏,但現在卻連一招都沒出,全死在亞芠本能反應的手上。
  看到鎢魏三人一瞬間,連招都沒出就全死在亞芠的手上,一旁觀戰的三人,嚇的他們連抱仇的想法都不敢有,一個殘廢,兩個重傷的,三個人連滾帶爬的遠遠逃離這,再也不敢回頭。
  而站在血泊中的亞芠依舊是直直站著。
  這時,象征光明的陽光正慢慢的驅逐夜晚的黑暗,夜已過去,新的一天又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