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3 貪狼化鎧中

凝力一聚,亞芠的雙手掌心中突出現一到淡淡金色的長形光芒,由于這到光芒只有不到五公分,又是隱藏在金光閃爍的掌心中,怒火攻心的裕臨根本無法看見。
  沖到亞聞面前的裕臨大喝一聲:“千流爪影。”
  宛如千條光影般,裕臨的雙臂連連揮動,一時之間,他好似掌有千百只手臂一般,成千上萬的手臂帶著無數散發出森森白光的利爪,向亞芠渾身抓來。
  亞芠輕哼一聲,雙手交叉,護住頭臉,渾身發出旺盛的金光。
  決定速戰速決的決心令亞文存心硬抵這一招,將天心真氣運至全身,亞文渾身發出金光,藉由天心真氣的能量,加強身體的抗力,任由裕臨將他那渾身的爪影全招呼到他的身上,未的是要找尋一絲的破綻。
  終于,隱藏在雙臂下的亞文雙眼并出強烈的光芒,他看到了,他看到當裕臨雙手揮動之際他會不自覺的將他胸口的防御松開,這就是他所等待的。
  毫不猶豫,當裕臨再度將胸口的防御松懈時,亞文大喝一聲:“破魔之箭。”
  手中醞釀已久的兩支五公分長,天心真氣形成的短箭朝裕臨無防備的胸口射了出去。
  是斯達克家的秘法,將真氣于體外高密度的凝結,發出,用以襲擊敵人,威力不下于弓箭,而且更上一籌,更令人無法提防。
  裕臨正打的亞芠十分高興,哪之亞芠竟殘毫無預兆的就從手中射出兩只金色短箭,一時不查的他立即被這兩支短箭射中胸口。
  金色短箭沒入胸口,鮮血立即有如噴泉般噴出,裕臨慘叫一聲,蹬蹬蹬的到退了幾步,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指著亞芠:“你…你…你…。”
  作夢也想不到被他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人會突然射出兩只金色短箭暗算他,胸口火辣辣的疼痛令他幾乎站不住。
  兩箭生效,亞文也不由驚訝于裕臨的功力不凡,受到他這兩支以真氣凝成的短箭,他竟還能站著,不由分說,亞芠大喝一聲,右手再度發出強烈的金光,往裕臨的頸部斬下,他要給裕臨最后一擊。
  但就再此時,旁邊的愷里三人見狀不妙,同時大喝一聲,拳、刀、槍往亞芠身上招呼,逼的亞芠不得度放棄這一擊,轉身避過三人合力一擊。
  退后三公尺,亞芠看到他們聚在裕臨身邊,由愷里雙手發出藍光,在裕臨身上連點,只見裕臨胸前的兩到傷口立即收口,停止流血。
  看到這一種情況,亞文心中微微一動,這是一種運用真氣加強傷口愈合的速度,療效不亞于魔法師的回復咒,立即想到他也會這類的真氣療法,只是以往他并不注重,如今見到愷里及裕臨的動作,他不由暗自試試,運起一種忘記是叫作氣原咒或是氣療咒的心法,只覺天心真氣在全身繞了一圈,身上因為剛剛裕臨的攻擊的傷口竟產生一種涼涼的感覺,令他心中暗喜。
  同時暗暗責怪自己,為何不早一點注重這一方面的奇特功能,如今他又大大的增加勝算,至少能延長自己戰斗的時間。
  伸手拉下身上破破爛爛的衣袍,亞芠再度嚴陣以待。
  這時,愷里已將裕臨拉至安全處,轉身和埃廉、斐攝三人面對亞芠,身上殺氣騰騰的,顯示剛剛亞文重創裕臨以真正的激怒他們了,接下來的戰斗絕對不會像剛剛那樣輕松了。
  趁機,亞芠抽空看一下貪狼星那邊,貪狼星及燎原正在他二十公尺外對峙,貪狼星身上已有不少處的燒傷及撕咬的傷口,而燎原更慘些,它身上更多的傷口,最大的是它額際的一道近十公分的傷口,一看就知是被貪狼星頭上的獨角所傷,而鎢魏則站在他們五公尺外,眉頭微皺的看著燎原,注意到亞芠正在看他,鎢魏突露出一抹令亞芠十分不喜歡的怪異微笑,亞芠心中十分不舒服,但也知道貪狼星目前至少是占上風,他就放心一點了。
  現在他是自身難保,望著殺氣騰騰的愷里三人,他也無暇去想鎢魏的笑容有什么涵義,只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再度面對愷里三人的攻勢。
  不容亞芠想太多,愷里已先一步大喝一聲:“小子,嘗嘗我的寒浪掌。”
  說著,亞芠只見愷利的雙手藍光大盛,開始上下擺動,帶著森森寒氣往亞芠攻來。
  藍色掌影聯成一**如潮水般的攻勢,當中挾帶著森森寒氣,令亞芠真有身在浪濤之間的錯覺,同時又聽愷里吼道:“寒浪掌第一掌-浪起潮涌。”
  無數的掌影令人摸不著他真正的殺機在哪,但是,他卻不知道亞芠的神魔眼卻正好是他這一招的克星,金銀光芒再度一閃,亞芠輕易的就找到愷里的雙掌真正位置,只見亞芠輕哼一聲:“來的好。”雙手在握拳往右下方及正中央同時擊出,精準無比的與愷里雙掌互碰。
  再度上演前兩次的情況,兩人又是同時后退,但這次亞芠卻不待身形站定,第一時間又是躍身向前,他要搶在埃廉及斐攝還未攻擊他之前,先纏住愷里,避免以一敵三的窘境。
  果然,當亞芠前躍時,埃廉、斐攝兩人的槍及刀已在他身后掠過。
  來到愷里身前,大吼道:“同為練氣者,接受了你這么多的招待,實在有點不好意思,禮尚往來,你也接我一招“雷鷹之爪”吧!”
  說時慢作時快,亞芠一個高躍,飛身到愷里的上頭。
  一邊的埃廉、斐攝要搶過來,但是愷里卻大叫道:“你們別過來,這是我的。”
  愷里已是被亞芠那句“身為練氣者”的話扣住了,無論如何,他也要獨自接下亞芠這一招,如過讓埃廉、斐攝來幫忙,那就等于是承認他不如亞芠了,如此一來,身為高傲的練氣者的愷里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聽到愷里的話,身在半空中的亞芠部由暗暗佩服愷里,同時暗喜爺爺所說的果然沒錯,練氣之人事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比別人差的,他略一挑撥,愷里馬上上當,要獨接亞芠這一招。
  當下亞芠有什么好懷疑的,鼓盡全力,天心真氣全數運至雙臂處,以臂代劍,大吼:“雷鷹之爪。”
  亞若的絕招之一,由亞芠用來,雖不若亞若般的有雷電之勢助威,但是在亞芠的天心真氣全力推動之下,亞芠的雙臂宛如,以肉眼無法看輕的快速動作,化身為無數閃爍金色光彩的千百支利爪,以漫布天空之勢,向愷里迎頭罩下。
  愷里看到亞芠這一招,招未到而勁先至,他也不敢小覷,喝道:“寒浪掌三大絕招之彌天寒浪。”
  雙掌如撐天之勢,由下往上,帶起瑩瑩藍光如沖天巨浪般與亞芠的利爪接觸。
  爪掌一接觸,立即響氣一連串有如金鐵交鳴般刺耳難聽的巨大聲響。
  金光及藍光交雜,看來無比的耀眼,不過外人看著好看,身在其中的愷里可是一點都不好受。
  由下往上先天上就弱于由上往下,加上亞芠的天心真氣本就不弱他多少,他所用的又是亞若經由戰場上千錘百煉出來的絕招,因此愷里就注定他失敗的命運。
  經過半空中看不清的短暫急速對打后,愷里慘叫一聲,被亞芠用飽含天心真氣的有爪狠狠的一爪抓在他的左腰之際,留下了五條又深又長的爪痕。
  有如泉涌的傷口令愷里當場失去再戰的能力,一聲慘叫后,馬上由半空之中跌了下來。
  亞芠由空中借反震之力,向后翻了個身,輕輕的落地。
  剛才那一陣對扙,耗時雖少,但已耗盡亞芠身上八成的精力,畢竟同樣練有真氣的愷里可不如想像中的那么對付,而且這一招本是要結合獸幻鎧的能量才能使出,但是亞芠卻由一己之力,施展出這一招,當然是十分吃力,不過不用這招又不行。
  兩個六階獸幻鎧,加上一個擁有七階幻獸,實力不知深淺的鎢魏,他可不想耗太多時間在一個人身上,即使他會大耗真氣。
  在外表雖極力保持鎮靜,但起伏不斷的胸脯是瞞不了別人的,埃廉及斐攝互望一眼,身經百戰的他們當然不會不知道亞芠現在的情況。
  極具默契的兩人同時提起手中的兵器,揮動著往亞芠身上招呼,這一次亞芠看到他們的兵器已經發出了土黃色及火紅色的光芒,動作也明顯的比以前快多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亞芠現在已無力將天心真氣運行到全身,加上他就算是完全狀態,他也不敢輕易讓這些兵器砸在身上。
  強運真氣到雙腿上,加快自己的速度,亞芠一個轉身,飛快的倒躍四公尺余,躲過槍刀之擊。
  可是,當亞芠閃過槍刀正想反擊時,心中突一動,他怪異的一扭身,三根短箭從他的腰際飛過,一看,竟是不遠處的青衣幫三當家手持一個短弩射來的,正想開口大罵他卑鄙,眼間的亞芠突看到短弩上有五個凹槽,而他剛才才躲過三根短箭,心中暗暗叫道不妙。
  這時,剛好埃廉的長槍冒著黃色光芒迎頭刺來,亞芠一個側身,躲過長槍的直砸,伸出右手將長槍一把握住,反身一抽,想把長槍奪來,誰知再這要命的時候,只覺背后兩處一痛一麻,一時之間出不了力,奪槍不成反讓埃廉順勢用槍身在他的小腹重重的硬敲一記。
  硬吃下這一記的亞芠痛的差點跪下,這時又剛好是斐攝揮動手中的大刀往亞芠景不斬下,亞芠大吃一驚,顧不得其他,往地下用力一滾,總算是逃離大刀的范圍。
  但是也因這一滾,將背上的兩之短箭弄得插的更進去了,亞芠一站起來,其忙身手在背后拔下短箭,拿到眼前一看,短箭竟是發出了涂上藥物的綠色光芒。
  這時也正是背上發出了熱麻的感覺,亞芠急忙把身上僅存的天心真氣運到背后,雖好過了點,但是熱麻的感覺依舊存在,而且仍有隱隱擴散到全身的趨勢。
  亞芠轉頭對三當家怒喝道:“你這卑鄙的小人。”
  三當家狂笑道:“惡魔,這下看你死不死,箭上涂的是劇毒-毒麻散,中了它,你會全身麻痹,然后再痛苦中看到自己逐漸的死去,哈哈哈哈哈……”
  這時的埃廉及斐攝四也感覺到三當家的手段不太光明,不由皺起眉頭望著他。
  察覺到埃廉及斐攝的眼光,三當家怒道:“你們還楞在那干什么?還不趁現在殺了他?我用三萬金幣可不是請你們來看戲的!”
  斐攝搖搖頭道:“算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我們動手吧!”
  說著,提起長槍,又往亞芠刺去,埃廉見伙伴動手,也只好嘆口氣,拿著手中的大刀,也往亞芠斬來。
  這下子亞芠可叫苦連天,面對長槍大刀,亞芠雖想反擊,但卻提不起絲毫的力量來,只能一在狼狽的閃躲,幸好埃廉、斐攝兩人似也覺得這樣太不光明,下手時不自覺的減了幾分力,讓亞芠得以憑著經驗躲過數次斷頭之危,但是,就算這樣,幾個照面下來,亞芠還是全身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一邊躲著刀槍,亞芠一邊苦笑在心,看來今天他是在劫難逃了,現在用不著毒麻散的毒效,光是全身的傷口所流出的血已足叫他頭昏眼花,渾身欲振乏力,只是逃亡時磨練出來的堅毅心志令他咬牙力撐,堅持著不讓自己倒下而已。
  一邊的三當家見到亞芠狼狽的模樣,再也忍不住狂笑:“太好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不要讓他死的太舒服,再多殺他幾刀,再讓他痛苦一點。”
  聽到三當家的話,亞芠心中恨的咬牙切齒,恨部的將他碎尸萬段,但是眼前這兩把刀槍卻讓他不要說*近他,連自保都不可能。
  就再這時,亞芠聽到貪狼星傳來一陣痛苦的叫聲,百忙中轉頭一看,心情立即大受震撼。
  在二十公尺外,貪狼星及燎原的戰場上,不知何時,鎢魏竟然和燎原合體,看他的樣子,一身火紅色的盔甲,燎原在鎢魏身上,各自在頭部,前胸,手部小臂,下腹,大腿膝蓋以下,形成重點式的護甲,而且在胸前狼形紅紋的頭上有一顆約八公分大小紅色的魔幻鎧專屬的增幅晶球,連帶在手臂上也各有兩顆增幅晶球,原來鎢魏是個魔法師,難怪他不直接參與戰斗。
  但是令亞芠色變的并不是鎢魏是魔法師這件事,而是,貪狼星現在正四腳離地,被鎢魏用右手緊緊的扼住它的喉嚨,懸在半空中,而且還用著左手放出青色的高熱火焰,而火焰正逐漸的*近貪狼星的頭,企圖將貪狼星燒死。
  看到貪狼星陷入死危境,亞芠幾乎是不加思索的,猛一個轉身,完全不顧埃廉、斐攝的槍刀各自在他的背后留下了兩道身可見骨的大傷口,往烏魏猛撲了過去。
  正要將貪狼星置之死地的鎢未完全沒想到亞芠竟然不顧一切的撲了過來,一時不察,被亞芠用肩膀撞開,貪狼星也因這一撞而脫離鎢魏的右掌,重獲自由。
  撞倒鎢魏后的亞芠再沒力氣,倒在地上,貪狼星發出了哼哼的輕哼聲,用頭磨了一下亞芠的身體。
  亞芠輕嘆一聲,伸出他無力的手,輕輕的撫摸貪狼星的大頭,看到貪狼星也如他一般,原本漂亮的毛被燒的參差不齊,還隱隱發出惡臭,全身上下更是不少于一、二十處燒傷。
  嘆口氣:“小星,看來今天就是我們的忌日,我們恐怕不能生離此地了。”
  聽到亞芠的話,貪狼星用舌頭舔了亞芠的臉一下,轉個身,面對著已會合在一起的鎢魏、埃廉、斐攝三人,發出了低沉的怒吼聲,一付誓死保衛亞芠的模樣。
  看到貪狼星警戒的樣子,鎢魏不由嘆道:“隆兄,在下不得不說你實在是一個不簡單的敵人,不說別的,你以一己之力,重創在下兩個同伴,你的幻獸又將我的燎原重創,始的我不得不鎧話來對付它,今天如果你不自恃,再開始時就鎧化的話,我想我們要將你打敗恐怕是不容易。”
  亞芠一手扶著貪狼星的背上,吃力的站起來,同時暗暗苦笑,能鎧化他早鎧化了,何必弄得自己這么狼狽,這可是生命問題呀!
  看到亞芠需*著貪狼星才站的起來,鎢魏知道勝負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