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1 鐵血傭兵團

奇蘭樓聯盟是一個不似國家組織的國家,她并沒有一般國家所應具有的領土、元首、或主權之類的東西存在她的體制內。
  以四個人口達十萬以上的大城邦-奇特、豐原、迦闐汐、爾峊擎烈,及六個人口介于四萬到十萬之間的中、小型城邦-百嘉天、煉岢、刀碩挹、卡妙、赤雷影、凱達斯勒,再加上無以數計的市鎮、商會、集團等等聯合而成的就是奇蘭樓聯盟。
  連她的名字還是以最大的城邦-奇特城,最大的商會-蘭霏寒商會,最大的集團-冰雪樓傭兵團,三者各取一字而形成的。
  沒有國家約束,沒有領土限制,更沒有官僚剝削,說穿了,奇蘭樓聯盟就是一個專們為賺錢而存在的一個沒有國家意識的國家。
  若要問大陸上對大陸霸權最沒野心的是誰?當首推奇蘭樓聯盟。
  在聯盟中,一城的城主就是城中最有權勢的人,也是城中最有錢的人,城中一切大半都屬于他的,城民是他的職員,城主提供城民安樂的生活,城民為城主賺進大把大把的錢財,各取所需。
  而商會之主是沒有城市的城主,各有其生存活動的行業,有的商會專于煉鐵如神兵商會,有的精于采礦如堅晶商會,有的善于運輸如飛馬商會,與各城密切配合,互相依附而生存。
  集團,以提供武力為其商業價值的組織,有個統一的名稱-傭兵團。
  大陸中以奇蘭樓聯盟的經濟最為富裕,也是各國覬覦的大肥羊,肥嫩嫩的充裕油水,任是那一國都眼紅不已,但卻沒有人敢動手侵犯她,原因就是奇蘭蘭聯盟中所存在的傭兵。
  與各城的城主訂下契約,提供武力保護城池的安全,擔任所有城民(包括城主在內)的生命保險,作為運送貨物時的臨時保鑣。
  傭兵的存在保護了奇蘭樓聯盟城堡及人和生財貨物的安全,同時也令奇蘭樓聯盟躍為大陸上第二強的國家商業組織。
  令全大陸聞風而逃的奇蘭樓聯盟內的傭兵團,大大小小數十個,大至萬人級的大型傭兵團,小至數百數十人為一個傭兵團,而其中最知名的要算是四大傭兵團,依照其排名為-冰雪樓、鐵血、逆十字、圣魔導等四大傭兵團。
  四大傭兵團每一個都是組織超過萬人以上的超大型傭兵團。
  而據說,不管是哪一個傭兵團,只要他們愿意,隨時能以其強大的武力獨立建立一個國家,因而有這四大傭兵團及無數規模不等的傭兵組織,奇蘭樓聯名的武力當然是高人一等。
  位于奇蘭樓聯盟第二大城-豐原城中,
  在豐原城北角,一座足以容納上千人的大豪宅中,大宅外的鐵門上書有“鐵血”兩個血紅的大字,沒錯,這間豪宅正是奇樓蘭聯盟中第二大的鐵血傭兵團設在豐原城中的總部。
  四大傭兵團各自在四座大城中設置自己的總部,冰雪樓總部位于奇特城,逆十字位在迦闐汐城,圣魔導則在爾峊擎烈城中。
  四大傭兵集團分別與四大城訂下契約,總部駐守在其城中,同時也保護其周邊的各市鎮,商會,而六小城則是分別由四大集團護衛其一,其余兩城則是由其他的傭兵團護衛。
  在以利益掛帥的奇蘭樓聯盟中,所有人顯得異常的團結,即使私底下每個城邦、商會、集團,都為其本身的利益明爭暗斗不已,但是深知唇亡齒寒道理的各個組織,當有人欺到頭上時,所有人卻顯的十分團結,全力對付外來者,這種關起門來自家人打死活該,卻不容外人對他們有一點點的杯葛的心態,讓奇蘭樓聯盟存在了近千年,雖說比不上其他大國的歷史悠久,但也是真令人夠瞧的了。
  現在正是深夜,不過鐵血傭兵團總部的中央核心處一角,一間獨立于其他建筑,在它四周兩百公尺內無一建筑存在,彷佛在宣告它的獨特。
  用深黑色堅硬玄武巖建成,三層高的小樓獨立在一片平整無比的草地中央,在這深夜中,黑色樓層那黑色影子,似乎散發出了一陣陣剛硬、冷肅,危機重重的壓迫感,令人不敢輕易接近它。
  而它正是鐵血傭兵團一萬八千人精神的象征,也是團長用來決議重大決策,兼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它的名字就叫鐵血,用鐵和血筑成的鐵血小樓。
  只是,今天執勤的衛兵們覺得十分奇怪,以剛硬,固執于規律存在的團長,就算是發生什么重大的事都不能打亂他那有如用尺刻畫出來的作息,為何在已是深夜的現在,平常早已就寢的團長卻在他的書房中仍透出微微的燈光來,而且據上一班交接的衛兵說,剛入夜時分,團長及他的左右護衛風塵仆仆的由城外回來,一回來不顧梳洗就直接進到書房中,同時叫人找來副團長,人士執行長兩人入樓,直到現在快五個小時了,他們都沒出來過。
  正當外頭衛兵為他們團長難得一見的奇怪作息而十分疑惑時,鐵血小樓中,位于第一層后半部,團長辦公室中,五個人安坐在其中,正寂然無聲低頭看這他們手中的一份資料。
  沉寂已久后,坐在上位的團長輕咳一聲,引起所有人的,若亞芠在此,他一定能認出這一個團長就是在清碧酒館與他打招呼的人。
  團長名為蓋赤.斐斯特,今年正好六十歲,接任團長已三十多年。
  他是一個由外表看來,約四十左右,面貌方正,濃眉大眼,一看就知他是一個方方正正,循規蹈矩,實實在在的人。
  魁武的身材一點也不亞于曾和亞芠戰斗過的達格。
  能身為一萬八千多人的首領,蓋赤當然是有其一套,不然哪足以領導其下屬。
  此時,蓋赤見房中除了他外的其余四人都把眼光投在他身上,滿意的點點頭沉聲道:“各位對手中資料中描述的這三人有什么意見?提出來我們大家討論討論。”
  坐在蓋赤右方*近他的一個看來約六十左右,看來極瘦的瘦高老者,是為鐵血傭兵團的副團長,水夜刀-特格.阿洱其,擔任鐵血傭兵團的副團長已有四十多年的經驗,現年近八十的他還是老當益壯,是蓋赤的父執輩,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同時,將一輩子都奉獻給鐵血傭兵團,至今仍是孤家寡人的特格也是少數在蓋赤眼前可以說的上話的人,因此,見到其他的三人對他使的眼色,特格會意,立即清咳一聲,第一個說話。
  “根據手上的資料,團長想吸收這三個人入團我們是十分樂意,但是有一點,我想提醒團長一下。”
  蓋赤點點頭,示意特格繼續說下去。
  特格又道:“在這三個人中,前面兩人是我們從他們出道時就一直在注意的,擁有完整的背景,戰役紀錄,武功來源,對他們的人品也有過一定的品鑒,所以才由團會中決定延請他們加盟本團,列為客賓地位的。”
  “但是,團長你所提的第三個人選,對我們實在是有一點問題,不知團長能不能說明為何團長一定要將這一個人聘為客卿?”
  蓋赤沉思一下,沉聲道:“其實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只是當我看到他時,雖說他現在在功力表現碧不如我們原先意圖招攬的那兩人一樣深厚,而且又好似連“鎧”都沒有,但我卻直覺此子將來必定非池中之物,如果現在不將他納入我們的陣營中的話,將來我一定會后悔莫及的。”
  其他四人互望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那種驚奇的神色,他們作夢也沒想到會再以方正個性,凡事實事求是著名的團長口中聽到“直覺”這兩個字。
  而且對這第三個人選有如此超乎他們意料的評價,這可是有史以來的第一遭。
  與特格相反,長的肥肥胖胖,像一顆肉球般的人士執行長-封巽.季楠道:“那團長你現在找我們來是要我派出招引使者去招引第三人來本團嗎”
  蓋赤搖搖頭道:“我招你們來主要是要你們來幫我想想看,這一個少年是否真的適合進來我們鐵血團中?”
  “畢竟想招他進來完全都是我個人的一己之見,參雜私人感情后,我并沒把握這一個決定是對的。”
  聽完蓋赤的話后,眾人不由一時沉默下來,關于這檔事,他們誰也不敢作決議,因為蓋赤的意思分明是他想招攬這第三個人選,但他又不能確定他這么做事對是錯,所以要他們幫他做一個分析,這下子所有人都不由仔細思考了,畢竟再怎么說,鐵血團的客卿身分是非同小可的呀!
  與副團長有著相同的權責,必要時甚至能代團長替團長下達指示,在鐵血團五百多年創團的歷史中,招攬的客卿也不過才區區共三十多人而已,若非這次因為有“那件事”的話,他們也不用再度招攬客卿。
  就在眾人沉思時,一陣鳥鳴聲傳來,眾人一致轉頭朝蓋赤右方看去。
  蓋赤陳聲道:“歷鉔,你去看一下,“凡鐵”又何消息傳來,竟然以火急急報傳遞消息?”
  歷鉔點點頭,起身朝右方一個暗柜走去,從中拿出一個密封的信封夾來,拿到蓋赤面前,蓋赤點點頭道:“念出來。”
  凡鐵,鐵血團專門的情報探子,滲透全大陸各個地方。專門收集各種情報,供鐵血團高級干部們判斷是否對他們鐵血團有任何不利的消息,藉由這項暗地組織的功能,鐵血團得以度過無數的危機,存在至今,而凡鐵則是取其平庸無奇之義,說明凡鐵成員每一個的外表皆是平平無奇,唯有如此,才能探出許多的秘密消息。
  火急急報,凡鐵的最高速件,直達團長的房間,顯示這件事是十萬火急。
  歷鉔打開信封,從中抽出一疊信件,看過一遍后道:“根據凡鐵的報告說,這第三個人選來歷真的查不出來,最多只知,他最早出現的地方是在奇華森林中,身邊帶只系幻獸,半個月前第一次出現在紹舒岱提鎮上,入夜第一晚即造成八人重傷殘障,三天前,一場街頭混戰中,造成鎮中盤據的一個流氓幫派-青衣幫完全滅亡,在該役中,青衣幫傾其所有的人手,計有九十八人,當中有四十六人擁有三階以上的獸幻鎧,幫主及二幫主更是擁有五階的獸幻鎧,但是在該役中,這九十八人皆亡,現場血肉模糊,第三人選毫發無傷的從容離去,該役是岱紹舒提鎮百年來最悲慘的一役,事后更造成二十一人因無法忍受奇血腥的景像而發瘋。”
  “事后根據凡鐵調查結果,除第三人選自稱亞芠.隆,無法查出其任何的來歷,連其所用的武功,依據描述,竟完全無任何的系統與其類似。”
  封巽喃喃道:“完全不知來歷,連武功都判定不出來?這下可難辦了。”
  歷鉔又繼續道:“這一個亞芠.隆除來歷及武功無法查清外,其身邊的幻獸,一只怪異的奇怪幻獸,據凡鐵這連續三天的追蹤報告顯示,亞芠.隆在這三天中,一直是任由這只幻獸自由行動,從未見到這只幻獸擬態依附在他身上過,而且這只幻獸本身外型判斷應該是屬于沃夫系,但其灰白毛色在日光下呈金,月光下呈銀的奇特特征確令人無法判斷奇真正的系別,更甚,其靈異的程度幾與人無異。”
  念到這,歷鉔突道:“在這我做個補充說明。”
  “三天前,團長即右衛-耐得.司徒與我本人曾在紹舒岱提鎮親眼看到這場的戰役,當時我們就親眼看到,亞芠.隆身邊這只類沃夫系的幻獸,在無人命令下,將一個意圖暗算亞芠.隆的人叼出,阻止那人的的陰謀,爾后更在該戰中,成為亞芠.隆的得力幫手,幫他解決至少三分之一的敵人,根本無須亞芠.隆的命令,其靈異的程度根本無庸置疑的。”
  “附帶一提,當時在戰斗前,本人特別注意到,雖然這只幻獸沒有跟亞芠.隆合體,但是卻在戰斗之前,自行擬化出銳利的獨角、長牙,利爪,爾后才進行戰斗,戰斗中更是十分兇殘。”
  特格聽完更是自言自語道:“沒有任何來歷,一只跟魔獸沒任何分別的幻獸,這恐怕要讓他加入客卿是難上加難了。”
  眾所皆知,所謂的魔獸就是沒有主人的幻獸,藉由其父母身上或其他途徑,獲取所需的能源而成長,雖不能像一般幻獸般完全擬態變化,但依其本能也是能做有限度的擬態變化,具有強烈的野生本能及攻擊侵入它領域的攻擊性,這便是魔獸。
  聽到特格的自言自語,蓋赤不由一皺眉,但仍示意歷鉔繼續說下去。
  依照凡鐵傳來的消息指出,這次我們意圖招攬的三個人當中,前兩個也同樣是其他三方注意的焦點,而且其他三方也如我方一樣,已經和那兩人有過接觸,但是也跟我方一樣,沒有獲得任何的明確回答。
  至于亞芠.隆,雖然也有注意到,但是似乎只是注意而已,并未采取任何行動,只有我方調查的十分仔細,報告到此為止了。
  蓋赤聽完沉思片刻,道:“看來另外三方也為半年后那件事開始行動了,封巽,加派人手對那兩人的延請,務必不要讓他們投入另三方中,還有,如果條件不是太夸張的話,盡量達到他們的要求。”
  封巽點點頭,他已了解蓋赤要以全力將那兩人爭取下來的企圖。
  見到封巽點頭后,蓋赤緩緩看過這四個他最信任的親信一眼,沉聲道:“至于第三人選,亞芠.隆的問題,我們就試試去延請看看吧!”
  坐在一邊,由頭至尾沒講過半句話的右衛-耐得.司徒徒敲敲椅背,發出聲音引起眾人的注意后,一陣比手畫腳起來,原來他是一個不會說話的啞吧,難怪從頭到尾他只是靜靜的聽著。
  眾人與他相處少說二、三十年,對他的手語當然是很了解,一看就知。
  【我認為,我們應該將重心至于亞芠.隆身上,全力延聘他擔任客卿。】一陣比手畫腳的將他的意思表明的耐得見眾人一副奇怪的樣子,知道他們是不了解他主張。
  又比道:【根據我所看到的,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天生的傭兵,鐵石心腸不講,查不出來歷也可說他并不屬于任何一方,而且根據祥穿的報告指出,亞芠.隆住在他的店中時,并看不出他是一個兇殘之人,這表示他只是對他的敵人會這樣子,最重要的一點,在看到他對敵的手段后,我實在是不想和他這種人為敵,再想遠一點,以他這二十多歲,在不著『鎧”的情況之下,還有能力殲滅百人,一但他著鎧或修為日深之下,與他為敵會有什么后果,那真叫我不寒而栗。】
  露出一個苦笑,耐得比道:【不想與他為敵最佳的辦法就是,將他變成我們的伙伴。】
  想到亞芠那殘酷無比的血腥手段,歷鉔不由的暗暗點頭。
  眾人這才知原來亞芠竟在耐特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歷鉔也跟著附和道:“我覺得耐特講的沒錯,如果我有這種敵人的話,那可真的不妙。”
  蓋赤搖搖道:“那就這樣好了,不管他能不能在半年后派上用場,我們仍全力爭取他加入我們,現在他在哪?”蓋赤右轉頭對歷咂問道。
  歷鉔立即道:“凡鐵的道告中說他現在正往華那邦公國的方向走。”
  蓋赤點點頭道:“封巽,立即派人與他接觸。”
  封巽應聲:“是。”
  蓋赤哈哈大笑道:“我真想看看當另外三方見到亞芠.隆的手段時,那是怎么一個景象?”
  眾人紛紛以笑聲回應。
  在鐵血團的這一個結論改變了亞芠的后半生。
  而此刻,亞芠正即將面對他最大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