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5 赤炎獅鷲


  身為愛濃部族三大斗神之一的狂,此時心中充斥著說不出來的悲痛與憤怒,畢竟,任誰聽到了自己的親弟弟在一次平平無奇的圍剿流民征戰中,陰溝里翻船,意外的死于非命,身為兄長的他,又怎么能夠心平氣和呢?
  不是沒有懷疑過為何身為斗神的炎,會死于流民之手,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聽著逃竄回來的那些垃圾們,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的弟弟被一個外來的可怕人類給一拳碎胸,身為兄長的自己,如何能夠忍受!
  怒火攻心的狂,甚至來不及跟氏長圖報告,便狂性大發的領著自己的三千親衛,捏著一個逃回來的垃圾,往炎身亡之處趕了過來。
  只是,怒火沖天的狂,怎么也沒有想到,眼看就快要到那個廢墟的古城時,眼前竟然會出現一個人類阻道。
  望著眼前這個從砂堆后竄出來的人類,盡管心中怒火沖天,但是身經百戰的狂,還是瞇起了雙眼,盯著這個人類仔細的瞧著。
  像丟垃圾般隨手丟開了手中已出氣多入氣少的領路族人,狂已經不需要他的領路了,因為他相信,他已經找到了殺死自己弟弟的仇人了。
  憑著長年的經歷看來,狂輕易的感覺出,眼前這個人類很強,真的很強!強到跟自己弟弟的實力堪稱是半斤八兩。
  望著眼前這個人類,狂只覺的眼前的一切,逐漸的變紅起來。
  他很了解自己的弟弟,他的弟弟炎是整個大陸上公認的天才,最年輕的斗神,但就因為炎的天份很高,所以難免傲視一切,對于炎傲氣的性子,狂早已經不知道勸告他多少次了,就怕他會因為傲氣而吃了虧。
  只是狂怎么也沒有想到,以往有著自己在旁邊看著,盡管炎傲氣,但也不曾吃過什么虧,但是這一次,一個小小的掃蕩流民,竟然就讓炎吃了大虧,而且是那種無法挽回、連性命都賠進去的大虧!
  此時在狂的心中,主觀的認定了,一定是自己的弟弟炎過于疏忽,而失手在這個實力并不差的人類手中,壓抑多時的仇火與憤怒,沖擊著他的理智。
  渾然不知陰錯陽差的被狂認定了是殺死其弟炎的兇手,替亞芠背了好大一個黑鍋的力奧,帶點好奇的,望著眼前這批魔族人。
  最吸引力奧眼神的,當然就是站在所有魔族人面前、渾身散發著赤紅斗氣與可怕殺意、面目扭曲的猙獰的高大魔族人。
  力奧有點摸不著頭緒的感覺,雖然說他是專門來找麻煩兼宰人的沒錯,但是怎么會一見面,就像是見著了生死大仇那樣,冷冽的殺氣弄得他渾身雞皮疙瘩全冒出來了。
  望著眼前這個殺氣騰騰的家伙,力奧心中暗暗苦笑,看來今天他得做賠本生意了,眼前這家伙在實力上擺明少說高他個一兩班,平常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現在看人家殺氣騰騰的模樣,力奧哪里不叫苦,看來今天他可有的受了。
  唉!剛剛還教訓那小子,要懂得量力而為的道理,現在恐怕自己就得在他面前上演一個最佳的反面教材了。
  反手拔出了背后的赤紅長刀,力奧冷冷的往下一話,尖銳的刀風頓時在松軟的砂堆上,畫出了長長的一條刀痕,不經意間泄漏出來的實力,頓時讓狂一方以及背后的葛,眼中瞳孔一陣急縮。
  發出了一聲彷佛是受傷猛獸的瘋狂吼叫聲,大手一揮,狂背后的親衛們不約而同的也同時發出了刺耳的吼叫,往力奧沖了過去。
  望著不斷靠近的魔族親衛們,一邊揚起了手中的赤紅長刀,力奧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想到,對方剛剛那一聲不知道是不是在喊殺?還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亂吼一通?
  語言不通,還真的是不方便呀!就連想要耍耍嘴皮子拖點時間,別那么快喊打都沒辦法,看來今天真的是慘嘍!
  長刀舉到最高點,伴隨著一聲如雷般的大喝,一道赤紅、如同最美麗的月牙,順著長刀揮舞之勢,緊貼著地面飛馳而去。
  面對力奧這光看就覺得恐怖的龐大月牙刀氣,攻擊路線上的魔族親衛們,連忙往左右兩側閃避,總算在千鈞一發之際,閃過這恐怖的刀氣的襲擊。
  但是后頭的人,可沒有前頭的人那么幸運了,一方面是力奧的刀氣相當迅捷,二則因為攻擊的目標僅力奧一個人,使親衛們的攻擊面無法展開,過度擁擠之下,使距離力奧較遠的親衛們,受到或輕或重的傷害。
  雖然是試驗性質,但是看到自己這道刀氣,竟然僅讓七八個魔族親衛沒有再戰的能力,力奧不禁心中一悚,看來,他還是太小看魔族人了,眼前這些魔族才是魔族當中真正的菁英,否則憑他剛剛的刀氣,以往少說也有數十個人經不了的,哪里像現在這樣,才不過幾個人還沒能殺入人群便被擊毀。
  之前看到葛所屬的部屬所估算出來的魔族人的整體水準,恐怕算不得準,與眼前的比起來,說的嚴苛點,幾乎連幫人家擦鞋子都不夠格。
  不過力奧所不知的,之前他固然是低估了魔族人的能耐,現在又何嘗不是高估了魔族人的本事,要知道,能夠擔任狂這個斗神的親衛,那可都絕對是千錘百煉出來的高手,可不是隨便一個魔族人可以濫竽充數的。
  換而言之,能夠有眼前這樣水準的魔族人,其實也僅是少數罷了!
  “凱特呀凱特!兄弟我這次可看你的了,萬一你沒個好安排的話,恐怕你兄弟我這一壺可喝不完呀!”
  有點苦中作樂的,力奧心中忍不住暗暗叨念起,要他來這里拖住來襲魔族人注意力的凱特,這個時候,他可有點怕凱特他們不能夠及時來救他。
  想歸想,但力奧手里可不敢怠慢,在魔族人受到他發出去的刀氣影響、而攻擊的隊伍有點騷亂的同時,力奧已經大喝一聲道:“赤炎獅鷲,合體攻擊型態!”
  力奧一聲令下,力奧一身緊身的武士服瞬間粉碎,同時間,一只身長五公尺、高三公尺、鷹頭獅身、背后一對橫展足有十公尺之鋼骨鐵羽的怪獸,取代了力奧的位置。
  怪獸的身影在出現的同一瞬間,又詭異的縮小起來,一眨眼間,怪獸又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比力奧要高出兩個頭、胸前有一個猙獰威猛的赤紅鷹頭、手腳處是可怕利爪的人影,他渾身上下包裹著一個像羽毛、但卻又堅硬的羽狀物構成的魁梧甲胄。
  同時在他兩肩處,是一對延伸向外展的巨大火紅羽翅,正不斷的上下拍動著,激起了漫天火紅熱焰與風沙,令人幾乎無法看清這人影的面貌。
  但就算沒有這對羽翼從中作梗,也沒有人能夠看的清楚這人影的面貌,因為這人影的真實面貌,早已籠罩在翔鷹狀的全罩式頭盔中,僅能從那深紅的片狀眼罩中,略一窺那足以焚湖煮海的火熱斗意。
  狂的雙眼再度縮小起來,從這個怪異身影右手上那支與現在身型無法匹配的赤紅長刀上,狂確定眼前這個怪異的人影,就是剛剛的力奧沒錯。
  但是怎么可能,從剛剛那突然出現的怪獸身影,以及現在從力奧身上散發出來的、較剛剛還要來的大上一倍的壓迫感,難道這就是人族傳說中的幻獸鎧嗎?
  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威力,能夠在瞬間提升一個人的實力,讓一個原本實力遠差于自己的人,一瞬間就讓自己再無自信能夠單獨收拾對方?
  就在狂心中驚疑的同時,力奧心中同時也在暗暗叫苦著!
  表面上力奧現在看起來,實力好像提升的相當大,但是實際上力奧自知,他也不過是三秒鐘的高手罷了!
  要知道,他現在這身赤炎獅鷲鎧,可是當初太始親自依照他的體質與個性,為他從太古幻獸當中挑選出來的,專門為了戰斗而誕生的攻擊型幻獸。
  當初,太始便已經對力奧說過,別看這赤炎獅鷲威力無儔,甚至能夠在著鎧之后將力奧的實力提升兩三階,但正所謂有其利,必有其害。
  因為這赤炎獅鷲,是太古時期專為戰斗而誕生的幻獸,在威力強大的同時,所需的能量同樣也很嚇人,對于現階段的力奧而言,并無法提供這等同于圣幻獸階級的赤炎獅鷲足夠的能量,更別提要用赤炎獅鷲來進行實戰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身為太古幻獸的赤炎獅鷲,與現今的幻獸相較,威力雖然大了許多,但是在靈性上就差上許多,與其說赤炎獅鷲是幻獸,倒不如說它是太古時期的生物系戰斗兵器,沒有能量的供應,根本就動不了,當然也不會像現今的幻獸那樣,如果與主人的感情夠深厚的話,幻獸還會主動的提供主人各種幫助。
  赤炎獅鷲壓根就是有多少能量,發揮多少本事,在某種程度上,甚至還比不上力奧原有的幻獸。
  自知以現在的能力,頂多就能驅使赤炎獅鷲不到十分鐘的能力,這還是沒有使用大絕招的前提之下,力奧這個時候真的是暗暗祈禱,凱特能夠感應到他已經喚出赤炎獅鷲來,趕快來幫忙,不然超過十分鐘,那他會很慘,相當的慘!
  一邊心里暗暗的碎碎念,力奧一邊趁著眾魔惑于他鎧化赤炎獅鷲的短暫停頓,快速的將手中的赤紅長刀,橫置于兩掌(爪?)之間,然后往中間一合,詭異的將赤紅長刀完全的融入兩掌之間,消失無蹤。
  然后,在眾魔還沒完全回神的瞬間,突然兩手五爪一張,原本就銳利的雙爪上的爪子忽然爆長,雙爪漲大三分,赤紅的爪子更長達十五公分以上。
  往前一撲,右爪往最靠近他的一個魔族人頭上一按,往下一劃,竟如刀切豆腐般,完全無視魔族人那一身強橫的肉體與堅硬的鱗片,將那魔族人分成了六片。
  力奧心中暗喜,赤炎獅鷲果然如太始所說的那樣,具備融合各項武器并加以強化的能力,光看赤紅長刀所化成的利爪,毫不費力的就將魔族人給切片,就知道太始所言不假。
  不過這融合強化武器的能力所耗費的能量,也相當可觀,足足用掉了他現在超出五分之一的真氣,還真貴呀!
  心中一邊挑三撿四的評估著,力奧下手可完全不慢,在眾魔族人完全回過神來之前,已經有九個人慘遭力奧切片的下場。
  看到同伴被力奧這看來比他們魔族還要恐怖的身影給隨意切割,魔族人這下可炸了鍋,一窩蜂的涌向了力奧,手中各式各樣的武器,全數往力奧身上砸了過去,反正現在鎧化后的力奧體型大的出奇,隨便砸都中,連瞄準都不用。
  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力奧這時真的有點后悔沒有向凱特那樣急速如風的身法,雙手利爪雖然威力無雙,但是不善用爪的他發現,自己擅長的拳法根本就無法讓雙爪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來,更慘的是,長過頭的利爪讓他想用拳都不行,看來他可打錯主意了。
  事到如今,力奧只能憑著一身強橫的赤炎獅鷲幻獸鎧,一刀換一爪的方式蠶食周圍的敵人,同時力奧也慶幸的發現到,原來自己雙肩的巨大雙翅也不只是擺著裝酷用而已,還能夠充當兩面大盾牌,靈活的替他檔了不少刀劍的攻擊,不過缺點當然也一樣,耗費的真氣也是不少!
  相較于暗中叫苦連天的力奧,袖手旁觀的狂,則是緊緊的皺著眉頭,觀察著在自己親衛當中,如入無人之境的力奧,殘殺自己的手下,到目前為止,他還看不出來力奧這身赤炎獅鷲幻獸鎧,到底哪里是弱點?
  而埋在砂堆當中的葛,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威風凜凜的力奧,今天他總算是開了葷,真正見識到了人類所謂的幻獸鎧。
  盡管葛并不曉得力奧這身幻獸鎧,可是專為戰斗而開發的幻獸,是屬于那種就算給他,他也還養不起的圣幻獸,但是不能否認的,那種強大的威力已經令葛一輩子難忘!
  望著力奧的模樣,葛這時候忽然強烈的思念起朱雀來,或者該說葛強烈的思念起朱雀答應要送給他的幻獸來!
  “呵呵!兄弟,沒想到你這么快,就拿出自己的壓箱貨來了呀!”
  就在交戰與旁觀的三方,各自若有所思的時候,一陣清越的聲音,突然傳遍整個戰場,伴隨著聲音的,是戰場外圍突然出現無數個人影,以及不斷倒下的魔族親衛們的身影。
  一個碩長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力奧的身旁,雙手連揮,一瞬間發出了七八道淡青拳風,將力奧周圍清出了大半的空間來,暫時解除了力奧遭受圍攻的窘境,仔細一看,不是凱特是誰!
  重重的喘了好幾口氣,力奧胸前的鷹頭雙眼紅芒一閃,高大的幻獸鎧頓時如融化般,收縮成一襲暗紅的貼身武士服,籠罩在滿頭大汗的力奧身上。
  “呼……呼……好你個小子,再晚點過來,我可被獅鷲給吸干了!”
  連連喘著氣,力奧沒好氣的瞪了凱特一眼,也不管自己還身在重重的敵人當中,竟然閉上雙眼,調節起體內的真氣與氣息來!
  特一瞪眼,揚手連揮出數十掌,淡淡的片狀掌勁,將七八個看到力奧閉上雙眼而意圖偷襲的魔族親衛,給打的飛出去,一方面解除了力奧的危機,一方面忍不住的抱怨道:“我說兄弟,你是什么意思?怎么忽然不動了?敵人還嘿…小心…敵人還不少呢!”
  微喘著氣,力奧沒好氣道:“少叫了!每次都弄這種累活給我,不管了,這次累死我了,讓我喘幾口氣先!”
  “哪有在敵人當中休息的,我就知道你小子沒安好心眼!”
  對于凱特的抱怨,力奧根本就是充耳不聞,緩緩的調息著。
  “嘿、好家伙!”忽而,凱特大吼一聲,一個閃身,直接來到力奧的面前,伸手穿過力奧的右手臂彎,直接襲擊力奧后面的赤紅身影,爆發出了有如金鐵交鳴的巨大聲響。
  在一拳互擊、勢均力敵下,凱特與那赤紅的身影,頓時往力奧的前后兩方倒飛出兩三公尺,滿懷警惕的相互對峙著。
  如此近距離的拳頭對抗,驚醒了力奧,讓力奧沒辦法再順利的調適自己,不禁睜開眼來,哇哇大叫道:“凱特你在搞什么東西?搞的我想喘幾口氣都沒辦法!”
  凱特一方面警惕的望著力奧背后那個終于忍不住出手的狂,一方面苦笑道:“別說兄弟我沒提醒你,你背后那家伙可不好搞,等一下吃了虧,可別怪我呀!”
  力奧愣愣的轉頭望去,映入眼中的是渾身充斥赤炎斗氣、面目猙獰又充滿殺氣的狂的臉孔。
  力奧嚇了一大跳,直接跳到凱特的身邊,叫道:“搞什么?不是高手都要在最后出手的嗎?怎么會三兩下就出場?”
  凱特笑道:“再不出手的話,他手下就要被咱們兄弟們給殺光了!”
  聽到了凱特的話,力奧忍不住左右望了一下,可不是嘛!原本死神小隊的整體實力,就比這些魔族親衛們要高上不少,再加上剛剛又被力奧給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被死神小隊其他人趁亂下手,解決了不少人,少說也有七八百個就在力奧調息的同時,被死神小隊的人給宰了,也難怪狂會忍不住的出手。
  而同時隱身在砂堆中的葛,早已經完全看呆了,怎么會出現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情形,但是卻又在私心里感到相當的羨慕,那要何等的情感的基礎下,才能夠建立起這樣的生死相托?
  不知道以后自己能否找到一個這樣的同伴,像眼前的凱特與力奧這般,能夠在戰場上將生死完全托付?
  且不管葛心中如何的想法,在場中的凱特與力奧表面上雖然談笑自如,實際上體內的真氣,早已瘋狂運作,整個戰斗神經更是繃的緊緊的,他們豐富無比的戰斗經驗,分分秒秒的在提醒著他們,眼前這個肯定就是所謂的斗神了,實力比他們可是高了許多,不小心可不成!
  但在警惕的同時,凱特與力奧也相當的自信,他們兄弟聯手,就不相信拿不下這個斗神!
  在沒有辦法溝通的情況下,力奧、凱特甚至是狂,也沒什么好扯皮的,幾乎是不約而同的,雙方三個身影在同一瞬間動了起來,混在一塊了。
  吸收了剛剛鎧化赤炎獅鷲的經驗,這次力奧學乖了,掄起了斗大的拳頭,大力神王親傳的神拳,狠狠的往狂的胸口砸了過去,而一旁的凱特則是撿便宜的,運用敏捷無比的身法,在一瞬間竄到了狂的右側,往狂的右肋攻擊。
  身為斗神的狂,當然也不是那么輕易的在一照面下,就讓力奧與凱特給打中,身外縈繞的赤紅斗氣在同一瞬間狂燃而起,右腳狠狠的往凱特的胸口一踹,左手則是同時迎上力奧的拳頭,與力奧、凱特來各硬碰硬。
  不閃不避的力奧與凱特,各自與狂換來了兩拳與一拳一腿,拳腳交加的勁氣,使三人所在之處恍如轟炸般的,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以及漫天的沙塵。
  一招之后,強忍著胸前挨了一腳所帶來的氣悶疼痛,凱特立即判斷出眼前這個狂斗神,是與力奧同類型的人,光看寧可硬挨他與力奧雙拳、也要打擊他們的作風就知道,狂斗神是屬于那種直來直往、硬扎硬打的石頭型人物。
  他最怕的就是這種硬貨色了。
  低嘆一聲,凱特立即改變作法,由力奧為主,與狂硬碰硬,他則是從旁抽冷子下手,不斷的朝狂的破綻與要害攻擊著。
  雖然說力奧與凱特是二對一的與狂交手,不過力奧畢竟在剛剛已經消耗了大量的精力,面對著狂怒以及實力全盛的狂斗神,一時之間,倒也半斤八兩,三個人斗的旗鼓相當。
  而葛更是看的不知不覺的從砂堆中站起來,眼前的這場戰斗,比起三天前的那一場而言,更叫葛感到震撼。
  畢竟比起亞芠與貪狼星的那種非人式的恐怖表現來,心理隱隱覺得自己這輩子恐怕是不可能達到他們那種可怕程度,因此那時的葛除了震撼之外,什么也想不到。
  但是眼前上演的這場戰斗卻不一樣,不論是狂斗神也好,還是力奧、凱特也罷,葛清楚的知道,他們的確都是相當可怕的絕頂高手,但是同時也曉得,無論他們再怎么厲害,到底還不脫“人”的一種厲害程度,因此反而令葛感到熱血沸騰。
  比起亞芠與貪狼星那種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葛反倒更能夠接受眼前這三人所表現出來的力量,而且更是心中無比期望著!
  從力奧他們三人那種在沙塵中快得令人看不清的戰斗里,葛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何時,他也能夠擁有眼前這三人這樣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