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4 再戰沙場


  熱情的擁抱之后,貪狼星這才忍不住的問道:“凱特,你們幾個的傷都好了嗎?太始不是答應說,要把你的眼睛治好嗎?怎么你還是個獨眼龍?還有,怎么你們都來了?”
  聽著貪狼星傳來接二連三的詢問,凱特微微一笑,絲毫不見慌亂的徐徐回答道:“小星,謝謝你的關心,我們的傷都好了,而且比以前還要來的強壯!”
  隨即摸摸臉上的眼罩,凱特帶點苦笑道:“我的眼睛嘛!因為受傷太久,太始說我的什么視神經已經完全壞死,無法治療,所以它弄了點特別的方法幫我治,副作用是有點不太適合見人,所以我暫時遮起來,必要時才會揭開來。”
  貪狼星則點點頭,想必所謂的特殊的方法,一定是遠古時代的技術,至于為什么不太適合見人,貪狼星雖有點好奇,但倒也不至于當面要求凱特揭開來看看!
  接著,貪狼星又聽到凱特續道:“至于說怎么會過來,這說來可話長了!”
  隨著凱特的解釋,貪狼星這才曉得凱特他們來到這惡魔大陸的前因后果。
  原來在當日,傷愈之后的凱特等人,在太始主動透露有關古代幻獸卵的秘密后,便會合力奧、夜月等人,藉著太始的威望,在半強迫式的號令下,讓整個精靈族全體總動員起來,花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終于將太始所看顧的大部分古代幻獸卵,完全挖掘出來。
  在完成了這一項浩大的工程后,依太始原本的意思,是想要將這數量高達百萬的古代強力幻獸卵,第一時間運回奇武大陸,以求在最快時間內,提升人類的實力,盡早完成對抗外星種族攻擊的戰備。
  但是,最后卻出了一點點小問題,而使太始不得不改變這個計畫。
  當然了,這個小小的問題,便出在太始心目中護送這批古代獸卵最佳人選的死神小隊身上。
  出于個人私心作祟,在完成挖掘古代獸卵之后,在太始的指導下,凱特等死神小隊幾乎全數換上了太始所守護的獸卵當中最強的古代幻獸,大大的提升了凱特等人的實力。
  但是太始卻沒想到在完成幻獸的替換之后,凱特等人卻翻臉不認人,完全不理會太始要求他們護送獸卵回去奇武大陸的要求,反而轉過來威脅太始,要它想辦法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們送到亞芠的身邊。
  在百般勸解無效之下,無奈的太始只得改轅易轍,派出一批精靈族所組成的隊伍,與北斗組織部分人員配合,護送這批獸卵回去奇武大陸,交給血獸皇,而凱特等人,則搭乘青龍轉往魔族大陸。
  就這樣兵分兩路下,凱特等人在青龍快速的運送下,很快的就來到了魔族大陸,不過因為青龍怕自己形跡顯露,造成恐慌,因此僅僅把凱特等人帶到魔族大陸的海岸邊,便讓凱特等人前往朱雀所透露的亞芠所在地。
  心急與亞芠見面的凱特等人,怕會節外生枝,因此一路走來都是露宿在荒郊野外,也是魔族大陸地廣人稀,凱特等人始終不曾與魔族人照過面。
  好不容易,花了五天的時間,終于穿越過荒涼的死亡盆地,來到青龍轉述的、朱雀所說的亞芠所在的那處荒廢古城,而那已經是葛所屬的黑陽一族與比里汍部族及愛濃部族大戰后的第三天了。
  來到古城之后的凱特等人,意外的看到了在這荒涼的古城里,有著無數傳說當中惡魔形象的可怕生物,不斷的進出,應該就是所謂的魔族了,而且最叫凱特他們無比驚訝的,卻是他們還看到了在古城外,正有一大群看起來相當健壯的魔族人,正有板有眼的作著正拳架勢的訓練。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凱特等人終于確認,目前盤據在這座古城里,而且還做著看似簡單、但卻蘊含相當威力的正拳鍛煉的這些魔族人,肯定就是朱雀口中所說的,是他們的頭兒亞芠所收的學生葛,所創立的黑陽族了。
  既然已經確認對方的身份,肯定對方是自己人,因此凱特等人也就大大方方的在城外現身了。
  不過由于急著要知道亞芠下落,凱特等人卻忘了換種方式出現,以他們那種詭異的方式,差點就引發了葛等人與他們的戰斗,不過,現在這個顧慮也隨著貪狼星的出現,而煙消云散了。
  好不容易說完了這段日子以來的遭遇,這次換凱特迫不及待的詢問起貪狼星道:“小星,既然你在這,那頭兒呢?剛剛葛說頭兒的狀況不妙,到底頭兒是發生什么事情?難道是受傷了?”
  貪狼星帶笑道:“不用那么急,受傷是不假,不過只是一些皮外傷,這幾天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沒什么大礙!
  “至于說不妙嘛……”
  “到底哥現在發生了什么事情,小星你就別賣關子了好不好!快說啦!”
  看到貪狼星有點保留的模樣,一旁的夜月哪還有什么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簡直像個要不到糖的小女孩,直接撲到貪狼星面前,拉著貪狼星臉頰兩塊皮肉,連連拉扯著!
  被夜月拉的不禁呲牙咧嘴的貪狼星,連連噴氣,頭也直晃,同時大叫道:“別扯別扯了,我說就是了!
  “其實,他也不是出了什么問題,就是這段日子實在太累了,所以這幾天一直昏睡,連我都叫不醒他,真的沒什么問題!”
  好不容易擺脫了夜月纖纖小手的虐待,對于這個永遠是調皮小妹完全沒輒的貪狼星,怕夜月又來上同一手,邊解釋還邊忍不住的強調起來!
  聽到貪狼星再三強調亞芠真的沒事,只是在昏睡而已,死神小隊,包含葛在內,所有人全都松了一大口氣,沒辦法,誰叫葛與貪狼星實在不熟,加上貪狼星看起來又似乎是有那么一點……兇惡,因此葛實在不太敢問的太詳細,只是試探出亞芠沒什么大礙,也就不敢再問下去了,如今,總算是托了夜月等人的福,讓他真的安心了!
  安心之余,夜月又忍不住的嬌嗔道:“既然大哥沒事,那我們現在可不可以去看看他?小星你放心,不會吵到大哥的!”
  貪狼星一愣,大頭連點道:“當然可以了,不過……”
  看到夜月的臉色又是一變,貪狼星也不敢再賣關子,直接道:“不過現在這時機恐怕是不太適合!”
  眾人一疑,不知道貪狼星為什么會這么說?
  隨即又聽到貪狼星懶懶的說道:“你們還真的是來得早,不如來的巧呀!”
  聽到貪狼星這句話,所有人不禁一愣,對貪狼星這沒頭沒尾的話,眾人紛紛轉頭注視著貪狼星。
  坐在炙熱的沙地上,貪狼星悠閑的擺了擺長尾,平淡卻又語出驚人的說道:“剛剛,我接到九尾的通知,東邊三十里處,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群人,大概有三千人吧!
  “九尾說,他們個個殺氣騰騰的往我們這個方向奔馳而來,似乎不是什么好路數。”
  貪狼星挑明道:“剛剛我接到在外圍警戒的五小通知,現在正有大批人馬往我們這個方向過來,大概在過半個小時就會來到這里,看起來,應該是之前來圍攻葛他們的兩個勢力當中的一個,先一步派人來報仇了。”
  一聽到貪狼星的話,黑陽一族的人不禁倒抽一口氣,三天前的被圍攻,還歷歷在目,他們自然知道自己這一方與五大部族之間,還有相當大的差距,能夠在三天前活下來,而且還幾乎沒什么損失,全仗亞芠以及貪狼星的福,只是他們完全沒想到人家竟然這么早接到消息,又派來大批人馬來報復了!
  一旁的凱特忽然出聲道:“小星,對方有多少人?你打算怎么做?”
  已恢復理智的凱特,從剛剛一見到貪狼星之后,便一直沒有出聲,雖然說他也打從心底相當高興能夠再見到貪狼星,但他更驚奇的是,透過了夜月他們與貪狼星之間的交流,他發現到一件事,那是一件如果說出來的話,會讓人無比吃驚的事。
  從剛剛開始,不論是貪狼星主動還是被動的交流,凱特越看越覺的貪狼星此時完全像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它給凱特的感覺,就像太始一樣,是一個充滿著智慧的生物。
  不過與太始不同的是,當初太始與眾人交流時,太始便是如此,而凱特則是深知以前的貪狼星,其實是亞芠的分身的一個存在,并非沒有靈性,只是那時的貪狼星更像一個幻獸,而不是現在,好像在面對一個人那樣。
  而且,凱特更是隱隱的從貪狼星身上,感覺到了與亞芠類似、甚至可以說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相當的微弱,但卻又可以說相當的清晰,這讓凱特有種奇妙的感覺!
  也讓他聯想到,當初亞芠寄托在貪狼星時給他的感覺,因此,凱特才會不發一語的觀察著貪狼星!
  注意到凱特那與眾不同的眼光,貪狼星稍一思量,便了解到凱特心中的思慮,它贊許的望了凱特一眼,私下送出一道傳訊道:“凱特,不用懷疑,在你面前的我,真的是我沒錯,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
  收到了貪狼星私底下的聯系,凱特的臉上,終于浮現出古怪的笑容來了,他相信貪狼星不會騙他的!
  而對于貪狼星的話,反應最激烈的是葛,只見葛聞言,不禁整個跳了起來,震驚道:“難道他們的報復,這么快就來了?”
  貪狼星點點頭,淡淡的說道:“看來是沒錯了,畢竟從昨天開始,幾個小家伙已經打發了不少人馬,而這批人是它們這幾天來所見到人數最多、同時也是最強大的一批人。
  “前幾次的人,應該是上一次的逃兵,或者是這次來襲隊伍的前頭探子吧,而且聽九尾說,它還感覺到當中有個家伙,比三天前的那兩個斗神,還要來的更強大些,讓它不敢輕易的靠近。”
  看到葛震驚的模樣,凱特等人不禁面面相覷,雖然相當不解,但是長年的戰斗生涯所產生的預感,卻讓他們敏銳的嗅出,這炎熱的空氣當中,似乎開始產生一絲絲不祥的血腥味道來!
  力奧已經忍不住的問道:“小星,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貪狼星忽然露出了一個嗜血的微笑,慢慢的說道:“幾天前,葛這小子辦事不牢,吸引了一批人馬過來,打擊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勢力,被亞芠跟我兩個給打發了。
  “不過因為出了點意外事故,所以有不少家伙跑了,現在擺明了就是人家帶人來報復了,只是不知道這次來的,是哪個勢力的就是了。”
  貪狼星說的很簡單,但是倒也能夠讓凱特等人了解個大概,雖然對于貪狼星最后那句話有點疑問,不過說起打架這回事,死神小隊大概還沒怕過誰就是了。
  不等貪狼星或是葛說什么,凱特已經搶先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夜月,你帶幾個弟兄在這里保護好頭兒,我跟其他人去打發那些家伙!”
  夜月點點頭道:“也好,這里畢竟是沙漠地帶,不是我最擅長的水系魔法發揮的所在,我就在這里保護大哥好了,凱特你們要快點回來,不然等一下搞不好大哥就醒了,也說不一定!”
  聽到凱特以及夜月這輕描淡寫的應答,彷佛是不將來犯的敵人看在眼中,葛這下可急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面的敵人,但是葛不用想也知道,既然是上一場戰斗的敵人引來的,想必對方這次來的雖然僅僅只有三千人,但肯定是高手無疑,那憑眼前這些人,哪里能夠應付的了?
  正想要說些什么,一旁的貪狼星瞥了葛一眼,出聲道:“對了凱特,既然要對付那些家伙,那就順便帶葛一塊過去,讓他順便瞧瞧團體的戰斗是怎么個一回事,別像上次那樣亂無章法的,丟了亞芠的臉!”
  聽到了貪狼星這么說,對于亞芠為什么會收下葛這個徒弟的主要目的,凱特多少也是有點了解,因此對于貪狼星的建議,凱特也怎么反對,雖然說這會造成他以及其他人不少的困擾,畢竟葛再怎么說,在他們的眼中還是一個相當低的低手,帶他上戰場,還要派人來照顧他,免得葛出什么意外!
  既然已經決定了人選,貪狼星也不再說什么,只是朝著夜月道:“夜月,要不要去見見亞芠?”
  對于貪狼星的邀請,夜月哪里會不好的,連忙對凱特揮揮手,隨手指了幾個人招呼一起過來后,便興奮的跟在貪狼星的背后,往古城里走了進去。
  連連拍了好幾下差點跟貪狼星等人偷溜進去的力奧,凱特不無恨意的說道:“好了兄弟,頭兒還在昏睡,不會跑掉的,先去把那些個不開眼的家伙給解決掉,等一下再去看看頭兒吧!”
  聽了凱特的話,力奧不禁朝天發出了一聲宛如野獸般的大吼道:“好,那群該死的家伙在哪?竟敢趁著頭兒昏迷,來這里打擾頭兒休息,還真的是嫌活的不耐煩了,凱特,你說我們該怎么做,就怎么做!”
  事實上,力奧這話也未免有失公允,天曉得亞芠是在這里昏迷,況且之前亞芠跟貪狼星先后還將人家幾萬人幾乎給殲滅了,也難怪人家在這時候跑過來報仇。
  不過就算是明知如此,在聽到力奧的詢問之后,凱特臉上卻浮現了一抹相當怪異的笑容,淡淡道:“該怎么做嗎?圈上去,全宰了了事!”
  聽到了凱特的話,一直以來找不到機會插嘴的葛,不禁把自己想說的話給吞了下去,全宰了了事?好霸氣好殘酷的說法,難道對方那些三千精兵,全都不被這幾個人類看在眼中嗎?
  一時之間,葛望著凱特與力奧、甚至是其他死神小隊成員臉上,那姿態不一、但莫名陰寒的笑容,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心里彷佛有個預感,不論來的是誰,恐怕是挑錯時間來了。默默的站在沙丘后方,葛好奇的看著一臉懶懶姿態、屈膝坐在砂堆上、正慢慢擦拭著心愛赤紅長刀的力奧,心里有點搞不太懂這個身材與他自己差不了多少的高壯人類。
  剛剛在古城時,那個叫凱特的人類要分配埋伏攻擊任務時,這個叫力奧的人類,就力挺起胸膛說,他要擔任主要攻擊的任務,而且還拍胸脯說,他不需要別人的協助,而更怪異的是,那個凱特竟然也不反對,還交代說別太用力!
  老實說,對于這件事情,葛要不是曾經見識過了亞芠以及貪狼星那種幾乎非生物所有力量的話,他根本就不敢相信,竟然會有人類狂妄到想要單獨一人埋伏,突擊一支由一個斗神級高手所率領的三千圣族精兵。
  在葛的觀念當中,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為。
  但更叫葛欲哭無淚的是,那個叫凱特的人類,淡淡一句丟過來:“力奧,反正你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就將頭兒的寶貝徒弟,給順便帶過去欣賞一下你的埋伏吧!”
  就這么一句話,明明是比力奧還要高上兩三分的他,卻被力奧一路像是提小雞般的,給提到這個地方來,這下可好了,他要怎么跟這個狂傲的人類,一起面對一個斗神跟三千精兵?
  不過,顯然已經沒有時間給葛去煩惱了,原本靜靜的擦拭著手里赤紅長刀的力奧,慢條斯理的將手里的白巾收進懷里,站了起來,做出了側耳聆聽的模樣。
  半晌,力奧忽然咧嘴一笑道:“小子,敵人就快來了,你等會就躲在這砂堆里吧!”
  聽了力奧的話,葛先是一愣,力奧叫他躲起來?葛只覺一陣氣往上涌,忍不住道:“你叫我躲在砂堆里?”
  原本將長刀系在背上、正要往左方過去的力奧,聽到葛的叫聲,頓了頓,轉過頭來邪笑道:“小家伙,你不想躲也沒關系,等一下你就站在這里好了,凱特既然叫你跟我來,表示你應該跟我是同一類的人,你就好好的體會一下我的作戰方式就可以了。”
  聽到了力奧的話,葛心中的火不但沒有消卻,反倒是越燃越大,忍不住的大吼道:“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躲起來,我能夠跟你一起戰斗!”
  力奧一愣,隨即一笑道:“哦!這種小場面還不需要你幫忙,你在旁邊看著就行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葛盯著力奧的雙眼,近乎咬牙切齒道:“人類,你別瞧不起我,我可是你頭兒的徒弟,我是不會躲起來的,我要參加戰斗!”
  看著葛堅定的雙眼,力奧一愣,隨即露齒一笑,葛只覺的力奧的笑容中,充斥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輕蔑,正想要在說些什么,下一瞬間,葛忽然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渾身一陣激痛,不知怎的,整個人仰躺在砂堆上,然后脖子一陣刺痛,一把赤紅的尖銳物,抵在自己脖子上,是力奧剛剛保養的長刀,而長刀則是握在面無表情的力奧手中。
  望著面無表情的力奧,葛只覺的亡魂欲冒,難道力奧想要殺了他?
  “小子,你仔細聽清楚了!”一句陰寒無比的話,從力奧嘴中冒了出來,刺進了葛的耳中、心中!
  “小子,別以為我瞧不起你,你當頭兒的徒弟才不過幾天?學到頭兒幾層的本事了?
  “別小看任何敵人,不要把生死戰斗看做兒戲,這是當初頭兒對我們說過的話,現在我轉述給你聽,你以為戰斗是一場游戲,是在開玩笑嗎?
  “倔強可是要看地方、看場面的!你以為憑你現在這三腳貓的本事,在接下來的戰斗中,能夠有多少用處?
  “還是你以為罩著頭兒徒弟的光環,我就一定要看照你,任你胡為?
  “想要參加戰斗,那就努力把頭兒的本事學起來,等你有頭兒一成的實力,我絕對不會阻止你的,還是你想要現在找死?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不如我現在就把你給殺了,省得你等下經不起人家一刀,白白丟了頭兒的臉,嗯!”
  他是認真的!
  望著力奧,雖然沒有任何實際上的舉動,但是葛就是知道,力奧是在跟他說真的,他如果再堅持要參加戰斗,那力奧絕對會一刀解決他,對于這點,葛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懷疑,因為力奧的眼神,充分的說明著力奧的認真。
  苦澀的點了點頭,葛這時候只覺的好恨,為什么自己竟然會這么的弱!
  收回了架在葛脖子上的赤紅長刀,力奧轉身過去,忽然淡淡的說道:“曾經,頭兒為了留得自己的一條性命,保護自己的家人,他四處逃竄,面對敵人而轉身逃跑,更為了哀求敵人不要傷害自己的家人,而下跪求饒。
  “雖然最后還是憑著機變,或者說狡猾,而逃得性命,但是這不能掩蓋頭兒曾經的弱小,你可曾想過,以頭兒的性子是如何的難過而懊惱,但那是頭兒保護自己、保護家人性命的唯一選擇!
  “還有,頭兒當年的那段流亡歲月長達一年!”
  葛完全呆住了,就連力奧已經離開了也沒有注意到,他從來不曾想過,從初見面開始,一直給他無敵形象的亞芠,竟然也曾有弱小的時候,更別提過他還曾為了保得性命而對人下跪求饒,那是何等的一種恥辱?而且那樣的時期,還長達一年?
  忽然間,葛不知怎么的,心中的恨火全消,也許,承認自己弱小而避戰,比認不清楚敵我優劣而戰死,還要來的需要勇氣吧!
  緩緩的潛入砂堆中,僅留一絲空隙,盯著站在砂堆上的力奧,葛的心中充滿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但是雙眼卻顯的前所未有的專注一致。
  彷佛已察覺了背后葛的動作,背對著葛的力奧臉上,不自覺的浮現了莫名的微笑,果然是頭兒親自挑選的徒弟,雖然不脫年輕氣盛,但是能夠認清強弱、不會亂逞英雄這點,也足以說明他的不凡了。
  不過……
  光憑這點,就要讓大家承認他是頭兒的徒弟,還太早了些,也罷,就讓自己令這個小子認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
  遠遠的望著逐漸靠近的眾多人影,力奧臉上的笑容慢慢的凝結起來,慢慢的往前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