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0 血之威名下

宛如死神之鐮刀的金銀兩道光芒在沖進入人群中之后,其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亞芠最先碰到的正是達格,擁有一身地系坎特型獸幻鎧的達格,配上其一身魁武體型所擁有的蠻力,具有極大力量是可想而知。
  達格見到亞芠迎面而來,大吼一聲:“地牛斧。”
  由幾乎大上他腰圍近半倍的雄壯胸部突伸出一大塊的幻獸組織,土黃色的胸鎧一離本體立即你化成一把長及一公尺的巨大斧頭,達格立即伸手握住斧頭柄處。
  亞芠暗嘆一聲,即使是三流幫會,身為一幫之主還是多少要有點真本事才成,光看他這一手就具有二流以上的身手。
  要知一般能擬態成為鎧的幻獸雖都具有換化出武器的能力,但是卻也都具有其限制,一般來說,擬化出武器可以從其擬化成型的速度,武器堅硬的程度,力量增幅的程度,及其支持時間與大小來分辨其好壞。
  所以低級的幻獸,雖能擬化出武器,但是其擬化的速度往往都太慢,當擬化完成時,敵人也攻到面前了,而若是高級幻獸的話,其擬化幾乎是在瞬間完成,像他的家人,若非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需要長時間的維持武器型態,在戰斗中時,武器根本是突隱突現的,眼力稍差的人根本是無法看清他們手中武器的形態的。
  以堅硬的程度來說,太過低級的獸幻鎧所擬化出的武器,因其結構疏散,往堅硬度連一般的鐵制武器都比不上,又如何要與人爭斗呢?但如換成高級幻獸所擬化成的武器的話,除了其本身的結構夠堅硬外,有些甚至有著其特殊的構造,如略帶彈性,可以有效的抵消來襲的強勁力量,保護自己本身的完整性。
  再談到增幅能力,那更不用說,太差的獸幻鎧,其增幅的能力根本是幾乎有跟沒有一樣,而越高級的獸幻鎧的武器,其增幅能力越大,可以減少主人能量的消耗,同時增加招式的威力。
  然后講到武器的擬化固型時間,要知,在怎樣講,擬化成武器的部分畢竟是幻獸本體的一部分,維持固定形狀是需要耗損能量的,但是化成武器的部份卻是脫離本體的,并無法像其他部分一樣,由主人身上獲得能量,但偏偏這一部分卻也是獸幻鎧消耗能量最激烈的部分,雖說主人可藉由接觸的部份輸入能量,但畢竟小水管是救不了大火的,輸入的部分根本是不足所需,也許會有疑問,如果主人能量大到可以光*接觸的部分就夠公武器部分知所需那不就沒這個問題了?但是可別忘了,如果主人真的強到這種地步的話,那他所擁有的幻獸一定不會差到哪去,因此,當獸幻鎧分離擬化武器的部分所攜帶的能量越多,也就支持越久,而蘊含能量的多寡,低階幻獸永遠不會高于高階幻獸的,也就決定了武器的型態擬化固型時間的長短差別。
  最后就是武器大小的體積,不管獸幻鎧如何改變體內組織型態,其真正的體積永遠不會變,而強行撥離一部分行成武器,多少一定會對獸幻鎧本體對主人的防護力造成影響的,但如果構成武器的部份太少,武器的功能則會有所不足,太多的話,則會影響到其鎧甲的防護力,這攻防之間的平衡就對武器的大小有所影響,不過當然是也有針對某些目的而擬化出體積小的專門用途的武器,但這畢竟是少數,多數還是不脫這道理。
  這五項要素看似不同,其實是相互關聯的,低階的獸幻鎧組織不夠堅韌,蘊含能量不夠,擬化不夠快,消耗的能量就多,擬化出來的武器當然就不夠看,所以一般低階的獸幻鎧往往都是使用外部武器,而不會以本身獸幻鎧擬化成武器來使用,避免多消耗能量又不符所需效用;但若是高級幻獸的話,本身能量夠,組織又堅韌,形成武器時卻有諸多的好處,向亞芠父兄的七階獸幻鎧,擬化出武器時,只需臂上的組織部分就夠了,既不影響本身的防護力,又占了能減少能量消耗,增幅威力,又便利的好處,所以不用幻獸武器要用什么?
  當然,如果像翰羅的八階光之虎,本身擁有極強大的能量,當他需要武器時,只需分出一個核心,加上強橫的能量,就能形成他威力強大的武器-光榮明刀,以核心控制,能量為主,形成能量武器,那又是更進一步了。
  而現在達格竟敢擬化出幻獸武器來,表示他對自己的能力相當有自信,沒有獸幻鎧的亞芠對付起他來定是相當的棘手,但這股自信卻也是亞芠的機會。
  這些念頭快速的在亞芠的腦中一閃而過,以神魔眼觀察出達格的地牛斧是由他胸前的裝甲分離而出,這表示,達格胸部的防護力必定較弱,當下看準目標,以著極快的動作,整個人快速的閃過達格攻擊的斧頭,右拳印上達格的胸部,金芒一閃,達格慘呼一聲,被亞芠這蘊含天心真氣的一擊打的倒飛十公尺以上。
  他作夢也想不到,伸著五階獸幻鎧的他竟被亞芠赤手空拳一招打飛了。
  卻不知亞芠是經過及精密的計算,以己最強的天心真氣一擊擊中他分離出地牛斧后,變成最弱的胸部鎧甲處。
  看到達格被他一拳打的痛叫倒飛而去,亞芠立知這一擊還不足以將他致命,當下他也不追擊,轉個身,開始往旁邊圍攻他的其他人攻擊。
  可想而知,連一幫之主的達格都被亞芠一拳打飛了,其他這些平常的大漢又怎么會是亞芠的對手?
  這一次,殺氣正熾的亞芠不再手下留情,只見亞芠雙手或拳或掌或爪,變化無端。
  加上快速的身法,這可真教一眾大漢們惡夢連連,只見亞芠雙手以各種的動作,而且是不居任何的形勢,任何部位,以抓、拉、扣、扯、擊、頂、撞、折等等各種方式,在每一個讓他觸碰到的敵人身上,留下小至爪痕,大至折手、劈腿,甚至斷頸斃命,亞文無所不用其極。
  再加一點,亞芠專找那些沒有獸幻鎧的普通大漢搶先下手,這一招可真的更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眼見身邊的同伴一個個的倒下,每一個輕則折手斷臂或渾身血肉模糊,重則倒在地上,不用看也知道是兇多吉少。
  而亞文卻似完全沒感覺一般,不停的動手,而且手段是越來越兇殘,等到達格回過氣,再度上場時,在場那些連三流人物都稱不上的大漢竟無一完好的站著。
  而且亞芠也正把魔手伸向那些獸幻鎧較弱的人身上,這些人雖說比起那寫沒有獸幻鎧的人要強些,但是和亞芠比起來依舊是有些距離,加上他們剛才已被亞芠兇殘的手段嚇壞了,根本就手軟腳麻,發揮出來的根本就不到平常的一半力量,如此一來,亞芠要殺他們根本就何摘果子一樣手到擒來。
  二樓上觀戰的三個黑衣人中,那一個原先發話的黑衣人倒吸一口氣,嘆道:“這個白發年輕人好深的智計,好狠的心腸,好毒的手段呀!真是后生可畏,好厲害呀!”
  旁邊的一個黑衣人疑道:“團長,這話怎么講?在我看來,這些黑衣大漢根本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呀!這一個人我看他連獸幻鎧都沒有,又能利害到哪去?”
  被稱為團長的黑衣人搖搖頭,嘆道:“歷鉔你會錯意了,我說他厲害并不是說他的修為,而是他的智慧,及他鐵血心腸的手段。”
  又道:“在我的家鄉中流傳一句話“好漢不如賴漢,賴漢不如死漢”,意思是,將我們這種走在生死邊緣的人視為好漢,而我們這種人最怕的就是具耍賴性格的下流流氓,因為這些下流流氓是什么事都干的出來,劣勢時,扮蟲吃大便都肯,只要不要傷害到他就行了,得意時,兇殘的程度連我們這種人都會怕,但是這些下流流氓卻怕一種人,那就像下面這個白發小子,鐵石心腸,手段兇厲,一動手不見血不休,根本讓他們一點報復機會都沒有,如果再加上像這小子一樣有一身功夫,那觸犯到他這種人的流氓不死也會脫層皮了。”
  歷鉔不以為意道:“團長,我看他并沒有你說的那么可怕吧,從我剛才看到現在,這個白發小子根本一點高手的風范都沒有,你看他專找那些比他弱的人下毒手,一點厲害之處都看不到。”
  團長在度搖搖頭嘆道:“這正是我說他可怕之處,歷鉔你捫心自問,如果你向他現在這樣,被將近百人包圍為攻,你會怎么做?即使這些人每一個在你眼中根本是不堪你一擊?”
  歷鉔臉色一變,團長代他回答道:“你一定是先退避,待人群分散時再作打算吧!”
  歷鉔點點頭,團長道:“我也是一樣,因為我們都做不到狠心將這百人屠盡,即使我們都有這個能力。”
  “但你看,這少年竟能毫不猶豫的揮動手中的屠刀,斬向他眼前的敵人,這一點我們可是大大的不如他呀。”
  歷鉔不服氣的要講話,團長已先一步的阻止他道:“歷鉔你先不要不服氣,我會這樣說自有我的道理,你想想看,你也許能以你高強的功力震攝這群流氓,但是效果遠遠不如他,想像一下,一個光*外在功力表現出的威勢,畢竟不是親身體驗,即使在現場有所畏懼,但時間一過,再怎樣可怕的事還是會逐漸淡忘,而如果像這個少年所采取的手段,如果你身在其中,看到你為數眾多的同伴,被一個人毫不留情的斬殺在地,也許一個兩個你并不會有任何的感覺,但當第三十個,四十個,五十個人倒下時,而你的敵人卻能毫發無傷的繼續不留情的斬殺你的同伴,手段是越來越狠,人是越倒越多,你還能平心靜氣的用你的全力攻擊他,與他為敵嗎?當你身邊的同伴少到令你不自覺的恐懼時?”
  歷鉔不由啞口無言,因為在亞芠四周確是如此。
  當亞芠將第四十七個敵人打的胸部凹進,狂吐鮮血的軟倒在地,再也不能呼吸時,他的周邊已沒有半個人敢再*近了,包括達格在內。
  當亞芠大開殺戒的同時,由另一邊同時發動攻擊的貪狼星可也沒有閑著,不但是沒閑著,而且它所造成的效果可比亞芠要殘酷的多了。
  身為幻獸,貪狼星并不像亞芠一樣有著雙手可以使用,他所依仗的只是它本能的動作。
  在接到亞芠鼎盛的殺意后,貪狼星毫無顧忌的發揮它天賦的本能,以這在場沒有人看的清楚的極快動作,充份運用它那以無堅摧的白金角構成的角、牙、爪,給于它面前的敵人深深的重創。
  角抵、牙撕、爪裂,簡簡單單的三個動作,但是在搭配上它如風般的極快速度,那就成了眾大漢們慘叫的根源。
  面對快到無法看清身形,化身成一道銀光的貪狼星,眾人只見到,當那銀光閃過,同伴瞬間由一整個人變成一塊塊支離破碎的尸體。
  在這種血肉橫飛,宛如人間地獄的景象之下,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聲令人不忍耳睹的慘叫聲。
  血肉飛騰加上同伴驚心的慘叫,在這種的情況之下,眾人不要說要加以反擊,此時只恨爹娘為何少生兩條腿給他,讓他能躲過這宛如死神鐮刀般的惡魔銀光。
  而且貪狼星所采取的行動和亞芠一樣,都是從最弱,動作最慢的開始殺起,這一著一樣令眾人惡夢連連,在瘋狂的閃躲中,不少人更是慘死在因貪狼星過于恐怖而陷入瘋狂境地的同伴手中。
  直到亞芠恢復和達格對峙時,貪狼星才停止撲殺的動作,回到亞芠身邊,而露出身形的它,身上依舊銀光如昔,半點也沒有沾上一絲絲的血跡。
  這時,青衣幫殘存的人也都戰戰兢兢的回到達格身后,和亞芠及貪狼星呈對峙狀態。
  只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亞芠一方雖只有一人一獸,但是神態平靜之下隱藏令人惡夢連連的殺機,與青衣幫一方雖仍有二十多人的人眾,看來雖是人多勢眾,但個個臉色蒼白,有些人更是不自覺的顫抖著,孰強孰弱,誰盛誰餒,那是不用置疑的。
  青衣幫一方,達格身后走上一人,一樣身著中極五階地系坎特型獸幻鎧,與達格有著六分相似的大漢,語帶顫抖道:“大哥,好慘阿!兄弟們只剩下不到十人,而我…,而我竟連一招都出不了。”
  看來這個人是青衣幫的二當家,達格的親弟弟-達特。
  達格這時才看清另一方的遭遇,于本因受傷就不好看的臉色這下更是蒼白如死人一般。
  轉頭往亞芠及貪狼星望去,這一人一獸在他眼中突變的好高大,好可怕呀!那由他們身上散發出來,恍若實質的陣陣森寒殺氣,令達格幾乎崩潰。
  無法自制的,達格伸出不停顫抖的手指,指著亞芠嘶聲力竭大叫道:“你…你…你不是人,你不是人,絕對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不………。”
  直叫到聲音沙啞,狀若虛脫,無力的垂下手指。
  亞文靜靜的接受達格的指罵,直到達格罵不出來。
  突然,原本狀若虛脫的達格猛一抬頭,雙目血紅,瘋狂的揮動手中的巨斧,狂叫:“殺死你,殺死你,我要殺死你這惡魔。”
  叫到最后,達格勢如瘋狂,全無章法的往亞芠亂砍亂劈而來,身后,一干眾人也如達格般瘋狂的揮動手中的武器往亞芠及貪狼星攻來。
  有人說,如果一個人怕到極點時,超過極限之后,那人反而會忘記一切,有如瘋狂般將他害怕的東西完全摧毀,而現在,達格等人正是陷入亞芠給他們的恐懼而瘋狂。
  看到二十多人聲勢瘋狂至極的往他攻來,一抹殘酷至極的冷血微笑出現在亞芠英俊無端臉上。
  貪狼星那綿延不絕,凄厲無比的長嚎再度出現再清碧酒館前的大街上。
  二樓上被稱為團長的黑衣人見此,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息:“勝負已分,走吧!”
  說完以他為首,三個黑衣人在祥川老板極恭敬的神態下,送他們由酒館的后門離開,隱入黑夜中。
  而這時,凄厲的狼嚎,凄慘的慘叫正相互輝映,響個不停。
  這一夜,橫行紹舒岱提鎮的青衣幫一百十七人中,只留下八個殘障人士,其余“死·盡”。
  藉由為數上百個現場目擊者之口,“惡魔”之名傳遍整個奇華森林所有的大小市鎮。
  而因這一夜,無數人發燒數天,因而發瘋者二十一人。
  亞芠血腥的惡魔之名在此傳出第一個恐怖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