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3 死神叩門


  破敗的遺跡城門舊址前方,可以看得出來,有一大塊被人力刻意整理出、大約三四千平方公尺的平坦廣場,葛領著大大小小將近二千多個身強力壯的族人,在那里滿臉通藍的大聲吆喝著。
  雖然距離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合攻,才不過三天的時間,破敗古城周遭那些激烈殺伐后的血腥痕跡還來不及處理好,但葛已等不及將這個遺跡古城復原,帶著同樣迫不及待的族人們,開始操練起來自亞芠的人族武學來。
  對于葛等人而言,盡管平常亞芠在眾人的面前,實力是如此的莫測高深,盡管眾人都知道亞芠的實力無法測量,但他們還是被三天前那場人數懸殊、但戰績卻與人數成反比的戰斗所深深震撼!
  從三天前那一面倒的戰斗中,眾人親眼看到了亞芠萬夫莫敵的可怕實力,這對于生性尚勇的魔族人而言,造成的效應,簡直比最讓人瘋狂的信仰所造就出來的瘋狂,還要來的更加瘋狂。
  尤其,在整個戰斗最后階段,不管是貪狼星那種不可力抗的急速殺戮、朱雀最強力量的火焰鳳凰之舞、亦或是亞芠干脆俐落到令人起雞皮疙瘩的絕對必殺,真是比最令人沉迷的毒品,還要來的更加可怕數千倍,讓以葛為首的黑陽族人,墜入了無限的瘋狂渴望中。
  或許,只有圣族人,才能夠理解圣族人對于武力的那種本能追求與渴望,而且也沒有什么能比得上以一人一狼對抗二萬多精兵的事實,更能夠讓黑陽族人們震撼。
  一舉將那些以往他們欽羨無比的精兵們屠殺大半,而且當中還有兩個神圣不可攀的斗神跟著陪葬,只要黑陽族的人一想到,現階段族人就是在練習這種神奇的人族武術,所有人都瘋狂了。
  如果說,以前練習葛所轉授的、那些來自亞芠的人族武術,僅僅只是渴望自己擁有一定實力的話,那么現在,葛所創立的黑陽一族的族人們,對于人類武術的鍛煉與追求,則是一種近乎瘋狂的追求了!
  那是一種彷佛最瘋狂的信徒,追隨著他們無比崇信的至高神只般的瘋狂行徑!
  很難想像,在古城前方廣場追隨葛鍛煉的黑陽族人們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是身上裹著傷巾的傷患,而不管是傷患也好,是健康的也罷,他們所展現出來的那種近乎拼死鍛煉的行徑,足以叫任何人為之震撼不已!
  正拳!
  一個簡簡單單分腿微蹲、從腰際輪替揮出左右雙拳的架勢!
  雖然是一個再簡單再基礎不過的架勢,但是就這么一個簡單到無法形容的架勢,卻是葛等人這幾天以來,唯一一個鍛煉招式。
  以葛為首的黑陽族人們,完全不需外力督促,每人對每一次揮拳,都灌注了每一絲力量,而收拳則凝聚了每一分精神。揮拳、收拳,單純的動作卻帶給人一種難以言語的慘烈氣息,彷佛每一次的揮拳,就是此生最后一次將全副精神、全部的力量濃縮在其中。
  而伴隨著每一次揮拳的呼喊,則彷佛使盡了吃奶的力氣,一聲比一聲來的響亮,有如雷霆震怒般的瘋狂怒吼。
  之所以會選擇這么一個簡單無比的架勢,而且還瘋狂的鍛煉了三天,最簡單的原因便是,這是亞芠教導給葛最基本的一個鍛煉架勢。
  再則,也是在三天前的那場戰斗中,眾人就是看到亞芠用這個簡單而威力巨大的單純一拳,打破無數精兵厚實胸膛、取走最多人性命,這一拳簡單干脆又豪氣到深入人心,的確令眾人瘋狂。
  雖然明知三天前,亞芠的正拳看來是那樣的簡單,但每一次正拳的揮出,力量都恰到好處,時機更妙不可言,大家清楚的曉得,亞芠當時的正拳,實際上是凝聚了無數智慧與經驗而成,一個已經不能夠稱之為正拳的正拳。
  但是自信體魄與力量比人類還要來的渾厚與強大的黑陽族人們,卻無法遺忘這亞芠這一式正拳,所展現出的犀利與強大,令他們沉醉不已,于是,包含葛在內的全部黑陽族人們,竟然產生了一種瘋狂的想法!
  在葛他們單純的心中,想得很簡單,他們不敢奢望自己能像亞芠那樣將正拳使的出神入化,只光憑如此簡單的一拳,就轟破無數厚實胸膛,但是單純的黑陽族人們,確有著其大智若愚的智慧。
  他們想,既然難忘正拳帶給他們的震撼,那么與其貪多嚼不爛,倒不如干脆舍棄其他奇妙而復雜的招式,全心全意的鍛煉正拳!
  如果說,當初亞芠在鍛煉這正拳時是花費了一年,那么他們就用十年,如果亞芠是揮出了一萬次拳頭,才有這樣的威力,那么他們就揮出十萬次、百萬次!所謂勤能補拙的道理,葛他們還是曉得的,他們也深深的相信,如此鍛煉,就算比不上亞芠,也絕對不會差太遠的。
  而事實也正鼓舞著眾人的士氣!
  雖然,僅僅自我鍛煉不到三天的時間,但是包含葛在內,黑陽族人們都已經感覺到了,伴隨著每一次嘔心瀝血的揮拳,他們的拳越來越快、也越來越順了,每一次的揮舞拳頭,都有種恍惚般的順遂快感,讓眾人在無比疲累當中,卻又是那么的欲罷不能。
  相信如果不是顧慮到鍛煉的時間還久遠,如果不是葛還保留著一絲絲的理智與清明的話,可能所有的黑陽族人們,會連續鍛煉個三天三夜不停。
  很奇怪!
  忍不住要停下酸痛欲斷的手臂,就在一聲聲撕裂般的呼喝聲中,葛不自在的往四面八方了望著。
  原本,就像其他族人那樣,葛完全沉迷于正拳鍛煉中,但不知怎么的,在今天早上太陽一出來、眾人自發的聚集在空地上鍛煉時,葛卻不像前兩天那樣,沉浸在忘我的正拳鍛煉中,而是有點心不在焉,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停下鍛煉,四處了望了。
  葛相當清楚,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他的心中有種隱諱的不自在感,一種令他無法全副心神投入正拳鍛煉中的不自在。
  雖然說這種怪異的不自在感覺,來的毫無道理、無可理喻,但是葛就是無法拋開這種感覺,更甚者,隨著太陽越升越高,這種古怪的感覺就越濃烈,到最后,葛甚至可以說,這種感覺是來自于被某種視線窺探所產生的。
  再也無法忍受這種詭異的干擾,葛終于停下鍛煉,就算自己無厘頭的過敏好了,畢竟遭受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合圍攻才過了三天,他就是無法再忍受這種怪異的感覺,如果不弄清楚的話,恐怕他再也無心繼續鍛煉下去了!
  就在葛決定好好的查探一下這四周,好讓自己安心,葛震驚的發現,原來這一切并不僅僅是自己太過敏感而造成,而是有其原因的。
  就在葛的面前不到十公尺之處,原本看來無比空曠的空地上空,詭異的出現了某種類似波紋般的空中漣漪,而且伴隨著漣漪的出現,葛驚駭的發現到,在他的眼前,突然由完全透明,出現了一個由清澈到混濁、最后是一片漆黑的詭異物體。
  那是一個大大的、方圓直徑達三十多公尺、高五公尺、籠罩著近百平方公尺面積的漆黑半圓。
  一陣陣奇異而詭異的笑聲,從這漆黑半圓中傳了出來,葛的心中第一個想法便是“敵人”!
  就在葛驚駭的大叫敵人的同時,從這個詭異的漆黑半圓中,突然傳出來了一陣奇異節奏的詭異聲音!
  愣了半晌,葛這才意識到,剛剛他所認為詭異的聲音,竟然是他既熟悉而又相當陌生的人族話語,而那聲音是在問說,他是不是葛!?
  此時,完全呆愣住了葛,并沒有察覺到不知何時,原本聲響震天的呼喝聲已經停止了,在他背后的族人們就算再怎么沉迷鍛煉中,也不由的為眼前這突然出現的詭異漆黑半圓而停下鍛煉,本能的聚集在葛的背后,萬分戒慎的盯著眼前的詭異漆黑半圓看著。
  似乎對于葛的反應有點不太確定的樣子,剛剛那個聲音又再度的重復問道:“你是不是葛?”
  這下葛反應過來了,雖然眼前這個東西看起來是那么的詭異,但是葛還是本能的從那個聲音中聽出來,里面并未有任何惡意,相反的,那個柔和的聲音里面,其實保含著善意才是。
  一邊伸手壓制住背后族人們的騷動,葛一邊肯定的點點頭,大聲的說道:“我是葛,還請朋友你表明身份,你嚇到我們了!”
  一陣輕笑聲傳了出來,葛等人這才驚訝的發現到,原來眼前這東西里,竟然不只一個人!或者說是不只一個生物在,不過既然會說話,又知道他的名字,想必也不是什么怪東西吧!
  果然,隨著一陣輕笑聲傳了出來,葛面前這個詭異的黑色物體,開始慢慢的出現變化。
  先是漆黑的顏色逐漸變淡,緊接著,淡化成帶點白灰色的半圓,在一瞬間彷佛是受到刺激般的泡沫般,給人碎裂的感覺,然后消失無蹤,原先隱藏在屏障下的身影顯露了出來,那是一群近百的人類。
  一方面震驚于這百來個人類突然出現在這個死神盆地,而且還來到他們的面前,一方面,葛又大大的松了口氣。
  由于他的老師亞芠的關系,以及三天前被聯合攻擊的緣故,對現在的葛而言,在這個古城外見到人類的感覺,要比見到自己的同族要來的安心多了。
  在松口氣的同時,葛也不禁注意到了,在空中有著六色六顆拳頭大的光芒,正不斷的盤旋著,隨著葛的注視,這六顆看起來相當漂亮的光芒,不約而同的往下一落,同時消失在這批不請自來的人類客人中的一個人袖口里。
  先不提眼前這個人類收下這六道光芒的舉動,引來了眾人的注視,也不說眼前這批人類中那唯一一位女性的突出感,就葛而言,盡管種族不同,但是經歷過亞芠的灌輸知識,他同樣也具備了跟人類相同的審美觀。
  葛幾乎是一眼,就感受到眼前這個人類女性的美,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
  眼前這個人類女性,面貌姣好、清麗脫俗,但并不是吸引葛注意的最大原因,真正吸引葛注意的,是她的氣質,幾乎是一眼之中,葛便感受到了這個人類女性的神秘優雅,就好比晴朗黑夜里,懸掛在天際的皎潔圓月,那樣的高雅而脫俗。
  尤其是當她注意到葛在注視她時,嘴角掛起的一道微笑,更令葛心中一陣說不出來的奇異,光是一個小小的微笑,那種感到的優雅清冷氣息,在不知不覺撫平了葛因環境而產生的燥熱,讓人有如沐浴在清泉中,舒暢無比,而此時背后隱約傳來的騷動,正告訴著葛,顯然有這種感受的,并不光只是他一個人而已!
  忽然,就在葛的全副注意都集中在這個人類女性身上時,一陣粗豪的聲音打破了他們的沉醉,大咧咧的說道:“我就說嘛!美女果然還是吃香的,沒想到咱們兄弟們近百來個,還比不上夜月一個人來的有吸引力!”
  才剛剛被這聲音驚回神,葛便又聽到原先問話的聲音,帶著不容錯認的笑意道:“呵,不管怎么說,欣賞一個美女,總是要比面對大老粗要來的受歡迎,力奧,你還沒習慣嗎!”
  聽著這調侃味甚濃的話,葛畢竟還算年輕,招架不住的一陣漲藍,不禁低下頭去。
  不過,畢竟現在自己已經是一族之長,因此葛很快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再度抬起頭來,恢復平靜的微笑道:“真是稀客呀!沒想到能夠在這里,見到這么多來自遠方的人族客人!各位好!在下黑陽族族長葛,不知各位客人來此有何指教!”
  葛這番得體的話一出口,隱約間,葛隨即感受到眼前這批人類帶著淡淡激賞的眼光,這時,那三人便脫離了人群,來到他的面前。
  這三人就是那唯一的女性的夜月,還有剛剛先后出聲的兩人,一個雄壯不亞于自己的大漢,以及另外一個溫雅、但臉上卻遮了一個黑底金色花紋眼罩的獨眼人類。
  獨眼的人,先是雙手在胸前一抱,做了一個葛知道是問候的禮節后,溫雅中帶著一點急切的說道:“族長你好,很高興我們可以溝通,請原諒我們的不請自來,請你相信,我們是沒有任何惡意的!”
  葛自然的點點頭,此時葛也相信眼前這群人當然是沒有惡意的,否則憑他們剛剛那種隱身的奇妙能力,恐怕他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見到葛露出了一個有點猙獰、但明顯是善意的笑容,獨眼的人類似乎松了一口氣,很快的說道:“也許族長你會覺的有點突兀,但是請相信,我們真的是沒有任何惡意的,我們只是想請教一下,據我們所知,族長您應該是有一位人類的老師吧!”
  不是疑問句,而是相當確定的肯定句!
  葛心中不禁一震,隨即又釋然,雖然說他全族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老師是人類,但是這群來自遠方的人類,竟然知道自己的老師是個人類,這也未免有點奇怪了,不過想到既然對方能夠在一見面就叫出自己的名字來,那知道自己有位人類的老師,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加上自己也沒有感覺到對方有任何的惡意,因此眼前這批人類,應該是存著善意而來的。
  再說好了,想到那個待在老師房內、始終不曾片刻離開的老師的半身,想到它的可怕實力,葛相信就算眼前這批人有任何的惡意,也討不到任何好處的。
  因此,在被一語道破的震驚之后,葛很快的就釋然,而且也自然而肯定的點頭道:“是的!”
  “那請問族長,那位人類的老師是否叫做亞芠?不知道他現在在哪?”
  面對這個獨眼人類有點近乎咄咄逼人的問話,不知怎么的,葛并未感到有任何一絲的不悅,反而覺得就在這問話一出口時,所有人急切而慎重的看著他,彷佛再也沒有比他要回答的答案,要來的重要的事了。
  受到眼前這些人類重視的態度所感,葛不禁點點頭道:“我的老師的確是叫做亞芠沒錯,只是他現在有點不舒服,所以在一個隱密的地方休息,不適合與外人見面!”
  聽到葛大方的承認自己的老師就是亞芠,葛前方這群人類,從遙遠的精靈大陸趕來與亞芠會合的凱特等死神小隊,不禁喜出望外,總算這幾天沒天沒夜的趕路有代價了,但是聽到最后,卻又聽出葛的話意里,表示亞芠現在的狀況不太妙,讓眾人忍不住心中一震,一股莫名的殺氣,頓時縈繞在所有人員的心中。
  葛等黑陽族人不由的心中大駭,他們完全不知道前一秒還相當和善的死神小隊,為何再聽到葛的話之后,瞬間變的殺氣騰騰,那種有若實質的可怕殺機,在一瞬間將原本炎熱的沙漠,變成了冰天雪地般的冰寒刺骨。
  面對著這實質般的可怕殺氣,幾乎黑陽族人個個渾身僵硬,雖然本能的想要抵御這股可怕的殺意,但是他們卻又不得不絕望的發現,在這樣一股冰冷無比的殺氣前,他們別說是做出實質的抵御動作,就是內心深處的那種反抗心,也在這股殺氣中顯的微弱,無盡絕望充斥所有人的心中。
  而在場,除了發出冰冷殺氣的死神小隊之外,能夠做出反應的,也就只有黑陽一族的年輕族長葛了。
  或者因為實力比同族人來的強上那么一點,亦或是從以前他便已經習慣亞芠身上的冰冷氣息了,因此面對死神小隊所發出的殺氣,葛倒還比較自然些。
  勉強得出聲道:“各位,各位人族的朋友們,請你們先收起身上的殺氣好嗎?我的族人們實在是承受不起你們的殺氣呀!”
  邊說,葛不禁邊暗暗的在心里苦笑著,原本在他認為,自己的族人在經過這段日子以來的奮發鍛煉,實力早就已大幅的增長,就算比不過其他大族的精兵團隊,起碼也差不到哪,假以時日,以亞芠所傳授給他的人族精妙武技作為后盾,自己的族人們一定會成為一個菁英團體的。
  但是,在見識到死神小隊的實力(或者該說連實力都稱不上,僅僅只是憤怒下所激發出來的殺氣而已),葛這才徹底的了解到,自己以為實力已經大大的進步的族人們,甚至包含他自己在內,距離真正的高手,到底還是有天與地之間的差距呀!
  也因為這無意間的感悟,使葛在日后急起直追,屢屢創下了無數近乎奇跡般的成績,到最后,讓葛終于成長為一個完全不會玷污亞芠銀月惡魔之徒的名聲的超級高手。
  不過,或許是因為從最初見面時,死神小隊給予葛的震撼太大了,當葛有了真正的實力后,葛念念不忘的,就是想要在自己身邊建立起一支死神小隊般的菁英團隊。
  但是直到葛真正著手建立一支仿效死神小隊的菁英隊伍后,他也才發現到,想要培養出另一支死神小隊,那實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因此,對于自己的老師,葛真是又尊敬又羨慕又妒忌。
  事實上,葛并不清楚,這世界上別說是他了,就是叫亞芠自己再度成立另外一支死神小隊,也是不可能的。
  畢竟,菁英的人員挑選與訓練,雖然困難,但是也還不是辦不到,只要有心的話,倒不成問題。但是要像死神小隊這樣,不但個個可獨當一面,結合起來,同樣是一支無堅不摧的勁旅,而又近乎瘋狂的效忠著亞芠,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從死神小隊誕生的那一天開始,死神小隊伴隨著亞芠出生入死,他們在幫助亞芠的同時,也讓亞芠不知道幫助了他們多少次,他們所共同經歷過的那些奇特的際遇、險惡的敵人、詭譎的遭遇,都是前所未有的;而也唯有在那種在共患難下,生死間所培養出來的情感,讓死神鐮刀小隊威震千古,號稱不敗。
  當然了,這一些事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后,葛才慢慢的體會到,現在單純而見識淺薄的葛,只是很純粹的震懾于凱特等一干死神小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而已。
  葛此時應該慶幸的是,即使整個死神小隊在聽聞亞芠目前狀況“不佳”,而近乎狂爆時,還有一個女性,盡管同樣殺氣騰騰,還依舊保有一分細心,也聽清楚了葛所說的話!
  轟!轟轟!
  青天霹靂般,一道道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的水藍光團,接二連三的往下直劈,那有如天地發怒般的閃電,頓時讓盛怒下的凱特等人回過神來,愕然的轉頭注視著不知何時揚起手來、顯然是始做俑者的夜月的身上。
  在一陣死寂之后,整個現場炸了鍋一樣,整個亂起來了。
  最先回過神來、同時也最沖動的力奧,最先出口抱怨:“夜月,你干什么?干嘛弄了一個這么大的閃電下來,萬一打到人就糟了。”
  在力奧抱怨的同時,其他人也已回過神來了,死神小隊的人倒還好,只是有點不解的看著夜月,靜待夜月給他們一個說法,而葛的黑陽族可亂了。
  在突然遭遇這等恍如天災般的打擊,驚慌失措的黑陽族人可是亂透了,在本能的驅使下,大多數人不由分說的一哄而散,找到城墻角等地點,窩了起來,還心有余悸的往天上探頭探腦。
  少部分人比較大膽,在這一場閃電過后,紛紛拿出了自認絕佳的防御架勢,心神不定的望著頭頂上那片晴空,就怕下一秒會有第二波霹靂打下來。
  看著族人的表現,葛心中真的是百味雜陳,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才是!
  忍不住哀嘆了一口氣,葛轉身抬頭看著夜月,雖然感覺不出夜月有任何的惡意,但卻也同樣的對夜月舉動不解。
  面對眾人的注目,夜月還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樣,淡淡的說道:“小妹知道大家很生氣,不過也別把氣出在這些魔族的小朋友身上,人家可是經不起大家的殺氣折騰!”
  眾人錯愕的瞪著夜月,沒想到夜月搞出了這么大的一個動靜來,竟然純粹只是為了提醒大家這件事。
  雖然說有點太過火了,不過凱特等人捫心自問,平常大家一個個跟木偶似的,但打架時卻一個比一個冷靜,偏偏一遇上頭兒亞芠的事,哪一個不是化身火藥桶,一點就炸?
  剛剛若不是夜月突然來上這么一手的話,恐怕這時大家都已被怒火給沖昏頭了,到時會干出什么事來,誰也說不準。
  不過,被夜月這么一打岔,眾人倒也化解了初次見面的陌生與尷尬,而死神小隊等人也才真正靜下心來,聽葛說起他遇見亞芠以來,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葛從奴隸營中逃出、被人追殺、遇見亞芠獲救開始說,一直說到亞芠收他為徒、并且有意無意幫他建立眼前這支黑陽族、然后受到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圍攻、亞芠出手解困等等。
  他還一直說到亞芠受傷、貪狼星出現,足足說了快半個小時,才總算將他所知道的一切交代完畢。
  而同時,凱特等人也才曉得為什么剛剛初見面時,葛會說亞芠不妥了,事實上從葛剛剛的敘述中,說亞芠不妥似乎還說輕了點,能夠讓亞芠連續昏迷好幾天,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不妥,就能夠形容的。
  不過在擔心之余,凱特等人倒也替亞芠感到開心,畢竟亞芠當初來魔族大陸時,他身上的狀況可從來沒瞞過死神小隊的任何人,除了當時正在接受治療的凱特等人之外,力奧與夜月等人全曉得那段時間是亞芠最不穩、同時也是最不安全的時候。
  沒人可以肯定與貪狼星完全融合的亞芠,在下一秒會發生什么變化,太始推測不了,就連亞芠自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要不是亞芠極力的要單獨前來魔族大陸的話,力奧、夜月等人根本不想讓亞芠如此冒險,不過現在總算是雨過天晴了。
  聽葛的敘述,貪狼星如今已經完美的與亞芠分開來,總算解決了亞芠身上最大的隱憂了。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趕快去見亞芠吧!就算亞芠現在正在昏迷當中,能夠看到亞芠完好,也才能夠讓眾人真的放下心來。
  彼此默契的互望了一眼,還是由凱特為代表發言道:“那么葛,能不能請你帶我們去看看頭兒?”
  聽到凱特的要求,葛心中不禁一陣為難,雖然說他現在幾乎已經是百分之百的確定眼前這批人,應該是亞芠的部下沒錯,也應該沒有任何的惡意才是,只是,亞芠目前的情況,卻讓葛完全不敢冒上任何一分險,葛著實相當難為。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他們如果真的來硬的話,他也沒有這個能力阻止他們,而且憑他們剛剛表現出來的能力,實在也不需如此低聲下氣的請他帶路,權衡利益得失,葛終于下定決心,點點頭,要帶凱特他們過去了。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你們幾個,難怪搞出這么大的一個動靜來!”
  就在此時,忽然一陣懶洋洋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其實聲音一入耳,熟悉這種傳遞方式的眾人立即曉得,他們并不是真的“聽到”了,而是聲音的主人直接將意念傳入眾人的腦海,化成眾人聽的到的“聲音”。
  眾人驚訝的轉過頭去,不知何時,在古城半毀的城墻下,一只看起來威風凜凜、但神態卻出奇的懶洋洋的金色巨狼,正站在那望著眾人。
  看到這只巨狼,眾人不約而同的叫道:“貪狼星!”
  不同的是,葛會驚叫,是因為這只被朱雀稱為老師半身的貪狼星,打從老師昏迷后,便寸步不離的守在老師身邊,除了自己之外,誰都不讓靠近老師,葛完全沒有想到,貪狼星會主動離開昏迷的老師出現在這里。
  而凱特等人不用說了,見到等于是亞芠化身的貪狼星,他們心中的興奮是不言而知的,叫聲里當然充滿著不敢相信的驚喜,而沖動的力奧,已經忍不住的一個飛越,來到貪狼星的面前,兩手一張,攬住貪狼星的脖子,大笑道:“好家伙,見到你真好!”
  能夠再見到跟親人一樣的死神小隊眾人,貪狼星的欣喜,也是可以想見的,因此對于力奧忘形的親膩摟抱,貪狼星倒也沒什么拒絕,只是忍不住嘟嚷道:“真是的,太熱情了吧!”
  聽到貪狼星有意無意傳遞過來的嘟嚷聲,力奧臉上不禁一陣火辣辣,放開了貪狼星,嘿嘿嘿的傻笑起來。
  直到現在,將力奧與貪狼星的表現看在眼里的葛,也總算真的是放下心來,有什么比眼前的情形,更能夠說明這批不請自來的人類,與自己老師的關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