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2 危機重重

這邊葛與級等人不顧外面還有一、兩萬個敵人正團團包圍住自己,而慶祝著戰后余生,那邊天際,可也是熱熱鬧鬧的。
  原來,剛剛在危急的時刻,朱雀在焦慮之下,狠下心來,竟然召喚著它那存在于外空的本源力量。
  原本它是打著如果亞芠真的遭到不幸的話,那它將以完全的姿態,給這群家伙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只是后來,葛的舍命阻攔,貪狼星的突然蘇醒,使得亞芠終于渡過了眼前的難關,這使得朱雀在欣喜之余,一時間忘記了自己已經召喚本源力量前來了。
  如今,在感應到貪狼星在蘇醒后,好像相當“饑餓”
  的感覺,再加上,以往鑲嵌在貪狼星胸口當作備用能量的神之鉆也消失不見了,聯想到自己召喚本源力量過來,它能夠感應到自己那無比龐大的力量正往這里前來當中,沒道理身為獸王的貪狼星會感應不到。
  再加上朱雀又看到貪狼星竟然這么大膽的,一口氣運用出這么多需要耗費大量能量才能夠施展的招式,朱雀哪里還會不曉得,貪狼星打的是什么主意?肯定是打算把它召喚過來的本源力量,當成宵夜“吃掉”了!
  想通了這一點之后,朱雀連忙的往自己的本源力量迎合而去。
  開玩笑!
  這些本源力量,可是它這八千年來戰戰兢兢、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的,被貪狼星吃掉,它可是會心痛死了。
  要知道像朱雀這類善用能量化身的幻獸,本身的能力可以控制多少能量,就代表它有多強,雖然說控制能量的多寡,并不代表擁有多少的能量,但是想要聚集這么多的能量,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如果真的被貪狼星給“吃掉”了,那朱雀可是會心痛的(注三)。
  忽而,在來到云層頂端高空處的朱雀眼前,一抹奇景展現出來。
  在遠方的天際里,一道火焰般的炫麗洪流,夾帶著無限的威勢,從遙遠的天空深處滾滾而下。
  仿佛是一道來自九天的火焰之河般,帶給了人間無數的震撼。
  同時間,所有地球上的強橫生物都感應到,這股來自天外的火焰洪流所帶來那雷霆般的可怕力量,都不禁深深為之顫栗著。
  不管這股力量是屬于誰的,所有能夠感應到的生命全都曉得,如果這股力量一個不小心,那可是會讓地球被直接鑿穿的,到時,那可是一場恐怖的天災!
  就在整個世界各處,所有不知情的強橫生物,因這滾滾能量洪流而感到無比震驚、焦慮的同時,朱雀眼中卻露出了相當高興的情緒,甚至當中還夾帶著一點賊兮兮的感覺。
  回想這段在地面上的日子,朱雀雖然因為進化方向的不一樣,而使得它不像其他圣獸那樣無法隨意的來到地面,避免本能所擁有的龐大能量嚴重的干擾地球的生態,但是,想到它這個堂堂的南方朱雀圣獸,因為無法盡情的展現自己的實力,而在面對眾多敵人時屢屢吃癟,要說朱雀不在意,那可是騙人的。
  而現在,起因雖然說是因為亞芠的情況危急而召喚自己的本源能量來到,但是何嘗不是朱雀這家伙想要趁機顯顯威風,讓大家知道,它小歸小,說到威力,可一點都不比其他圣獸差到哪去。
  說穿了,朱雀就是想趁機“現”一下!
  玄妙無比的能量操縱能力發動,原先直泄而下的火焰洪流,頓時偏了一個角度,彎了一個美麗的巨大弧角,開始往朱雀的方向奔流而來。
  感應到貪狼星還是留在原地,跟那些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玩”,朱雀心中的得意勁可別說了,就算貪狼星現在趕過來也來不及了,到時候,它倒要看看貪狼星怎么跟它開口要“吃的”?
  就在火焰洪流穿越九天之際,即將來到朱雀面前時,朱雀忽然渾身一震,尖叫道:“該死的太初,竟然用這種陰招!”
  伴隨著朱雀不算優雅的清脆尖叫聲,不遠處的云層里,突然出現了一抹閃耀著金色光輝的小點,以極快的速度,主動的迎向那讓地球上所有強橫生命為之顫抖的可怕火焰洪流。
  知道自己就算趕過去也來不及了,朱雀憤恨的效法起人類,一連串聽起來無比清脆悅耳,但是內容卻不堪入耳的咒罵,從那小巧的嘴喙中遍灑而出。
  邊罵邊準備接收自己本源力量的朱雀,還一邊連自己都罵了,它怎么會忘記了,在貪狼星這太初的身體里,還隱藏著五只跟它同出一系卻又與貪狼星同體相連的五只小幻獸在?
  不用看朱雀也知道,剛剛那點沒入它本源能量當中的金光,肯定就是五小幻獸當中唯一飛禽系的雷羽了。
  因為同出一系的緣故,雷羽比貪狼星更能夠在短時間內吃掉(接收?)更多它的本源力量,只要事后吃得飽飽的雷羽回歸貪狼星之身,貪狼星根本就不需要親身來到,還能夠偷吃的更多。
  這下子,朱雀還真的是欲哭無淚。
  它可虧大了,最重要的是,光是想起那頭貪吃又懶得動的笨狼那陰謀得逞的得意嘴臉,朱雀就不禁氣往上沖!
  不管朱雀心中如何氣的要炸了,屬于朱雀的本源力量還是已經來到它的面前了,此時如果有人身在這云層之上的高空中,必定會看到一幅不可思議的奇景。
  那來勢洶洶、直徑超過數百公尺以上的火焰洪流,在接觸到只有巴掌大的朱雀時,竟然無比詭異的止住了,那仿佛是無法遏止的兇猛來勢。
  同時在一剎那間,那原先數百公尺大的洪流,瞬間由四面八方往朱雀的方向收斂聚合。
  整體看起來,綿延不知多長的滾滾洪流在抵達朱雀所在的高度之后,竟然有種向內縮聚消失于無形的奇景,與其來勢有種違和的美感。
  而隨著滾滾而來的本源能量納入了朱雀的掌握,當日在泰龍帝國首都的奇景再度的重現。
  只是這次沒有半個觀眾在,聲勢也比當日要大上許多就是了。
  不過還是有一點不同。
  當朱雀重新掌握所有本源能量之后,化身為一團足足有千多公尺高大的火紅能量團的朱雀,在它雙翼展開之時,原先在朱雀懷中的部位,一只與赤紅的朱雀格格不入、渾身布滿銀亮流電的水藍色巨鷹,也同時的展開了雙翅。
  雙翼展開近乎千多公尺長,火紅色的巨大能量化的朱雀,與兩翼合起來有三百多公尺長的水藍銀電巨鷹,兩兩相對、橫展巨翼的景象,真的是何其壯觀,只可惜沒有觀眾在此,否則足以列入世界奇景之一。
  看著有自己近四分之一體積大小的能量化雷羽,朱雀不禁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早知道雷羽這五小幻獸與它同出一系,但是朱雀它怎么都沒想到,雷羽竟然有本事在短短的十幾秒鐘之間,就一口氣“吃掉”它近五分之一的本源能量,這都要怪貪狼星這太初了!
  要不是雷羽跟太初是同源異體的話,怎么有辦法接收它這四圣獸之一的朱雀那么多的能量?
  從來沒有感受到自己竟然是如此強大的雷羽,雙翼一揮,在脫離朱雀翼下的同時,發出了一道無比興奮與滿足的高亢鷹唳,隨著鳴聲,遠方天際回應了滾滾的雷聲,仿佛在訴說著雷羽此時的強大。
  同時,透過了鷹唳,一道只有幻獸之間才能夠接收、了解的訊息,由雷羽傳遞給了朱雀。
  表達出了雷羽代替貪狼星轉達它很榮幸可以接受朱雀的招待,下次有機會會再過來的意思!
  剛剛傳遞完訊息,雷羽又私自的給朱雀傳遞了一句道歉的訊息,之后雷羽便頭也不回的往原處急飛而去。
  “不怪它,不怪它,雷羽也只是奉命行事,匆忙離去也只是因為受不了這么多能量,所以不怪它!”
  嘴里念念有詞的朱雀知道,雷羽的往來返回本就是貪狼星的主意。
  它只是遵循著貪狼星的命令,朱雀也曉得雷羽畢竟不像自己這樣,是經過了幾千年來的進化,在最初獲得如此龐大能量的興奮過后,雷羽想必也發現到,自己根本無法掌握如此龐大的能量,所以為了避免因為“吃太飽而撐死”的下場,它才會如此急忙的離去。
  但是,面對由雷羽傳達而來,貪狼星那根本就是人類慣用的外交辭令,朱雀就是恨得牙癢癢的。
  就連無辜的雷羽都被它恨上了。
  看著逃命般一眨眼就消失無蹤的雷羽,朱雀恨恨的自言自語道:“算你走的快,不然,我倒看看雷羽你這小子能夠在我手底下活多久!”
  氣話歸氣話,朱雀其實也心知肚明,就算它是飛禽類最高等級的圣獸老祖宗,火鳳型態的它,就算是在如此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在天性上,也拿獵鷹型態的雷羽沒轍。
  畢竟,雷羽惹不起它,總躲得起它,火鳳的飛行速度怎么也不可能比獵鷹要來的快。
  不過當然了,這是指朱雀并不是真的要宰了雷羽的前提下才成立的。
  重重的吐出了一大口赤紅的氣息,朱雀自我安慰道:“沒關系,沒關系,小輩們不懂事,絕對不是故意要惹毛自己的,頂多??頂多?下次來個火烤獵鷹,小小的教訓教訓兩下就好了。”
  “最重要的罪魁禍首,還是那頭笨狼,可惡,竟然敢這么光明正大的”偷吃“我的能量,難道不知道我可是堂堂的四方守護圣獸之一的南靈朱雀嗎?該死的笨狼、蠢狼、王八狼,不把你來個煎煮炒炸,我就不是南靈朱雀。”
  想到這,朱雀忽然垂下了那原本越說越激動、越來越朝天的鳥首,剛剛光顧著咒罵貪狼星,忽然,朱雀想起了自己還矮人家一截。
  四圣之一算什么!那頭它口中的笨狼、蠢狼、王八狼,偏偏就是那么剛好的高它那么一截。
  人家可是獸王的半身之一的太初,真的是官大壓死人,看來它想要“報仇”是沒希望了!
  半晌,抬起了自己的頭,朱雀安慰自己道:“沒關系,人家我是優雅高尚的南靈朱雀,第一次在這里以正身出場,可別弱了自己的名頭,弄壞了自己的形象,對,優雅、高尚就是我的名字。”
  “別跟那個小”獸“計較,我是高雅的朱雀,別忘了這一點,第一印象可是很重要的!”
  就這么,朱雀嘴里念念有詞的,想到了貪狼星就忍不住的咒罵幾句,想到了自己恐怕“報仇”無望,又沮喪的低下頭去。
  自我安慰與提醒一番后,才又擺出一副優雅高雅的模樣,周而復始的往原位慢慢的飛了過去。
  就在雷羽努力的往回趕,朱雀一邊慢慢飛翔一邊努力平復自己不平心境的同時,在古城外,整個戰事似乎已經是達到了底定的程度了。
  在歷經了亞芠、朱雀、以及現在的貪狼星先后出場之后,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聯軍攻打的舉動,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一場鬧劇了。
  但是盡管是一場鬧劇,身為兩大部族領軍頭目的炎與重,卻無法將自己的戰士被人(或者狼)任意殘殺而不當一回事。
  在歷經了貪狼星一出場時所上演的殘酷戲碼的震撼之后,看著自己手下的戰士被貪狼星打殺著玩,炎與重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從來,從來沒有人能夠在斗神級的高手面前,如此任意的殘殺自己的戰士,沒有人敢這樣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而傷害著他們的人!
  無法理解貪狼星那延續自亞芠的戰斗方式的炎與重,在自己一方戰士被人殘殺與感到受人藐視的雙重憤怒,使得兩個人的眼都藍了。
  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陣震天的怒吼咆哮!
  赤紅與土黃的爆裂斗氣縈繞著炎與重的雄壯身軀,其光芒之強烈,幾乎讓等閑人物無法看清斗氣中的炎與重的真身了。
  雖然未經商量,但是兩個人卻仿佛早已有所計畫般,當炎與重各自運起了最大限度的斗氣之后,原本站在一塊的兩人,忽然一前一后的往被貪狼星的護罩保護著、正陷入沉睡當中的亞芠的方向沖去。
  自知自己無法與似乎超越了某種極限狀態的貪狼星比較速度,因此炎與重不約而同的打定了主意。
  就算打不到貪狼星,也要將貪狼星的母體——亞芠(看到貪狼星從亞芠身上脫離而產生的誤解)拉下來,跟自己的戰士們陪葬。
  雖然有著貪狼星的護罩守護著,但是無論是炎與重還是貪狼星也好,他們都心知肚明,盡管那護罩看起來相當的結實,但是在炎與重這種等級的超級高手之前,能不能守得住,肯定是一個相當大的疑問。
  所以盡管貪狼星在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隊伍當中,神出鬼沒的打擊著聯軍的戰士,但是它其實還是投注了大半的精神在注意著亞芠的安危。
  活動的半徑也始終沒有超過亞芠千尺以上,也因此當炎與重一行動,立刻察覺出他們的企圖的貪狼星,幾乎就在炎與重還沒有沖出十步的距離,就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了。
  稍快炎一兩步的重,在看到貪狼星出現在自己面前不到十公尺之處時,發出了一聲大喝!
  重的兩手往兩側一張,大量的斗氣聚集在兩手之間,不斷的濃縮、擠壓著,當重來到貪狼星的面前之時,重的雙手早已被極度壓縮的大量斗氣裝飾得宛如一雙土黃的銅手般了。
  帶起了兩道瑩亮黃色流光,重的雙手在夾帶著仿佛連空氣都為之破碎的破風聲,迅雷般的往貪狼星的頭頸之間交叉斬落。
  吃驚于重的來勢,快得出人意料之外,面對如此駭人聲勢的重招,貪狼星也不敢托大,后腿輕輕的一蹬,整個身子幾乎是原勢不動的往后平移了兩、三公尺,順利的閃過了重所施展出來的重招。
  與四平八穩的貪狼星不一樣,仿佛是出力太大,外加急速狂奔的緣由,重仿佛是一時收力不及,手上那狂猛的重招在貪狼星閃避過后,全由重與貪狼星之間的地面享受了。
  又快又猛的土黃色瑩亮雙手,重重的砸在了眼前的沙地上,激起了漫天的風沙,完全的將重與貪狼星遮掩住了。
  雖然說是一時失手,但是重還是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重心,一個深呼吸,再度的聚起了不亞于剛剛那種分量的大地斗氣,憑著最后的記憶,重繼續的往貪狼星所在的方向沖撞過去。
  還沒有來到記憶當中貪狼星停留的位置,重便感覺到一股陰寒得叫人不寒而栗的銳利勁風迎面而來!
  那尖銳無比的氣息,頓時讓重渾身厚鱗(寒毛?)直豎。
  毛骨悚然的感覺,讓重完全不顧自己可能會失去重心,甚至可能把要害完全暴露在敵人的面前。
  重硬生生的把自己前沖的勢子往右一個猛烈扭轉,高速的沖勁與猛烈的扭轉所產生的扭曲,連重那強橫無比的身軀,也無法忍受的發出爆竹般的嗶啵聲,痛得重差點沒連眼淚都流出來。
  但是比起身軀所感受到的扭曲痛苦,重更慶幸的是,就在他倒下的瞬間,眼角處正好瞄到了一抹比雷電還要來得激烈而快速的金色閃電,從他的上方電射而過,如果重沒有在心血來潮之下,硬生生的改變自己的運動方向,那么那抹閃電所經過的路徑,則正好會是他的胸膛。
  趁勢多翻滾了幾圈,在擺脫那道可怕的金色閃電之后,順勢站起來的重渾身雖然布滿了沙粒,叫人看起來有著說不出來的狼狽,但是在重的臉上卻有著讓人絕對不會誤會的那種、屬于陰謀得逞的惡意笑容在。
  同一時間,飽含著叫人無法忽視的可怕怒氣的凜冽凄厲狼嚎,也從某個方向傳了出來,震撼著在場所有的人心。
  重臉上的得意笑容更明顯了,因為聽出了那聲狼嚎中所夾帶的怒氣,重知道,炎他終于得手了!
  原來,俗話說的好,最了解你自己的,不是你的親人朋友,而是你的生死仇敵。
  分別列屬兩個之間有著生死大仇、一見面就是非你死我活不可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炎與重之間當然不可能會是朋友,而且他們非但不是朋友,還是打過上百千次架的大仇人。
  就連這一次意外的聯軍,兩人之間也是相互較勁個沒完,都希望把對方的鋒頭徹底的壓下。
  而今,因為貪狼星所帶來的可怕壓力與被藐視的憤怒交雜,炎與重在這樣的一個契機之下,竟然不約而同的產生了合作的念頭。
  因此,就在剛剛貪狼星大展神威的時候,炎與重這兩個生死冤家在完全沒有任何的暗示與協議之下,共識就已經同時存在彼此的心中了。
  在知道對方了解自己,就有如自己那樣了解對方的炎與重,在這樣的一個機會下,竟然誕生了無比誠信的首次合作。
  他們的計畫說穿了很簡單。
  那就是在最簡單的方式下,擒下對方最重要的人物。
  想當然,現階段在他們的眼中,所謂最佳的人選除了亞芠之外,別無他人。
  最妙的是現階段的亞芠,除了昏迷不醒之外,在他的身邊除了一層厚實的護罩外,再無其他的防衛,如此良機之下,如果炎與重的主意沒有打上亞芠的話,那可真的是沒天理了。
  也因此,知道自己在速度上完全沒有辦法與貪狼星相較的炎與重,在打上亞芠的主意之后,便相當干脆的設下了這個圈套。
  與其擔心被貪狼星所發現而無法達到目的,那么干脆犧牲一人來纏住能夠極速行動的貪狼星,好讓另外一人抓拿亞芠到手。
  當然了,這阻擋與抓拿人的任務分配,兩人都相當的有自知之明。
  雖然斗氣是一種剛烈無比的爆發性力量,但是相較之下,重的大地斗氣在守護的功效上,比炎的火焰斗氣要來的高上一截,而火焰斗氣的攻擊性也不是大地斗氣可以比得上的。
  因此不言可知,在明知無法抵御極速行動的貪狼星攻勢之下,吸引貪狼星注意力的工作,當然就落入了兩人之中較善守的重身上,而打破厚實護罩將亞芠擒拿的人,當然就非炎莫屬了。
  也難得兩個前一刻還是生死大仇的敵人,在這一刻,竟然會完全不計較得失的坦誠合作。
  果然一時失察的貪狼星光顧著要解決重,而忽略了與重一同起步卻隱藏起自己的速度的炎。
  在重刻意激起的沙塵掩護下,爆發出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敏捷高速的炎,在認準目標全力一擊之下,果然將貪狼星設在亞芠身邊的護罩破除,順利的擒住了昏迷中的亞芠,捏著了亞芠的小命。
  塵埃落定,重也來到了炎的身邊。
  看著炎那有力的右手正死死的捏在亞芠的脖子上,互望一眼的炎與重,俱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欣喜的光采。
  “不要動,否則我手中的人類將死于非命!”
  說話的對象,正是一旁看起來已經有點暴躁的貪狼星,不知怎的,炎似乎感覺到貪狼星可以聽得懂自己所說的話,因此一將亞芠控制在手,炎便出聲制止了貪狼星的行動。
  看到了貪狼星果然在聽到了自己的話之后,便不敢再妄動了,炎與重知道自己一方已經落于不敗之地。
  炎與重這時反倒不急著說話了,他們得好好的想想,該在這場有如戲劇般起伏跌宕的戰事上獲得哪些條件。
  完全不用考慮的,那個引起了這一切的所謂黑陽族,是不可能再讓它繼續存在了,但是手底下這個人族高手,以及眼前這只神秘無比又實力駭人的金色巨狼,又該如何處置?
  相較于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收場的炎,一旁的重倒是相當的悠閑,完全不理會面前不斷低咆的憤怒貪狼星,公然的大聲指揮著自己手底下的戰士,開始聚集實施戰后的清點。
  畢竟誰都曉得,有亞芠在手的他們兩人,勝利獎杯起碼已經被牢牢握在手上九成九了。
  而在古城城墻上方的葛與級,則是面面相覷,他們怎么能夠想到明明已經勝券在握,怎么一眨眼,整個局勢就完全顛倒過來了?
  互望一眼,級嘆口氣的往后揮揮手,同時打出一連串的手勢,開始命手下的戰事集合清點。
  他則與葛走下了古城城墻,往炎與重及貪狼星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
  憑著亞芠與他們之間的關系,事情發展至今,他們也曉得在亞芠落入敵手的現在,他們已經完全沒有繼續戰斗的必要了。
  就在葛與級來到現場的同時,正好也是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戰士各自集合好,并將戰后結果清點出來回報給炎與重聽的時候。
  聽到手下的回報,炎與重兩人真的是欲哭無淚。
  他們雖然知道損失相當的慘重,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嚴重到這樣的一個地步。
  堂堂圣族大陸五大部族之二聯手發出二萬人馬的討伐軍,又是在他們這兩個斗神的帶領下,一場戰役下來,竟然兩大部族聯軍合起來的總數連一萬人都不到,等于兩大部族全都損失了五成以上的人手。
  但是更叫人意外的是,在這些幸存的手下戰士當中,受傷的幾乎沒有,更別提重傷的人了!
  這只有一個表示,所有死去的人全都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才會造成了這樣一個場面,凡是正面對敵的戰士全死光了,沒死的都是些還來不及參戰的人手。
  一想到這,恨火滔天的炎與重,不禁死盯著眼前一身金光的貪狼星,在這死去的五成人馬當中,真正與黑陽族戰斗而死去的,甚至不到一千人。
  也就是說,在這場戰事當中,所有的損失,幾乎全都是現在被他們抓在手中的亞芠以及眼前的貪狼星所一手造成的。
  尤其是貪狼星,在它那雷霆般的瘋狂極速之下,超過五千人是因為貪狼星的緣故而死去。
  與炎跟重相比較,貪狼星此時的憤恨絲毫不亞于這兩個斗神。
  它實在是太疏忽了,竟然會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讓亞芠受制于人,造成了現今的局面。
  說到底,貪狼星的精神自我雖然說與亞芠分享著所有的一切,但是它到底在某個方面來說還是一個新生的精神靈魂。
  盡管貪狼星有著亞芠所擁有的一切記憶與經驗,但是到底新生的精神,比起亞芠的滄桑老練,貪狼星的性子就顯得比較年輕沖動許多,才會在“重生”之后“玩”得過了頭。
  而貪狼星此時如此的憤怒,除了因為亞芠落入了敵人手中之外,它更氣憤的還是自己。
  自知自家事,今天如果站在這里的是以前的它的話,那么它絕對不會讓亞芠有遭受到危險的機會。
  因為當初單純的它,除了守護亞芠之外,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其他想法,也不可能因為“玩”的過頭,遠離了亞芠而讓亞芠遭到危險。
  也許,當初太始與亞芠的決定都錯了,讓自己擁有完整的精神與靈魂,也許是個錯誤的決定吧!
  雖然已經有著自我獨立的精神,但是到底是根源自亞芠的完整靈魂,現今的貪狼星在本能的護主思想之下,竟然有了某種否決掉自己誕生的想法!
  就在貪狼星一邊不知如何是好,一邊胡思亂想時,遠方的天際忽然傳來了連續不絕的清脆鳳鳴鷹唳聲。
  這給了貪狼星一陣的心安,起碼依聲音聽起來,朱雀與它所派去的雷羽似乎都已經各自完成工作了。
  果然,就在腦海里剛剛想完,貪狼星便已經接到了來自雷羽的訊息,雷羽它正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當中,而且就快到了。
  低聲的發出了一聲咆哮,貪狼星狠狠的盯了炎與重一眼,看的炎與重心中一陣發毛之后,貪狼星忽然往上用力的一竄,就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渾身散發著金色的光輝往上空筆直上沖。
  同一時間,就在古城頭頂上的天空,原本因為沙漠里漫天的風沙而顯得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像是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劃破了般,開出了一個寬大的洞口,讓眾人得以從那空中的洞口里,瞧見了頭頂上的深藍天空。
  同時,一陣響亮的鷹唳聲在眾人的頭頂上響起,一只雙翼展開足足五百多公尺長的藍色巨鷹,在渾身銀電流竄與周邊狂風伴隨下,從空中往下俯沖,巨大的身影不斷的接近著古城周邊的眾人。
  就在某些比較膽小的魔族人終于忍不住的發出了驚呼聲的同時,自上而下的藍色巨鷹,已經與由下而上的貪狼星整個撞在一起了,這下,又是不少人發出了吃驚的呼聲來。
  但是最叫人膽顫心驚的是,那藍色的雷霆巨鷹仿佛是受不了貪狼星的接觸般,當貪狼星所代表的金色光芒沒入了藍色巨鷹的軀體當中之后,原本羽翼分明的藍色巨鷹竟然失去了原有的形象,整個化成了一團不斷在表面流竄刺眼銀電的巨大藍色光球,仿佛失速的往地面上的眾人直墜而來。
  地面上,不管是勝券在握的炎與重等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人也好,還是落入了下風、正努力的絞著腦子、想要避免自己一方落于不幸的葛與級所屬的黑陽族人也好,全都傻眼了。
  不過到底炎與重見多識廣,雖然被眼前這詭異的景象所震撼著,但是很快的回過神來之后,他們馬上的就看出來,那貪狼星隱身的藍色光團,其實往下掉落的速度并不快。
  比起往下掉落的速度,那藍色光團的縮小速度更快,也因此才會造成了眾人的視覺誤差,誤以為那光團正以極快的速度向下墜落當中。
  果然事實證明,炎與重的判斷并沒有錯,那光團甚至在還來不及與底下的滾滾黃沙有所接觸時,便已整個消失不見。
  墜落到地面上的是,仿佛取代了光團的存在,金色的身軀上纏滿著銀亮雷電的貪狼星!
  注三:在這宇宙之間,充斥著各種無影無形的能量,能夠操縱多少的能量,就代表著可以將多少能量掌控于手中,而像朱雀這類型的幻獸,本身因為身軀過于嬌小,先天條件便無法容納太多的能量,也因此,才會產生將自己所能夠掌握的能量凝形化身于外的奇特能力。
  對朱雀而言,它的進化途徑并非是以本體的進化為目的,而是以加強操縱能量的手段為主要目標。
  朱雀每一次進化的途徑,便在于靈活掌握更多量的能量為己用,所以盡管朱雀貴為南方守護圣獸,但是扣除掉它體外留置于外空、被朱雀自己稱之為本源能量的外部能量之后,朱雀本體其實擁有的能量,甚至不如一只中級七階的幻獸來得強。
  而朱雀與一般幻獸的差別,也只在于善于操縱能量的它,可以用體內七階幻獸級的能量,來發揮出超越九階的力量來。
  而在這八千多年來,朱雀進化而來可進行操縱的能量,可也是天文數字般的龐大能量。
  但是就另外一方面來講,盡管朱雀可以操縱那么多的能量,但是這些能量也不同于一般散布在宇宙空間當中的零散,而是成為經過朱雀吸引、聚合、轉化之后,最適合被它操縱的能量。
  雖然不是說這些龐大的能量再消耗之后就不可補充,相反的,以朱雀之能,就算外部能量完全消耗之后,她還是可以聚集同等的能量為己用,幾乎可以說,只要朱雀本體不死,宇宙間的能量沒有完全泯滅,朱雀便擁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也因此,對朱雀的立場來說,貪狼星這獸王太初就算要它全部的本源力量,它也不會怎樣,甚至朱雀必要時還可以提供給貪狼星所需的能量。
  但是貪狼星這惡作劇似的強盜行為,也使得朱雀有點不爽,再說好了,就算貪狼星再“餓”,朱雀也心知肚明它不可能真的吃掉它所有的本源能量的,只是這種不告而取的行為,使得朱雀想出口怨氣。
  只要本源力量置于它的掌控之下,貪狼星也拿它沒辦法,到時候,朱雀倒是要看看貪狼星在面對“美食”卻無法品嘗一口時,它會如何求它?
  總而言之,貪狼星與朱雀之間的斗智斗力,說穿了,就是兩個小孩子在吵架的意思。
  7風雨過后面對著貪狼星與雷羽之間的變化,就算是再敏感膽小之人,在這場變化遠超乎想象之多與古怪的古城戰爭,也早已經麻木于這場戰事的變化之多了。
  歷經過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演變之后,炎與重這時對于渾身雷光閃耀的貪狼星,反倒是沒有那么的吃驚,或者可以說是已經麻木了,他們反倒是用了另外一種眼光來看待著貪狼星。
  在接收完雷羽所帶來的朱雀的本源能量之后,貪狼星此時又比剛剛高大威猛三分,四腿站立起來幾乎快達到一個普通人的胸膛,如果再加上頭上銳利的銀白獨角的話,那更是超過一個成年人的高度了。
  另外因為正處于戰斗的狀態,貪狼星此時渾身上下的柔軟長毛相互融合,編織出一塊塊有如緊貼著貪狼星身上的肌肉而生長的大小厚實盔甲,將貪狼星全身上下包裹得密密麻麻的。
  而且因為一時之間尚未將雷羽所帶來的全部能量完全的吸收,導致此時貪狼星身上隨時隨地有著耀眼的銀電,不斷在其身上游走著。
  頭上,兩個血紅的瑩亮眼中,散發著濃濃的戰意與憤怒,在頭頂上那根長達三十公分的金亮獨角,以及嘴中兩根巴掌長的雪白獠牙的襯托下,更顯兇猛駭人。
  炎與重毫不懷疑,如果不是亞芠在他們的手中的話,恐怕自己早已陷入了眼前這頭仿佛惡魔般的兇猛魔狼的雷霆攻擊之下了。
  忽然之間,貪狼星猛的又再度的發出了一聲凄濿的長嚎,聲未落,貪狼星已從原地彈跳至半空中,龐大的身軀,幾乎是極限般的弓縮起來,渾身上下橫流的銀亮電流,仿佛是在貪狼星的意志作用之下,順著貪狼星身上所化出的盔甲,瞬間游走到頭頂的獨角上。
  同一時間,仿佛已經是到達了極限,貪狼星整個身子向外一彈,巨大的身軀再度的舒展開來。
  同時獨角上那匯聚全身流電的能量,也化成了一團拳大的藍色光團,垂直的落到了炎與重的面前,炸開了地面,再度的激起了漫天的沙塵與強烈的氣流來。
  從貪狼星跳起、聚電、發出能量團乃至眼前彌漫風沙,炎與重連動都沒動,甚至炎抓著亞芠脖子的手上的力量,連一分變化都沒有。
  他們只是在心中暗暗的稱奇著,因為他們看得出來,貪狼星此舉完全是一種宣泄憤怒的作用。
  事實上也是如此,對于貪狼星如此人性化的舉動,炎與重除了深深的不可思議之外,更是高興著,這表示貪狼星是絕對可以溝通的,對于他們的要求是否成功,也更有把握了!
  待漫天的風沙過后,看得見貪狼星剛剛那一擊,也只是在炎與重面前五公尺處炸出了一個足夠埋葬十個魔族人以上的大坑,除此之外,對炎與重沒有任何的傷害。
  另外,貪狼星眼中的血紅也已經褪去,代表著貪狼星在經過剛剛的宣泄舉動之后,已經完全的恢復冷靜了。
  的確,貪狼星此舉便是為了泄憤。
  原因無他,因為從亞芠一落入人手,一方面陷入了憤怒當中的貪狼星,幾乎發狂的想要將眼前這兩個斗神給碎尸萬段,另一方面,貪狼星卻又不斷的想著,該如何的將亞芠給救回來。
  終于在剛剛吸收了雷羽的龐大能量之后,感覺到自己已經“吃”的飽飽的貪狼星,在身體滿足舒適的情況下,把自己帶入了亞芠的立場,不斷的思考著,今天如果角色互易,亞芠站在他這個地位的話,亞芠會怎么辦?
  這一想,貪狼星不由的發出了一身的冷汗來。
  因為無論它是直覺反應還是深思熟慮,自始至終答案只有一個,如果亞芠面對這種同伴落入敵手的情況下,亞芠只會用一種解決辦法。
  那就是不管人質死活,全力強攻,而且這方法在亞芠的記憶中是適用“任何人”的。
  因為從亞芠的記憶中浮現的答案里,貪狼星知道了亞芠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決定,主要是因為亞芠認為,同伴落入了敵手當中,這表示敵人有機會藉此來威脅自己。
  那么,在為了保護自己以及其他同伴的前提之下,避免自己一方因為受到敵人的壓制,而導致連自己與其他的同伴也陷入險境,那么只好對不起落入敵手的同伴了。
  畢竟,一人死,好過全部人都死,這就是亞芠記憶里對于解決眼前這種困境的唯一、簡單、殘酷的答案!
  之所以會說適用任何人,這是因為貪狼星從亞芠的記憶里知道,當初在從華納邦公國逃亡至奇華森林那段期間,亞芠一家子就曾經有幾次被人給擒住當成了人質來威脅其他人。
  但是面對這種情況,其他還有反抗余地的人,卻是悶聲不響的完全將敵人的威脅置之不理,一副仿佛想殺就殺的樣子,繼續的攻擊著敵人。
  后來雖然幸運的將人給救出,但是貪狼星可以從亞芠的記憶當中知道,當時包含亞芠等人在內,其實是以著一種相當悲壯的心理來面對著敵人,所有人都有著共同一個想法,絕對不能因為某個人落入了敵人手中被當成人質,而使其他人也跟著陷落下去的悲壯想法。
  看著落入了炎與重手中昏迷不醒的亞芠,貪狼星不禁仰首狂嘯,難道真的不管亞芠的死活嗎?
  想到這,貪狼星原本恢復清明的金色雙瞳,又開始慢慢的變成了血紅起來。
  察覺出貪狼星的瞳色變化,似乎也感受到了貪狼星的想法,炎與重不禁大驚失色,打從他們擒住亞芠之后,整個局面變化的實在是太快了,速度快得到現在他們都還來不及將他們的條件給提出來。
  而現在,眼前這頭怪物,好像是打算不再理會他們手中的人質了。
  如果貪狼星真的不顧一切的話,雖然炎與重有自信可以安然脫身,但是恐怕手底下的戰士們就要遭殃了。
  況且,如果因此而讓自己一方惹上這么一頭來歷不明又實力驚人的可怕怪物,怎么算都劃不來!
  就在炎與重這兩個斗神被貪狼星的反應給弄得不知該如何應對時,貪狼星已經透過了它與亞芠之間心靈感應,發出了一連串的呼喚聲來!
  貪狼星畢竟不是亞芠本人,雖然來自同一精神母體,但是附身在貪狼星身上的精神自我,連帶的也接受了貪狼星那種保護亞芠的本能,使得貪狼星盡管明知道高傲的亞芠絕對是不容許他自己被人當成人質來威脅,寧愿它將炎與重以及他自己都毀滅掉,但是在保護亞芠的最大前提下,它還是下不了手。
  所有的一切躁怒,都是半真半假的演出來給炎與重看的。
  感覺到自己的一連串心靈呼喚如泥牛入水般全然沒反應,貪狼星心中真的是無限的焦慮。
  一咬牙,貪狼星忽然釋放出了一股冷冽動人的殺氣來。
  霎時間,以貪狼星為中心,一股仿佛有著毀天滅地般氣勢的冷酷殺氣,往四周源源不斷的展開來!
  原本無影無形的殺機在貪狼星刻意的擺弄下,竟然有如一股有形無影的力量,卷起了陣陣的狂風,刮起了漫天的風沙,造就出了相當駭人的聲勢來。
  在貪狼星猛烈的殺氣侵襲之下,炎與重先是受懾于貪狼星狂猛的殺機,隨即又不禁相視苦笑起來,如果貪狼星真的下定決心置亞芠于不顧的話,那么他們真的是要準備逃亡了。
  說來丟人,身為斗神的他們,平生不知遭遇過多少的對手,他們都不曾膽怯過,但是今天面對貪狼星來歷不明、實力駭人的可怕怪物,說不怕是騙人的,貪狼星的殺氣,竟使得他們心中隱約的產生了一種放棄一切轉身逃跑的念頭。
  而且,明明是手上擒有人質,但是炎與重就是感覺到自己好像并非主動的一方,所有的主動權全都在貪狼星手中,他們只是隨貪狼星的反應而受到擺布的一方罷了!
  全然集中精神在貪狼星反應上的炎與重,此時完全忽略掉了他們手上的亞芠,在他們的想法里,一個昏迷的亞芠能夠做什么?
  但是他們卻不曉得,就在貪狼星那鋪天蓋地的殺氣來襲之時,他們手上的亞芠竟然睜開了眼睛來!
  將全副精神專注在炎與重還有亞芠身上的貪狼星,注意到了亞芠的眼睛睜開來了,這下子貪狼星心中真的是驚喜交加。
  它沒想到,之前任憑它怎么呼喚卻完全沒有反應的亞芠,竟然會在它所散發出的殺氣之下醒過來,貪狼星連忙的發出了一連串的心靈通訊,身上的殺氣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半晌,貪狼星的眼中冒出了古怪莫名的神色來,對剛剛一連串傳遞給亞芠的心靈通訊,貪狼星竟然感覺到跟剛剛沒兩樣,亞芠還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一如剛剛他陷入昏迷般,但亞芠明明已清醒過來了呀?
  運用著身為幻獸的本身所具有的銳利視力,貪狼星終于看到了亞芠那毫無表情的臉上有著呆滯麻木的感覺,雙眼雖已睜開,但是卻眼神呆滯毫無變化,亞芠臉上的一切觸動了貪狼星記憶當中的某個角落,難道??未待貪狼星想完,原本癱瘓如死的亞芠忽然動了起來。
  原本下垂的雙手忽然閃電般的抬起,右手直伸,反扣住了沒注意到亞芠蘇醒的炎的脖子,左手則并指齊伸,掌刀硬生生的切向了炎抓著他的脖子的右手。
  面對亞芠疾如閃電般的攻擊,炎雖然沒有察覺到亞芠的蘇醒,但是他的戰斗本能還是讓他往后一仰,閉過了亞芠的右手,但是他的手可沒那么好運了,被亞芠的掌刀斬個正著,竟然被亞芠一把斬斷了。
  察覺到自己的右手腕被亞芠齊根斬斷,劇疼之下,炎不禁往后連退了好幾步,一旁的重也被眼前的局面給嚇到了,本能反應的伸手往亞芠抓來。
  重剛剛一伸手,亞芠忽然身形怪異的一跨步竄近了重的身前,左掌右肘二連擊,快逾閃電的擊中了重的胸腹之間,把重給打飛出去。
  握著自己滴血的斷臂,同時看著重被打飛的身影,炎無比狂怒的吼叫道:“該死的人類,所有人給我殺了他!”
  一聲令下,伴隨著重落地的聲響,炎與重背后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呼喊出震天的殺聲,往亞芠沖了過來。
  此時貪狼星旁邊的葛,在看到亞芠依*自己的力量脫出敵手,又看到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發動攻擊,大喜大驚下,葛不禁一邊往前跑,一邊就要揮手要自己的部隊加入攻擊當中。
  但是葛才跑出不到兩步,還沒能越過貪狼星之前,貪狼星竟一個橫身擋住了葛的去路,轉過頭來深深的看了葛一眼。
  嚇一跳的葛,隨即從貪狼星的眼中讀到了很多的東西,這使得葛不禁停下了自己的腳步,楞楞的又轉過頭回去看著正要陷入敵人包圍圈當中的亞芠的身影。
  葛古怪的看了貪狼星一眼,眼前這只從自己老師身上分離出來的古怪金色大狼,從剛剛到現在一連串的表現,早已叫他十分的吃驚了。
  再說經歷了朱雀的心靈傳訊,以及他老師直接在腦海中烙印的教學,面對這種用眼神來說話的方式,葛也實在是沒什么好吃驚的了,之所以讓葛停下腳步的,卻是他從貪狼星眼中所讀到的東西!
  剛剛,在貪狼星的那一眼當中,葛讀到了一件事,貪狼星不準他以及他手下的人加入戰圈當中,除非??他想死!
  仿佛是了解葛心中的疑惑般,在亞芠的身影完全沒入了敵人的包圍圈當中之后,貪狼星又轉過頭來面對著葛,眼神開始說起話來:“你的老師現在并未醒過來,只是他自己的防衛本能發動而已,現在在你老師的面前,任何一切會活動,對他有敵意的生物都會被你老師所摧毀,所以如果你不想死在你老師的手中的話,就別過去!”
  邊說,貪狼星身上的角、牙、爪已經慢慢的縮小,直到恢復原狀,覆蓋全身的盔甲也跟著慢慢游離,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來。
  看著一臉不解的葛,貪狼星不禁嘆了一口氣。
  關于這件事,恐怕除了它以外,這世界上再無第二個人知道了,包含亞芠自己在內,這種狀態下的亞芠絕對是最可怕的。
  搜尋著腦海里面屬于當初貪狼星本身的自我記憶,像這樣因為本身陷入了危機當中,昏迷的亞芠本能的會發動自我防衛的斗爭本能。
  在這種狀況下,沒有理智的主宰,亞芠會排除面前所有一切可能危害到他本身安全的一切生命與物體。
  沒有憐憫!
  沒有理智!
  沒有手軟!
  所有會動的物體在只有斗爭本能的亞芠面前,都是摧毀的目標!
  這樣的情形,就連貪狼星也不敢*近,否則它同樣會受到亞芠的攻擊!
  貪狼星不禁苦笑起來,它怎么也沒想到亞芠竟然會在它的殺氣之下,引發出他的斗爭本能來,不過這樣也好,起碼亞芠本身是不會有危險了!
  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殘酷笑意,貪狼星再度的看向亞芠的所在,此時,整個戰場當中,正上演著一出名為血腥的暴力戲碼。
  在本能的驅使下,亞芠判斷出眼前這批人馬對自己有著傷害的可能,面對著近萬人的攻擊,亞芠不驚不懼的主動迎了過去。
  雖然手上并沒有武器,但是亞芠的雙手就是他最可怕的武器,在完全沒有猶豫的情形下,亞芠的雙手或并指成刀,或屈指成爪、握指成拳的,一次一次的往敵人的身上打擊著。
  每一個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面對著亞芠只有一擊的機會??受亞芠一擊的機會,這一擊,所命中的便是他們的要害核心所在。
  在亞芠絕對沒有留情的一擊之下,沒有人能夠逃離一擊斃命的命運。
  在斗爭本能的驅使下,亞芠的攻擊很簡單,一拳就是一拳,一掌就是一掌,沒有猛烈的殺意,沒有震撼的氣勢,沒有華麗的招式,所有的只是簡簡單單,最省力、最省時、最直接、最干脆的簡單一擊!
  無論弱小的一般戰士也好,還是強盛的高手干部也罷!在亞芠的面前全都一視同仁,一擊必殺!
  葛瞪大著雙眼,無法置信的看著戰場中的亞芠的身影,心里的震撼先別說,他已經有點了解貪狼星剛剛所說的話了。
  在葛的眼中,此時的亞芠身軀的擺動可以說是亂七八糟的,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規矩在內,搖搖晃晃的身影、柔弱無力的拳腳、緩慢無比的速度,看起來仿佛就像是隨便一個三歲小孩子就可以把亞芠給殺掉似的。
  但是偏偏那搖搖晃晃的身影,就是那么剛好的躲過了無數攻擊的刀劍拳腳,柔弱無力的拳腳,每每碰上敵人就讓對手倒地不起,緩慢無比的速度,卻又那么剛好的可以打中對手的空門破綻。
  眼前亞芠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全都在顛覆著亞芠所教導他的一切。
  忽而,大概是亞芠的本能感到眼前的敵人殺不勝殺,一個一個的擊殺,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時間的緣故,好像有點不耐煩的亞芠,忽然無視周邊殺氣騰騰的敵人,任由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無數的刀痕爪跡,他只是靜靜的微仰著頭,兩手往外大張,由下而上的逐漸變成一個十字形。
  緊接著,兩手忽然極快速的松握了幾次,每一次的握緊放松之后,在亞芠的手上便出現了三顆拇指大小的燦爛光球,不斷的在亞芠的手腕上旋繞著。
  看到那光球的出現,許多人,包含著一旁觀戰的葛等人也忍不住的眼睛瞇了起來,瞳孔緊縮著,對于那光球的出現,他們實在是印象太深刻了,畢竟剛剛還不到二個小時前,亞芠就是用這種光球一口氣消滅了三千多人的大軍。
  不過,這一次的光球,卻又與剛剛他們所看到的光球不太一樣。
  這次在亞芠手中連握兩次出現的光球,在一湊到六個數,光球便離開了亞芠的手腕,開始在亞芠的身上作著不規則旋繞的動作。
  而且托這些光球的福,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無一不被這些光球給阻擋,無法傷害到亞芠本身,而且隨著光球數越多,亞芠周邊的防御就越強。
  葛在一旁興奮的看著,從剛剛亞芠的試招當中,葛隱約可以看得出來,這招的威力大小取決于亞芠所發出的光球數量多寡。
  當葛興奮的數到第九組、十八個內旋光團,也就是一百零八顆光球之時,亞芠終于不再凝聚光球了。
  在周身光球耀眼的金色光芒下,渾身金黃恍若神人的亞芠,大張的雙手猛的往胸前一縮,周身旋繞的光團,也跟著縮到幾乎緊貼著亞芠周身的緊密半徑內旋繞著,隨即亞芠仿佛是非常用力般、爆發式的雙手又往外一張,原本周身旋繞的光團也跟著爆炸式的往外直沖而去。
  凡光團所經之處,完全沒有任何一個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可以抵擋得了光團的威力,而且最要命的,就是這些光團在沖到一半時還由一變六,再度的爆發出第二次的威力來。
  光球來的快去的也快,在亞芠的操縱之下,十八組光團一百零八顆光球的旋轉半徑直達三百公尺,足足比剛剛要高上十倍。
  而且也有著剛剛試招的特性,一沖飛到某個極限半徑之后,所有的光球便循著某種奇妙的弧度,再度的往內沖回,這使得剛剛逃過一劫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戰士,再也沒有人可以在亞芠的周邊存活。
  而最糟糕的是,這些光球同樣的有連續回旋的威力,而且還一口氣連續七次,最后一次的回旋之后,在達到極限時,光球本身更是又來個雪上加霜,也整個爆開來。
  強勁無比的威力,一口氣將亞芠半徑內一千五百公尺的所有物體完全摧毀,就連遠處的古城城墻也被亞芠這招給轟掉了一大截,足足有近兩百公尺的距離。
  要不是在城墻上的級見機得早,又已經了解到亞芠這招的特性而及早疏散人群的話,恐怕也會有不少黑陽族的人死于亞芠這招死之螺旋底下。
  而距離亞芠最近的葛,則早已在死之螺旋第一次回旋時,就已經被貪狼星給叼著飛在半空中了,畢竟與亞芠分享記憶的貪狼星,絕對最了解死之螺旋的缺點,那就是對于一定高度以上的物體無傷害性。
  不過恐怕亞芠自己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種狀況下,將這招死之螺旋發揮到這樣的一個地步,幾乎已經遠超乎亞芠當初所預想的威力數十倍了。
  不過當然代價也是相當可觀的,當亞芠發完這招超大型死之螺旋之后,雖然還維持著站立的姿勢,但是頭低低的,兩手無力下垂的垂喪情況,早已在告訴著敵人,此時的亞芠,已經將體內所有的力量消耗殆盡了。
  不過很令人懷疑,在亞芠的這招死之螺旋之下,在他周圍一千多公尺內,還有能夠威脅他的敵人在嗎?
  不過,有時候越怕什么,什么事情就越會發生!
  忽然,兩聲爆吼聲,同時的從亞芠的左右兩側傳了出來!
  由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戰士的尸體所組成“地毯”當中,一紅一黃的身影從中竄了出來,高高的跳起,夾帶著無限憤怒與殺機的強烈氣息,快速無比的往搖搖欲墜的亞芠沖了過去。
  同樣的察覺到亞芠的狀況的葛,在看到渾身綻放著火焰、大地斗氣的炎與重兩個斗神,竟然在此時發起了攻擊,不禁大聲失色的叫道:“老師,小心!”
  才剛剛叫完,葛的腦海里突然的出現了自己老師的“聲音”道:“哼!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乍聽之下,葛不禁驚喜交加的直覺反應道:“老師?”
  “我是貪狼星,不是你的老師!”
  應該屬于亞芠的聲音這么的回應著葛,直到葛感覺到正用一種既可以把自己肩膀咬的牢固、又不會造成疼痛的金色巨狼,叼著自己輕輕的晃了兩下,葛這才會意到,原來剛剛在自己腦海里面說話的不是亞芠,而是救了他一條小命的貪狼星。
  還來不及疑惑為何貪狼星的聲音與亞芠一模一樣的時候,看到了炎與重這兩個斗神已經要撲到亞芠的身上,焦急之下,幾乎就想要掙脫貪狼星前往救助亞芠的葛,隨即又聽到了貪狼星的聲音。
  “哼!不用擔心,你老師現在這個情況可是一種”絕對無敵“的狀況,就連我都不敢*近他了,別說這兩個妄稱斗神的弱小家伙,就是所謂的十六個斗神全都上,也傷不了你老師的一根汗毛!”
  “可是??”葛囁嚅著,明明亞芠已經搖搖欲墜了,貪狼星還這么說,葛真的不知該如何回應才是!
  仿佛曉得葛心中的想法,貪狼星忽然意味深遠的說道:“小子,記得,力量可不是一切呀!”
  想要問貪狼星這話是什么意思,葛卻被眼前上演的景象給弄得傻住了。
  呆呆的看著亞芠在他面前,忽然輕輕的側了一個身,就在炎與重撲到他身邊時,兩手并指成刀,就這么輕飄飄的往兩邊一伸,把炎與重兩個人的胸膛當成了嫩豆腐般的插了個對穿!
  同時,炎與重也同時的伸手在亞芠的背部、額頭砸下了一拳,然后仿佛是心滿意足了,炎與重這才緩緩的軟倒在地,魂歸極樂而去!
  看著輕描淡寫的將炎與重這兩個斗神給解決掉后,依舊是垂頭喪氣、搖搖欲墜模樣的亞芠,葛只覺得心頭如雷打鼓,他有點曉得剛剛貪狼星所謂的絕對無敵,是怎么一回事了。
  曾經在自己眼中無法超越的炎與重這兩個斗神,葛怎么也沒想到,在亞芠的手中竟然就這么云淡風輕的消逝了,而且這還是亞芠在歷經連番大戰、油盡燈枯的情況之下,他很難想象,當亞芠的狀況是百分百的時候,會是如何一個恐怖的存在?
  看著亞芠那搖搖晃晃的身影,葛只覺喉嚨一陣干澀,無比沙啞的猶疑道:“貪?貪狼星,我們現在可以去把老師給帶回來治傷嗎?你看老師渾身是傷,拖久了,好像??不太好吧!”
  話剛說完,貪狼星的苦笑聲,頓時傳進了葛的腦海里:“呃!最好還是不要*近比較好,等他真的倒了再說,不然,我可沒把握我們自己的安全!”
  葛跟著一陣苦笑,說的也是,任誰看到這樣在昏迷當中、光憑著一身自我防衛的斗爭本能就解決掉六、七千個敵人的怪物,恐怕誰也不敢輕易的*近吧!
  點點頭同意了貪狼星的觀點,示意貪狼星將自己放下,就這樣,葛與貪狼星一站一坐,傻傻的等待著亞芠那仿佛被風一吹就倒、但是偏偏怎么也倒不了的身影躺下來。
  至于其他尚未死絕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戰士,貪狼星與葛也沒心情去理會他們了,反正這里是在沙漠深處,能跑得了就跑吧,跑不掉的只能惋惜運氣不好了。
  同一時間,在安排好城內之后、同樣被剛剛亞芠的表現嚇得不輕的級,也來到了葛的旁邊,默默的陪著葛一起等待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貪狼星、葛與級等一直等不到亞芠倒下,偏偏又沒這個膽接近現在處于“絕對無敵”狀態下的亞芠,正當他們等的不耐煩時,姍姍來遲的朱雀,終于以它自認為優雅的姿態返回了。
  朱雀的來臨,叫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只見在朱雀本身的火焰光輝照耀之下,整個天空全都被朱雀身上的光芒渲染成一片艷紅,幾乎遮掩住了原本灰蒙的天空,而朱雀則是發出著一連串的輕靈鳴聲,在古城周圍兜起圈子來,灑下了一層又一層的片片殘羽。
  看到朱雀那仿佛跳舞般的美麗姿態,眾人不禁一楞一楞的。
  朱雀飛翔的姿態果如它本身自我安慰般的,雖然身軀無比巨大,但是無論是展翅輕舒或翎羽飄飛,全都給底下的眾人一種相當高貴的感覺,不愧是四方守護圣獸之南靈朱雀,有其高傲的本錢。
  穿插個小插曲,在古城里面,某個膽大的戰士,看到朱雀在空中飛舞時所灑落的片片殘羽,好奇的他忍不住的跑出了古城外,看準了當中一縷紅羽,用手中的大砍刀去碰觸一下朱雀那掉落的殘羽,這一碰之下,可是惹火上身了。
  只見大砍刀剛剛一碰觸到那片不足半個巴掌大的火紅殘羽,隨即在大砍刀與火紅殘羽所接觸的地方,燃起了一片青紅的火焰。
  那戰士大驚失色下,本能的將手中的大砍刀往外拋出,目瞪口呆的看著大砍刀在還來不及落地,竟然就已經完全的融化成鐵水,與那美麗的殘羽同歸于盡!
  這樣的一個變化,不但那個戰士嚇得連滾帶爬的跑回城去,就是其他好奇觀望的人也是被嚇了一大跳。
  此時圍繞在古城外的片片殘羽,在眾人的眼中雖是同樣的虛幻美麗,但是卻更加的叫人害怕。
  這也難怪了,雖然是片片的殘羽,但畢竟是從朱雀的能量化身上所掉落的,每一片羽毛當中都蘊藏著足以叫人喪命的可怕能量,哪能夠讓人輕易的去觸碰!
  看到朱雀的模樣,貪狼星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它當然是曉得朱雀此舉的目的,是想透過這種方式來隔離古城的受圍之勢,避免城內的人遭到圍攻。
  說實在的,如果這事在半個小時前,相信包含它在內,所有人都會很高興朱雀的來到以及它的心意的,但是半個小時后的現在,敵人都被亞芠給殺光或逃光了,朱雀還來玩這套,它要包圍誰去?自己人嗎?
  貪狼星連連輸送了好幾道心靈通訊,好不容易喚醒了正沉浸在自己內心世界當中的朱雀,回過神來的朱雀,這才發現到自己竟然因為太過于“忘我”,忘記看清楚古城周圍早已經沒有半個敵人在,還在夢想著而鬧出了這么一個大笑話來,不禁惱羞成怒的彈了一顆火球,往貪狼星打來。
  貪狼星對于這小火球本身倒是不怎么在意,先別說這火球慢得連它的尾巴都追不上,就算站著讓火球打,也傷不了它一根寒毛。
  但是,偏偏這火球的行進路線卻路經亞芠的頭頂正上方,萬一因此而惹到了現在的亞芠的話,光是一想到這,貪狼星不禁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
  偏偏貪狼星怕的是什么,什么就真的發生了。
  原本晃了老半天已經都快倒下的亞芠,就在朱雀的火球來到他的正上方時,亞芠整個身形忽然站穩了起來,緊接著亞芠的人影就這么消失在原地。
  眼中金光一閃,貪狼星發出了一聲咆哮,一股急到不能再急的心靈通訊,硬是闖進了朱雀的心中道:“朱雀,小心!亞芠現在可認不得你!”
  乍聽貪狼星的訊息,朱雀先是一楞,隨即,它馬上感覺到背上有個東西存在,急忙扭頭一看,正是那消失在原地的亞芠,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一瞬間出現在它的背上。
  還來不及跟亞芠打聲招呼,朱雀已經先發出了一聲隱含著無比驚駭的鳴聲來。
  在朱雀的感覺上,它渾身的本源能量竟然像是失控般的,瘋狂的涌向了正蹲踞在它背上的亞芠.朱雀這下真的是被嚇得驚慌失色,連忙的叫喚著貪狼星,疑惑著亞芠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老實說,朱雀倒不在意自己的能量流失的問題,但是它卻相當的在意現在的亞芠給它一種陌生、而且讓身為四圣獸之一的它也感到膽戰心驚的感覺。
  而且,它更怕的是,如此龐大的能量涌向亞芠,萬一一個不好,亞芠恐怕是禁不起這些能量的沖擊的。
  接收到朱雀的心靈傳訊,貪狼星不禁松了一口氣,起碼它總算是知道了由于它的緣故,亞芠在這半年多以來,一直處于天心真氣與精神異力極度缺乏的狀態下,加上又因為與它合體的緣故,使得亞芠的**也產生了某些的變化,變成了與它的體質有點類似,同樣的對于能量極度的渴望。
  加上現在的亞芠只存在本能反應,又是經過連番大耗能量的激戰,偏偏朱雀這個家伙,可以說是一個活生生的大能量團,因此在朱雀的火球刺激到亞芠之后,本身的虛弱與對能量的渴望本能,壓制了亞芠防衛的本能,這使得亞芠奪取朱雀的能量優先于攻擊它。
  腦海里電光般的閃過一連串的念頭,判斷出亞芠此時的反應之后,貪狼星連忙將前因后果傳遞給了朱雀,讓朱雀安心的讓亞芠拿點能量來補充其極度衰弱的身體。
  聽到了貪狼星的判斷,朱雀這才總算安心的松了口氣。
  亞芠要多少就給他吧,反正之前它也吸了不少亞芠的能量,來補充自己的核心能量,就當是還給亞芠好了。
  只是,朱雀還是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身上的能量,免得一下子蜂擁過去太多,會傷害到亞芠,畢竟在根本上亞芠與它還是有所差異的。
  果然,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朱雀原本龐大無比的身軀足足縮小了一大號,亞芠終于在特地飛得相當平緩的朱雀背上,慢慢的站起來。
  而視力超出一般生物的貪狼星更注意到,在亞芠站起來的同時,那雙無神的雙眼開始慢慢的闔上。
  同時,閉上了雙眼的亞芠,也在朱雀的背上輕輕的晃了兩下之后,忽然在葛等人的驚呼下,從朱雀的背上垂直的墜落下來。
  早已有所準備的貪狼星,見到亞芠終于昏過去了,發出了一聲歡愉的咆哮聲,輕輕的一躍,準到不能再準的將昏迷的亞芠接在了它的背上,免除了亞芠墜地之苦。
  看到貪狼星順利的將亞芠給接走了,朱雀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清唳,雙翅一振,猛的向下一拍,激起了漫天的風沙。
  借著這一揮之力,朱雀由原本的平飛轉而向上,旋轉著自己的身軀,直沖天際,徒留下點點紅光。
  同一瞬間,貪狼星也接到了朱雀的訊息道:“真受不了你們兩個家伙,竟然足足的拿走了我快一半的本源能量,不行了,我要回去好好的補一下,你們好自為之了!”
  訊息傳遞完畢,朱雀的身影也只剩下了天空中的一點紅光而已。
  貪狼星由衷的發出了一股感謝的訊息。
  雖然朱雀沒有說,但是貪狼星也知道,為了滿足它跟亞芠的需求,朱雀這次真的是委屈了,數千年來搜集補充的本源能量,足足的送了快一半給他們。
  這一次,朱雀起碼要全力的吸納個一、兩個月的宇宙能量,才能夠再恢復原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