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31 獸王重生

就在精神世界當中,亞芠與新生的貪狼星交談的時候,原先懾于朱雀這突如其來的高亢鳴聲而忘記自己接下來行動的炎與重,終于回過神來了。
  抬頭看著在空中依舊不停的發出一聲比一聲還高亢鳴聲的朱雀,兩人忍不住的互視一眼。
  雖然一方面是吃驚于這突如其來的鳴聲,另一方面是訝異朱雀小小的身子,竟然可以發出如此駭人的鳴聲,也曉得朱雀一定不會是什么普通的小鳥。
  但是畢竟朱雀實在太小了,小到除了叫聲讓他們吃了一驚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威脅感了。
  眼看著自己的叫聲只讓兩個斗神頓了一頓之后,又繼續的往亞芠的方向前進,朱雀不禁心急如焚。
  現在它的能量對付一般的高手倒還可以,但是如果要對付炎與重這樣的高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事急馬走田,朱雀也顧不了那么多了。
  短短的七、八公尺距離,朱雀一個俯沖便到了,雙翅大展的懸空阻攔在他們與亞芠之間。
  終于看清楚朱雀的模樣之后,炎不禁呵呵笑道:「聽說人族會使用一種很奇妙的生物當成自己的武器,看來這只小鳥大概就是了吧!」
  重接口道:「應該是那種叫做幻獸的奇妙生物吧!看起來滿有趣的,把它抓來玩玩好了。」
  聽到炎與重把自己當成了亞芠的幻獸,朱雀不禁有點生氣。
  牠是幻獸同時也聽命于亞芠是沒錯啦!但是把它堂堂一個南方守護圣獸,當成了一般幻獸,還想要把它抓去玩,這可叫朱雀高傲的自尊無法忍受。
  清脆的叫一聲,朱雀身上紅光猛的一漲!
  一瞬間,一只有一個人大的烈火朱雀,頓時出現在炎與重的面前,同時寬大的雙翅一揮,分別往炎與重的左右兩側拍去。
  完全不知朱雀有此異能的炎與重,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不敢輕忽大意,連忙往后退了好幾步,躲過了朱雀這一拍。
  眼中厲芒一閃,已經探測出朱雀雖然很強,但是還不足以構成對自己的傷害,炎相當輕松的說道:「看來這小東西倒還滿忠心的,明知道自己不敵,還這么護主的擋在我們面前,這倒有趣。」
  看到朱雀展現出來的火屬性,重有點意態闌珊的接道:「本來還想捉回去養養看的,沒想到是一只火屬性的幻獸,算了,這奇妙的小東西就讓給你了,我去解決那個人類好了。」
  聽著炎與重兩個家伙左一個小東西、右一個小東西的,堂堂的朱雀這下可真的是徹底的發怒了。
  能量化身的嘴巴猛的一張,機關槍似的接連吐出了無數的火球來,不斷的往炎與重身上射去。
  身上再度浮現火紅色的火焰斗氣,炎往前搶先了一步,兩手疾揮,將朱雀吐來的火球一個不剩的全接了下來。
  感覺到朱雀火球所蘊含的強勁力量,炎一邊身體猛顫,一邊痛快的叫道:「好家伙,小東西發怒了呢!看我收拾收拾你,你才知道誰才有資格當你的主人!」
  看來炎與重對于人類所使用的幻獸真的是一無所知,否則的話,他們也不會說出想要收服朱雀這類的話來了。
  一旁的重,看到炎玩得好像還滿高興的,跟著也嘿嘿的獰笑了兩聲,轉身往亞芠倒臥的地方走去。
  這下朱雀可急了!
  屬性相同,在沒有壓倒性能量的現在,朱雀根本可以說拿炎完全沒有辦法,而且三番兩次的想要沖過去阻擋重的步伐,卻又屢屢被炎所阻攔,朱雀心中那個急,可真的是不知該如何去形容了。
  就在重距離亞芠還有五公尺的時候,忽然一聲大喝傳來:「休傷吾師!」
  緊接著那聲大喝,一個渾身冒著黑色斗氣的雄壯人影沖了過來,擋在重與亞芠之間,正是葛。
  原來,剛剛在察覺到亞芠這邊出了狀況之后,葛可以說是心急如焚,但是手邊的指揮工作卻使得葛不敢輕易的離開自己的位置,只能夠時不時的看這邊一下,知道自己的老師還活著便罷。
  后來總算是亞芠與炎、重之間的戰斗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不知不覺的緩和了攻勢,甚至不少部分還停滯下來。
  壓力大大減輕的級,見到葛擔心的模樣,這才將葛手中的指揮權接了過來,讓葛前來亞芠的所在地,總算趕上這最后一刻了。
  剛剛站定位,葛的腦海里便傳來朱雀相當焦急的聲音道:「葛小子,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支撐十分鐘,好好的保護你的老師,千萬不要讓他再受傷害,十分鐘之后,我便可以對付這些人了。
  「如果你辦得到的話,那我就送你一只人類口中的圣幻獸,還提供強力幻獸給你的手下,提升你的實力,這是我南方守護圣獸朱雀的諾言!」
  葛心中不禁一震。
  一方面是因為對于朱雀會如此焦急而感到怪異,另一方面卻是因為朱雀自曝身分,以及答應要送他圣幻獸的諾言而感到震驚。
  對于人類習慣使用的幻獸,這段日子以來,葛在朱雀口中當故事早已經聽的不少了,對于幻獸,也不像炎與重那樣的無知,因此在聽到朱雀說要送給他一只圣幻獸,還讓他的手下有幻獸可使用,對于這諾言的意義,葛幾乎要欣喜欲狂了。
  定了定狂喜的心情,葛堅定的在腦海中回應朱雀道:「朱雀,你放心,老師有難,我這個做學生的怎么可能會不管呢?就算是要我粉身碎骨,我也一定保護好我的老師!」
  一邊與炎繼續糾纏著,朱雀一邊回應道:「總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護好你的老師,否則事情就不妙了,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葛,拜托你了!」
  見到朱雀如此慎重其事的樣子,頭一次,葛對自個老師亞芠的身分產生了懷疑,但是眼前還有這重斗神的存在,使得葛無暇細思,只能萬分警戒的看著重。
  看到葛如此謹慎的看著自己,重不禁生起了一陣憤怒。
  什么時候,像黑陽這種三流部族的人,只為了一個異族的人類,也都敢擋在自己的面前了?
  略一偏頭,往亞芠的方向看去,重不禁心中一震,臉上也浮現出詫異的表情來。
  看到重的表情,葛也忍不住本能的轉頭看了一下亞芠的方向。
  他發現到亞芠不知何時已經改臥為跪,還來不及為發現亞芠已經蘇醒而高興,葛在回過頭來的瞬間,便感覺到胸口一震大力傳來,耳邊聽到了砰的一聲,整個人暈陶陶的往后飛了出去!
  原來是重趁他轉頭的瞬間,一拳打中了他的胸口了。
  落地之后的葛,只覺得胸口一陣氣悶,重的大力一擊,讓他有種渾身發虛的感覺,同時也忍不住的咳出了一些深藍的鮮血來。
  葛心中一陣苦笑,雖然明知道自己與斗神之間還相差很長的一段距離,但是沒想到竟然還差得那么遠。
  雖然自己是先分了心,但是重在沒有動用斗氣的情況下,還是讓自己受到如此的傷害,他很難以想象,要不是自己在老師的鍛煉下,體質增長了兩、三倍的話,恐怕這一拳就足以讓他完全躺下了。
  看到重繼續往亞芠的方向走過去,葛顧不得胸口氣悶渾身發虛,連忙一把掙起,也顧不得自己不是重的對手,運起了最大力量的天魔氣,同時抽出了背后亞芠特地給他的白金巨劍,葛幾乎是只攻不守的往重撲了過去。
  雖然不把葛放在眼里,但是吃驚于葛身上所出現的黑色斗氣,還是他頭一次見到的,因此重倒也不敢托大的硬接葛這一擊,腳步一錯,讓過了葛這一撲,這樣就拉開了他與亞芠之間的距離。
  看到這樣有效,葛在落地之后,連忙的又轉身往重的方向撲擊過去。
  在不清楚葛那身詭異莫名的黑色天魔氣到底是有什么作用,重再度的閃過了葛的撲擊。
  接二連三的,重與葛這兩個實力相差懸殊的對手,竟然開始玩起躲貓貓,而且還是弱的抓強的。
  閃了七、八次之后,重終于不耐煩了,而且也發現到葛的目的在于拖延自己讓亞芠有足夠的時間來恢復,想起了剛剛亞芠展現出來的實力,重不禁一陣緊張,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越不利。
  看著渾身冒出淡淡黑色斗氣的葛,這次重不閃不避的硬接了葛的一擊。
  當右拳與葛揮來的白金巨劍相交時,重發現到葛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對自己造成任何的傷害,但是葛的黑色斗氣卻讓重一陣顫栗,因為他發現到,自己的右拳在與葛的黑色斗氣接觸之后,竟然產生了一陣的刺痛,而自己所發出的土黃色斗氣,也仿佛被葛的黑色斗氣給吞食了不少。
  而且,葛手中的白金巨劍也非凡物,竟然有辦法在他那堅硬無比的拳頭上,開出了一個深深的傷口。
  除此之外,身為宗師級斗氣專家的重,更是在瞬間發現到葛的黑色斗氣除了顏色古怪之外,竟然還有著侵蝕的作用,連忙右手運氣一震,將葛給彈飛出去。
  這個時候,在發現到葛身上的斗氣是一種全新的斗氣之后,重倒反而不急著去解決亞芠了。
  畢竟對重而言,就算亞芠再怎么厲害,在經過了剛剛的耗損之后,現在實力一定已經大損了。
  況且,亞芠對他而言,也只是一個外來客,真正能夠引起他注意的,反而是葛這個在他眼中的三流部族的氏長了。
  盡管現在的葛對他不足為慮,但是葛身上那古怪的斗氣,倒真的是叫重心中有點毛毛的感覺,如果現在放任不管的話,假以時日,當擁有著如此詭異、具備有侵蝕作用的黑色斗氣的葛,一旦成長起來的話,恐怕對于他們這些高手而言,都是可怕的威脅。
  而且,葛手中那把銳利無比的白金巨劍也挑起了重的貪念,畢竟神兵利器有誰不愛的?
  似乎打定主意要斬草除根的重,現在根本就不管亞芠了,直直的往葛走了過來。
  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的葛,渾然不知道自己因為一身天魔氣而引來重的絕對殺機,他倒還很高興重沒有趁這時間往自己老師亞芠的方向走過去。
  所謂不知者無懼,運起了天魔氣,葛再度的往重的方向撲去,手腳一展,全力的把之前接受亞芠訓練以及自己鍛煉的成果展現出來,手腳有如狂風暴雨般的往重的身上招呼起來。
  雖然已經對葛起了殺機,但是重這時候倒也還不急著一口氣把葛解決,還想要看看葛到底還有什么絕招,再加上對于葛身上的天魔氣深含戒心,因此一時之間,重倒也跟葛打的有聲有色的。
  這邊朱雀與葛跟兩個斗神打的不亦樂乎,那邊,幾個從剛剛就在一邊旁觀的比較機靈大膽的戰士,在察覺到炎與重的企圖之后,看到自己的頭目被纏住沒空,他們竟然膽大的悄悄往亞芠的身邊靠攏。
  一時之間,竟沒有引起熱斗中的三魔一鳥的注意。
  幾個比較大膽的戰士,在靠近了正兩手兩膝碰地、紋風不動的跪趴在地上的亞芠附近時,在他們看清楚亞芠之后,忍不住訝異的互望了幾下,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此時,在他們眼中的亞芠,雖然表面上好像動也不動的陷入了半昏迷半清醒的狀況,但是亞芠身上裸露在殘破黑袍外的衣服,卻不斷的閃爍著奇特的金色光輝,黑金交雜,帶給了眾人一種古怪的不祥預感。
  除此之外,原先亞芠所受到的大小傷勢,尤其是背后那道被炎所傷的尺長傷口附近,金色光彩最常顯露,眾人更發現到,每次只要金光閃過,那傷口就仿佛小了一點,叫眾人一陣的吃驚。
  很快的判斷出亞芠正在恢復當中,知道亞芠的實力,就連自己的兩位斗神都要聯手才能夠對付得了,因此其中某個比較大膽的戰士,連忙伸出手中的大劍,不由分說的就往亞芠的身上扎了下去!
  誰知道,就在那個戰士的大劍還來不及觸碰到亞芠身上時,忽然,亞芠的頭發竟然無風自動的飛舞起來,及腰的長發一邊詭異的懸空舞動著,一邊卻又仿佛有著自己意識般的分出了兩束來。
  一束在亞芠背上三吋之地張開,擋住了那戰士的大劍,還順勢的纏上了戰士的大劍,把大劍奪了過來。
  另外一束則是對準了那名戰士胸口處的核,以眨眼不及的速度,詭異的變長,猶如銳利的鋼針般,直接穿過了那名戰士的身軀,擊碎他的核。
  看著自己同伴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竟然被亞芠的「頭發」所殺,一股寒氣不禁縈繞在眾人的心中。
  同時,也激起了眾人的悍勇之氣,所有在亞芠身邊的十來個人,全都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往亞芠砍去。
  這一砍,眾人才見識到,這世間,竟然有人的「頭發」是長成這樣子的。
  眾人只見到剛剛那個被奪走的那把大劍,已經完全被亞芠的白發給包得密密麻麻的,成為一把白色的大劍,同時在一束頭發的揮舞下,簡直像個人一樣的,鏘鏘鏘的,一口氣把眾人砍來的武器全都格開來,而且還有模有樣的在三、四個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傷痕。
  面對這樣的怪物,眾人不禁一陣心怯,就在眾人也不知該不該繼續下去時,亞芠身上又已經開始產生異變了!
  就在眾目睽睽下,亞芠背后的肌肉不正常的快速蠕動、隆起,而且原本散布全身的金色光輝,仿佛全都集中在亞芠的背后般,散發出強烈的刺目光輝。
  慢慢的,隆起的部分越來越高,而且開始由原先的弧圓尖頭形狀扭曲變形。
  如此詭異的景象,一時之間,竟然叫所有人為之傻眼,全然忘記了該如何反應,傻傻的看著那隆起的部分變形,開始出現某種動物的形象來。
  「???狼?」
  雖然亞芠背上隆起的形象還未完全成形,但是某個比較機靈的戰士,已經結結巴巴的指著亞芠背上的物體叫了出來!
  果然,雖然說整體形象還不完整,甚至連下半身的部位都還沒出現,但是那尖長的嘴喙,密而利的銀白獠牙,挺而尖的雙耳,結實而不失靈巧的身軀,外加一雙修長靈活的前腿,讓人幾乎可以在一眼之下便判斷出真正的身分來。
  仿佛隨著那名戰士的叫聲,整只狼脫離亞芠身軀的速度也跟著加快了許多,幾乎就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巨大而優美的金色大狼,已經整個脫離了亞芠的身體。
  看著那一身,在陽光下閃耀著璀璨金色光輝、修長而有力的美麗巨狼,周遭的戰士們幾乎忍不住的摒住了自己的呼吸,深怕自己一個呼吸過大,會驚擾到眼前這只堪稱是力與美的完美動物。
  好半晌,真正從亞芠身上脫離出來的貪狼星,理也不理會周圍對他虎視眈眈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們,繞著身上的衣物破損得相當嚴重的亞芠轉了兩圈,心念一動。
  幾乎是一瞬間,在他的面前,已經出現了五顆散發著柔和美麗光輝的乳白色光團,在亞芠的頂頭上方盤繞起來。
  看著在治療之光下,亞芠原先的傷口,以千百倍的速度不斷的修復著,貪狼星這才真正的松了口氣,也才有時間里會周圍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們。
  而在他們周圍的聯軍戰士,終于在貪狼星治療亞芠的時候回過神來,也才記起了與他們之間的敵對立場,不自覺的,對于貪狼星這只從亞芠的身體脫離而出,奇異又美麗的生物,眾人的警覺心提升到最頂點。
  一雙小太陽般的美麗金色眼睛,緩緩的掃過了周圍眾人的臉上,貪狼星忽然四腿一個用力的往上蹬個老高,同時低頭朝下,嘴巴一張,吐出了一顆亮白的光團來。
  眾人不敢輕忽大意,原本緊密封鎖的包圍,全都霎時像極了一顆開花的炸彈般,飛速的往四周飛散而開來。
  眾人散開的同時,也正好是貪狼星所吐出來的亮白光球落下時,地點不是別人,正是昏迷或者沉睡中的亞芠身上。
  同時光球在接觸到亞芠的同時便往外一漲,頓時化身成一層足有三公尺直徑大小的光罩。
  眾人這才曉得,原來這光球的目的,是為了要保護亞芠不受到傷害,不由的暗暗惋惜自己怎么沒想到?
  不過沒有時間讓他們后悔怎么沒有早一步的將亞芠給抓起來了,因為上升到最高點的貪狼星,似乎在空中頓了一頓后,仰首發出了一聲無比高亢憤怒、又十分凄厲的連綿狼嚎聲。
  因為貪狼星在體,大半的精神又全用來培育著貪狼星的精神體,亞芠從開戰之后便一直吃盡苦頭,這使得亞芠這個銀月惡魔心中充滿著無限的憤怒,如今這份憤怒已經完全的轉移到貪狼星的身上來。
  就在貪狼星憤怒吼叫的同時,一旁的朱雀在感應到貪狼星已經完全復蘇之后,也伴隨著貪狼星的嚎聲,發出了一陣尖銳的鳴聲來。
  不由分說的舍下了自己的對手,一個翻身往貪狼星的方向飛翔而來,途中,朱雀還順手將早已經被重給逼得岌岌可危、只能勉強支撐的葛給救離了困境。
  能量化身的雙爪,緊抓著渾身是傷的葛,朱雀來到貪狼星的身邊時,愕然的發現到貪狼星原本該如太陽般的金色雙眼,如今已經變成了徹底的血紅,腥紅而殘酷的目光伴隨著頭頂上的角、嘴里的獠牙、四足上的爪的出現與伸展,變得相當的駭人。
  被那血紅的目光掃過,才剛脫離險境的葛,不禁打了一個冷顫,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叫他不禁畏縮了一下。
  本能告訴他,眼前這生物是絕對不可以觸怒的,而顯然的,底下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好像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了,現在,他們恐怕有難了。
  不知怎么的,一接觸到貪狼星的目光之后,葛的心中不可遏抑的就是產生了這么一個想法來。
  瞬間看了一下朱雀腳下的葛之后,貪狼星與朱雀對上了眼,似乎是達成了某種協議之后(葛的觀感),貪狼星又發出了第二道凄厲萬分的狼嚎聲。
  隨即,葛便看到了原本停頓在半空中的貪狼星,瞬間化身成為一道閃亮耀眼的金色光箭,九十度角垂直的往下俯沖,直接沖往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所在地最密集的地方。
  幾乎以為就要穿進地面的同時,金色光箭忽然來個九十度大轉彎,在完全沒有感受到有任何減緩速度的跡象下,金色光箭畫出了一道完美的直角殘影,直接沖入了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當中。
  就在葛瞪大眼睛看著貪狼星的行動同時,葛的心中傳來了朱雀那已經恢復平淡的聲音道:「葛小子!你應該還沒有見識過你老師真正的本領吧!」
  葛一愕,朱雀這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老師真正的本領?
  平淡中似乎是夾帶著某種冰冷而殘酷的笑意,朱雀淡淡的說道:「忘記剛剛你所看到的,你老師那蹩腳的表現,在力量大半受到限制,精神力量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剛剛那根本連你老師百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展現出來,現在,你終于有幸可以真正的看看在沒有任何的限制之下,你老師他真正的本事了。
  「現在就由你老師的半身——貪狼星來為你示范一下,為什么你的老師會被人家稱呼為銀月惡魔,你現在可以仔細的瞪大你的雙眼瞧瞧!」
  雖然不知道朱雀所謂的半身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葛倒也真的努力瞪大了眼睛,仔細的注視底下的情況。
  金色的光箭一沖入了聯軍戰士當中,葛幾乎以為自己真的看到了一道在地表上挪移的金色閃電般,快而強勁的金色閃電,幾乎就在一個眨眼間布滿了亞芠周遭三百公尺內的范圍。
  閃電過后,貪狼星已經佇立在不遠處的一座沙丘上,此時的貪狼星渾身的柔軟長毛早已被塊狀類金屬裝甲所取代,銳利無比的獨角、彎長的獠牙、可怕的足爪,在炙熱的太陽底下,散發出冰冷的寒芒。
  緊接著,可怕無比的景象在葛的面前展開來了,葛只見到,剛剛凡是金色閃電所經過之處,無數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戰士,竟然像是一座座迭得不好的積木般,整個人被分解成塊狀,掉落于原地。
  葛一時之間只覺得呼吸困難起來,可怕,好可怕的貪狼星,斷斷的幾個眨眼時間,千人,上千個精銳的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戰士,竟然就這么被它給肢解開來,而且竟然無一有辦法出聲的。
  等等!炎與重這兩個斗神呢?
  知道炎與重剛剛所站的位置,同樣的也在貪狼星所化身而成的金色閃電流竄的范圍當中,難道他們也??不用仔細去找,幾乎一眼,葛便已經看到了,在這周圍三百公尺之內,只有兩個還保持完整站立的人影,不是炎與重這兩個斗神是誰?
  似乎感覺到葛對于兩個斗神毫發無傷情況的驚訝,朱雀的聲音再度傳來道:「你的老師有個不怎么好的習慣,身列當世數一數二高手之林的他,在對敵時經常很喜歡降低自己的身分,專門挑選一些小蝦米來吃,總是要到吃完了點心之后才肯去解決大餐。
  「而很不幸的,身為你老師半身的貪狼星,也同樣有這個嗜好,等著吧!這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聽到了朱雀的話,葛的心中真的是興起了無盡的震蕩。
  他知道,像他這類實力不足的小卒,如果碰上了像他老師這種習慣先解決小卒、再挑戰高手的超級高手,那可是一場大災難。
  以己渡人,就算再有一千個他,碰上了亞芠這種超級高手,恐怕連百回合都檔不下來。
  似乎正如朱雀所言,貪狼星對于現在的情況好像并不滿意,充滿輕視的目光,輕輕的掃過了因為周邊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而繼震撼了炎與重這兩位斗神之后,貪狼星再度的發出了一聲長嚎,無比詭異的,貪狼星忽然以某種奇妙無比的步伐踩踏起來。
  伴隨著貪狼星奇妙的步伐,貪狼星竟然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變八、八變十六,一瞬間,難以計算的貪狼星占滿了原先佇立的沙丘之上。
  突然,無數的貪狼星分頭往四面八方沖了出去,每一道身影在身后都留有無盡的殘影,直接闖入了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的隊伍當中,在葛仔細的觀察下,果然唯獨少了往炎與重方向的身影。
  頭頂上,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刻意說給他聽的,葛只聽到朱雀嘆息道:「看來,貪狼星的力量又再度的提升了,竟然一口氣幻化出這么多的能量化身出來,可是,貪狼星難道不怕在亞芠不在的這個時候能量不足嗎?
  「等等,怎么貪狼星給我感覺到它好像很「餓」的樣子?剛剛我好像也沒有看到貪狼星胸口的神之鉆?難道是被它給完全消耗光了?」
  不知道想到什么,朱雀忽然尖聲大叫道:「可惡,原來你是想要我的??該死的死太初貪狼星,人家我還沒有找你要,你就要偷吃我的??不成,這可不行!」
  聽著朱雀堪稱是胡言亂語的話,葛才剛剛在心中暗暗的尋思著,朱雀到底是怎么了?馬上就聽到朱雀說道:「葛小子,我先送你回去,我有事要辦,不陪你了。」
  說著,朱雀雙翼一斂,帶著葛一個俯沖,不到幾秒鐘的時間,便已經來到古城上方,忽然能量化身一斂,朱雀再度的恢復原身,而在沒了能量化身的支持下,葛整個人正好掉在級的身邊。
  隨即,朱雀頭也不回的往空中展翅直飛而去。
  級連忙把摔得相當狼狽的葛給扶起來。
  早已經被眼前的變化給完全弄傻的級,在看到葛回來之后,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在級還沒問出口之前,葛已經兩手一攤,苦笑道:「級,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但是我只能夠告訴你,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我可以確定的就是,現在,整個戰事已經不是我們所可以掌握得了的了,也插不上手。」
  似乎不忍級還在那擺出一副苦思不解的表情,葛連忙又補充道:「不過還有另外一點我可以確認的,就是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任何的危險了,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再也不能夠對我們造成任何傷害了。」
  之前聽不懂葛說什么完全沒關系,葛最后的一句話,所有人都聽在耳里,不管葛說這句話的根據在哪,總而言之,此話一出,所有人的心情頓時放松起來。
  再說好了,現在圍困在古城周遭的聯軍,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停下攻勢,而且也不斷的在向后退,葛的話就算是假的,能夠有這么一個喘息的機會,大家也總是相當的高興!
  而在欣喜之余,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注意到,在依舊動亂的戰場中,有個一道藍銀色的光輝從中沖天而起,直追遠去的朱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