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9 死之螺旋

現場,除了站在城墻上的人以外,唯一沒有加入戰斗的,就只有葛一個人。
  在看到級被重所擒獲,葛不是不想要加入,但是為了要堅持住自己的立場,身為「黑陽」族族長的葛為了避免引發全面的混戰,他只能夠強忍著心中的沖動,看著級不斷的在重的手中掙扎著。
  今天如果身為氏長身分的葛,在這個時候插入了級與重的頭目之間的戰斗,那一旁的炎肯定不會坐視不管,如此一來,他與級一連串的安排便付諸流水了,不但如此,恐怕今天他這個「黑陽」族將無人得以生還。
  因此,盡管葛雙拳已經握的快要出血了,但是他還是得強忍著心中的沖動,克制自己千萬不可以出手。
  不過話說回來,看到級這麼輕易的就敗在重的手下,自知自己也不過比級要高上個一兩籌,就算他出手,恐怕同樣也會敗在重的手下,更別說旁邊還有個虎視眈眈的炎在呢!
  而在古城里的亞芠將場中的情形一一看在眼里,既為親衛們的表現而感到高興,同時也為級的冒失與自大而感到嘆息。
  雖然從來不曾與斗神階級的魔族人交過手,但是亞芠也知道盛名之下無虛士,更何況就亞芠所知,百年一次的異族菁英大戰中,歷年來每一個參加的魔族人都是有著斗神的稱號,如此便可以知道斗神的不可輕視了,當然,也更不是級這個只是練了半年功夫的家伙可以對抗得了的。
  此刻的亞芠不禁考慮起來,看來敵方的實力真的是太強大了,恐怕這個考驗葛等人是過不了關了,他到底是要不要出面?
  正當亞芠猶豫的時候,在場中,一手捏著級的脖子的重,相當輕松的獰笑道:「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學來這一身的大地斗氣來著,但是難道你的老師沒有告訴過你嗎?在這片大地上,我如果說聲第二的話,可沒人敢說他的大地斗氣第一了,知道嗎?小子!」
  一聽到重那有如貓戲老鼠的話語,葛這才恍然大悟,也才恢復一點點的自信心,原來人家可是不知道練大地斗氣練多久的專家,難怪級三兩下就叫人家擒住了,若非如此的話,那斗神的實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不過葛此時完全沒有想到,除了說級是因為撞著了大板,碰到重這個大地斗氣行家的手中,被人家三兩下就擒住之外,過於輕易制敵的重這位斗神,也還根本沒有把他那斗神的真正實力發揮出來。
  其實,斗神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此時的葛所能夠想像的。
  就在葛急得不知該如何挽救級一條小命時,忽然從葛的背後,一道金色的半月型光芒飛射而出,直往重那高舉的手臂劃去。
  很快的感覺到這到來襲的快捷氣勁中夾帶著強大的力量,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重很快的放過了已經被他捏的喘不過氣來的級,往後退了幾步,躲過這個強力的氣芒。
  而級也趁這個時機,顧不得自己已經缺氧缺的快昏了,連跑帶爬的,回到葛的身邊,相信今天這一戰足以讓級「獲益良多」。
  被人用這種手段把手中的獵物救了回去,重只覺得心中一股怒火騰騰,眼中閃過兇狠的厲芒,直接越過葛與驚魂未定的級,注視著古城城門的方向。
  不論是冷眼旁觀的炎也好,還是怒火中燒的重也罷,從剛剛那道他們也不敢輕忽的半月行氣芒所蘊含的威力,可以看出,接下來這個三流部族的幕後主使人才正要出現。
  當然了,透過那道威力強勁的氣芒,他們自也知道,這個幕後主使人可不比眼前這兩個跑龍套的家伙,恐怕是擁有不弱的實力。
  就在萬眾矚目下,一個幽靈般的漆黑身影緩緩的脫離了城門陰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炎與重倒抽了一口氣,他們根本沒想到,這世界上竟然有人有辦法在距離他們如此近的情況下,完全收斂自己的氣息隱藏在陰影中,而不為他們所發現。
  頓時,炎與中對於這個黑影的身價又大大的提高了好大的一截。
  而這黑影不是別人,正是在旁冷眼旁觀許久的亞芠。
  完全不理會葛與級那因慚愧而垂下的頭顱,亞芠緩緩的來到了炎與重的面前,平板的說道:「你們…是在找我吧!」
  不知怎麼的,當炎與重終於看清楚亞芠的模樣之後,一方面是吃驚於亞芠是一個人類的事實,另一方面,隱隱約約間,炎與重不約而同的從亞芠身上感覺到了某種壓抑的感覺,彷佛他們是在面對的某種可怕的東西一樣!
  因此,當亞芠問完一陣子,炎與重這才回過神來。
  重往前跨出了一步,說道:「人類,你為什麼要插手我與那小子之間的戰斗?難道你不怕我們群起而攻嗎?」
  不知怎麼的,原本怒氣勃勃想要興師問罪的重,在面對亞芠時,出口的話竟然變成了一種陳述的語氣。
  一旁的炎帶點疑惑的看著重,了解重行事作風的他,實在不敢相信重在遭受這種事情之後,竟然會有這種…近乎溫柔的反應?
  但是,當炎真正的接觸到亞芠那平板的目光時,炎不由的心中一滯,那冰冷的目光,叫他有點了解到重為何會如此反應了!
  身為一個斗神,不管是重也好還是炎也好,長年的戰斗,早已把他們的神經磨練出了某種本能的敏銳直覺,而且,能夠成為一個斗神,也代表著他們并不笨,不笨的他們都相當的相信自己的直覺。
  以往,他們*著自己的直覺可躲避過不知多少次的殺身之禍,而現在,不管是炎還是重,直覺都在告訴著他們,眼前這個少見的人類絕對不能夠去觸怒他,否則後果恐怕是不堪設想。
  站在亞芠背後的葛與級,相當震撼而且羨慕的看著亞芠的背影,光是看到眼前炎與重那凝重的臉色,他們也知道亞芠帶給了炎與重多大的威脅,若非如此,炎與重怎麼此時還楞楞的看著亞芠呢?
  好半晌,亞芠終於出聲,指著背後的葛與級,緩緩的說道:「他們,一個是我的學生,一個嘛……是我的名義學生,你說我該不該看著他們死在你們手里?」
  大概是魔族語言里面沒有所謂的記名弟子之類的名詞,因此當亞芠手指到級時,不禁沈默了一下子,這才用所謂的名義學生這樣的古怪形容詞,來稱呼自己與級之間的關系!
  而當亞芠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學生倒是知道,至於名義學生這樣的詞,眾人想了好一會這才會過意來。
  而最先會過意來的級,幾乎差點沒興奮的尖叫出來,從葛的身上,他最清楚葛在亞芠的教導下實力提升的有多快,早已經叫他萬分羨慕了,如今沒想到自己竟然因禍得福的成為了亞芠的半個學生,要不是現在大敵當前的話,恐怕級早已迫不及待拜見亞芠這個老師了。
  而在聽到亞芠的回答時,炎與重的臉色說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人族他們不是沒見過,與人族相處的很好的族人也不是沒有,但是,像葛與級這樣身為一個氏長與頭目身分,就算是三流部族的也好,竟然會拜一個人族當老師,而且看他們的樣子還很高興的模樣,他們可真的是沒見過。
  搖搖頭,重硬聲道:「就算他們是你的學生,你也不該插手我們之間的戰斗,難道你不曉得嗎?這可是以部族的名義為賭注的戰斗嗎?」
  很乾脆的,亞芠輕輕的搖搖頭,生硬道:「不曉得,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是我的學生,而你們要殺他們,這就夠了!」
  一瞬間,在場不管敵我雙方不禁為之瞪目結舌,亞芠如此乾脆俐落又如此無賴的說法,使得重以及一旁的炎都不知該如何回應他了。
  說的也是,亞芠都已經說的這麼明白了,那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怒極之下,不約而同的炎與重同時的揮手道:「殺!」
  就在殺字剛剛出口,亞芠忽然的詭異的出現在葛與級的背後,一手一個,抓起葛與級的脖子,往後飛越到城墻上方,冷眼的看著炎與重分別領著自己的族人往前殺過來。
  分別站在亞芠兩邊的葛與級,此時真的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才好?
  他們辛辛苦苦的計畫營造了老半天,終於才讓對方兩個部族依造他們的計畫來走,沒想到亞芠才出現沒多久,才說個兩句話就讓他們的一片苦心全部付諸流水,這下可好了,部族全面戰斗下,恐怕這半年來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勢力都要沒了。
  亞芠此時可不管兩旁的葛與級是怎麼想的,他正聚精會神的調動著體內的天心真氣,慢慢的往兩手匯聚著。
  在急忙調兵遣將布置防御的葛與級無暇注意之下,亞芠的雙手不斷的縈繞著金黃的流光。
  就在城墻上,第一波箭雨在級的一聲令下,從城墻上布防的黑陽族弓手手中往前方敵人射出時,亞芠手上的流光已經化成了一顆顆拇指大小的金色氣勁,不規則的在亞芠兩手之間盤繞著。
  伸起了右手,亞芠手臂輕輕一動,一瞬間,原本在亞芠右手上不斷旋繞的那九顆細小氣勁,彷佛在亞芠的右手腕上織就了一顆閃耀光輝的光繭,讓人無法看清亞芠的手。
  就在第一波箭雨與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敵人做第一次親密接觸時,亞芠右臂忽然一頓,霎時,原本纏繞在在他有手腕上的氣勁猛的往前一射,金黃螺旋狀的勁氣電射而出。
  螺旋氣勁再來到敵人的頭頂上時,忽然像炸彈開花似的,由原本的緊密纏繞變成了往四下飛繞,范圍幾乎擴及十公尺以上,精小緊密的氣勁在如電般的速度下,瘋狂的穿透一切行進路線上的物體,當然了,這物體指的便是比里汍與愛濃兩大部族的戰士了。
  很快的,幾乎就在一眨眼之間,氣勁所籠罩的十公尺之內在無一完整的身軀存在,但這還只是開始而已。
  當九顆精小的螺旋氣勁在擴張到最大范圍之時,忽然又繼續往內一縮,直縮小到只有當初在亞芠手上時一半的體積之後,以更加猛烈的速度繼續的往外炸開。
  這一次的范圍竟然闊大道近十五公尺左右,緊接著又是一縮一放,如此連續三次,螺旋氣勁最大范圍已經擴大到二十公尺的范圍了。
  當最後一次螺旋氣勁擴展到最大之後,螺旋氣勁并未再往內縮,反而直接的往外穿飛快十公尺之後,這才發揮了螺旋氣勁每一個精小氣勁團最後的馀力,整個炸了開來。
  當氣勁炸開,金黃光輝閃過,在亞芠正前方,已經被清出了一大片,將近五十公尺方圓大小的空地,原先空地內最少三百名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死於非命。
  這一切說來甚慢,但是實際上從亞芠手上積蓄真氣開始出招,一直到完成為止,總共也不過三個呼吸之間,三百條生命就這麼消失無蹤了,而一旁的葛與級早已經嚇呆了。
  但是這還沒完,當第一波的螺旋氣勁結束的同時,亞芠的左手已經伸出來,又是九顆螺旋氣勁出手,再度重復剛剛的奇景,二三個呼吸之間,亞芠又制作出第二個無人空地來。
  正當葛與級還再為亞芠這先後兩次出手而感到無比震驚的同時,再看亞芠的動作,葛與級不禁呻吟起來,因為,亞芠的兩手又已經各自環繞了兩個螺旋氣勁,而這一次,亞芠竟然兩手交握,高舉過頭,一看亞芠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是大絕招了。
  果不其然,當亞芠的雙手直舉過頭之後,忽然往前一揮,比剛剛還要迅猛快速的十八顆螺旋氣勁出手了。
  這一次,十八顆螺旋氣勁不但分成九顆兩組自行旋繞之外,還另外的與另一組螺旋氣勁旋繞,真真正正的以肉眼可見的螺旋姿態往前射去。
  這兩組螺旋氣勁彷佛是彼此呼應般,此散彼聚,而且不再像剛剛前兩次那樣只在固定點,以固定的中點聚散,而是相互呼應,不斷的往前推進著,而且更叫人恐懼的是,這兩組螺旋氣勁竟然接連各自聚散五次,結果就是在亞芠的右前方留下了一條寬達五十公尺,長達五百公尺,以血肉鋪成的大道。
  可惜的最後一爆時,已經超出了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圍攻的范圍,否則,恐怕不只千人死於此招了。
  如此可怕,非人力所能夠施展、抵抗的恐怕招式,不但底下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被鎮的一時之間都忘了要繼續進攻,就連葛等人也愣住了。
  面對自己所造成的效果,亞芠冷凝的臉孔竟皺起了眉頭,低聲的嘆道:「果然,以現在我的力量,還不足以成功施展這死之螺旋!」
  一旁的葛與級兩人,已經被亞芠的招式與自言自語完全嚇呆了!
  如此恐怖的威力,在亞芠的眼中竟然還是不成功?那到底是要怎樣的威力,才稱的上是成功施展此招?
  不過他們倒也總算知道亞芠這招原來是叫做死之螺旋,果然名如其招,是一招專門帶來死亡的恐怖螺旋!
  總算,底下的炎與重這兩個斗神畢竟身經百戰,雖然沒想到在他們眼中充滿神秘感的人類高手--亞芠一出手,就是這種稱的上最後絕招的大絕招,也被這可怕的死之螺旋所震撼,但是戰斗經驗豐富的他們,還是很快的回過神來了。
  看著自己一方的戰士,因為被亞芠這突如其來的絕招給震撼的心神不定,炎不禁皺起眉頭來,隨即,心中一動,炎連忙高聲叫道:「大家別慌!你們以為這個人類有多少力量可以出這種招式?」
  畢竟是戰斗經驗相當豐富的斗神,炎一眼便看出,像這類殺傷力如此驚人的恐怖招式,任何人都無法施展太多次的,甚至就連一次也都還嫌多了些。
  果然,當炎剛剛說完,站在城門上的亞芠已經忍不住的身影一晃,要不是葛眼快手疾的扶了他一把的話,恐怕亞芠會跌倒也說不一定。
  聽著城下炎的聲音,亞芠不禁一陣苦笑,本來以他原本的能力來說,像這種程度的死之螺旋,再來個七八次他也沒關系的,只可惜,以他現在的情況,一旦出力超過某一個程度以上,力量的運用就會刺激到體內的貪狼星,會引發什麼後果,就連太始也不敢確定,但是起碼現在這樣全身無力以及之前的刺痛,都是後果之便是了。
  但不管如何,現在的情況還真的是被炎該死的說中了!現在,原本想要先聲奪人的策略,好像失敗了!
  可嘆的是,死之螺旋這一記絕招,可是當初亞芠他在獲得血獸皇傳承絕學時,聽從血獸皇之建議,專門創造出來用以當成扭轉最後局面的最後絕招。
  要知道,身為一個傳說當中的高手,除了實力堅強之外,另外還需要有個三招兩次那種類似所謂的禁招來撐場面,雖然說這種類型的禁招可能一輩子也用不上幾次,但是就是因為有著這種具備有絕對必殺能力的招式在,高手才足以稱之為高手。
  原本,亞芠并不是真正存心要弄個這種恐嚇意義大於實際威力的招式來,但是後來想想,他一身所學當中,魔法技能就別提了,武學當中,無論是森羅萬象或者是六大絕招,幾乎都是在一對一或者一對多數之下所產生的,因此,亞芠才會立意創出像死之螺旋這種堪稱地圖兵器的恐怖招數來。
  這死之螺旋可是亞芠在改良了當初聚元轟天破威力強大但是速度過慢,以及歷年來他一身所學的精華、融會於一身的強力絕招。
  一直以來,亞芠一直舍不得拋棄聚元轟天破這招原理簡單,但是威力卻會隨著個人修為深厚而不斷加強的招式。
  以前,亞芠試過各種方法,一直無法找出聚元轟天破的聚氣時間,與威力之間的平衡點,曾有一度,亞芠試圖以縮減聚氣時間來改良這招的致命缺點。
  但是很顯然的,聚氣時間一縮短,連帶的,也使得聚元轟天破的威力也跟著減弱,根本無法發揮出那種破天霸氣的可怕威力,反而變成了普通的氣功彈。
  而現在,在血獸皇的啟發,以及效法大力神王流星絕招的原理,亞芠終於創造出了這招死之螺旋來,雖然無法達到亞芠所要求先聲奪人的效果,但是牛刀小試之下,也足以看出這死之螺旋的潛力所在了。
  畢竟,這招死之螺旋可是亞芠再融合了聚元轟天破的聚力原理,再加上流星同步分化完成聚氣的快速節奏,又摻雜了亞芠操縱能量那出神入化的技術,集合了快、準、狠、辣等威力於一身,足以冠上地圖兵器知名的可怕絕招,光是剛剛那亞芠自己都不滿意的情況下,所展現出來的可怖威力,就已經夠瞧的了。
  此時,古城正面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在炎斗神的言語鼓舞,再加上亞芠虛弱的樣子,終於使得這兩方的聯軍再度的恢復其原先威猛的真面目。
  看著底下一邊吶喊,一邊殺氣騰騰奔襲過來的眾多敵兵,亞芠不禁苦笑道:「葛,真是抱歉了,沒想到會造成反效果……」
  就在葛被亞芠這突如其來的道歉所震驚時,亞芠又說道:「你不用管為師我,我自會保護自己,你還是先去協助級他調派人手防守我們的陣地吧!敵人都要攻上來了。」
  有點茫茫然的葛在亞芠推了一下之後,這才回過神來,望著底下蜂擁而至的敵軍,還有旁邊正手忙腳亂的督促手下猛發羽箭阻攔對方的進攻,一邊還不斷的吆喝城中的人手盡快依之前的計畫,隨時準備替補城墻上的人手的級,葛一咬牙,斷然道:「老師,您先回去休息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說完,葛小心翼翼的扶著亞芠,讓亞芠側身*在墻角,避免被城外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所射來的亂箭所傷之後,他才一個縱躍到級的旁邊,接過級手中的三分之一的指揮權,開始依計畫命令事先挑選出來的人員,散布古城街道各處,隨時準備應付侵入的敵軍。
  很顯然的,就算是經驗不足的葛也看得出來,以他們目前所擁有的實力與人數,根本就沒把握之前的計畫真能夠如此理想的把兩大部族的聯軍拒於城外,畢竟現在他們所依*的,也只是一個臨時修補好的殘破古城,防御力根本就連現在大陸上任一座小城比不上。
  因此就算是在這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還是硬擠出四分之一的兵力供葛使喚,布置在街道之中,隨時準備進行巷道戰。
  很快的,在級與葛緊張的注視之下,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第一波的人馬,終於跟己方的人馬真正的接觸了。
  看到己方人馬個個奮勇殺敵,雖然不免因為戰陣對戰經驗不足而處於下風,但是在承接自亞芠的人族奇妙武學之下,雖然落於下風,起碼擋住了第一波的攻勢,這總算是叫葛與級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軍心大定的葛與級指揮的速度也顯現得越來越快了,只見到負責對外的級,不斷的將手中的預備兵力投注在整座古城四周,取代受傷退下或是死亡的人員,繼續抵擋兩大部族的聯軍,讓手底下的五六千人在依仗著古城防守下,發揮出兩倍、三倍的力量,硬抗兩萬敵軍的攻勢,而他手底下的人馬也隨著戰事的發展,而更加熟練級的指揮。
  這一切,全仗級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率領這群流浪族民。
  在那段時間里,因為本身的力量不足,使得在外在壓力之下,級鍛鍊出了一身指揮的好本事,而這些人馬更是學會了團結互助的本事,再加上現在每個人都已經學會了亞芠的各種招式,使得他們這五六千人在經過了初時的戰斗的考驗之後,現在已經可以完全的發揮出團結的力量來。
  另外一邊,論起指揮能力而言,現在的葛的確是比級要來的差很多,但是就算如此,藉由之前與級在討論時所吸收的經驗,葛現在勉強還能夠全盤指揮底下的戰士,不斷的驅除穿過級的防線而闖進城內的敵人,而且隨著時間的演變而不斷的吸收經驗,讓自己全盤掌握的更好,進步的程度可以說是肉眼可見。
  自始至終,一直站在旁邊冷眼觀察的亞芠心中暗暗的驚訝,也許這就是天生的指揮才能吧!
  出身軍人世家的亞芠,平時沒少聽到過家人談論戰場,也不是沒聽過家人偶爾間為了一場戰役而吵的面紅耳赤的,多少對於戰場上行軍布陣有點了解,而今天,總算是頭一次見識到真正萬人以上的戰爭情況。
  看著城上城內不斷有人因傷亡而退下,不斷的有人遞補,兵力調轉活動,亞芠不禁有種眼花撩亂的感受。
  一邊仔細的觀察葛與級的指揮模樣,亞芠一邊心中暗暗的自嘲。
  看來當年人家說他是斯達克家最不成材的廢物,倒也不是說假的,起碼,依照目前的局面看來,他似乎完全沒有遺傳到斯達克家天生的軍事本能。
  眼前這只是小小的兩三萬人的對抗,就已經讓他有種眼花撩亂、無法掌握的感覺了,亞芠很難想像他祖、兄所帶領的兵,可是以十萬以上為單位的兵力,在真正戰場上是如何指揮的了?
  其實,亞芠倒也有點妄自菲薄了。
  從來沒有正式的受過戰場指揮訓練的他,想要在這錯綜復雜的戰場當中,全盤掌握住一切的狀況,也實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畢竟,在亞芠的眼中就無法看出哪里是敵人的主力,哪邊是佯攻,他們主線在哪,自己主力該如何調整,傷患又是該如何的撤退,後續支援的兵力又該何時投入,這對亞芠都是一團霧水。
  看了老半天,亞芠終於承認自己也不是萬能的,不再顧慮整個戰場的發展,他輕輕的吐出了口氣,運轉一下體內已經完全恢復的真氣,眼中銀光一閃,亞芠晉入了絕對冷酷無情的理智狀態了。
  覷準了城外右前方正指揮著自己部隊炎,調整好自己氣息後的亞芠有如一只怪鳥般,寬大的黑袍衣角帶起強烈的空氣對流,往炎所在地斜飛而下,凌空襲向正忙著指揮自己部下的炎。
  原來,亞芠是打著自己既然對於己方防守插不上手,那麼乾脆發揮自己所長,單兵直取敵將,最不濟也可以打亂對方對手下的指揮,引起敵方本身紊亂,藉此減輕葛與級的壓力的主意。
  在察覺到亞芠凌空襲來的那種半刻意發出的強烈風聲,炎不加思索的就地一翻,直接的躲過了亞芠的空襲,同時還不忘交代道:「記得我剛剛說的,趕快去實行!」
  聽著炎的話,亞芠不禁暗贊在心。
  到底不愧是身經百戰的斗神,面對他的突襲竟然還能夠一邊閃避,一邊發號司令,真的是公私兩不誤,而且聽他剛剛的話意,好像炎早已經猜到會有這麼一種情形,所以早早的就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好了,顯然他還是晚了一步。
  其實,亞芠如此猜測是半對半錯,還不曾真正見識過魔族之間大規模戰役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相較於人類軍隊的嚴整性,魔族部隊情況說好聽點就是自主性很強,說難聽點,便是松散凌亂,當然了,這也跟魔族的天性有很大的關系。
  對於一般魔族部隊的戰役而言,習慣性往往都是兵對卒,將對帥,頭目打頭目。
  在開戰前,領兵的將領、頭目將該注意的事項,交代給自己的部隊低級的干部之後,任由他們去執行,他們的責任便算到了,剩下的就是等著與對方的領隊單挑,往往一場戰役下來,哪邊剩下的人多,活著的高手多,那就算誰贏。
  不過基本上只要是敵我雙方的勢力沒差太多,那都是打平比較多就是了。
  也就是說,對於炎而言,亞芠的這一突襲反倒是相當正常的一件事。
  看到炎與亞芠對峙著,周圍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相當有默契的主動讓出了很大一片的空地。
  畢竟誰也不是白癡,別說炎這個久享盛名的斗神了,光是亞芠剛剛那記死之螺旋,便已經足夠叫人膽戰心驚,一旦被誤卷入兩大高手之間的斗爭,那可是有死無生的一件事。
  就在空地形成之後,忽然從空中落下了一道紅光,直接降到亞芠的右肩上,正是一直在空中擔任著亞芠翻譯的朱雀。
  看著前方雙手握拳正不斷凝聚氣勢,渾身開始綻放出火紅斗氣的炎,朱雀不無擔心道:「亞芠,你真的要跟這個炎斗神對戰嗎?別忘了你現在的狀況應該是要避免出力呀!」
  亞芠的嘴角微微的一扯:「畢竟這麻煩是我自己惹來的,總不好意思讓晚輩們去替我承擔這個錯誤吧!
  「再說,來到這大陸,我便一直想要見識見識所謂的斗神,到底是厲害到怎樣的一個程度,這樣不是很好嗎?」
  聽到了亞芠的話,朱雀有點無奈道:「真是的,一直到今天,我總算才發現到原來你也挺好斗的。」
  聽到朱雀的話,要不是現在炎的氣勢已經強盛的讓他提聚全副精神來應對的話,亞芠幾乎差點失聲大笑,說他這個殺人數十萬的銀月惡魔不好斗,那可真的是會笑掉人家的大牙的。
  伸手輕輕的點了一下朱雀的頭,亞芠略帶笑意道:「算了,朱雀,你就幫我看顧一下其他人好了,這樣的戰爭就不需要你插手了。」
  亞芠倒也說的是,憑朱雀的力量,如果它全力出手的話,這樣的場面也根本不夠朱雀一口吞的,如果要朱雀助陣的話,那麼也就失去了想要考驗葛等人的原意了。
  待朱雀點頭同意,同時離開亞芠的右肩往葛的方向飛去之後,當亞芠再度轉過身來面對著炎時,已經眼中呈銀,其銀月惡魔的真面目終於展現在炎的面前了,無影無形的殺機同時也從亞芠的身上彌漫而出,大戰即將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