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8 古城風云

當初升的朝陽綻放出第一縷的署光、劃破了漆黑的夜晚之時,原本該是空無一人的死亡沙漠盆地上,忽然出現了大量的人影,仔細一瞧,這些人影分成了兩個部分,分別從沙漠古城一左一右的方向寂靜而快速的往沙漠中的某一點匯集著。
  當朝陽完全的露出了地平線之外的同時,來自左邊的先頭人員已經來到了亞芠與葛等人所居住的古城之外,緊接著右邊的人也到達了古城,兩方面的人馬似乎是有默契似的,依照來臨的方向,一左一右的默默的成一個包圍的陣勢,圈繞在古城四周。
  而相當奇怪的是明明已經成包圍之勢,可是這雙方的人馬卻完全沒有任何動靜,既不進城也不出聲,就這麼默默的站在古城的四周。
  突然,古城中傳出了一陣相當刺耳難聽的尖銳呼嘯聲,一聽就知道是某種警訊聲音。
  緊隨著這尖銳的呼嘯聲之後,古城周圍那由原本殘存的壁壘,以及臨時沙袋堆成的護墻上,開始出現了一個個緊密排在一起的身影。
  仔細一瞧,整整圍繞古城護墻一大圈的身影,足足有三四千人左右,而且,透過護墻上的人影往古城中望去,似乎還有不少的身影不斷晃動著,似乎目前在這古城當中的人員最少有七八千人,但是比起了包圍在古城四周雙方合起來的二萬多人,明顯的古城一方的人數處於劣勢。
  當護墻上的人一個個出現的同時,古城臨時設立起來的石門也被推了開來,幾個人影從石門中慢慢的走出來,仔細的一看,不正是葛與級還有幾個看起來相當粗壯的保鏢行人物。
  葛等人一行十個人離開石門後,來到了距離包圍古城眾人與石門之間的中央之處停下了腳步,級輕咳一聲,往前一跨,站在葛右前方半步之處,張口大聲的說道:「黑陽族頭目級,在此有請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斗神畢達,與我族氏長葛畢達會面!」
  似乎是存心要在眾人的面前顯一顯本事,因此級一出聲便夾帶著深厚的斗氣傳聲,短短的一句話有如九天轟雷般,震得敵我雙方沒有一絲心理準備的人一陣耳鳴!
  果然,級這一顯本領,頓時叫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人刮目相看,而且,他所說的內容,更是引得本安安靜靜的列子里,不斷的傳出嗡嗡嗡的討論聲來。
  原來,級的這一番開場白可是大有學問的。
  固然,級藉由這段話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大大的超乎了大部分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人的想像,但是真正叫大家如此失態的原因,卻在於級所報出的黑陽族之族名。
  要知道,在這個魔族大陸上雖然說部族成千上萬,甚至可能百人以下的小部族存在,但是,在這種場合里面報出自己的族名來,那等於是表示出這事一場部族與部族之間的戰斗,唯一的結果不是被滅族,便是征服其他族群。
  但是這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又豈是一般的部族?他們可是整個魔族大陸上排行前五的大部族中的大部族,如今,這麼一個名不經傳的小部族,在這種場合里面竟然公然的叫開自己的族名,這樣豈不是自找死路?
  當然了,在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聯軍當中的每一個人心目中而言,反正這群不知打哪來的流民,早晚要死於他們之手,是不是一個部族也沒有多大的影響。
  但是與在場的一干小兵的心里想法完全兩回事,隱藏在人群角落當中的兩個人,心里面可驚疑不定。
  在隊伍當中,比里汍部族的重與愛濃部族的炎.斗神等兩人正是各部族的領頭人,身為部族里面的頭目,眼界自然是比其他小兵們要高上不知多少倍了,而此時,他們還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來。
  原本,他們也只是單純的以為在這里聚集了一群流浪族民,他們不知道是什麼用了方法,竟然有辦法控制他們所屬部族在這附近的城鎮,再加上某個原因,使得他們受命前來討伐這群流浪族民,只是現在可好了,原本的討伐流浪族民升級成了部族間的對抗,這下事情可不妙了。
  不論是比里汍部族的重.斗神也好,還是愛濃部族的炎.斗神也好,身為部族里面數一數二的人物,當然是免不了有率隊與其他部族交戰的經驗,也因此,他們才是真正的曉得,討伐一群流浪族民與部族之間的對抗之間的程度,相差有多大。
  說明白點,討伐流浪族民面對的只是一群游兵散勇的喪家之犬,而與一個部族正面開戰,往往最後的結果,便是其中一個部族全滅的局面,其間到底有多大的差距不言可知了。
  不過當然了,既然今天重與炎有辦法站在這里,這表示以往他們在部族之間的戰斗,都是屬於勝利者的一方,也因此,對於討伐流浪族民變成了對抗一個部族這一件事,他們的心中是吃驚多於畏懼,或者應該說是對於麻煩等級的提升而感到厭煩的感覺,倒也不怎麼擔心。
  畢竟再怎麼說,眼前這個所謂的黑陽族根本就名不經傳,甚至在今天之前,連聽都沒聽過,搞不好,甚至只是這群不知死活的流浪族民臨時編出來的,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一般部族所具備的團聚心在其中。
  在幾乎同時間獲得了相似的結論之後,重與炎不約而同的走出了隊伍當中,就算他們心中暗笑,但是畢竟人家都已經叫出了部族名字來了,他們也不好不回應,免得手底下的人誤認他們膽怯。
  看著兩個體型粗壯,幾乎高過旁邊眾人一個頭,渾身滿意殺氣的人從隊列中走出來,葛心中一方面欣喜級的計策有用,一方面卻又忍不住緊張起來。
  原來,正如重與炎心中所猜測的一樣,級口中的黑陽族正式誕生不過才在昨晚而已,可以說,在級還沒說出來之前,黑陽族的稱號僅存在於葛所屬一方的人馬當中而已。
  而級之所以會臨時的編出這麼一個黑陽族,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在於級在經過幾天幾夜的思考之後,他發現到,無論如何的安排,葛所屬的一方,面對著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聯合攻打,絕對是沒有勝算的!
  而且,級最擔心的還不止於此,曾經帶領著流浪族民在這塊大陸上到處流竄的他,深深的了解一點,就算實力再怎樣的提升,流浪族民就是流浪族民,如果占優勢的話還好,一旦屈居劣勢,完全沒有向心力的流浪族民,絕對會是一群膽小的老鼠,見影就逃!
  而這一次的戰斗,還沒打之前,不論是他也好、葛也好,甚至是其他所有人全都知道,自己這邊絕對是處於劣勢的一方,因此,光是看古城中備戰的戰士們無精打采的表情,不用真正打也知道,一旦真的開戰,恐怕最先逃跑的便是他們了。
  深知此事非同小可的級,在與葛連續商量了好幾晚,最後,級一咬牙的建議葛,乾脆就此成立屬於他們自己的部族,爭取戰士們對於自己一方的部族認同感,雖然說級對於這臨時成立的部族,能夠帶給他們手底下的戰士們有多少的認同感也沒有任何的把握,但是總比讓手底下的戰士們還認定自己一方是最低下的流浪族民,要來的好吧!
  除此外,以部族的名義與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交戰,還有個好處,那就是他們可以循正統戰斗方式,多少彌補一下戰力少於人家的弱點。
  所謂部族間的正統戰斗,說穿了,便是將對將、兵對兵的戰斗方式,不管是哪種先哪種後,對於葛一方來講,實在是都有很大的好處。
  首先來說,以部族的名義來對抗的話,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勢必不能再聯手攻擊他們,只能夠一個接著一個來,再怎麼講,車輪戰總要比被圍毆來的好吧,尤其是他們的兵力根本就只有兩個部族聯合兵力一半不到的情況下。
  再則,葛與級雖然自認為比不上重與炎這兩個斗神,但是在亞芠的訓練下,他們還是有自信就算是失敗,起碼也不會喪命的把握。
  另外一點,級與葛都一樣,對於精心訓練的手底下戰士,他們有信心,絕對可以用實力來彌補戰力不足的遺憾,當然了,這一點是要他們手底下的戰士肯拼才有用,所以又牽扯到向心力的問題了,這點也是級與葛最沒有把握的一點。
  話說回來,再退一萬步來講,今天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擺明的就是要殲滅他們,左右橫豎是個死字,與其這樣,不如賭他個一把,以部族的名義來戰斗,輸了,反正是死也沒差,萬一贏了的話,那……
  因而,今天葛與級才會毫不猶豫的以部族的名義來宣戰來。
  看著重與炎這兩個名聞遐邇的斗神,夾帶著讓人生畏的氣勢緩緩的來到自己的面前,不知怎麼的,葛忽然發現到剛剛自己的緊張心情,好像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現在竟然相當奇特的平靜著,隱約間,還夾帶著某種彷佛是期待著的淡淡興奮的感覺。
  仔細的打量著重與炎,眼前這兩個斗神塊頭似乎是差不多,但是給人的感覺卻迥然不同,站在右手邊的那一個,渾身充滿著威嚴,彷佛是大山般的,不知不覺間叫人有種不得不以一種仰視的心情去看待他。
  左手邊的那一個,雖然不像右手邊的那一個那樣具有無比的威嚴神態,但是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是有種沙漠中炎熱太陽的感受,盡管只是輕松的從人群中站出來,級與葛卻還是能夠感受到那股相當炙熱的威迫感。
  重與炎兩人互望一眼之後,似乎是取得了某種共識,重轉過頭來朝著級與葛點點頭,聲如其魔,粗野而宏亮的說道:「小子,你有種,竟然敢大言不慚的提出這種要求,那好,沖著你有這膽量,我就成全你吧!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說著,重正待往前跨步正式接下葛等一方的約戰時,一旁的炎忽然伸手攔住了重的動作,淡淡的說道:「重老兄,你先等一下,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的,我想我們還是說個清楚才好!
  「本來嘛,今天我們兩族聚集在這里,目的是為了要找這幾個不長眼的東西教訓一頓也就罷了!但是呢!人家既然已經提出這部族氏長的身分,我們總也不好失禮才是,你說是不是?」
  原本,不是冤家不聚頭的重與炎分屬兩個部族,以往也不是沒碰過面,但是說起交情來嘛!見一次打一次,能有多少交情?
  今天分別率人聚在這里,雖然在各自氏長的命令之下,倒不至於會先打起來,但是也是擺出了一副相看兩相厭,各行其是的態勢,雖然認為葛等人不足為慮,但是有自己最大對頭在場,那可不一樣了,隱隱間有彼此較量的意味甚濃,剛剛重之所以會搶先發話,也是基於這原因。
  而今重被炎這麼一阻擋,原本有要發怒的跡象,偏偏炎說的又急又快,而且說出來的話又是根據部族對抗必有原因的死理來抓,讓重根本沒有理由來阻擋炎的發言,只能悻悻的等著後來居上的炎發完話再來說了。
  知道重已經被自己的一番話扣死,不會再搶鋒頭了,炎此時一反剛剛又急又快的語調,眼中精光一閃,看了抬頭挺胸,看起來相當雄壯威武,但是卻還未曾發過只字片語的葛一眼,慢條斯理的說道:「不如我先自我介紹好了,可是黑陽族氏長葛畢達當面,在下愛濃部族的頭目炎!」
  一旁的重也不甘示弱的說道:「比里汍部族頭目重!」
  雖然明知道對方的身分,但此時真的聽對方說出來,包含所有人在內,葛一方的人不禁心中一跳,畢竟斗神的威名深入民心,平常一個都很難見,而現在卻一口氣出現了兩個在自己面前,最要命的是,兩個斗神卻又是敵對的一方,所有人的呼吸忍不住的變重起來。
  看到級在炎與重分別發話之後便悄悄的往後退一步,落在自己半肩之後,葛知道此時應該是自己出面的時候了。
  在無法顧及身後眾人在真正面對兩個斗神時的心中想法如何,葛往前跨了一步,略微揚起頭來,帶點傲氣的說道:「我是黑陽族氏長葛,不知兩位頭目為何引兵來我黑陽族領地?」
  對於葛有點倨傲的態度,炎與重倒也神情相當的平和,對於以部族為重的魔族而言,就算明知道葛這個黑陽族是臨時拼湊起來不入流小部族,身為頭目的他們,在身分上還是比葛這個氏長要矮上一截,因此葛如果連這麼一點傲氣都沒有的話,恐怕剛剛由級所提出的,讓他們贊賞的部族對抗的勇氣所贏得的一點好感,反而會被消磨掉。
  炎有點贊賞的看著葛,自顧的說道:「早先,我愛濃一族先是接到手底下的人回報說,在我們的領地中出現了一個相當高強的人族高手,承蒙那位人族高手所賜,本族似乎有幾個家伙收到他的禮物!
  「據我們所知,那個人族的高手似乎是與……貴族相當的親近呀!」
  好像對於黑陽族的出頭還是有點不太習慣,因此炎在提及葛等組成的部族時,還是有點怪怪的感覺。
  聽到了炎怪怪的語調,葛與級不禁相視一眼,看來他們似乎是有點會錯意了,愛濃族似乎不是因為他們在暗地里吃下他們的勢力,來找麻煩的?
  同一時間,在古城中央部位的某棟陰暗房間當中,透過了朱雀傳過來的心靈通訊,將葛等人的言行一一聽在耳里的亞芠,臉上不禁露出了相當尷尬的苦笑。
  搞了老半天,原來人家是沖著他來的,今天葛等人可以說完全是因為他的緣故,而導致實力提早暴露出來的。
  想了想,亞芠忽然從端坐慢慢的站起來。
  畢竟,自己惹來的麻煩還是得自己去解決呀!讓別人去替自己承擔這個責任畢竟不太好,尤其是那個人還是自己的開山大弟子!
  也許,此刻在城外正絞盡腦汁要掩飾自己一方真正的實力與目的葛,如果可以得知亞芠已經改變了自己的想法的話,一定會相當的高興,畢竟,在他的心中,亞芠所代表的就是無可匹敵的無敵。
  當亞芠慢慢的來到了古城外的陰暗角落時,葛已經開始與另外一族比里汍族的重攀談起來了,從重的口中獲知,比里汍族的精兵之所以會到這里的原因,同樣的教葛與級苦笑連連。
  比里汍族的重之所以會領兵來此,說穿了,還是亞芠所惹下的禍!
  原來最初開始時,是因為比里汍部族在察覺到愛濃部族有調兵遣將的跡象時,誤以為愛濃部族是想要再度的挑起戰端,使得比里汍部族也跟著對應的開始集中兵力。
  同樣的再獲知到比里汍部族的動作之後,為避免引起不避要的誤會與戰端,愛濃部族連忙的派遣使者前往比里汍部族,老實的將自己部族調兵的原因,告訴了比里汍部族。
  在獲知竟然有一個外來的人類,將愛濃部族中的人給打的七零八落的,雖然那些只是最弱小的基礎士兵而已,但是長久以來魔族所接觸的全都是一些人類商人,面對著比人類商人的武力要高上不知多少實力的人族高手,比里汍部族在一方面感興趣,一方面也是怕愛濃部族是假借這機會來偷襲他們,因此在與愛濃部族協商之下,雙方面各派一名斗神級、一萬名精銳士兵,前來會會那個人類高手。
  在聽完了愛濃與比里汍部族來此的理由之後,葛與級幾乎斷定,那個所謂神秘的人族高手,就是他們所認識的亞芠了,只是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引起兩個部族這麼大的反應。
  其實說實在的,以重與炎的立場而言,與其說是來會會亞芠這個人族高手,倒不如說這已經是演變成兩部族、斗神之間彼此較勁的一種手段了,真正對亞芠這個人族,以及意外出現的黑陽部族,并未真的就放在眼里。
  正當亞芠想要露面時,在場中,炎忽然大聲的叫道:「好了,現在話也說了,咱們也該正式來了吧!」
  此話一出,除了葛一方的人馬以外,其馀的分屬愛濃及比里汍部族的人,全都興奮的高聲喊叫起來,而重雖然有點不滿炎在他與葛等人說話時插話,但是好斗的天性,也促使重并不反對炎的建議。
  而在聽到了炎的話之後,陰影中的亞芠忽然把那已經跨出來的腳收了回去。
  原來,他是想要趁機看看自己的弟子對於危機的處理態度,同時心中也有種想法,他想看看在同樣的基礎下,運用他人族智慧所訓練出來的士兵,與其他勢力的對手對抗下,到底是魔族的還是他人族的武學高?
  且不管陰影中亞芠的反應如何,在場中,聽到炎與重已經把話挑明的葛與級,倒也沒有多說廢話,只見級伸手一揮,瞬時,原本站列在他與葛背後的那數十名精心訓練出來的親衛,瞬時往前一沖,在葛與級面前一字排開面對著兩大部族的聯軍。
  看到親衛們相當俐落的動作,炎與重不由的一愕。
  身經百戰的他們自然是可以看得出來,葛與級所屬的親衛們都是經過嚴格訓練出來的好手,一點也不比自己部族里頭的精銳差到哪。
  看出了這一點以後,炎與重不禁收起了心中的輕視,能夠訓練、擁有這樣一批好手的部族,恐怕不是想像中的三流部族。
  頓時,在炎與重的心目中,葛等人的身價高了不少。
  兩兩相望,炎與重忽然渾身爆發出炙烈的紅、黃色斗氣來,猛烈的斗氣卷起了地上的沙塵,在兩人的外圍形成了一個人工的龍卷風,那剛烈的殺氣更是**裸的由呼嘯的龍卷風中傳了出來,猛烈的往葛等人的方向奔襲而去,首當其沖的便是那一字排開的親衛們了。
  面對來自兩大斗神所散發出來的猛烈斗氣與殺氣,親衛們總算沒有教葛失望,雖然還是被這殺氣逼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但是還是依舊站的筆挺,甚至有好幾個還不經意的流露一種極度想要挑戰的神態來。
  陰影中,亞芠忍不住的點點頭,要知道以這兩個斗神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在奇武大陸中已經稱的上是超一流的高手了,據亞芠的估計,起碼比當初鐵血團團長蓋赤要高上那麼兩三籌的功力。
  而這些親衛,在半年前只不過是魔族當中最低等級的士兵,在被他收服後訓練半年之下,竟然已經有可以抗衡兩大斗神殺氣的實力,倒也真的讓亞芠有點嫉妒魔族人素質的強橫。
  當然了,如果真打起來的話,別說兩大斗神了,這些親衛們恐怕不夠任一個斗神一口吞的分,但是起碼半年有這樣的一個成績,亞芠已經相當滿意了。
  而顯然的,不但亞芠相當的滿意,就連炎與重也一樣相當的滿意,因為,在那狂爆的龍卷風當中,傳出了兩聲相當豪邁的笑聲來。
  幾乎就在笑聲傳出來的同時,原本猛烈的龍卷風忽然的消失無蹤了,只見被刮起了一層沙子的圓形圖樣當中,炎與重這兩個斗神相視哈哈大笑著,他們實在是太滿意了。
  原本認為相當無聊的一件事情,發展至今雖然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期,但是眼前這一批親衛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更讓他們大大的興奮起來,無限的挑起他們的好斗天性來。
  要知道,一個部族的強盛與否,除了族中的高手數量以及族里的人口數多寡以外,一般士兵的實力高低,是最能夠表現出一個部族潛藏實力來的,而身為氏長身邊的親衛,更是士兵當中最能夠表現出平均實力的精銳。
  而顯然的,這些親衛們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讓在場無論敵我都相當的滿意。
  不再多說什麼,炎大喊一聲:「出來幾個人跟人家好好的玩一玩!」
  炎的話一說完,從愛濃部族當中頓時出還了幾十個身影,同樣在炎與重的面前一字排開,正好與葛的親衛一個對一個。
  聽到了炎搶先一步的叫出自己的人來,重不禁有點扼腕自己反應慢了一點,不過回頭想想,畢竟這一場戰斗是人家愛濃部族主戰,自己一方只是來湊個熱鬧罷了,因此也不是很在意。
  反正他對愛濃部族的實力同樣的了解,一樣可以從愛濃部族的精兵與葛的親衛們戰斗當中,看出葛等的實力來。
  不過……
  眼光輕輕的掃過了站在親衛後方的葛與級兩人,重露出了一個混雜著興奮與期待的猙獰笑容,下一場應該是要換他了吧!
  不需要葛與炎的命令,當愛濃部族所屬的人馬站定位之後,不約而同的狂喝一聲,葛所屬的親衛以及愛濃部族的士兵,隨即往自己面前的對手襲殺過去。
  而來自雙方基層的成員彼此這一交手,馬上可以看出葛一方的與眾不同來了。
  以愛濃部族一方來講,不過是平分魔族大陸的五大部族的大族,能夠派出來做開戰(注)的,果然都是士兵當中的佼佼者,看他們如電般敏捷的身手,轟雷般的力量,一拳一腳莫不是充滿著豪爽的氣勢,一拳就是一拳,一腿就是一腿,百分之百以力破敵的魔族招式,有著某種出人意料之外的光明正大感覺。
  相較於愛濃部族所屬那大開大闔、直來直往的攻擊方式,葛所屬的親衛們可狡猾多了。
  親衛們不斷的用著奇妙而靈巧的招式,在自己對手的四周團團轉著,每一個親衛都像條刁鉆狠辣的毒蛇般,對於對手的攻擊往往都是先退避,然後一旦看見了對手的招式空隙,便狠狠的加以攻擊,往往十下可以打中個七八下。
  不過再怎麼說,親衛們真正接受訓練也不過短短的半年時間,根本無法與對手長年訓練出來的厚實底子相較,不過透過了那與眾不同的奇妙而靈巧的招式,倒也跟愛濃部族所屬的精兵們打的有聲有色的。
  而在後方看著場中打斗的炎,則是一臉凝重的看著自己的人慢慢的從占上風,到現在已經逐漸的顯露出敗象來。
  雖然之前已經知道這個不知哪來的黑陽部族實力,看起來好像不錯的樣子,但是炎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家伙竟然強到這樣的一個程度。
  看似軟綿無力的拳腳,在多次的打擊之後,逐漸的在自己親兵身上顯現出效果來,而偏偏自己親兵那強而有力的拳頭,卻往往無法有效的打中那些親衛,此起彼落之下,恐怕自己的親兵會全數落敗。
  就在炎傷腦筋的時候,一旁的重忽然走到他旁邊,同樣口氣凝重的說道:「看來這個黑陽部族,真的是跟那個神秘的人族高手有所關連。」
  瞪大了眼睛,炎毫不客氣的問道:「這話怎麼說?」
  重嘆氣道:「年輕時候,我曾經碰過一個人族的高手,也與那個高手交手過……」眼中流露出了回憶的神色,重緩緩道:「在與那個人族高手交手的時候,我就發現到,人族是一個相當狡猾的種族,連帶的,他們的表現出來的招式也是相當的狡猾,不像我們圣族這樣直來直往、充滿著無畏的氣勢。
  「那個人族高手使用著相當奇妙而且靈巧的招式,躲避著我的攻擊,而且總是在我攻擊之後,趁著我出手之間的空隙反咬一口,那個時候,我可是花了相當的精力,才把那個人族的高手給打敗了!」
  聽到了重這樣一說,炎馬上就能體會出眼前這黑陽族果然是如此,如果要說他們與那個人族的高手沒什麼關系的話,恐怕誰也不敢相信!」
  一想到這,炎忍不住的心情沈重起來。
  他真的不知道,那個神秘的人族高手培養出這麼一群圣族子弟,有什麼陰謀,畢竟,人族向來都是以奸詐狡猾出了名的,這點從圣族商人與他們人族商人交易時往往吃虧上,可以看得出來。
  心中一動,炎直直的望著重道:「那你的意思是?」
  重收回了看著斗場中的眼光,回視著炎道:「我就不相信你會不知道,眼前這一場戰斗,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部族之間的戰斗了。」
  炎同意道:「你說的沒錯,以往,雖然聽說有族人會個一招兩式的人族武學,但是從來沒聽說過,有族人真的完全獲得了人族的武學,而現在……
  「光從眼前看來就知道,這黑陽族不但全部師承人族的武學,而且看樣子,都已經成為一個有著一定戰斗力的部族了,看來那個神秘的人族高手心中恐怕打著不知什麼主意,肯定是對我族有所不利!」
  互望一眼,肯定了彼此之間的想法之後,炎與重分別的返回自己部族面前,低聲的交代著自己的親信,開始傳遞起命令來。
  而另外一邊,葛與級則是心中暗暗的高興著,看著自己一方的親衛們,竟然會這樣輕易的就占了絕對的上風,這真的是叫他們有點不敢置信,大大的超乎了他們的想像。
  也因此在欣喜之下,不論是葛還是級,完全沒有注意到炎與重的動作,看來,他們還是比不上曾經身經百戰的斗神階級的人。
  而正當葛與級興奮的時候,愛濃部族與比里汍部族的人馬,在炎與重分別的命令下,不知不覺間開始往古城包圍推進起來,可嘆的是,此時的葛與級正在腦海中幻想著,自己是否有能力可以打敗眼前的斗神?
  親衛們出人意料的表現,已經完全的蒙蔽了葛與級的雙眼,讓他們的自信心無限的膨脹起來,之前所擔心憂慮的情勢,在親衛們的表現下,此時已經不足以讓葛與級擔心了。
  陰影下的亞芠倒是在心里嘆了口氣,對於敵我雙方的表現,他都看在眼里。
  對方不負斗神之名,果然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以剛剛的表現看來,早已經超越了現階段的葛與級的實力,更別提在自己這邊的陣營里,親衛可是精銳中的精銳,實力足足比其他人還要高上一大截,就算親衛能夠占上風,也不代表其他人同樣可以占上風,更別提現在人家都已經開始真正的部署了,葛與級還在那傻笑,真的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強忍下欲提醒葛的沖動,亞芠看起來是想趁機讓葛與級受個教訓,免得他們實力發展得太快而得意忘形!
  果然,就在炎與重部署好了之後,親衛們也以十比八的優勢,順利的將自己的對手給打倒了,這下葛與級可得意了。
  往前踏出了一步,級得意洋洋的說道:「兩位斗神,看來開場戰是我們黑陽族獲勝了,不知道接下來是那位斗神愿意當我的大將戰的(注)?」
  炎與重互望一眼,最後炎主動的往後退一步,而重則往前來到級的面前,神色凝重道:「我來當你的對手!」
  看到了重凝重的臉色,級心中的得意真的是無法遏止,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站在一個斗神的面前,還讓斗神看起來如此全神戒備著,真的是想都想不到。
  在忘形之下,級大喝一聲道:「好!就讓我看看你這位斗神的實力吧!」
  說著,級渾身騰起土黃色的光芒,正是魔族當中相當有名的大地斗氣,這是當初級在占領某個小鎮時,由鎮長手中搜出來的,在魔族當中這大地斗氣可是頗負盛名,足以名列一流武學之列!
  當級運起了大地斗氣之後,重的臉色忽然一變,緊接著就看到級渾身的斗氣忽然全數集中在他的右拳上,濃厚的土黃斗氣,使得級的整個拳頭的形象完全隱藏在斗氣之中,一拳重重的轟向了重的臉。
  不閃不避,面對著級所轟來的重拳,重硬是用臉接下了級這一拳,而雖然順利的打中了重,可是級此時卻顯的有點驚慌起來,彷佛被打中的是他一樣。
  原來,級赫然發現到,自己這充滿著信心、匯集八成斗氣的力量的一擊,除了讓重的臉轉了幾下,後退了幾步之外,其馀,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效果來。
  緩緩的回過頭來,重臉色古怪的看了同樣臉色怪怪的級一眼,輕輕的扭動一下自己的脖子,發出了喀喀喀的聲音之後,重忽然露齒一笑道:「這就是你的全力?」
  「看來我似乎是太高看你們了!」
  話才說完,級忽然覺得脖子一緊,一瞬間,他完全無法呼吸了,同時不知道如何辦到的,重已經來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整個人給提了起來,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渾身使不上力來。
  注:部族斗爭:在魔族大陸中,好斗的魔族人天性喜歡征戰的刺激,往往三言兩語之間就可以引發爭端,而且不但是個人與個人之間經常引起爭端,就是在部族與部族之間,也經常因為一點小摩擦而引起部族間的全面對抗。
  為了避免部族間的對抗禍及一般平民,長久以來,每個部族都產生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如果部族之間真的爆發了全面戰斗的話,那麼自有一套不成文的規定,這規定便是所謂的兵對兵、將對將。
  其中的進程便是先以少數精兵對抗,然後是部族中的高手對抗,最後便是氏長與氏長之間的王牌對決,輸贏的情況則是彼此心照不宣,輸的一方固然全面投降勝的一方,勝利的一方,當然也不再會去殘殺輸的一方的人員。
  也因為有著這一套不成文的規定,所以在這個魔族大陸中,不管魔族之間是如何征戰不休,還是保證了魔族人的整體繁榮氣象,否則,依魔族人的天性,他們早已在內戰當中全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