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7 風雨欲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亞芠平復了一下因體內幾近枯竭的精神力,而導致有點暈眩的感覺,這短短的幾十分鐘,強行的將六大絕招同時也是六大元素的體會感覺,在葛的腦海中模擬出來,耗費的精神力量大大的出乎亞芠的意料之外。
  亞芠原本想要多來個幾次,好讓葛有多點體會六大元素感覺的機會,但是才剛剛開始施展這種奇特的經驗傳承方式,亞芠就暗暗的大呼不妙了,他完全沒想到這種樣子的消耗,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竟然比全力出手所消耗的量,還要來的龐大千百倍,難怪人家常說破壞容易建設難呀!
  以他自己所估計的,起碼龐大到足夠將上千人炸飛的精神異力,竟然光是在葛小小的腦子里面傳輸那種對六大元素神妙的感覺,就要耗費這麼多,使得以亞芠之能也不由的吃不消。
  不過如此一來,借由亞芠的操作而體會到六大元素互動感覺的葛,盡管這只是亞芠以精神異力強行模擬出來的,算不得是真正對六大原素有所共鳴反應,但是有此為根基,將來葛要與六大元素產生共鳴,可不知道要比別人容易上萬倍,葛的獲益可大多了。
  不過有一點比較糟糕的是,由於這種與六大元素能量產生共鳴的意識層級,實在是太高了,高到葛在亞芠放手之後不到十秒鐘,竟然無法再回憶出那種感覺來,只能夠讓這種曾經有過的感覺,深深的埋藏在心底的深處,萬一葛一個不爭氣的話,自己無法修煉到能夠真正以自己的力量,體會那種與六大元素共鳴感覺的程度的話,那麼亞芠今天所做的,也只是一個笑話罷了!
  當然了,被亞芠施展了這種元素體會共鳴感覺的葛,對於提升他的實力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打個比方來講,就好比說葛原先的實力是一潭子水,能夠掌握的也就是這一潭子水,而亞芠剛剛的作為,便是在葛這一潭子水的外圍,隔一段距離再挖出一個比葛這個水潭要寬廣上千倍、深上千倍的大洞來。
  如果有一天,葛的實力能不斷的提升,就好比將原先的水潭子里的水不斷的增加,直到水潭再也容不下里面的水,而後溢了出來,橫過那層不算寬也不能說窄的隔離層之後,流入了亞芠所挖好的大洞當中。
  如此一來,葛的實力就好比那多的容納不下的水潭里的水一樣,一瞬間,在擁有更多更廣的增長空間之後,由水潭轉變成了一個大湖來,自然,實力也就跟著水漲船高,而且還相當的輕松愉快,不過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葛有辦法橫越過那到隔離的基礎之下。
  也因此,就此時此刻來說,葛完全的感受不到自己有任何的改變,除了有點了解到亞芠所謂的招式是什麼,還有亞芠剛剛對他做了很奇妙的事情以外,葛什麼也沒有獲得,他的實力還是原先的那個水潭,既沒有增加也沒有減少,使得葛忍不住疑惑的看著亞芠,心中充滿著不解,卻不知道這正是亞芠所要的。
  從生死的狹縫中掙扎生存,亞芠倒也不是蔽技自珍,相反的,對於自己的首徒,亞芠心里恨不得一口氣把他所會的全部教會葛。
  只是,先不談那些高深到已經牽扯到一個人的智慧、心態、精神之類,玄之又玄的,無法訴諸於文字、語言的武技與魔法,亞芠有沒有這個能力教到讓葛完全理解,以及葛有沒有辦法吸收的問題了,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的亞芠比任何人更能夠體會得到,有師傅的指點,固然能夠減少走相當多的冤枉路是沒錯,但是相形之下,比起自己一路跌跌撞撞,盡管會弄得自己渾身是傷,但是那親身體驗到的才是真正的至寶呀!
  沒有跌倒過的人,怎會記得跌倒有多痛?
  沒有跌倒再爬起來的話,又哪里會知道跌倒後要再爬起來的痛苦?
  沒有跌倒再爬起來、再跌倒過,又怎會刻骨銘心的記住不要讓自己再跌倒呢?
  別人的經驗永遠是別人的,只有自己親身體會到的才是真的自己的,人說受傷會痛,但是說上千遍萬遍,又怎能比得上自己真真正正的受過一次傷要來的記憶深刻呢?
  現在的亞芠對葛的態度,很像一個告訴了葛前面有一道墻,但是卻慫恿著葛去撞一撞那道墻,等著葛痛哭流涕的不良騙子一樣,叫人替葛捏上一把冷汗!
  對於這些一無所知的葛,心里雖然是充滿了無盡的疑問,但是見到亞芠對他做了那個相當奇妙的動作之後,就自己又再度的轉過身去,面對著那漆黑的天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麼,久久不發一語。
  看到亞芠的樣子,葛也知道,今天他是別想要從亞芠的嘴里問到什麼了,盡管此時他對於亞芠剛剛所說的所謂招式,還是充滿著疑惑,還是覺得亞芠好像話只有說到一半就不再說的吊起他的胃口,對於剛剛的奇妙舉動,心里更是充斥著千百個疑問,但是已經是相當的熟知亞芠性子的他,也知道亞芠是不會再說什麼了。
  再說,葛跟著亞芠這段日子以來,也深深的體會到一點,那就是有時候亞芠看似詭異不合理的舉動,往往都有著他的含意在其中,只是不知道他自己太笨,還是亞芠太高深莫測了,往往要過很長一段時間,他才能夠體會到,亞芠看似不合理的舉動,其實都是再合理不過的了。
  不過想歸這麼想,葛還是心中覺得相當的懊惱,雖然不敢在心里罵亞芠,但是葛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別睡了,亞芠剛剛所說的那些所謂招式的理論,那個彷佛感受到了什麼,但是仔細一想卻什麼也記不起來的六大絕招,就足以教葛心癢難耐。
  因此,見到亞芠再沒有說話,葛靜悄悄的朝亞芠行了一個禮,然後用自己最輕柔的動作緩緩的離開這里,往古城的方向狂奔而去,他等不及想要去試試看亞芠那些所謂的招式理論,會帶給自己多大的影響了。
  就在葛離開之後,忽然,一個虛無飄渺的聲音傳進了亞芠的耳中:「看來,你很看重你這個徒弟呀!不然怎麼肯花費這麼多的精神力量來造就他!」
  聲音的主人,身為純粹魔法師的蘇蘭不知道怎麼辦到的,忽然從某個陰暗的角落當中出現,輕飄飄的來到亞芠身後半步之處,虛浮在與亞芠等高的半空當中。
  身為一個再純粹不過的魔法師,憑著鍛鍊出來的感應能力,她微妙的察覺到了,亞芠此時的精神力量起碼失去了一大半,因此在葛離開之後忍不住的出聲,同時也現身出來。
  似乎是早就已經察覺到了剛剛蘇蘭的離去并不是真的就離去了,只是找個地方躲起來而已,因此,現在蘇蘭的突然出聲與現身,并未造成亞芠的任何異動。
  看著亞芠并未回答她的話,甚至連頭都沒有回,蘇蘭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了一抹黯然,隨即又收藏得很好,輕柔的道:「亞芠,剛剛忘記把這東西給你了!」說著,蘇蘭從懷中掏出了一根用某種動物皮包的很緊密的棍狀物,直接的往亞芠的背後拋了過去。
  這一拋,畫出了某種叫人感到相當不自然,但是卻又矛盾的感覺到好像理應如此的怪異曲線,那是一道明明不該落得這麼快,但是偏偏就是這麼剛好的,使得這棍狀物那麼恰好落在亞芠背負在後的雙手當中。
  見到剛剛自己故意忘記沒拿出來的東西,已經交到亞芠的手中了,蘇蘭知道自己在沒有理由繼續留在這里了,眼中掩飾不住的黯然,深深的望了完全沒有任何舉動的亞芠的背影,心里無聲的嘆了一口氣,蘇蘭慢慢的轉過身來,開始遠離著亞芠。
  只是,騰身而起的蘇蘭卻完全沒有看到,就在她轉身的瞬間,亞芠原本隨風而飄的頭發忽然的不自然飛舞起來,由發梢處開始轉換成了一種在月光下會閃耀著神秘銀色光輝的奇異物質,同時千萬發絲也開始糾纏起來。
  糾纏的發梢纏的快散的也不慢,幾乎就在糾纏的一瞬間便又立即的分散開來,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錯過了亞芠發梢的異動。
  不過如果看仔細的話便會發現到,當亞芠的發梢再度散開之時,一道小巧的銀色影子正從糾結的發梢之間沖天而起,此時,亞芠的頭發早已恢復成原先的蒼白了。
  銀影飛沖至天空當中,隨即早一步的趕上了轉身離去的蘇蘭,只聽蘇蘭驚喜的歡呼一聲,正面的迎向那道銀影,將銀影納入懷中,忍不住的轉頭輕瞥一眼依舊如石人般的亞芠的背影,很快的又轉過頭來,心中充滿著與剛剛的自憐自哀完全相反的雀躍心情,雙手輕撫著懷中那正散發著淡淡銀色光芒,偶有藍光閃過的靈巧小鳥--雷羽。
  好半晌,蘇蘭這才依依不舍的放開了懷中的雷羽,讓雷羽回歸亞芠之後,深深的看了亞芠孤傲的背影一眼,這才往來路飄去。
  心情完全不若表面上那樣平靜的亞芠此時心中充滿著無盡的矛盾,明明知道自己對蘇蘭有的只是姊弟之間的感覺,但是就是無法看到被他心中某部分視為姊姊的蘇蘭悲苦的模樣,使的他往往心軟,每一次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斷絕蘇蘭這段無望的悲情,偏偏屢屢在最後關頭確有忍不住的干出了自己也無法接受的事來。
  盡管明知道這樣做會讓蘇蘭永保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同時也等於將蘇蘭再往下送到更深一層的地獄當中,但是往往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難道,這就是約瑟對於自己扼殺了他的報復嗎?
  腦海里,不自覺的胡思亂想起來,亞芠忍不住的在心中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來,約瑟讓他變得更像一個人,但是到底也讓他的心變得更軟了,這樣到底是好還是壞,亞芠自己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未亮,整個古城當中便傳出了相當熱鬧的氣氛,微微的垂下頭來,一夜沒睡的亞芠仔細的看起了現在在他腳底下的廣場所上演的一幕。
  在亞芠正下方的廣場上,由葛帶頭,幾乎是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正努力的練著武,他們所練習的東西正是亞芠當初所留給葛的那些基本功。
  仔細的觀察著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亞芠不由的感嘆著,魔族真的是一個得天獨厚的種族呀!
  那強橫的**資質讓隨便一個稍加鍛鍊過的魔族人就足以抗衡等閒三五個人類的壯漢,再加上魔族一向崇尚武力的飆悍習性,更使的魔族人不斷的追卒著強大的力量,如此的一個種族,難怪能夠發展出斗氣這種足以跟人類高深武學相抗衡的絕學來,也難怪每每提起了魔族,血獸皇總是那幅相當傷腦筋的樣子。
  不過,再看仔細一點,亞芠卻不由的相當罕見的皺起了眉頭來,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引起了他的不滿。
  看著底下的魔族人跟著葛一招一式的鍛鍊著,忽而,亞芠的眉頭又皺的更深了,此時在亞芠的心中是深深的在嘆息著,這也許是出於種族天性吧!
  看著底下葛所教導流傳出來的東西,亞芠雖說不出意料之外,但是倒也感到有點失落,原因就在於葛教導給他的族人那些基本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似乎是漏掉了某一小部分,非常重要的小部分。
  或者這就是魔族人的本性吧!就連看起來是那麼憨厚木訥的葛也無法免俗的保留的某些部分,好讓自己可以永遠的高於底下的人,往好的方面去想,或者這只是葛一時的私心或下意識的作為,但是這在亞芠的眼中也就足以說明了,葛最多也只是一個霸主罷了,而無法成為真正的王者。
  如果往壞的方面去想的話,那亞芠真的是懷疑起自己決定全力培養葛的決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了,盡管視野寬廣如亞芠之流,他也不想要培養出一個將來的對手,畢竟,亞芠目前的所作所為全都是為了要對付外星怪物而積蓄著力量,他可真的不想要因為一個小小的環節疏忽而讓自己的一片苦心付諸流水。
  輕輕的舒緩著自己的眉宇,亞芠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如果說葛不如他意的話,到時候……也許師徒的緣分就到此為止了!
  這時候在底下領著族人練功練的渾身發熱的葛恐怕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一時的一片小小私心,竟然會讓亞芠的心思產生了如此重大的變化!
  接下來的半個月,彷佛是暴風雨中的寧靜般似的,古城的眾人在緊張與積極準備之中,慢慢的流逝著,彷佛一切都很平靜,當然,這只是表面罷了。
  事實上,在這半個月當中,透過了葛得知亞芠所傳來的消息之後,級可以說是將全副的精神完全的投注在對抗攻擊的各項積極準備當中。
  在級的規劃與葛的指揮之下,整個古城中葛所擁有的武力正不斷的轉移調整著,老弱婦孺們不斷的失去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來自葛暗中所掌控城鎮中,具有強大戰斗力的精銳也逐漸的取代了正在訓練中的新兵。
  對此,亞芠一一的看在眼中,只是亞芠卻始終沒有吭過半聲。
  雖然說對於軍事方面的知識亞芠并不是很懂,但是最基本的亞芠也是知道的,任何一個面對葛現在這種情況的人類而言,最佳的應對方式莫非就是先避其鋒,保留自己的實力再另求發展。
  不過基於亞芠的目的是在培養自己的弟子而并非創造一個傀儡,再加上,葛畢竟是一個魔族人,而非是一個人類,因此,亞芠也不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葛的身上,也因而,盡管亞芠明知道這種硬碰硬的方式,葛是絕對會吃虧的,但是亞芠就是不想要扭曲葛的意志。
  所以,現在的亞芠幾乎可以說是整個古城當中最悠閒的人了,不管古城里人來人往吵的熱火朝天,亞芠還是靜靜的窩在葛替他準備的房間里,不知道在作些什麼事情!
  此外,葛與級對於亞芠的態度似乎也有著某種默契在,盡管對於即將來到的戰斗心中并沒有把握,但是他們除了早晚的問安以外,其馀的時間只是一再地加強古城的防御及戰前準備,始終沒有打擾過亞芠。
  很快的,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古城在葛與級的指揮下,整個變了個樣,破舊的殘墻被一包包的獸皮沙袋掩沒,殘敗的屋舍被拆成了一塊塊的巨石充當投石器的彈藥,原本就松軟的沙漠更因底下被挖了一圈的地洞而變成了一踏就陷的陷阱,整個古城雖然說不上固若金湯,但是倒也不容小覷。
  然後……在某天的傍晚,伴隨著一點紅光從夜空落到古城當中,伴隨著紅光而來的是無盡的戰斗氣息……
  「朱雀,他們確定已經來了嗎?」
  站在匆忙堆起的沙袋城墻上方遠眺東方,難掩心中那種混雜著興奮與恐懼的機動,略微顫抖的聲音充分的表露出葛此時的心情,他詢問著正站在他右肩上正整理自己羽毛的火紅小鳥朱雀。
  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睜著一雙火紅的小眼,朱雀有點無奈的說道:「葛呀!這已經是你這半個小時來第五次問我了!」
  偏著頭,朱雀忽然嘆氣道:「唉!葛,如果你在這樣緊張下去的話,我看也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人家過來打你了,你恐怕現在就會被自己的緊張給打倒了!」
  聽到朱雀的話,葛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長長的吐了出來,好半晌,葛漲藍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抬起了自己因緊緊的交握而微微顫抖的雙手,無奈的道:「我…我也知道,但是,我越想要平靜,心里不知怎麼的就越是覺得緊張,我控制不住自己呀!」
  也難怪葛會如此緊張了!
  朱雀不禁又是一嘆,再怎麼說,葛畢竟也還只是一個魔族少年而已,好不容易已經有了這麼一番相當不容易的局面,但是現在卻又要面對著可能……不!應該說是百分之九九的機會會讓他一敗涂地的決戰,恐怕這場戰斗過後,就算葛能夠活下來也會一無所有了吧!
  一想到這,朱雀忍不住的偏過頭去瞪了背後陰暗的古城某一個角落一眼,它實在是一點也想不透亞芠現在到底是在想什麼?
  明明知道自己的寶貝徒弟現在正面臨著生死存亡的關頭,就算不為自己的徒弟著想,也該為自己來這魔族大陸的目的著想吧!
  可是這半個多月以來,亞芠卻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面,連它也不準進去,也不知道是在干些什麼事情?對於葛的危機一點也沒有表示,一直到現在,要不是它好心的替葛去偵察的話,恐怕明天早上葛他們一起床就會發現脖子上已經被架上鋼刀了,真的是想不通亞芠的想法。
  就在朱雀暗暗咬牙,葛努力控制著自己心中逐漸沸騰的思緒的同時,忽然,一抹雪白的影子從天而降,乍逢變故的葛整個傻住了,盡管已經察覺到頭頂上傳來異響,但是疾若閃電的白影速度快的叫葛還來不及反應便眼睜睜的看著白影直直的落在他的跟前。
  在這同時,一股陰厲有若實質可怕殺氣從頭頂上以著一種撲天蓋地的聲勢直直的落在葛的頭上,被這股殺氣所攝,葛的腦海中頓時一陣空白,彷佛整個人化成了一座石像般的凝住了。
  萬幸的是,這股無比可怕的殺氣來的猛烈去的也快速,幾乎就在一觸之間,隨即消逝無蹤,但是葛卻也呆了三四秒鐘這才正常過來。
  一恢復正常,葛故不得其他,猛的抬頭一看,映入眼中的卻只是一片漆黑中閃爍著萬點繁星的美麗夜空,除此外,什麼也沒有了!
  低下頭來,發覺自己渾身顫抖不止的葛忽然看到了在跟前有一把長足二公尺的雪白色巨劍。
  略帶遲疑著,葛緩緩的伸出手來握住了跟前的巨劍,將它從浮沙中拔了出來,相當出乎意料的輕盈,心里暗暗的稱奇著,葛打量著手中的巨劍,不!這把微帶流線,單邊開鋒,彷佛是一體成形,通體雪白,不知道是由何種物體所打造的巨劍與其說是劍倒不如說是一把巨刀。
  看似粗糙的刀身卻彷佛隱藏著強大的力量,一體成形的刀上雖然沒有任何的花紋飾物卻更讓人離不開眼睛,彷佛這把刀本來就不需要有任何的裝飾,輕輕的揮動,當刀尖劃過腳邊的浮沙卻留下了一道醒目的刀口,彷佛連浮沙也為之一刀兩斷。
  幾乎就在一瞬間,葛已經愛上了這把粗糙的刀所展現出來的粗豪與銳利,這才是真正一把具有陽剛與殺氣的戰刃,而且,最教葛無比欣喜的是,這把刀的尺寸彷佛就像是專門為他而打造似的,讓他揮舞起來顯的是那麼的順手而流暢,直教葛久久不忍釋手。
  而此時,沈浸在手中巨刀之中的葛全然忘記了剛剛那場古怪的殺氣,也忘記了剛剛緊繃的情緒,在他的心中眼中,除了手中的刀以外,再也沒有任何的事物存在著。
  忽然,一陣清脆的聲音在葛的耳邊響了起來,打破了葛那彷佛著了魔似的思緒,喚回了葛的心神。
  完全不理會回過神來的葛那略帶責怪的眼光,朱雀伸出了一邊的翅膀,若人般的遮掩起自己不斷發出笑聲的尖喙,看起來相當的有趣。
  好不容易笑完了,朱雀忽然從葛的肩上躍起,展開雙翅在半空中頓了頓,彷佛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再說給葛聽般的說道:「呵呵!還真以為你是鐵石心腸呢!原來是用這種方法,還真的是有你的!」
  說著,朱雀忽然猛一個拔高,火紅而嬌小的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那漆黑的天際當中。
  葛本能的抬頭看了一下朱雀消失的方向,嘴里喃喃的念了一句不知什麼的話,忍不住的低頭又再度的打量起手中那把讓他愛不釋手的長刀來。
  興奮之馀,葛忍不住唰唰的揮舞手中長刀耍了幾下,心里暗暗的念道:「有這把長刀的話,那明天我對付那些人豈不是手到擒來!」
  一想到這,葛猛的心中一顫,連忙抬頭看著彷佛空無一物的夜空,忽然,葛將手中的長刀平托在兩手之間,高舉過頭,單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說道:「老師,學生知道您的用意了,請您放心,學生會用這把長刀開創出自己的理想來的。」
  原來在那一瞬間,葛終於想起了剛剛那股叫他膽戰心驚的殺氣是來自何人,也發現到自己在那股堪稱恐怖到極點的殺氣洗禮之下,心中以不再有最初的緊張與恐懼了,而且,他也想通了,除了他的老師亞芠之外,有誰能夠打造出這樣一把如此適合他使用的長刀來?
  因此,一想通了這幾點,葛心中這時真的是充滿著對亞芠的崇敬,一掃當初那因亞芠不聞不問的態度而暗暗升起的埋怨心態。
  就在葛恭恭敬敬的施禮的同時,朱雀以沖往上沖飛到三千公尺的高空當中了,映入朱雀火紅雙眼中,那是一個虛浮於朵朵云彩上,一身寬敞黑袍,一頭銀白長發隨風舞動的背影。
  悶不吭聲的,朱雀靜靜的落在那有著無比漆黑背影的肩上,忽然用力的往那人的耳垂一啄,有點生氣到:「我還以為你真的是對自己的徒弟什麼都不管了呢!」
  那黑衣人,亞芠,對於朱雀的一啄彷若未覺,只是淡淡的伸手往面前一指。
  朱雀疑惑的順著亞芠手指的方向,除了一片銀白的沙漠之外,什麼也沒有,它不太能體會亞芠的意思,偏過頭來,楞楞的看著亞芠。
  似乎是帶著某種不祥的味道,亞芠淡淡的說道:「在那里,我感覺到有兩個不錯的對手!」
  不錯的對手?
  朱雀先是一愣,隨即瞪大了眼睛看著亞芠的側臉,以亞芠的實力,能夠讓亞芠稱之為不錯的對手那幾乎可以說高強的敵人了,朱雀并沒有問亞芠為什麼會知道那里有兩個不錯的對手的原因,因為它早已經知道了,在異變之後,亞芠雖然受到了某些的限制,但是某些方面也顯的相當的不可思議,而在諸多不可思議當中,最叫太始與它感覺到不可思議的便是亞芠原先所具有的那種天生對危險的直覺。
  原本,亞芠那種對危險的直覺本來就已經相當的不可思議了,沒想到的是,在異變之後,亞芠的這種直覺甚至達到了彷佛是未卜先知的地步,這種感覺讓亞芠輕而易舉的就感覺到在這顆星球上所有對亞芠能夠有所威脅的存在,當然了,也因為這種變態般的靈敏直覺,才會促使亞芠在這種相當不適的情況下渡海過洋來到魔族大陸。
  而現在,朱雀從亞芠的口中竟然聽到了它最不想聽到的字眼,這使的朱雀心中直叫不妙,畢竟,在這世界上,除了亞芠自己本身以外,也就只有它與太始才曉得,亞芠現在其實只能夠發揮出他原本三成不到的力量,甚至,亞芠向來仗以為傲的精神異力更是不能輕易動用,否則,一旦動用的結果便有如半個月前那樣,只是單純的在葛的腦海中模擬出六大能量的感受便讓亞芠足足休息了半個月才恢復過來的後果。
  而現在,朱雀更是清楚,亞芠所謂的不錯應該是以他的全部實力為衡量標準的,換句話說,以亞芠現在的情況,那二個所謂不錯的敵人肯定不是現在的亞芠所能夠對付的了的。
  不過話說回來,能夠讓亞芠稱之為不錯的對手以這個大陸上的人來說,肯定是那十六個高手中的高手的斗神中人了,否則,就算是亞芠只剩三成的實力,也絕對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夠對抗的了的,但也正因為如此,朱雀更是憂心忡忡。
  輕輕的笑了一聲,亞芠爾雅又充滿的無盡自信的說道:「朱雀,別擔心,就算是我現在只有三成的實力,就算對方是斗神中人,我也不會放在眼里的!」
  的確,以亞芠的成就而言,就算現在亞芠身上的真氣與精神異力全部都消失,他也絕對不是一個可以任人欺凌的人,更何況亞芠還能夠發揮出三成的力量來,身邊也還有它這一個太古四大圣獸之一的南方朱雀陪伴著,它實在是不需要擔心,只是不知怎麼的,朱雀還是難掩心中的憂慮。
  雖然心中隱含憂思,但是再聽到了亞芠的話之後,朱雀也不再說什麼了,只是靜靜的站在亞芠的肩膀上,陪著亞芠一起欣賞這沙漠的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