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3 宇宙之樹

姆!
  任何一個對靈思族有那么一點熟悉的人都會曉得,“靈思族”這三個字在靈思族的心目中有著無比的地位,那絕對不是像人類自稱人族那樣,只是單純的一個稱呼而已,而是代表著靈思族所有的一切,是他們的驕傲、他們的自尊、他們的歷史、他們的一切!
  但是,如果說在靈思族的世界,還有什么名字可以與靈思相比較的話,那么無非就是“姆”了。
  姆是什么呢?
  如果說靈思這兩個宇是刻印在靈思族的靈魂深處,是靈思一族精神、歷史的印記的話,那么姆所代表的,便是靈思一族生命的起源,科技的根本了!
  在靈思族當中,姆是一種稱呼,換成人類的語言來表達的話,那么便是“宇宙之樹”的意思。
  可不是嘛!
  現在,在靈心的面前,正是一棵高聳得彷佛穿破了云端、支撐著整個天空的傘狀雄偉巨樹。
  盡管距離尚遠,但是那筆直粗壯的深褐樹干,茂密遮天的翠綠枝葉,無一不充滿著生命的動人姿態!
  那彷若無盡的生機,叫人很難以想像,會是由這么樣的一棵巨大的樹木所表現出來的。
  在強烈的刺激之下,靈心始終是一個非凡的人物,很快的就回復過來了,只是回過神之后的靈心臉色卻忽然變得很難看,只是讓人奇怪的是,在靈心難看的臉色當中,竟然還飽含著無盡的哀傷,那是一種叫人無法忽視的深切悲痛。
  恍如行尸走肉般,靈心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眼前的這一棵宇宙之樹。
  在靈心來到這宇宙之樹的面前,這才真的叫人感覺到這一棵宇宙之樹是如何的高大參天,以靈心那一百三十公分的身高,竟然連這宇宙之樹周邊的樹根的五分之一都不到,更別提那粗壯無比的樹干,以及穿人云霄的枝干及枝葉了。
  只是,仰望著無比雄偉的宇宙之樹,靈心臉上的悲傷神色卻又更加的濃厚了。
  輕輕的*近眼前巨大的樹根,靈心整個人完全的貼在樹根上,輕輕的撫摸著一點也不粗糙,相反的,竟是無比光滑的樹根部位,蓬勃無比的生機透過了直接的接觸,由那光滑的樹根傳進了靈心的心中,只是,靈心臉上的悲傷神色隨著那無比的生機顯得更加的濃厚,甚至可以稱之為悲痛了!
  近乎自言自語般的,靈心喃喃道:“為什么!為什么你要如此瘋狂的成長著?難道……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緣故?”
  蹌踉的后退了好幾步,靈心近乎自言自語的喃喃說道:“不!不行,這樣下去你會死的,不行,我要回去告訴他們,一切計畫取消!”
  接連的說了好幾個不行,靈心臉上的神色在悲痛之中卻又顯得無比激動,一個轉身就要往外跑!
  忽然,一個深沉的聲音在靈心的腦海當中響了起來:“你,還是來了!”
  短短的一句話,遏止了靈心激動失態的動作,緩緩的轉過身來,悲傷的望著眼前這無法一眼窺視整體的巨大宇宙之樹,緩緩的說道:“我們早該想到的,能夠讓我族在地球的后裔——精靈一族如此盡心盡力的守護著你,能夠掌握這無比高水準的生化科技,能夠以一己之力對抗著三族聯手,能夠讓我們的宇宙戰艦不愿意發射主炮來攻擊,除了同樣身為宇宙之樹的你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原因了對吧!‘太始’!”
  對著眼前這巨大無比的宇宙之樹,靈心緩緩的說出了一個叫人無法置信的名字來,而他臉上的悲傷神色,卻絲毫沒有因為這個困擾了他們幾千年的對手名字,而有任何的變化,相反的,反而是更加的悲傷!
  同時,靈心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難怪母星的宇宙戰艦無論他們怎么驅動,怎么樣也不肯*近地球,否則憑他們獨特的植物型態、生化科技,早在幾千年前就來到地球,就算用強也會把這些遺留在地球上的同胞們給帶回母族了,也不需要依*沙杷星人的力量了。
  原來,這一切只因為戰艦上的姆,不愿意見證太始的“滅亡”罷了!
  也許很多人會懷疑,為何靈心有如此失態的表現?
  這得要從精熏及姆的起源來說起了。
  根據靈思族的起源記載,靈思—族的祖先,原本是一種寄生在他們母星上特殊巨木中的半動物、半植物的奇特生命。
  之所以以半動物半植物來形容,主要便是在最初開始時,這種被靈思族稱呼為“靈”的生命,并非是由母體懷胎所生育,相反的,靈的生命型態是由其父母在交配后,將生命的種子產于巨木之中,由巨木的養分負責培育。
  當“靈”從巨木誕生出來之后,在其幼生時期,會再從身上產生出一根細長的營養管連接在巨木身上,由巨木負責提供幼生的靈生命所需的一切,而幼生的靈則是負責保衛著巨木的存活,是屬于一種互利的共生型態,一直到幼生的靈完全成長之后,這才脫離了巨木的供應,但是依舊還是倚*著巨木生活著。
  除此之外,遠古時代的靈,也具備有進行少量光合作用產生自己所需能量的特異能力,同時在靈幾千萬年的歷史當中,成年的靈幾乎沒有死于意外的例子產生,原因就在于只要有巨木的存在,透過巨木的滋養維持,任何的靈只要沒有斷氣,都可以回復得完好如初。
  而后來靈隨著時間的演變開始進化,成了現在的靈思一族,但是,靈思一族不但沒有脫離巨木的存在,相反的,反而與巨木的關系更加的貼近了。
  雖然說,完全進化成胎生的靈思族,不再需要將子女產在巨木這個實質上的母親之中,倚*著巨木來生活,但是在時間的長河之中,不但靈演進成靈思族,就連這巨木也演化成了姆的型態。
  相較于靈思族由半動物半植物演化成純動物的型態,原先光合作用的能力不再,轉而演化成了可以任意操縱自然界中各種能量的能力;巨木則是由原本單純的提供能量者,轉變成為調節能量者。
  只要有姆的存在,不管是在哪里,靈思一族都可以倚*著姆的維護與支持,讓靈思一族可以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之中生活下來,可以說姆是靈思一族的生命之源。
  而且在幾千萬年的演化之下,姆更是演化出了種種不可思議的能力,譬如靈思兩字的思字,便是代表著姆的存在——一種有著自我思想、擁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可說靈思族指的便是,靈與姆這兩種動物與植物型態結合的種族。
  而其實認真的來說,靈思一族并沒有所謂的科技這樣的東西存在,他們的科技便是來自于姆,而姆的力量則是來自于與靈結合之后演化所產生而來的。
  話轉回頭,姆雖然說具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力量,但是它還定有著一個弱點的,那就是姆不管再怎樣的神通廣大,畢竟也還是一個生命,有著其能力的底限在。
  以靈思族母星上的情況來說,一棵成熟的姆,其能力底限大約可以與八百到一千個靈思族產生最密切的配合作用,而靈思族的各種生活形態,不論是生活、作戰等等之類,也都是以一棵姆及其所屬的靈思族為一個單位。
  但是看看眼前,不管太始這個姆是如何而來的,畢竟在這里也只有太始單獨一個存在著,可想而知,以太始這單獨一個的存在,如何可以負擔得起這整個精靈大陸上近百萬的精靈存活?更別提還要再面對著天外的靈思、角翼、沙杷星人三族聯軍的重責大任!
  在靈心的眼中,洋溢著活潑生機的太始,一點也沒有叫人高興的感覺,相反的,如此雄偉、充滿無盡的生機的姆,才是真的叫人無比擔心!
  熟知姆的生活形態的靈心,更是清楚感覺到,這樣的太始根本就是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力,來產生這樣一個強大的能力與尺寸,要知道,姆的能力可是與體積的大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可是,就是在母星上最老最強大的那一棵億年姆,其型態與生機也遠不如眼前的太始來得雄偉、活潑!
  當然了,靈心更曉得,這種透支本身生命力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是無法支持太久的,尤其,靈心更是知道,不管這太始到底是如何從人類的手中誕生的,人類必定有在其身上動過手腳!
  但是姆就是姆,超出了自己本身極限的姆,最后下場也就只有滅亡的分了,這就是靈思一族所崇尚的自然之道!
  因此,當靈心真的看見了太始,頓時忘記了敵我之間的分別,對于姆的關懷,遠遠的超過了這幾千年來被太始阻撓的痛恨,也同時因為太始的存在,而馬上想要改變自己一族的行動方針,姆的存在,在靈心的心中遠遠的超乎了任何的東西!
  婆娑的枝葉無風而搖動,相當微妙的,翠綠色的葉子在彼此的摩擦當中,竟然會產生了纖細的光芒,無數星光般的光彩從太始的枝葉之間向下照射著,投注在靈心的身上。
  靈心無比舒暢的發出了淡淡的哼聲來,感覺上,身體里面的能量,正響應著太始所投射下來的彩光而活潑的游動著,撫平了剛剛一路走來的辛勞與疲倦。
  這正是姆對靈思一族獨特的能量調節作用,等同于人類最頂級、最舒服的休息一樣!
  至此,靈心對太始的身分絕無懷疑,若不是姆的話,又怎能如此輕易的調整他身體當中的能量,同時這也解開了他以及其他同伴們,對于在地球上的精靈同胞為何能夠在地球上不斷繁衍,甚至越來越鼎盛的疑問,要知道,離開了姆的靈思族,等于是斷絕了生路的呀!
  如今謎題解開了,原來在地球上的同胞們,壓根就沒有離開過靈思族的生命支柱呀!
  不過,叫靈心相當傷心的另外一個疑問,也同樣的解開了,那個疑問就是靈心始終懷疑著,為什么每一個精靈在見過太始之后,都會遺忘太始的模樣,這一個疑問在見到太始的樣子之后,靈心也就同樣的了解了,原來,這并不是太始故意的行為,而是自己的同胞們本能的作為。
  作為一個靈思族,不管是母族的他也好,還是在地球上生活的精靈也好,絕對沒有任何一個愿意見到身為姆的太始的滅亡,也由于這種深深刻印在意識深處里的信念,在地球上的同胞們便采取了與母星上的同胞們相同的作法,那就是“刻意的遺忘”!
  在保留了對太始的各種感覺之下,刻意的遺忘太始的模樣,唯有如此,不管是靈思族的他,還是精靈族的同胞們,才不會因為知道太始的命不久矣,而悲傷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正如母星上的族人們會刻意的去遺忘任何一棵姆的死亡一樣,只是在地球上的同胞們,在本能恐懼白己將失去唯一的姆的感應之下,做得更徹底罷了!
  “回來吧!太始,回到我們真正的母星去吧!你的情況已經再也不能拖下去了。”
  透過了與太始之間聯系的光芒,靈心的心中喃喃的念著同樣的一句話。
  可是,一直到太始照耀在他身上的光輝完全消失之前,太始始終沒有對靈心的心語做出任何的回應,只是靜靜的調整著靈心這幾百年來,因為潛伏在精靈族當中而紊亂的能量。
  伴隨著點點星光逐漸的消失,太始的聲音再度的傳入了靈心的腦海中:“唉!你們就是這點不好,無論我怎么的努力,老是會將我的話給遺忘,這已經是你第三次說這種話了!”
  靈心一愕,卻又聽到太始續道:“前兩次你偷偷的潛進來,也是一見面就說要我回母星去,現在看來,我還是要再跟你解釋一下了!”
  語氣中帶著一點點的脫俗無憂的感覺,太始娓娓的說道:“我的根源雖然說是靈思一族的姆沒錯,但是早在我誕生之前,我便已經接受過了人類的生化科技洗禮,如今的我并不只是姆而已,而是融合了曾經盛極一時的人類生化科技的生物。”
  “也許對靈思一族而言,我這型態是極為不正常的,但是對我自己而言,卻是再正常不過了,一點也沒有你所想像的那樣透支著生命力,這樣你懂了嗎?不過說了也沒用,等你離開之后,照樣會遺忘我的話的!下次你再偷跑進來,我又得說一次!”
  “對了,上次你有個問題還沒有回答我呢!為什么你好像都忘記了我們之間的敵對了呢?”
  靈心一愕,剛剛從太始熟稔的語氣中知道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潛入了,不過這也很正常,以靈心之能,這一兩百年之中都找不到機會潛入這里,恐舊才不正常。
  只是現在在聽到了太始的疑問之后,靈心不由得摸摸口袋里的東西,同時在心里暗暗的苦笑著,他并非忘記了自己與太始之間的敵對,只是現在計畫已經更改了,原本打算一來到這里就用強力炸彈將太始消滅的計畫,已經將消滅太始那部分改成,把太始給接回母星罷了!
  搖搖頭,靈心閉口不答,只是將整個人緊貼在太始那粗壯的根部,感受著太始潛藏的龐大生命力的脈動。
  好半晌,太始的苦笑聲傳來:“還是跟前幾次一樣呀!每次我問到這個問題你就是不肯回答!算了算了!你也該走了!”
  靈心一愕,抬起頭來望著太始那無比龐大的身影,還來不及說些什么,忽然之間,靈心的周遭狂風大作,一股陌生當中夾帶著熟稔的深沉聲音傳進靈心腦海里:“果然又是你!”
  隨著聲音傳來,一道蜿蜒迅捷的碧綠身影從半空中飛快的俯沖而下,轉眼問整個盤繞在太始龐大的樹干上,隨即一端下垂,來到了靈心的面前。
  一看清眼前這青光的長相,靈心不由得心中一震,口中忍不住的驚呼道:“青龍!”
  沒錯!這青光的真面目,正是感應到太始周遭有人入侵、而從百里之外飛快趕來的青龍。
  青龍那巨大的頭顱微微的一搖,原本隨風而飄的嘴上觸須匆然往靈心一伸,靈心只覺腰上一緊,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之下,靈心已經被青龍那比人臂還粗的長須給卷住了腰部,抬高到與青龍等高的高度。
  青碧色的眼光申明顯的流露出了強烈的敵意,青龍大嘴不張,一道心靈的通訊直接發往太始道:“太始,我早說過不要再讓這一個家伙存在了,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侵入這里了,說什么我也不會放過他了!”
  太始無奈的說道:“曰龍,別這么緊張,你也知道的,他對我并沒有什么惡意,你這樣開口要殺閉嘴要宰的,豈不是會嚇壞他了!”
  青龍眼光一閃,正待說什么卻又聽到太始說道:“更何況,當初我不也跟你說過了,因為有他的存在,所以在外太空的那些外星族群才不至于再派遣其他的人來,與其再讓靈思族派遣我們所無法掌握的奸細過來,倒不如讓靈心存在著,起碼他的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這當初你不也是極為贊成的?”
  輕輕的晃晃頭,青龍冷酷道:“此一時彼一時,之前,我之所以愿意讓他還活著繼續興風作浪,正是因為如你所說,掌握一個已經暴露的奸細,要比再去找其他潛入的奸細要來得安全方便,但是太始,你別忘了,現在局面已經不一樣了!”
  長須一顫,靈心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青龍的長須傳人了他的身體當中,靈心只覺得這股力量,直接的從腰部與青龍長須接觸的地方往腦袋一涌,頓時腦中轟的一聲,靈心再也不知道什么事了!
  輕而易舉的將靈心給弄昏了過去,青龍轉過身來面對著太始,直截了當的說道:“太始,現在的局面已經是到了千鈞一發的時刻了,你我都知道,外星族群的大軍已經確定再過不久就會到達了,再加上現在太初也已經出現了,你我都相當期盼的最后決戰時刻已經即將來到了。”
  “在這樣的一個非生即死的重要時刻當中,你還讓這個家伙留在身邊只會壞事而已,難道這點你不知道嗎?”
  “太始,別怪我沒提醒你,你雖然也是我們的獸王,但是你的職責只在于提供策畫與補給,真正能夠指揮得動我們的還是只有太初而已,如果你因為這個靈心而導致你受到傷害的話,先別說太初會有什么反應了,光是我也不會饒了你的,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太初的脾氣的,恐怕這個靈心的下場不會好過的!”
  說話的同時,青龍一雙原本就相當巨大的碧綠雙眼,瞪的更是無比的巨大,頸后的翠綠長鬃隨著青龍逐漸提高的聲音,更是無風自動著,使青龍看起來更是威猛無儔,而且也充分的表示出了青龍的不滿來!
  而聽青龍與太始之間的交談,似乎他們所認定的太初并不是指貪狼星,相反的,他們所指的卻是太初的精神,也就是亞芠。
  也只有亞芠,是絕對不會容許自己的同伴受到傷害的,所以青龍才會有此一說。
  久久,太始略帶低落的嘆息聲音,慢慢的傳進了青龍的腦海之中:“唉!你說的我不是不知道……也許是孤獨太久了,這個來自靈思族的靈心,對于我這個同樣由靈思族的姆所改造而成的太始的感情,讓我品嘗到了特別的感受,叫我實在是不忍讓他就此死于非命!就算是我一時心軟吧!青龍,你就放過他一條生路吧!”
  “好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放過他吧!不過,也不可以再讓他留在這里了,還是讓我帶走他吧!不過太始,你要記得唷!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下不為例了!”
  相當出人意料之外的,憑著太始的一句話,剛剛原本還相當堅持的青龍,竟然一瞬問由威猛的神態轉變成了溫馴小蛇的樣子,相當干脆的順著太始的意見,只除了不準靈心還繼續留在這里的堅持而已!
  青龍如此突兀的轉變,叫太始不由得也吃了一驚,吶吶的說道:“青龍,你……”
  眼中似乎是含著笑意,青龍截口道:“我怎么了?”
  太始一滯,隨即同樣的語中帶笑道:“好你的青龍,想要提醒我,也用不著這么嚇人吧!”
  原來,當初靈心在當上了精靈某族族長之時,在接受太始的祝福當中,太始與青龍便已經發現到靈心的真實身分。在當時,負有守護著太始之責的青龍,便立意要將這個潛入精靈族當中,還占有如此高位的靈心給殺掉,以求一勞永逸。
  可是,以靈思族的姆為藍本所變化而來的太始,卻因為本能當中的姆的部分,與身為靈思族的靈心起了共鳴,本能的產生了對靈心的維護之意,因此,便用了上述的理由說服了青龍,讓靈心繼續的留在精靈族當中。
  只是,青龍雖然是被太始所說服,但是對于靈心始終是放心不下,因此在前兩次靈心偷偷潛進來時,青龍便想要下殺手,只是因為太始的阻擋而一直未能成功。
  對此,青龍這才發現到靈心這個靈思族,對于身上起碼有一半以上的組成,是同樣來自靈思族的姆的太始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在,因而使青龍對此不由得感到相當的憂心。
  可想而知,今天的靈心可以對太始產生如此大的影響,那么其他的靈思族不也都一樣!
  這個時候,青龍真的是有點慶幸著幸好太始無法自我行動,而使所有對敵抗戰的行動全都落在他們四圣獸的身上,否則,憑著靈思族對于太始本能的共鳴影響之下,這地球早已不存在了。
  終于,一直沒有機會向太始好好說出他心中疑慮的青龍,恰巧的抓住了這機會,巧妙的提醒了靈心這靈思族的存在對于太始有何影響,而太始畢竟也是帶領著四圣獸以及無數圣幻獸守護地球數干年的杰出生命,幾乎在瞬間就了解到青龍的用意了,因此,當青龍帶著靈心離開太始的時候,太始忍不住傳給了青龍一句話:“青龍,我了解了,下不為例!”
  淡淡的點點頭,青龍一邊起飛一邊回應道:“都是老伙伴了,也不用言謝了,只是得好好的想想該怎么解決精靈族的內亂,剛剛我一路飛來,精靈族真的是亂得可以,都嚇了我一大跳了!”
  “嗯,事情始末我已經知道了,等你送走靈心之后再過來找我吧!我已經有解決的方法了。”
  這時候,青龍已經飛出了老遠,也不知道它到底是聽到了沒有!
  “后來呢?”
  似乎是聽出了興趣來,在聽完了凱特轉述他們在太始身邊接受太始治療時,因為與太始心靈相通而感應到的一切事情之后,見到凱特住嘴不再說下去,力奧忍不住急忙問了起來。
  凱特雙手一攤,微微一笑道:“后來?后來就是正好那個時候我們的傷都已經好了,太始在青龍回來之后,便要求青龍帶我們來這里,先把這群氣瘋的精靈族給帶回去,他自會親自向所有的精靈族人解釋!”
  聽完了凱特的轉述,力奧不由的一愕,懷疑的問道:“就這樣?”
  凱特擺擺手,促狹的反問道:“不然呢?你以為還會有什么嗎?”
  力奧一滯,這倒也是,總不能叫凱特說青龍是怎么帶他們來的吧!想也知道,青龍這么大一條,就算再來十隊的死神小隊也坐得下,還真的是沒什么好說的了。
  不過,想到這,力奧忽然想到,那青龍呢?青龍既然送凱特他們過來,怎么現在都沒看到?
  似乎知道力奧想要問什么事情,凱特擺擺手道:“呵,我知道你想要問什么,是不是要問青龍去哪了?呵,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
  給力奧留下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凱特拍拍手,吸引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大聲的說道:“好了好了!大家賣力一點,等一下我們還要到其他兩個地方去呢!”
  說完,凱特也不再理會力奧,轉身投入了挖掘古代獸卵的工作當中,而力奧則是被凱特唬的一愣一愣的,什么時候,凱特竟然會說精靈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