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19 血之威名上

在奇華森林外圍的森林市鎮**有三座一點也不輸平原上大都市的森林市鎮,她們分別為*近東邊華那邦公國的繁花之鎮-蒂萊渥爾鎮,這是一個專門出產奇花異蕊,以花聞名的市鎮,人口約三萬多人,隸屬于華那邦公國的國境中,只是華那邦公國并沒有在此設立治安單位,所以她仍是一個獨立市鎮。
  再來是位于蒂萊渥爾鎮北方二十公里處,有著美酒之鎮美稱-紹舒岱提鎮,這一個市鎮中專以出產美酒聞名,利用奇華森林中眾多美味的新鮮水果,加工釀造出芳香美酒,是整個奇武大陸中酒徒們的最愛,人口略多,約有近五萬的人生活其中,她的位置正好位在,奇華森林最北方,隸屬奇蘭樓聯盟的一個加盟城鎮,不過,內行人都知道,紹舒岱提鎮同時也市大陸中一處最大的走私貨集散地,所以她又被稱為走私之鎮。
  最后一座大市鎮則是在奇華森林西側,為泰龍帝國所屬,膩稱“龍刃”的一座軍事型城鎮,鎮中人口大約近七萬,其中三萬人是泰龍帝國常備駐軍,專門恪守泰龍帝國與華那邦公國及奇蘭樓聯盟交接處的國境安全事宜。
  現在正是華燈初上的初入夜時分,美酒之鎮紹舒岱提正式一天之中最熱鬧時間的開始。
  身為以酒聞名的市鎮,當然最不會缺的就是酒了,理所當然的,因為酒而因應而生的酒館、酒吧、酒店當然是也不會少。
  清碧酒館,以紹舒岱提鎮聞名的一種碧綠色,使用奇華森林中一種特殊的碧鈴花,非三年才得以釀成的奇特美酒為名。
  正如清碧酒那股清淡而余香不絕,味道濃厚中不失清雅,色澤清碧中帶著瑩透,令每一個品嘗過她的美味的人都會一再的留連,非得一再品嘗不可的特色。
  清碧酒館以其獨特的特色,用奇華森林中帶有一種清香的香木搭建而成,三層的樓面,每一層約有上百坪,里面以非同一般酒館雜亂,典雅而簡潔的擺設,親切中不失有禮的服務,令每一個來過清碧酒館中的酒客都會再三留連。
  也因此,清碧酒館是紹舒岱提鎮中四大酒館中之一,同時也是歷史最悠久的一間酒館,據說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
  在這一個華燈初上的時分,今晚的清碧酒館一如往常一樣賓客滿座。
  清碧酒館的三樓,專為品酒而來的酒客們設置的一個樓面,不同一、二兩層樓吵雜,三樓全都是一些較有流品的酒客,雖不免會高談論闊,但比起一、二樓來講的確是十分清幽。
  只是,這時原本高談論闊的眾酒客們突奇異的安靜下來,所有的人全都一致的將目光集中于上來三樓的樓梯處。
  在那樓梯處,一名長的千嬌百媚的女服務生正走了上來,指示一個女服務生有什么好看的,這個清碧酒館中的女服務生每一個都是嬌媚動人,但是所有人都早已見慣了,更何況這個女服務生并非是酒館中最動人的一位,可見眾人并非在看她,那為何所有人都轉頭向樓梯處呢?
  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在那個女服務生身后,跟上了一個人。
  在眾人眼中,那是一個十分奇特而怪異的人,看來約二十六、七歲,穿著一身冒險者最常穿的暗褐色斗袍,整個人除了頭以外,全身包括手腳全隱藏在寬大的斗篷中,年紀輕輕的卻有著一頭只有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還不一定會有的雪白長發,完全無一絲雜色的白發用一個白色發箛隨意束在腦后,其余任由及背的長發散在肩背上,再他身邊,還有一只高及那怪人腰部的高大幻獸,看它的外形是屬于沃夫(狼)系的幻獸。
  這一人一獸走上三樓后,身前領路的女服務生嬌聲道:“亞芠.隆先生,您還是要老位置嗎?”
  不用說,這人正是一個月前由清藍之境出來的亞芠,旁邊的幻獸正是他的幻獸貪狼星,只是此時他為避人耳目,改冠母性,自稱亞芠.隆。
  亞芠無視樓上眾人的注視,只對那女服務聲道句:“照舊!”
  他就自己一個人往一個在三樓燈光較照不到,因于陰影中的一個黑暗*窗的位子上坐下,貪狼星則乖乖的趴伏在他腳邊。
  女服務生焉然一笑轉身下樓,不到一分鐘,她又端著一個盤子上來,上面有著一個約一公升的酒瓶及一個小酒杯,將酒擺在亞芠桌上后,又幫亞芠倒滿了一杯,亞芠身手拿起酒杯仰頭飲下,女服務生又馬上幫他再倒一杯。
  亞芠飲完一杯后轉頭看向窗外,半響,他轉頭一看,那女服務生正站在他旁邊,以一種癡癡的眼光看這他,亞芠一皺眉,嘆氣道:“這里不用你服務,你下去吧!”
  女服務生失望的應了聲,依依不舍的再看他一眼才拿著手中的盤子轉身下樓。
  不可否認的,遺傳到母親的美貌及父親俊逸的亞芠本身就極具吸引少女的魅力,尤其是他現在的樣子,沒有一般二十來歲青年輕浮神態,歷盡風霜的他有著一種沉穩的神態,滿頭的白發加上他俊逸無比的面貌,融合他沉穩的神態,令亞芠不自覺的散發出一種奇異的魅力,令清碧酒館中所有的女服務生為之神昏顛倒,完全不知道亞芠真實年齡才十八歲。
  看到這種情況,一個酒客忍不住酸葡萄道:“真是的,一個少年白的怪人竟也讓這些女服務生這樣,真不知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竅?”
  一旁的友人忙噓聲道:“別說了,你忘了半個月前的事了嗎?找死嗎?”
  那酒客如夢初醒,打個寒顫,馬上低頭不語。
  但是,這些話有怎能逃的過修為精湛的亞芠之耳呢?只是亞芠不理,又轉頭看向窗外,看到亞芠看向窗外,冷清的三樓又開始熱絡起來,酒客們又開始高談論闊起來,其中難免談到半個月前那幕令人怵目驚心的事。
  同樣是那一桌的客人,三個約二十七、八歲的好友同桌共飲,正面正面對著亞芠的青年見兩個好友打從那個白發青年上樓后就不斷的偷瞄他,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連素來最膽大妄為的好友在另一好友淡淡提一句“半個月前的事”,光是這一句話就能令他閉嘴,他可從來沒見過這一個好友這么膽小過,不由好奇心大幟,急忙追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阻止好友胡言亂語的另一個好友又是偷瞄一下依舊看著窗外的亞芠一眼,確定亞芠沒有注意到他們后,他才低聲說出半個月前的一件事。
  原來,在半個月前,亞芠因為太久沒離開過清藍之境,他忘記了回到公國的路,在奇華森林中迷了半個月的路,最后竟跑到這一個與前往公國完全背道而馳的紹舒岱提鎮來。
  那一天,亞芠進到城鎮中時同樣是在現在的時間,已經七八天光*水果果腹的亞芠已是饑腸轆轆,好不容易到了有人煙的城鎮中,第一件事就是找一個地方好好大吃一頓,而他選中的地方就是這間清碧酒館。
  當時,他叫了一堆東西,正要大快朵頤一番時,突一聲驚叫傳來,一到嬌小的身影朝他撞來,眼明手快的亞芠馬上一個閃身,躲過這個不知有何企圖的身影。
  等到他定神一看,才知道這一個身影正是店中的一個女服務生,不知何故驚慌失措的撞到他這邊來,雖沒撞到亞芠,但是卻把亞芠的桌子撞翻了,連帶的,亞芠的晚餐也喂飽了地板。
  亞芠惋惜的看一下自己的晚餐,抬頭一看,原來,他的隔壁桌作了七八個橫眉豎眼的魁武大漢。
  當中的一個似乎是帶頭的大漢正意猶未盡的把右手伸到鼻前聞了一下,大漢旁邊的同伴淫邪的笑道:“老大,小妞的胸部不錯吧!”
  被稱為老大的大漢搓搓手道:“真不是蓋的,又大又軟,你們聞聞,我手上還留著**呢!”
  淫邪的樣子令人作嘔,亞芠搖搖頭,看一下倒在地上,身上沾滿殘余菜渣,正一臉楚楚可憐,捂著自己胸部的女服務生,典型的借酒裝瘋,調戲婦孺。
  自認倒楣的亞芠伸手扶起女服務生,轉身走向另一桌,這類閑事他可不想管,更何況,在逃亡期間,他就曾吃過這類多管閑事的虧。
  但是,亞芠卻也沒想到,他不想管閑事,閑事到自己找上門了。
  他不知道,剛剛那頭一搖,及伸手一扶女服務生,竟也為他惹來麻煩。
  就再他轉頭走向另一張桌子時,腦后突傳來一道勁風,生死歷練出來的本能反應,亞芠不加思索的身體一偏,步伐一跨,不知怎么搞的,整個人在沒有人看的清的狀況下,反身繞到偷襲者的身后,隨手一肘,狠狠的撞在偷襲者的背部,將偷襲者打的仆倒在地上。
  亞芠定神一看,竟是那一個帶頭的大漢,雖搞不清楚為何他要偷襲他,但也知道這下麻煩上身,想避也避不了了。
  果然,大漢的同伴見自個的老大貝人打的仆倒在地,個個渾然色變,當中一個大叫道:“好家伙,原來是有點本事,難怪敢在我們尋歡時打擾我們的興致,兄弟們,將這一個不長眼的家伙給宰了!”
  亞芠暗暗叫屈,他什么時候打擾到他們了?
  不過,暗叫歸暗叫,見到他們七八個人從身上掏出一把把的小尖刀,一副真的想把他宰了的樣子,不由激起了亞芠心中潛藏以久的殺氣,低喝一聲,兩手一展,五指彎曲如虎爪,以著極快的動作,后發先至,往來勢洶洶的眾人沖去。
  大漢們不知死期已至,還狂呼的迎向亞芠,結果可想而知,平時光*魁武的身材,眾多的人手,橫行鄉鎮,又怎么會是身經百戰的亞芠的對手。
  只見亞芠雙手虎爪連伸,眾多大漢們沒有一合之敵,只要被亞芠的虎爪一沾上,便是腿斷手折,在眾人還呼不到十次氣,戰斗已結束,包括帶頭大漢在內,全都被亞芠折手斷腿,倒在地上哼哼哈哈的失去戰斗力。
  總算是亞芠手下留情,沒有鬧出什么大事情,只是折斷手腳了事,但光是如此,還是令旁觀的人不寒而栗,因為亞芠動手時那干脆俐落的手段,戰斗結束后那淡淡無奇的表情,告訴眾人折斷這些人得手腳對亞芠而言跟拔跟草沒什么差別。
  最后還是清碧酒館的老板出面,花錢請醫生將這群人的傷勢治療好,又送他們回去,才結束這場鬧劇,而亞芠也理所當然的被老板當成恩人貴賓,免費讓他住在酒館后面兼營的旅店客房中。
  而亞芠本不想住下來,但是后來卻因為老板那殷殷相請的誠懇神態而留下來,至少在別人眼中是這樣沒錯。
  倚著窗口的亞芠暗暗打個呵欠,耳中聽到對面那一桌又在談論他半個月前的事了,這已是這半個月來,不知是第幾次聽到別人談論了。
  在別人眼中,亞芠是因老板的誠意而留下,但真正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亞芠他是因老板而留下來沒錯,但可不是外人認為要讓老板感謝的,最主要的是因為老板本身讓他興起了好奇心。
  一般而言,如果是平常商家的老板,如果有人在店中鬧事,往往都是巴不得鬧事份子趕快離開,而且是越快越遠越好。
  但是這家清碧酒館的老板卻相反,不但請他留下來,還免費為他在酒館三樓中保留一個位子,免費提供酒食,讓亞芠每天上酒館,彷佛巴不得宣告全世界亞芠還在他的酒館中,難道他不怕那些大漢前來報復嗎?
  這可是與商家和氣生財的道理大大的相違背。
  為此感到十分好奇的亞芠因不知這老板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也就順了他的意六了下來。
  況且,經過這些日子的暗地觀察,亞芠更發現這老板似乎也正在觀察他,而且他更發現這老板也是一個身具練氣奇學的武道家,而且修為還不弱。
  不過經過這半個月來的相處,亞芠發覺老板對他似乎并無敵意,因此他也就不再暗查他了。
  雖說亞芠好似在這酒館中和一個不相識,對他又沒敵意的人干耗了半個月,似乎有點浪費時間,不過他也有兩個收獲。
  第一個就是,每天入夜后都會作在這一個位置上的亞芠發覺,這龍蛇混雜的酒館其實是一個很好獲得許多情報的地方,酒酣耳熟之下,很多平常不敢說,不能說的消息、傳聞、秘密全都說了出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之下,亞芠意外的獲知很多的消息,彌補了他逃亡隱居這兩年來和大陸許多事脫節的遺憾。
  另一件事就是,他終于確定一件事,那就是現在他就算回到公國中,如果他不說,沒人會認定他就是亞芠.斯達克了,因為,在他旁邊的公布欄上,正貼著通緝賞金榜,但是卻沒人將他和高居通緝賞金榜榜首的斯達克一家聯想在一起,這令他十分放心。
  而這兩個理由也是令他這半個月來天天到這坐著的原因。
  不過到今天,他也想該是要離開這的時候了,轉頭正想招呼服務聲去將他們老板請來,他想當面向他告辭。
  不過,當他才轉過頭時,他就看到一個有著平常人兩倍大體積的人正向他走過來,那不是這家清碧酒館的老板-祥川.狄安-還會是誰!
  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鮮少會在這一個時間出現在酒館中的祥川在這一個時間來到,而且看似是沖著他來的,亞芠一鄒眉,心中有點不好的預感。
  祥川走到亞芠桌前在他面前坐了下來,打個哈哈道:“隆老弟,不知這半個月來你是否滿意本館的招待?”
  亞芠扯個嘴角,算是一笑道:“狄安老板,你來的正好,小地政想像你告辭呢!”
  祥川一愣,問道:“怎么現在要走了嗎?是不是老弟你真的不滿意本館的招待?請告訴我有哪些地方你不滿意的,我一定會叫人改進的。”
  亞芠搖搖頭道:“老板你想錯了,貴館對我的招待令小弟有賓至如歸的感受,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小弟在貴館已住了大半個月了,再住下去,小弟深感汗顏,更何況小弟有事待辦,時事不得不走了,在此小弟感謝老板你對我的招待。”
  祥川呵呵一笑道:“真是這樣就好了。”
  亞芠微微一笑:“狄安老板,你現在來找小弟不知是有什么事?”
  聽到亞芠一說,祥川原本笑呵呵的圓臉突笑容一斂,低下身子來,故作神秘道:“我本來是有件是想跟老弟說的,不過老弟既然要走了,想必這件事對老弟沒什么影響。”
  亞芠一愣,這個祥川故作神秘的姿態,不由挑起了他的興趣,問道:“老板你有什么事請說出來沒關系。”
  祥川低聲道:“是這樣子的,我接到一則消息道,說老弟半個月前打傷的那群人是本鎮的一個三流幫會的一群人,帶頭的那一個大漢正是這一個幫會的三當家,他們被你打傷后,回去投訴一番,幫會的大當家、二當家誓志對老弟復仇,只是不知因何緣故耽誤了,現在我接到消息說他們這幾天就要對老弟你進行報復。”
  “由于此事是因本店而起,又是事關老弟你的安危,所以我才急忙來對老弟通知一聲。”
  亞芠一愣,隨即一笑道:“老板你不用擔心,反正我明天就走,將來會不會再來也說不定,他們找不到我,自然就不會有麻煩,倒是老板你這家店,我這一走不知你會不會有麻煩?”
  祥川呵呵笑道:“不瞞老弟你,小店能在這種環境中生存個上百年,一點點自保的能力是有的,老弟你盡管放心好了。”
  亞芠一笑,正待說些什么,突然窗外傳來一陣陣吵雜的聲音,聽的出有不少人大吼大叫的。
  亞芠及祥川一愣,轉頭往窗外地面一看,不知何時,酒館外竟雜雜亂亂的背近百個身穿青衣的人包圍住了。
  祥川慌急道:“糟了,沒想到他們的動作竟然這么快,老弟你快從后面走,我先去托一下時間。”
  話聲雖急,但亞芠卻從祥川的眼中看到一絲正期待看好戲的戲謔神色,當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有怎么瞞的過歷經生死決戰磨練過的亞芠的眼光。
  亞芠玩味道:“老板你不用急,既然找上門來,我就這樣走了不是顯的有點太失禮了,就讓我下去和他們談談吧!”
  祥川一愣,真真正正的一呆,他沒想到亞芠竟這樣說?
  眼前這上百人圍在四周,聲勢浩大,就算亞芠真的有多厲害,雙拳一樣是難敵四手,他憑什么說這這樣有自信,而且當亞芠說要和他們談談時,祥川竟感到背部有點冷颼颼的,不知是何緣故?
  這時,包圍在窗外的人群之中,有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看來滿臉橫肉,身材極為魁武的大漢走了出來,聲如洪鐘,大聲道:“青衣幫在此有事待辦,請各位鎮民好友請先離去,青衣幫-青刀-達格.席季在此向各位朋友道聲抱歉。”
  說完抱拳向四周一繞,聽到達格這樣一說,多數膽小怕事的酒客們全都飛也似的跑的遠遠的,不過上有幾個比較大膽或自持有記在身的人,還是站在四周看戲。
  達格也不理他們,洪聲道:“亞芠.隆,今天我特地來向你答謝前些日子兄臺對我三弟的關照,請出來一談。”
  聽到下面的達格點名了,亞芠無所謂的一聳肩道:“輪到我上場了。”
  說完不理祥川,招呼貪狼星,一人一獸就這么下樓去了。
  經過一、二樓時,亞芠發現所有人幾乎都跑光了,但是在二樓*窗處,卻還有三個身著黑色斗篷的人能坐的穩穩的。
  看到亞芠由三樓下來,當中一人對亞芠點個頭,亞芠雖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他也回個禮算是打一聲招呼,亞芠他才又下到一樓走出酒館來到格達前面五公尺處站定。
  見到亞芠出來,達格臉上那雙大如牛眼的怪眼一翻,上下打量亞芠一番,粗聲道:“你小子就是打斷我家三弟右腿的亞芠.隆?”
  亞芠一聳肩點點頭算是回答他。
  達格搖搖頭不屑道:“就憑你這樣一個瘦不拉饑的的家伙?”
  的確,以亞芠一百八十公分,看來瘦高的身材,在達格那將近兩公尺,牛樣壯碩的身材前,他看起來的確十分瘦小,以外觀看來,的確是令人無法相信亞芠能一口氣打倒和格達同等體位的三弟。
  達格回頭叫道:“出來個人試試他!”
  當下,圍在亞芠四周的人中一個約和亞芠同體位,看來約三十上下的青年躍眾而出,一揮手中的尺長大刀道:“大當家,讓我烏葛試試他的本是如何?”
  達格點點頭道:“小子,我就看你在我們第七高手,烏葛手中能走上幾招?”
  亞芠還來不及講話,達格就往后退去,烏葛一揮手中的大刀,毫不猶豫的就往亞芠胸前斬來。
  亞芠嘆口氣,烏葛這一刀破綻百出,力道又不穩定,如在生死決戰中,他最少有二十種的方法能將他一擊斃殺。
  不過現在并非是決戰,他又不想一動手就見血,他反而一時間不知如何動手才好,只好后退一步,暫時避過烏葛這一刀。
  見到亞芠后退,圍觀的眾人一陣歡呼,烏葛更精神百倍,手上大刀更賣力的揮動,只是一連二十幾刀下來,烏葛刀刀落空,完全傷不到亞芠一根寒毛。
  這下再不長眼的人也知道亞芠只是沒反擊,不代表他沒力量反擊,不然烏葛那些細密霍霍刀光(至少在其他人眼中是如此)會連碰都碰不到亞芠一跟寒毛?
  亞芠閃過烏葛第三十一刀,看準了一個空隙,右手一伸,手到擒來,奪過烏葛手中的大刀。
  失去武器的烏葛不由一呆,前一秒鐘他還用手中的長刀逼的亞芠左閃又躲的,怎么下一秒鐘,手中的刀如變戲法般去到亞芠手中?
  莫名奇妙的烏葛不由一呆,愣愣的站在亞芠面前,動手也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達格見狀,又站出來喝道:“還不下去,你站著找死嗎?”
  烏葛如夢初醒,訕訕的退回群眾之中。
  達格狠狠的盯一眼亞芠,狠聲道:“想不到閣下倒是真人不露相。”
  說這話時,達格背負再身受的雙手突作一個奇異的手勢,人群中,一個瘦小的人看到這一個手勢,馬上從懷中拿出一個精巧的機弩,指向亞芠,機弩上三根泛著綠色詭異光澤的十公分短箭令人見之驚心,那是涂上劇毒的。
  那人手指一摳,機弩的機簧一動,短箭就要射出,可是他忘了一件事,一件足以令他自食惡果的事。
  就在他用機弩瞄準亞芠,摳下板機時,身邊傳來一陣低嚎。
  霎時,那人只覺拿駐機弩的手腕一痛,機弩往下一掉,射出的三根短箭全都大在自己的大腿上。
  接著銀影一閃,又間一陣劇疼及大力傳來,整個人就被拉飛,直落到亞芠及達格之間,這時,他才看清,是一只巨大的銀色巨狼咬住他的右肩,將他整個人叼到這,疼痛中,他依稀記得這只銀色巨狼不正是和亞芠一起走出酒館的嗎?
  而強烈的疼痛令他忍不住狂叫:“大當家救我!”
  亞芠本想和達格作一和平的解決,但是,貪狼星卻突然咬了一個人出來,眼尖的他馬上看出那個人的大腿上差了三根綠幽幽的短箭,加上貪狼星傳過來的心靈感應,亞芠哪有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的。
  一面心中暗暗慶幸他習慣性的將貪狼星派為他的警戒,不因對方只是一群街頭流氓而輕忽大意,因而躲過這一次的劫難。
  另一方面,達格卑鄙的手段也激起了亞芠的怒火,只因一個沖突竟就使用如此的手段竟想置人于死地。
  沉寂的一年的殺意又開始在亞芠心中燃起。
  見到事機敗露的達格,心中暗暗一驚,他實在沒想到這只銀色巨狼竟是如此的靈異,竟能將他的計畫揭破,至此實在是沒什么好說的了,手一揮,大吼道:“兄弟們,大家上,將這家伙分尸。”
  當先不少人同時吼聲“鎧化”現場近百人之中,竟有一半的人擁有專門戰斗用的獸幻鎧,尤其達格本身竟擁有依據中級五階地屬性的坎特(牛)系幻獸鎧。
  第一步偷襲,用暗器毒殺,第二步用眾多的人勢,將對手埋葬,這兩步以往的確為他解決不少真正的高手,但現在用在亞芠身上卻有點不靈了。
  就在以達格為首等人正要沖上來時,突然,眾人似乎感到一陣寒氣襲過,令所有的人動作不由停下來。
  這時,原本低頭查看那偷襲者的亞芠頭猛然抬頭望向達格。
  一看到亞芠的樣子,饒是達格天不怕地不怕,他還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氣。
  只見,亞芠雙目泛出了金銀雙色光芒,左金右銀,一股極其寒冷,令人無法透過氣的赫赫威勢從亞芠身上飄出,令現場所有的人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這時,在二樓望下看的那三個黑衣人中,和亞芠打招呼的那個黑一人雖因角度的關系看不到亞芠雙目泛出的神魔眼,但是他還是不由打個冷顫,喃喃道:“好重的殺氣呀!這個白發年輕人到底何來歷?看這些不長眼的東西這下可真的撞到了鐵板了。”
  這時,場中突傳出一陣高亢而凄厲,綿延而不絕的長嚎。
  黑衣人再度打個冷顫,又低頭往下望去。
  在亞芠身邊,原本雖看來十分巨大但十分溫馴的貪狼星感應到亞芠的殺氣,巨頭一抬,仰月發出一陣令人寒毛緊豎的凄厲長嚎,全身銀色長毛無風自動,詭異至極。
  眾人在月光、燈光的照射下,更是清楚的看見,貪狼星嘴中兩根獠牙慢慢的伸長,直伸長到將近十公分長,四肢爪上同樣各伸出四只長達十幾公分的銳爪,頭上額間,更伸出一根長達三十公分以上,粗如拇指的細長獨角。
  眾人不由一陣心驚膽跳,光看貪狼星身上那些角、牙、爪所發出的雪白銳利的光芒,實在是沒多少人有膽去碰碰看。
  更何況,一邊的亞芠此時身上已泛出了淡淡的金光,原本束在腦后的雪白長發此時不知如何的掙脫發箍,無風自動的隨意飛散在他腦后,加上他那金銀雙色的神魔眼,竟是如此的詭異。
  亞芠及貪狼星驚人的變化令在場包圍他們的人中當場將近一半心虛膽顫不已,實在提不起力量前去攻擊亞芠及貪狼星。
  但是,現在站在他們眼前的亞芠卻是一個奉行“一但對敵,殺·無·赦”這樣戰斗信念的人,即使他們心中已是后悔了,但面對心中殺氣已被挑起的亞芠,只有兩個字“晚了”。
  亞芠露出一個不算是笑的笑容,殺氣大熾,“你們找死”淡淡的一句話卻讓所有的人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
  但也因此提醒了達格,他狂吼一聲:“大家上!”
  眾人如夢初醒,紛紛大叫一聲,似是為自己打氣。
  亞芠輕蔑一笑和貪狼星花伸成一金一銀兩道光芒沖入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