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22 同伴相聚

身體永遠比腦子動得更快的力奧,在乍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之時,頓時又驚又喜的叫道:“凱特?”
  隨著力奧脫口而出的話,原本緊緊的包圍住力奧等人的精靈族隊伍,忽然從外圍開始起了騷動,數十條身影飛快的掠過重重疊疊的包圍圈,直接竄進了整個包圍圈的最中央處。
  那疾若閃電般叫人無從防御、阻擋起的快捷身影,讓精靈一族的騷動更加的擴大開來。
  而就在一千精靈族人還來不及看清楚那些身影的長相時,力奧已經發出了一聲怪叫聲,猛的往那數十條身影當中領先的那一個飛沖過去,只聽砰、砰的兩聲,力奧已經重重的賞了當頭的身影兩拳。
  而其他的死神小隊也不例外的飛沖過去,一古腦沖進了那群身影當中,同時不斷的發出了怪叫聲來。
  混亂當中,眾精靈們只聽到力奧怪笑道:“好你個小子,終于肯出來了,真叫我擔心死了!”
  硬是用厚實胸膛接了力奧不輕的兩拳的那個為首的身影,似真似假的輕咳兩聲道:“輕點輕點,我的傷才剛好,可不想再進去一趟呀!”
  “呵!”
  發出了傻笑聲,力奧緊緊的握住了為首的那人的手,濃郁的兄弟之情盡在這兩拳一握之中表露無遺。
  匆而,一雙纖細白嫩的小手同時也伸了過來,隔著力奧的大手,同樣用力的握住來人的身影,笑中帶淚的聲音從這雙手的主人夜月的口中流出:“凱……凱特,歡迎你回來!”
  沒有錯,能夠讓力奧與夜月如此激動,讓停風等人如此興奮瘋狂的,除了他們自己的同伴以外,還有別人嗎?。
  在精靈包圍圈里面,力奧、凱特、夜月等人正轟轟烈烈的上演一場相見歡時,外邊好不容易,一干精靈族人終于全都看清楚了,那是一群清一色黑色勁裝、在左胸前全都繡了一個骷髏死神鐮刀紋章的壯漢。
  一看到他們,精靈族人不由的心中一驚,光是看他們胸前的徽章,也知道這群人鐵定是力奧他們的同伴,這下子真的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泰爾威達落在人家的手中,現在人家又來了這么一大批的后援,想要擒住他們,這下子可是難上加難了。
  想到自己的首領泰爾威達,反應比較快的人忽然注意到了,剛剛抓住泰爾威達的夜月,這時候雙手正緊緊的與力奧及凱特緊握在一塊,那他們的大長老泰爾威達呢?
  一想到這,眾人不禁往泰爾威達的方向看了過去,這一看,所有人全都傻了,因為,泰爾威達此時竟然獨自一個人站在原地,而剛剛擒住他的夜月等人,這時候竟然沒有任何人守在他的身邊?
  一干精靈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當中一個比較機靈的不由分說搶先沖到泰爾威達旁邊,—把抱住泰爾威達之后,轉身又沖回精靈族的包圍圈當中。
  所有人這才如夢初醒,這下可好了,沒行人質在他們手中,精靈一族再也不用顧忌了。
  可是,喜上心頭的精靈族人卻完全沒有想到,為什么剛剛夜月費盡千辛萬苦這才擒住的泰爾威達,這時候竟然會被獨自一個拋在一旁,任由他們如此輕易的就救回來?
  難道……夜月他們是興奮過頭,而忘了泰爾威達的存在了嗎?
  正如一干精靈們所猜想的,這的確是其中一條原因沒錯,但是最大的原因卻是在于,無論是死神小隊當中的哪一個,他們那高傲的自尊心,又怎么能夠忍受自己用人質威脅這樣的一個手段呢?
  剛剛之所以擒住泰爾威達,也不過是權宜之舉,而現在,死神小隊全員九十八個全部到齊,別說是眼前這三千多個精靈族的菁英了,就是再來三千個他們也不放在眼里,因此,在夜月等人的眼中,泰爾威達已經失去利用的價值了,他們也不需要用這種人質的方法來脫身了,所以任由精靈一族把泰爾威達給救回去。
  好不容易大伙全都問候完了,右眼戴著遮眼罩的凱特,那僅存的左眼利芒一閃道:“夜月,你們來這里有什么發現嗎?”
  夜月一愣,反問道:“什么什么發現?”
  凱特微笑道:“就是太始要你們來挖掘的古代幻獸卵呀!”
  夜月一愕,隨即想到,太始既然可以透過大祭司來告訴他們有關古代獸卵這件事,當然自始至終都在太始身邊接受治療的凱特,沒道理會不曉得,搞不好直接由太始口中獲得消息的凱特,比他們還了解的更多呢!
  因此,夜月揚起手來,指著他們剛剛過來的方向道:“在那邊,我們大約挖出了上萬顆的幻獸卵,這邊的話……”
  略一沉吟,一旁的希瞿連忙接著說道:“我們這邊的話,大概有五六萬個昆蟲型幻獸的卵,不過現在已經被精靈族給搶走了快三分之二了!”
  凱特點點頭,夜月又續道:“至于另外一邊的話,因為沒有聯絡,所以我們也不知道!”
  凱特再度點點頭道:“這樣子有點慢,太始說了,他這幾千年來不斷的發展保留之下,在這里大概保存有快百來萬個幻獸卵,其中幻獸占了一半,剩下的植物與昆蟲型大約各占一半……”
  “等等……”凱特還沒說完,夜月馬上插嘴說道:“凱特,怎么只有幻獸、昆蟲與植物三種,據我所知應該還有礦物型的吧?”
  雖然說心中為這里所擁有的高達百萬幻獸卵的數目而感到吃驚,但是夜月還是聽出了當中的不對,因此忍不住打斷了凱特的話來發問!
  凱特笑了笑,解釋道:“這你們就有所不知了,據太始所說,礦物型的幻獸與其他三種幻獸不一樣,它比較趨近于無生命的生命型態,本身并沒有自我意識,而且,顧名思義,礦物型幻獸本身就是一塊礦物所構成,因此也沒有其他三種幻獸的生命型態,沒有足夠的能量,它們便直接‘停機’不動,既不會死也不會活動,因此太始并沒有將它們放在這里。”
  “停機?”不等夜月發問,力奧已經搶先一步的問了起來!
  凱特苦笑道:“別問我停機是什么意思,太始雖然有解釋,但是我根本就聽不懂,真的有問題的話,等一下再去問太始好了!”
  力奧臉色古怪的說道:“噢!那算了,連你都聽不懂,那我問了也是白問,反正你的意思是說,它們現在都在某一個地方沉睡就是了吧!”
  聽到力奧的話,整個小隊的人全都笑了起來,凱特甚至帶笑道:“你唷!還以為已經長進了不少了,結果還是老樣子!叫你動動腦簡直跟要你的命一樣!”
  力奧輕哼一聲道:“有你在就好了,我干嘛去干這種傷身傷腦的事情!”
  見到凱特又想說什么,夜月這時終于忍不住的說道:“好了,好了,先別鬧了,還是先把眼前這些人給‘勸走’吧!”
  聽出了夜月特別強調“勸走”兩個字,凱特與力奧不由的古怪的看了夜月一眼,但什么也沒說,只是轉頭看了一下周遭依舊萬分戒備的精靈族人。
  夜月心中暗暗的感激在心,說實在的,憑著她師門的關系,夜月實在是不想跟這些精靈族起任何的沖突,所以剛剛她才會順勢將泰爾威達“還給”精靈族,而凱特分明瞧在眼里,卻半點也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就連剛剛力奧他們也尊重她的意思,沒有對精靈族人下殺手。
  否則,別說是凱特他們來了,光是力奧幾個人,少說也要去掉幾個這些沒有魔法力量的精靈族,哪能夠像現在這樣只傷不亡的?因此對于他們的尊重與配合,夜月真的有說不出的感激!
  不管此時夜月心中怎么個想法,凱特先是冷冷的望了周圍的精靈族人一眼,隨即洪聲道:“各位精靈族的朋友們,我想,我們之間有點誤會,剛剛我的同伴得罪之處,還請見諒,在這里我先對各位說聲抱歉!”
  微微的對著四面八方抱個拳之后,凱特又大聲的說道:“現在,我帶來大祭司的一個口信,大祭司要我告訴大家,奉圣神的指示,請大家先回去圣域,圣神將親自向各位解釋有關卡羅平原與魔蟲的事情!”
  說完,凱特環目四顧,好半晌,他只見周圍的精靈族除了最*近他們一層的人還萬分戒備的盯著他們瞧之外,其余的精靈族人全都在竊竊私語。
  聽著周圍嗡嗡的竊語聲,凱特苦笑一聲,轉過頭來看了夜月一下,卻被夜月白了一眼,只聽夜月低聲道:“凱特,你傻啦!他們根本就聽不懂你剛剛在說些什么話,你叫這么大聲有什么用呀!”
  凱特無奈的聳聳肩,這點他倒真的是忘了,以眼光詢問一下夜月,再度獲得夜月第二個白眼:“算了,還是我來翻譯好了!”
  正當夜月想要用精靈語重復剛剛凱特所說的話時,忽然,在眾人正面所在傳出了一個字正腔圓、標準的過火,而讓人聽起來有種怪怪感覺的蒼老聲音道:“我們如何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呢?”、
  隨著聲音一落,在凱特等人正面所在的地方匆然讓開了一條小道,三個人影慢慢的脫出了擁擠的人群,正確的說,是兩個比較粗壯一點的精靈族人,抬著一看就知道還沒被解除禁制而渾身僵硬的泰爾威達來到場中。
  見到泰爾威達,夜月打了個響指,一道白光從夜月的指問彈出,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之前,便彈中了泰爾威達。
  瞬時,精靈族人原本垂下的武器頓時又揚了起來,忽然,泰爾威達舉起手來,高聲道:“別沖動!”
  周圍的精靈族人這才曉得,原來剛剛夜月那一指,是在替泰爾威達解除身上的禁制,讓他重獲自由!
  凱特也不理會周圍精靈一族的紛亂,一聽到泰爾威達的話,心里不由的暗道:“果然又一個了!”
  在這之前,凱特已經碰上了好幾起的人馬了,也不知道是身為人類的凱特無法給予精靈族信賴感,還是精靈族是天生的頑固份子,凱特這么一說,緊接而來的就是問他是真是假,逼的他非得拿出證據來不可!
  心里一邊想著,凱特也不怠慢的連忙從懷里掏出了一塊巴掌大、乍看之下好像是某種翠綠色植物的葉子,直接拋給了泰爾威達道:“大祭司早知道你會這么問了,所以他交給了我這個東西,你一看便知!”
  接過了凱特拋過來的東西,泰爾威達連看都沒細看,光憑那翠綠以及人手的那種硬中帶軟的感覺,便脫口而出道:“圣神之葉?”
  低頭仔細一瞧,果然沒錯,略微菱形的外圍輪廓,兩邊完全對稱的淡銀葉脈,還有那種獨特到無法仿造的獨特感覺,果然是來自圣神親自賦予的圣神之葉。
  在精靈的規范里面,凡是持有圣神之葉的人,任何一個精靈族人都必須無條件的聽從指示,看來,眼前這個人類所說的是沒錯了!
  泰爾威達一邊反覆的看著手里的圣神之葉,一邊心中暗暗的尋思著,再想到剛剛凱特所說的話,泰爾威達不禁心里暗暗的顫抖著,圣神要親自向大家說明?
  一想到這件事,泰爾威達不由的激動得心中一陣顫抖,從來,在精靈一族當中享有無上權威的圣神,一直是所有精靈心目中的守護神,只是,每個精靈在一生當中,只有三次接受祝福的機會可以見到圣神,一個是在出生朦朧無知時,接受圣神的祝福,一個是在決定伴侶(等同人類的結婚)時,再接受一次圣神的祝福,而最后一次,則是過世的時候。
  盡管以他身為大長老的身分,卻也只比平常的精靈多了一次,那就是在他接受這個位置的時候罷了。
  出生那一次不算,泰爾威達在決定伴侶以及接受大長老的職位,兩次謁見圣神的經歷,卻叫他永生難忘!
  雖然在事后無法憶起當初的情況,但是那種彷佛面對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智慧存在的感覺,以及每次見完圣神之后,心中彷佛都有種解開無限束縛的感受,卻怎么也忘不了,因此,謁見圣神可以說是包含了泰爾威達在內,所有精靈一族最高的榮耀,如今,圣神竟然說要親自向他們解釋,這豈不是表示他有再一次見到圣神的機會了?
  光是一想到這,泰爾威達忍不住便想要趕回去,此時在他心中,什么卡羅平原、什么魔蟲,都比不過去見圣神來的重要。
  如果凱特此時心中知道泰爾威達的想法的話,恐怕會嗤之以鼻,簡直是本末倒置了,但是沒辦法,從小生活的環境以及接受的教育、長年養成的心態,太始這個圣神的存在,早已成為每一個精靈心中最重要的一塊圣地了!
  有點依依不舍的將手中的圣神之葉遞回去給凱特,泰爾威達點點頭道:“既然有圣神之葉為證,那么我相信你的話沒錯,現在,我們就馬上回去!”
  說完,泰爾威達揮揮手,便要叫其他精靈跟他一起回去,忽然夜月出聲打斷他的命令道:“等等!”
  泰爾威達一愣,回過頭來看著夜月,甚至連凱特等人也一起轉過頭來看著夜月,此時的夜月臉上充斥著一種說不出來調皮狡猾的表情!
  半側著頭,夜月問著凱特道:“凱特,剛剛那個是圣神之葉吧!”
  在獲得凱特的確定之后,夜月半瞇起眼來,臉上狡猾的味道更濃厚了,她對著泰爾威達大聲的說道:“大長老,據我所知,貴族好像有一條規定,不管是任何精靈,在遇到持有圣神之葉的使者時,在可允許的范圍下,必須要‘聽令’使者的指揮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夜月臉上的表情太過狡猾,還是泰爾威達的精靈直覺太靈敏了,一種不妙的感覺讓泰爾威達忍不住的露出了苦笑,點頭答是。
  見到泰爾威達點頭,一瞬間,夜月臉上的表情頓時變成了一個百分之百的奸商模樣,二話不說的從凱特懷里半拿半搶的取出了圣神之葉,帶著奸詐的表情說道:“那好,現在圣神之葉在我手上,大長老,您是不是也要聽我的話?”
  臉上苦笑的表情更濃了,泰爾威達雖然很不愿意,但還是點了點頭。
  夜月馬上接著說道:“那好,現在大長老我命令你,你叫你們隊伍當中剛剛把我們幻獸卵搶走的家伙,還出幻獸卵來。”
  “啊!”泰爾威達疑惑的看了自己的人馬一眼,隨即揮揮手,下令道:“馬上將剛剛拿到的東西還給人家!”
  聽到了泰爾威達的話,一千人馬不由得你望我我望你的,遲遲沒有人有動作,直到泰爾威達板起了臉孔,這才慢慢的有人開始從身上掏出了幻獸卵,拋到夜月的面前,然后越來越多人做出同樣的動作來。
  說實在的,剛剛泰爾威達只顧著要抓住停風等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的人馬到底是從停風他們手中搶了什么東西去,因此一聽到自己的人搶了人家的東西,不由得心中暗暗的責怪起其他人來,怎么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呢?
  但是很快的,泰爾威達終于體會到,為什么向來嚴整的親衛會干出這種事情來了,換做是他,恐怕只會搶的更多……
  泰爾威達吃驚的看著眼前如雨水般不斷拋起落下的幻獸卵,這時,他也已經看清眾人所拋出的到底是怎樣的幻獸卵了。
  但是泰爾威達寧愿自己沒有看清楚,因為,一看清楚,泰爾威達不禁開始后悔起來,忍不住的張嘴想要喝止眾人的動作。
  因為,光是看到那些幻獸卵所散發出來的淡淡霞光也知道,這些獸卵皆非凡品,更難得的是,這些獸卵全都是他們精靈族使用的昆蟲型獸卵,這更是叫泰爾威達心中的貪念大漲,如果這些獸卵能為他所用不知有多好!
  眼光一觸夜月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泰爾威達不由的心中一震,臉上神情百變。
  罷了!誰叫人家手中有圣神之葉呢!
  泰爾威達終將心頭的貪念給壓下。
  但是盡管如此,面對這些一看就知道非凡品的獸卵,包含了泰爾威達在內的全部精靈心中,很難掩飾得住無法擁有這些獸卵的遺憾!
  好半晌,在夜月等人的面前,終于又重新堆積起一大堆足足有三人高的獸卵,夜月盡管明知道,精靈當中還是有幾個不老實的沒有將獸卵還來,但是一方面她也不太好再用同樣的借口來要求,以免泰爾威達惱羞成怒,再則數目也差不多了,也沒有太計較少了幾個獸卵。
  完全沒有得到任何好處而臉色有點不好看的泰爾威達,見到已經沒有人再拋出獸卵,不想再在這里丟人現眼的心態下,也不跟凱特等人說一聲,一揮手就又要帶著人離開了,誰知道,夜月又是一聲“等一下”,阻止了泰爾威達的動作。
  這下泰爾威達的臉色可真的是相當的難看了,他不知道夜月還有什么把戲,就連凱特等人也好奇的看著夜月。
  夜月輕輕一笑,對于泰爾威達的鐵青臉色視如不見,輕笑的說道:“大長老,身為晚輩的我們,也不好意思讓你就這么空入寶山而回,不如就這樣吧,我看您的族人好像都很喜歡這些獸卵,所謂獨食不肥,不如您就拿選一萬顆獸卵帶回去,算是我們做晚輩的孝敬您的,您看這樣成嗎?”
  夜月此話一出,力奧等人不禁大驚失色,凱特則先是一驚,隨即又一臉深思,最后露出了一個奇妙的笑容來,而原本要出聲的力奧,也被凱特一個手勢將來不及出口的話給擋回去了!
  而周邊的精靈則是個個臉上狂喜興奮的模樣,甚至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了,而反倒是泰爾威達在臉上出現狂喜的瞬間,又馬上轉變成了嚴肅的模樣,所謂無功不受祿,見多識廣的他,又怎會不知道天下沒有白吃午餐的道理呢?
  果然,夜月掩嘴再度的輕輕一笑道:“不過呢……晚輩想請前輩您幫晚輩一點小忙,不知是不是可以呢?”
  泰爾威達臉上毫無意外的回答道:“小姑娘,你說說看吧!”
  夜月伸手指著周圍寸草不生的土地道:“我想您應該知道,這些獸卵,都是我的同伴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從地下挖出來的,只是您也知道,我們就這幾個人,人力有時窮而事卻無窮盡,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將這些獸卵全部挖出來……”
  夜月的話還沒說完,泰爾威達已經揮揮手嘆氣道:“小姑娘,你不用再說了,本長老就讓我手底下的這幾個子弟兵幫你挖,算是你免費送我這一萬顆獸卵的代價吧!”
  這時的泰爾威達心中真的是只有“懊惱”兩個字可以形容,憑著他的閱歷,現場根本就擺明了這些獸卵都是在這塊土地上出土的,本來,他還打著如意算盤,以夜月他們的人手來看,想要將這塊土地下的獸卵全部挖出來的話,恐怕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他原本還想趁機問問夜月需不需要幫忙,奸讓他有借口可以順便多拿幾個,甚至在夜月他們離開之后,還可以派人過來挖的。
  只是他沒想到他卻處處落夜月一步,如今夜月搶先一步開口,而且還故作大方的說要送給他們一萬顆,剛剛他聽得很清楚,凱特說的很清楚,這塊土地上最少有百萬個獸卵(他并不知百萬顆獸卵是分開存放的),夜月他們了不起拿個幾十萬,剩下的還不都是他的?
  只是,現在夜月既然開口了,那他于情于理不幫也不行,幾十萬換一萬顆,無論怎么算他都吃了大虧,一想到這,泰爾威達就忍不住難過的想哭,但只能在心里暗罵人族果然都是奸詐狡猾之輩!
  無奈的嘆口氣,泰爾威達乖乖的命令自己的手下,在夜月的指揮下,開始當起了地鼠,一寸寸的搜索著腳下的每一方土地,將這些隱藏在這塊土地下幾千年的遠古時代獸卵,逐一的挖了出來。
  這廂三千精靈及死神小隊員在挖地搜索,那邊,對精靈語不通的凱特與力奧則一邊跟著挖獸卵,一邊聊著天,當然了,所聊的無非是力奧一逕的問著凱特他們,為什么會這么及時的趕到這里來?
  透過了凱特的敘述,力奧總算是了解了個大概。
  原來,在半天多之前,怒氣沖沖的長老們帶著全族的精銳趕來這卡羅平原之后,靈心在知道這個消息而阻止無效下,轉念一想,在他潛入精靈族這兩三百年來,始終顧忌著圣域戒備森嚴而不敢入侵,如今,既然整個圣域周邊的武力,全被怒火沖昏頭的長老們給帶走了,這豈不是一個他人侵圣域,查采與他們作對了幾千年之久的太始的大好時機?
  深知太始這個對抗他們三族聯軍數千年之久的首腦,并不好易與,盡管是在這等外圍武力盡去的大好時機,想要進去探究太始底細的靈心,依舊不敢大意的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好最佳的準備,才敢小心翼翼的潛進了太始所在的圣域森林當中。
  只是,靈心雖然早已經有所準備,但卻還是低估了用這種非正當方式潛進去的風險性了。
  該死的!
  忍不住學起了人類的口頭禪,靈心這時可以說是既狼狽又氣憤。
  雖說,他早已經明白在太始的周圍,絕對會有相當的自我保護機制,但是,靈心所沒想到的是,太始的自我保護機制,竟然會嚴密到這樣幾乎是滴水不漏的狀況。
  瞧瞧,明明他已經隱身,而且還特別的在自己的周圍,造出一個足以隔絕了他所發出的各種像足體溫、呼吸之類氣息的“膜”來,但是沒想到的是,在太始的周圍,竟然還有這種可以透過超音波偵測來發現他的“守衛”在!
  今天是他,如果換做是另外一個人的話,又有誰可以想像得到走在路上時,路邊的一棵大樹、腳邊的一朵小花、西邊的一根藤蔓會匆然的飛起來,或掃或彈或纏的,用盡各種方法來攻擊人的?
  饒是早有準備,靈心還是被這些植物守衛給逼得狼狽不堪,偏偏他知道想要查探出太始的任何蛛絲馬跡,就一定要穿過這些植物守衛!
  不過,盡管是狼狽不堪,但是越往圣域森林的小心點前進,越是*近他所推測到的太始所在的“位置”,靈心的心中就越是吃驚。
  因為,太始整個防御的作為,實在是與他所熟悉的母族防范外人入侵的作為,真的很像,就連以各種植物來做陷阱的方式都一模一樣,這也是靈心雖然狼狽不堪,但卻還是能夠順利的入侵太始所在地的最大原因。
  終于,費盡了干辛萬苦的靈心,花費了偌大的心力,終于穿過了這深達十數公里以上的活動守衛樹林層。
  一穿過樹林,靈心隨即進入了一團由濃厚到堪稱伸手不見五指的白色濃霧所構成的霧圈當中,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靈心竟然本能的感覺到太始就在這團濃霧之中,而且毫無理由的,靈心就是感覺到,這團濃霧里面完全沒有任何的陷阱與守衛,而他似乎相當相信自己的感覺,毫不猶豫的一腳踏進了這團濃霧當中。
  在這團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里面,靈心一腳高一腳低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很奇怪的,彷佛在冥冥之中,這團濃霧有著某種東西正不斷的吸引著靈心*近,不斷的召喚著他,因而使得靈心宛如入魔般的在這片濃霧團里,直直的朝著某一個方向前進著。
  不知道走了多久,隱約問,靈心終于發現到,在他眼前原本濃厚到使周圍有點陰暗感覺的白色濃霧景象,開始有轉亮的感覺。
  靈心心里頭一陣的興奮,他知道這表示他快穿過這濃霧區了,眼前越來越白亮的感覺正是在告訴他,前頭的濃霧越來越稀薄了。
  好不容易,靈心終于慢慢的穿越過這濃霧區,直到原本濃厚的白霧稀薄到不足以遮擋他的眼光的地步,但是就在這時候,原本疾行的靈心卻突然的停下了他的腳步,整個人宛如觸電般的呆滯在原地不動,兩眼直楞楞的望著遠方那一個在稀薄的白霧襯托下,顯得格外青翠龐大的影子。
  此時此刻,在靈心的心中,用任何的字眼、修辭,都無法來形容他心目中的震撼與感動。
  盡管眼看太始的真身就在眼前,但是靈心卻始終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嘴里喃喃的念著一個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