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1 意外之喜

“你們就是受到大……叛徒所指示,進來這個卡羅平原的人類嗎?”
  穿過了重重精靈包圍圈,來到夜月等人十公尺外的,是一個瘦瘦高高滿臉威嚴的精靈老者,開口的第一句話便叫人摸不著頭腦!
  叛徒指使?
  心里慢慢的念著這一句話,夜月跟已經與她站在同一條線上的力奧相視一眼,夜月心中不祥的預感更加的強烈。
  夜月朝面前這個顯然身分不凡的精靈老者施了一個精靈族的禮節,輕柔的說道:“請問長者,我聽不懂您在說什么?能否請您解釋一下!”
  老者,精靈一族最大一族的族長,同時也是大祭司的父親泰爾威達,在聽到了夜月的話之后,冷哼一聲道:“解釋?還需要我解釋什么?我們早已經知道了,你們與那叛徒勾結,企圖將我精靈一族守護多年的遠古強大幻獸,偷偷的帶回你等人族之手,這還需要我解釋什么?”
  力奧等人聞言不由一愕,這什么跟什么?
  透過夜月的同步翻譯,雖然大家都可以聽得懂眼前這個精靈所說的話,但是,這些話一合起來,他們怎么完全不了解意思了?
  搖搖頭,夜月轉過身來朝力奧使了一個眼色,讓力奧等人開始暗暗的提聚功力,隨時準備應變,另一方面,夜月則是不解的說道:“長老,為何您會這么說呢?我們有何得罪貴族之處?還有,您剛剛說我們與叛徒勾結,請問,這叛徒指的是誰呢?”
  泰爾威達用一種相當矛盾的語氣說道:“沒什么好說的,那個叛徒就是大祭司,雖然現在我們還沒有決定怎么來處置她,但是也塊了……”
  話鋒一轉,大長老忽然殺氣騰騰道:“不過就算是這樣,對于你們這些居心叵測的人類,我們決定還是要先把你們拿下!”
  雖然還是完全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光是從夜月轉述出來的話,力奧等人倒也聽得清清楚楚的,談判破裂了!
  幾乎就在泰爾威達話才說完,力奧等人的身上便分別的騰起了紅、青的光芒,霎時間,力奧等人已經穿上了獸幻鎧了……
  面對眼前這幾千個精靈,先別說個個都是精靈一族的菁英,光是人數壓也壓死他們。
  因此,力奧等人不敢輕□,馬上拿出全副的精神與實力,隨時準備待夜月一聲令下就要開打。
  夜月輕輕的往后擺擺手,制止了力奧等人的蠢蠢欲動,臉上笑容不變的說道:“大長老,我想您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吧!以大祭司那樣崇高的地位,怎么可能會是貴族的叛徒呢?況且,我們會來到這里的原因,我想您是最清楚的,怎么會說我們是居心叵測呢?”
  畢竟眼前起碼有一、二千個精靈族,雖說在這里他們無法使用最擅長的魔法,但是菁英畢竟是菁英,夜月再怎么自恃甚高,也不敢輕□眼前的這股力量。
  至少,能不起沖突那是最好的,否則,如果真的是起沖突的話,那恐怕吃虧的就一定是他們了。
  同時,夜月心中也更是擔心另外一路的同伴,不知道他們是否也碰上了相同的情況了?
  所以,夜月一邊努力的拖延時間,一邊心里暗暗的尋思,有什么方法可以脫離險境與其他四個同伴會合在一起,最起碼,可以保住自己一行人,也不要再加深與精靈族之間的沖突,最好的情況便是,眼前這個大長老是在跟他們開玩笑罷了,不過,這只是夜月心中的妄想罷了!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夜月還來不及想出辦法時,泰爾威達已經不想再拖延下去了,一揮手,包圍在夜月等人四周的精靈族人隨即大喊一聲,如狼似虎的往夜月一行五人撲了過來。
  夜月輕嘆一聲,雙手在背后輕輕擺了幾個只有力奧三人能夠看見與理解的手勢,身影也慢慢的往上漂浮起來,而在她身后的力奧等人可不客氣了,尤其是停風與龍紋兩人,自認是偷襲老祖宗的他們,剛剛措手不及的被精靈族人偷襲得連獸幻鎧都來不及穿上,搞的一身狼狽不堪,而且又不敢下重手,現在終于穿上了獸幻鎧,身上的傷也被夜月治療的差不多,盡管體力尚未完全復原,但是面對這群精靈族人,他們可是一點也不害怕。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身影一晃,整個人完全的消失在原地,同一時間,不少的精靈族人馬上傳出了慘叫聲來,正是他們發揮了最擅長的攻擊方式——暗殺。
  這邊停風與龍紋火力全開的發揮出暗殺的功力,混水摸魚的搞的精靈族隊伍大亂,而那邊,力奧與希瞿可是叫苦連天了。
  無法像龍紋與停風那樣如此精擅潛藏身形,力奧與希瞿幾乎是正面面對著如潮水般涌來的精靈族人,幾乎一開打,力奧渾身便已經騰起了熊熊的赤焰,這真氣透過覆蓋全身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獸幻鎖所增幅出來的赤熱火焰,不但像極了真正的高熱火焰般具有猛烈的高溫,而且還能夠有效的防止精靈手中的武器直接攻擊,簡直可以說是集攻防于一身的護身火焰。
  只不過,這樣的一身威力強大的火焰,卻也同樣不斷的在大量消耗著力奧的真氣,要不是面對著如此多的敵人的話,力奧可不會干這種傻事,不過沒辦法,誰叫剛剛在開打前,夜月要他吸引住敵人的注意力的,而想來想去,也只有這種方法是最直接也最快了。
  另外一邊,同樣接獲夜月指示的希瞿則是更夸張,雖然希瞿一身的功力比不上力奧,但畢竟是死神小隊當中功力排名數得上名字的,這時候,希瞿同樣的火力全開,一邊右手揮舞著手中的長劍,狀若瘋虎的主動沖進了精靈的隊伍當中,不斷砍殺著,另一邊,左手獨門的指勁更是暗中大發利市,趨近他身邊的精靈族人就算沒被他的長劍砍倒,往往也會栽在他左手的指勁之下,可以說,四人之中希瞿收獲最多,但是情勢也最危險!
  而另外一邊,浮在眾人頭頂上不斷盤旋回避精靈所射出的強勁弓箭的夜月,一邊移動自己的身形,一邊則仔細的在擁擠的戰斗隊伍當中找尋著她的目標。
  自知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下,她全仗著一身迥異常人的精神力量,勉強的支撐著自己的魔力運作,要做到不拖累自己的同伴,已經幾乎耗去了她近八成的精力了,剩下的,僅僅夠她一擊之力罷了,自己一行人是生是死,就看自己這一擊了。
  發現了!
  花費了一番功夫,夜月終于發現到自己所要找的日標了。
  幾乎在一瞬間,身在半空中的夜月身影變得相當的模糊不清,下一瞬間,夜月的身形足以用雷閃電疾般的速度來形容,往她所發現的目標——泰爾威達俯沖而去。
  在人群當中指揮眾人圍攻力奧等人的泰爾威達,幾乎就在夜月俯沖的—瞬間,馬上察覺到夜月的目標正是自己。
  只見泰爾威達冷冷一笑,隨即雙手連連在胸前飛快的結出了好幾個簡單的手勢,一瞬間,在他頭頂上方頓時出現了一層幾近半透明的草綠色光膜來。
  發現到泰爾威達已經察覺到自己的意圖,而且還做出了防御的護罩來時,夜月心中幾乎后悔的半死,她怎會忘記了,在卡羅平原這個特殊的地帶,也許對一般的魔法師來講是一個可怕的地帶,但是對于像她這類擁有高深精神力與魔力的高手來說,盡管是空間當中無魔法能量可供使用,但是光憑自己本身所擁有的魔力,也足夠發揮出四五成的本事來。
  而眼前身為精靈一族十大長老之首的泰爾威達,如果說連這等小事都辦不到的話,那也枉稱長老了。
  而偏偏,夜月卻一時之間就忘記了這么重要的一件事。
  也許,泰爾威達現在所結出的護罩,只是薄薄的一層,幾乎不用花個幾秒鐘的時間就能夠突穿,但是就這幾秒鐘的時間,泰爾威達便足以打破她的企圖了,越想,夜月幾乎是越想給自己狠狠的一巴掌。
  眼看著放出了護罩之后,泰爾威達雙手又繼續在結著不知名的手勢,夜月一咬牙,身上忽然彩光一閃,六靈圣珠齊出,以有如離弦之箭的銳利態勢飛射而出——既然無法偷襲了,那么便強攻吧!
  這是夜月心中的想法。
  再一次的察覺到夜月的想法,泰爾威達不愧是活上幾百年的精靈長老,經驗無比豐富的他一邊結著手印,嘴里一邊念念有詞,一邊依*著天賦靈巧的身形,三轉四彎的很快就躲進了周圍的人群當中。
  而就在泰爾威達的身影消失在周圍的人影當中時,他所布下的護罩,也同一時間被夜月的六靈圣珠所貫穿打破了。
  這一切說來甚慢,實則在短短的不到兩秒鐘之間發生完畢。
  發覺泰爾威達已經隱藏在人群當中了,夜月嬌吒一聲,原本極快的身影,堪堪的在距離地面不到半公尺的空中懸浮停止,同時,六靈圣珠也一瞬間回到她的身邊,不停的環繞起來,順便將周圍幾個比較機靈、察覺到夜月落地而意圖擒住夜月的精靈族人,給一一逼退。
  緊接著,懸浮于半尺空中的夜月不待重心調整回來,一瞬間身上綻放出了強烈的白光,幾乎叫周圍的精靈族人差點睜不開眼。
  強光過后,夜月已經穿上了她很少穿上的魔幻鎧了,看來,她也真的是決心大干一場了!
  這邊,正當失去了一舉擒住泰爾威達的機會,而氣得牙癢癢的夜月決心要大干一場的同時,在她的不遠處,力奧也同時的發出了一聲怒吼聲來。
  對力奧而言,周圍的精靈族人雖然說是很多,但是本身不擅于近戰攻擊的精靈族人,在無法使用他們最得意的魔法,只能夠倚*遠處的弓箭射擊,以及手上的武器蠻力進攻的情況卜,對于力奧而言只是比普通人還厲害一點的一群而巳!
  先別提力奧向來硬打硬架的攻擊方式,叫周圍的精靈族人吃下了多少的苦頭,光是他一身炙熱的烈焰,就讓精靈族人不敢太過于*近他了。
  盡管如此,力奧還是很盡心的擔任著自己吸引精靈族人的目標任務,只是他有一半的心神,是放在浮在半空中的夜月身上罷了!
  當他瞧見了夜月往不遠處的某點俯沖而下時,力奧也想通了夜月這擒賊先擒王的計畫,一理解夜月的想法之后,原本保留三分力氣的力奧頓時十成火力全開,全速往夜月的落點*近,企圖來個上下同時夾擊。
  而這個時候,在力奧前進方向的精靈族人可慘了,一直到剛剛為止,包含了力奧在內,所有人照著夜月的指示,只是應付著精靈族人的圍攻,并沒有怎么下殺手,而這時力奧的火力全開的情況之下,力奧的力量才真的是完全展現出來。
  只見到隨著力奧一步一步的往前沖,凡是阻擋了力奧前進的精靈族人,幾乎是無一例外,不是被力奧一拳給打的往丫空中飛走的話,便是被力奧一腳給踹到旁邊,跌成了滾地葫蘆,連帶著還使得周遭的同伴一起遭殃,摔個滿地。
  只是,力奧還是不夠快,就在他距離夜月不到十公尺,足以看清身為夜月的目標物泰爾威達時,正好瞧見了泰爾威達往他這個方向竄來的身影。
  正當力奧暗暗欣喜自己來的正好的時候,他氣勢洶洶的前進方式,已經引起了前頭泰爾威達的注意力,結果,在力奧還來不及得意完的時候,泰爾威達手中已經完成的魔法已向他發了過來。
  一瞬問,力奧只覺得身上一麻一熱,然后一痛,眼前只看到從泰爾威達手中射出了七八道亮銀色的電流打到身上來,而在那一瞬間,力奧整個人全僵住了。
  見到在泰爾威達的“雷擊”之下整個人僵住、甚至連身上的火焰都在那一瞬間弱下來的力奧,在他周邊可以用擁擠來形容的精靈族人,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一個好機會。
  幾乎是不加思考的,手里的武器便往力奧身上招呼過來,好不容易等到泰爾威達所發出的“雷擊”電流消失,恢復行動能力之時,力奧全身上上下下幾乎全被刀槍箭斧等十八般武器,招呼過一遍甚至兩三遍了。
  雖然托福于一身擬九階鎧鐘厚實的防護能力,而讓力奧沒有直接受傷,但是那些武器所夾帶過來的強大沖撞力量,倒也使力奧渾身骨節欲散,又麻又痛的。
  此時此刻,力奧忍不住的咆哮道:“真他***,老子不下重手,你們還真的是不知死活,不想死的給我讓開……夜月,你別怪我,我忍不住了!”
  在怒吼當中,力奧還是不忘通知夜月一聲。
  一吼完,力奧身上的騰騰火焰忽然盡數收斂,速度之快,竟然造成了周圍的精靈族人眼睛的錯覺,原本一身赤紅的力奧忽然變成了灰黑色。
  當精靈族人了解到,這只是力奧身上的火焰消失后所產生的錯覺時,頓時狂喜在心,剛剛一身火焰的力奧,讓眾人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現在力奧身上的火焰不見了,這豈不是表示力奧再也無法阻擋他們的攻擊了?
  一察覺到這一點,頓時好幾個腦筋靈活、身手不錯的精靈族人歡呼一聲,同時往力奧打了過來!
  只不過,腦筋動的比較快、身手也不錯的精靈族人卻全然沒有想到,這次他們可是注定要倒大楣了!
  力奧身上的火焰之所以消失,最主要的因素,便是他已經發現到夜月的計畫已經失敗了,他已經沒有透過這種方式來吸引其他人注意力的需要了,因此,力奧便將自己身上的真氣做一調整,節省起這種看起來聲勢很大而且很嚇人的型態,把身上的真氣全數投入了真正有效的戰斗行動當中。
  果然,當那些攻擊最快的精靈還沒有來到力奧身邊一公尺內的時候,力奧的右手□然從裂靈指套所在的掌心之處,狂噴出碗大粗、兩三公尺長的火焰柱。
  這恍若實質的火焰之柱,隨著力奧的右手大力一揮,隨即在他的周圍繞了一大圈,一舉將他周邊前后左右來襲的精靈族人再度的打飛,而且更甚的是,凡被力奧手中火焰柱打中的精靈族人,頓時在身上燃起了大火,炙熱疼痛的感覺,讓這些精靈族人在還來不及落地時,便發出了慘烈的叫聲來。
  見到眼前自己族人的慘狀,周圍的精靈族人不由得倒抽了—門氣,總算在幾個人的共同幫忙滅火之下,這些遭受到力奧認真一擊的精靈族人,沒有被身上的火焰給燒死,但是其情況也是慘不忍睹,身上到處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焦黑的顏色,痛得在最初的一聲慘叫過后,根本就無力再發出第二聲來。
  包圍在力奧周邊的精靈族人,在看完了自己族人身上的慘狀之后,忍不住的又看向此時失去了一身赤紅火焰、但是卻又更加駭人的力奧,這時候,眾人才發覺到,力奧的臉上正掛著一種似笑非笑,充滿著不屑、輕蔑、殘忍的表情。
  每一個看清力奧表情的精靈,幾乎都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冷顫,這個時候,配合著腳邊族人的慘狀,眾人才有點體會到,死神小隊為何以死神為名——這樣的手段恐怕也只有死神才配得起吧!
  不同于周圍精靈的震撼,隱藏在人群當中的泰爾威達卻是急怒交加,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雷擊魔法竟然會引來力奧如此暴烈的反擊,因此在眾人還在發愣的同時,他已經再一次的發出了雷擊,讓銀亮電蛇再度的往力奧身上撲去。
  輕不可聞的冷哼一聲,不再大意的力奧幾乎就在泰爾威達的雷擊一出手,手中猛烈噴射的火焰柱便在極快的動作之下,迎向了泰爾威達的雷擊電蛇。
  在肉眼不可覺的速度之下,從力奧的掌心處很快的透出了深藍色的光芒,在一瞬間貫穿了整個火焰柱,激發整個火焰柱發出了砰一聲以及強烈的閃光,掩蓋過了泰爾威達的雷擊電蛇光芒,當耀眼的光芒過后,泰爾威達的雷擊已經消失無蹤,而穩穩的站在原地的力奧手上的火焰柱也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長達兩公尺、藍心紅刀的怪異長刀。
  輕輕一揮手中的怪異長刀,在眾人的眼中殘留著紅藍交錯的殘像,力奧語氣無比冷酷的說道:“我再說一次,不想死的就離開!”
  力奧剛剛說完,另一個同樣冷酷、但是卻好聽多了的聲音跟著響起道:“或者該說,不想要這位長老死的人,最好乖乖的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
  這突然插入的一句話,頓時讓在場的人一愣,連力奧在內,皆不由自主的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這一看,除了力奧臉上的冰霜融化之外,其余的精靈幾乎是無一例外的瞼色也變得相當難看。
  這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身著閃耀美麗光彩雪白魔幻鎧的夜月。而此時,夜月正一臉嚴肅的緊抓著不知何時已經落在她手中的泰爾威達。
  原來,在最初的一擊未中的情況下,夜月并沒有如外表般的,在泰爾威達的挑釁下被憤怒沖昏了頭,而決定大開殺戒,相反的,夜月反倒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表面上看起來夜月十分的憤怒,而且也開始與她周遭的精靈族人纏斗起來,事實上,夜月始終沒忘記要擒住泰爾威達,畢竟,在不想與精靈一族的沖突擴大的前提之下,擒住了現場這批精靈族的最高指揮者作為人質,雖然說是卑鄙了點,但卻是最好的方法,尤其又是這么一個無法避免沖突的情況下。
  也因此,表面上,夜月仿佛是被周圍無數的精靈一族給完全糾纏住,火球、雷光打得相當的熱火,事實上,夜月的注意力始終是在那人群里的泰爾威達身上,而眼前的戰斗,只是夜月用來掩蓋她目的的手段而已,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藉由打斗的挪栘,夜月相當自然的跟隨著泰爾威達的腳步,不斷的在人群中移動著,而且力奧這時又氣憤的語出威脅,頓時將泰爾威達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了,如此有意無意的情況下,夜月很快的貼近了泰爾威達的身邊,自然而然的手到擒來了。
  但事實上,夜月此舉其實也是相當的僥幸的,畢竟,泰爾威達身為精靈一族中手握實權的大長老,又豈是易與之輩?
  只是當時的泰爾威達一方面被力奧給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在泰爾威達的心中,始終不曾將力奧、夜月等人放在眼里,在太過托大的情況之下,又因這里的奇特環境的緣故,促使泰爾威達在受到夜月的偷襲時,本能的要發揮抗拒魔法卻出乎意料的無效之下,被夜月一舉擒住,一身的實力甚至連十分之一都沒發揮出來!
  在見到夜月抓住了泰爾威達之后,力奧知道勝利的天平已經完全的傾向他們這一邊了,因此不等夜月再發出第二次警告,力奧已經猛一吸氣,忽然單手握拳,在完全不理會周圍來自精靈族人的武器砍殺的情況下,狠狠的往地面一拳直擊。
  霎時間,在力奧周圍百尺之內的精靈一族,頓時感覺到腳下忽然起了一陣天翻地覆的變化,以力奧的拳頭為中心點,不斷的往四周碎裂延伸出了無數的裂痕,連帶著,仿佛天搖地動的感覺,縈繞在力奧周圍百尺之內的精靈一族心頭上。
  如此威勢的一擊,叫精靈一族不由的心中駭然,不敢想像如果是打在他們的身上,會是怎樣的一個結果,一時之間,整個紛亂的戰場竟然以力奧與夜月為中心點,仿佛漣漪般不斷的往外擴散,產生了一圈寂靜無比的環境。
  抬起頭來,力奧滿意的拍拍手,仿佛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無視一身獸幻鎧上七零八落的被精靈族攻擊所留下的各種痕跡,也像沒看見眼前布滿每一寸空間的利刃冷光,悠哉悠哉的晃著步伐,慢慢的往夜月的身邊*了過去。
  其實,表面上悠哉悠哉的力奧,這時候可是心里有苦說不出來。
  剛剛,察覺到夜月雖然已經挾持了泰爾威達,但是在這樣一個吵鬧混雜的環境當中,除了他們身邊的少數幾個人之外,外圍的人誰也不知道他們的頭頭已經落入他們的手中了,為了讓夜月這條擒賊先擒王的計策成功,力奧不惜大耗真氣,使出了這么一招拳打裂地中看不中用的花招來。
  這招感覺起來好像很可怕,實際上卻沒什么用途,只是有赫赫威勢可以平靜這吵鬧的戰場。
  不過,盡管是毫無用處的裂地之舉,為了達到吸引所有人的日的,力奧還是耗去了近一半的真氣,再加上剛剛純粹防守所耗去的大量真氣,力奧現在可算是一個空瓶子,沒什么實料在。
  不過就算是如此,光憑著力奧剛剛那聲勢駭人的裂地一拳,倒沒有一個精靈族有意愿想嘗試看看,因此不但沒有人敢攻擊力奧,甚至在力奧走到他們面前時,還膽怯的主動讓出了一條路,讓力奧順順利利的走到夜月的身邊。
  看到力奧走進自己的保護圈之后,夜月這才放下了心中的一顆大石頭,與力奧相處了那么久的她,又怎么會看不出來力奧此時是全身的真氣盡耗,幾乎沒有任何自保的力量,直叫她心里緊張了一下。
  她也沒想到力奧會突然發神經的用了這么一個招數出來,不過,看到幾個精靈族人臉上恐懼的表情,看來在這個不曾發生過地震的精靈大陸上,力奧這堪稱碎地的一拳,可是大大的增加了他在精靈一族心中的威風了,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這個時候,在力奧那碎地的一拳吸引之下,現場兩三千個精靈族也看清了自己的長老已經落在人家手里了,再加上力奧那一拳的威勢,霎時間,所有的精靈族人不由的面面相覷,實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子?,
  “隊長,干的好,把這個老混蛋交給我,我保證讓他生不如死,竟敢來惹我們,難道不知道我們可是……”
  由于整個場面陷入了令人難過的沉默,一時之間不知該不該繼續動手的停風等人,也跟其他精靈族一樣發現到夜月等人的情況了,連忙的趕了過來,人還未到,停風興奮的聲音倒是先傳了過來,只可惜還來不及說完,夜月已經揮手打斷了他的狠話,不讓他再繼續說下去了。
  恢復了原先恬雅笑容的夜月微笑道:“大長老,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談一談了嗎?”
  “呵,大家果然沒有丟我們的臉呀!果然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繼而,隨著夜月的話聲,一道叫夜月、力奧等人無比熟悉的爾雅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頓時叫力奧、夜月等人臉色為之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