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19 回返母族

就在大祭司因為夏羅蔓的話而臉色勃變的同時,遠在卡羅平原中心部位的夜月,同樣的也是臉色‘大變’。
  連續不斷的發出了難受的咳嗽聲,渾身上下沾滿了灰黃色塵土的夜月,狠狠的白了造成她現在這副狼狽模樣的兇手——力奧一眼。
  好不容易喘過氣來,夜月纖手一張,掌心中懸空浮現了一顆淡淡的水藍色魔法彈,幾乎是氣急敗壞的吼道:‘該死的力奧!你的腦袋里面是裝了什么東西呀!竟然會莫名其妙的用那么大的掌力來挖洞,你找死呀!’的確,在這么一個高不過三人高度的洞中,一沒支柱二沒防塌設備的情況下,在這深入地下足足有十多公尺的地方,因為一時沖動而猛用掌力開挖,難保不會造成洞穴崩塌,而把自己給活埋起來。
  自知理虧的力奧,不顧自己一身由比夜月還要狼狽上三分的凄慘情況,連連對著夜月道歉著。
  這是遇見青龍以來的第三天,同時也是挖這個洞的第二天。
  三天前,他們一行人巧遇傳說中的四大圣獸之一的青龍,從青龍的口中,他們終于獲知了在這一個步步危機的卡羅平原當中,果然是隱藏著自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幻獸。
  同時透過青龍的嘴,力奧等人也驗證了當初他們的猜測果然是沒有錯。
  古代的幻獸果然都是以卵的型態,保留在這座卡羅平原中心處的火山地帶,不過他們所沒想到的是,保存古代幻獸卵的地方并不只一處,總共有三處。
  而現在,兵分三路的力奧等人,由力奧與夜月領頭的這一隊所在的是保存獸形幻獸卵的地方,同時也是最難以搞定的一處。
  而其原因也正是因為這些獸形幻獸卵所保存的地方,是在地底下足足有近百公尺深之處。
  唯有在那么深的地方,耗費能量最多的獸卵,才能夠透過地熱吸收到足以維持獸卵生命的能量,而力奧他們現在所做的,正是在青龍所指定的地點,將這些獸卵給挖出來。
  雖然說透過青龍的指點,讓眾人省了好大的一筆尋找的精力,但是在力奧等人手邊沒有任何挖掘工具的情況下,徒手沒天沒夜的連挖兩天的地洞之后,恐怕不管任何人都會受不了,也之所以力奧會忽然的‘發瘋’,干脆用掌力來挖洞。
  其實,以力奧他們等人的功力來講,就算沒有挖掘工具只憑雙手萬能來挖洞,十來個人連續兩天兩夜的進度,也不應該只挖了短短十多公尺才是,只是該怎么說呢?
  光是挖出這短短的十來公尺深的洞,就已經叫力奧等人真的是吃盡了苦頭,也叫眾人的脾氣越來越火爆起來。
  并非這個地洞是如何的堅硬難挖的關系,相反的,現在力奧等人所在之處正是地底火山口所在的正上方,受到了強烈地熱的影響,這附近的土地幾乎都是呈現干燥粉狀的狀況。
  而也因為如此,盡管輕輕松松的就能夠崛起了一大堆沙土來,但是卻因為沙土過于細小干糙,使得力奧等人每每挖出了百斤的沙土之后,地洞的周圍便會落下一百二十公斤的沙土來,屢屢叫力奧等人做白功。
  經過了數十次的嘗試,最后終于找到了下挖之前先由夜月召喚附近空氣中的水氣,將地洞周圍潤濕以增加四周沙土的黏著性,隨后再讓力奧等人動手挖洞。
  雖然找對了方法,但是進展依舊相當的慢,每往下挖一公尺,地洞范圍便會增大個三分,動手挖土的力奧等人固然累個半死,負責吸收水氣潤濕的夜月也是苦不堪言,誰讓這地方特別的干糙、水氣特別少?
  而為了保持地洞的完整性,夜月又要隨時的吸收水氣來潤濕四周,也難怪力奧會‘發瘋’,就連夜月又何嘗不是忘了風度的破口大罵。
  看著力奧頻頻陪笑的舉動,夜月真的是又累又氣的,甚么話也不想說了,散去了手中凝結的魔法彈,轉而喚出了水圣珠代替自己吸納周圍的水氣轉入地洞四周,夜月緩緩的飄起來,有氣無力的說道:‘算了,休息一下好了!’說著不理愣住的力奧以及其他幾個同樣灰頭土臉的小隊員們,輕飄飄的飛上了地洞,完全不顧形象的坐在了一團小山般的翠綠藤蔓旁邊。
  一道渾厚的聲音傳進了累個半死的夜月耳中道:‘夜月,怎么了?看你一副很累的模樣?’幾乎是癱在地上的夜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頭朝著旁邊那團由青龍所幻化而成的藤蔓嘆氣道:‘不行呀!這里的土質實在是太松軟干燥了,這樣下去,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挖到那批古代獸卵?’‘就是就是呀!挖了兩天才挖十來尺,而且洞還越挖越大,什么時候才能夠挖到青龍你所說的地下一百公尺的地方呢!’接續夜月說話的是力奧,他跟其他人晚了夜月一步從地洞中竄出,同樣的在夜月周圍坐下休息起來。此時的力奧正以大字形的姿態仰躺在地面上,反正他身上也沒比地面干凈到哪里去!
  在聽到夜月與力奧近乎抱怨的話之后,綠藤蔓叢——青龍,忽而輕輕的一抖,藤蔓叢急速的顫動起來,一會,一顆足足有五個人高的巨大龍頭從藤蔓叢中伸了出來,差點沒嚇到力奧等人。
  正如三天前,青龍頭第一次與他們近距離接觸時一樣,青龍巨大的姿態可足足叫所有人呆了好一會。
  被青龍忽然伸出來的大頭給嚇得跳了起來的力奧,在看清楚是青龍的頭之后,渾身像是失去了力氣般,以比剛剛還夸張的模樣重新倒地,哼哼了幾聲,他有氣無力的說道:‘我說青龍老大呀!你變藤蔓就變藤蔓,干嘛忽然又伸出了個頭來?難道你不知道你的大頭很嚇人嗎?’巨大的頭顱輕輕的一晃,而那足足可以容納十個力奧并躺在其中的大嘴微微的一張,雖然因為尺寸的關系叫人感到有點夸張的樣子,但是青龍很明顯的是在笑,它笑著說道:‘哦!真是對不起了,下次我會注意一點的,不過力奧你不覺得我這個樣子跟你們比較好交談嗎?’深沉的聲音從那幾乎看不出有在動的巨大長嘴中傳出,緩緩的流進了眾人的耳中。
  偏過頭來,力奧瞄了青龍的巨首,不得不承認,青龍的頭雖然大的有點夸張,但是比起跟一大團小山一樣的藤蔓叢對話而叫眼光不知要集中在哪,倒也真的是比較有點對話的焦點的感覺。
  居高臨下的望了一下力奧等人辛苦兩天的成果,青龍搖搖頭道:‘看起來,你們想要挖到百公尺深,恐怕真的是會耗費很長一段時間呀!’力奧點點頭,還來不及說話,他便以聽到青龍忽然說道:‘需不需要我幫忙一下?’聽到青龍的話,力奧不由的懷疑的看了青龍的大頭一眼,一旁的夜月忍不住的說道:‘青龍前輩,當初你不是說要我們自己去挖嗎?如果你來挖的話,恐怕會損毀到大部分的獸卵嗎?’夜月這問話其來有自,早在青龍帶他們來這里的時候,想偷懶的力奧便已經問過青龍說它可不可以直接將獸卵給挖出來?
  當時青龍也說了,他的體積太過龐大,獸卵對它而言實在是太小了,一個不小心恐怕會損失大量的獸卵,要知道現在在眾人腳底下的獸卵可是一顆顆都非常珍貴,容不得損失的,所以力奧他們只能夠大嘆苦命的當起鉆地鼠來。
  如今聽到青龍忽然冒出了這么一句話,也難怪力奧躺不住,而夜月也忍不住發出疑問來了。
  青龍巨大的頭顱周圍的藤蔓輕輕的抖了兩下,感覺上像是青龍在‘聳肩’一樣的感覺,眾人只聽青龍說道:‘我是這么說過沒錯,但是我可沒說過我不能幫你們把上面大部分的土給挖掉呀!是你們一聽到我說我不能挖土,就自己急急忙忙的開始挖起洞來,本來我還想說先幫你們去掉九十九公尺的上層沙土,剩下最后一公尺再給你們去挖就行了,那里知道你們會這么性急?’聽到了青龍的話,力奧砰的一聲,直接正面朝下的倒在地上了,夜月也往后一倒,效法起力奧剛剛的動作,大字形的仰躺在地上,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青龍不解的看著倒了滿地的死神小隊,好半晌,正面朝下的力奧聲音才悶悶的傳出道:‘不管了,青龍老大,什么事情等我睡飽之后再說,麻煩以后你想玩我之前先通知本人一下,否則我會忍不住想把你給吃掉!’說完,一陣鼾聲隨即從力奧的身上傳進了青龍的耳中。
  搖搖頭,青龍又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隨即整個巨大的龍頭忽然給人一種模糊化的感覺,慢慢的擴散成了一根根翠綠動人的藤蔓,緩緩的收進了藤蔓叢中,慢慢的恢復成一團不言不動的藤蔓。
  只是,在酣睡的死神小隊眾人毫無所覺的情況下,無數根藤蔓緩緩的從青龍所在的藤蔓叢底下無聲無息的往地下竄入,完全不帶任何震動的往地下深處不斷的延伸著,然后慢慢的組成了一張綿密的大網,緩緩的蠕動著。
  相較于力奧等人睡的香甜,大祭司顯然就有點不妙了。
  此時,大祭司與蘿莉希菲正被軟禁在大祭司的住所當中,說起來,大祭司還是歷代以來首位被自己族人監禁的第一個大祭司。
  當然了,之所以會演變成現在這情況,最主要便是因為卡羅平原的秘密被十大長老給知道了。
  除此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大祭司在蔓羅夏的追問之下,竟然選擇了不發一語的沉默以對,這給其他十位長老的感覺幾乎就等于是大祭司默認的表現。
  而以往,歷代以來的大祭司之所以會受到精靈族人如此敬仰,便是因為歷代的大祭司都有著對世間生命一視同仁的仁愛無私胸懷,當然了,這樣的一種處世方式不但是大祭司贏得所有精靈一致愛戴的原因,而且更是大祭司的責任所在。
  如今,大祭司竟然會為了一己之私而做出這種事情來,怎么會不叫一干大長老們心中的形象頓時破滅?
  不過大祭司在整個精靈一族當中畢竟有著無可比擬的崇高地位,因此,十大長老略一商量之后,便將大祭司連同蘿莉希菲給軟禁起來,然后打算召開長老會議來決定大祭司的處置。
  不過很顯然的,有人等不及長老會議的召開已經先找上門了,現在,在大祭司的住所中,大祭司與蘿莉希菲正萬分警戒的面對著一個人,或者該說是一個不應該稱為精靈的精靈族——靈心。
  被長老們完全禁制住了魔法能力的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在萬分戒慎中又夾帶著無比好奇的表情,看著渾身散發出淡淡綠色光輝、正一臉得意的望著她們的靈心。
  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大祭司忽然說道:‘靈心,你果然還是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來了!’與平常的笑容看起來更多出了幾分得意的味道,靈心嘖嘖嘆道:‘大祭司果然是大祭司,沒想到我花了兩百年的時間來掩飾,竟然還是讓你一眼看破了我的來歷,不過……
  ‘沒有及時揭穿這是你犯的最大錯誤了,現在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你所說的一切了。’似乎是相當惋惜的樣子,靈心邪笑的望著大祭司,徐徐的說道。
  回頭看了一下旁邊一臉不解的蘿莉希菲,大祭司解釋道:‘蘿莉希菲,即將成為一個大祭司的你要記得一件事,大祭司并不是只是負責與圣神聯系、傳達圣神的旨意而已,身為一個大祭司還負責要為整個精靈族傳承下去的使命,具體作為我在這里也就不多說了,以后有時間再慢慢的告訴你好了!’‘以后……?’再度發出了嘖嘖兩聲,靈心怪里怪氣的說道:‘你認為還有以后嗎?’似乎把靈思當成了透明人,大祭司完全不理會靈心的話,只是自顧的轉頭對蘿莉希菲說道:‘蘿莉希菲,早在當初我剛接任大祭司這個位置時,前任大祭司就曾經對我說過了,不知道從何時起,我們精靈一族當中似乎是潛藏著某種暗流,似乎會影響到我們精靈一族的存亡。
  ‘在我接任大祭司之后,這兩百多年的明查暗訪之下,再加上圣神有意無意的提醒之下,我終于發現到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了!’聽到‘駭人聽聞’四個字,蘿莉希菲忍不住的問道:‘姊姊,是什么事情?’而一旁的靈心在這時候似乎也有出人意料的耐性,竟然不再出聲任由大祭司與蘿莉希菲交談著,或者,他也許是想要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聽聽看大祭司到底有什么發現吧!
  大祭司凝重的說道:‘我發現到,在我們精靈族中竟有非我族類的奸細混入!’蘿莉希菲一聽忍不住的訝呼:‘這怎么可能?’大祭司無奈道:‘看看你面前這個靈心好了,事實上,他就是混入我們精靈族中的奸細,而且還混到了某一族的族長,成為長老之一,可以說是所有的奸細當中獲得最高地位的。’啪啪啪!
  一陣清脆的掌聲從靈心的雙手中傳了出來,靈心臉上帶著奇妙的微笑,慢慢的說道:‘不簡單,真的是不簡單,大祭司不愧是精靈一族的代表性人物,竟然能夠憑著未開化的腦袋,僅透過一些蛛絲馬跡,就能夠推論這么多事情來,真是不簡單!’大祭司與蘿莉希菲愕然的相視一眼,在她們的感覺上,靈心竟然一點也沒有被揭穿的心虛表現,而且表現的也太過豁達大度了,完全沒有因為大祭司與蘿莉希菲特意不將他放在眼里的表現而有半點憤怒的樣子。
  可是靈心越是這樣,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心中不祥的預感越是強烈,不知道這是不是靈心早已把一切掌握在手里的關系,所以才會有這樣的一個自信的表現?
  就在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心中暗叫不妙的同時,她們又聽到了靈心繼續的說道:‘不過……大祭司,請容許我糾正您的一個錯誤觀念,剛剛您說我是混入精靈族當中的奸細,關于這一點我無法否認,因為您說的一點都沒錯,但是有一點您說錯了,我可也不是什么異族。
  ‘現在請容許我自我介紹一下。’彬彬有禮的朝大祭司與蘿莉希菲輕輕的作了一個揖,靈心臉上帶著奇妙笑容說道:‘在下靈思族喬為特支族副族長,同時也是靈思族這次參與“滅人計畫”先鋒軍第二團團長。
  ‘而你們精靈一族便是我們靈思族在八千多年前受到人類劫擄到地球上的后裔所繁衍而成,所以大祭司您說我不是精靈一族這句話對也不對,我雖然不是精靈族,但是在下可是來自精靈根源母族的靈思族派遣來迎接各位返回我們母族的代表。’見到大祭司與蘿莉希菲臉上充滿著驚訝與震驚的表情,靈心似乎相當好心的解釋起來。
  而大祭司與蘿莉希菲也真的是有如她們臉上所掩飾不住的表情一樣,心中充斥著驚訝與震驚。
  雖然以立場來說,靈心是與她們站在對立面上,但是奇怪的是,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幾乎是直覺的感覺到,靈心所說的都是真的,他并沒有欺騙她們,而且,不知道是出于本能還是什么緣故,當大祭司與蘿莉希菲聽到靈心說到靈思族三個字時,一種難以形容、仿佛是相當懷念的感覺忽然從她們的心底深處蔓延開來。
  仿佛是一種落葉歸根般的強烈感受,叫兩人幾乎忍不住的想要詢問起靈心有關靈思族的一切,幸好全仗了強大的克制力,這才沒有脫口而出。
  望著大祭司與蘿莉希菲臉上那在震驚之后忽然又變得好像懷念遙想,又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的奇異表情,靈心心中暗暗的點頭,看來在地球上生活了八千多年、而且還混入了人類血緣的族人們,并沒有忘記了自己的本能呀!
  要知道‘靈思’兩個字,對于其他的種族而言,可能只是簡單的他們的族名而已,但是對于他們靈思一族而言,靈思兩個字可不僅僅是代表著他們,更是代表著他們的歷史、他們的家鄉、他們一切的一切。
  任何一個靈思族的人,不管是在哪里,都絕對不會忘記靈思族的,靈思族的一切,早已刻印在每一個族人最根源的本能記憶當中了。
  當初的蔓羅夏是如此,現在的大祭司與蘿莉希菲也是如此,幾乎可以說是整個精靈族杰出人物代表的三人都如此了,想必其他人也都是一樣的。
  早知道他就不要那么小心翼翼了,當初如果一來到就表明自己的身份的話,恐怕現在他早已經帶著這些族人們逍遙的回到母星了,根本不必再這樣算盡機關的用這么多方法來潛入……
  隨即,靈心忽然想到了‘那個’的存在,不由的心中驚出一絲的冷汗來。
  那個——圣神已經在這精靈一族當中潛藏了那么久了,到底圣神在精靈一族當中有多大的影響力,這百多年來靈心是看在眼里的,如果他真的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這些生活在地球上早已忘記自己本源的族人面前,那后果……才真的是不堪想像呀!
  也許是大祭司與蘿莉希菲臉上奇異、迷惑的表情,讓靈心感覺到她們并沒有忘記自己的根的緣故,因此,靈心的口氣變得更和緩了。
  微微的一笑,靈心真摯的說道:‘大祭司、蘿莉希菲,雖然說在你們的心目中,我是一個潛入了精靈族當中的奸細,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們一聲,我對精靈族這些受到人類的劫擄與壓迫、更受到你們所謂的圣神欺騙的族人后代,絕對沒有任何的惡意,我想做的只是迎接各位回到我們自己的母星,回到我們的母族—-靈思族中。
  ‘族里的人,大家都引頸期盼著各位能夠回到我們的母族當中,這是我來到這里的唯一原因。’大祭司與蘿莉希菲面面相覷,她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時心中的感受,原本心目中的假想敵,竟然一翻身變成了要迎接她們回到‘母族’的使者,這種落差實在是叫她們一時之間難以適應。
  而且出奇的,雖然只是片面之詞,但是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卻一點也沒有懷疑的感覺,不,甚至應該說在靈心說出了那仿佛帶著奇異魔力的‘靈思’這兩個字時,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就沒有產生過懷疑靈心的念頭了。
  望著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古怪的表情,靈心滿意的點點頭,忽然又一個恭身道:‘我看大祭司還有蘿莉希菲你們現在可能需要靜一靜,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明天,明天我再來拜訪你們好了。’帶著笑容,靈心再度對大祭司施了一禮之后,轉身走出了大祭司的住所,雖然今天并沒有問到他想問的事情,但是靈心相信,他今天的收獲絕對不會比問出那件事來的少,甚至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更有可能一舉解決了困擾他近百年的問題。
  一想到這,靈心便忍不住的笑容滿面走出了這里。
  不過,無論是此時得意的靈心也好,被禁錮的大祭司與蘿莉希菲也好,怎么也沒有想到,意外,往往便是在最不可能的時候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