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18 殘酷實驗場

“姊姊,為什么您總是不肯說出,一定要夜月他們到卡羅平原去的理由呢?”
  清脆中夾帶著苦惱的聲音,蘿莉希菲已經有點惱怒的望著正站在她面前一副怡然自得欣賞森林景致的大祭司。
  這已經是夜月他們進去卡羅平原的第五天了,也是蘿莉希菲耐性的最后底線了。
  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今天不問出個結果來絕不罷休,從早上太陽剛剛在天邊露出臉來,蘿莉希菲便已經來到了歷代大祭司居住的神圣之殿,苦纏著大祭司,從頭到尾,便是問著這么一句話。
  也幸好蘿莉希菲現在的身份是兩個大祭司候補之一,否則,哪里能夠說要見大祭司就見的到的。
  不過,蘿莉希菲似乎是低估了大祭司的耐性,她有辦法問一千次,大祭司就有這個辦法可以完全的忽視她的詢問一千次,宛如當蘿莉希菲是一個隱形人一般,自顧做著她的冥想祈禱,甚至是欣賞風景。
  不過,大祭司似乎也是低估了這次蘿莉希菲的決心,完全充分發揮她少女糾纏的本事,蘿莉希菲已經是糾纏了大祭司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而且看樣子,似乎是用行動來充分的說明著,如果有必要,下午,甚至是明天,蘿莉希菲還是會繼續下去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蘿莉希菲的纏人功夫高人一等,亦或是大祭司見不得蘿莉希菲一整個上午在她的面前唉聲嘆氣的模樣,用過午膳后,端著一杯散發著淡淡香草味道的茶,大祭司終于正視了蘿莉希菲,而且還朝蘿莉希菲招招手,要她到她面前來。
  懷著一顆得意又充滿疑惑的心,蘿莉希菲連跑帶跳的來到了大祭司的面前,依照大祭司的指示,在大祭司面前的一個枯樹干做成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看到蘿莉希菲正襟危坐的樣子,大祭司不由的露齒一笑:“好吧!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就問吧!算我服了你了!”
  蘿莉希菲嘻嘻一笑,隨即,想到了力奧他們的處境,不由的讓她心中得意的感覺化為虛無,急切的問道:“姊姊,你為什么一定要力奧他們到卡羅平原去呢?”
  嘗一下手中的香茶,半晌,大祭司這才慢慢的說道:“其實,要力奧他們到卡羅平原并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圣神的旨意,我只是順水推舟一下而已。”
  聽到了要力奧他們到那個可怕的卡羅平原地帶竟然是太始的主意,蘿莉希菲不由的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著大祭司。
  看到蘿莉希菲吃驚的模樣,不用蘿莉希菲說出來,大祭司就已經從蘿莉希菲的眼睛當中看出了“為什么”這三個字了。
  微微一笑,大祭司說道:“其實,卡羅平原之所以可怕,主要也就是因為在卡羅平原當中有著無盡的會掠奪能量的魔蟲在,撇開了這些魔蟲,其實,卡羅平原一點也不可怕,當然了,我是指對力奧他們這些使用人類武術的人而言!”
  蘿莉希菲理解的點點頭,卡羅平原當中的魔蟲幾乎可以說是精靈一族的天敵,雖然這些魔蟲本身并沒有什么攻擊力,但是,光是會掠奪能量的本事,就已經夠叫精靈一族在魔蟲的面前不堪一擊,更別說魔蟲的長相千奇百怪,有些魔蟲的樣子足以叫精靈們惡夢連連。
  可以說,魔蟲對于精靈一族來說,精神上的傷害要遠比實際上的傷害要來的可怕!
  想通了這一點,蘿莉希菲不由的對力奧他們的處境感到好過一點,起碼她相信,那些魔蟲對于力奧一行人應該是沒有什么傷害的,只是,太始為什么一定要力奧他們到卡羅平原去呢?
  看著蘿莉希菲苦思半晌,最后抬起頭來渴望的看著自己,大祭司再度微微一笑,緩緩道:“原本,這應該是只有大祭司才能知道的秘密,不過,現在既然蘿莉你已經通過最后的試煉了,那么,我提早告訴你應該也是沒關系的!”
  聽到了大祭司的話,蘿莉希菲陡然的想到了大祭司為何會這么說?
  難道自己真的就是下一任的大祭司嗎?那蔓羅夏呢?
  似乎瞧見了蘿莉希菲心中的疑惑,大祭司也不多加解釋,只是自顧的說道:“蘿莉呀!先別想太多,還是你不想聽了呢?”
  好奇心大概是所有生物最大的共同點,盡管明知有時好奇會殺死貓,但是面對大祭司口中那個只能夠由大祭司口耳相傳的秘密時,蘿莉希菲還是難掩心中的好奇,瞪著大大的眼睛,瞅著大祭司直瞧!
  大祭司先是微微一笑,隨即又臉色轉為凝重道:“其實,卡羅平原原本是一個極度殘酷、適者生存的實驗場!”
  開口的第一句話,大祭司便讓蘿莉希菲一雙原本已經瞪的相當大的眼睛,又更加的擴張來。
  望著蘿莉希菲充滿驚疑的雙眼,大祭司嘆口氣道:“卡羅平原,在圣神的心目中,確確實實是一個殘酷的實驗場所,一個專門為了要誕生強大武器的實驗場!”
  蘿莉希菲不懂,什么叫做為了誕生強大武器的實驗場呢?還有,如果依照大祭司所說的,那卡羅平原難不成是由圣神所一手建立的?
  這怎么可能?一項守護著精靈一族的圣神竟然會締造出讓精靈們相當困擾、甚至可以說恐懼的卡羅平原?
  等等,蘿莉希菲心中忍不住的反駁著自己,想起了以前,她還沒有成為大祭司弟子之前的幼年時期心中曾有過的疑問,現在想起來,配合著大祭司的話意,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她年幼的時候,曾經看過一個擔任著卡羅平原偵察隊的族人,在某一次進入卡羅平原偵察時,不小心被卡羅平原中的魔蟲們所侵犯,造成了雖然人是救回來了、但卻能力盡失、而且還精神失常的變成了一個瘋癲廢人。
  在當時,蘿莉希菲就曾經想過,為什么神通廣大的圣神,會讓卡羅平原這么一個可怕的地方還存留在這精靈大陸上呢?
  現在對照著大祭司的話,蘿莉希菲心里頓時有一個答案,但是隨即卻又忍不住的搖搖頭,彷佛想借著這個搖頭的動作,把自己心中這個對圣神不敬的念頭給驅離。
  看著蘿莉希菲猛搖頭的模樣,大祭司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相當苦澀的笑容,瞧在蘿莉希菲的眼中不由的叫蘿莉希菲大吃一驚,難不成,剛剛自己的推論……?
  彷佛是要印證蘿莉希菲心中的想法似的,大祭司苦笑一聲道:“當初,在聽到上一任大祭司說的時候,我也是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但是經過這么多年來的仔細觀察,蘿莉呀!姊姊我很遺憾的要告訴你一件事,我們的猜測是真的。”
  聽到了大祭司的話,蘿莉希菲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著大祭司,實在是不敢相信,大祭司真的是知道她心目中的想法嗎?
  “卡羅平原是圣神專門為了要誕生強大的武器,所設置的殘酷實驗場,而生活在這卡羅平原周遭的我們這些精靈一族,則是那些惡心的魔蟲的”食物“”?
  不知不覺,受到無比震撼的蘿莉希菲,不由的喃喃說出了心里那極度不愿意相信的猜測出來。
  大祭司苦笑著搖搖頭,略帶吃驚的說道:“其實,我也是在前一陣子,在圣神的說明下才得以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的,沒想到蘿莉你竟然可以自己猜測出來,真是不簡單,看來,你已經成為一個合格的”
  大祭司“了。”
  根本無心去聽清楚大祭司口中那幾乎是完全公開而且坦承的夸贊言語,蘿莉希菲依舊是震驚于那猜測之中,久久無法回神。
  好半晌,蘿莉希菲忍不住的抓住了圣女的手臂,無比震驚外加震怒的嬌喝道:“大祭…姊姊,為什么?為什么圣神要這么做?”
  有點不忍的看著蘿莉憤怒又傷心的模樣,有誰能夠忍受自己向來最愛戴的守護神竟然會是不知道造成了多少自己親愛族人們悲慘下場的元兇首惡呢?自己當初何嘗不也跟蘿莉希菲一樣?
  安撫的拍拍蘿莉的小手,大祭司這才娓娓的將當初太始告訴他的話給說了出來。
  記得當時,大祭司與現在的蘿莉希菲一樣,還是一個大祭司的候補祭司,同樣的,也對于卡羅平原的存在感覺到疑惑,當時,不知怎么的,在一次與太始的交流中,太始感慨的對她透露了一些內情,出奇的,那一次交流的內容,大祭司竟然在離開圣欲森林之后還能夠記得,或者該說是太始刻意讓他記得的。
  也因為有了那一次的奇特經驗,大祭司在成為大祭司之后總是想著,或許,就因為自己有這么樣的一個疑問,才會被太始選為大祭司的吧!
  當時,太始是這么說的:“在遙遠的年代之前,精靈一族,曾有過一次因為某些智慧生物而引發的浩劫,雖然后來僥幸有一些精靈族人在它的協助之下活了下來,但是,引發浩劫的那些智慧生物依舊在遙遠的星空之外虎視眈眈著。
  “為了要確保精靈一族在浩劫再度降臨之前有著可以自保的能力,所以,它設置了這么一個殘酷的實驗場,目的,就是想要透過幻獸那奇異的生命力量,來制造出強大的武器,好因應日后的劫難!
  “只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這一個實驗場所創造出來的成果—魔蟲,可以說是一項既成功又失敗的作品,成功是在于透過了實驗場中稀少的能量,使魔蟲有著強烈無比的掠奪能量本能,與它當初所設想的那種強大的力量雖不一樣,但是卻又有著另外一面更加強橫的實力,正是引發浩劫的生物們的最大天敵。
  “而最失敗的也就在此,雖然有著強大的掠奪能量本能,但是為了要掠奪能量,卻使得實驗場中的魔蟲們除了這一項能力以外,什么也沒有,可以說,除了可以掠奪能量的力量以外,魔蟲們根本可以說是一無是處的廢物!”
  當然,在成為大祭司許多年后,見識日廣又再參照前幾代大祭司所留下來的各種紀錄的大祭司總覺得,太始所告訴她的理由除了有許多隱瞞的地方之外,最叫她不舒服的地方便是,太始似乎應該將精靈的劫難改成為“人類”的劫難才是,畢竟,當初精靈一族也只是受到人類殘害的一群,真正引來浩劫加身的應該是人類才對!
  最大的證據就在于,大祭司堅決的相信,以圣神太始那幾乎不可思議的力量,怎么可能會讓一個精心策劃的實驗走樣成這個樣子?
  甚至可以說,從頭到尾,這個實驗成果根本就不是以擁有強大操縱自然能量能力的精靈為對象的,甚至可以說,這些魔蟲不但根本是那個太始所說的浩劫生物的天敵,也可以說是精靈一族的天敵!
  但是話說回來,盡管心中存在著這樣的疑問,但是,太始畢竟也是守護了她們精靈一族幾千年的守護神,大祭司也不可能會去懷疑太始的用心,或者該說,如果太始真的存有異心的話,那么,每一次她與太始的交流,面對可以獲知她心中一切想法的太始又怎么會容許她活到現在,起碼,曾經不知多少次嘗試過被太始抹去與它會面記憶的大祭司,至今還保留有心中的疑惑便是最大的證明,太始并非心存不良才是!
  心里暗暗的尋思,大祭司一邊仔細的觀察著蘿莉希菲那在聽完她的話之后,臉上百變的神情,曾經是過來人的大祭司,又怎么會不知道蘿莉希菲現在是在想些什么?
  想必,蘿莉希菲現在心中必定是充滿著苦澀、疑問、憤怒等等情緒,正如當初的她一樣。
  暗暗的在心中嘆口氣,或許,這也是太始用來考驗蘿莉希菲的方法之一吧!
  大祭司暗自的猜測,當初,她如果在獲知這件事情時,沒有選擇依舊相信太始的話,那么或許現在,她也就不太可能會是大祭司了。
  大祭司靜靜的站起來,雖然蘿莉希菲到這里來的疑問并沒有真正的獲得解答,她的話也只是說了一半而已,但是現在,顯然不是繼續再說下去的好時機,因此,她打算將時間與空間讓給蘿莉希菲,讓她靜靜的好好想一想,但愿,蘿莉希菲的選擇可以一如當年的她一樣。
  默默的在心中道出了對蘿莉希菲的祝福,大祭司轉身便要離開這里,誰知道,就在大祭司轉身之后,不知怎么的,忽然臉色大變!
  在大祭司的面前三公尺處,忽然由潛而顯,慢慢清晰的出現了好幾個身影,為首的,正是另外一位大祭司候補祭司蔓羅夏,以及手持著一團散發著詭異灰色光芒、形像四角椎的灰色晶體的靈心。
  此時,蔓羅夏臉上有著無比得意的神情,而靈心一向笑咪咪的臉部表情卻在得意之馀又夾帶著說不出詭異的神情,當然相較之下,在夏羅蔓以及靈心背后,那十位擁有最多人、最大實力,從古時傳承下來十大部族,被人尊稱為十大長老,掌握著整個精靈長老會走向的十位大長老臉上憤怒的表情看起來就比較正常了。雖然,同樣叫向來七情不動六欲不生的大祭司,同樣感到有股不妙的預感。
  心里雖然暗呼不妙,但是大祭司依舊收攝心神,點頭為禮淡淡的問道:“不知各位大長老來臨,有失遠迎,尚請見諒!”
  邊說,大祭司邊心中暗暗的尋思,不知道這幾位大長老到底是聽到了多少她與蘿莉希菲之間的對話,不過,當大祭司眼角瞄到了靈心手中那個怪異的晶體,心里不安的因子飛越的提昇著,她怎能奢望,靈心用這種連她也不知道的怪異晶體,帶著十大長老潛行匿跡欺近她身邊卻什么都沒聽到?
  一想到這,再看到靈心、夏羅蔓及十位大長老臉上那隨著時間越來越明顯的得意、憤怒神情,大祭司心里真的是忍不住暗暗的叫起“我的圣神來”(相當于我的天)!
  此時,十位大長老中,一個有著滿頭白發、面貌紅潤、一對碧綠雙眼與大祭司有著八成相似的長老忽然越眾而出,來到大祭司的面前張口欲言。
  可是他忽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深深的盯了大祭司以及因為眼前的異變而回過神來、驚訝的站起來走到大祭司旁邊的蘿莉希菲一眼,半瞇起眼來,輕咳一聲問道:“大祭司,能不能請你在解釋一下有關卡羅平原的存在問題?”
  雖然明顯的感覺到這個長老已經有所壓抑的放緩了聲調,但是,卻叫大祭司更能體會到這位長老心中潛藏的怒氣。
  至此,大祭司終于忍不住的嘆出了一口氣來,連他——整個精靈族當中她這個大祭司無法以大祭司的身份來做搪塞的長老都發話了,大祭司也實在是無話可說了。
  只因這個長老,不但是精靈族中最大部族的長老,更是她這個大祭司的最大支持者,他就是向來以脾氣火爆聞名的泰爾威達長老,也就是她的父親。
  朝泰爾威達半躬著身,大祭司輕聲道:“父親!”
  泰爾威達擺擺手,做出了這么一個平常絕對不能夠在公開場合做的手勢,因為這簡直會被視為對大祭司極大不敬的舉動。然而如今卻完全沒有任何一位長老提出責問的舉動,大家都緊緊的皺著眉頭,盯著大祭司直瞧。
  大祭司心里急速的轉動著,看眾人的樣子,分明就早已經將她與蘿莉希菲的所有對話全都給聽在耳里了,現在由自己的父親出口詢問,除了父親泰爾威達愛己深切,希望自己能夠給大家一個滿意的解釋外,在其他人眼中,尤其是靈心與夏羅蔓,又何嘗不是在做一次確認的動作!
  不過,大祭司之所以能夠成為大祭司,此時,充分的顯示出了她身為一個幾乎可以擔任精靈一族代表的杰出精靈的份量來了,幾乎就在瞬間,大祭司便已經想出了最佳的解釋方法來了。
  自自然然的朝自己的父親泰爾威達以及其他九位實力代表的大長老點點頭,大祭司轉過頭來面對著夏羅蔓以及靈心,幾乎是首次,自從她成為大祭司,那暖暖的笑容從大祭司的臉龐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肅殺之意!
  彷佛是受到了大祭司這前所未有的表情變化所影響,一干大長老無不摒息以待,而身為大祭司的候補之一的夏羅蔓,卻在此時臉色大變。
  在夏羅蔓所感覺中,此時的大祭司渾身散發著無盡的怒意往她撲來,叫夏羅蔓不由自主的一陣心驚膽跳。
  盯著夏羅蔓,大祭司一字一句的說道:“夏羅蔓,你知道為何我并不將你列為下任大祭司的候補人選嗎?”
  一聽到大祭司的話,原本被大祭司的氣勢所壓制的夏羅蔓,忽然變成一挺胸,一掃剛剛氣弱的模樣,雙眼迸出了耀眼的光彩,直視著大祭司道:“既然大祭司您提起,那我就不客氣了,為什么大祭司您竟然會完全無視于我完成了任務的舉動,反而轉而悄悄立下了當時甚至還沒有完成任務的蘿莉希菲,為下任大祭司?”
  大祭司深深的看著夏羅蔓,而夏羅蔓也絲毫不讓的反看著大祭司,良久,大祭司終于說道:“很簡單,因為兩個字—野心!
  “夏羅蔓,你具備了一個大祭司、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精靈所不應具有的野心,所以,我將你排除在繼承大祭司的資格之外!”
  聽到了大祭司的話,夏羅蔓不由的一愣,有點會意不過來大祭司所說的話。
  大祭司見到夏羅蔓,甚至是其他的人都有種聽不懂的模樣,乾脆挑明的說道:“夏羅蔓,你以為大祭司最后的考驗是隨便給個困難的任務就算了嗎?
  “不!大祭司的考驗其實可以說是一種補強的動作!”
  “補強?”
  大祭司此話一出,別說是幾位長老了,就是身為大祭司候補的夏羅蔓以及蘿莉希菲也都聽不懂。
  大祭司點點頭道:“沒錯,大祭司最后的考驗正是一種補強的舉動。”
  說著,大祭司不禁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也是在成為大祭司很久之后才了解到,大祭司的最后考驗是怎樣的一種意義在。”
  沒有給眾人發問的馀地,大祭司又自顧的說了起來:“其實,在這個世間上,又有哪一種生命、哪一個個體敢說自己是完美無缺的呢?”
  迎著眾人納悶的眼光,大祭司娓娓的說道:“因此,身為精靈一族最神圣的精神代表的大祭司,除了必須要從小培養出各項卓越的能力之外,在上一任大祭司決定退位的時候,身為繼承者必須要接受考驗,或者該說是針對繼承者不足之處加以鍛煉改善的測試。
  “夏羅蔓,不可否認的,你在各方面都相當的杰出,甚至可以說已經是近乎完美的地步了。”
  偏過頭去,大祭司注視著夏羅蔓輕輕的說著:“但是,你確有一個致命傷,那就是……你有著精靈族人所不應該具有的野心!”
  夏羅蔓一愣,沒等她反應過來,大祭司又轉過頭來對著蘿莉希菲說道:“蘿莉希菲,你各方面的能力雖然說稍遜于夏羅蔓,而且還有一顆過份仁慈的心,但是,我看的出來,經過了這幾年在人類大陸上的旅行,你在各方面都有著長足的進步……”
  微微一笑,大祭司接著說道:“再說好了,你在那位的身邊待了那么久,想來,應該也能夠體認到,仁慈雖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有時過份的仁慈卻是一項致命傷吧!”
  見到蘿莉希菲點點頭,大祭司臉上的笑容一斂,回過頭來再度看著夏羅蔓,冷冷的說道:“至于你,夏羅蔓。
  “當初我看出了你身具有身為精靈族所不應有的野心時,我便要求你去魔族大陸尋找我曾經的姊妹——你的前輩艾琳娜。
  “當年,艾琳娜便是因為一己之野心,企圖違反圣神的旨意,而導致三百多個擁戴她的族人們消失在卡羅平原中,因此而遭到上一任大祭司剝奪了她的大祭司候補身份,同時將她永遠的逐出精靈大陸,流放到魔族大陸去。
  “我本想透過這樣的方式讓你能夠體會到,權勢野心只是一種害人害己的東西,只是我沒想到,當你告訴我說你已經找到艾琳娜,并且帶回她的手信時,你并未將你心中的野心消除掉,相反的,我從你眼中看到了遠比當年艾琳娜還要旺盛百倍的野心光芒,夏羅蔓,你真的是叫我太失望了。”
  說到最后,大祭司根本就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而夏羅蔓在最初開始除了因怯于大祭司的氣勢而顯的有點下風之外,當大祭司說到艾琳娜的名字時,夏羅蔓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副冷淡的模樣,完全不再因大祭司所說的話而感到氣弱。
  冷冷的回望著大祭司半晌,夏羅蔓忽然放生嬌笑起來,只是笑聲中卻充滿著不甘與怨恨的味道。
  笑了一陣子,夏羅蔓這才停下來,眼光緩緩的環繞了包含她身邊的靈心與幾位長老,最后目光定在大祭司的臉上,帶著十足殺意的說道:“野心?真是笑話!
  “你就為了這么一個莫須有的理由,竟然就完全的否決掉我的一切努力,真是天大的笑話!”
  話鋒一轉,夏羅蔓恨恨的盯著大祭司身旁的蘿莉希菲怨恨道:“今天,如果我還是以前的我的話,那么,或許我會被你的謊話所欺騙,但是你忘了嗎?我早已經找到了艾琳娜”姊姊“了,你以為艾琳娜”姊姊“會沒有告訴我,蘿莉希菲是你的”侄女“,而我與艾琳娜姊姊的親生母親則是你當年的最大敵手嗎?
  “說穿了,其實還不是你這個號稱”公正無私“的大祭司的私心作祟,只是想要讓自己的侄女登上大祭司的寶座,所以這才用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來陷害我!”
  彷佛是為了印證夏羅蔓的話一樣,一瞬間,所有的人全都看到了大祭司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