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6 改頭換面

“隊長,我在前面發現了一個很‘奇怪’樹林,那里好像沒有什么怪物,我們要不要去那里休息一下!”
  一邊回報著力奧自己偵察所發現的地方,停風一邊用著靈活到不像是胖子所應具有的動作,閃過了三只拳頭大小的毒峰攻擊,同時反手把那三只攻擊落空的空手劈碎,又順便把身旁一只三只腳,大如犬身上不滿著花花綠綠的獨角怪蟲順手給宰了,阻擋了獨角怪蟲企圖從背后暗算力奧的意圖。
  力奧手中的長刀猛然的往左邊用力一劈,落到了地面,激起了滿天蘊含著力奧真氣的碎土塊,一瞬間解決了力奧左面那一大群長的像水母但是卻會飛的黑色飛蟲,搶到了一絲說話的空隙,略帶喘氣的回答道:“當然了,不然還留在這里等死呀!”
  說完,力奧又瞬間轉身一拳轟碎一條企圖攻擊自始至終被眾人保護在中間的夜月的一條渾身長刺的球狀怪蟲,急忙的問道:“夜月,你還可以吧!”
  看了一下分散在身外一公尺處,形成了一個六芒星狀,正不斷的吸納體內真氣能量,增幅形成一道可以有效的防衛自己同時遏止魔力散失的金色氣罩的六神圣珠,夜月點點頭,手中的長鞭一揮,將另外一之企圖從頭后方攻擊停風的毒鋒給劈成了兩半,這才連忙說道:“還好,真氣護罩果然能夠阻止體內魔力的消逝,現在感覺還不錯。”
  說話的同時,夜月也一口氣將天空中各種小型的怪物給打下了十來只,有效的保護了在她周圍的另外一半的死神小隊隊員。
  在經過了剛剛進入卡羅平原的一場大混戰之后,現在,圍困在死神小隊周圍的魔蟲已經減少了不到十分之一了。
  但是話雖如此,怪物的襲擊卻始終不曾間斷過,力奧與夜月很快的就發現到,在這樣下去的話,就算這些魔蟲沒有能力威脅到他們,但是在過不久,眾人也會因為魔蟲過多,消耗了大量的真氣而導致沒有自保的余力。
  這一個感覺在經過剛剛的那一場大混戰之后,體內的真氣最少已經消耗一半有余的情況下,更是讓眾人感覺到不妙。
  ,力奧當機立斷的將現有的十二個人分成了兩組,一組開路保護同伴前進,另外一組則是在同伴的掩護下盡量的休息,而本身是魔法師的夜月則是被眾人牢牢的保護在最中央處,不需要她這個近戰能力最差勁的女生出手殺敵,只要接受其他人的保護,順便幫休息中的眾人解決一下漏網之魚的小魔蟲就成了。
  就這樣,兩組人馬彼此交互掩護的情況下,不知不覺的,眾人已經在這塊卡羅平原中走了一天一夜,完全的深入了卡羅平原的深處了。
  但盡管是輪流休息,但是力奧等人畢竟是人而不是戰斗的機器,一天一夜下來,眾人也覺得相當的疲累,短暫的休息已經無法滿足他們了,大伙全仗著深厚的功力與堅強的意志在硬挺著。
  但是更糟情況卻在力奧等人的面前發生了,在逐漸的深入卡羅平原內部的同時時,不知怎的,竟然開始產生了濃霧,幾乎叫人伸手不見五指。
  現在,死神小隊等人除了要面對來自四面八方,在濃霧的掩飾下更加棘手的魔蟲之外,更要擔心迷失方向。
  為了避免活活的被累死以及真的迷失了方向,沒辦法下,力奧只得命令最奸詐同時身手也最滑溜的停風先徹底的休息個三輪,然后出去偵察有沒有什么適合大家做休息的地方。
  幸而停風的運氣著實不錯,剛剛出去偵察沒多久就回來說他找到合適的地點了,力奧當然是不由分說的領著其他同樣興奮的眾人,在停風的引導下,往停風所說的那個‘奇怪’的樹林前去了。
  邊走,力奧邊聽著停風說明他是如何找到那個樹林的。
  原來,停風在離開本隊的人馬之后,在這塊放眼望去終年籠罩著茫茫迷霧,上白下灰的卡羅平原中,真要他找一個可以讓大家徹底放心休息的地方,這也真的是難倒了向來機靈的停風。
  在沒皮條的情況下,停風做了一個最笨也最聰明的決定,他直接的往感覺中魔蟲來臨的數目比較少的方向搜索過去了。
  而很幸運的,停風一邊全力潛行躲開魔蟲的追擊,一邊搜索的情況下,不到十公里,他忽然的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很大的森林,而最較停風興奮的是,當他踏進森林周圍一千公尺時,赫然發現那些原本充滿著天空、地面與地下的大小魔蟲全都不見了,這叫停風不由的相當的驚喜,再看過森林之后,停風便急忙的回來通知力奧了。
  當停風說到他發現那所謂奇怪樹林的經過時,眾人也已經破開了魔蟲們的追擊,同時也來到了停風所說的那個沒有怪物的地界時,眾人果然是看到了,當他們踏進了距離遠方那已經可以看清的翠綠色森林約一千公尺范圍時,那些原本圍繞在他們周圍像是蒼蠅般令人無比討厭與厭煩魔蟲,除了被他們打下來的不算,其他的竟然掉頭飛走的飛走,爬走的爬走,彷佛這里有著什么令它們恐懼的東西東西,而眾人這時也才看清楚那樹林的模樣,也才體會到,為什么停風會稱呼那個森林是奇怪的樹林了。
  在這卡羅平原當中,原本幾乎稱的上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的濃霧跟那些怪物一樣,彷佛是太過侵入這一片樹林所在的范圍,這讓力奧等人可以相當清楚的看清楚這個樹林的真面目。
  在這么一個奇怪的地方,現在展現在眾人面前的,竟然是一條綿延流長的綠色樹林,或者,稱為樹林是有點太過了些,因為,這么一片樹林長約兩三千公尺,但是縱深卻不過才十來尺,遠遠的望去,就像是一條綿延的長蛇一般。
  隨著眾人越*近這座怪異的長形樹林,在看清楚構成這森林的樹木時,眾人更是呆若木雞……
  “這…這是什么鬼東西?”
  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力奧代替大家把心中的話給叫了出來。
  此時,在眾人的眼中,這一條長長的樹林竟然是由某種粗如手臂,看起來很像藤蔓的職務密密麻麻的糾纏在一起所形成的,高足有七八公尺,翠綠色的藤蔓上稀稀疏疏的長著一片片八長大的淺綠色的半弧形三角葉片,整個看起來,眾人有種荒謬的想法,這樣的一座藤蔓林與其用‘座’來形容還不如用‘堆’來形容還比較恰當。
  來到了這‘堆’藤蔓林的周邊一看,力奧不由的嘆口氣,這做藤蔓林生長的相當的奇妙,每一根藤蔓彼此糾結勾拉之下,讓這堆藤蔓林看起來雖然內部充滿著空隙但是無論人獸都無法進入其中,但是就算是在最深最底層的藤蔓也能夠享受到陽光,雖然,力奧也不確定在這個鬼地方會不會有陽光的存在,感覺上,這些濃霧并不太像是天然形成的,而且也完全沒有散處的跡象。
  而夜月則是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這些藤蔓似乎是有志一同的,除了最*近外層的藤蔓有長葉子以外,第二層以內的藤蔓全都是光禿禿的一根到底,而且,最叫夜月不敢置信的是,這一大堆藤蔓當中,竟然每一根藤蔓的大小都一模一樣,彷佛是同一個模子打出來似的。
  力奧與夜月互視一眼,交流了彼此的意見,他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對方的意思,在這個鬼地方這么一推充滿著詭異味道的藤蔓林,還是少待為妙!
  打出了一個手勢,力奧隨即帶著所有人遠離這堆藤蔓林,一直挪移到距離藤蔓林最少七八百公尺這么一個沒有怪物來打擾他們又距離這推詭異的藤蔓林有點距離的地方,他才放心的讓大家坐下來休息。
  全都坐下來之后,力奧等人只覺得自己渾身快散了,一天一夜完全沒停的戰斗,饒是他們也大喊吃不消,不管是體力或是真氣都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力奧真不敢想像,如果沒有這么一塊地方的話,他們會如何?
  但是,念頭一轉,力奧忍不住的轉頭看一下遠方翠綠的藤蔓林,心里一邊暗暗的嘀咕,這地方似乎也不是很安全哪!
  同時,力奧也古怪的看著夜月,剛剛,他在轉頭的同時也發現到,夜月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坐下來休息,反倒是站的直挺挺的,而夜月的目光很明顯的,就是盯在那堆藤蔓林上。
  力奧奇道:“夜月,怎么了?那藤蔓林有古怪嗎?”
  似乎是看的入了神,好半晌,夜月這才回過神來,轉過頭來,看著力奧道:“力奧,剛剛你跟我說話嗎?”
  力奧苦笑一聲,搖搖頭道:“沒事,我是說你怎么不坐下來休息一下?”
  夜月一愕,這才發現到現場就只有她還站著,經力奧這么一提醒,夜月也感覺到自己的確是相當的疲倦,尤其是這一路走來她雖然不像其他人那樣消耗大量真氣,但是運用她不熟悉的天心真氣也的確是夠叫她累的了,連忙的也跟著坐下來休息,只是力奧發覺到,夜月就算是坐下休息也還是面對著那做古怪的藤蔓林還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看什么?
  力奧搖搖頭,苦笑一下,也不管夜月了,其他人,除了擔任警戒的人之外,早已經睡著了,甚至還發出了打呼聲來,可見真的是相當的累,力奧搖搖頭也跟著閉上雙眼,他也陷入假寐休息當中了。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的力奧忽然覺得心中一跳,一瞬間,身體由躺著本能的往上躍起,在眼睛還來不及張開的同時,他已經反手拔出了長刀擺出了警戒的姿態來了。
  睜開眼睛一看,映入眼中第一個景象在場除了他之外,所有人幾乎都跟他一樣,隨身的武器全都出了手擺出了戒備的神色,站在他不遠處的夜月甚至兩手中電光微閃。
  緊接著,第二個景象,則是龍紋那張看似憨厚實則隱含狡詐的笑臉,力奧明白了,夜月也明白了,其他人也都明白了。
  收下了手中的武器,力奧看到了停風忽然很狠的敲了龍紋一個響頭罵道:“要死了,沒事亂放什么殺氣?”
  對,剛剛之所以會引發所有人從休息狀態一瞬間緊繃呈戒備的狀態正是因為龍紋忽然放出了殺氣的緣故。
  摸摸被停風所敲的地方,龍紋不以為意的呵呵笑道:“這樣最快了,不然要一個一個叫你們起床實在是太慢了!”
  聽到龍紋的話,眾人不由的紛紛破口大罵起來,力奧跟夜月則是不約而同的搖頭苦笑,誰想到,龍紋竟然會為了懶得叫人起床而故意用殺氣來刺激人。
  力奧摸摸有點空虛的肚子,隨口問道:“龍紋,現在是什么時候了?”
  邊問,力奧還邊看著天空,周圍還是跟記憶當中一樣,一片白茫茫的,看來這濃霧是不會散了。
  龍紋呵呵一笑,回答道:“天剛亮而已,隊長!”
  力奧一愣,原來大家已經睡了一夜了呀!
  點點頭,力奧道:“好了,大伙先吃點東西吧!等一下還要商量我們要往那個方向去呢!”
  聽到了力奧這么一說中人連忙的拿出了個人隨身攜帶的小包裹,里面可是足夠他們用上十天半個月的干糧呢!而一旁的夜月也拿出了兩份干糧,把其中一份遞給了力奧吃。
  吃飽了,力奧隨即招呼眾人圍成一個圓圈坐下,然后道:“各位,我想,我們要好好的商量下一步該怎么走了!”
  眾人會意的點點頭,雖然大祭司說這個卡羅平原當中隱藏有奇大的四型幻獸,但是在這么一個被濃霧籠罩,又到處是畸形魔蟲的地方,,再加上眾人對這個地方可以說除了大祭司口傳的訊息以外,對這個卡羅平原基本上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的了解,最慘的是大祭司告訴他們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幾百年前的消息了,現在更不敢保證是不是正確的。
  最大的證明便是大祭司說怪物魔蟲通常會在進入卡羅平原的深處之后才會出現的,但是他們才剛剛踏進這個地方還沒走幾步就糊里糊涂的跟魔蟲們大戰了一天一夜,想想真叫人為往后感到擔心,也難怪力奧會這么慎重其事了。
  ※※※
  聽到了力奧的話之后,眾人只是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沒有人拿得出主意來。
  當時,受到了大祭司所說的,有機會獲得四種強力幻獸的話的影響,大機可以說是懷著滿腔的熱情來到這里,根本就沒想到等到真正的進來這個卡羅平原之后,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在昨天一整天的大戰下來,別說是四種種類的幻獸了,就連平常在奇武大陸最常見的普通幻獸都沒看到,更別提那些只聞其名不見其形的植物、礦物型幻獸了。
  看到眾人隨頭喪氣的模樣,力奧不由的也捎起腦袋來,他實在是不知該怎么安慰其他人,看其他人這樣子,力奧不由的有點后悔自己貪圖強大幻獸的力量而那么爽快的就答應大祭司過來這個卡羅平原了,不然,如果他堅持的話,相信大祭司也不會強迫他們過來的,頂多大步了是跟那幾個眼高于頂的圣域森林護衛隊干一架罷了!
  “大家聽我說一下!”
  一陣清脆的聲音忽然的響起,所有人,包括力奧在內,全都轉頭看向了聲音的主人。
  “我想,我先歸納一下我們目前的狀況好了!”含笑的看著眾人,夜月冷靜的說道。
  “我想,大祭司是不可能會騙我們的!畢竟,她應該也知道這里的魔蟲根本沒有能力可以威脅到我們,而且,她還要我們幫她來找出這個卡羅平原異象呢!”
  明白眾人現在心中可能有點對害他們陷入這種情境的大祭司有點怨言,所以夜月開口第一句便是指出大祭司沒有任何理由來欺騙他們。
  聽到了夜月的第一句話,眾人想想之后,不由的紛紛點頭,畢竟,在那說是戰斗不如說是單方面的一天一夜的屠殺中,眾人已經很清楚的明白,這里的魔蟲既沒有獠牙也沒有利爪,少數有毒的也毒不死人,魔蟲根本就沒有任何能力可以威脅到他們,只是眾人見了這些魔蟲長相惡心,不愿意讓魔蟲近身,所以才會大肆的屠殺。
  因此,在聽到夜月的說法之后,眾人紛紛點頭,認同了夜月的觀點。
  見到眾人同意自己的觀點之后,夜月又繼續的說道:“大家還記得吧!當初,大哥曾經告訴我們,這一次來精靈大陸找太始,當中除了要太始幫凱特他們療傷之外,另外一個重要的目的便是從太始這取回古代強大的幻獸。”
  “如今,大家都已經從大祭司口中知道了,太始要交給我們的古代強力幻獸是怎么一回事了,因此,我相信,在這一個地方一定隱藏著太始所保留的古代幻獸,只是我們不知道那些古代的幻獸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狀態。”
  “先在,我們姑且先假設,太始為了保留這一批古代的幻獸,所以將這一批古代的幻獸化成了卵狀的型態保留,正如當初的小星那樣,這樣才能夠將這些幻獸順利的保留下來。”
  “而現在,我們最關鍵的問題便是在于,我們要從那個地方著手才可以找出太始隱藏那些獸卵的地方?”
  聽到了夜月半猜測半肯定的話,眾人不由的開始拼命的攪動腦子,希望可以猜得出到底那些代表的強大力量的獸卵會是在哪里?
  想了老半天,忽然,所有人有志一同的全都看向了目前大家正坐著的地面,不約而同的指著地下道:“在這下面!”
  沒錯,大家想來想去的結果,如果真的照大祭司所說的,這個卡羅平原真的是一個平整谷地的話,那么,太始將古代獸卵給藏在地下是最合乎常理而且最安全不過的了。
  但是,猜到了這一點之后,大家不由的又愁起來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依照大祭司所說的,整個卡羅平原的面積廣達千里,眾人要怎么去找呢?
  一想到這個,大家不由的又愁了起來。
  夜月看到眾人的樣子也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但是夜月彷佛是有著定見似的,微笑道:“我知道大家在煩惱什么,不過幸好,在這一個地方也沒有怪物來侵擾,不如,大家集思廣益的來想一下,看看太始最有可能將獸卵埋藏在什么地方好了!”
  夜月說完,大家看了夜月一眼之后,便又陷入了低頭沉思的狀況來,力奧甚至還站了起來,搖頭晃腦的,嘴里不知道喃喃自語著什么?
  好半晌,夜月見大家眉頭越來越緊,一副什么都想不出來的樣子,夜月心里暗暗的笑著,忽然拍拍手,清脆的掌聲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將眾人吸引到她的旁邊來。
  望著眼前一個個愁眉苦臉的隊員,夜月心中暗暗的一嘆,心神不由的飄到了半年前亞芠在離開之前單獨對她所說的話。
  當時,剛剛與太始碰面之后回來的亞芠,帶著任何人都可以很清楚的感覺的到的疲倦而蒼白的面孔,將夜月她叫了出來。
  亞芠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告訴夜月,他要離開這里到魔族大陸去,當時夜月第一個直覺反應便是說到她也要去,第二個反應便是亞芠為什么突然說要去魔族大陸,而且在這個時候去魔族大陸又是想要干什么?
  只可惜,夜月的疑問與要求全都沒有獲得滿足。
  當時亞芠只是淡淡的說,他要夜月跟其他人一起在這個地方陪伴凱特他們接受太始的治療,接著,他只是粗淺的說道,他要去魔族大陸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不能夠讓夜月或者是任何一個人跟著,也沒有解釋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雖然當時的亞芠語氣相當的平靜,但是夜月卻也敏感的察覺出亞芠的語氣中有著不容反對的味道,因此,夜月也乖巧的不敢要亞芠改變決定,只是在心里暗暗的打定主意,大不了在等凱特他們回來之后,大家在一起去找亞芠不就得了,只是夜月沒想到,凱特他們的治療竟然要花上這么久的時間,一等就是大半年而且還沒半點消息!
  當亞芠說出了他的決定之后,隨即又跟夜月說了一番話來,夜月發誓,她永遠也忘不了亞芠再說那些話,或者是交代時,臉上掩飾不住的擔憂神色,這對夜月或者是亞芠而言,可是前所未見的!
  當時亞芠是這么說的:“夜月,你覺得你現在的力量有多強?”
  “我想……單純就魔力來講,我應該有大哥你的六成了吧!不過運用魔力的技巧我應該是比大哥你還要強一些!”
  經過了一番的深思熟慮,夜月淡淡的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亞芠點點頭,喃喃道:“六成嗎?”
  偏過頭來,亞芠又問道:“夜月,你覺得擁有我六成魔力的你很強嗎?還有,力奧他們的實力又如何呢?”
  夜月心中暗暗的納悶,只覺得今天的亞芠很奇怪,凈問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但還是乖巧的回答道:“嗯!我想,應該是很強吧!”
  “兩年前,師傅就說我的魔力已經超過她全盛時期三成多了,這兩年,雖然我感覺到魔力的增長并不多,但是比起一般人來講速度還是很快,再加上這幾年對于魔法應用的磨練,我想,我有自信跟十大高手一較高下吧!”
  “至于跟力奧他們相比的話嘛!應該是各有優劣吧!”
  “力奧他們雖然不像我跟大哥這樣有著天生精神異力的特異能力,但是修練了大哥特別挑選出來的心法還有神之鉆的幫助,再加上他們又很努力的在修練,我想,人間可以跟他們評比的人應該已經不多了吧!”
  相當理智的,夜月說出了一番對于自己以及其他人的論評。
  亞芠同意似的點點頭道:“我也是這么想,夜月,那么我在問你,你覺得從整體上來說,死神鐮刀小隊強嗎?”
  聽到了亞芠的問題,夜月眼中不由的閃過了一陣雷電般的精芒,一股強大的自信從夜月的身上涌了出來,夜月傲然道:“當然了,死神鐮刀小隊可是最強的一個組合!”
  亞芠眼中同樣的一閃,似乎也在為夜月的自信而感到贊賞,但是他的問題還沒完……
  “夜月,那你覺得,在這個世間上,你所知道的,有哪一個組合有著我們死神小隊的實力的嗎?”
  “當然沒有了,死神小隊可是獨一無二的,論整體的實力來說,絕對沒有任何一個組合可以比我們死神小隊還要更強的,我們是最強的。”
  強大的自信讓夜月對于亞芠的問題幾乎是連考慮都沒考慮的就相當有自信的回答了。
  但是,夜月沒想到的是,亞芠在聽到了夜月充滿自信的回答之后,臉上不但沒有笑容,還泛出了憂慮的神色,甚至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就在夜月疑惑不解的時候,亞芠又輕聲的問道:“那么夜月,你告訴我,全人類總共有多少人,在這些人當中,又有幾個死神小隊的人?”
  夜月一愕,但是依舊搜尋著腦海當中的記憶,略帶遲疑的說道:“根據鐵血團五年前的調查,各國合力統計出來的數字來看,現在人類的人口數,理應該是有二十三億人口,考慮這是五年前的數字,我想,這幾年來應該還是會有所增加吧!但應該還不到二十四億的人口吧!”
  頓了頓,夜月原本充滿自信的臉龐忽然的浮現出相當古怪的臉色,略帶干澀的說道:“而我們死神小隊,全隊人數,包含三名隊長,共計有九十九員!”
  總覺得,隨著亞芠的問題以及她的回答,夜月感覺到心中彷佛是被觸動的什么的,給她一種好像很不好的感覺,亞芠的問題好像都是出于某種目的似的,偏偏,夜月這次卻無法像以前那樣,清楚的可以猜測出亞芠心中的思想,這叫月夜有種古怪而且不妙的感覺。
  又是長嘆一聲,亞芠似是喃喃自語,又似是在說給夜月聽般的說道:“二十四億人口,當中只有九十九個死神小隊,哎!夜月,你告訴我,死神小隊有信心可以對付的了那些蜂擁而來的外星怪物嗎?”
  不理會呆若木雞的夜月,亞芠又自顧的說道:“今天太始告訴了我一件事情,在這幾千年來太始就它所知道的力量大小,將之區分成為一到十星十個等級,以太始的觀點來看,人類所謂的圣幻獸,如我兄長的白金龍之流,依照其綜合的實力來說,勉強可以夠的上五星的標準,而四圣獸之流,在太始的眼中可以稱的上是九星。”
  聽到亞芠的話題忽然的轉到了這么一個方向,夜月不由的相當的感興趣的問道:“大哥,那我們死神小隊呢?”
  亞芠淡淡的一笑道:“依照太始從大家以往的表現以及現在從凱特他們身上取得的資料來說,死神小隊每一個人的實力應當是在六星至七星之間徘徊,但是如果整體綜合的話,應該是在八星左右……”
  聽到了亞芠的話,夜月不由的心中一陣的雀躍,沒想到自己等人竟然可以在太始的心目中有這么高的評價,竟然僅次于圣幻獸一星的差別而已,只是,夜月似乎是高興的太早了,因為,亞芠臉色相當陰沈的又繼續剛剛未完的話…
  “…而一直以來企圖要毀滅全人類的那些外星怪物的力量,依照太始的標準,它們所獨特具有的什么‘生化科技’的力量,平均而言,每一個外星怪物的個體力量大約都在三到四等之間,偶有五、六等的存在,但是如果是以整體及未知的因素來考慮的話,那么,企圖毀滅人類的外星怪物其實力,保守估計下,太始給予……十星,一個代表著太始也無從估計起的等級。”
  忽然之間,夜月感覺到了自己呼吸有點不順,彷佛心口壓了一塊萬斤的巨石般,沉殿殿的,很難受!
  沒想到,在她心目中幾乎已經是強大的與傳說中的神魔沒兩樣的四大圣獸竟然還比不過那些外星怪物的整體實力,而且,這還只是太始的保守估計而已,終于,一直到現在,夜月終于的了解到了,決定對抗那些外星怪物是一條如何艱辛的道路了,也終于真正的理解到,為什么亞芠會一直想要全人類都團結在一起,甚至不惜違背自己本性的去利用各種方式來促成這樣的一個結果了。
  以往,自己雖然嘴里不說,但是其實也是跟力奧他們一樣,對于亞芠空有強大無可匹敵的力量卻還屢屢委曲求全(在他們眼中是如此沒錯)的去尋求斯達、泰龍的皇帝合作,甚至不惜放過最大仇人納肯,轉而與納肯合作,從內部崩解華那邦公國,盡可能的保留華那邦公國的實力之作為感到不解與氣憤。
  在他們看來,如果亞芠有心的話,憑亞芠的力量,想要蕩平奇武大陸上所有勢力雖然不能說易如反掌,但是就跟踢走幾顆小石頭也沒兩樣,為什么亞芠不干脆自己建立一個勢力,也好過這樣看人的臉色的作為而感到不解。
  現在,夜月終于了解到亞芠的用心良苦了,也許對亞芠來說,弭平大陸反對勢力建立一個大一統的國度真的不是什么難事,但是如果真的這么做的話,那么人類的力量會遭受到多大的損失,這恐怕不是任何人可以估計得了的。
  而且,夜月現在也連帶的有點明白亞芠剛剛那些莫名其妙問題的意思了,亞芠正是藉由死神小隊的實力來評估,人類當中可以對抗外星怪物的可能性呀!
  想到這,夜月不由的心中一涼,從剛剛的問答當中,夜月可以明顯的看出,在整個人類二十四億人口當中,死神小隊只是占了當中不到兩千四百萬分之一不到,就算是再加上其他那些隱居的奇人異士,恐怕最多也不過千人,而這還是最樂觀的估計。
  這一千不到的人,便是代表著人類當中最頂尖的一群,而其他的二十三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人,根本就比不過那這一千不到的頂尖人物,差異實在是太大了!
  望著夜月張口結舌的震駭模樣,亞芠第三次嘆息道:“明白了嗎?”
  “人類的數量雖然遠遠的超過了魔族、精靈族與亞人,,但是當中真的有能力對抗外星怪物的人,相比之其他三支種族卻差得太遠了。”
  轉過身來,亞芠眺望遠方,話鋒一轉道:“但是,夜月,你是否曾經想過,在那二十四億人口當中,撇開了你我這類有強橫實力的人不談,如果說,我們今天有辦法將二十四億個原本連一星都稱不上的普通人變成了二星、三星、四星級的人的話,那么……”
  未待亞芠說完,夜月的嬌軀宛如遭受雷殛般的猛的一顫,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盡管還是不怎么明白太始星之等級劃分的標準在哪,但是如果單就話面上的意思來解釋,如果全天下的人全都有現在死神小隊五分之一、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是二分之一的實力的話,光是想像,夜月也忍不住的身心狂顫,那時,又何需在意外星怪物的攻擊了?
  靈光一閃,夜月頭一次用像是在看一個怪物般的眼神看著亞芠,此時,夜月的心頭只有一件事情……
  莫非,亞芠早就已經考慮到這一點了?所以,他才如此輕易的就答應要提高斯達與泰龍帝國的軍隊素質!
  原來,答應泰龍與斯達帝國皇帝的事情并不只是一件單純的誘餌而已,而是亞芠早已經有此打算了,難怪當初亞芠會這么干脆而且彷佛早有預謀的提出這個條件來了。
  現在想來,亞芠當時的舉動,根本就是順應情勢、皆大歡喜,一箭雙雕,不!是三雕!不!是四雕,或者還有更深的含意在內,夜月此時只覺得,原來自己的大哥竟然厲害恐怖到這等的地步,不但是力量強橫無比,就連智計都如此可怕,搞不好,嵐大帝他們還以為自己是最大的獲益一方,卻不知,最大的獲益者才是自己的大哥,所有的事情全都在大哥的掌握之中,所有的人都在大哥的擺布下做出大哥要他們做的事情。
  一瞬間,夜月感到自己渾身的毛孔全都豎立起來,亞芠的智慧竟給她一種無所不能的敬畏感受,現在,夜月明白到一點,比起了亞芠所擁有的智慧而言,亞芠所擁有被稱為惡魔的力量根本就不值的一提,亞芠的智慧才是真正的可怕!
  那種有著神的洞悉一切、魔的詭譎多變的可怕魔神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