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15 順水推舟

“各位可能不曉得,圣神他曾經答應過你們的首領,就是那個……叫亞芠的人類,要讓遠古幻獸再度的重臨大地……”
  “這件事情我們都知道,是不是這跟大祭司您要我們到那個什么卡羅平原的事情有關?”未等大祭司說完,力奧忍不住的搶先問道,一旁的夜月則是忍不住驚奇看了力奧一眼,真沒想到這一次力奧的腦筋竟然動得這么快,還搶在她面前問出她想要問的事情,真是不簡單,好難得呢!
  大祭司贊許的點點頭道:“其實,這關系到我大祭司一脈自古相傳的一項大秘密。”
  “秘密?能不能請大祭司說來聽聽?”
  雖然明知道大祭司現在提到這一個秘密,想必就是有說出來的打算,但是就算是死神小隊,一聽到是人家自古相傳的大秘密,也還是難以擺脫人類劣根性,總想探聽一下旁人秘密,死神小隊中不知是誰忽然迸出了這一句話來,催促著大祭司趕快說出來,而其他人也是一副興致勃勃的等著大祭司說出了這個秘密來的模樣。
  看到了眾人好奇以及急切的模樣,大祭司不由的掩嘴一笑,似乎是覺得死神小隊的人員反應相當有趣,害的力奧等人不由的尷尬的一笑,也不敢再催大祭司說出來了。
  大祭司也不故作神秘,大大方方的說道:“其實,依照我們大祭司傳承下來的圣神記載當中,卡羅平原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由圣神命令四大守護圣獸當中的玄武圣獸開辟出來,然后由青龍圣獸守護的。”
  “相傳,這卡羅平原原本是圣神他用來讓一些遠古時期的古代各種幻獸生存的居住地,同時,依照例位大祭司的推測,圣神他也在這卡羅平原當中不知道在進行著什么計畫,當然,這些都是我們例位大祭司依照自己的觀察所推測出來的,算不得準!”
  “只是這兩三千年來,青龍圣獸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不再去看守著卡羅平原,使的卡羅平原產生了異變,而變成了現在的噩夢平原!”
  聽到了大祭司略帶疑惑的話語,力奧與夜月不由的相視一眼,他們當然知道大祭司口中的什么原因到底是什么了,說穿了,還不就是跟那些異星怪物有關系,只是沒想到,以太始跟大祭司之間的關系,竟然連大祭司都不知道,很多事情還要自己去推測,這下,不由的令力奧等人感覺到,自己一行人真的是很幸運,能夠碰上像亞芠這樣的首領,不會像其他人那樣總是喜歡對下屬遮東掩西的,一切坦白以告!
  搖搖頭,大祭司察覺到了力奧等人古怪的臉色,以為是因為她跑題的緣故,連忙道:“真是抱歉了,是我跑題了!”
  一旁的夜月欲言又止的,最后才道:“沒關系的大祭司,我們其實巴不得您在多跑題一些,好讓我們在多知道一些從沒聽聞過的事情呢!”
  夜月此話一出,不由的引起了在場所有人會意的微笑,只是夜月等死神小隊心中還是存著一點的歉意,在沒有亞芠的同意之下,他們也不敢把他們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好解決這位一見面便給大家相當好感的大祭司的疑惑!
  很快的,大祭司又繼續的說道:“其實,在各位還沒來到我們精靈大陸之前,圣神他有一次曾經對我說過,說當你們來到以后,便要我引你們到卡羅平原去。”
  夜月會意的說道:“所以大祭司您就剛好趁這一次的沖突,順理成章的名為處罰我們要我們到卡羅平原去,同時又可以解決我們與貴族之間的沖突吧!好一個一箭雙雕!”
  “錯了!是一件三雕才對!”對于人族語言修養不比在場任何人差的大祭司坦白的說道:“其實,這當中也包含了我的一點私心,我其實也不希望看到各位繼續對圣域森林的破壞,只是因為各位都是圣神他的客人,所以我也不好太過于限制與責怪各位,所以……”
  ……所以就順便趁機把他們給踢到卡羅平原去了,省得他們繼續破壞圣域森林,讓她看了煩心!
  這句話大祭司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眾人全都可以會意的出來,個個臉上不由的羞紅起來,畢竟這件事不管再怎么看,都是死神小隊的錯,人家這樣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
  幸好,眾人尷尬的時間不長,很快的就又讓大祭司的話給吸引注意力了。
  大祭司繼續的說道:“圣神他指示我像你們轉達,想要真正的使用幻獸,讓幻獸發揮出百分之百、百分之兩百甚至超越遠古時期的幻獸威力的話,光是憑著自己本身的能力提升是不夠的,而且也緩不濟急。”
  “遠古時代,人們使用幻獸時,通常最少要具備有兩種類型以上的幻獸,最佳的狀況當然是同時的具備有動物、植物、昆蟲、礦物四型的幻獸。”
  “以植物系的大地主宰吸收外界能量提供給主人本身能量不足之部分,操縱動物型幻獸來攻擊,用礦物型的結晶生命來防衛自己,然后再以昆蟲系的幻之蟲來做輔助,這才是真正的幻獸使用方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都是只使喚四型當中的一只幻獸,這樣根本就無法完全的發揮出幻獸的強大威力!”
  當大祭司說到這個時,忍不住的想到,現在不管是人類還是精靈,基本上都使用一只幻獸便擁有了相當強大的威力,如果說真的有人可以同時具備了四種擅長不同,相輔相成的幻獸的話,那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個驚人法?
  不但大祭司是如此的想法,就連死神小隊等人也是一愣一愣的,剛剛才知道這世界上除了有四種生命型態的幻獸,現在馬上又得知四系的幻獸竟然可以相輔相成,真不知道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呀!
  一時之間,眾人不由的全都癡癡的想像起來,如果自己真的擁有齊全這四種幻獸的話,自己的能力肯定會獲得相當大的提升,只是不知道會提升到怎樣的一個程度?
  好半晌,大祭司畢竟早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所以也最先回過神來,看到了眾人驚喜交加的,彷佛是故意要打擊眾人的意外驚喜似的,忽然又道:“不過,這畢竟也只是一個理想的狀況,依照圣神所說的,在遠古時代當中,擁有四種幻獸的人雖大有人在,但是真正能夠憑著本身的能力養活四只不同種類幻獸的人實在也并不多,更別提可以真正活用這四種幻獸達到出神入化的人了,基本上,能夠將兩種類型不一樣的幻獸靈活運用的人實在也不多。”
  聽到了大祭司這一席話,眾人不由的一陣心中發涼,不由的,眾人開始暗暗的評估起來,如果自己真的擁有了其他三種類型的幻獸的話,自己真的有那個能力可以去養活那些幻獸,甚至是靈活的運用它們嗎?
  越想,眾人越是心中發虛,基本上個個都沒有那個把握,不由的開始擔心起自己萬一真的擁有那么多的幻獸,萬一‘玩’不起來,那可就丟臉丟到家了,到時候恐怕也不敢自稱是什么天下無敵的死神鐮刀小隊了。
  不過眾人也實在是擔心的太過了,太始并未向大祭司說明,在遠古時代當中,幻獸并非是人類唯一的武器,人類還有的是其他威力更強大的武器在,再加上當時的生化獸還只是處于開始壯大發展沒多久,甚至連獸王也只誕生了半身的太始,太初還沒影子,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也因此,幻獸在當時高科技的人類社會中只是處于尚未完全成熟的一種武器系統,真正有心發展幻獸系統的人類并不多,當中多的是一些研究家與文弱的書生,所以太始才會有此一說,只是沒想到透過了大祭司轉達以后,倒是打擊了力奧等人的信心了。
  看到了眾人苦著臉的模樣,大祭司忍不住掩嘴輕輕的笑了出來,直到現在,她才發現到,其實這些來自遠方的人類也蠻有趣的,心里想什么都可以從臉上看出來,真是有趣呀!
  輕輕的搖搖頭,收斂一下臉上的笑意,大祭司再度嚴肅的說道:“其實,這一次之所以要讓各位到卡羅平原,除了是依圣神的指示以外,另外,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們幫忙一下。”
  眾人一愕,夜月代表的問道:“大祭司,請問有什么事情呢?”
  大祭司微微一笑道:“放心,絕對不是什么殺人放火的事情,雖然我也知道殺人放火正是你們最擅長的事情!”
  聽到大祭司這樣,眾人忍不住的又再度的臉紅了,今天,他們在這個氣質高雅的大祭司面前臉紅的次數恐已經是往年的總和了。
  輕笑了一下,隨即,大祭司的臉上忽然的彌漫上了淡淡的憂慮神色,眾人一看不由的一呆,能夠讓這位大祭司表現出憂慮的事情恐怕不是很好辦!
  看到眾人擔心的模樣,大祭司臉上的憂慮的眉頭不由的一舒,似笑非笑道:“別告訴我大名鼎鼎的死神鐮刀小隊還有什么事情辦不了的!”
  眾人一陣的苦笑,被大祭司這么一頂高帽子戴下來,就算不行也要硬著頭皮說行了!
  力奧嘆口氣道:“好吧!大祭司您有事情,請您盡管吩咐好了!”
  聽到力奧用著彷佛要他慷慨赴義的語氣說出了這么一段話來,大祭司不由的輕輕笑了起來,那種美態不由的叫向來意志堅定的力奧等人一陣神魂顛倒,雖然說大祭司的年齡保守估計也有個兩三百歲,但是外表看起來,卻跟二十來歲的少女沒兩樣,這樣的一個與夜月同等級的美女笑的花枝亂顫的模樣,叫力奧這些已經見慣夜月美色的家伙也不由的看傻了。
  好半晌,大祭司這才收斂起了她的笑聲,正色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件,最近,我們精靈一族安排在卡羅平原外的監視哨回報這卡羅平原里面老是在半夜的時候傳出奇怪的閃光或者是異響。”
  “你們也知道,對我們精靈而言,進入了完全沒有魔法元素存在的卡羅平原等于是失去了自衛能力,因此我們也一直無法去找尋原因,但是這件事情一直耿在我的心里很久了,總有種不妙的感覺!”
  說到這,夜月恍然大悟道:“所以大祭司您是要我們進去卡羅平原時順便幫您查一下這件事情是嗎?”
  大祭司點點頭,隨即又說道:“嗯!不過小姑娘你說錯了,是這幾個大男人過去,你就留下來陪我好了。”
  夜月一愕,其他人更是一楞,這是什么跟什么?
  大祭司微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小姑娘,你應該世故人之后吧!我可以從你身上感受到相當龐大的魔力,雖然不知道跟我記憶當中的魔力波動(注)有點不一樣,但是某些特征還是很容易感覺的到的。”
  夜月淡淡的一笑,忽然向大祭司行了一個精靈族的環胸禮恭敬道:“六靈門本代六靈魔女見過師伯!”
  由于夜月的師傅當年曾經游學過精靈大陸,與大祭司成為好友,互相探討了魔法學問,也彼此交流了不少的魔法技巧,因此,在某種意義上,年紀長于夜月師傅的大祭司的確是夜月師伯無疑。只是之前因為情勢以及身為長輩的大祭司沒有提起,因此夜月也不好亂認師伯,而今既然大祭司自己主動的提起了,夜月當然是施以見面禮了。
  大祭司大大方方的受了夜月的這一個禮之后,微微的笑道:“別這樣,當初我跟你師傅只是互相交流的好友,小姑娘……你叫夜月是吧!不介意我叫你夜月吧?”
  夜月恭敬道:“師伯,師傅她老人家都叫我月丫頭!”
  大祭司再度的微笑道:“那好,我就托大叫你一聲月丫頭好了。”
  “月丫頭呀!我看你的魔力已經比你的師傅高出不知多少了,相信你師傅一定相當的以你為容吧!”
  “不過,雖然說你的魔力甚至已經凌駕在我之上了,但是畢竟卡羅平原不比別處,就算你的魔力在怎樣的高,到那個地方也是別無用武之地,沖著我跟你師傅之間的關系,我怎么可以讓你去那地方冒險呢?”
  夜月張口想說什么,大祭司擺擺手止住了夜月的話頭,臉色轉為嚴肅道:“不管你說這是師伯我的私心也好,或者是什么都行,魔法師的你進入卡羅平原等于跟一般人一樣,這樣的你只會造成你同伴的負擔,讓他們在未知的危險當中還要分心來保護你,所以,無論如何,這卡羅平原你是去不得的。”
  雖然大祭司所說的相當有道理,夜月也知道這是事實,但是,如果要夜月看著死神小隊的同伴陷入險境而自己呆在安全的地方,無論如何她是辦不到的。
  眼珠子一轉目光焦點忽然的定在某一點,夜月忽然輕喝一聲,半側身向左同時抬手,瞬間,從夜月寬大的袖口中忽然電般的射出了一道強烈的金光。
  疾若雷電的金光一瞬間穿出了大祭司所設下的七彩護罩,直奔大祭司右后方,只聽一聲細微的喀喀兩聲,彷佛擊中了某種東西般,金光所過之處亮起了兩朵小小的綠色火花。
  大祭司一時之間花容失色,轉身一看,什么也沒有,在轉身過來,卻看見夜月的右手中握著一條雪白半透明狀,在夜月手中盤繞五、六個圈圈,小指粗的晶瑩長鞭,而在長鞭有如小指粗的尾端處,還特別的加了一個長菱形的透明水晶針刺,正不斷的反射著周圍的陽光,看起來相當的漂亮…
  夜月說道:“剛剛,我看到有兩個蒼蠅大小的綠色飛蟲一直停在護罩外,所以這才順手把它們打了下來。”
  大祭司大驚失色道:“遭了,沒想到設下護罩還是防不了‘他’的竊聽,真是失算了!”
  夜月一愕,連忙問道:“師伯,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大祭司強笑一下,搖搖頭道:“沒什么,只是精靈族當中的一點小摩擦,說清楚就行了。”
  雖然大祭司這么說,但是就連力奧也可以聽得出大祭司的言不由衷,恐怕,大祭司之所以設下這個護罩最主要的還是要預防她口中的那個‘他’吧。只是大祭司怎么會知道,用護罩也防不了?
  不過,眾人當然很聰明的,不會去勉強大祭司說出她不想說的事情來,姑且就當誠如大祭司所說的,只是精靈族當中的一點小摩擦,說開了就好了。
  只是,在場的,包括了夜月在內,卻根本沒想到,就因為這時候的一個大意外加不好意思勉強,竟然使的亞芠的團結合作大計差點功敗垂成!
  且說大祭司在看到了眾人的模樣之后,自也知道一定是蠻不過力奧等人的眼睛的,但是隱藏在心中的事情到也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因此,她也只是轉移話題,略帶疑惑的望著夜月詢問道:“月丫頭,你這條長鞭是怎么回事?”
  夜月嫣然一笑道:“這一條長鞭是當初醉大師幫我們三個人打造的武器之一,力奧所擁有的是一把宛如燃燒中火焰般的赤紅長劍,凱特的是看似深沉實則輕的不可思議的長劍,最神奇的莫過于我手中的這一條長鞭了,這一條長鞭具有讓真氣或是魔力快速通行,而且還有稍微的增幅作用在。”
  “但是更加神奇的是這一條長鞭還可以透過特殊手法讓原本三公尺長的長鞭伸縮一公尺左右的長度,可以說這一條長鞭是醉大師贈送給我們三人當中威力最強大的兵器,只是同時也是最沒用的兵器,因為身為魔法師的我根本就用不著這一條長鞭,白白的讓這么一條擁有神奇能力的長鞭變成了一個裝飾品。”
  大祭司一愣,隨即又聽到夜月繼續的說道:“其實呀!我也跟我大哥他學習了天心真氣,只是我一直沒有機會用到,不過據我大哥說,現在我的真氣雖然比不上力奧他們,但是對付一般的三五個人倒也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大祭司不由的輕嘆一聲,點點頭道:“既然這樣,那月丫頭,你就跟你的同伴一起去吧,我也不阻止你了,只可惜本來我是想說跟你討論一下有關魔法的問題的!”
  身為大祭司的她又怎么會看不出來,不好正面反駁她的夜月正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表達出,她并非是一個不知輕重的人,敢去自然是有著她自己的自信,而剛剛的那一鞭正是夜月對自己實力的表現。
  雖然說大祭司本身并不會武術,但是光看夜月那一鞭的速度與威力也知道,夜月的武術可也不是她所自稱的那樣,對付兩三個大漢而已,起碼大祭司知道一件事,就是在精靈族當中最少也有六成的人做不出來,更別說夜月所用的又是看起來那么軟的長鞭,這又更不容易的事情了。
  想到這,大祭司不由的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不管是在哪里,實力永遠都是最有說服力的東西呀!叫她也不得不改變初衷,真是個聰慧的小丫頭,竟會懂得用這種迂回的方法來說服她,不,夜月根本就還沒開始說服她,她便已經被她所說服了。
  搖搖頭,大祭司不再勸夜月了,轉而開始的對夜月等人敘述起在記錄中以及太始所告訴她的,關于卡羅平原的一切種種密聞,一方面是想讓眾人避免遭遇到危險,另一方面,也好讓眾人可以真正的觀察出卡羅平原當中的異常所在。
  而就在大祭司仔細的對死神小隊眾人講述卡羅平原的眾多現象與禁忌時,在某個角落里,靈心臉上充滿的衷心的得意笑意,喃喃道:“原來是隱藏在那呀!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嘿嘿,騎馬找馬,人類的語言可真的有意思呀!”
  說著,靈心得意的笑聲再度的響起,而此時的死神小隊等人全然沒有注意到,深沉的暗影正籠罩在他們的頭頂上!
  ※※※
  “這里到底是什么樣的地方?”
  一聲聲的怒吼聲從力奧的口中不斷的咆哮出來,一邊憤怒的怒吼,一邊不斷的用手中的赤紅長刀幻起了一道道的赤紅刀芒飛斬著由地面、空中甚至是地下不斷竄起而攻,有如潮水般來襲的大大小小的奇異魔蟲。
  這些生物小從一只可以發出讓人渾身刺癢的螞蟻般大的紅色六腳蜘蛛到粗如水桶還長了骨刺的大肥蟲都有。
  單對單的話,力奧等人是絕對不會畏懼它們的,盡管它們有些真的很大又很惡心,但是論及攻擊力的話,那根本就不足一談。
  但是如果說從他們踏進了這個卡羅平原一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天的時間,這些千奇百怪的魔蟲一直不斷的來襲,讓他們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卻只前進不到三十公里,面對著這么一大批恍若無盡的奇怪魔蟲,就算是膽大包天的死神小隊也不由的臉色大變殺到手軟。
  從進來到現在,死神小隊一邊心中暗罵著大祭司,這是什么鬼地方嘛!竟然讓人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另一方面,眾人卻也相當慶幸以前跟著亞芠經歷過那么多以少勝多、以小博大的戰斗,讓他們現在盡管是面對著如此多的魔蟲也絲毫不為所動,耐力相當的驚人。
  而站在卡羅平原外圍,親眼看著死神小隊進入卡羅平原區域的大祭司與其他的精靈們則是個個臉色蒼白,他們實在是完全沒想到,今天的卡羅平原中的魔蟲到底是怎么了,為什么力奧等死神小隊一進入其中,所有的魔蟲全都像是發了瘋似的,不要命的對他們發起攻擊,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到這種成千上萬的魔蟲圍攻十多個人的奇異景象。
  同時,更加叫眾人震撼的是,直到今天,他們才算是真正的見識到當死神小隊在戰斗時的模樣了,什么叫做尸積成山血流成河?看看死神小隊所經過的路線,一干精靈真的是徹底的體會到了當中的殘酷意味了。
  卡羅平原當中的魔蟲們原本長相就已經千奇百怪的,但是當它們在圍攻過死神小隊之后,精靈們更是無法確認出來,這些幾乎是鋪滿了死神小隊所經路線的各種散落的碎裂尸塊到底原本事屬于哪一只魔蟲的哪一個部分了。
  紅的、白的、黃的、黑的、藍的、綠的、黑的,來自無數魔蟲體內那各種顏色的體液從魔蟲們的殘余尸塊中流出,在灰褐的土地上渲染出了一副又一副詭異又殘酷的圖畫,叫人為之怵目驚心。
  剛剛開始正式戰斗沒多久,就已經有許多的精靈無法忍受這樣的畫面而別過臉去。
  向來笑的和煦的大祭司這下也不由的收斂起臉上的笑意,楞楞的看著死神小隊的身影在魔蟲群中逐漸的遠去,直到消失不見,但是,偶而還是有著不知是哪只不長眼的魔蟲垂死吼聲傳進了大祭司的耳中。
  好半晌,大祭司喃喃自語的說道:“死神鐮刀小隊,果然是專門收割性命的死神鐮刀呀!”
  轉頭看向了臉色已經是完全慘白的蔓羅夏以及稍微好一點,但是同樣鐵青的蘿莉希菲與丘力希菲兄妹以及根本就看不下去的其他圣域森林精靈護衛隊的其他精靈們,大祭司心中暗暗的嘆口氣,用著勉強壓抑住的平穩聲音道:“走了,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些遠方的客人已經進入卡羅平原了,我們這就回去,等他們的同伴從圣神處回來之后,我們在來這里通知他們吧!”
  眾人再聽到了大祭司的話之后,不由的一愣,聽大祭司的意思,難不成大祭司真以為死神小隊真有辦法在這個充滿著看起來已經完全瘋狂魔蟲的卡羅平原當中居住下來,而且還能夠回來?
  在所有的精靈當中,恐怕是除了最了解死神小隊可怕的蘿莉希菲以及對他們有著相當信心的大祭司會如此的想,其他的精靈根本就已經是把他們這群進入卡羅平原的異族人類當成必死無疑了。
  不約而同的,大祭司與蘿莉希菲同時回頭的看著一直延伸到遠方的血路,心中默默的祝禱著死神小隊能夠平安的生活下來。
  接著,在大祭司的率領下,名義上是護送,實際上是監視著死神小隊主動去送死的圣域森林精靈護衛隊的年輕精靈們往回路走去,空曠的卡羅平原只留下了無數數也數不清的恐怖尸骸!
  ※※※
  注:魔力波動:魔法師的魔力特有頻率,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一脈相承的魔力有著獨特的特性,魔力高深的人士可以利用特殊的方式來感應對方的魔力波動方式,藉此來推論出對方的來歷以及擅長的魔法,當然,這需要相當高深的魔力修養,對魔法無比的感應能力以及廣博的見聞才成,而精靈族代表性人物的大祭司無疑的就是有這么一個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