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14 四型幻獸

蘿莉希菲現在似乎已經想不起來當自己帶領著亞芠他們來到平常她與其他兩個圣女跟隨著大祭司祭祀圣神,同時聆聽圣神聲音的神木祭壇之后的事情了。
  事實上,對此蘿莉希菲已經相當的習慣了,以往也都是這樣。
  不管是她也好,甚至身為她的導師的大祭司也好,對于祭壇的一切彷佛都相當的熟悉,但是如果真的要想的話,在記憶當中的祭壇彷佛都蒙上了一層看不清楚的薄紗,無論怎么的努力想,她們就是想不起來自己踏入祭壇之后的事情,走出祭壇之后,腦海當中就只存著圣神指示她們的聲音而已,這一次也不例外。
  隱約間,蘿莉希菲只記得,當她將亞芠等人帶到祭壇前時,亞芠跟其他人彷佛是進去了某個地方,然后等她在圣域森林中央地帶外圍回過神來時,已經是第三天午后,凱特他們已經不見了,在他的身邊就只有亞芠跟力奧、夜月等十二個完好如初的死神小隊而已,不過,蘿莉希菲注意到了,當時亞芠的臉色相當的蒼白難看,而向來與亞芠形影不離的貪狼星卻已經不知所蹤。
  之后,亞芠讓夜月他們留在圣域森林較外圍處,自己一個人說要出去逛逛,然后就這么不見人影一直到現在。
  在力奧他們留在這里的這段時間里,由于彼此的生活習慣不同,再加上力奧他們有心無心的作為,使的以自己的大哥丘力希菲為首的圣域森林守護隊跟以力奧、夜月為首的死神小隊彼此之間的沖突越來越激烈白熱化。
  自己憑著身為下一代準大祭司的圣女身份,外加托言這一切都是圣神的指示撐腰,一直不斷的努力化解著雙方的矛盾與沖突。
  但是現在……
  望著眼前憤怒的大群族人們,蘿莉希菲知道,自己終于再也抑制不了族人與力奧他們之間的沖突了。
  這樣的體悟,在蘿莉希菲看到了眼前的族人們宛如潮流般的分開了一條道路,在道路的盡頭,三個人影緩緩的走進來時,蘿莉希菲終于完全了解此時自己的處境了。
  那三個人,蘿莉希菲可以說是相當的熟,就算當中一個本來并不怎么熟,但是這段時間以來,也真的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三個人當中,走在最左邊的是一臉笑容的靈心,而右邊的,是她同門姊妹,另一個圣女,一個讓她自愧不如,無論是在容貌、實力、人緣,都不是她所能夠企及,曾經是呼聲最大,被人認為最有可能成為下一屆大祭司的圣女—蔓羅夏。
  而走在靈心與蔓羅夏兩人前面,身上穿著一件繡著風、火、水、土等四象元素符號白袍,看起來比她大不了多少歲,渾身充滿著無盡靈氣的美麗精靈不是別人,正是他蘿莉希菲最敬重的老師,精靈大祭司—森華,一個沿襲了八千多年,打從第一位的那個將圣神捧在胸前來到精靈大陸的美麗精靈之后,每一位的大祭司都叫森華,一個代表著熱愛自然與生命,是善與美的化身的名字。
  隨著大祭司森華帶領著靈心以及蔓羅夏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沖突場面的中央,她們經過時,每一個精靈,不管前一秒他們是不是臉紅脖子粗的咆哮著,這一秒,他們都恭恭敬敬的垂下了精靈那驕傲無比的自尊與挺直的雙肩,靜靜的兩手握拳在胸前交叉,微微的往前彎四十五度,做出精靈最高的禮節來。
  當森華來到了蘿莉希菲面前時,蘿莉希菲也跟著做出了雙手握拳交叉于胸前的動作,只不過她并沒有彎腰,因為對于森華而言,天地間所有的眾生都是平等的,那怕是一顆小草一個人,都是自然的一份子,都享有同樣的陽光與大地,因此,大祭司森華并不是一代傳一代,而是一位傳一位,姊姊給妹妹,八千年前的森華與現在的森華只是姊妹而已!
  因此,已經通過了最后考驗的蘿莉希菲不再是大祭司的學生了,而是已經變成了大祭司森華的妹妹,下一位森華,當然了,身為妹妹的蘿莉希菲自然是不需要像其他的族人一樣對相當于自己姊姊的大祭司森華行大禮。
  大祭司微微一笑伸手輕輕的扶起了蘿莉希菲,還來不及說話,一旁忽然傳來了一個冷哼聲道:“蘿莉希菲,你未免太過自持了吧!難道你真以為你就是下一位大祭司嗎?別忘了,還有我呢!”
  蘿莉希菲在見到蔓羅夏之后,心中的不祥預感果然是在蔓羅夏的冷哼聲中驗證了。
  有幸被大祭司收為學生,蘿莉希菲與蔓羅夏是屬于同時被大祭司教導的同伴,同時彼此也是競爭對手。
  兩年前,蘿莉希菲與蔓羅夏同時的被賦予了圣女要成為大祭司之前的最后一項考驗。
  蘿莉希菲的考驗是不用再說了,而蔓羅夏的考驗也如同蘿莉希菲那樣,要去尋找一個人,不同的是,蘿莉希菲要尋找的人雖然并不清楚,但是確有太始在她身上融入的能量感應,讓她在頭一次見到亞芠時就確認亞芠便是她要找的人了。
  而蔓羅夏則是渡海去到了另外的魔族大陸,去尋找那個蘿莉希菲與蔓羅夏只聞其名而不見其人,那個早她們十多年成為大祭司的學生,然后在十幾年前的最后試驗中一去不返的同門師姐。
  如今,蔓羅夏在這個時候忽然出現在她面前,而且還如此有自信,莫非她已經找到了那個失蹤的師姐,解開了她的失蹤之謎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與蔓羅夏都通過了最后的考驗,最后,只能夠讓長老會來決定由誰擔任下一位大祭司了。
  而很遺憾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在人類社會中生活過了兩三年的蘿莉希菲以她從人類身上學來的智慧,她可以清楚的判斷出來,身為最大族氏的族長獨生女,人長的漂亮,幾乎是全部男精靈的夢中情人,她蘿莉希菲是絕對比不過蔓羅夏的,對于這點,蘿莉希菲本身清楚,蔓羅夏自己也相當的清楚。
  不過,顯然這個時候蔓羅夏的出聲并不是很恰當,因為,受到了蔓羅夏聲音的影響,剛剛,因為大祭司來到而平穩下來的場面再度的失控,不過這個時候,精靈們失控不是跟萬分警戒的夜月及力奧他們打起來,而是向大祭司大吐苦水。
  獨立于精靈族的政治體系之外,身為圣神的代言人,是美麗與善良的凝聚體,大祭司森華,一個存在于精靈族之間,以一人便有跟整個長老會相比較,甚至更勝一籌地位的奇特人物,此時臉上正帶著淡淡的笑容,毫無一點厭倦與排斥的聽著耳邊在同一瞬間最少有十個聲音同時入耳的抱怨。
  不知道大祭司是如何的在同一瞬間聽完這么多的訴苦的,但是,大祭司顯然是聽的相當的清楚。
  不過此時此刻,蘿莉希菲倒真的是希望大祭司的耳朵不要那么的靈敏好聽得出族人們的申訴抱怨,因為蘿莉希菲在認識大祭司百多年來,破天荒頭一遭的看到了大祭司臉上的微笑消失了!
  當大祭司略帶不贊同的眼神投向她時,蘿莉希菲只覺心中一涼,她知道,事情再也無轉圜的余地了。
  可以說整個精靈族當中最敬崇圣神的大祭司怎么能夠容忍有人破壞圣域森林的一花一草呢?更別提將圣域森林劃為禁區正是第三十五位大祭司的提議,而每一位大祭司都是以維護圣域森林的完整為己任,這下可糟了!
  在大祭司還沒開口之前,蘿莉希菲搶先一步的張口想要解釋一下,雖然說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個在族人們眼中縱容外來人類恣意破壞圣域森林的舉動有什么好解釋的。
  只是,蘿莉希菲卻沒想到她快竟然還有人比她更快!
  “算了,我們離開圣域森林好了!”
  說話的是夜月,她所用的是字正腔圓的精靈語,因此當夜月此話一出,原本吵雜而近乎失控的場面頓時慢慢的安靜下來,所有的精靈們都安靜下來,注視著說出這話來的夜月!
  不知道是達成了什么樣的共識,但是顯然的,此時能聽會說精靈語的夜月已經全權代表了現場十二個死神小隊的立場了,光是看到力奧等人靜靜的佇立在夜月背后三步之處,大祭司等人也可以相當明確的獲知夜月的代表立場。
  微微的側身正面朝著夜月,大祭司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了夜月面前五步處停了下來,靜靜的注視著夜月。
  說實在的,如果現在不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景下,看到大祭司與夜月兩兩相對,林中涼風徐徐吹過帶起了兩人雪白衣角飄動的情景,實在是一個相當的令人賞心悅目的美麗畫面。
  大祭司不用說了,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其中別有奧妙,歷位大祭司不管原先是美是丑,當她當上大祭司之后,不用經過多久,便會容貌氣質逐漸的改變,進而成為精靈族中公認的第一美女,眼前的這一位大祭司也不例外。
  而夜月也是一個擁有著絕對不弱于大祭司絕美容貌的大美女,而且,與大祭司那春風化雨般讓人一見便會不由自主的想要親近她的溫馨親和氣質相較,宛如嫡仙下凡,渾身洋溢著讓人心中無法產生任何猥褻知心的飄渺絕世仙氣的夜月,一點也沒有弱于大祭司。
  兩個同樣美麗而氣質迥異的大美人相對互視的絕美畫面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美景,尤其是兩人間因為立場相對而對彼此所產生的隱隱間的敵意對峙,更是將兩人之間的氣質徹底的激發出來,幾乎是叫人感覺到,在夜月與大祭司之間有著無形激烈火花的產生。
  但是就算是如此旁觀的眾人也不覺得有絲毫的損及兩人的絕美艷姿,因為,一個是叫人感到無比親近宛如冬日暖陽的大祭司,一個是秋天夜空孤傲的銀月,無論是哪一個,世俗間的紛擾與爭斗根本就無法影響兩人的氣質,反倒是更讓人覺得暖陽與孤月的和煦跟清冽!
  不知不覺間,不管是人類也好還是精靈也罷,全都摒息的注視著夜月與大祭司的一舉一動!
  好半晌,大祭司先是露出了一個讓人感到如沐春風般的和煦笑容,輕輕的說道:“這位小姑娘,你剛剛說你們要離開是嗎?”
  夜月不言不語的點點頭,算是回應了大祭司的詢問,緊接著又聽到大祭司說道:“難道你認為把我們精靈一族最是崇高的圣地圣域森林破壞的一塌糊涂之后,你只要拍拍手說離開就能夠為此事做負責嗎?”
  夜月終于開口說話了:“那大祭司你認為我們應該怎么辦?”
  大祭司微微一笑道:“其實,看在你們是我一族圣神所邀請而來的客人,我們也不好太過于苛責你們,如果說硬是要求你們接受長老會的審判的話,這也的確是太過了一點,而且有違圣神的旨意…”
  “因此,我想我們只好委屈幾位客人離開我們的圣域森林,改移到另外的地方暫居,同時為了避免同樣的事情再度的發生,只好委屈各位接受我們的監控,直到各位的同伴出來以后,請你們離開我們這塊大陸為止了。”
  翠綠的雙眸中輕輕的閃耀過了一抹略帶低暗的墨綠流光,大祭司微笑的望著夜月。
  雖然說大祭司與夜月一直都用精靈語來交談,但是夜月一直低聲的翻譯著她與大祭司之間的談話,因此,力奧他們也清楚大祭司的要求。
  憑良心講,不管是因為了什么樣的原因,死神小隊等人的確是破壞了人家費盡心思保護的圣域森林這點始終是事實,而現在,大祭司只是要求他們離開這做圣域森林,同時接受他們的監控,這樣的待遇也的確是相當的優渥了。
  但是……
  夜月的耳旁突然的傳來了相當細微的聲音,是力奧正用傳音的方法在對她說話。
  “夜月,不能答應呀!你忘了嗎,頭兒臨走前一直交代我們,千萬不可以離開這做圣域森林,太始也說過(借著蘿莉希菲之口),這段時間內它要專注于治療凱特他們,因此,沒有辦法察覺外界的情況,萬一有什么事情的話……”
  輕輕的擺擺手,夜月轉過頭來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隨即又轉了回去,面對著大祭司,眼中精光一閃,隨即點點頭道:“尊貴的大祭司,感謝您的既往不咎,請您給我們兩天的時間收拾一下行李,我們愿意接受您的安排!”
  雖然這次夜月沒有翻譯出她的話來,但是光聽到一旁的蘿莉希菲的表情以及大祭司的笑容,力奧也知道夜月肯定是答應了大祭司的要求了!
  心中雖然著急,但是相信夜月此舉必有深意的他只能忍著心中的焦慮與疑惑,在一旁閉口不言。
  大祭司滿意的點點頭,眼看著此是就要這么輕描淡寫的決定了,力奧等人固然是覺得不妥,大祭司一旁的其他年輕精靈族人們更是喧嘩起來,他們更是不敢相信這樣破壞了圣域森林之后,死神小隊等人竟然只是那么簡單的,離開圣域森林就了事了?
  站在大祭司背后的蔓羅夏忍不住張嘴說道:“姊姊,他們……”
  大祭司擺擺手,將蔓羅夏未完的話止住了,淡淡的說道:“我想,蔓羅夏,你去通知一下長老團好嗎?我們就請這幾位尊貴的客人到卡羅平原去暫住好了!”
  卡羅平原?
  大祭司此話一出,蔓羅夏不由的一呆,蘿莉希菲更是忍不住的驚叫出來,而周圍聽到了大祭司的話的其他精靈族人們更是議論紛紛,沒多久,所有人都知道大祭司要將這幾個人族的人搬到卡羅平原去暫住了。
  看到了精靈們怪異與驚訝的眼光以及蘿莉希菲奇怪的表情,夜月在白癡也知道卡羅平原可不是一個什么好住所,更何況,她也是少數幾個了解精靈族的人類之一,當然更不可能不知道卡羅平原這個與圣域森林一樣,同樣的被精靈族們視為禁區的的地方了。
  卡羅平原,在精靈大陸的地理位置上是緊鄰著圣域森林的,雖名之為平原,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寸草不生的荒涼谷地。
  之所以會成為精靈族的禁區,其原因與圣域森林完全相反,卡羅平原是一個隱藏著某種奇怪現象的地方,在卡羅平原當中,空間里的魔法元素不知怎么的竟然會完全的消失無蹤,在這塊土地上,完全沒有辦法施展魔法,這對把魔法當成日常生活手段的精靈族而言,的確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地方。
  但是只是說不能夠使用魔法,那倒也還好,并不足以構成一個禁地的要件,最要命的是,在這一個平原當中,棲息著一種精靈們命名為卡羅的怪異魔蟲。
  這些魔蟲的姿態千奇百怪,小從幾公分大小大至數百公尺大小都有,布滿著整個卡羅平原數千里的每一塊土地。
  這些魔蟲本身并沒有任何的攻擊力,甚至大多數是真的如其名一般,身軟如蟲,但是最要命的是,卡羅魔蟲們極度的嗜食能量,因此,每當有身上蘊含著龐大魔法元素能量的精靈進入其中時,每每引起卡羅魔蟲們的群起爭食,對它們而言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美味呀!雖說多數的情況并不足以害命,但是能量被完全吸光的精靈們少不了要躺個一年半載的,更別提當卡羅魔蟲吸收能量時的惡心情況了,足以叫一個正常、高傲、略帶點潔癖的精靈連續作上幾個月的噩夢,因此,每一個精靈可以說是把這卡羅平原視為最恐怖的地方。
  而卡羅這個字,在精靈族的語言當中便是指噩夢了。
  如今,一聽到大祭司要求死神小隊進入卡羅一干精靈們不由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死神小隊注定要大吃苦頭了。
  雖然無法如期的讓死神小隊等人接受長老會的審判,但是對于精靈們而言,進入卡羅平原可比接受長老會的審判要可怕多了,因此,幾乎所有人都相當滿意大祭司的決議。
  而一旁的丘力希菲雖然覺得大祭司這樣做有點偏袒死神小隊的味道,但是看到其他人都一副相當滿意的樣子,丘力希菲也只能暫時放下心中的不滿,附和著大祭司的決議了。
  擺擺手,大祭司輕聲的說道:“好了,現在大伙趕快回去自己的職位吧,千萬別忘記了大家還有守護圣域森林的重任在身。”
  經大祭司這么一說,原本聚眾鬧市的精靈們不由的紛紛的發出了一聲驚呼來,剛剛因為氣憤所以幾乎全部的人都來這里了,現在整個東面的森林守護幾乎可以說是放空城了,他們根本就忘記了自己的職責所在。
  如今聽到大祭司這么一提醒,頓時整個場面全都鬧了起來,幾乎可以說用雞飛狗跳來形容都不過份,剎時間,原本擁擠吵雜的場面變得相當的安靜,現場只剩下丘力希菲兄妹、大祭司、蔓羅夏、靈心以及死神小隊一行人而已。
  絲毫不受剛剛的喧鬧所影響,大祭司還是一副相當安寧祥和模樣的對著丘力希菲兄妹以及靈心跟蔓羅夏道:“丘力希菲,你先回去你的工作崗位,蔓羅夏、蘿莉希菲,你們幫我送靈心長老回去,這一次全多虧了靈心長老通知我這場混亂,好讓我可以及時的阻止混亂擴大下去!”
  說著,大祭司對著靈心點點頭,表示謝意,而自始至終未發一語的靈心則是一如平常的微笑對著大祭司施了個禮,然后便與滿頭霧水但是不敢發出疑問的蔓羅夏以及蘿莉希菲兩人往外走了出去。
  大祭司微笑的望著蘿莉希菲等人的背影遠離了之后,這才又轉過身來望著死神小隊等人,夜月等人也知道,大祭司之所以把人都支走一定是有什么特別的話想要跟他們說,只是不知道這一位地位顯赫又是頭一次見面的大祭司有甚么話要對她們說罷了!
  而接下來,大祭司的動作卻較大家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實在是有點看不懂大祭司在干什么?
  只見,大祭司忽然的平伸出纖纖玉手,掌心朝上,仔細一看,卻見到在大祭司的手掌心上有一個拇指般大小的圓形白色珠子。
  還來不及問大祭司想要干什么時,就已經見到大祭司微微的一笑,夜月頓時感覺到大祭司身上的魔力起了輕微的騷動,她正將她的魔力集中在手掌心上,也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很快的,在死神小隊眾人的注視之下,大祭司手上的白色圓珠在吸收了大祭司的魔力之后,開始出現了裂痕,然后,眾人隨即看到了從這一顆產生龜裂的圓珠中赫然爬出了一條晶瑩剔透的白色小蟲。
  白色的小蟲整體大約為一個拇指大小,圓圓滾滾的,在最前端處有一根閃電狀的可愛角突物,四顆通體淡黃的晶狀眼睛,外加身下不知多少對的短短小腳,錯非眾人的眼力實在不錯,根本無法看清楚這小蟲子的長相竟然如此的奇特。
  在眾人不知道這是小蟲子用來干嘛的時候,大家又看到了原本才拇指大小的小蟲子竟然向吹風一般的快速增長起來,眨眼間,小蟲子的身軀已經有十來公分公分大小了。
  緊接著,眾人又隨即看到了小蟲子在長不到二十公分的時候,忽然開始收縮起來,變成了不到十公分大小的一個類似繭狀的物體。
  夜月靈機一動,在大祭司手中的這一只小蟲子看起來很像是正在演化出一生的成長歷程,從卵到幼蟲然后成蛹,莫非……
  夜月的推測一點都沒有錯,幾乎就在夜月有所結論的時候,剛剛才成蛹的小蟲子緊接著馬上破蛹而出,羽化成了一只約巴掌大,通體雪白有著兩對比本身還要大上十倍以上的美麗七彩蝶翅的巨大蝴蝶。
  這只美麗的蝴蝶從大祭司的手掌心中緩緩的飛了起來,然后慢慢的停留在大祭司的肩膀上,兩對翅膀輕輕的拍了兩下,頓時七彩般的鱗粉從蝴蝶的翅膀中散出,擴散到四周,隱約間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的七彩護罩,煞是好看。
  死神小隊的眾人相當驚奇的看著籠罩在周圍的七彩翷粉護罩以及大祭司肩膀上的蝴蝶,這還是他們頭一次看到這么奇異的生物。
  夜月忍不住的問道:“大祭司,能不能請問一下,您肩膀上的這只蝴蝶是不是精靈族當中頗負盛名的光鱗之蝶?”
  大祭司微笑的點點頭,竟然用起了人族的語言稱贊道:“小姑娘好見識,竟然可以一眼看的出來我的羽光就是光鱗之蝶!”
  一旁的力奧終于忍不住的問了起來:“夜月,這東西……那只光什么蝶的到底是什么東西呀?”
  夜月贊嘆的看著大祭司肩上正慢慢拍著美麗七彩翅膀的蝴蝶,一邊不可思議的解釋道:“這只光鱗之蝶就跟我們的幻獸一樣,是屬于精靈們常用的昆蟲型幻獸。”
  “而這只光鱗之蝶,在地位以及威力上,等于就是我們所說的上級九階帝王幻獸了,真不可思議,這還是我頭一次親眼瞧見昆蟲型的幻獸呢!”
  指著光鱗之蝶,夜月無比驚奇的說著,使的其他人也忍不住的仔細的觀察起這只帝王級的昆蟲型幻獸來。
  大祭司微微一笑道:“其實,各位不需要太驚訝,幻獸的型態是千變萬化的,其能力更是無窮無盡,像我這只羽光只是其中之一。”
  “其實真的說起來,不管是你們人類所使用的動物型幻獸或者是我們精靈使用的昆蟲型幻獸,甚至是相當罕見的植物型幻獸與礦物型幻獸,基本上都是屬于幻獸的一支。”
  “不同的是,你們人類通常都是把幻獸拿來當成了護身用的盔甲,而我們精靈們則是習慣直接把幻獸當成了輔助來使用而已,所以基本上讓自己的幻獸現身的機會不多。”
  “那,剛剛那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力奧實在是忍不住心中滿滿的好奇,忍不住的詢問起剛剛的景象來。
  大祭司微微一笑道:“這個就牽扯到幻獸生命型態所表現出來的不同了。”
  “以你們動物型的幻獸來說,因為是屬于動物生命型態,所以,無法像我們的幻之蟲那樣,在主人不需要的時候便回歸成卵狀沉眠,以減少主人能量損耗,而必須要隨時跟隨在自己主人的身邊吸收主人的能量生存。”
  “不過你們所使用的動物型幻獸在威力以及使喚上,都比我們這種幻之蟲要來的強大而且便利多了,只是需要付出較多的能量還供養幻獸而已,所以,長年下來,動物型的獸系便成了這類生命的主流,而昆蟲型的幻之蟲,植物型的大地主宰、礦物型的結晶生命則慢慢的遭到了淘汰,以致于現今,你們人類只知幻獸而不知尚有幻之蟲、大地主宰以及結晶生命等種類的幻獸了。”
  “認真說起來,四系的幻獸各有各的優缺點,每一系幻獸都有著各種的能力,但是依照圣神對我們的教導指出,其實嚴格來講,四系的幻獸當中,攻擊力以獸系的幻獸最強,礦物系的結晶生命因為其鋼鐵般堅硬的身軀而擁有最強的守護功能,而植物系的大地主宰則是具備了最佳后勤補給的能力,而我們精靈族常用昆蟲系的幻之蟲則是擁有多樣化的輔助功能。”
  聽完了大祭司的話,死神小隊等人真的是有種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他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早已經與他們的生命相依相存的幻獸還有這么多的種類與分野,真的是叫人意想不到,不過可沒人會懷疑大祭司所說的,畢竟,這些都是來自于獸王半身的太始所教導的,沒有人會懷疑太始對幻獸的了解程度的。
  而在聽完了大祭司的解釋之后,夜月不由的想到了,大祭司無緣無故的展現出她的羽光,又設下了這么一個一看便知倒是某種結界的護罩,應該不只是純粹就想要跟他們說這些事情而已吧?
  似乎是察覺到了夜月的心思,大祭司忍不住的對著夜月一笑,隨即徐徐的說道:“其實,之所以會對各位說這么多,是因為圣神要我對各位轉述的。”
  聽到了大祭司似乎是將話題繞到正題了,所有人不由的聚精會神的聽著大祭司的話來。
  只聽大祭司悠悠的說道:“先說一下今天的決定好了,其實,我早知道各位對圣域森林造成了或多或少的破壞,只是一方面各位是圣神所邀請過來的客人,另一方面,又有蘿莉希菲在幫各位,所以,我也就故做不知,只是沒想到,在有心人的煽動下,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個樣子,幸好那有心人不知是何居心的竟然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了我,而我也來得及時,總算是避免了不可彌補的錯誤!”
  聽到了大祭司的話,眾人不由的張大了嘴,怎么也沒想到,這看似因為生活習慣的不同而引發的沖突,竟然會事出于有心人的挑撥。
  而且再大祭司就差沒指名道姓的說明之下,眾人這才知道,那個有心人竟然會是那個始終笑瞇瞇的,讓人易生好感的靈心所為,難怪當初亞芠在離開前,一再地交代要小心靈心了。
  只是,這又跟大祭司這么小心翼翼的要與他們講的話有什么關系?
  這是眾人心中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