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3 惡魔低語

圣域森林守衛隊專屬的營寨當中,蘿莉希菲一臉緊張的望著正白著臉接受醫師治療的丘力希菲。
  看了一會,蘿莉希菲最后還是忍不住的再一次勸說道:“大哥,你真的不愿意接受亞芠先生的治療?相信我,他的治療技術真的很好,你還是接受他的治療吧!”
  不知是因為受傷失血過多,還是因為在接治療當中疼痛難耐,還是?為其他的原因,丘力希菲此時的臉色真的相當難看,更甚的是,當他聽完了蘿莉希菲的勸告之后,臉色又變得更加鐵青的望著蘿莉希菲,直看的蘿莉希菲心中一陣暗驚,感覺上她好像說錯了什么了!
  好半晌,丘力希菲輕哼一聲:“蘿莉希菲,那群人到底是誰?你為什么把這群人給帶來這里?難道你不知道我們這個圣域森林乃是一個禁地,就連平常的其他族人在未經許可之下,都不可以*近這里百里之內,你為什么要把這一群人類給帶來這里?”
  蘿莉希菲心中一驚,跟著又是感到一陣的委屈,兩年多不見的大哥,竟然一見面就用這種仿佛是在審問犯人的口氣來詢問自己,頓時叫蘿莉希菲心中重見親人的激動心情冷卻下來。
  望著自己的大哥,蘿莉希菲開始慢慢的講述起她接受了大祭司所分配,經由圣神(太始)示意的大祭司考驗密令,前往人族所在的奇武大陸尋找圣神要她找尋的一個人族開始,一直到這兩年來的各種經歷,最后回來為止!
  這邊當蘿莉希菲在講述自己的經歷讓丘力希菲知道時,這時在營寨中央的一個平常精靈們用來集合以及做各種訓練的泥地小廣場上,亞芠一行人停駐在這里,而在廣場的四周,一大群的精靈正萬分戒備的望著他們,某些人甚至還取出自己的武器,監視與看守的意味甚濃。
  微微皺著眉頭望著四周的精靈們,亞芠心中只覺得一陣的煩躁,他實在不該在這里停留的,雖然說精靈大陸的太陽并不強,但是肌肉嚴重萎縮的凱特他們連帶的身體各項機能也嚴重的退化。
  這廂,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眾人就已經被太陽給曬的一陣頭昏眼花冷汗直冒,就連功力最高的凱特也是一副臉色蒼白的模樣。
  就在亞芠正為目前陷入的難境而感到煩心時,忽然聽到了身后傳來了力奧不滿的咆哮聲,亞芠轉頭一看,卻見到在他所在的對面,力奧一臉憤怒的對著正不斷騷動的精靈們。
  亞芠的目光在力奧的身上略轉了一下,隨即皺起了眉頭望向站在力奧身邊,臉上也略帶著怒意的夜月臉上來。
  察覺到了亞芠的注視,夜月抬起頭來回望著亞芠那仿佛在詢問的目光,擺出了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原來,不只是亞芠注意到了凱特他們目前的情況不怎么好,力奧跟夜月也同樣的注意到了,在知道陽光是造成凱特他們難過的兇手之后,力奧二話不說的就要把凱特他們給挪移到陰涼處,但是卻遭受到了周圍負責監視他們的精靈們的阻擋。
  雖然說彼此間語言不通,但是卻可以從精靈們抽出腰間的長劍指著自己的舉動,讓力奧明白的感受出精靈們并不喜歡他現在的動作。
  力奧比手畫腳了好一番,解釋著自己并沒有什么惡意,只是想要幫自己的同伴移到陰涼處而已。
  但是不知道是因為語言不通,還是力奧的臉色太過于駭人的緣故,精靈們似乎無法體會力奧的意思,甚至不少的精靈們都加入了與力奧對峙的行列,當然力奧的臉色也隨著精靈們越來越強硬的阻擋動作,而更加的難看起來,最后終于忍不住的咆哮起來,眼看著就要起沖突了,就在這時也吸引了亞芠的注意。
  很快的來到了亞芠的面前,夜月略帶急躁的說道:“大哥,凱特他們的情形不怎么妙呀!力奧剛剛想要把凱特他們給移到陰涼處,現在已經跟那些監視我們的精靈們發生沖突了!”
  微微的搖搖頭,亞芠的眉頭皺的更緊,但是,夜月隨即看到了亞芠原本皺著的眉頭散了開來,又恢復成了他原先帶著淡淡的冷漠笑容的模樣,同時,也不見亞芠如何的動作,夜月只覺得從亞芠的身上傳來了魔力騷動的感覺,不斷的往亞芠的腳底下潛入了地下去。
  輕輕的一跺腳,頓時,在夜月還來不及詢問亞芠在做什么,隨即便看到了從亞芠周邊的地面揚起了大量的塵土,幾乎將亞芠的身影給完全遮蔽起來。
  灰黃的就練路鶚一根黃色柱子般筆直?往天空涌去,同時聽到亞芠朗聲道:“別介意,我只是在幫我的同伴們制造一個可以遮涼的東西而已!”
  盡管聽不懂亞芠所說的話,但是原本因為亞芠這突如其來的詭異舉動而起了騷動,幾乎每一個精靈都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對準了亞芠,相當奇異的,精靈們雖然聽不懂亞芠所說的話,但是卻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出亞芠的語氣中并沒有任何的敵意,再加上亞芠的動作非常的快,黃色的煙塵在升不到十公尺的空中,便相當整齊的往四周擴散,成了一個圓形的黃色塵云,恰好阻擋了天空中太陽照射在凱特他們身上的陽光。
  同時,隨著亞芠的心中一動,在這片人工的黃色塵云陰影底下,開始吹起了徐徐的涼風來,讓凱特他們頓時好過很多。
  亞芠轉過身來,不再理會周圍如臨大敵般手持刀劍警戒的精靈們,低聲的喚道:“力奧,別吵了,過來!”
  不用亞品“愿,早在亞芠制造出了這么一朵人工云之后,力奧便已主動的停止了與精靈們的對峙,幾乎就在亞芠剛剛說完話,力奧便已經來到了亞芠的面前,輕聲的喚道:”頭兒,這群家伙竟然敢……“
  不讓力奧說完,亞芠已經擺擺手阻止了力奧的話尾,略帶無奈道:“算了,再怎么說,我們都是外來者,不好太得罪這些精靈們,就忍一下吧!反正凱特他們現在應該也舒服點了。”
  說完,亞芠閉上雙眼,輕輕的調動起體內的精神異力,維持這么一個讓凱特他們得以感到舒適的環境。
  對亞芠那龐大無比的精神異力來說,維持這么一個環境并不會損耗多少的魔力,唯獨因為己身的魔力過于龐大,所以亞芠必須要格外的小心,別讓這遮陽的云跟涼爽的風,變成了狂暴的塵爆以及恐怖的零度凍氣,想來,這世上大概也只有亞芠需要注意這種事情吧!
  而亞芠身前的力奧與夜月則是在聽完了亞芠的話之后,兩個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不停的在亞芠的臉上不斷的掃描著,他們實在是很難想象,以亞芠的個性竟然會說出了這種不要得罪人的話來?他們有沒有聽錯?
  夜月跟力奧忍不住的互望了一眼,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他們的大哥(頭兒)嗎?
  向來最無法忍受別人用刀劍指著他的亞芠,什么時候竟然可以在這么一個有近百個虎視眈眈的精靈刀下,還這么心平氣和的閉目養神(雖然力奧與夜月都曉得亞芠并不是真的在閉目養神,但是外表看起來就是這樣沒錯),而且還說出了這么一個不要得罪人的示弱的話來!
  力奧幾乎忍不住的想要脫口而出問道,他這個頭兒是不是因為水土不服所以生病了,才會胡言亂語起來?
  但是力奧還來不及說出口,夜月忽然輕輕的咳了一聲,紅潤的小嘴意有所指微微一嚅,力奧一愕的偏頭一瞧,頓時,力奧心中猛的一顫,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剛剛那余怒未消的模樣頓時消失無蹤,心頭換上的卻是無盡的暖流與震撼。
  力奧再一次體認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這一個世界上,絕對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讓銀月惡魔向人低頭,但是如果是他的同伴的話,那么,傲視天下的銀月惡魔絕對不會吝惜自己的骨節與傲氣的,因為,銀月惡魔就是這樣一個讓敵人流血、而讓同伴溫馨的人。
  力奧無比深刻的感受到了亞芠那種從來不曾說出口的關懷,而這種關懷只能夠從不經意間體會的到,他再一次的慶幸著,自己真的是跟對人了!
  與腦筋總是單純的喜歡走直線的力奧相比,凱特這幾個直接享受到了亞芠的關懷的小隊員們,似乎更早一步領悟到亞芠的用心,因為陰涼的涼風而相當舒服的他們,此時臉上全然沒有剛剛的蒼白,更甚,個個臉上也如同力奧般,脹紅著臉,向著閉上眼睛的亞芠看去,在這個時候,誰也說不出話來,也不必說什么!
  而一旁的夜月在點醒了力奧之后,自己帶著震撼與甜美的笑容忍不住的又轉頭看一下閉起雙眼的亞芠,沒有人能比她更體會的到亞芠此時的心情了。
  她了解亞芠的意思,亞芠并不希望再因為其他的因素來耽誤凱特他們就醫的時間,因此,這才忍氣吞聲的在這里接受其他精靈的監視,為的就是寧愿浪費這一點時間來換取其他精靈的信任,讓他們相信自己一群人真的是沒有惡意。
  夜月相信,如果今天不是因為凱特他們的緣故的話,依亞芠以往的性子,絕對不可能會這么好易與的,恐怕早已經在這塊陌生的精靈大陸上掀起風波來了!
  說到底,如果這是在奇武大陸的話,恐怕沒人會相信亞芠會讓人這樣的監視他的,看來現在讓凱特他們恢復原狀的信念,在亞芠的心目中真的是高于一切。
  心中雖然暗暗的感動,但是夜月卻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嘆道:“真的是一個笨拙的大哥呀!竟然笨拙到只會用行動來關心他人,而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以外,又有多少人可以理解你的心呢?”
  這邊夜月等人正震撼著亞芠那不經意的退讓所展現出來的沈默關懷時,四周的精靈們的想法顯然是跟夜月他們南轅北轍。
  對精靈們而言,他們更加震撼的是亞芠在這時所展現出來的實力。
  之前,亞芠對上丘力希菲時雖然也小露了一手,但是眾精靈們更在意的是亞芠身旁的貪狼星重傷了丘力希菲所帶來的憤怒,真正對于亞芠這一群遠渡重洋而來的人類所代表的意義,根本沒幾個人在意的。
  而現在,亞芠這么露了一手,對于打從出生開始,天生對天地之間的能量無比敏銳的精靈們來說,不亞于重重的當面打了他們一拳。
  沒人比天生是魔法師的精靈們,深刻的了解到亞芠這一手的困難度了。
  事先他們完全沒有感受到亞芠的魔力騷動,而亞芠竟然就在他們眼前出手造出這朵人工云來,直到那時幾個能力比較好的精靈,感受到亞芠是運用魔力操縱自然元素之力,真叫他們不敢置信,甚至現在,盡管亞芠不斷的輸出魔力控制人工云與涼風,但是除了少數幾個精靈微微有所感之外,大部分的精靈依舊是感受不到周邊的能量有何異動變化。
  真的是叫這一群精靈不太敢相信,這樣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他們的面前。
  頓時,亞芠在一干精靈眼中的地位被提升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實在沒想到這樣的一個人類,竟然可以活用自然元素到這樣的地步,都比他們的長老們還要厲害了。
  實際上,如果了解內情的人便會知道,亞芠或許單純的在魔力的量上可以稱的上是舉世無雙的地步,但是也絕對不可能會讓精靈們感覺不到他的魔力在運作的。
  精靈們根本就搞錯方向了,在經年的戰斗當中,亞芠體內的天心真氣早已經不知不覺的跟精神異力處于一種奇妙的混和狀態,往往亞芠一舉一動若非刻意的話,都是精神異力混雜著天心真氣一起出來的,若要亞芠自己分別出到底自己發出的能量是屬于真氣還是魔力,如果沒有仔細的去分辨的話,亞芠自己也說不上。
  反正體內能量的發揮已經成為了他本能的一部分了,什么時間用什么種類的能量,對亞芠來說這都不在他思考的范圍內,反正因時因地制宜,哪一種有用他便自然會用哪一種,而且大多是大部分的精神異力混著少部分的天心真氣,或是相反的情況。
  恐怕亞芠自己也不清楚,他自從接受了血獸皇傳授給他血魔功之后,便不知不覺的受到了血魔功中精神力與真氣完全融合的特性的影響。
  不過血魔功是因特殊的技巧而產生的一種被動強迫性的結果,而亞芠卻是因為不斷的戰斗與各種際遇,亞芠雖然沒有刻意,但是本能卻已經察覺到,將精神異力與天心真氣這兩種能量完全的融合才是最好的結果,因此這是自然而然,漫長而完美演化的結果。
  但是無論如何,亞芠的這一手,讓幾個比較聰敏的精靈們開始思考起,亞芠這么一群人來到他們這個封閉的精靈大陸的用意了。
  尤其是當他們想到,身為大祭司三大候補祭司的蘿莉希菲,在兩年多前奉命前往人類所在的奇武大陸尋找某個人,如今亞芠等人的來到,是否就代表著亞芠便是大祭司所預示的那個圣神所要找尋的人呢?
  那么,如果眼前的亞芠真的就是圣神敕命一定要找的人類的話,那他的來到代表著什么意義呢?
  隱約間,有智之士似乎感覺到了,平靜已久的精靈大陸將因為亞芠的來到,而產生驚天動地的變化了。
  就在一干精靈們還在為亞芠的精采表演,以及來到精靈大陸所代表的意義,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