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8 再度出發

獨自一人坐在湖邊,亞芠把玩手中的那一顆雞蛋大小的天神之鉆。
  來到這一個被他們定名為“清藍之境”的地窟已經過了一年,再這一年之中,爺爺及三位哥哥的情況時好時壞。
  雖說懷有能創造奇跡的神之鉆,但畢竟他們所中的滅魂香太過于霸道,加上他們中毒已逾一年,毒素早已深入他們的骨髓之中,藉由神之鉆散發出來的龐大能量,也僅是能壓抑情況不再惡化而已,要排出體中所有的毒素還是要*他們自己本身的力量,而這并不是三天兩天就能達成的。
  而這也是亞芠強忍對父親生死之謎,而不能也不敢再回公國查探的原因之一,畢竟,如為親眼看到,誰也都會對自己父親生死抱一分希望,即使這一個希望是如何的渺茫。
  另一個原因就是,貪狼星進入成長期已經兩年多了,但是卻至今能遲遲未能進入變態期及成熟期。
  對于這件事,不但亞芠百思不解,連見多識廣的翰羅、智計無方的亞旭也都和亞芠一樣無法解釋。
  為了這件事,亞芠甚至停止天心訣的修練,整天讓貪狼星依附在他身上,全力提供貪狼星成長所需的能源,但是奇怪的是,在來到這清藍之境后,亞芠雖說讓貪狼星依附在他身上,但是他卻清楚的感覺到,貪狼星即使是依附在他身上,但是它所吸納的能量卻驚人的少,少到亞芠幾乎感覺不到貪狼星是不是真的有從他身上吸納能量。
  為此,亞芠甚至還主動的將天心真氣運用他一年來體會到的一種技巧,將他龐大的天心真氣強行灌注在依附他身上的貪狼星身上,強逼貪狼星吸收,而這種技巧本是他從一本秘笈中學到的,是專門將氣用來在治療傷患的一種技巧,而亞芠將這稍做改變,用來灌注天心真氣于貪狼星身上。
  但結果還是大失所望,貪狼星彷佛就是一個無底洞般,任由亞芠幾乎耗盡他全身的能量,連精神異力都用上了,但貪狼星卻是照單全收之下,卻也彷佛毫無所覺一樣,還是沒有半點的變化。
  為此,亞芠還花了將近兩個月,*著神之鉆的能量幫助,他才恢復原來的水平。
  經過這一次后,亞芠開始疑問是不是他的能量不夠貪狼星成長所需的緣故?
  于是,亞芠又狠下心來,拿出他和家人平分后所得的唯一一顆神之鉆,利用強大的精神深度結合,發揮出貪狼星的奇特技能“融合”,令貪狼星將這一顆神之鉆“吃”下去。
  希望能藉由神之鉆那彷佛是無窮無盡的龐大能源,促使貪狼星進入成熟期。
  但是,亞芠又再度失望了。
  吃下神之鉆后的貪狼星并未像前兩次一樣,擁有了血煞觸須同功能的鋼毛,或白金角蟒一樣監應無比的組織,也擁有神之鉆的龐大能量。
  被貪狼星吃下的神之鉆又復原成原來的樣子,唯一不同的是,這顆神之鉆卻變成鑲坎在貪狼星結實的胸前,彷佛貪狼星身上本來就有著神之鉆一樣。
  除此之外,貪狼星還是沒有半點的變化,只是原本金銀的光彩中多了一點淡藍色的光華罷了。
  至此,亞芠不得不宣告放棄,他實在是想不出為何貪狼星會遲遲未能進入成熟期的獸幻鎧。
  最后,一切只能歸于貪狼星是上古遺留下來的幻獸,一定有很多他所不了解的地方,畢竟,貪狼星光是卵期就不知有幾百幾千年了,也許,時間到了,貪狼星就能自然進入成熟期吧!
  不過,亞芠心中還是有一個令他深深恐懼的陰影在,萬一,貪狼星的成長期也同卵期一樣需要個幾百幾千年的話,那他…………
  獨自坐在湖畔,手中拿著的是從大哥那借來的神之鉆,神之鉆雖不能使貪狼星跨越進入成熟期,但是,它的功效卻也不容亞芠抹滅。
  這半年以來,亞芠*這輪流從爺爺及三個哥哥手中借來的神之鉆,練習天心訣。
  每一次,當他手握神之鉆練功時,他都能感覺到,由手中的神之鉆流出一股他無法形容的能量,那種奇特的能量給他一種又似寒冷、又似熾熱,又似冷熱交雜的奇感,令他全身都十分舒服。
  而解這股奇特的能量當他運行真氣時,會自然而然的融入他的真氣中,著壯他的天心真氣,令亞芠每一次的修練都有平常的一倍多的收獲。
  而且,亞芠更發現了神之鉆一個極大的作用,那就是,當他把神之鉆置于小腹丹田處修練時,神之鉆會發出一股奇妙的引力,因倒在他體內運行的天心真氣加速運行,使的他每一次修練時成大大縮短,而效果卻不會因此而減少。
  當他欣喜的將這一個發現告訴翰羅等家人時,翰羅等略一試用,果然,修練起來的破魔真氣有效率多了,這一個重大的發現,令全家人有余力鎧使利用真氣排除體內那些滅魂香。
  除此之外,亞芠更發現當他把神之鉆至于額間修練精神異力時一樣有著相同的效果。
  于是亞芠只要一有空,他就輪流修練著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
  可是,因為他的神之鉆已經讓貪狼星融合,他無法運用來修練,每一次都要向家人屆他們的神之鉆來修練,這實在是件很麻煩的事,而且更會銀物刀家人去毒復原的時間。
  因此,亞芠便經常較已玩全臣服他們一家人的白金角蟒到湖中去尋找看有沒有神之鉆。
  但是,似乎白金角蟒在一年前叼上岸的六顆神之鉆是當中最大的了,因為一年來,白金角蟒雖說也有找到神之鉆,但那些神之鉆最大的也只不過是如綠豆般大小罷了。
  但是亞芠的試用修煉之后發覺,這些綠豆大小的神之鉆雖一樣蘊含極大的能量,但用來修練卻比元心那些雞蛋大小的神之鉆要差太遠了,似乎,神之鉆的功效是和它的體積成正比。
  今天是亞芠最后一次讓白金角蟒作嘗試。
  待在這一年中,亞芠他日夜就是想要查探出父親的生死之謎及為家人報仇。
  如今,他在也忍不住了。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一年來,已經沒有任何追殺者來到這清藍之境,現在祖、兄的逐漸康復,剩下的余毒也不是短時間就能完全排除,而這地方除了十分隱密外,更有著一條白金角蟒的守護,相信在安全上絕對是沒有問題了。
  如今在也沒有任何的理由能阻止他在回到公國去。
  就在亞芠沉思時,他前面的湖水突翻騰起來,一跟雪白的獨角沖出,隨及一顆龐大的蛇頭跟著浮出水面,正式那白金角蟒。
  浮出水面后的白金角蟒發出一聲輕嘶,對這亞芠搖搖頭。
  亞芠低嘆一聲:“又沒發現?”
  白金角蟒晃晃頭,大嘴一張,血紅長舌一伸,將三力綠豆大小的淡藍光芒丟往亞芠,亞芠伸手一接。
  低頭一看掌心,是三顆綠豆大小的神之鉆,嘆道:“看來這神之鉆真的是*湖水長年沉淀累積而形成的,再也沒有大一點的了,算了,金角(白金角蟒之名),別再找了。”
  白金角蟒一聽,晃晃巨頭,輕嘶一聲,轉身又沉入湖中去睡它的大頭覺了。
  亞芠苦笑一聲,從懷中拿出一個拳頭大白色的袋子,打開袋口,將手中的三粒神之鉆放入,看這袋子沉甸甸的,看來里面是放了不少的小顆的神之鉆了。
  站起來,亞芠將手中的大顆神之鉆及盛小顆神之鉆的袋子放回懷中,轉身走向距他不到一百公尺處的一間木屋。
  這間小木屋說是小木屋也不是很妥當,因為它是由八根高三公尺,粗達直徑近八十公分的大柱子為支柱,沒有屋頂,只是配上幾根略小的木頭,用樹皮草草的隔了幾個隔間,每一個隔間大不過兩公尺見方,底下同樣鋪了樹皮。
  本來是以一張張的手工草席為簾,不過現在都卷起來了,里面完全沒任何擺設。
  中央的隔間最大,約有五公尺見方,地上沒有鋪任何東西,不過到擺了幾個約七、八十公分高,粗如腰身的枯木頭,中央還有一個約一公尺高,直徑兩公尺的大樹干,上面擺了幾個用木抔挖成的粗糙壺、杯。
  而翰羅、亞華、亞旭、亞若分別坐樹干四周的矮木頭上,看來這就是他們的客廳及房間了。
  原本在這清藍之境的地窟中,沒有強烈的陽光,也不會刮風下雨,本是不需要屋子的。
  但是基于習慣使然及練功驅毒清靜著想,他們還是蓋了這樣一間的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奇形木屋。
  亞芠見到家人全都聚在一塊,似是一愣,看一夏天窟頂上,透過奇妙的水晶引導下來的陽光的投射的位置,現在還是剛清晨太陽初升而已。
  以往這個時候,爺爺及哥哥們不是在修練就是還在睡覺,怎么今天會全聚在一起?
  翰羅等人看到亞芠走過來,亞華最先興奮大叫道:“亞芠你快來,你二哥有新的發現!”
  亞芠一愣,暗道:“什么新發現?”
  雖然心中充滿疑問,但是亞芠能加快腳步的來到家人們的面前,在僅剩的一張木頭椅上坐下來,邊問道:“二哥你有什么新發現?”
  只見平時一向冷靜的二哥亞旭這時也難掩興奮的神色道:“其實我這也不是什么新發現,亞芠,你還記得以前你曾向我們提過,小媽曾教過你,每一次修練要連續作三十六個循環?”
  亞芠點點頭,暗道這和三十六次循環有何關系?
  只聽亞旭又道:“昨晚,我正為了修練一直無法有所突破,沒辦法順利逼出體內的滅魂香而苦惱時,我突然想起你向我提過的這件事。”
  “當時我因為陷入瓶頸中,于是,就一橫心,大算試試你說的三十六次循環。”
  “要知道,世間的武道家,再修練時,每一次都是以一個循環為主,那主要是因為礙于時間及專注力的限制,并非每一個人都和你一樣有著特殊的精神異力。”
  “亞芠你是因為剛開始修練時就是專注于精神修練,及因為筑基修練時早已習慣于三十六次循環,所以做來好像很容易,但對我而言卻不一樣。”
  “早已習慣于每次修練皆是一次循環的我而言,一下子要我修練三十六次循環,那等實是要我相當于三十六倍的心力,那實在是一件相當吃力的事。”
  亞芠聽了不由一愣,他作夢也想不到,對他而言,每一次修練運行三十六次是一件有如喝水般輕易自然的事,但聽二哥說的話意,這對他而言好像是一件及難辦到的事?
  又聽亞旭道:“昨晚我一橫心之下,開始了亞芠你所說的三十六次循環的修練。”
  “剛開始時,我的確實很困難,尤其市當地一次循環完成要直接進入第二次循環時,我幾乎無法自制的要將真氣那回丹田處,幸好我早已有心理準備,強逼早已席于只做一次循環的自己將真氣運行略過丹田直接進入第二次循環,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后,第二循環跳第三循環,直到第三十六次循環都是不成問題了。”
  “不過我還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頭一次運行三十六次循還所需花費的精神力可不是我這第一次嘗試的人就能承擔的起的。”
  “所幸一方面我已有了心理準備,令一方面,神之鉆奇異的效能使的我在修練時真氣運行出乎意料外的快,大大的縮減了原先估計所需耗費的時間,如此一來總算是讓我免強支撐達到三十六次循環了。”
  亞芠一聽急問道:“二哥,那效果怎么樣?”
  亞旭喜道:“真的是很奇妙,三十六次的循環修煉下來,我覺得我的破魔真氣大有斬獲,如能持之以恒,相信不但能逼出體中的毒素,而且破魔真氣也將會大大的有所進展。”
  亞芠一聽,真為家人感到高興。
  翰羅也忍不住手撫頷下長須,笑道:“練了一輩子的武,今天才算是開拓了新的武學新知,想不到一個不懂武學的媳婦,在死后還能交我這身為公公的什么才是武學,原來武學就是不斷的創新,不斷的改進,那才叫真武學。”
  說這些話時,翰羅實是一時感嘆,但沒想到底下四個孫子卻個別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翰羅大笑一聲道:“打鐵趁熱,我們這就好好的去練習一下吧!”
  說完翰羅站起來就要去練功,亞芠突叫道:“爺爺請先等一等,我有些事想說。”
  翰羅一愣,從又坐下來道:“亞芠你有什么事?”
  亞芠想一下,鄭重道:“爺爺,我想回到公國去一下!”
  此話一出,非但翰羅一愣,連亞華、亞旭、亞若也同樣的一呆。
  亞華不加思索的反對道:“亞芠你要回公國?不行,那太危險了,你不要去。”
  翰羅定定的看著亞芠,半響,嘆氣道:“亞芠你還是提出來了,這兩個月以來,我已察覺出你心已不在此,相信你已有所決定了吧!也許我也無法阻止你的決心吧!”
  亞芠堅毅的點點頭,他已下定決心一定要到公國一趟。
  亞華見翰羅似乎同意,道:“不行,我還是反對,現在回到公國去等于是自找死路,太危險了,我反對。”
  亞芠輕聲道:“大哥你別擔心,相信已現在的我的修為而言,如果不遇上真正的高手的話,一定沒問題的,更何況我還是經過了逃亡一年中無數次戰斗的洗禮,大哥你應該可以信任我的能力的。”
  “更何況,以我現在的樣子,相信如果我自己不告訴別人我就是亞芠.斯達克的話,應該沒人能認出我來。”亞芠撫著自己那一頭已長到背部的白色長發,輕輕的道。
  看到亞芠的這一頭白色長發,翰羅等人不由一陣沉默,那是他們心中永遠的痛,也代表著斯達克家悲痛的以往。
  心中那股深深的沉痛讓翰羅不由自主的嘆出了一口深深的嘆息:“亞芠,去吧!要好好的保重自己,也爺在也經不起再一次失去家人的傷痛了。”
  亞華苦笑一聲,他已不知該說什么了,只能重重的按著亞芠的肩膀,表達出他關懷的心情。
  亞若也跟著翰羅嘆了一口氣道:“亞芠,三哥本也是反對你再去冒險的,但是,三哥一看到你這一頭白發,三哥就不知該說些什么來阻止你的念頭了,答應三哥一件事,不要在白發之外又留下任何會讓三哥后悔一輩子的痕跡回來,不然三哥會永遠無法原諒自己在今天答應讓你去冒險的事!”
  亞芠聽到三哥亞若這一說,不禁眼角濕潤的點點頭。
  最后是亞旭故作平靜的說:“亞芠,這一次出去,你一定要記住一件事,你不光是只有一個人而已,不管要做什么事之前,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爺爺想想,不要讓我們擔心,好嗎?”
  亞芠點點頭。
  亞芠略為收拾一下,在家人的目送之下,他一腳走進地道中,踏上旅途。
  時間正是大陸紀年-元核歷三七七三年-也正是亞芠剛好成年的十八歲,大陸又將陷入一場戰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