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2 初到異地

懷抱著無比興奮與激動的心情,從船甲板走下來的蘿莉希菲忍不住的跪了下來,朝著天邊遠遠的那一片蒼翠的綠野膜拜著,底下那散發著特殊芬芳香氣的草地,曾經是她以為她再也沒有機會接觸到的熟悉香味。
  故鄉,摯愛的故鄉。
  她,蘿莉希菲終于回來了。
  不是因為她順利的完成了圣神交付給她的任務,也不是因為她通過了大祭司最后的考驗,所有的激情,所有的感動,都只是為了她終于回到了日夜思念的美麗故鄉來了,她終于回來了。
  站在跪伏在青翠草地上親吻著大地的蘿莉希菲背后的眾人,靜靜的看著蘿莉希菲的動作,沒有什么人在這一個時候出聲打擾她,也沒有人愿意破壞她的心情,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沒有什么比遠游的游子終于回到自己熱愛的故鄉來,要來的讓人感動的事情了。
  因此,盡管大家此時的心情是急切的,恨不得背插雙翅飛到蘿莉希菲所說的圣域森林,但是大家還是靜靜的等待著蘿莉希菲,就連亞芠此時也是收斂了他那會叫人做惡夢的恐怖微笑,換上了一副平板的表情及一雙帶著溫情的瞳眸,靜靜的看著蘿莉希菲發泄著她的思念之情。
  好半晌,稍稍的平靜了激動心情的蘿莉希菲,終于想到了在她的背后還有著一群人等著她帶路呢!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之后,蘿莉希菲站了起來,轉身面對著亞芠,略帶羞澀道:“亞芠先生,真是抱歉,我失態了!”
  “沒關系,我們能夠了解你的心情,很高興你終于可以回到你的故鄉,恭喜你了!”
  相當難得的,亞芠表現出了相當溫馨的人性化的一面,溫言的回應著蘿莉希菲。
  蘿莉希菲點點頭,忍不住的轉頭看一下其他人。
  幾乎所有人全都對她投以溫和的微笑,這讓蘿莉希菲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畢竟,現在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在奇武大陸上掀起腥風血雨,帶給了全大陸無限恐懼與驚駭的死神小隊,以及最最可怕的銀月惡魔。
  最后,蘿莉希菲的目光終于落在了與其他八十六人一樣,坐臥在特制的軟兜中,同樣帶著溫和笑容望著她的凱特身上。
  望著凱特那一身嚴重萎縮的身軀與四肢,蘿莉希菲再度的回憶起了自己的使命,不自覺的對凱特點點頭,換來了凱特溫和的眼神示意之后,蘿莉希菲深吸一口氣,轉頭對亞芠說道:“亞芠先生,我們現在可以啟程了!”
  亞芠點點頭。
  一旁的夜月聞言,伸手一揮,一道淡淡的白光從纖纖玉手中飛出,化成了無數個泡泡般的白色光團,籠罩在眾人的體外三尺之處,緊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慢慢的將凱特等人連帶他們所坐臥的軟兜抬起,懸浮于半空中。
  等到所有人都因此而漂浮在半空中之后,夜月這才朝著此時唯一一個雙腳站在地面上的亞芠點點頭。
  得到了夜月的示意之后,亞芠微笑道:“蘿莉希菲,請你指引我們往圣域的方向吧!”
  說著,亞芠身上的斗篷忽然的往外掀飛起來,右手往外一揮,右手的姿態相當自然,而且帶給了人一種飄逸感覺,仿佛在這一揮之間,帶動了四周的風,往眾人的身邊吹撫過來。
  無影無形的風力頓時將現場所有的人,包含了躺在軟兜當中的凱特等人,力奧等人在內,總共一百人完全的包覆起來,接著,所有人全都感覺到身體仿佛是失去了重量般,有種欲乘風而去的感覺。
  隨著蘿莉希菲伸手往某個方向一指,亞芠的右手幾乎同時跟著也往蘿莉希菲所指的方向比去,頓時,那種欲乘風而去的感覺化為了事實,眾人仿佛是一個整體般,化成了一根離弦的利箭,腳不沾地的往蘿莉希菲及亞芠手所指的方向急速的飛馳而去。
  盡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了這樣的感覺,但是蘿莉希菲還是不由的想到,她奉圣神之命尋找的亞芠,到底隱藏著多大的能力?
  當初好不容易的將凱特他們救了回來,但是卻赫然發現到,凱特他們除了滿身的創傷,以及因為多日未進食而極度虛弱之外,他們身上的肌肉竟然莫名的逐漸萎縮著。
  原先還以為這只是因為受傷及虛弱所造成的,但是沒想到,這種情形竟然越來越嚴重,甚至是在半個月內,凱特等人的肌肉已經萎縮到力量甚至不足以讓他們獨立的站起來了。
  會合了可以說是當世兩大醫療宗師的亞芠以及圣靈魔導師的力量,兩人苦思多日,用盡了各種的方法,除了可以勉強減緩凱特他們肌肉萎縮的程度,根本就無法根治這要命的怪癥。
  最后,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亞芠大耗精神的主動聯系遠方的太始,當然了,那個時候蘿莉希菲已經知道,亞芠口中的太始,就是守護了他們族人八千多年的圣神,同時她也正是奉太始之命前來這奇武大陸找尋亞芠的。
  太始苦思許久之后,最后終于通知了亞芠,它也沒有辦法治療這種極可能是因為異星人的緣故,所造成肌肉嚴重病態萎縮的怪癥,但是它卻有方法可以幫助凱特他們恢復以往的能力。
  于是,亞芠二話不說的便帶著全體死神小隊以及蘿莉希菲等人,前往太始所在的精靈大陸。
  當時,為了要移動已經沒有行動能力的凱特等人,亞芠還特別的想出了這種別開生面的移動方式。
  他運用自己非人的強大精神異力驅動無形的風力,將所有人結成了一個團體來移動,如此一來,雖然亞芠需要耗費龐大的能量,但是眾人卻不需要出半分力,而且速度更是無比迅捷。
  同時為了避免自己有所疏忽,而造成那龐大的力量對自己一伙人的傷害,亞芠還特別的要夜月用魔力來對眾人打造出一個保護罩來,畢竟論起對魔力運用的技巧與靈活度,亞芠是遠遠比不上夜月的。
  同時在夜月的力量保護之下,亞芠更是可以放心大膽的全力來帶著眾人飛行,不用怕出力過猛而造成對任何人的傷害,畢竟,在凱特他們現在這樣肌肉秒秒都在萎縮的情況下,早一分到達太始所在的圣域森林,對凱特他們越是有利,不過這樣的方法恐怕也就只有亞芠用的出來。
  任誰都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修為臻至可以破空飛行的人原本就不多了,而又能夠帶著一百多個人長途飛行的人,恐怕除了擁有常人不可能會擁有的龐大精神異力的亞芠,才能夠辦的到。
  就連同樣是有著精神異力的夜月,受限于先天的體質與后天的訓練、際遇的條件,也沒辦法辦到這種夸張的事。
  在亞芠全力的飛行之下,不到一天的時間,所有人就已經越過了三千多公里的漫長路程,終于來到了精靈族最崇高的圣域之前了。
  不過如此高速的代價,便是亞芠也幾乎承受不了這樣的消耗。
  當眾人在圣域森林的入口處落地時,亞芠已經渾身是汗,臉上的表情也不是很好看。
  原本按照亞芠的意思,就算他再怎么累,為了爭取時間,他還想要飛過千里的森林范圍,直接來到圣域森林的中心點去的。
  要不是夜月靈機一動,忽然半真半假的臉色一白,同時眾人身周以夜月的魔力所組成的護罩忽然變淡了許多,叫亞芠察覺了而主動停下來的話,恐怕亞芠真的會帶著眾人一頭飛進圣域森林中心處。
  正如當時在奇武大陸時,亞芠的意思是想要帶著眾人直接飛過西韃倫山脈,但是卻因為夜月的能力不足,使得亞芠顧慮到眾人的安危而不得不接受妃雅的規勸,乘坐妃雅特別安排的快船,利用海路來精靈大陸,不然恐怕也不用耽誤到這個時候。
  甚至可能在聯系太始完的第三天,就可以來到太始的面前了,而不用一直到兩個月后的今天了。
  在這一個團體中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亞芠有時候是相當固執的,只要是他所認定的事情,通常都不會改變,尤其是當時亞芠帶著眾人花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從聯軍的所在一直飛到奇樓蘭聯盟最北邊的港口,當落地時他幾乎都已經快要站不住了,但是他還是執意的催促著剛剛才接到妃雅的魔法傳訊,要準備船只的聯盟商會的負責人盡快的將快船準備好。
  當時蘿莉希菲只是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對于亞芠的定位,似乎已經變得相當的模糊了。
  最早先,蘿莉希菲僅僅是從凱特的身上,瞧見了他對于亞芠的那種狂熱般的追隨與崇拜感,因而對亞芠感覺到相當的好奇。
  后來,當她親眼看到了亞芠,見到了亞芠那樣毫不在意的屠殺著他所認定的敵人,甚至在一怒之下將整個豐原城擊毀成一座大湖,不但讓豐原城內八萬精兵死亡,甚至還讓二十幾萬的無辜百姓跟著陪葬。
  她那時只覺得亞芠真的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冷血惡魔,同時又為凱特所尊敬的竟然是如此的一個人,而感到無比的震驚又疑惑。
  后來得知了亞芠正是她此行尋找的目標,在她印象當中,對于天下萬物抱著無比慈愛知情的圣神,竟然會要她萬里迢迢的來找這樣一個可怕的人,而感到不可置信。
  現在,在看到亞芠為了凱特他們那樣如此的付出,她不由的感覺到,她好像有點了解為什么凱特他們會如此的尊敬亞芠,而她所敬愛的圣神又為什么要她來找尋他了。
  但是更多的,卻是蘿莉希菲對于亞芠這么一個人無比的疑惑,到底亞芠是怎么樣的一個人?
  毫不猶豫冷血的殺戮數十萬人,仿佛來自九幽間可怕惡魔的他;為了自己的部下而不惜耗損自己全部的能量,只求為自己的部下多爭取一點接受治療的時間的那個充滿著熱血的他……
  哪一個他才是真正的他?
  輕輕的搖搖頭,蘿莉希菲忍不住的將目光投注在正輪流對著每一個癱瘓的死神小隊員輸送能量,抑制肌肉萎縮速度的亞芠那漆黑的背影,心中的疑問真的是無比的高漲。
  “在想什么?”
  突如其來的一句輕柔甜美的問話,叫蘿莉希菲差點沒有跳起來。
  轉頭一看,在她的背后正站著一個長相只能夠稱的上是中等,但是卻擁有著無比甜美嗓音的年輕女子——蘇蘭!
  不自覺的搖搖頭,蘿莉希菲略帶尷尬的望著蘇蘭,直到蘇蘭對她溫柔的一笑,轉身走過去,跟著夜月等人一起幫忙照顧其他癱瘓的死神小隊員之后,蘿莉希菲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時,她才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相當快,看來剛剛蘇蘭真的是嚇到她了。
  望著蘇蘭苗條而忙碌的身影,蘿莉希菲再一次的感覺到疑惑,為的便是蘇蘭這個對于這支隊伍相當奇異的存在人物。
  蘿莉希菲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是對她而言,加入這個團隊的蘇蘭,實在是一個相當奇特的存在。
  盡管蘿莉希菲對于人類所謂的愛情并不是相當的了解,但是在奇武大陸生活了幾年之后,她也可以清楚的看出,蘇蘭對于亞芠存在著一種相當奇特的感情,而人類都將這種奇特的感情稱之為愛情。
  老實說,在精靈之間并沒有人類那么錯綜復雜的關系與感情,對蘿莉希菲或是其他的精靈而言,自己與伴侶之間所存在的,是一種跟人類之間的親情相當類似的感情,愛情這東西從來沒有出現在精靈的天性里面。
  但是盡管蘿莉希菲并不了解愛情,但是在蘇蘭根本就不加任何掩飾的表現之下,就是蘿莉希菲也看的出來,蘇蘭對于亞芠有著很深厚的愛情。
  只是,蘿莉希菲更加不了解的就是,人類常常說什么情人之間容不下一粒沙子,又說什么愛情是絕對不容許雜質的存在的,但是蘇蘭竟然會是受到了妃雅的托付,前來代替她照顧亞芠以及其他的死神小隊。
  蘿莉希菲還記得當初在船快要開時,幾近脫力的蘇蘭忽然從天而降,一落到船上不顧休息就拿著一封信給亞芠,還說她是代替妃雅來照顧亞芠他的。
  當時船上所有人的臉色全都相當的古怪,反倒是亞芠自己臉色半點也沒有變,靜靜的接過了蘇蘭交給他的信之后,便交代船長幫蘇蘭安排一個房間,然后就又跑去照顧凱特他們了。
  在船上航行的那段時間里面,蘇蘭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對亞芠的感情,甚至明顯到最不了解愛情是什么東西的蘿莉希菲,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蘇蘭的感情,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幾乎所有人對于蘇蘭的存在都感到相當的尷尬,唯獨亞芠自己反而是一副理所當然的,這種詭異的情形叫蘿莉希菲無比的驚訝。
  不過反正事不關己,蘿莉希菲也不是很關心這種事情,可是話說回來,蘇蘭的存在對于蘿莉希菲自己而言,卻有著另外一種奇異的感受,這種感受起源于蘿莉希菲深藏在心中的一種陌生的感覺。
  跟其他人一樣,蘿莉希菲也是很著急的想要趕快引領亞芠他們找到圣神,不是因為亞芠的請托,也不是因為這是圣神的托付,很簡單的,蘿莉希菲只是希望凱特趕快的回復以往她所熟悉的凱特。
  尤其是當她看到躺在軟兜上連說話都相當困難的凱特時,蘿莉希菲真有一種希望可以代替凱特躺在軟兜上的急切感受。
  蘿莉希菲并不知道這是怎樣的一種感情,但是她還記得當她在詢問夜月,告訴夜月說她很不希望看到凱特他這樣癱瘓,恨不得自己可以代替他,然后夜月又問了自己幾個問題之后,夜月看著自己的那種感覺相當古怪,好像有種不可思議,混雜吃驚、竊喜的表情。
  到底,自己心中的感覺是什么?
  尤其是,蘿莉希菲不經意的發現到,她最近好像跟蘇蘭越來越像了,總是跟蘇蘭一樣,癡癡的望著凱特那委靡的身影,總是在發覺以后才意識到,自己好像看了凱特好久一段時間了。
  難道正如夜月所說的,她是“愛”上了凱特了?
  這有可能嗎?
  她是精靈,而凱特是人類呀!
  況且,她還有著兩百多年的生命,而凱特能不能夠活過這一次危機還不知道,就算活過了也有可能不到一百年就死去了,她會是“愛”上了凱特了嗎?
  沒有愛情的精靈,會愛上人類嗎?
  正當癡癡的想著自己的心事,蘿莉希菲在忽然之間感覺到一種已經相當熟悉的陰寒而回過神來時,她吃驚的發現到,不知何時,亞芠等人竟然滿臉嚴肅的站在凱特他們四周,剛剛那種冰冷的感覺正是亞芠看了她一眼所帶來的。
  看到了亞芠他們的樣子,蘿莉希菲也知道現在情況不對勁,正想說什么時,蘿莉希菲忽然看到了不遠處的亞芠眼中的瞳孔好像縮了一下。
  蘿莉希菲無法解釋自己為什么會這么清楚,但是,心中的感覺很明確的告訴她,周圍有著身分不明的人,而眼前,亞芠這個銀月惡魔很顯然的是動了殺機了。
  心中一動,還來不及細想,蘿莉希菲本能的叫道:“等等,周圍的不是敵人!”
  及時的一句話,抑制住了亞芠那幾欲飛出的身影,同時也遏止了一場悲劇的發生。
  因為,在圣域森林的林中,在蘿莉希菲的大叫之后,忽然傳出了一個令蘿莉希菲無比驚喜的耳熟聲音,那個聲音是在叫著她的名字。
  欣喜的蘿莉希菲還來不及用精靈語回應那個聲音時,亞芠已經冷哼一聲,忽然伸手五指朝森林某個方向懸空一抓,一個纖細的身影帶著驚呼聲從林中被動的飛了出來,剛好領子就在一瞬間被亞芠給抓住了,仿佛亞芠跟這個人影演練了不知多少次,才能夠演出如此剛好的一場戲來!
  “&*¥££”
  蘿莉希菲突然的冒出了一句相當動聽而且美妙如歌唱的奇異語言,隨即想到不對,又改用人類語言叫道:“大哥,亞芠先生不要,這是我大哥!”
  很幸運的,蘿莉希菲這靈機一動的嬌喝,遏止了一場可能會發生的慘劇,而被亞拼“埋伏處揪出來的丘力希菲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不但找出了他的位置而且還如此氣人的揪住他的領子、表情相當冷漠的怪異人類,生平最痛恨的就是有人躲在暗處。
  以往,當亞芠遇到躲在暗處的人時,往往都是懶得多說一個字,一律當場格殺勿論,而丘力希菲以及其他躲在暗處當中的人,可以說被蘿莉希菲給救回了一條小命。
  不過,盡管不曉得眼前亞芠等人的身分,但是亞芠渾身所散發出來的駭人殺意可不是說假的,丘力希菲很沮喪的發現,盡管亞芠只是將他的領子揪住而已,但是他竟然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頭。
  明明他最少有上百種方法不但可以脫離亞芠的掌握,而且還能夠重重的教訓亞芠,讓他不敢小覷他這個圣域護衛隊中排名數一數二的護衛隊長!
  其實,早在剛剛他被亞芠給發現的時候,亞芠的意念早已經鎖住了他的心神了,連帶著,盡管亞芠并非刻意,但是他那經過嚴酷的鍛煉以及殘酷的殺伐所凝聚而成的“勢”,早已經不知不覺的侵入了丘力希菲的心神當中,暗暗的摧毀著丘力希菲的意志了。
  也難怪丘力希菲在受制于亞芠的“勢”之下,會絲毫興不起任何的反抗意志,這點,恐怕就是亞芠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他只是暗暗的覺得很奇怪,丘力希菲好像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而亞芠姑且把這個當成了丘力希菲“友善”的反應之一。
  淡淡的掃了眼前臉色有點蒼白的丘力希菲一眼,亞芠松開了五指,破天荒的朝著丘力希菲點點頭,嘴角微微的往上一勾,泛出了一個不怎么像笑的笑容,算是對于丘力希菲“友善”的回應以及剛剛舉動的歉意。
  不過此時亞芠恐怕是完全沒有想到,他這么一個破天荒的友善舉動,竟然會帶給了丘力希菲心中宛如驚濤駭浪的變化。
  要知道,精靈向來是一種自尊心相當高,甚至可以說高傲的種族,尤其是像丘力希菲這樣年紀輕輕、不到一百五十歲便擔任了精靈中相當榮耀的守護圣域森林的守衛隊隊長,而且其實力在所有隊長當中也是數一數二的,簡直就是在精靈當中被視為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菁英。
  如今,這一個菁英,竟然會一時失察(自認的)的失手在亞芠的手中,甚至連亞芠用什么樣的方式將他從隱身處給逼出來,還如此藐視的抓著他的領子,而他竟然沒有想到要給亞芠重重的“教訓”,這叫丘力希菲在亞芠放開他之后,陷入了某種似憤怒又似不解的呆滯當中,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反應!
  但是亞芠這一笑,卻笑壞了事。
  當亞芠的微笑映入丘力希菲的眼中時,他只覺得亞芠的笑仿佛是充滿了無盡的諷刺與譏嘲味道,頓時叫丘力希菲這個自尊心高精靈一等的菁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心中頓時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憤怒的火焰遮蔽了丘力希菲的雙眼,他完全沒有考慮到亞芠是如何的從他隱秘的藏身處將他給抓出來的,不甘受到亞芠“輕視”的憤怒,頓時叫丘力希菲忘記了旁邊還有著自己兩年多沒見的妹妹,不假思索的拔起了掛在腰上長一公尺、寬僅兩公分的細劍,往亞芠一頭扎去。
  而此時的亞芠正轉身看向蘿莉希菲,等于是將整個背后賣給他,他這舉動無異于背后傷人,而這是以往他最痛恨的行為。
  這一個動作實在是快如閃電,快的連隱藏在周遭的其他護衛隊員,在看到丘力希菲忽然做出了這種暗箭傷人的行為時,連驚呼聲都來不及發出,劍尖已經接觸到亞芠的背后斗篷了。
  不過更出乎丘力希菲以及周圍護衛隊員意料之外的是,如果說丘力希菲的拔劍攻擊快如閃電的話,那么亞芠的反應已經可以說是比光還快了。
  正當丘力希菲在為自己的劍已經刺到亞芠而感到一種莫名的快意時,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劍有種空虛的感覺,這不可能呀!明明他的劍已經刺進亞芠的背后了。
  就在丘力希菲腦中電光石火般的感覺到不對時,他忽然看到了一個相當詭異的景象,明明亞芠的背影還在他的面前,偏偏他卻看到了在自己妹妹的旁邊,亞芠正一臉陰沈的望著自己。
  腦海中剛剛閃過“殘像”兩個字時,丘力希菲忽然間感到手腕一麻,本能的往自己執劍的右手一看,卻看到了一只渾身閃耀著金色光輝,看起來相當巨大而威武的兇猛金狼,正一嘴咬住了自己的手腕,同時間,手腕更傳來了令他忍不住慘叫出聲的劇烈疼痛!
  仿佛是來自體內所傳遞的喀喀清脆兩聲,丘力希菲知道,自己的右手腕已經被這只金狼給咬斷了。
  而一旁的眾人,無論是隱藏在林中的護衛隊抑或是蘿莉希菲等人,早已經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呆了,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而蘿莉希菲僅知,自己的一聲叫喊,卻使得哥哥被襖切且斷了右手,眼中,只有丘力希菲那充滿翠綠色的血液以及森森白骨的右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