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1 沖突之源

位於奇武大陸北方,隔著西靼倫山脈與奇武大陸相交,被人類稱之為精靈大陸的北方大陸對於人類來說向來都是詩人嘴中充滿著美麗、夢幻、完美、憧憬的源頭。
  歷年來在各個詩人、冒險者、探險家嘴中筆下所描繪出來的,幾乎都一模一樣……
  無盡的森林、廣闊的原野、寧靜的森林、溫馴的動物以及美麗的精靈………………
  等等!
  為什麼?
  為什麼原本應該是相當的茂密而且蒼郁的森林現在竟然會在森林的中心地帶出現了一大圈不規則圓形的空曠平地來?
  還有,森林當中應該保有的寧靜曾幾何時竟然會被喧嘩所取代,弄得森林的動物們不但不敢接近這里,而且還驚慌失措的往外竄逃著。
  但是最叫人驚訝的是,引起了這一串喧嘩的兇手竟然會是被稱之為美麗代言人的優雅精靈們……呃!起碼精靈們必須要對破壞了森林安寧的罪過承擔一半的責任。
  置於另外一半的責任,則是站在精靈們的正對面,帶點不甩神情的力奧等人。
  精靈們的人數大約與力奧等人相等,一樣是十來個人,此時很明顯的看得出來,眾精靈們是以那個站在所有的精靈們的正前方,有這一頭耀眼金發,但是原本應該是相當俊秀的面貌此時卻因為憤怒而弄得有點扭曲的年輕男性精靈為主。
  金發精靈雙眼中幾乎是快要噴出了怒火來,用著原本應該是清朗但是卻因為憤怒而使的有點尖銳的聲音一字一句的說道:「人類,我再說一次,現在,請你們滾出我們的圣域!」
  說完,金發精靈還不停的深吸了好幾口氣,顯示出他現在其實已經是處於爆發的邊緣了。
  而在金發精靈的左後方,蘿莉希菲正一臉擔心的望著力奧等人。
  跟其他足不出精靈大陸的精靈們比較起來,曾經在奇武大陸上流浪了兩年多,爾後又帶著力奧等人來到了這個精靈大陸的蘿莉希菲顯然是更加的親近力奧等人,同時也更加的為力奧等人處境而擔心著。
  回想今天早上,當她聽到了身為圣域森林警衛隊的大哥丘力希菲(金發精靈)氣呼呼的招呼著其他的警衛隊員說要將力奧等人給趕出圣域森林時,蘿莉希菲不由的大吃一驚,完全無法阻止憤怒的大哥他們來找力奧,蘿莉希菲只得跟著自己的大哥還有其他警衛隊員來到這里。
  聽了一整個早上,蘿莉希菲總算是了解到為什麼大哥以及其他的警衛隊員會如此的憤怒了!
  原來昨天晚上,正好是丘力希菲等人輪值到守護圣域森林的東方。
  當昨天晚上丘力希菲領著其他的隊員正在做例行的巡邏時,忽然的發現到在圣域森林的某處有著強烈的能量反應,同時隱約間還從天邊傳來了赤紅的閃爍光芒。
  當時,誤以為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情的丘力希菲領著自己的隊員匆匆的感到了感應到有著強大能量反應的地點時,迎接他們的卻是一大片狼狽不堪的森林,或者已經不能稱之為森林了,應該稱之為廢墟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當場使的丘力希菲不由的發出了怒吼來。
  要知道,身為一個精靈最是愛好大自然,同時也最看不得大自然被惡意的破壞,尤其,現在被破壞的又是被精靈們給視為至高無上的圣地—圣域森林,任何一位精靈絕對不會容許有人破壞圣域森林當中的一花一草一木的,而更別提身為精靈,而且又是負有守護著圣域森林責任的丘力希菲等人了,圣域森林被人破壞再加上自己失職的責任感,頓時叫丘力希菲等人幾乎是氣的快昏過去了。
  第二天天一亮,幾乎是迫不及待的,丘力希菲與其他警衛隊員們便怒火沖沖的來到了力奧等人的營區來,不需要任何的證據,目前可以居住在圣域森林當中的生物就只有力奧等人,而且,他們也是唯一的外人,況且,向這類破壞森林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就如這一片長老們好意劃出來讓力奧等人居住的地方早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要不是瞧再讓力奧等人居住在圣域森林當中是圣神的旨意的話,任何一個瞧見這里環境的精靈絕對會跟力奧等人拼命的。
  第一次清出了這一片空地來還可以說力奧等人的生活習慣跟他們不一樣,也可以看在圣神的意志上來原諒他們,但是隨著這半年多來,今天砍了東邊的百年樹說要來作桌椅,明天打破西山的奇形巖石說是在練掌力,每天每天大大小小破壞森林的事情不斷的發生著,搞不好,明天南邊的小溪、北邊的草地又會因為某個原因而被同樣的一群人給破壞了。
  因此,昨天晚上那麼大規模的破壞森林的兇手根本就不需要查證,除了這一群野蠻的人類之外,丘力希菲實在是想不到會有那個精靈會在這個保護猶恐不及的圣域森林中干出了這樣的天大惡事來!
  當蘿莉希菲聽出了事情的原委之後,蘿莉希菲不由的也一陣的感到無力可施。
  以往,族人們早就對於讓力奧等人任意的出入甚至居住在崇高的圣域森林當中就已經相當的不滿了,而每天力奧等人有意無意的對圣域森林造成大大小小的破壞更是讓族人們的敵對意識不斷的高漲。
  這一切全都是仗著圣神有時的安撫以及自己倚仗著自己的『特殊身份』將這些不滿的情緒給強壓了下來。
  可是現在看來,族人們的不滿已經達到最高點了,偏偏此時帶頭的又是自己的親大哥,自己總不好當面用自己的身份來壓制自己的親大哥,最要命的是,圣神前陣子告訴自己目前他要專注治療凱特他們所以無法分心,已經多日不曾在族人的面前現過身了,如今這樣的一個情況,沒有圣神的旨意,憑著自己,一個精靈候補大祭司的身份可以像以前那樣將大家、包括大哥的不滿壓抑下去嗎?
  想到這,蘿莉希菲不由得有點忿忿的望著力奧等人,甚至以往她自己最喜歡的夜月也都在其內心埋怨的行列當中。
  老實說,對於她這個曾經到過奇武大陸,然後又與力奧等人生活過一段時間,與力奧等人可以算的上相當熟悉的精靈來說,她的確是有點過於偏袒力奧等人了。
  但是這也沒辦法,誰叫力奧他們不但是自己認識的人,而且……更是他的兄弟呀!
  因此,雖然說自己其實也是有點不滿力奧他們老是不聽自己的勸告老是這麼粗心大意的,這是甚至還做出這樣的事來,但是,她還是決定要出面維護一下力奧他們!
  看著相對於越來越是憤怒的自己一方,力奧等人慢慢的由剛開始的慚愧道歉態度開始有了微妙的轉變,似乎由原本的低姿態慢慢的變得有點開始強硬起來了。
  說的上多多少少了解力奧等人脾氣的蘿莉希菲知道這個時候她不能再繼續的沈默下去了,輕輕的扯了一下自己臉色很難看的大哥,將他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雖然說是在盛怒當中,但是丘力希菲無論是身為一個大哥或者是身為一個警衛對隊長的公私身份上,丘力希菲絕對不會漠視自己的小妹以及精靈大祭司唯一候補祭司的蘿莉希菲的存在的。
  因此,當蘿莉希菲輕輕的拉扯自己的衣角時,丘力希菲吞下了口里再度欲脫口而出趕人的話,轉過頭來看著蘿莉希菲,不知道蘿莉希菲想干什麼?
  蘿莉希菲一反從前在力奧等人面前就用人類語言的慣例,忽然用精靈語輕聲說道:「大哥,你先跟其他人回去好嗎?這件事就讓我來處理,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
  知道這個時候讓自己的大哥等人在這里絕對是會讓整個場面越來越僵持,同時也更會挑起力奧等人的怒氣來,畢竟,在所有的精靈們當中她是最了解力奧等人是怎樣的一群人,他們可是曾經將奇武大陸鬧的灰頭土臉的死神鐮刀小隊啊!
  雖然現在在這里的只有十多個人,但是死神鐮刀小隊當中任何的一個人都絕對不能夠小覷的,而在脾氣上,雖然說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但是有時候也不是很講理的,如果讓自己的大哥在這麼繼續的壓迫下去的話……
  無論如何還是先把大哥他們請走讓他們冷靜一下好了,否則再這樣下去的話,蘿莉西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過蘿莉希菲這一次顯然是注定要失望了。
  以往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大哥此刻再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竟然就這麼悶聲不響的望著自己,看著丘力希菲那帶著怒紅的臉色以及說不出古怪的眼神,蘿莉希菲不由的心中一陣的莫名不祥。
  好半晌,正當蘿莉希菲提起了勇氣想要再一次的勸自己的大哥他們離開時,丘力希菲卻忽然開口道:「小妹,我真的不應該答應讓你獨自一人到人類那骯臟的地方去的,不,我甚至不應該讓你離開我們大陸的。」
  蘿莉希菲一愕,卻又聽到了丘力希菲用著相當沈痛的聲音說道:「蘿莉,看看你,你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了?」
  「你看看這里,難道你忘記了嗎?以前,你是最喜歡圣域森林的,你經常告訴大哥我說,你是如何如何的喜歡著圣域森林當中的每一顆樹、每一朵花、每一株小草的。」
  「你說過,你將來如果真的有幸可以成為大祭司的話,你只愿將圣神許諾給大祭司的愿望用來讓圣神答應讓你可以在這個圣域森林一直生活到老。」
  「但是現在看看你!」
  「蘿莉,難道你忘記了嗎?這里是你最喜歡的,美麗的圣域森林呀!」
  「曾經,你比身為警衛隊隊長的大哥我還要來的心切保護著這一個圣域森林的!」
  「但是現在看看你,以往你最痛恨有人破壞了這做美麗圣域森林的,但是現在你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著這群一再破壞森林的人類,蘿莉!你變了!」
  「你已經不再是那個心中充滿著對森林熱愛的小妹了,人類的污穢與丑惡已經完全的污蔑你那純凈的心靈了!」
  「我………………」
  乍聽到自己大哥的話語,蘿莉不由的一滯,一瞬間,她不由的被自己大哥的聲調所感染,雖然知道自己對於喜愛圣域森林的心情依舊是不變,但是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反駁著自己兄長的指控,直到此時,蘿莉希菲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段日子以來在自己的兄長眼中竟然已經變了,難怪,難怪這段日子以來族人們在看自己的時候眼神怪怪的。
  原來這不是自己所以為的,是因為自己離開了族人太久了,所以才會產生了這種隔離感,原來在自己的族人眼中,甚至在自己的大哥眼中,自己竟然會變成了這麼樣的一個包庇著破壞圣域森林的壞人呀!
  一時之間,蘿莉希菲心中充斥著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感受,是委屈、是悲傷、是痛苦、抑或是憤怒,蘿莉希菲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形容。
  沈浸在自己思緒當中的蘿莉希菲這時也完全忘記了要勸自己的兄長趕快離開,以避免他們與力奧他們之間的沖突越來越激烈了。
  帶著沈痛的眼神,丘力希菲忘了自己低頭沈默不語的小妹,丘力希菲再度的轉頭將矛頭對準了眼前的這一群野蠻的人類——力奧等人望著相當憤怒的丘力希菲以及其他的警衛隊員還有低頭沈默不語神態怪異的蘿莉希菲,力奧此時心中其實也是相當的不滿著!
  今天早上一大早起床,大夥原本正準備著要開始了慣常的早晨訓練,誰知道這時,眼前的這個蘿莉希菲的大哥的金發精靈忽然就領著一大群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
  在這半年多來,以這個丘力希菲所屬的所謂圣域森林守衛隊的精靈們對自己等人最是不客氣,經常有的沒的就在自己的面前冷嘲熱諷的,而且還老是動不動的就說什麼樹不可以砍,石頭不可以砸,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的,規定的一大堆。
  要不是看在他是蘿莉希菲的大哥的份上,他可是不會對他客氣的,早在當初他指責自己為什麼將這塊地方給清出來時就給他狠狠的一拳了,也不想想,他們可不像他們精靈那樣,在大樹茂盛蟲蟻盛行的地方還可以安穩的睡覺!
  這下可好了,自己越客氣他就越不客氣,三天兩頭的來找自己的麻煩,砍樹用來生火做飯他說我們在亂砍樹;打獵作菜他說我們在屠殺生靈;練功時他又說我們再破壞環境。
  這不行那個不可以的,真的是憋了自己一肚子鳥氣,好歹自己等人現在是在人家的地頭上,忍一忍退讓一下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入相隨俗嘛!
  不過有時候想想,自己真的是好恨呀!為什麼這麼一個不識相的家伙竟然會是蘿莉希菲的哥哥,而且還是常駐在這圣域森林附近『唯二』會說人類語言的精靈,與蘿莉希菲負責招呼自己等人,如果換一個人來的話也許他們會好過一點!
  好吧!力奧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平常有的時候是故意要氣氣這個家伙才會去拿一些大樹來練練拳力的,不然平常的時候真的是有需要自己才會去砍個材狩個獵什麼的,真的不是故意要破壞這個美麗的森林的。
  不管是看在太始的面子上還是蘿莉希菲的面子上,自己也是很喜歡這樣的一個原始而美麗的森林的,只是既然要在這里生活一陣子,當然不免會有一些不希望但是卻不得不發生的事情,而很遺憾的,這些生活上需要的東西卻是他們這些精靈們最痛恨的事情,對於這件事情,他也實在是沒辦法呀!
  好吧!他承認,昨天晚上那件事情真的是自己的錯,自己跟夜月打的太過忘我了,忘記要收斂力道了,所以才會不知不覺的將那附近的環境給破壞掉了。
  不過想到了從早上起床到現在渾身暢快輕松的感覺,昨天晚上可真的是痛快呀!
  天見可憐,打從來到了這個精靈大陸這半年多來,自己從來沒有好好的活動過!比起了在奇武大陸上那腥風血雨的刺激日子,在這個精靈大陸上的生活可真的是安寧呀!
  這種安和寧靜的日子偶而嚐嚐是不錯,但是叫他過了這樣半年的日子下來,他只覺的無聊的要死,也許,他正是那種片刻也閒不住的人,天生的好斗份子。
  不過說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力奧也的確是滿懷歉意,所以,當丘力希菲一再地責問時,力奧始終是好生好氣的解釋著,畢竟,這是他先不對在先的。
  不過,從剛剛丘力希菲帶著這麼一群人來到這里一直到現在為止,他好像不解釋還好,越解釋越糟,到剛剛,丘力希菲甚至還要他帶著所有人全都離開這個精靈們的最崇高的圣域森林,這真是開玩笑,離開這里的話,那萬一凱特他們出來時怎麼辦?
  一想到這,力奧決定不再忍氣吞聲了,反正除了蘿莉希菲以外,不管是丘力希菲或是其他的精靈也好,對他們不滿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反正老子我就是不走他們能奈我何?
  抱著這樣的一個想法,力奧的聲音開始大了起來。
  就這樣一直到被蘿莉希菲給暫時的打斷了不斷升高的溫度為止。
  望著丘力希菲跟蘿莉希菲兄妹兩個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雖然聽不懂丘力希菲到底是對了蘿莉希菲說什麼樣的內容,但是光從丘力希菲的聲調表情及蘿莉希菲的神情也可以看的出來,絕對不會是什麼兄友妹孝的好話。
  不管在別人的面前,死神鐮刀小隊是如何的兇狠殘忍,尤其是力奧身為小隊的小隊長更應該是如何的心狠手辣,但是對於自己所認定的朋友,秉持著亞芠向來的一貫作風,力奧絕對是珍惜守護自己的朋友的。
  而蘿莉希菲,由剛開始凱特的引見一直到這段時間的相處為止,蘿莉希菲為了他們能夠在這個圣域森林里生活無慮默默的做了不知道多少的事情,這些,力奧雖然不是全都知悉但也是起碼了解個十之七八,蘿莉希菲早已經用她的行為與表現贏得了力奧的友情。
  既然蘿莉希菲是自己的朋友,那麼,自己的朋友被人欺負了,自己又怎麼能夠忍受呢?盡管這個欺負她的人是她的親大哥!
  而很遺憾的,在場的所有人似乎都與力奧有著同樣的想法,因此只見十個小隊員一反剛剛懶洋洋的樣子,跟力奧一樣全都變成帶點敵意的望著丘力希菲,甚至連原本站在一旁靜靜不說話的夜月此時竟也眉頭微微的糾起來,看來,似乎連夜月也看不過去了。
  事實上,比起力奧等人,夜月更是清楚剛剛丘力希菲跟蘿莉希菲兄妹倆之間的交談。
  身為這一代的六靈魔女,夜月也許從來沒有跟人說過,她的師傅甚至是師傅的師傅,幾乎自六靈門存在開始,每一代的六靈魔女都曾經翻越過西韃倫山脈來到這精靈大陸,對天生能夠與空間中各種能量產生感應與操控的天然魔法師的精靈族求教魔法,因此,精靈語言一直是六靈門中的人必學的,甚至在六靈門當中傳承的某些強大的魔法還需要透過精靈語言的特殊音調來與空間的魔法能量共鳴。
  只是,向來不覺的這種事情有什麼好炫耀的夜月在這段時間以來,有意無意的從未表示過自己不但聽的懂精靈語言,甚至還多多少少的會說上一些的本事,因此在場的,夜月可以說是最了解剛剛丘力希菲到底是對蘿莉希菲說了什麼的人。
  而很遺憾的,有一個惡魔大哥,自己又有著魔女稱號的夜月,別奢望夜月會如一般女子般的心軟面慈,相反的,在夜月那飄渺如仙的柔美外貌下所隱藏的是一顆堅毅的鐵石心腸。
  事實上,夜月并不認為丘力希菲所說的有什麼錯誤,但是也不認為蘿莉希菲有不對的地方,要知道,如果蘿莉希菲還是向丘力希菲所形容的那樣子的話,哪麼夜月只能夠驚嘆蘿莉希菲可以活到遇見她們又帶領著她們來到這精靈大陸來是一項無與倫比的神跡。
  也許丘力希菲說是人類污染了蘿莉希菲并沒有錯,但是,在這個外星怪物不知道何時會攻過來的時候,如果說要夜月她效法丘力希菲所形容的以前的那個蘿莉希菲那樣,當一個愛護著大自然,繼續當一個自以為高傲的種族的精靈祭司,最後死於外星怪物的攻擊之下的話,夜月寧可當丘力希菲所說的,充滿著骯臟的人類,起碼她還知道要預先防范甚至搶先攻擊,如此就算是死也死的有價值!
  只能說,夜月并不是認為丘力希菲所說的有什麼不對,但是用在這個時候卻是萬萬的不對,她還巴不得蘿莉希菲能夠更『骯臟』,更受到人類的污染而變得更『污穢』一點呢!
  「你到底想怎樣?」
  也許是因為觀念的不同,再加上這段日子以來在這塊陌生的大陸上受夠了白眼,又或者是不愿意蘿莉希菲真的被丘力希菲導回『正途』,因此,極惡冷血的魔女夜月開口了,而且一開口就是用有如唱歌般美妙的音調卻充斥著令人心顫冰霜的語氣的精靈語言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或許可以用一語驚人來形容在場所有人在聽到夜月說出了這麼一句精靈語言之後的心境,包含了力奧等死神小隊在內,大家全都楞楞的看著夜月古井不波的絕美面貌,不敢相信夜月竟然也會精靈族的語言。
  要知道,精靈族的語言可是出了名的難學,其復雜的語法與音調,可是嚴重的考驗著人類發聲器官的極限與學習記憶的能力,因此,向來只有精靈族學習人族的語言而甚少人類會去學精靈族的語言的,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卻怎麼也沒想到過,夜月竟然會精靈族的語言!
  呆愕了一下子,丘力希菲很快的回過神來,這次他也不用人族的語言來說了,霹哩啪啦的就用精靈語說了一大串。
  一旁的力奧等人是滿頭霧水有聽沒有懂,但是,光從一旁的蘿莉希菲臉上那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中也可以知道,想必丘力希菲說的不是什麼好話吧!
  剛剛的怒氣已經被夜月突然而出的精靈語言給弄消了,此時,力奧的心中充滿著無盡的疑問。
  好不容易等到丘力希菲總算說到一個段落了,力奧連忙的插嘴道:「夜月,那家伙到底再說什麼東西?你趕快翻譯給我們聽呀!」
  自始至終臉上的表情都是宛如罩上一層寒霜,沒有一絲變化的夜月在聽到了力奧的插話之後,先是淡淡的掃了丘力希菲一眼,隨即轉過頭來,淡淡的說道:「簡單來說,就是他們要我們去精靈族的圣堂接受長老議會的審問,為我們在這段日子以來破壞了圣域森林的事情接受懲罰!」
  夜月一說完,力奧還來不及開口,一旁的蘿莉希菲就已經大叫道:「不!丘力希菲(精靈族都是直稱對方姓名,就算是自己的親人也一樣,最多在加個敬稱),這對力奧他們而言并不公平!」
  丘力希菲冷笑一聲,對於蘿莉希菲的話恍若未聞,只是直盯著夜月跟力奧直瞧。
  力奧則是相當的納悶,精靈的圣堂?長老議會?他怎麼都沒有聽過?
  比起了摸不著丈二腦袋的力奧等人,算的上對精靈族有著相當了解的夜月則是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冷笑來,心中的怒氣已經高漲到頂點了。
  何謂精靈的圣堂以及長老議會呢?
  原來在精靈族里面,并沒有存在著人類一樣的國家體制,事實上精靈族的社會狀態似乎是介於魔族的部落以及人類的世家之間的一種近似於部族的原始社會結構。
  以整個精靈大陸的面積來看,在這大陸上除了一些花鳥魚蟲之外,唯一的智慧型生物也就只有精靈族,而只有著近五千來萬人口的精靈散布在這塊大陸上,可以說人口是相當的稀少,而這五千萬的精靈族當中卻有著將近上千個部族,同一個部族里面的精靈幾乎都是親戚,有著相同的姓氏。
  在精靈族自古以來的的傳說當中,當初總共有十支部族的精靈先祖來到了地球這麼一個異星當中。
  在大破滅之後,精靈族的祖先趁機脫離了人類的奴役輾轉來到了當時剛剛從海底躍升起來,位於最北邊的新生大陸北大陸來。
  在精靈族們獨特的精靈魔法作用之下,花費了以千年計的歲月,經原本荒涼的北大陸營造成了類似他們故鄉簡直可以稱之為人類夢中天堂般的環境。
  爾後,沿襲在故鄉的制度,由當時十支部族的領頭人從新建立起了精靈們的政治制度,也就是由十支部族的族長組成了長老會,凡是精靈族中各項重大的決策全都一律召開長老會議來決定,當然了,當中也包括了對於某些犯了事的精靈的處分決議。
  這個制度在沿用數千年的今天,精靈族的部族早已經由原先的十支部族分離產生到現在的上千個部族了,當然了,精靈的長老會議中的長老人數也擴增到上千人了。
  對精靈們而言,受到精靈長老會議的定罪是一種罪不可赦的罪刑,當然了,能夠動用人數上千的長老會議來為審判,所犯下的罪刑當然是屬於那種罪大惡極的罪刑。
  也因此,當丘力希菲說出了要力奧等人為了破壞圣域森林的罪名而接受長老會議的審判時,這代表著在丘力希菲的心中,力奧等人破壞圣域森林是一種無法饒恕的罪刑了。
  而且,無論是丘力希菲也好,或者是蘿莉希菲也好甚至是夜月也好,全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從古至今,凡是長老會所決定的罪名,無論輕重只有一種,那便是唯一的死刑,從來沒有例外過。
  或者可以說,接受長老會的判決等於就是接受了死刑,不過這也難怪了,凡是有『資格』夠讓長老會出面判罪的,幾乎無一例外的全都萬死不足惜的罪刑。
  但是,破壞了圣域森林有這等嚴重的程度嗎?
  很遺憾的,也許對於夜月、力奧這些外來的人類來說并不覺得,但是在丘力希菲這些打小便聽著長輩在他們的耳邊聽著,當初他們的祖先是在這塊不毛的荒涼大陸上,如何憑著自己的能力以及『圣神』的全力協助之下,如何幾經艱辛的創造出了第一座森林,然後在這座後來定名為圣域的森林中艱辛的生存下來。
  對於每一個精靈人來說,圣域森林就好比是大地之母的化身,是精靈族的生命之源,沒有這做圣域森林便沒有精靈族的存在,更何況,在這做圣域森林當中還『居住』著守護了他們一族八千多年的圣神,其地位不言可知。
  如今,雖然說是圣神的旨意讓力奧等人得以在這塊現在就連精靈族人都幾乎不能踏進的圣域森林當中生活,但是,力奧等人有意無意的破壞使的精靈族們越來越是憤怒,如今,以丘力希菲為代表的年輕精靈族終於再也無法忍受力奧他們這些外來者不但在這個圣域當中存在,甚至對於圣域的破壞了。
  而蘿莉希菲這個少數真正的奇武大陸中生活過的精靈少女雖然也不喜歡力奧等人對於圣域的破壞,但是比其他族人更加了解力奧她們的她卻也清楚的了解到一件事情,對於精靈族來說是至高無上的圣域對力奧等人來說,并不是那麼一回事,對於力奧他們破壞了圣域給予一點教訓這也不為過,但是如果說要用這個理由來判定他們死刑的話,用自己的觀念來規范力奧他們,這是不公平的。
  恍惚間,蘿莉希菲望向了自己看起來好似相當陌生的大哥,兩年多的間隔似乎讓她也不再熟悉自己的大哥了。
  那得意扭曲的面貌,不知怎麼的,看在蘿莉希菲的眼中,不由的感覺到相當的陌生而且恐懼,自己的大哥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一個隨意的定人生死的人了?
  難道………
  望著丘力希菲眼中綻放出來的那種陌生而又熟悉的目光,蘿莉希菲不由的感覺到心中一震,這目光……
  以往,蘿莉希菲只有在某些人類的眼中曾經看過,人類……將這種眼光稱之為『仇恨』!
  難道,大哥他還在為那天的事情耿耿於懷?
  一想到這,蘿莉希菲不由的感到心中一陣惡寒,她還記得那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