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十章雷火天擊

如果在奇武大陸大陸上,隨便在路邊找一個路人詢問他對於傳說當中精靈大陸有什麼觀感的話,想必頭一個印象便是……
  所謂的精靈大陸便是有一大片一大片寬廣的翠綠平原、蒼郁的森林,美麗的湖泊所構成的美麗世界,這似乎是一般人對於傳說當中居住著精靈的精靈大陸一貫的印象,而的確,如果撇開了*近精靈大陸東南方的荒涼沙漠不談,整個春夏之際的精靈大陸上面七成以上的景象也確實是如人們所想像的這樣沒錯!
  那麼第二個印象呢?
  當然,既然是精靈大陸,那麼便少不了那些出沒在美麗的原野、翠綠的森林、優美的湖泊當中,被譽為美麗代言人的精靈們了。
  對於精靈們,就算是沒見過也都曉得,精靈是一種與人類高達百分之九十五相似的美麗種族,除了有著一雙比人類要來的尖且長的耳朵、瘦弱但是卻相當輕盈的身軀、寧靜恬和的性情、喜歡親近大自然、天生的魔法師……
  只要說到這個居住在遙遠北大陸的傳說當中的種族,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連續三天三夜說的不完,畢竟,美麗優雅而又神秘的精靈族向來都是人類心目中美好的化身,正如同可怕殘暴的魔族一直都是人類心目中的惡夢一般,是兩個極端的形象。
  但是,傳說畢竟是傳說,如果有人真的可以跟精靈們生活一段時間的話,那麼就會發現到,精靈們那細長的尖耳往往會讓人不自覺的感覺到好像不管自己再說甚麼話都有著無數的精靈在一旁竊聽著!
  優雅的舉止有時候看起來似乎是有禮的過了份,讓人在與他們進對應退方面感覺到格外的疲憊。
  性情與其說是寧靜恬和到還不如說是天生的冷淡,似乎很少事情會激發起他們的興趣的!
  而喜歡大自然的態度已經是近於病態了,對於自認自己種族生命的起源來自於某種植物的精靈們根本舍不得傷害到任何一株的小草,以致於當你在精靈面前走路時必須要時時的小心,免得你不小心踏死了某株小草而引來精靈的魔法彈……
  說到這個,分外的叫人痛恨精靈們天生在魔法上的天分,就算是一個精靈的三歲小孩子,隨隨便便也可以發出簡單的魔法來,魔法似乎已經變成了精靈們的一切生活的依據、工具,甚至是仗以維生的手段了。
  如果有一天,當精靈們失去了魔法的話,想必,這世界上的精靈們將會有九成九以上是活不下去了!
  發出了這樣的一個感嘆與惡意的嘆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遠渡重洋而來的力奧,此時的力奧正站在一座小山坡上,一邊帶點無聊的望著山坡前方那廣闊的草原,一邊忍不住的說著。
  這也難怪了,誰叫力奧在來到這個精靈大陸半年多以來,雖然說天天都有著相當美味的水果蔬菜享用,但是如果說連續半年多以來天天餐餐都是吃這些東西的話,想必再怎麼樣美味的果蔬也都會失去了吸引力了,他真的是受夠了每天以水果或是蔬菜為食的日子,這對於平常大魚大肉習慣了的力奧而言,能夠一直忍受到現在已經算是相當的不簡單了。
  再加上這段日子以來,雖然不時都可以看到男俊女美的精靈們在眼前晃來晃去的,但是如果這些美麗的精靈們如果整天對你扳著一張冷臉相對的話,想必,再怎麼樣漂亮的景色也都會失去光澤的。
  而在一旁微笑聆聽著力奧一連串抱怨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之下,更顯的仙意盎然宛如月光仙子般的夜月。
  夜月好笑得看著一臉不滿的力奧,忽而微笑道:「還敢說呢!別以為我不知道,昨天,你不是才跟其他人在人家的圣域中捕了一只動物宰了吃嗎?」
  聽到夜月這句話,力奧不由的一滯,有點尷尬的摸摸頭,傻笑的看了夜月一眼,隨即轉移話題道:「夜月,你想凱特他們什麼時候可以恢復出來?」
  「那個太始都已經把凱特他們『吃下去』那麼久了,怎麼現在還不吐出來?」
  雖然明知到力奧再轉移話題,但是力奧的話卻也成功的挑起了夜月的愁思,忍不住的喃喃道:「這倒也是,太始雖然說一再地保證可以治好凱特他們,但是到現在都已經半年多了,怎麼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真是叫人心急!」
  「偏偏,我們又沒辦法進去看看凱特他們的情況,光是在這里守著也真的是急死人了!」
  忽而,夜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忽然一瞪力奧道:「力奧,剛剛你說什麼?怎麼可以說太始把凱特他們『吃下去』呢?應該說是太始將凱特他們納入體內治療才對!」
  「你歐!之前就跟你說過好幾次了,人家精靈已經很不滿咱們幾個可以隨意的進出他們的圣域了,要不是看在太始的份上也容不得我們在這里生活下來,你在這麼口無遮攔的,要是讓精靈們知道你又在嘴里『污蔑』他們的圣神的話,我怕到時候你會被他們給趕出這塊圣域的!」
  見到夜月翹眉毛瞪眼睛的教訓模樣,力奧連忙的低頭認錯,不敢在夜月的面前作怪。
  只是,頭兒低低的力奧卻也忍不住的在嘴里嘟嚷道:「什麼嘛!怎麼夜月越來越不可愛了,老是動不動就擺出了這麼一副模樣,還真的是叫人受不了!」
  可不是嘛!
  站在力奧面前的夜月,背後迎著淡淡的銀色月光,一身雪白的雪紡裐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欲迎風飛去的仙女般,靈氣逼人的緊。
  再加上夜月此時俏臉薄怒的嬌俏模樣,更是衍伸出了一種叫人不敢直視的英氣,等閒之人恐怕是不敢在夜月的面前吐出一口大氣來的。
  不過此時在夜月的面前可不是等閒之人,而是跟夜月熟到不能再熟,本身的能力又是不比夜月差上多少的力奧,再加上力奧那少根筋的個性,因此,力奧相當自然的在夜月的面前擺出了這一副似真似假的認錯模樣來。
  而面對著力奧,夜月剛剛保持不到幾秒鐘的仙女模樣頓時宣告破功,忍不住的噗叱一笑,又恢復成了只有在亞芠與死神小隊面前才會出現的活潑個性,忍不住的揮舞著秀氣的拳頭,狠狠的在高出她不只兩個頭的力奧頭上,高高的往上一跳然後重重的在力奧的頭上硬是敲上一個拳頭。
  力奧摸摸自己那雖然被夜月敲上一記,但是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痛楚的頭,忍不住的看了一下在他面前又似薄怒又似好笑的夜月,心里卻也忍不住的感嘆起來,這幾年來,夜月的變化實在是相當的大,就連他這個對夜月相當熟悉的夜月的人來看,也不得不說一聲夜月實在是變化太大了。
  記得當初與夜月初見面時,夜月還是一個天真未鑿的小女孩,爾後,夜月那驚人的魔法能力為她爭取到了在鐵血團當中榮任小隊長職位的一席之地,但是在他跟凱特的眼中,夜月始終是那個喜歡笑鬧的可愛小妹子。
  而加入了死神小隊之後,身為整個死神小隊當中唯一的一個女性,又是如此年輕而漂亮,更是被小隊當中的同伴們視為夢中的女神,幾乎是僅次於頭兒的崇拜著,而他更是知道,在小隊里面不少人對夜月都抱持著除了對一個小隊長的尊敬以外,還有著一個男性對於女性的喜愛,只是誰也沒膽開口。
  現在想想,他還真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呢!
  整天跟夜月這樣的一個大美女相處在一起,人家常常在說什麼近水樓臺先得月之類的話,怎麼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過想要追求著夜月的念頭?
  最多,他也只是把夜月當成了一個可以疼愛的小妹子,而從兩年的分別之後,變化更加大的夜月再度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時,使的他對於夜月除了是一個讓他疼愛的小妹子以外,更多的是衍生出了一種對於可以信賴的同伴的純粹同袍之情,不只是他而已,凱特似乎也是有著與他相同的觀感。
  對於凱特與他而言,夜月不但是他們的小妹子,而且又更是他們可以放心的將自己的背後交給她守護一個強而有力的同伴。
  力奧忍不住的想著,三個人之間,與其說是同伴,到還不如說是更貼近於感情濃厚得兄妹、可以將生命托付給彼此的同伴的關系。
  會演變成這樣的一個情況,也許一方面該說是無論是他也好,凱特也好,跟夜月實在是太熟了,熟到彼此心中在想什麼都相當的清楚,也熟到彼此之間根本就不可能會產生那種名叫愛情的惡心東東!
  除此外,再分別兩年之後,產生了精神異力的夜月在某方面實在是與頭兒亞芠相當的類似,使的他也好、凱特也好,有時候在夜月的身上都可以不經意的窺視到頭兒亞芠的某些影子……
  一想到這,力奧忍不住的佩服起那個膽子大的連他都佩服的『屠魔勇士』,那個北斗的紫星了。
  恐怕放眼全天底下,也只有他這個膽子大的不可思議,而且臉皮厚到連頭兒的太初獸王都刺不進去,個性更是無賴到讓人忍不住的想要狠狠的踹他個幾腳的葛瑞斯才敢大膽的對夜月示愛,甚至也勇於付諸實際的行動,賣力的追求夜月了。
  現在想來,力奧絕對是在嘴里心里都承認夜月是一個絕世大美女,但是光是想到夜月的身份,她的能力、她的其他種種,面對這些而還能夠提起勇氣來追求她的人,絕對是堪稱的上是一個勇敢的屠魔勇士了,讓他在此為這位勇敢而可以想見未來悲慘下場的葛瑞斯致上最高的敬意!
  夜月有點猶疑的望著忽然楞楞的看著他的力奧,心中直覺的感覺到,此時用著怪異的眼光正不斷的打量著自己的力奧心中絕對是在轉著什麼奇怪的念頭,而那念頭一定是那種她絕對不會想知道的怪念頭。
  如同自己的大哥亞芠相當相信他那對於危機所產生的直覺反應,夜月對於自己的直覺也相當的信賴,因此,看著力奧還不知死活的用那種怪異的眼神打量著自己,夜月的臉上忽然的浮現出了一種相當甜美的笑容,同一瞬間,數十道突如其來的風刃、冰箭、火球、巖刺從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一股腦的往正陷入自己的古怪念頭的力奧飛了過去。
  強烈的危機感很快的讓力奧將他那不知道飛到哪去的心神在一瞬間回過神來。
  望著四面八方飛射而來的恐怖攻擊,力奧不由的怪叫一聲,一瞬間身上大放異彩,宛如赤紅烈焰般的氣勁一瞬間籠罩著他的全身,迎接了那數十道的攻擊,產生了一連串轟轟烈烈的爆炸聲來,當場,力奧被無數飛揚而起的塵煙所淹沒。
  好半晌,塵煙散去,身上的衣服有點破損,看起來有點狼狽的力奧從煙幕中現身,回復過來的力奧忍不住哇哇大叫道:「好呀夜月,你個妮子,竟然敢暗算我,看來你是皮在癢了!」
  俏皮的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夜月半個鬼臉道:「活該!誰叫你剛剛要想什麼奇怪的念頭,活該被人家暗算!」
  看著俏皮的夜月,力奧有點恍惚起來,此時的夜月讓他回憶起了幾年前那個俏皮、活潑的夜月,一瞬間,力奧有點時光倒流的感覺,同時心中也有了一點感悟。
  雖然說在彼此分開兩年之後,夜月變得不像是他記憶當中的那個夜月,但是本質上,她還是那個他所熟悉的夜月呀!
  心里雖然這麼想,但是力奧還是擺出了一副惡人嘴臉,兩手一搓,一瞬間手掌竟然燃起了火焰般的光華,朝著夜月擺擺手道:「死妮子,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教訓你一頓,你恐怕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說完,力奧虎吼一聲,宛如燃燒著火焰般的雙手一握拳,頓時發出了數以百記的斗大火紅拳影往夜月那纖細的身軀招呼過去。
  此時如果有人在場的話恐怕會以為力奧跟夜月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的,因為,任誰也看得出來,力奧此時可是全力以赴,那似真似幻的火焰拳影可不說著玩的,如果挨上一記的話恐怕會被力奧一拳給打的粉身碎骨,要知道,力奧這一出手可是他根據大力神王傳授給他的神拳,配合自己的體質與性格,所專門開發出來的,一套他命名為雷火天擊的恐怖招數。
  雖然說這套拳法尚未成熟,但是光看這出手第一招的威勢也知道,力奧這套拳法可是威力相當的驚人的,再說好了,在日後,力奧也正是憑藉著這套雷火天擊拳法,因而被世人稱為寰宇三圣之一,雷火天擊拳更是被人視為夢幻般的極陽至剛的拳法,號稱是如天雷怒擊烈火燎原,極盡剛烈之威勢!
  望著力奧所發出來的那些聲勢浩大漫天撲地的火紅拳影,夜月全然不見一絲的緊張。
  當力奧的拳影幾乎就快要接觸到她的身上時,夜月那絕美的臉龐忽然浮現了一股得意的笑容,同時一瞬間,一股龐大而無可抵擋的雪白冰冷寒氣從夜月的身上猛烈的爆發出來,一瞬間將夜月身周的拳影盡數擋在身外,同時,夜月的身影也在那一瞬間消失在那白色的寒氣之中。
  勁氣受阻,力奧反手將拳頭往腰下一收,剛剛那漫天撲地的拳影像是一場幻覺般的一瞬間消失於無形,但是看著力奧的神情,肅穆中帶著萬分警戒的模樣可以想見,此時的力奧已經將全部的精神與力量匯聚成一點,就待白霧散去便會對夜月發動那石破天驚的一擊。
  不過顯然夜月并沒有給力奧這個機會,當白霧散去之後,原先夜月所站立之處竟以不見她的蹤跡,而對此,力奧顯然是并不怎麼意外,完全沒有因為夜月的藉霧隱身而有所動搖,相反的,力奧反倒是更加聚精會神的注意著四周的狀況,預防著夜月隨時會不知道在哪里出現。
  而就在白霧完全消失的同時,力奧忽然發出了一聲大喝,腰下的鐵拳往他腳下的地面上狠狠的一拳砸下,同一瞬間,力奧腳下的地面竟也產生出了異狀,一道道尖刺般的物體正飛快的往上竄升,只可惜全被力奧的這一拳給打的粉碎,就連整個小山坡在這一瞬間竟然也在硬受了力奧的這一拳之後產生了一震的晃動,轟的一聲,被力奧給一拳打出了一個巨大的凹洞來,弄得石屑、塵土飛揚,聲勢相當的浩大。
  此時,在力奧還來不及收回了自己的拳頭時,空氣中忽然傳來了夜月那美妙但是相當虛無飄渺的聲音道:「大笨蛋,你中計了吧!」
  同時,隨著夜月的聲音傳進了力奧的耳中,在力奧頭頂的正上方忽然的出現了夜月優美如仙的身影,一道閃耀著藍色光華的光箭從夜月的指尖往底下的力奧電射而來!
  「來的好!」
  不慌不忙的力奧在夜月一出聲的同時便已經察覺到夜月的位置,直擊地面的右拳還來不及收回的同時,左拳忽然往上一揮,同時,不知何時已經在左手掌心中醞釀出來的火紅色真氣彈準到不能在準的往夜月的位置飛射而去,甚至比夜月的光箭還要來的快出手。
  力奧的真氣彈與夜月的光箭錯身而過,直接的命中了臉上顯現錯愕的兩人身上!
  不!
  無論是真氣彈還是光箭,并不是真正的命中了兩人,相反的,是直接的穿過了兩人那帶著驚愕同時混雜著得意神情的身影,一往天空,一直落地,完全不受到阻攔的穿透了兩人的身影。
  當真氣彈在半空中炸出了赤紅的光芒,藍色的光箭直擊地面將那已經被力奧一拳給轟出了一個大洞的山坡更是徹底的炸個粉碎移為平地時,在距離小山坡右手邊約五十幾公尺處,同時又傳來了一連串乒乒乓乓交手聲,不知何時,兩個人都已經移位到這里又交起手來了。
  只見,力奧穩如泰山的站立在一塊大石上,兩手運氣成盾的在拳頭前方擬出了一小塊不規則圓形的半透明火紅氣盾,他揮舞著雙拳不斷的在周身上下移動著,硬碰硬的擊碎那些從四面八方飛過來的風刃、火球、冰箭甚至是雷電之類的攻擊。
  而夜月則是宛如跳舞般的在力奧的四周舞動的身軀,雖然看起來相當的賞心悅目,但是,往往夜月輕輕的一挑手、一抬腳,勾個小指頭,抿嘴一笑便有著無數的火球、風刃、冰箭、雷電種種的攻擊詭異的出現在各種角度上的虛空之中,然後往力奧的身上攻擊過去。
  這些出自夜月之手看起來相當單純的小攻擊看起來雖然說是威力不強,但是當一口氣出現個十幾二十幾道,而且還完全沒有停頓的瘋狂襲擊時,盡管強如力奧也只能居於守勢,逐一的打發這些襲擊。
  望著不遠處的夜月的身影,力奧一邊阻擋來自四周的攻擊,一邊咬牙切齒的叫道:「好個夜月,竟然用幻影來騙我,虧你還是堂堂的六靈魔女,竟然會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
  完全沒有停止手上的攻擊,夜月嘻嘻一笑道:「你不也一樣,竟然用虛影這種雕蟲小技,真的是叫人笑掉大牙了!」
  事實上,不管是魔法的幻影亦或是武術中的虛影,絕對不是向力奧與夜月嘴里所說的那樣,是不入流的雕蟲小技,相反的,想要做到像力奧那樣能夠讓本體毫無痕跡的脫離還留下一個那麼具有真實感的虛影,或者是像夜月那樣逼真到連魔法都可以發出來的幻影,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辦到的,說難聽一點,光是*這兩招他們就可以吃掉天底下一半的魔法師或是武術家了不過可惜的是彼此都不是普通人,這樣的手段連用來迷惑對方的資格都沒有,當兩人的虛影還在那里打得火熱時,本尊早已在這碰上頭了。
  在交戰當中,居於守勢的力奧很清楚的看出了自己所處的劣勢,姑且不論夜月的精神異力足夠讓她維持這種攻擊三天三夜也沒關系,也不去討論近戰的武術家跟一個善於遠攻的魔法師隔了這麼一個十來公尺的距離對戰是如何的不智,光是看到夜月那一副輕松愉快,而自己卻被這些不痛不癢的攻擊給弄得有點手忙腳亂的,力奧便覺的有點牙癢癢的。
  輕哼一聲,決心改變主從地位的力奧忽然運氣一振,原本只在原本在拳頭前方的氣盾頓時消失,但是手掌上卻重新的燃起的火焰般的光芒,甚至擴散到兩肩。
  揮舞著只手臂,對於四周的攻擊不閃不避,力奧直接的往夜月撲了過去!反正這些攻擊,在夜月為了省時省力之下,威力都不大,雖然挨上了會有點痛,但是吃上個幾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看到了力奧的舉動,夜月先是一愣,隨即對力奧的企圖了然於胸,嘴角勾起了一抹相當邪氣的笑容,夜月乾脆停下了攻擊,等著力奧來到她的面前。
  對於夜月的舉動於表情,力奧本能的覺的有點不妥,但是卻也是不改初衷的一往無前的朝夜月直撲而來,只是心中更是打起了十二萬分的警戒,他可是太了解夜月那出神入化的魔法!
  不容力奧多想,短短的十多公尺的距離在力奧的速度之下幾乎是在一眨眼的瞬間便飛越過了。
  當力奧來到夜月的面前,原本力奧是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打個一拳再說,但是就在力奧距離夜月幾乎伸手可及的距離時,當力奧一瞧見夜月那從發間隱約透露出來的淡青光芒時,力奧那原本蓄滿了力的一拳卻怎麼也打不出去了。
  力奧不但放棄了這幾乎是措手可得的一拳,反倒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以著比來勢更快更猛的速度猛烈的往後退,甚至連轉身都沒時間。
  才剛剛離開不到三步,夜月臉上的詭笑更是明顯,同時嘲笑道:「來不及了!」
  話才剛說完,夜月的身邊忽然詭異的出現了一道相當猛烈而且龐大的升空氣璇,活脫脫的是一道相當可怕的龍卷風,在看仔細一點,強烈的氣流中夾帶著泛著青色的氣刃,可以想見被這到龍卷卷到會是如何的一個下場!
  而力奧雖然說見機的早,但是卻也是稍嫌晚了些,雖然退的很快,但是也不足以讓他可以全身而退,就差個幾步才能夠脫離這龍卷的威力范圍!
  幸好,力奧早有所準備了,當龍卷的氣旋一出現的同時,力奧的身上已經泛出了強烈的赤紅光芒,幾乎將力奧整個身影全都籠罩在這光芒當中,同時力奧還大喝一聲:「狂雷馳電!」
  一瞬間,力奧氣運右拳,聚力萬鈞的往龍卷外的虛空猛烈的一揮拳,整個人隨著拳勢往龍卷的威力范圍外飛也似的電射而出。
  這一招狂雷馳電本來是力奧開發用來追擊敵人,藉由力量聚集於拳上,身隨拳走以極快的速度往敵人沖殺過去,不過現在看來,用來脫困倒也是相當的便利,起碼,力奧看起來雖然是有點狼狽,但是卻也毫發無傷的脫離出了夜月所發出了這道長滿了利齒的龍卷之外。
  當力奧一脫離龍卷的范圍時,龍卷同時的消失於無蹤,顯現出在龍卷中心衣角不揚的夜月來。
  望著夜月頭頂上那顆閃爍著青色光輝的風神圣珠,力奧忍不住的叫道:「喂!夜月,你有沒有一點敬業精神呀!」
  「難道你不曉得嗎?魔法師的近戰能力應該是要很差很差勁的才是呀!怎麼你每次都來這招?」
  「魔法師遠遠的打著人好玩這是正理沒錯,但是人家千辛萬苦的竄到你身邊時,你就應該要乖乖的認輸了,怎麼每次都來這招龍卷風,搞的我無從下手,這也太卑鄙了吧!」
  夜月彈了彈指頭,忽然從身上有飛出了五色光芒,正是六靈魔女招牌的六神圣珠,一攤手道:「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火雨、冰華、碎巖、破光、蝕幽,看你比較喜歡哪一種等一下你再過來時我就放哪一種好了!」
  力奧一滯,比起那五種來說,他頓時覺得龍卷好像還比經輕松一點,起碼應付龍卷他多少有些經驗在。
  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力奧搖搖頭,有點啼笑皆非道:「我看,不如你就………」
  話還為說完,力奧忽然一個虎撲,兩手大張五指合并成一個掌刀,一邊往夜月的方向撲去一邊卻又詭異的不斷旋轉著,遠遠看起來就像是一道火紅的龍卷風般充滿著強勁的力量。
  夜月微微一挑眉,力奧什麼時候學會了停風他們那一套話說到一半忽然就攻擊的習慣來著?
  不過這也難不倒她!
  兩手輕輕的在胸前合并,十指有如盛開的蓮花般連連的比出了一連串的奇妙手勢來,同時,由夜月四面八方的虛空當中不斷的出現了淡淡的藍色光點急速的在夜月的前方匯聚成一個碗大的藍色光球,隨即光球猶如一顆種子般的抽枝展葉最後甚至綻放出了盛開的千葉水蓮花來。
  這一切說來甚慢實則從力奧的突襲到夜月的面前出現了這麼一朵盛開的藍色蓮花的時間不到三秒鐘。
  雖然是在急速旋轉當中,但是力奧卻也是將夜月的一舉一動完全的看在眼里,當夜月面前出現的花朵開始一瓣一瓣的綻放時,力奧忍不住的驚叫:「夜月,你好狠……,竟然連月舞蓮心這招都拿出來了,我跟你拼了。」
  話一說完,來到夜月面前的力奧渾身的紅光大盛,力奧的身形完全隱入了赤紅的龍卷風當中,強烈的炙熱真氣有如高溫的火焰般將力奧周圍的空氣全都給弄得景象都扭曲起來,再加上月舞蓮心那一瓣一瓣的花瓣間所引起的漣漪頓時將夜月與力奧周圍的空間弄得有如虛幻般,叫人看的有種虛幻不實的感受。
  赤紅而猛烈的龍卷風與虛幻美麗的月舞蓮心正面硬碰之下,頓時產生了一連串霹靂啪啦的聲響,由細而大聲,而且越來越密集。
  不到幾個呼吸之間,力奧的火系真氣與夜月的水系魔法在屬性相克之下引發了強烈的爆炸來,同時那強烈的威力更是幾乎把以力奧跟夜月為圓心周圍五十公尺半徑內的所有東西全都破壞一空,就連地皮都刮起了好大的一片。
  爆炸過後,在煙霧彌漫中,隱約間力奧與夜月對立著,半晌,力奧雄渾的的笑聲、夜月輕靈的笑聲同時的響起來。
  放眼一看,力奧渾身的衣服幾乎全毀在這出乎意料的爆炸之中,渾身上下只是披著一條條破破爛爛的布條,而夜月則是好一些,雖然不像力奧那樣幾乎快要達到衣不蔽體的地步,身上的衣物大致上也完好如初,但是夜月那一身原本雪白的衣服早已經變成了土黃色,梳理整齊的長發幾乎也跟一堆鳥窩雜草一樣,這時的兩人看起哪里還有一點原本的樣子?簡直比乞丐還要來的狼狽不堪!
  忽然,大笑當中的力奧跟夜月同時的停下了笑聲,灰頭土臉的臉上不由的浮現出了怪怪的神情,同時兩人互視一眼不由分說的分別運轉真氣與施展魔法,以著看起來像是落荒而逃的速度飛也似的離開了這個已經被他們一時性起比劃而弄得狼狽不堪的地方,遠遠的,無數的人影正往這里沖過來。
  半晌,幾個纖細的身影來這這塊裸露出巖層的圈子當中,低下頭來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力奧與夜月所留下的圓形圈子以及周遭慘不忍睹的景象,好半晌,當中一人抬起頭來忽然用著一種聽起來很悅耳,但是可以聽出當中蘊含著相當大怒氣的語言仰天大叫起來。
  如果這個時候有聽的懂精靈語的人在這里必定可以聽得出來,那人叫的是:「可惡!又是他們那群怪物搞出來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