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第九章成龍成蟲

第三天,自從自己的老師亞芠離開之后,葛已經待在亞芠的房間中三天了。
  在這三天當中,級來了好幾次,每一次過來就是看到葛手里抓著劃滿了蚯蚓一樣東西(人族文字)的石板,呆呆的看著,跟他說話,葛也只是嗯嗯嗯要不就啊啊啊的回應,看樣子也知道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叫級相當傷腦筋,真的是想不通那些石板真有那么好看?竟然會讓葛連續看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傍晚,葛終于從亞芠的房間中走了出來,早已經在房間外面等很久的級見狀連忙上前道:“葛,你終于肯出來了!”
  葛木訥的望了級一眼,接著恍若未見般嘴里喃喃自語,搖搖晃晃的往自己的房間走過去了。
  級大愕,連忙的追上去。
  這次,級終于聽清楚葛到底是在嘴里念著什么了。
  “不可能!”
  “好驚人!”
  “好可怕”
  “這叫人不敢相信”
  雖然是聽清楚了,但是級卻覺得更加莫名其妙,把自己關了三天,出來后葛又是這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真的是叫級想不通其中到底是有什么奧妙在?
  看著葛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房子,級不由的嘆口氣,算了,那件事情就自己來作主好了!
  回頭來,看到葛在進去屋子前竟然在大門旁撞了一下,隨即又像是沒事人一樣的往屋內走去,沒多久,便在屋外聽到屋內傳來了葛那宛如雷響般的打呼聲來。
  級搖搖頭,轉身來到了已經被所有人公認為聚會場所的半邊廣場處。
  在半邊廣場處,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在這里,流浪族民、士兵們,全都在這個廣場上等著他,或者是說等著他帶葛過來!
  望著眼前一張張充滿著期盼、但卻又再看到只有他一個人走過來而充滿失望的臉孔,級不由的暗自苦笑一聲。
  來到眾人的面前,級嘆口氣道:“各位,請聽我一言!”
  原本心中期盼的人沒有出現而導致議論紛紛的眾人,在聽到了級的話之后,全部都安靜下來,靜靜的聽著級要說什么?
  望著眾人,級說道:“各位,剛剛,我去找過葛畢達了,但是由于葛畢達這幾天來不眠不休的在他人族老師的屋子里面,所以,剛剛我見到他時,葛畢達已經是相當疲倦了,而且也已經先去休息了。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去吵他了!”
  聽到了級這么一說,眾人不由的起了騷動,大家盼了這么多天,結果卻換來了這樣的一個答案,叫大家不由的相當的失望!
  輕咳一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之后,級正色道:“大家稍安勿躁,葛畢達他現在真的是太累了,我想,我們就維持原狀好了,其他的,等葛畢達醒過來之后再說好了!”
  雖然相當的不情愿,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當中的辦法了,畢竟,葛一方面是大家的恩人,另一方面來講,又是有求于葛,所以大家也不敢真的去吵葛,因此,吵鬧了一陣子之后,大家便只能夠解散了。
  另一方面,深深陷入了各種奇奇怪怪招式、在腦海中上演恐怖夢境的葛,則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人不知道為了什么事情已經快要吵翻天了,他依舊一邊狂喊著什么怒嘯狂海、絕天斬、襲魂手等眾多一聽就知道是某種武功招式的名字,一邊陷入更深的惡夢當中!
  第二天一大早。
  一個魁梧的人影正在半邊廣場辛勤的揮拳,打擊著掩蓋大部分廣場斜坡沙堆的沙子,仔細一看,這個人影實在是相當怪異的一個人影,全身給人一種凹凸不平的感覺,原來這個人不是天生就長成這個樣子,而是在他自己的肩、臂、腰、腿上,全都用相當粗重的石塊系在上面,看那重量,恐怕不比這個人的體重輕上多少!
  再仔細*近一點看,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睡了一整天之后,第二天起了個大早的葛,但是葛怎么會發神經似的在自己的身上各處系上了這么多的重物,然后來這里打著沙子玩?
  原來,葛現在所做的完全是依照亞芠在第一塊石板上所記錄下來的,可以有效而且迅速提升他的力量的方法來辦!
  經過了快兩個月每天研究葛的魔族人身體,亞芠發展出一整套有系統的訓練方式,可以在最大限度當中增加葛的力量、速度、體力等等的基本能力。
  亞芠寫在石板上的第一條要求便是,要葛在他所指定的身體各處,分別系上亞芠所造出來的重物,然后每天到沙堆廣場的沙堆前空手打擊沙堆,直到葛可以徒手打出塊狀的沙子時,葛才有資格進行下一步。
  而且,在亞芠寫在石板上面的,對于葛打沙堆的姿勢還有相當嚴格的要求,他要求葛必須要以蹲馬步的姿勢,按照著小腿、大腿、腰、肩、手臂然后拳頭的順序,凝聚力量于拳頭的正面打沙子。
  葛原本以為這是相當簡單的事情,誰知道,當他真的開始這樣練的時候,他才發現到亞芠所定下的方法到底有多困難!
  葛要面對的第一個困難便是背負在身上的重物。
  有這些重物在身,饒葛自認自己的體力在這段時間中已有長足的進步,還是會感覺到喘不過氣來。
  第二個困難便是要確實按照亞芠所說的方法來揮拳打沙子。葛試了整個早上,但是不是忘了腰就是腿沒用力,全都沒有達到亞芠的要求。
  第三個困難就是,無論葛怎么嘗試,不管他如何的運用拳頭怎么打,每一次,打出來的沙子全都像是天女散花般,別說凝為塊狀了,就是同一個方向的也沒有。
  葛雖然不知道亞芠為什么給他出的第一個功課是這樣的,但是,相信自己的老師不會欺騙自己,葛一整個早上還是不斷持續的努力打著沙子。
  其實,葛并不曉得,亞芠要他在身上背負著這些重物,以及依照他所規定的方式來打沙子,為的便是充分的鍛煉葛全身上下的肌肉,這樣的用力方式可以充分運動到每一根肌肉,而且,還能夠讓葛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如何運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并且對于身體的協調性也有相當大的幫助。
  除此外,由于葛的身上背負著重物,使葛在不知不覺間同樣在鍛煉著自己的體力跟力量,再加上亞芠又要求他必須要打出塊狀的沙子,這等于是教葛如何的去學習將全身的力量凝聚成為一點。
  對一個練武的人來說,擁有強大的力量是人人都可以辦的到,但是能夠將力量凝聚成為一點,可不是一般的練武之人可以辦到的。
  當然了,像這種兼顧了許多方面的訓練絕對不會有多好過就是了,對葛來說,每一拳幾乎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再加上身上的重量不斷在消耗著他的體力,讓葛更是累個半死,有好幾次葛都幾乎想要停止不練,但是,每每想到了亞芠在離開之前的那個鼓勵的笑容,葛便咬著牙繼續練下去。
  當葛不知道對沙子打出了第幾拳的時候,在他的周圍,已經圍了很多人在看他打沙子了,連級也過來了。
  站在葛的旁邊,級一邊皺著眉頭看著隨著葛一拳又一拳而飛揚的沙子,一邊忍不住的問道:“葛畢達,你這是在干什么?”
  葛手里的動作完全沒停,只是抬頭看了一下級,隨即又繼續的打著拳,不過,他倒是回答級了。
  “這是我的老師要我做的訓練!”
  級一挑眉,葛所說的顯然是出乎了級的意料之外,同時也挑起了級的好奇心,忍不住在一旁觀察起來,好半晌,他只見到葛不斷的變換著出拳的角度打著他前面的沙子。
  看了好久,級還是看不太懂,終于耐不住好奇心的問道:“葛畢達,你這樣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邊喘著氣,葛一邊相當干脆的回答道:“不知道,這是我的老師對我出的第一個課題,我一定要完成用拳頭打出塊狀的沙子來。”
  級一聽也如同葛剛開始時所想的那樣,心中暗想,這還不簡單?
  一邊想著,級一邊忍不住的模仿起葛的姿勢,也開始打起了眼前的沙堆來,只不過,他也如同葛一樣,打出的全都是天女散花!
  級不信邪,不由連出了好幾拳開始打了起來,而一旁,早就有人好奇的學著葛的姿勢嘗試起來了。
  級連連出了好幾十拳,打的自己的手都快酸死了,但是卻還是沒有辦法打出所謂的塊狀沙子來。
  他出的力量越大,速度越快,飛濺起來的沙子就越散,而且,用這種怪異的姿勢(魔族沒有所謂的馬步這個觀念)越蹲兩腿也越酸越痛,到最后,級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失敗,轉而向葛求教起來!
  雖然說葛并不想讓級一直在身邊打擾著自己,但是,葛還是暫時停止了自己的訓練,耐心的對級說起了如何蹲馬步,如何的出力,然后如何的打出自己凝聚了力量的拳頭。
  而在葛對級說話的同時,在葛的旁邊,早已經圍了大量的人,紛紛拉長耳朵聽著葛對級的教導。
  當葛對級說完繼續著自己的訓練后,幾乎整個流浪族民跟士兵全都聞風而來,一時之間,只看到了半邊廣場的四周全都布滿了一個個蹲著馬步的人影在打著沙子,甚至有不少人因為沒位置了,還特地跑到其他地方去找合適的地方練習,但是卻無一可以打得出整塊的沙子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經過了昨天連續一整天訓練的葛,拖著無比酸痛的身體來到了半邊廣場,要繼續昨天未完成的訓練。
  誰知道,當葛來到半邊廣場的時候,卻發現到半邊廣場上早就已經擠滿了人群在做著訓練。
  看到葛過來時,紛紛的涌了上來,甲問著:“葛畢達,請問一下,這個馬步到底是要怎樣蹲才對?昨天我好像蹲的不怎么對!”
  乙問道:“葛畢達,這個小腿、大腿、腰、手的力量到底要怎樣串連在一起呀?”
  丙問說:“葛畢達,你能不能示范一次給我看一下怎么打拳,昨天我好像都做錯了!”
  另外一邊,士兵甲說道:“葛,你說這個要用拳頭打出塊狀的沙子到底是怎么打呀?我怎么都打不出來?”
  士兵乙又搶著道:“葛,我想這個打拳出去的時候是不是要轉腰呀?昨天我轉腰好像力量比較大唷!”
  葛昏頭了,完全沒有心里準備的葛一下子面對著這么多的人跟問題,轟的葛整個腦子全都亂了,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最后,終于一聲大喊傳來,壓制住了眾人的問題跟擁擠:“所有人退開,讓葛畢達幫我們示范一次,大家不要這樣子煩葛畢達了!”
  是級,他看葛被眾人煩的臉色都有點變了,連忙大聲的喝止眾人。
  葛感激的看了一下走到他身邊的級,隨即聽到級低聲的說道:“葛畢達,請你示范一下昨天的練習好嗎?”
  腦袋里面一片混沌的葛楞楞的在眾人特意讓出來的地方,一扎馬步,輕喝一聲,隨即一拳打出,頓時,一小團的沙子應拳而出。
  頓時引來了眾人的驚呼聲,是一團耶,雖然還是有些散沙,但是很明顯的可以看的出來,葛的這一拳真的是打出了非天女散花的另外一種景象。
  當眾人瘋狂上涌正想要問葛到底是怎么做到時,一旁的級已經發出大叫道:“大家不必問了,想想看昨天葛畢達練習了多久,你們又練習了多久?就算葛畢達告訴你們怎么辦到的,你們又有辦法可以辦到嗎?現在,想要跟葛畢達一樣辦到這種事的,就自己去練習吧!”
  一聽到自己的首領開口了,再想到昨天自己的確沒打幾拳就停下來休息了,的確沒資格問葛,因此,所有人全都低著頭,默默的找了自己的地盤,開始練習起來,一時之間,大喝聲紛紛響起,以為打的時候叫出聲音來就可以打出一整團的沙子,眾人也仿效葛剛剛的作為,一邊大叫一邊練習起來。
  而葛對于周遭的事情,甚至是級剛剛所說的話根本就沒聽進耳里,他只是相當驚奇的望著自己的手,怎么也想不通,昨天無論他怎么打都是天女散花,怎么今天在不知不覺間竟然可以打出這么聚集的沙團來?
  好半晌,想不通自己怎么辦到的葛回過神來,望著站在一旁笑咪咪的級,又看看周圍密密麻麻在練習的人群,終于忍不住的問道:“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們今天都“
  聽到葛終于問起了這一回事,級這才含笑的說起為什么今天這么一大早,他們都會聚集在這里的原因了!
  原來昨天,眾人原本看著葛在打沙子做訓練,好奇的也跟著練了一會,但是大家都一樣,沒練多久,就因為自己一直打不出塊狀的沙子,再加上渾身酸痛而且又頂著沙漠中的毒辣太陽而受不了的停止了嘗試。
  本來這樣也就罷了,剛好在昨天晚上,有幾個流浪族民的小孩子因為細故拌嘴而吵起來,最后演變成打架來。
  本來這種事也不值得大驚小怪的,但是,偏偏叫人不敢置信的是,在打架的雙方一邊是兩個足足大了三歲的兄弟,另一邊則是一個相當瘦小的孩子,可是打架的結果卻是那個瘦小的孩子大獲全勝,兩個年紀塊頭比較大的孩子全被打昏而結束。
  剛好,那時候有幾個大人在旁邊看到了,發現到,原本那個比較瘦小的孩子剛開始是被兩個大孩子追著打,但是也許是被逼急了,那個瘦小的孩子忽然反撲,想也不想就給兩個大塊頭孩子一人一拳,沒想到這一拳竟然就叫兩個大孩子當場被打倒還昏了過去。
  旁邊的大人大驚失色,連忙的過來察看那兩個昏倒的孩子,總算是沒有大礙,直到雙方的家長都來了之后和解也就算是了事了。
  但是事后問起那個小孩到底是怎樣把兩個比他大的孩子給打昏的,那個小孩吞吞吐吐的說,那時候他也想不到那么多,就只是順手把今天早上他好奇的跟著葛練了幾遍的拳給打出來,他也沒想到真的打中了兩人,還把兩個人給打昏了。
  很快的,這件事情就傳遍了所有人的耳中,從這個小孩子的身上,眾人這才了解到,今天早上大家跟著葛胡亂練著玩的打沙子游戲的拳,竟然會這么的厲害,于是,便有了今天早上的這一幕!
  葛聽了吃驚不已。
  他自己也沒想到,老師要自己做的訓練竟然會有這么大的威力,一個練過幾遍的小孩子竟然可以一拳將一個比他大的孩子打昏,而且還是一次兩個!
  難怪今天早上大家都跑過來練習了,這樣有用的東西誰不想學會?
  知道了當中的原因之后,葛朝級點點頭,便想去繼續他的練習了,既然知道老師教的東西這么有用,自己當然更要認真的練習了。
  就在這時,級忽然將葛拉住,然后拖著葛到廣場邊緣的一個偏僻的角落里,這里除了他跟葛之外就沒有其他的人了!
  葛有點疑惑的看著級,不知道級把他拉到這來想要干什么?他還要把握時間練習呢!
  在確定自己的談話不會被第三個人聽到之后,級相當嚴肅的望著葛,忽然道:“葛畢達,這樣真的可以嗎?”
  葛一楞,級到底在說什么可以?
  知道葛聽不懂,級補充說明道:“我是說,你把你老師教你的東西告訴大家真的可以嗎?”
  葛再一楞,他還是聽不懂級到底是在說什么?
  見到葛是真的不懂,級只好說的更坦白道:“葛畢達,我知道你還年輕,有很多的事情你不懂,我是想要提醒你一件事,不管是我們圣族還是人族,通常都有一條規定,那就是師門絕學在未經老師的許可之前,不可以私自的傳給外人你知道嗎?”
  一瞬間,葛頭上那原本帶著微微藍色色澤的雙角變的蒼白了,他聽懂了,就算他再怎么無知,他也是知道這種有關師門大忌的事的!
  來不及向級道謝,葛先是往半邊廣場的方向沖出了幾步,隨即停了下來,似乎是想了一下之后,忽然又轉頭往亞芠的屋子的方向沖了過去。
  望著葛匆匆忙忙的身影,級不由的嘆口氣,他可以了解到葛此時心中的擔憂。
  見多識廣的他太清楚這種將師門絕學外傳的后果了。
  就他以往所聽到的,像這種私自將師門絕學傳給外人的下場往往都是相當悲慘的,不但傳的人可能會受到師門最嚴厲的處分,那些學的人最輕的便是被廢掉,嚴重一點的便是被殺了,藉此以避免讓師門的絕學外傳!
  也因此,當初他禁止了眾人去學習那些刻在最高建筑頂端的招式,自己也不敢去學,就怕因為未經亞芠的同意,而擅自的學會了那些東西的話,會遭到不可測的后果。
  而現在,葛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竟然將他亞芠教他東西也教給了眾人,知道這嚴重后果的級,這才借著自己的特權與不準打擾葛修煉的理由,來禁止其他人向葛詢問,但是他的能力也到此為止了!
  看出再這樣下去葛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引起亞芠的不悅的話,不但葛會受到處罰,甚至眾人的下場也會相當的凄慘,所以,級才不得不偷偷的提醒一下葛,否則,像這種絕學可是人人都想學的,如果沒有這種顧忌的話,恐怕他會練的比任何人都兇,畢竟,他實在是嘗夠了那種沒有力量而被人視為低等人的滋味了!
  望著消失在街角的葛的背影,級又忍不住的搖搖頭。
  光是葛知道忌諱還不夠,他還要去提醒一下眾人,這種事情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搞不好,大家的下場可不會好看到哪!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葛搖搖頭的往半邊廣場走了過去,一邊還在心里暗暗的琢磨著該用什么理由讓大家停止練習,畢竟,大家都是流浪族民的一員,他可以體會大家渴望力量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是那么的迫切!
  另一邊,葛急急忙忙的沖回了亞芠的屋子里面,二話不講的就搖著坐在亞芠的石桌上打盹的朱雀,把朱雀給叫醒過來!
  睜開眼睛,朱雀看著一臉驚慌的葛,疑惑的問道:“葛,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會這么驚慌?”
  葛苦笑一聲,焦慮的說道:“朱雀,怎么辦,我違背老師的意思了,我完了!”
  見到葛一副又驚慌又害怕的樣子,朱雀心中一奇,安撫道:“葛,別慌張,有什么話你慢慢說沒關系!”
  聽從了朱雀的話,葛連連的吸氣,平撫一下自己那因為級的一席話而相當慌恐的心情,好半晌,葛這才說道:“朱雀,怎么辦?我竟然把老師教我的訓練方法教給了其他的人了,我犯了師門大忌了,我會被老師處罰了!”
  聽著葛的話,朱雀不由的心中一驚:“什么?你把那篇心法教人了?”
  葛一楞,這才會意到朱雀指的是那一篇亞芠教給他的人族天下第一高手的密藏心法,不由的搖搖頭道:“不!
  不是那篇心法,而是老師教我的訓練方式!“
  朱雀一愕,什么訓練方式?
  見到朱雀不明白,葛這才想到眼前的朱雀不過是一只鳥,怎么可能會了解到師門大忌這類的事情?
  但是現在他自己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商量,所以,葛還是一五一十的將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級對他提醒的話,全都一古腦的說給朱雀聽!
  說完了之后,葛既擔心又害怕的望著朱雀,希望朱雀這只跟亞芠形影不離的神秘小鳥,可以給他出個主意才好。
  好不容易的從葛那顛三倒四的話中聽出了葛到底是在為什么事情擔心之后,朱雀不由的在心中暗笑起來,這種事也好怕成這個樣子?
  但是看到葛那么擔心的樣子,朱雀還是忍不住的提醒道:“葛,你先別擔心,你先想想,當初你老師說過的話!你的老師有沒有說不準你將他教你的東西教給別人?”
  葛一楞,但是還是乖乖的回想一下當初亞芠交代他的話,想了一下之后,葛搖搖頭,亞芠當初是沒有說過不準將他教自己的東西教會別人,但是亞芠也沒有說過他可以教別人的話呀!
  直接從葛的腦海里面讀取了葛的想法,朱雀神秘的笑了笑道:“還記得當初你的老師曾經說過,級那一伙人怎么樣都與他無關,他們是你收來的人就是你的責任這句話吧?”
  葛點點頭,朱雀又繼續道:“你的老師當初在離開時也曾經跟你說過,這里的一切全都由你全權處理吧?還要你去訓練那些士兵是吧?
  “從你老師的話來看,也就是說,不管級那伙人發生了什么事情,全都跟你的老師他無關是吧?”
  朱雀每說一句葛便點一次頭,但是他還是不懂這跟他泄漏師門絕學有什么關系?
  朱雀含笑道:“笨小子,你有沒有想過,你的老師為什么要叫沒有半點真才實料的你來負責訓練那些士兵?”
  葛一楞,他的確是不知道該怎么去訓練那些士兵,說實在的,要不是亞芠曾經在他的腦海里面灌了一些東西的話,那些士兵基本上都比他懂的武術還要多呢!
  他是憑什么要去訓練他們?
  經朱雀這么一提,葛不由的楞住了,他倒是從來沒有想過這一點。
  朱雀微笑道:“說到底,就是你小子笨,也不想想看,你的老師既然已經留了這么一大堆的石板秘笈給你,說了要讓你處理一切,又要你去訓練他些士兵好成為你日后的基本武力,你就不會多轉個腦筋想一下,你的老師的意思就是說,要你按照石板上的東西來訓練那些士兵們,不然,你的老師干嘛花那么大的工夫讓你學會人族的文字跟武學常識,為的就是要你在這段時間在那些士兵的心目中奠定你的地位,否則,那些士兵永遠只是口服心不服,但是如果你能夠給予他們強大的力量,那他們才會真的服了你,接受你的領導!
  “真是笨呀!虧你老師還提醒你說,這些東西全都是按照你們圣族人的體質設計出來的,你該不會以為他們就不是圣族人了吧?”
  見到葛不開竅,朱雀忍不住的透露出了一點亞芠的用心來點醒一下葛,這下子,葛終于了解到了,原來亞芠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替他這個學生設想那么多了呀!
  想起了剛剛那些士兵們的表現,葛現在是格外的可以體會到亞芠的用心,若非如此的話,在那些士兵們的眼中,自己永遠是亞芠的學生而已,又如何能夠去領導這一批亞芠專門收來給自己當武力的士兵呢?
  經過了朱雀這么一說,士兵方面是沒問題了,因為老師等于是已經同意了,但是那些流浪族民呢?
  還來不及問出口,朱雀照樣已經從葛那單純的腦袋里面讀出來了,不由氣惱的飛起來,在葛的腦袋上用力一啄,氣呼呼的說道:“還以為你是真的開竅了呢!
  原來還是十竅通九竅—一竅不通呀!
  “剛剛我對你說的話都白說了,你的老師不是早就說過了嗎?級那伙人跟他完全沒有關系,就算你要把他教給你的東西”白白“的教給他們也是跟他沒關,這你懂了吧?”
  摸摸被朱雀啄到的地方,葛這下真的是放心了,搞了老半天,原來老師把東西教給他之后,他要怎么處理老師一概不過問呀!
  真是的,害他白白的擔心了老半天!
  看著葛那副傻蛋兼白癡的樣子,朱雀只是猛翻白眼,他到底是真懂還是假懂呀!
  算了,亞芠已經交代過它了,除非葛有事主動來問它,否則的話它不要插手葛的任何決定!
  回到桌子上,朱雀兩眼一閉,笨小子到底是成龍還是成蟲,就看這段時間的表現了,它也愛莫能助,只能祝他好運了,該提醒的它已經提醒過了,不懂的把握時機它也沒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