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第八章第一武學

葛這一睡便是連睡了兩天的時間才醒過來,他一醒過來時,便看到了級正一臉興奮的坐在他的旁邊。
  看到葛終于醒過來了,級便相當興奮的說道:“葛畢達,您醒啦!您已經睡兩天兩夜了!”
  葛坐起來,本能的搖搖頭,仿佛是借著這個動作來讓自己清醒一下。好不容易恢復了精神,葛轉頭望著級疑惑道:“級,你怎么會在這里?”
  級興奮道:“葛畢達,我是來跟你說一件好消息的。”
  不等葛發問,級馬上又自己說道:“葛畢達,你知道嗎?昨天,昨天下午,我們竟然在城里面發現了一口井,那口井不知道有多深,里面竟然還有水,足夠讓我們大家用!
  “此外,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有一大群沙漠里的野獸往我們這座古沙城沖過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暴斃在城外,現在,我們的食物跟飲水都沒問題了!”
  聽到了級這么一說,葛也不由的精神一震,在沙漠當中飲水跟食物是最重要的兩樣東西,只要這兩樣東西充足的話,想要在沙漠中活下去并不成問題,尤其是,像他們在這個沙漠中央的古沙城,周圍沒有什么綠洲之類的東西,這兩樣東西更是難以取得,如今聽到級說竟然已經解決了,頓時叫葛喜出望外。
  急忙捉著級的手,葛驚喜道:“級,水井在哪里?快帶我去看!”
  級也是笑容滿面,連忙帶著葛走出了他的屋子。
  剛剛走出了屋子,葛便看到了這個廢棄的古沙城的街頭巷尾當中,不管是道路還是屋頂、屋檐,幾乎是可以曬到太陽的地方全都曬滿了各種處理好的獸皮獸肉,光是眼前所見的,葛幾乎可斷定夠所有人吃上幾個月的了。
  尾隨著級,葛一面急著去看那水井,一面不住的跟街道兩側見到他而笑容滿面跟他打招呼的人們回禮,看著大家臉上那滿足的表情,
  葛不禁也跟著滿足了。
  當日,在亞芠的力量下所顯露出來的古沙城一角概略成圓形,大約有一公里半徑左右,這樣的一個區域如果要用人力來挖的話,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夠讓同樣面積的古沙城展現在世人的面前,可以想見當初亞芠所展露出來的力量有多可怕!
  根據級的觀察,目前脫離沙堆掩埋部位的古沙城,應該是屬于舊古沙城當中*近市中心的部分,之所以會下此判斷,原因便在于目前眾人所見的建筑在經過沙漠侵襲掩埋、而還能夠保持著原先的形狀,可見當初在建筑時所用的材料相當的好。
  再者,目前所顯露出來的,雖然只有三條主要的五公尺寬街道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街道,這些不管是大還是小的街道全都相當的筆直,而且可以看出全都是用石板鋪成,再加上邊緣的地方有一塊很明顯的平坦空地,雖然并未完全的顯露出面貌來,但是應該是廣場一類的場所。
  再加上這里的建筑雖然已經成半風化的破毀狀況,但是依舊是可以看得出這些建筑物的規模都相當的大,絕對不是一般平民可以住的起的,因此,級相當確定這里應該是以前的古沙城中身分比較高貴的人居住的地方。
  只不過受限于學識的關系,所以無法從這些上尖下方的建筑以及這么特殊的地理位置,判斷出這座古沙城到底是由誰所建,它們真正的主人到底是屬于古代的哪一個部族的!
  跟在級的背后,葛穿過了人群來到了*近廣場的某一棟只有八根柱子支撐著屋頂、類似涼亭之類的建筑前,級指著涼亭內擁擠的人群對葛道:“葛畢達,這個地方就是水井所在的地方。
  “其實前天我們便發現到這口井了,但是那時這口井已被沙子填滿,我當時抱著萬一的想法,叫人掏這口井看看可不可以讓水重新涌出來,但是經過了兩天的努力,將這口井往下掏了七八公尺之后,卻完全沒有一絲水氣的存在!
  “原本我們都已經放棄了說,但是今天早上過來一看,卻發現昨天都還布滿沙子的水井竟然冒出水來了,真的是叫人驚喜萬分!”
  略帶著驚奇神色,葛忍不住的湊向前看著這口井,而原本為在井邊取水的其他人見到葛跟級過來,連忙自動讓出了一條路來讓葛跟級通過!
  來到井邊,葛看著眼前這口大約有兩公尺長的方井,忍不住往井內一看,現在的井內早已充滿了清涼的地下水,葛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來,不過隱約間,葛感覺到這口已經干枯了不知道多久的古井,絕對不可能會自己冒出水來的,當中應該是有什么原因在!
  看了一下,葛也禁不住這清涼的誘惑,忍不住捧起了水大口的喝了一口,只覺一股清涼直透心肺,相當的舒暢。
  對于魔族人來說,身體外面有鱗片保護又沒有汗腺可以減少大量的水分的流失,因此他們對于水的需求遠不如人類那么大量,大概只要人類的十分之一的補充量便可以了,但是畢竟他們也是生物,也是需要適時的補充水分,這一口井對于在這里的千多人來講,絕對是綽綽有余了!
  痛快的潑了自己滿頭滿臉的水之后,葛與級離開了水井旁邊,站在外面看著其他人興高采烈的來來往往取水,葛隨口問起:“級,水井現在看了,那你說的那些沙漠野獸是怎么回事?”
  級搖搖頭百思不解道:“就在昨天晚上半夜的時候,我們派出的警戒忽然把我叫醒,說是看到了遠處有大量的黃煙彌漫,像是數量很多的東西正往這里過來。
  “我過去一看,果然是看到遠處里有著大量的黃煙彌漫,仿佛是有著千軍萬馬正往我們這里過來似的,但是就在我還來不及叫大家起床戒備的時候,那彌漫的黃煙忽然慢慢的淡薄起來。
  “當時,我真的是覺得很莫名其妙,于是我便帶了幾個人過去察看一下,結果卻發現在我們古沙城兩里外,不知怎么的竟然倒斃了數也數不清的大小型各種沙漠中的野獸,外表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痕跡,但是當我把其中之一剖開來看時,卻發現到這野獸的心臟竟然已經碎裂了。
  “當時我靈機一動,想到了我們不是正愁著沒有食物嗎?于是我便將大家全都叫起來,大伙忙了一夜,將這些野獸給抬了回來處理起來當成食物。
  “不過沒想到的是,大家在處理時全都發現這群野獸竟然無一例外的心臟部位有問題,感覺上,還真的像是這些野獸心臟有問題又知道我們這里缺食物,所以趕著來這里送死給我們當食物來著!”
  民生兩大問題獲得了解決,心情大悅的級也忍不住的說笑起來了!
  但是級的說笑卻帶給了葛心中靈光一閃,葛連忙的問道:“級,我的老師這幾天都在哪里?在做什么?”
  不提亞芠還好,葛一提起亞芠,級忍不住的臉色一沈,說道:“葛畢達,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拜一個人族當老師,但是不是我要說你那個老師呀!你的老師根本就不管我們的死活!”
  葛一愕,不由的問道:“這話怎么說?”
  級嫌惡道:“前天,我們這里的食物跟飲水都已經告空,你又在沈睡,我想說好歹那個人族是你的老師,所以我便去找你那個老師稟報這件事情,誰知道你那個人族老師竟然相當無情的說什么收留我們的是你跟他無關,叫我不要去煩他,有什么問題等你醒過來找你商量,他什么都不會管的!
  “這幾天,他就是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也沒見過他走出來過!”
  聽到級這么一說,葛不禁一楞,自己的老師真的那么說?忽然,葛皺著眉頭說道:“級,你說你是前天去向我老師說我們已經沒有食物跟飲水了是吧?”
  級點點頭正想在數落亞芠時,葛又追問道:“你說這口應該沒有水的水井是今天早上來看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冒出水來的是吧?”
  級點點頭,葛又說道:“而且,你也說了,昨天晚上,大家全都出動去搬那些自己跑過來暴斃在我們城外,仿佛是知道我們沒有食物而過來當我們食物的野獸,整個古沙城里面除了已經睡死的我之外,就只有我的老師在了是吧!”
  級又點點頭,忽然,級了解到葛這么說的原因了,忍不住懷疑道:“葛畢達,你的意思是說這可能嗎?”
  葛面帶笑容微笑道:“錯不了的,能夠讓原本干枯的水井再度涌出水泉來,不知道要將古井往下挖多深;而能夠驅使大批野獸,而且還可以無聲無息的將這一大群的野獸全都擊斃的人,我想不出這整個古沙城里面除了我的老師之外,還有誰有這么大的本事!
  “再說好了,前天你剛剛跟我老師說過我們沒有水跟食物,昨天馬上就出現可以當食物的野獸群跟水,這時機也真的未免太巧合了一點!”
  級一楞,到底他是帶領著上千個流浪族民到處流浪的首領,見識當然是相當的廣博,只是一時之間被民生問題解決高興給沖昏頭了,
  再加上又不滿亞芠曾經對他所說過的話,所以一時之間也沒有想到當中的疑問,如今被葛這么一提醒,倒也真的是覺得就是這么一回事。
  但是,亞芠那天所說的話依舊充斥在級的腦海里,事實上,剛剛級對葛所說的話是經過了掩飾的,前天,他去向亞芠說這件事情時,本來也就不奢望亞芠有辦法解決,只是想要讓亞芠知道有這么一件事而已,但是亞芠卻直接跟他說,他們全都是葛收下來的,他們的死活與他這個當老師的沒有任何關系,就算全部的人都餓死渴死也都與他無關!
  如此冷酷無情的話哪有不叫級心中怒火中燒的,要不是看在亞芠算是葛的老師,看在葛的份上的話,級恐怕在前天就跟亞芠理論起來,管他明知亞芠的力量不是他所能比得上的。
  因此,盡管明知葛說的有理,但是級還是悻悻道:“葛畢達,我想這應該不太可能吧!”
  葛一楞,隨即發現出了級似乎是對于自己的老師有相當大的意見在,對于這點,葛現在雖然是已經發現了,但是卻也束手無策不知道該如何解決!
  嘆了一口氣,葛說道:“級,既然現在食物跟飲水都充足了,那你就好好的安排你的人在這里安頓下來吧!等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的交戰結束之后,你們就可以安然的離開這個死亡沙漠盆地了。”
  聽到葛的話,級欲言又止的,最后對葛點點頭之后,轉頭往自己同伴的方向走了過去,而葛則是轉身往亞芠居住的屋子走了過去。
  來到亞芠的屋子前,還來不及說話,屋中便傳來了亞芠的聲音道:“葛,進來!”
  葛聳聳肩,對于亞芠的先知先覺,他已經不會再感到吃驚了。
  走進了亞芠的房間,葛有點吃驚的看到了原本空無一物的屋子當中,竟然到處散亂著各種約一公尺見方的大小石板,仔細一瞧,石板上面刻畫了各種圖樣,全都是人形動作的圖形,此外,在圖形旁邊還有著文字書寫在上面。
  不敢多看,葛對著背對著他、正在一塊石板上刻畫著的亞芠躬身道:“老師!”
  “嗯!”亞芠應了一聲,依舊是沒有轉過身來,還是用手在他面前的石板上刻畫著東西,葛不敢打擾亞芠,眼觀鼻鼻觀心的恭立在亞芠的背后五步之處,靜靜的等著亞芠的指示。
  好一會,亞芠似乎是完成了手里的工作了,放下了手中的石板,站起來轉身面對著葛。
  見到亞芠已經轉過身來,葛益發恭敬,等著亞芠開口。
  “葛,接著!”隨著一聲的話落,亞芠忽然伸手一揮,頓時將他面前的一塊石板凌空揮飛到葛的面前。
  葛匆匆忙忙接下,一方面訝異著這塊石板的分量,一方面感到不解,亞芠干嘛要叫他接住這塊石板?
  亞芠提醒道:“葛,看一下石板!”
  照著亞芠的話,葛低頭看一下手上的石板,發現石板上面刻著相當多的陌生又熟悉的文字!
  說陌生是因為這些文字在三天前他連一個都不認識,是屬于遙遠的人族的文字,說熟悉是這些文字在三天前與亞芠的意念交流當中,亞芠已經直接刻畫在他的腦海當中,現在,他可以讀出了每一個文字的音,知道它們的意思,甚至,他還看出了這是一篇沒有名字的人族武功心法來。
  不解的望著亞芠,亞芠又再度的轉過身去背對著葛說道:“葛,這是一篇為師的一個前輩傳授給為師的絕學!
  “雖然為師并未曾真正修煉過這門絕學,但是卻從中獲得了相當大的好處,現在,為師將這篇絕學交給你,希望你要好好的修煉它!”
  葛一楞,忍不住的疑問道:“可是老師,您不是說人族的武學并不適合我們圣族修煉嗎?怎么現在又要我修煉這一篇人族武學?”
  “呵呵!”輕輕發出了一陣笑聲,亞芠道:“那是一般的正常人族武學才不適合你們圣族修煉,但是這一套武學卻不一樣。”
  轉過身來,亞芠溫和道:“這套武學是那位老前輩在因緣湊巧下所練成的奇異武學,是融合了人族魔法與武功真氣的絕學,正好適合你們圣族那兼具了魔法與力量的斗氣路子,對你而言是再適合不過了。
  “我已經將那位老前輩所傳授于我的絕學給予系統化,并且加入了為師的修煉心得加以補充改善好讓你方便修煉,不過還需要你修得了斗氣以后才能夠修煉,這一點你務必要記住!”
  葛點點頭,低頭又看了一下手中寫滿了密密麻麻文字的石板。
  亞芠走過來,拍拍葛的肩膀道:“葛,你要記住一件事,那位老前輩憑借著這套武學在人族里面號稱天下第一高手,三百年無人敢掠其鋒,只是因為這套武學不適合一般人學習,因此一直沒有適當的傳人。
  “為師也沒想到,這么一套不適合人族體質學習的武學,反倒像是專為你們圣族所創的一樣,讓為師在這塊陌生的大陸上找到了這套武學的真正傳人,我希望你要認真的修煉,千萬不可侮辱了這一套武學!”
  其實不用亞芠來提醒,當葛聽到手中的石板上所記錄的,竟然是人族里面的第一高手仗以稱雄人族三百年的武學時,早已經是兩眼放光,忍不住緊緊抱住了這塊石板,對于崇拜強者的魔族人來說,有什么比第一要來的更有誘惑力的?
  看到葛那兩眼放光興奮的樣子,亞芠笑了笑,又拍拍葛的肩膀道:“葛,可別興奮過頭了,記得為師的交代,這套武學是徹底混合真氣與魔力來施展的,與你們的斗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在你未具斗氣之前,如果妄加修煉的話,恐怕會造成你不可彌補的傷害,這一點,你要謹記在心!”
  葛連忙點點頭,但是手中的石板卻是抱的更緊,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聽進去還是沒有?
  亞芠再度一笑,指著屋內雜亂的石板道:“這些石板都是為師這幾天來的成果,為師已經將這些石板予以編號,從第一號到第十號是為師針對你的身體狀況所研究出來,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加強你的**修煉,讓你順利獲得斗氣的修煉方式,你可以依照順序逐一修煉!
  “從十一號之后是為師將一些認為可以使用,而且適合你修煉的外門招式,你同樣可以按照順序修煉,但是,當中某些比較特殊的招式,則需要等你修煉了那套武學之后才可以學習,不過我想應該是不需要那么多的時間!”
  突兀的一句話,頓時讓貪婪的望著屋內散亂一地的石板的葛回過神來,有點疑惑亞芠這句話是從何而來?
  突然,葛想到亞芠從剛剛到現在,語氣當中隱約有種將要離開而交代事項味道,這一發現頓時叫葛心中一驚,不顧手中寶貝萬分的石板,忽然咚的一聲兩腿一屈,跪了下來哀戚道:“老師,是否學生犯了什么錯,不然老師您為什么要離開?”
  亞芠一楞,他倒沒想到葛竟然這么敏感,他都還沒說他要走,葛就從他的話中察覺出來了。
  輕輕的一笑,亞芠將葛扶起來微笑道:“傻小子,為師又不是一去就不回來了!多則半年,少則三個月,為師便會回來,那時,便是你實現曾經答應為師條件的時候了!”
  說著,亞芠慢慢走出了屋子,望著天空中明亮的藍天,輕輕的嘆口氣道:“葛,為師之前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基本上,為師收你為徒甚至要你來統一整個大陸,全都是有目的的。雖然說這個目的暫時無法告訴你,但是這卻是為師來到這塊大陸的最主要目的!”
  葛疑惑不解,雖然亞芠一再地說著他是因為這個目的來到這塊大陸的,而且又一再地強調著要他統一整個大陸,葛無法明白亞芠為什么這么有把握他就一定可以統一整個大陸,又是為什么會選擇他這個奴隸來執行這個目的,但是,依照現在的情況看起來,統一整個大陸也不過是自己這個老師要達到他的目的的其中一個條件而已!
  想到這,葛真的很難以想象,對現在的他而言,不管他在亞芠的面前說的多么堅決而且肯定,統一大陸的夢雖然美好,但是仍屬于一種虛幻的夢想,根本不是他可以辦的到的,對于這一點,葛倒還有自知之明!
  如今,亞芠這么突然的說要離開一陣子,難道,這一次的離開也是為了那個目的嗎?
  微笑的看著葛,亞芠突然道:“葛,為師離開的這段時間中,這里的一切就全交給你主理了,那幾個士兵的訓練不可以間斷,有任何問題的話你可以問朱雀,我會把朱雀留在這里!”
  說完,微微的一笑,葛可以從亞芠的微笑中感受到了亞芠仿佛是在鼓勵著他!
  還來不及說些什么,亞芠身上的斗篷忽然輕輕一飄,緊接著,亞芠整個人筆直的往空中飛了上去。
  楞楞看著亞芠的身影消失在碧藍的天際,葛這時才回過神來,但是卻又陷入了更大的迷惑中,這什么跟什么嘛!怎么自己的老師一下子就留了一大堆什么武功的,然后就只說了要他好好的修煉跟著就這么離開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葛相當迷惑的時候,身處在空中的亞芠則正透過意念與萬里之外的太始交流著!
  “亞芠,我已經從朱雀那知道了你的決定了,只是,這樣真的好嗎?”
  回應著太始的意念,亞芠微笑道:“畢竟,葛也算是我這輩子頭一個收下的徒弟,收下他時我已經是存了不正的居心了,我又何嘗忍心將他再變成我的傀儡一樣的人物,讓他一輩子都身不由己?”
  “但是,你在這個當頭離開他,難道不怕葛在學會了那些武功之后翻臉不認人嗎?”太始忍不住問著。
  亞芠輕輕的一笑:“如果說我這個學生在學會了我的武功之后翻臉不認人,那么,他也就不值得留在這個世上了!我既然能夠造就他,那么我便能夠毀了他!”
  語氣中充斥著一種唯我獨尊的霸氣,但是不管是誰,包括了太始在內,是絕對沒有人會懷疑亞芠說出這話的真實性,因為,亞芠就是一個有資格這么說的人物!
  太始再度傳來了意念:“算了,你高興就好!”
  說完了這句話,太始的意念再度斷絕,而亞芠則是遙望著腳下已經縮成了一個小點的古沙城,微微的嘆口氣道:“葛,別讓我失望呀!是王者、是霸者,一切等為師回來之后便可知曉了!”
  說完,亞芠轉身,朝著數百里之外的坎維拉特鎮的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