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第七章二擇其一

看著葛一臉呆呆的樣子,朱雀飛到了葛的頭上,用力一啄,那相當習慣的疼痛頓時教葛回過神來,不敢得罪朱雀,葛可憐兮兮的問道:“朱雀,老師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到底有沒有被逐出師門?還有級他們可不可以留下來?”
  朱雀嘻嘻的一笑,忽然又啄了葛一下罵道:“說你是笨小子還真的是夠笨的了。你到現在還沒有領悟到嗎?剛剛的一切都是你老師在考驗你的!”
  葛這下真的是忍不住的抓抓頭,相當納悶的說道:“朱雀,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受到了葛抓頭動作的影響,朱雀不敢在葛的頭上立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被葛給拍成了鳥干,飛起來,虛浮在葛的面前,擺起了前輩的架子教訓道:“真是夠笨的了!笨小子,你想想看,你老師剛剛交代了你什么事?你該不會這么快就忘記了吧?
  “你再想一下,你那個老師雖然說人是無情了點,性格嘛!的確是相當的別扭,但是你認為你老師會是那種蠻橫不講理的人嗎?他會是那種因為一點小事情就要把你逐出師門的人嗎?”
  朱雀每說一句,葛的臉上便多浮出一分的驚喜笑容,到最后,甚至是咧著嘴大笑的說道:“朱雀,老師的意思是說我并沒有被逐出師門,而且級他們也可以留在這里?”
  朱雀看著葛傻笑的模樣,想到了這小子怎么到現在才想通,又想到自己剛剛被這小子的抓頭動作給嚇到,忍不住忽然小翅膀往葛的頭上一拍,可別小看了朱雀身小,這一拍頓時教葛跌了個狗吃屎,但是盡管如此葛還是笑的跟個白癡一樣,樂不可支。
  一旁的級則是看的心驚膽跳,他只看到葛面對著一只紅色的奇異怪鳥不斷的自言自語(朱雀與葛的交談是用心靈感應,別人聽不見),最后還被那只怪鳥一個翅膀拍的往前摔了一下,真的瞧不出這怪鳥的力量有那么大。
  雖然說是很擔心葛的情況,但是光從葛的自言自語當中,級很快就了解到了葛在說什么,原來這一切都是葛的那個人族老師在考驗葛的心智,雖然不知道葛的老師為什么要這么做,但是,聽到自己等人可以留在這里,級就不由的心中一陣興奮起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看葛的樣子,分明是通過了他老師的考驗了,在大陸上流浪了這么久,一雙眼睛不知道看過了多少的人情世故,級深深的了解到,如果說老師設下了考驗,而學生可以順利的通過的話,那么將來從老師身上獲得的好處一定是不少,一想到這,級不禁為葛高興起來!果然是好心有好報!
  而葛自己倒是不像級想那么多,對于亞芠為什么會這么做的原因葛完全沒有去猜測,他現在只是相當高興自己沒有被老師給逐出師門,而且級他們也能夠留在這里。
  忽然,一個清脆的聲音流進了級的腦海里面:“這個直腸子笨腦筋的傻小子還真是傻人有傻福,你說是不是呀?”
  被這個聲音嚇了一大跳,級忽然發現到朱雀正用一雙閃耀著紅色光芒的小眼睛別有深意的望著他,他終于知道剛剛為什么葛會自言自語了,也曉得剛剛那話是由這只怪鳥直接傳進他的腦海里面的。
  望著朱雀,級不由的暗叫一聲:“我的天!”
  剛剛,他正想是不是要提醒一下葛,可以趁這個機會從他的那個人族老師身上多挖點東西,好多得點好處,沒想到朱雀卻仿佛對他的心中所思一清二楚般。
  剛剛那段話等于是在警告他,葛就是因為他的直腸子笨腦筋,所以才能夠通過亞芠的考驗,如今他如果告訴他要這樣做的話,那等于是將葛那通過考驗的特質被抹煞掉了,到時候,可能會適得其反。
  一想到這,級忍不住嚇出一身冷汗,如果他真的是做了,反而會造成了愛之得以害之的后果,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朝朱雀肯定的點點頭,級轉頭看著地上傻笑的葛,心中有點同意了朱雀的論點,不是這么傻又這么直的葛,在剛剛是絕對通不過亞芠的考驗的,畢竟,為了他們這么一群不相干的卑賤流浪族民,竟然寧愿讓自己的老師逐出師門,的確是傻的可以,但是也傻的叫人忍不住尊敬他!
  盤坐在一間臨時清理出來的空曠石室當中,亞芠臉上表情高深莫測的望著正揣測不安望著自己的葛,心里暗暗的感嘆著,人的際遇還真的相當難以掌控呀!
  他作夢也沒想到,他自己竟然會在這個他別有居心收下的徒兒身上,領悟了光與風的真諦!
  當初因為自己一時興起,想要看看這個徒兒的心性如何,所以乘勢借機要他在人與力量之間作一個選擇。
  依照他對于葛的了解,相當渴望力量的葛應該是百分之百會選擇將級一群人驅離才是,更何況,級他們跟葛之間也根本沒有什么故舊之情,會做這樣的選擇才是合理的。
  但是亞芠怎么也沒想到,為了級那么一群與他毫不相干的人,葛竟然會選擇被他逐出師門,為的只是他的心中那一份責任感,真的是叫亞芠相當的意外。
  當時的他雖然說表面上平靜無波,但是實際上,葛那堅毅的眼神在他的眼中卻是掀起了一陣滔天巨浪。
  亞芠無法理解,為什么呢?
  葛明知道在這個大陸上,唯有他可以讓他這個奴隸出身的人獲得強橫的力量,而且他也確實在這么做,為什么葛竟然會這樣堅定的放棄一條他最渴望的力量之路,反而愿意跟這一群流浪族民們離開?
  不!
  亞芠知道自己明白的,其實,他真的是明白的,只是他從來不愿去想這件事而已!
  望著葛的眼神,亞芠的思緒仿佛隨風般的飄蕩,飛過了萬里汪洋,飛過了窮山惡水,飛到了他的故鄉。
  思緒的回憶中,亞芠仿佛是化身成風一般,他的心是風的心,他的身是風的姿態,而他的生命就是那風的生命,風就是他的全部,風就是他的一切,風也就是他,他也就是風!
  以前他曾經明白的風的姿態,領悟的風的心,曉得了風也有生命,這些,一切的一切,在這個思緒飄洋過海的時候,全都在他的身上融為一體,他,亞芠·斯達克,便是那風的另一個名字,因為他的心、他的身、他的生命便是那風的心、風的身、風的生命!
  輕輕的,充滿著他那思緒的風,溫柔的吹撫過那萬里外故鄉中的每一寸秀麗的大地、雄偉的高山、寧靜的湖泊、美麗的河流,還有那一張接著一張,充滿樸實而真誠的笑臉,一個個用他們那真摯樸實的心,在那片豐厚的大地上耕耘的陌生人。
  就為了那一張張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笑臉,所以,他遠渡重洋來到這陌生的大陸,所求的,無非是為了讓那笑臉能夠以繼續存在而想要尋找一個盟友。
  啊!就為了這樣的一個渺小的理由,所以他現在在這里!
  值得嗎?
  亞芠問著自己的心!
  望著葛那堅毅的目光,也許,他的答案就跟他這個徒兒一樣,值得!
  真的值得,只是他從來不去想這件事情,或者,他的心比他還要早知道這個蘊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答案,因此,他從來沒有去懷疑過是不是值得的問題,因為答案早就呈現在他的心中了!
  同時,仿佛己身已成風的亞芠不由自主的牽動著周圍的風,在那瘋狂但是不可怕的風中,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了,那一個個流浪族民因為找到了安身之所臉上所洋溢的笑容,對于葛真摯的感謝,還有葛那不求回報的堅定心智,一瞬間,亞芠迷失了,迷失在這一片溫柔的情感所編織而成的羅網中。
  反想己身,在人類當中大概很少人敢說一句他不怕他的吧!
  少年時的回憶讓那充滿著憎恨與悲哀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一般!
  為了那些懼怕自己的人,為了那些曾經帶給了自己無窮痛苦的人,自己到底是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這個問題他自己也沒有答案,但是他知道的,正如葛的眼中所表示的,他其實是無悔的。
  當無悔這答案出現在他的心中時,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了光的存在,原來,光是無悔呀!
  雖然照耀了天地間的一切,但是光從來都是無悔的,那無悔的光此時正充斥著他的心他的身,也充斥著天地之間,那一刻,他終于懂得光的心了,光的心沒有什么,就是無悔二字而已!
  說來可笑,身為光屬性的他,使用著光的能量治愈了不知多少人,甚至被人稱之為慈悲圣者,但是直到今天,他才算是真正懂得光的心,懂得光的真諦!
  而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徒兒觸發的!
  臉上浮起了一抹微笑,亞芠仔細的看著眼前正不知所措的葛,看來自己這個當老師的是太過嚴肅了,否則,自己的學生也不會因為自己的笑臉而如此的忐忑不安了。
  望著葛,亞芠溫和的說道:“葛,還記得老師在收你為徒之前向你說過的話嗎?”
  聽到了亞芠用前所未有的溫和語氣問著自己,葛不禁一楞,隨即才反應過來道:“老師,學生還記得,老師是要學生統一整個大陸!”
  亞芠點點頭:“你知道老師是在利用你嗎?就連收你為徒也是別有居心的嗎?”
  葛一楞,忽然點頭又搖頭道:“知道,老師您從來沒有對學生隱瞞自己的企圖,但是學生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大不了的!”
  亞芠一奇,頗感有趣的問道:“這話怎么說?難道你一點都不怪老師我存心不良嗎?”
  葛此時顯得相當的平靜道:“不!一點也不!在學生想來,老師您雖然是打著利用學生來達成您統一整個圣族大陸的希望,但是學生何嘗不是從老師您的身上,得到了學生一直想要的力量呢!
  “再說,雖然老師您認為的是利用學生,但是老師您的企圖又何嘗不是學生我的企圖呢!
  “統一我圣族大陸,這可是學生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現在,有老師您在這里,學生相信,我一定可以依照老師您所說的,統一整個圣族大陸的!”
  亞芠略帶驚奇的看一下葛,沒想到葛還真的是那種大智若愚型的人物,看來,自己真的是撿到了寶,收到了一個好學生了!
  亞芠輕嘆的搖搖頭道:“葛呀!老師其實一直在考慮著一件事!”
  葛安靜的看著亞芠,他曉得,現在并不是自己去問老師什么事的時候!
  抬起頭來,直直的看著葛,亞芠微笑道:“其實,為師一直在考慮一件事情,是該對你毫無保留的傳授還是該對你有所保留呢?
  “如果對你有所保留的話,為師保證可以讓你在一年之中成為一個實力強大的高手,老實說,這對于為師的期望以及你的愿望來說是最有利的。
  “但是如果為師對你毫無保留的傳授的話,那么,你可能會花個一百年的時間也有可能會無法成為一個高手,這無論是對你還是對我而言,都是一項不利不智的選擇!”
  葛整個腦袋全都亂了,亞芠說錯了吧!怎么可能會有所保留的傳授,反而效果比毫無保留傳授的效果要差那么多?
  亞芠微微一笑道:“葛,現在讓你選擇,你會選哪一項?”
  葛幾乎是不假思索的說道:“老師,如果您要讓我自己去選擇的話,那我當然是會選擇老師毫無保留的教授學生了!”
  亞芠眉梢一挑,頗感有趣的問道:“為什么?葛,莫非你沒有聽清楚?為師說毫無保留的意思,是我將依照為師所知的將你的力量提升,當然了,如此一來就無法將為師的全部本領交給你了,而若要將全部的本領學會的話,一方面則將會耗費不少的時間,另一方面來說,因為為師是人族,有很多的東西也無法確定是否適合你來學習唷!
  “就這樣有所保留的學習可以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一個高手,但相反的如果說全部都沒有保留的傳授的話,那么你可能會因為貪多而嚼不爛,更可能會因為彼此的體質不同到最后一事無成,這樣,你還要為師毫無保留的傳授嗎?”
  望了亞芠一眼,葛嘿嘿傻笑道:“嗯!雖然老師您將沒有保留的說的那么好,但是我總覺得老師好像有所保留似的,心里總是有個聲音在告訴我,還是請老師您毫無保留的教導學生比較好,再說,如果我這個當學生的不把老師您的本事給掏空的話,又有什么面目可以當您的學生了,老師您說是吧!”
  亞芠臉上浮現了古怪的笑意,忽然輕笑道:“好家伙,耍心眼耍到為師的頭上來了!”
  說著,亞芠忽然忍不住的伸手在葛的頭上敲了一下,而葛只能摸摸被亞芠所敲的地方嘿嘿傻笑著!
  望著葛,亞芠微笑道:“其實,為師剛剛跟你說的并沒有錯,如果你選擇了要為師有所保留的傳授,那么為師將在最少的時間中讓你獲得強大的力量,而你選擇的是為師毫無保留的傳授,那么,為師也將會毫無保留的教導你,但是結果如何也正如為師剛剛所告訴你的,為師也無法肯定!”
  聽到亞芠這么的一講,葛忍不住的張大了嘴巴,原來敢情自個的老師還真的是沒騙自己呀!
  站起來拍拍葛的肩膀,亞芠道:“葛,既然你已經選擇了要為師的全力傳授,那從今天晚上開始,為師就真的要嚴加訓練你了!”
  說著忽然一拉葛的手,葛只覺一瞬間天旋地轉,待他回過神來,他跟亞芠已經在一片無垠的沙漠中央,而遠處,那個他們命名為“古沙城”的沙漠古鎮已經離他們好遠了,隱約間只見到一點點的黑影而已!
  如此難以想象的瞬移動作與速度,不由的叫葛再一次張大了嘴巴,除了第一次看到亞芠動手之外,這是第二次由亞芠所帶給他的震撼了。
  笑了笑,亞芠溫和道:“這是為師算是比較有系統的六大絕招之一的風!”
  葛木訥的點點頭,他記住了這個幾乎在一瞬間就將他帶來這里的招式的名字了!
  叫葛盤腿坐在沙地上,亞芠開始繞著葛轉圈子,同時一雙眼睛不停的在葛的身上游移著,仔細的一看,亞芠的眼中同時泛出了金銀的光輝,看的葛不由的心中一陣發毛,那從亞芠的眼中射出的金銀光芒,仿佛是將他全身上下內外全都看透了!
  好半晌,亞芠轉到葛的面前盤腿坐下,微笑道:“果然是不出我所料!”
  葛一愕,不由的看著亞芠,不知道亞芠所謂的不出所料是什么意思?
  略微偏個頭,亞芠望著停在自己的右肩上仿佛閉目沈睡、實則扮演著他與葛之間的翻譯橋梁的朱雀,輕輕的送出了一道訊息。
  朱雀的眼睛一張,朝亞芠點點頭,隨即,忽然展翅停在葛的頭上,對著葛說道:“笨小子聽好了,現在你的老師要將某種修煉方式教給你,有鑒于你老師說話都是透過我的翻譯而念出來,所以為了怕你會無法會意我所翻譯的詞句,所以特別透過我直接將他的意念傳達給你。
  “待會,你要盡量放開自己的心靈來接收你老師的意念,至于該怎么做,只要你心中不存有抗拒的念頭就成了,是不是能夠得到你老師的真傳,就看這一次了,如果不行的話,那么你只好選擇當你老師有所保留教授的弟子了!”
  仿佛被朱雀的話給嚇到了,葛的臉部不由的僵硬起來,身體更是整個緊繃起來,朱雀見狀連忙道:“笨小子,如果你還是這樣的話,那你就注定得不到你老師的真傳了,來,先放松你的身體,接著深呼吸,什么也不要去想,對!就是這樣!”
  在朱雀的引導下,葛本能的閉上了眼,慢慢的坐著深呼吸,同時也緩緩的紓解自己心中緊張的心情,慢慢的進入了什么也不想的境界!
  望著逐漸進入狀況的葛,亞芠臉上那僵硬的表情微微的顯露出了他緊張的心情。
  雖然說他的精神力相當的強大,雖然說用這種用意念來交流的事跟太始、朱雀、白虎它們使用的相當熟練了,但是今天到底是跟一般的人,而且又是與葛這個異族的學生,效果如何亞芠不知道,能不能夠成功,亞芠也沒有把握!
  吸吐了幾下平靜自己的心情,亞芠緩緩的將自己所要教導葛的知識,慢慢的依著自己的意念流緩緩透過了朱雀的增幅,直接輸入了葛的腦海中。
  葛那原本平靜的腦海里,隨著亞芠的意念傳輸過去,慢慢出現了仿佛是亞芠的聲音那般的幻聽,跟與朱雀在交談時不一樣,亞芠的聲音顯得是那么的飄忽,但是卻又那么的震撼著他的心靈。
  明明亞芠所說的東西他無一聽的懂,但是偏偏亞芠所說的每一字一句他又知道自己其實是相當明白,但是他到底是明白了什么?
  他卻也說不上來!
  明明不懂卻明白,明明明白卻說不出的感受,叫葛心中一陣難受,那種感覺就像是一股氣憋在胸中,但是卻吐不出來的仿佛窒息般的感受!
  這樣難過的感受,隨著亞芠的意念所教導的東西越多,葛越是覺得難受,表現在外的,就是葛渾身不由的發出了劇烈的顫抖。
  不知道過了多久,完全迷失在這種感受當中的葛,沒有注意到亞芠的意念流不知何時已經退去,此時的葛已經完全被充塞腦海中的那些似懂非懂、似明非明的東西給弄得滿頭混亂,看來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消化回神!
  從葛的頭上飛起來,朱雀又回到亞芠的肩膀上,望著渾身是汗的亞芠,朱雀關心的問道:“亞芠,你還好吧?”
  亞芠輕輕的點頭,隨即吁了一口氣道:“沒想到,想要跟你們以外的一般人做精神意念的交流會這么累,剛剛沒多久的時間竟然將我的精神力耗去了那么多,真是叫人想不到!”
  朱雀輕輕一笑道:“這是當然的了,你又不是跟我們一樣,一出生頭一個學會的就是如何用意念與同伴交流,能夠做到這個地步你的精神力已經算是強大到不可思議了,等閑的人怕不到一秒鐘就受不了了,虧你還能夠用意念教人家東西!”
  亞芠輕嘆一聲,這種意念溝通的事情以后還是少做為妙才是!
  望著葛,亞芠道:“朱雀,葛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了,我看他還要好一會才會回神!”
  朱雀點點頭,再度的落在葛的頭上,而亞芠則是轉身回到了古沙城,剛剛那沒多久的時間,又是在朱雀的協助之下,他的精神力竟然耗掉了七八成,現在可是需要好好的休息一番!
  第二天一大早,亞芠剛剛從靜坐中醒來,由于精神異力的大量耗損,讓亞芠也不得不借著運轉天心訣來迅速復原,天知道他已經好久沒有這么正式的打坐修煉了,以他現在的功力來說,打坐修煉早已經不能對他有何助益了,除了恢復力量與療傷之外,根本無法提升他的力量!
  走出了葛特地要人幫忙清出來讓他居住的獨立房間,遠遠的,亞芠便看到了一些流浪族民的小孩在嬉戲,一旁,幾個士兵與流浪族民的青年正有模有樣的進行武藝切磋,但是更多人則是站在那個他親手刻下招式的大樓前,瞪大眼睛看著,而且大多是一些中老一輩的!
  眼前的景象不由的叫亞芠心中一動,閉目冥查一下,原來葛雖然已經回過神來了,但是現在還在半路上,還沒有來得及回到這古沙城來!
  亞芠低頭沈思了一會,隨即又轉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亞芠的屋子外,風塵仆仆的葛終于回到了古沙城當中,所有的體力幾乎全都耗費在剛剛的沙漠跋涉,甚至精神也因為這前所未有的意念交流而感到相當疲倦,但是葛依舊是來到了亞芠的屋子面前。
  亞芠所在的是一間平房,原本應該有隔間的,但是卻因為年久失修的關系,原有的隔間幾乎都已經被風化光了,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大廳了,不過平心而論,亞芠的住所算是相當不錯了,起碼四面墻跟屋頂都還算是完整,其他人所住的不是少了一面墻就是屋頂破個洞,
  沒辦法,誰叫亞芠是葛的老師!
  望著空無一物的大門口出現葛的影子,亞芠頭也不回的說道:“葛,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了。”
  雖然說在意念交流時葛是被動的接受一方,但是由于亞芠為了方便以后教學著想,因此雖然說沒有正式的傳授給葛什么絕學,但是卻一口氣把他所知道的這種武學與魔法的常識,灌進了葛的腦中。
  面對這些龐雜而前所未知的各種知識,光是消化這些知識便教葛耗盡心力了,這個時候葛也只是硬撐著來見亞芠,實際上,葛現在用頭昏昏腦鈍鈍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腦袋里面昏眩狀況。
  幸好亞芠對于葛的情況相當的了解,因此一開口便教葛去休息,而葛聽到了亞芠的話,如獲大赦般,回到了自己的臨時居所,往陰涼的地上一躺,便兩眼一閉的呼呼大睡起來。
  不過在臨睡前,葛忽然想到了,剛剛在他過去時,亞芠的面前堆了一大堆方方正正的石板,他到的時候正好看到亞芠坐在一塊石板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帶著這樣的一個疑惑,葛深深的進入了夢鄉中,他實在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