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五章貪狼進化


  坎維拉特鎮是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海港,地理位置于死神沙漠盆地的最北端,因為坎維拉特鎮距離奇武大陸的直線距離最近,所以,一般來自奇武大陸的人類商人大都由這兒登上魔族大陸進行交易,也因此,坎維拉特鎮也就變成了人類的聚集地。
  在鎮外成凹字形的港口中,停了好幾艘遠洋商艦,來到了港口碼頭處,亞芠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些商艦。
  銳利的目光讓亞芠輕易的從這七、八艘的商船中找到了他所要找的目標,那是一艘從泰龍帝國出航,上面掛著一面有著鳳舞,死之鳳舞姿態的旗幟,隸屬于新?奇樓蘭聯盟的大商船。
  來到船邊,亞芠輕輕一躍,直接從碼頭落到船甲板上,而亞芠的來到,頓時叫那些原本正在甲板上忙著活的水手們嚇了一大跳,引起了一陣騷動。
  亞芠靜靜站在甲板中央,好半晌,終于有一個頭上包著灰色頭巾、年齡介于中年之間,看起來比較大膽的中年水手走過來問道:“請問貴客是?”
  亞芠罕見的露出了一個相當柔和的笑容,散去了他身上不少的肅殺之氣,微笑道:“抱歉,嚇到你們了,不知隆達老伯是否在這船上?”
  水手一楞,有點狐疑的看著亞芠,而旁邊的其他幾個水手更是微微的露出了戒備的神色來。
  亞芠一楞,隨即伸手輕輕的在胸前比了幾個簡單的手勢,同時說道:“是我唐突了!”
  看到了亞芠的手勢,那個明顯是一干水手當中領頭的、也是出面與亞芠交談的水手神色一弛,連連揮出了幾個手勢,同時伸手比了個請的手勢,歉然道:“不!是我們太過小心了,在這個異域里,能夠知道老爺子本名的人大概也只有您了,您是那位吧!”
  看著水手首領臉上有點遲疑的神情,亞芠臉上的微笑不變,輕輕的點頭,頓時,旁邊的幾個水手全都不由自己的倒抽了口氣,忍不住仔細打量起亞芠來。
  看著亞芠臉上那近乎完美的眩目微笑,水手們有點無法跟那個傳說當中的身影聯想在一起,直到亞芠跟著水手首領進入船艙當中之后,才有人輕輕啊的一聲,一瞬間,其他人的眼光全都集中在那個發出了啊聲的水手身上,疑惑的看著他。
  那個發出啊聲的水手似乎是在自言自語,又似是在解釋給其他人聽的輕聲說道:“莫非,我們剛剛所見的就是那個傳說中,他的另外一個面貌嗎?”
  另一個人忍不住的問道:“什么傳說中的另一個面貌?你倒是說清楚一點呀!”
  “慈悲圣者!”
  隨著那水手的答案,眾人也不由的輕輕的發出了啊聲來,原來如此呀!大伙全都明白了。
  畢竟,此人最出了名的就是對敵心狠手辣,對友照顧,而最令人嘖嘖稱奇的便是在半年多以前,因為他手下的死神小隊遭受到無人道的凌虐,使他一怒之下一擊將千年古都豐原城化成了一個大湖,用三十多萬的性命來平息他的怒氣這一件事!
  直到現在,雖然他們已經遠離家門超過四個月了,他們還是知道在奇武大陸上最叫人傳頌的兩句話便是:“寧當銀月隨魔影,不為圣者頂上云”!
  家喻戶曉的大陸鐵則首要第一條,寧可在銀月下當惡魔的影子,也千萬不要妄想遮掩慈悲圣者的光芒。
  當銀月惡魔的朋友可以獲得他真摯的友誼,可見到那號稱能救活死人肉白骨的圣者的慈悲面貌,但若成了慈悲圣者的敵人,所獲得的將是惡魔殘酷的劍與刀,這是每一個奇武大陸上的人全都知道的一項鐵則!
  盡管相當的沒有道理,相當的霸氣,相當的令人無法心服,但是,這卻是整個奇武大陸上所有人公認的一項用數十萬性命,不管是死去的或者活過來的血淋淋教訓所換來的,盡管,活的永遠比死的要少的那么的多!
  而這些水手們這時真的是相當的興奮。
  因為,身為北斗一員的他們,竟然會那么輕而易舉的,就換到了大陸上的人們作夢也想要獲得的惡魔的友誼,最大的證據便是他們剛剛見到了那個圣者的笑容,而不是惡魔的刀與劍,有什么比這個還有說服力的呢?
  懷抱著與甲板上的水手們同樣的興奮心情,帶著與之為友則是天底下最令人興奮的事,與之為敵則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事這樣的心情,水手首領領著亞芠走過了狹長的船艙通道,來到了位于船艙中層的一間房間面前。
  轉過身來,水手首領精神奕奕的說道:“老爺子就在這里,他已經等您好幾天了!”
  亞芠點點頭,忽然伸手在水手首領的胸前一拍,一陣金光閃過,水手首領先是心頭一滯,感覺到呼吸仿佛是要窒息一樣,忽而一股暖流流過,不知怎么的,以前胸口經常有種郁郁的感覺竟然不見了。
  水手首領原本還以為自己是哪里冒犯了亞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了,但是當自己的胸口一陣輕松傳來,身體仿佛是去掉一個重擔的感到一陣舒爽時,這才恍然大悟,知道困擾自己十多年的惡疾現在已在亞芠的這拍之下完全消失了,不由感激的朝亞芠點點頭。
  還來不及道謝,亞芠已經溫和的說道:“船老大,謝謝你了,我自己進去就行了!”
  說著,亞芠來到了艙門面前輕輕敲了兩下,當里頭傳出了一聲蒼老的口音說“進來”時,亞芠便推門進去了,留下了有點不敢置信的望著早已合上艙門的船老大。
  從以前,他就已經聽說過了亞芠的眾多傳言,也曾聽說過隸屬于北斗的成員,如果有幸可以跟亞芠有所接觸的話,或多或少都會得到一點好處,這使得凡是隸屬北斗的成員對于傳遞消息給亞芠的任務,莫不極力爭取。
  以前他就很懷疑,為什么這么多人搶著要跟亞芠這個傳說當中的殺人魔王接觸,難道真的有那么好嗎?
  但是現在他相信了,只不過是做這自己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幫亞芠領個路,竟然也可以使自己相當困擾的痼疾,在亞芠的一拍之下完全的消失無蹤,這么好的事情難怪大家要搶著干了!
  晃晃頭,船老大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跑上甲板,將這件事情說給其他人知道。
  肯定會羨慕死他們,慈悲圣者的手呢!天底下那么多人,大多是見識到銀月惡魔的血腥手段,能夠見識到慈悲圣者的治愈手段的人可是沒幾個呢!這下還不讓那些個混小子羨慕死!
  且不管船老大以及眾水手興奮的心情,當亞芠走進了船艙當中時,第一個映入眼中的,便是一面墻上一小格一小格布滿了整面墻的木格架子,再來,便是背對著他,一個面對著整面小格子,不斷將小格子上或多或少的紙片一會拿出來一會放進去的苗條身影,還有那正坐在*窗的一頭,借著小圓窗投進來的日光,拿著一個有放大功能的水晶棒,正研究著面前桌子上那一大堆資料的老人家。
  亞芠的進來并未讓這兩人的動作停下來,那苗條的身影依舊是忙碌的取放著小格子上的紙條,老人還是繼續低著頭研究桌上的資料。
  亞芠輕咳了一聲,老人家頭也不抬的說道:“里根(船老大)呀!告訴你午餐等一下再吃了,我要先將這些東西研究完,不要再來吵我了!”
  亞芠一愕!
  午餐?
  他好像記得他剛剛走進來時太陽都已經西垂了,怎么原來這個老人到現在還沒有吃午餐呀!
  亞芠心中不由的一陣感動。
  他當然知道老人家為什么會忙到連午餐都拖到現在沒有吃的原因,但是就因為明白,所以亞芠更加的感動!
  他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讓這么一位白發蒼蒼,又是位居北斗最高位階的黃星如此辛勞,為的就只是他之前說過的,想要弄清楚這個魔族大陸的各種人文地理資料這樣的一句話。
  為了他這樣隨口說出來的一句話,這位本來早該退休的北斗黃星,竟然二話不說的說他年輕時曾經到過魔族大陸,因此特地帶著一大批北斗菁英,遠渡重洋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魔族大陸,幫他收集分析資料。
  而連黃星都忙得忘記要吃飯,亞芠更難想象,那上千個分派出去收集資料的北斗菁英們,在這片廣大的大陸上又是如何的辛勞!
  還有亞芠轉過頭來,靜靜的看著那個早在他一聲輕咳時,便嬌軀微顫轉過身來,驚喜交加的望著他,欲言又止的俏佳人,他的義姐——蘇蘭。
  當日,他雖然已經借著虛幻之花向蘇蘭表明了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但是蘇蘭卻依舊追隨著他到新商盟,甚至與妃雅姊姊妹妹的叫的相當的親熱。
  當初水妖王他們建議亞芠先暫時離開一下人們眼前,避免因為他在一怒之下擊沈豐原城的事情,引發人們的恐懼與抵抗,這樣雖然讓亞芠之前的一番苦心付諸流水,但是亞芠不以為意,真正困擾他的,卻是凱特他們的傷勢在歷經亞芠以及圣靈魔導師兩大行家輪番檢查之后,內外傷勢雖然可以治療,然而凱特等人那種不明原因的身體無法行動的禁制,卻一直無法解除。
  最后,亞芠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得求助于太始,在太始說它可以治療,但是需要花一點時間的情況下,亞芠只得帶著全體的死神小隊遠渡重洋的到精靈大陸,來到太始本身所在之處,讓凱特他們得以接受治療。
  而亞芠自是了解到眾人的一番苦心,雖然說他自認自己并沒有錯,但是為了避免引發一般人民的反感,所以無論是水妖王也好,妃雅也好,全都一致贊成亞芠帶死神小隊到太始處求醫。
  甚至為了要讓亞芠可以放心的離開,水妖王與血獸皇更大拍胸脯,保證他們幾個老家伙會在亞芠離開的這段時間,將整個奇武大陸的人類凝聚成一個整體,甚至有不惜重新出山站在幕前的打算。
  但是亞芠在帶著死神小隊離開時,卻怎么也沒有想到,妃雅竟然是打著光*夜月一個女孩子,實在不足以照顧這一大群傷者的理由,硬是讓蘇蘭也跟著亞芠到精靈大陸去!
  爾后,當亞芠離開精靈大陸輾轉來到魔族大陸時,卻又發現蘇蘭不知怎么的,竟然也跟著黃星的北斗一群人也同樣的來到了魔族大陸,同時還帶來了雜務纏身無法跟隨在亞芠身邊的妃雅的訊息。
  妃雅說,她已經拜托蘇蘭照顧他了,所以,絕對不可以像在精靈大陸上那樣撇開蘇蘭一個人上路!
  妃雅的用心、蘇蘭的用情,亞芠不是不知道,只是感情這種事情實在是很難以說明!
  亞芠并不是那種會以美丑來看待一個人的人,沒錯,外貌清秀的蘇蘭是怎么也比不過妃雅的冷艷美麗,但是蘇蘭那溫柔的性子,在精靈大陸的那段時間照顧亞芠無微不至的表現,是妃雅怎么也比不上的。
  亞芠不是無心的人,也非真的無情,蘇蘭的一言一行他都看在眼里,對于蘇蘭在情愛無望之下,寧愿守著姊弟之名只求能跟在他身邊的堅定表現,亞芠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這個世界當中能夠讓亞芠無法拉下臉來對待的人,也許有如鳳毛麟爪般的稀少,但是蘇蘭肯定是當中的一個。
  但是也只是如此而已,對亞芠與對亞芠心中的約瑟來說,蘇蘭,始終是一位姊姊,也只能是一位姊姊!
  無聲的嘆口氣,亞芠朝蘇蘭點點頭,回應著蘇蘭見到他的驚喜,隨即轉過頭來面對著坐在書桌后已經抬起頭來看著他的老人隆達,也就是北斗的黃星,當日亞芠在華納邦公國邊境所遇到的那個不幸的老人。
  亞芠朝著隆達點點頭,說道:“老伯,好久不見了!”
  終于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恩人,隆達不由激動的站起來道:“恩人,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老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亞芠淡淡的一笑,從這個老人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屬于人類那崇高的感情。
  對他而言,幾年前的一件殺戮早已經從他的記憶里消除了,但是對于這個老人而言,卻是一輩子銘記在心的愧疚與感謝。
  從葛瑞斯的口中,亞芠間接的獲知了黃星這幾年來瘋狂的動用了他所屬的北斗勢力,就為了找尋他的蹤跡,也因為他的緣故,使北斗在他剛剛嶄露頭角時,便對他有了極度密切的注意力,也才有了今天他與北斗密切無間的配合。
  “來來!請坐!”隆達見到亞芠還站著,連忙伸手請亞芠在艙內另外一邊的椅子上坐下。
  看到了蘇蘭楞楞的站在一旁,隆達連忙的說道:“蘇蘭呀!你不是常常念著你這個義弟嗎?好不容易你義弟來了,怎么還楞在那不趕快招呼?”
  義弟嗎?
  亞芠飽含深意的眼光看了一下蘇蘭,忽然張口道:“姊,你就不用麻煩了,咱們姊弟之間何必計較這些!”
  當亞芠叫了自己一聲姊姊時,蘇蘭心中不由的一顫,實在是說不清楚心中那復雜的感受,是悲傷還是欣喜?
  “沒關系,難得你都來了,我去準備一些茶點好了,正好老爺子也需要休息一下。”淡雅的說著,蘇蘭輕輕的點點頭,轉過身來默默的看了亞芠一眼,隨即推開門走了出去,把空間留給了這一老一少,她知道亞芠這么突然的出現一定有著重要的事情,她還是不要在旁邊打擾他們的好。
  看著蘇蘭與亞芠之間說不出來的詭異互動,年老成精的隆達,哪里還會看不出這對義姊弟之間彌漫著一種奇異的氣氛,但是這種年輕人之間的事情他也不好太過探究!
  走出了桌子后,隆達來到亞芠的旁邊坐下,側身問道:“恩人這次過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亞芠微笑道:“老伯還是叫我亞芠好了,恩人聽起來真的是很奇怪!”
  隆達朗爽一笑道:“那好,我就不客氣叫你亞芠了!”
  活了這么久了,隆達倒也相當的豪氣。
  看來,盡管是不會武功或魔法,但是身為北斗的黃星還是有著他的氣度,知道在亞芠的面前太過于謙遜就變成了虛偽,因此立即從善如流的改變了稱呼,同時也拉近了他跟亞芠之間的距離。
  不再客氣,亞芠開門見山的說道:“其實我這次來找老伯是有目的的,我想跟您要一份有關這個大陸的各大勢力的情報的。”
  隆達一副不出所料的點點頭,起身走到他的桌前,從桌上拿起了一張不知是何種材質卷起來的紙卷,遞給亞芠道:“這是這個大陸的概略地形圖與各大勢力,不過抱歉的是因為我們來的時間實在太短了,只能夠概略的調查出這里出名的勢力以及各種地形,還在持續的補充當中,這只是一份簡圖!”
  攤開了紙卷,亞芠一邊看一邊聽著隆達解釋,雖然隆達說是簡圖,但是在亞芠看來,這一份五十公分見方的所謂簡圖,不但上面清楚的標示出了整個魔族大陸的顯著地形,甚至連大陸上的各魔族勢力、當中明顯的占有五個比較大地盤的勢力首領以及重要人物的名字,全都標示的清清楚楚。
  這不由的叫亞芠暗贊在心,不愧是專門搞情報出身的北斗,來到這魔族大陸說來也不過才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是竟然可以在這人生地不熟又語言不通的魔族大陸上有此成績,真的是相當有效率!
  忽然,亞芠眼尖的看到了地圖上,距離坎維拉特鎮東北方一千五百公里的沙漠邊緣處,清楚的標示了一個湖泊,上面還寫著天水湖,在天水湖的下面卻又加了一個流字,天水湖應該就是這個湖泊的名字,但是這個流呢?看起來倒像是魔族的人名,亞芠忍不住指著這個流字問道:“老伯,這個流是什么意思?”
  隆達看了一下,很快的解釋道:“噢!這個流是指傳說中一個居住在天水湖的魔族人。”
  亞芠一愕,隨即被挑起好奇心了,能夠入的了黃星的法眼而特別在這張簡圖上標示名字的魔族人,想來必定不凡!
  不等亞芠發問,隆達便已經自己說起來:“要說這個人,得先提到整個魔族大陸的勢力分配,在這個大陸上總共有五大部族瓜分著整個魔族大陸的地盤,而這五大部族分別是天坦部族、雅色圖部族、黎流閩部族、比里汍部族與愛濃部族,其勢力大小依序排列。
  “在這五大部族當中,都有著相當特殊的人物存在著,也正是這些人物的存在,主導著整個魔族大陸的勢力分配與部族興盛衰亡。”
  話鋒一轉,隆達忽然似笑非笑道:“其實,經過一番的查探之后,我們發現到,魔族大陸上其實也是有著類似我們大陸十大高手的排行榜,他們稱之為斗神(注二)。
  “在整個魔族大陸上,能夠被稱之為斗神的人總共有十六人,當中十五人分別位屬于整個魔族大陸上最大的五個族,都是這些族的頭目與氏長,其中最大勢力的天坦族中就獨占了當中的五位,其余的四族當中分別有一至三位。
  “而這個流則是獨立于部族之外的第十六位斗神,也是唯一一個可以不借用部族的勢力,而與其他十五位斗神相互抗庭的一個傳奇人物。
  “在魔族的傳說當中,這個流·斗神成名一百多年來,歷經了大大小小的戰陣上千次,死在他手中的人物高達數千人,而且其他的十五個斗神幾乎都曾經跟他動過手,只除了第一勢力那位號稱實力最強的天·斗神之外,不過他與其他斗神之間的勝敗,就不是我們可以查得出來的,畢竟在這塊大陸上,斗神的地位就有如我們的十大高手,幾乎沒有人敢去問結果。
  “而這位因為其好斗的性格而被整個魔族大陸另外封了一個戰神之名的流?斗神,在三十年前不知怎么的忽然隱居在這個天水湖旁,而因為他崇高的地位,所以原本掌控這個天水湖的沙漠愛濃族,還特別將這個天水湖附近三十里內劃為禁區,不準任何人進入打擾到流·斗神的寧靜,所以我才特別的將他的名字也列上去。”
  注意到隆達在說這位流·斗神的事跡時,還不住的用著一種怪異的眼光看著他,亞芠不由的心里頭暗暗的苦笑起來,從隆達的眼中,亞芠讀出了這位流·斗神跟他比還差多了的意思,怎能不叫亞芠為之苦笑!
  同時,從隆達剛剛的敘述當中,亞芠忍不住細數了一下這張簡圖上的人名:天、靜、風、拳、刀、重、意、界、瑪、魯、史、摩、炎、狂、圖,再加上最后的流,總共是十六個人名,也是代表魔族最強的十六人,十六斗神!
  亞芠暗暗的記住了這些人名以及所屬的勢力。
  看來,想要幫助葛征服整個魔族大陸,這十六斗神便是橫越在葛面前的十六道高大的城墻關卡了。
  不過,亞芠心中忽然泛起了一個奇怪的想法,這個流·斗神,既不成立自己的部族(注三),也不加入任何一方,這與崇尚強大與戰斗的魔族人天性不符,而且,如果隆達所說的沒錯的話,那么好斗的一個人會忽然的隱居起來,其中內情也一定相當的不簡單,也許,在葛他們有足夠實力起事之前,他該去拜訪一下這個有戰神之稱的斗神,畢竟看起來,大家也算是鄰居不是嗎?
  就在亞芠暗暗的考慮什么時候去拜訪一下這位流?斗神時,艙門再度打開了,蘇蘭雙手托著一個精致圓盤,上面擺著茶壺與幾樣精致小點心走了進來,同時,亞芠忽然心中一震!
  見到了蘇蘭以及蘇蘭手上的東西,隆達不由的呵呵一笑道:“哇!這么香?蘇蘭,今天可真難得,你竟然會親自下廚做了這些小茶點,你知道嗎?自從上次我嘗過你的手藝之后,其他東西我都食之無味了,看來今天托了亞芠的福我可是口福不淺!”
  隆達邊說邊忍不住的用鼻子吸吸空氣中的清香,這舉動頓時叫蘇蘭浮現了一抹笑容,誰知這時候,亞芠忽然站起來道:“老伯,我還有急事先離開了,麻煩你繼續注意一下有關魔族大陸的動態,我們再聯絡好了!”說著亞芠起步就要走!
  看到了亞芠如此突兀的舉動,隆達不由的一楞,隨即注意到了蘇蘭那忽然變得蒼白的臉色,隆達傻住了!
  走到蘇蘭面前,看到了蘇蘭那忽然蒼白的臉色,亞芠忽然心中一陣不忍,莫名其妙的就伸手拿起了一塊烤的色香俱全的金黃色小餅干放入嘴中,只覺這小餅干外脆內酥入口即化,頓時讓他覺得口齒生香,的確是難得的美味。
  亞芠有點含糊道:“姊,這次我真的有事,你烤的餅干真的很好吃,下次有機會我再來品嘗一下你的手藝!”
  說著,亞芠又拿起了一塊,丟進了自己的嘴中,然后才出了艙門揚長而去,但是經過了這一回,蘇蘭的臉色已經不再像剛剛那樣的蒼白了,反倒是有點紅暈有點振奮的樣子。
  一旁的隆達看了老半天,忽然嘆口氣道:“蘇蘭,想不想跟我談談你們之間到底是怎么回事?”
  蘇蘭一愕,轉頭看了一下隆達,隆達正用一種相當慈愛的眼光看著她!
  注二:
  斗神:在魔族大陸上對于實力高強的人所賦予的一種尊稱,必須要由旁人給予并且公認才算數,其他的自己取的都不算數,其實力簡單來說,單挑一萬魔族精兵而不死,大概就有機會可以被稱呼為斗神了。
  當然了,并非說實力堅強的魔族人就會被稱之為斗神,還是有許多實力相當堅強的人無法成為斗神,最主要的原因往往是在于名氣!
  因為斗神之所以名為斗神,那是因為想要讓整個大陸的人都認識自己的實力,而參與打斗是最好的方法,每一個斗神幾乎都有著成千上百的戰斗經驗!
  注三:在魔族大陸中,實力代表著一切,如果有足夠的實力的話,便可以集合大量的人才與人民占地為王成立自己的部族,類似于人類的自立為王,但是卻比人類簡單的多了,只要拳頭夠大,想要創立出屬于自己的部族其實是一件相當簡單的事情,而被賦予最強稱號的斗神,當然是最佳的部族氏長人選了。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