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第四章師者傳道

“魔族人的體質無法學習人類所具有的真氣,也不能夠像精靈族那樣天生就有可以操縱能量的魔法力量。但是論起**的各項條件,魔族人卻是最好的,如果再加上你們魔族人天生具備的魔氣以及天性計算在內的話,那么將魔族人視為天生要戰斗的種族也不為過。聽不懂魔氣嗎?”
  在沙漠某一個遍布大小石塊的偏僻角落里,兩腿盤坐在一塊大石上,亞芠淡笑的望著在他面前正齜牙咧嘴咬著一根掛著重物的繩子,蹲著馬步,兩手平舉還同時握著兩塊看起來有數十斤重大石的葛。
  葛勉強的搖搖頭,亞芠也跟著搖搖頭道:“這倒是為師的疏忽了,魔氣是為師人族的一些老前輩對于你們這種能力的稱呼,用你們的話應該是說‘斗氣’吧!”
  聽到斗氣兩個字,盡管現在身體酸痛無比,葛卻還是忍不住的雙眼一亮,他怎么會不知道斗氣呢?
  這斗氣在這塊大陸上可是強者的代名詞,力量的代表,擁有斗氣的人在大陸上絕對都是人人尊敬的強者之流,但是亞芠怎么會說斗氣是天生就具備的呢?他怎么沒有?
  不!不只是他而已,在這個大陸上,九成以上的人都沒有斗氣,這怎么能夠算的上是天生的呢?
  亞芠淡淡一笑,葛眼中的疑惑他是看在眼中,亞芠解釋道:“其實為師來到你們的大陸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在這段時間當中,為師曾經觀察過你們所謂的斗氣,摻雜著以前為師的一些老前輩們的口述以及這段日子幫你治療的經驗,為師可以跟你說,斗氣真的是你們魔族一族人人天生就具備的一項特別的能力。
  “當然了,雖然說是天生的能力,但是如果沒有經過足夠的鍛煉的話,那么這一項天生的能力也是不足以發揮出來的。”
  葛理解的點點頭,如果是這樣說的話,那倒也解釋的通!不過斗氣到底是什么?亞芠在這個時候忽然對他說出了斗氣,是不是要教他怎么鍛煉斗氣?
  一想到這,葛不由兩眼放光的注視著亞芠!
  看到了葛的模樣,亞芠不由的啞然失笑,從大石上起來,亞芠繞到大石的后面,當著葛的面,忽然伸手貼在大石后面一塊比他剛剛所坐的大石還要大上五倍的巨巖,輕哼一聲,手中金光一冒,一瞬間,巨巖就在亞芠的掌下化成了飛灰,灰白的石粉灑落一地,與黃沙混成了一團。
  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死命的盯著那巨巖已經不復在的地方,忍不住又將眼中看向了現在已經恢復原狀的亞芠的右手,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大的一塊堅硬巖石,竟然在亞芠輕輕一碰之下就這么飛灰湮滅了。
  亞芠淡淡的一笑,又坐回了剛剛的大石頭上,淡淡道:“剛剛為師所用的便是人族的真氣絕學,但是如果是你們魔族的斗氣同樣的可以辦到相同的事情,甚至是比用真氣還要來的輕易!
  “根據我的了解,斗氣是一種瞬間爆發出強大力量的能力,可以在一瞬間千百倍的提高使用者的各項能力,但是缺點卻也是有的,那便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聽到亞芠這樣一說,葛不由的兩眼瞪的大大的瞧著亞芠,眼中盡是貪婪渴望的眼光。
  亞芠輕笑一聲:“別用那種目光看為師,為師并不知道你們魔族的斗氣該如何修煉!”
  葛一愕,隨即想到了亞芠并不是魔族,不知道斗氣如何修煉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卻也難掩心中的失望。
  看到自己唯一的弟子失望的模樣,亞芠搖搖頭道:“就這么不相信為師?”
  葛忍不住又是一呆,難道亞芠有辦法讓他練成斗氣?
  可是剛剛亞芠不是說他不知道如何修煉斗氣嗎?葛已經被亞芠前后不一的話給弄得頭昏腦脹了。
  亞芠望著葛,溫和的說道:“雖然為師不曉得你們魔族的斗氣該如何修煉,但是為師卻可以幫助你練成斗氣。”
  抬起頭來,亞芠遙望著沙漠遠端,熾熱的空氣讓遠處的景物一陣模糊搖晃,偶爾間還有海市蜃樓的綠洲景象出現,亞芠悠悠道:“幾百年來,人族、精靈族、魔族,每隔百年都會在亞人大陸上進行一次比武較技,而為師相當幸運的,有幾位曾經參加過異族菁英比武較技的老前輩與為師交好,從他們的嘴中,為師多多少少了解到了斗氣是怎么樣的一種能力。”
  “如果說人族的真氣力量是一種像大海般溫厚而雄渾的力量,精靈族的魔法力量便像是那多變的天氣,誰也不曉得下一刻會出現什么,而魔族的斗氣力量則宛如天崩地裂般,具有莫大的威能。”
  “斗氣的變化不如魔法力量,綿長不如真氣力量,但是如論瞬間爆發的力量以及在**上的加持作用,則真氣與魔法力量遠遠不如斗氣來的強大與徹底。”
  “簡單來說,斗氣的力量形于內可以讓你們魔族在一瞬間提高了**的爆發力、防護力、反應力等等,形于外的話則是像這樣。”
  說著亞芠忽然伸出了右手來,在葛的面前散發出了赤紅而猛烈的火焰般的光芒來,然后往外一揮,瞬間一道火焰氣刀射出,在沙丘上造成了一道長長的深痕。
  亞芠淡淡對著看呆了的葛說道:“這是為師透過了魔力,模仿一個具備了火焰斗氣的魔族人在發動斗氣時所應該具備的外部形象,當然了,實際上還是有些差別的。”
  “根據為師這一段日子來的觀察,你們魔族所獨具的斗氣,似乎是可以融合外部的一些魔法元素能量,透過了這樣的方式,讓你們原本就已經相當威猛的斗氣,又變得具有個人色彩以及更加的威力無儔,融合了火魔法元素能量的便稱為火焰斗氣,融合了水魔法元素能量的便稱為海藍斗氣等等,這也就是所謂的斗氣屬性!”
  “因此可以說,魔族的斗氣是一種介于真氣與魔力之間的能量,同時兼具了兩種力量的特征,而這種能量是你們魔族人在透過**的嚴格鍛煉之下可以激發出來的,至于詳細的細節部分為師還有些弄不懂,為師也就不解釋了。”
  葛呆呆的點點頭,他早已經被亞芠那冒著火焰的右手給完全吸引了心神了,連身體上的酸痛都忘記了。
  “葛,你想不想要擁有斗氣?”亞芠淡笑的望著葛,似乎在不經意間詢問著。
  這還用說?
  葛幾乎死命的點著頭,要不是他的嘴上還咬著一根垂著重物的繩子不敢松開的話,恐怕這時他已經放聲大叫他要了!
  亞芠點點頭,也不多說廢話,直接說道:“據為師研究的結果知道,你們的體內會合成某種成分不明的東西,根據我的猜測,這種東西必定與你們產生斗氣有關。”
  “為師之所以敢這么說,是因為為師在觀察你們的身體狀況之后發現,好像實力越強的人,體內所擁有的這種姑且名為斗源的物質就越多,也許當**鍛煉到某一個程度之后,當體內的這種斗源濃度達到了某一個標準之后,再經過意志的激發便會產生斗氣。”
  “這樣的一個結論,在為師這一個多月來隨著你每天的鍛煉增強實力的比對之下,更是深信如此!”
  葛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亞芠每天晚上,都會對他以及其他同樣接受訓練的士兵做檢查的用意是在這呀!
  “雖然為師并不曉得你魔族鍛煉斗氣的正確方法,但是為師卻可以借鏡人族的鍛煉方式來加強你本身的能力,相信有朝一日,你一定可以自然而然的擁有斗氣的。”
  葛不由的興奮的直點頭,亞芠點點頭:“那好,從明天起,你訓練的分量再增加一倍!另外,從明天開始,你要與那些士兵們做生死戰斗,唯有在生與死的修羅沙場上所鍛煉出來的技巧,這才是真正的技巧!”
  聽到亞芠這樣一說,葛雖然心中暗暗叫苦不已,但是只要一想到斗氣,葛便不由自主的一陣興奮。
  亞芠走下了大石,轉往沙丘的另外一端走去,那里還有另外一群他為自己的寶貝徒弟而要嚴加鍛煉的未來武力!
  繞過了沙丘,亞芠來到了沙丘的另外一端,在另外一邊,還有七十六個與葛一樣在做負重訓練的魔族人。
  看到亞芠來到,所有的魔族人眼中頓時閃過了一抹驚慌的神色,同時,一道赤紅的光芒落到了亞芠的肩膀上。
  亞芠頓了頓問道:“朱雀,情況怎么樣?”
  望著沙丘底下的眾人,朱雀搖搖頭道:“不行,雖然說他們都有不俗的力量,但是比起死神小隊來說,那可就差多了,最糟的是他們根本就無心來鍛煉,這樣子訓練起來,效果就更差了。”
  亞芠一邊聽朱雀抱怨,一邊走到了眾人的面前,冰冷的雙眼盯著眾人直瞧了好一會,看的眾人一陣毛骨悚然,忽然,亞芠隨手往右一揮拳,一道金色的拳勁脫拳而出,直接砸在了亞芠的腳邊,當場弄得煙霧彌漫塵土飛揚。
  煙塵落地之后,這些被亞芠強迫收服的士兵們,頓時瞧見了亞芠的右手邊地上,竟然被轟出了一個足足有五公尺方圓的大洞來。
  亞芠冷冷的拋下了一句話:“三個月之后,接不下我這一拳的廢物者,死!”
  殘酷的語氣配上亞芠陰冷至極的面貌,頓時叫所有的士兵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沒有人敢懷疑亞芠這話的真實程度。
  來到這個以實力為重的魔族大陸上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月,但是亞芠深深了解一件事,對于崇尚武風的魔族人來說,以強大實力為后盾所說的話,永遠比光說不練要來的有用千百倍。
  果然,經亞芠這一手之后,這群士兵們果然在亞芠的督促下,努力的鍛煉起自己來,看到了所有人這下全都專心的鍛煉,一旁的朱雀忍不住的搖頭嘆息起來,“果然,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強者為尊!”
  還來不及多想,朱雀忽然聽到亞芠傳來的心語:“朱雀,這群家伙你幫我翻譯一下,從明天開始,每天上午跟下午我會安排一個人與葛做實戰,告訴他們,如果有人可以殺死葛的話,那我就放他自由!”
  聽到了亞芠的心語,朱雀不由的一楞,它是知道亞芠是那種徹底奉行實戰修煉主義的人,但是沒想到,亞芠竟然會讓自己的徒弟也同樣做這種修煉,而且,竟然還是用這種以自由與死亡為代價的規范條件!
  想是這樣想,但是朱雀卻也連忙將亞芠的話翻譯起來,讓所有的士兵們聽。
  聽到了朱雀的翻譯之后,所有的士兵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忍不住你望我我望你的,最后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亞芠的身上。
  對于眾人的目光亞芠視若無睹,亞芠轉過身來,叫喚道:“葛!”
  正在沙堆的另外一頭一面做著亞芠所規定的訓練課程、一面夢想自己擁有斗氣的葛,在聽到亞芠的叫喚后,連忙放下了手里嘴里的重物,然后大聲的回應著,同時很快的爬過沙堆來到亞芠的面前。
  亞芠望著看起來相當興奮的葛,點點頭,忽然轉身走到眾人面前的另外一塊大石面前,信手在大石表面一抹,原本凹凸不平的堅硬大石竟然在亞芠的伸手一抹之下,石屑紛飛,露出了一個相當平整的表面來。
  伸出一根手指,亞芠開始在已經變得相當平整的大石上刻畫起來。
  看到堅硬的大石在亞芠的一抹之下變得平整,然后又看到亞芠如此輕松的用一根手指在大石頭上不知畫些什么東西,這塊應該是很堅硬的大石頭,在亞芠的手底下仿佛變成了像豆腐似的柔軟,任由亞芠愛怎么捏愛怎么畫就怎么捏怎么畫,包括了葛在內以及其他的士兵們,不由的對亞芠在不經意之間所展現出來高強實力感到相當的佩服!
  亞芠在大石頭上東一條西一點的不停的在做些什么東西,直弄了老半天,亞芠這才往后退了幾步,仔細的看起了自己的作品,而這時,葛等人也才看到原來亞芠是在大石頭上刻畫出三、四十幅的人物畫像來。
  雖然是以人類為藍本,但是這些人像卻刻畫的唯妙唯肖,幾乎叫人誤以為是真人活躍于大石上。
  葛不解的看著大石上的三十多幅人像畫,發現到每個人像都有著不同的動作姿態,人像的周邊還有好幾條線條在,他忍不住問道:“老師,您這是在畫什么?”
  亞芠偏頭看了葛以及在葛后面同樣一臉不解的士兵們,淡淡的說道:“這個是為師人族當中的一些我覺得有用的招式,我刻了五招,這也是你們這幾天當中要學習的東西!”
  聽到了招式兩個字,包括葛在內,所有的魔族人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猛抽一口氣,之后便死命的盯著那個大石頭上的人像瞧著。
  原來,在這個魔族大陸上,并非人人都可以學到招式,可以學到招式的人一般來說,都是一些身分比較高貴的魔族人,像葛這樣的奴隸,甚至是那些士兵,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招式,在戰斗時,他們往往都只是單純的憑借本身的本能反應與力量以及堅硬的軀體來進行戰斗。
  而亞芠這樣二話不說的一口氣就拿出了招式要讓他們學習,怎么不叫葛等人驚喜欲狂?
  完全不曉得其中原由的亞芠,雖然覺得眾人的表現有點異常,但是他卻也不想去追究這些事情,只是淡淡的,在朱雀的協助下,一一說明了這些招式的作用,以及旁邊線條所代表的招式走向和如何活用。
  一口氣講解了這幾招之后,亞芠最后厲聲的警告道:“從今天晚上起,所有人練習招式,隔天戰斗時必須要做到能夠將前一天所學會的招式使用出來的地步。”
  此時眾人對于亞芠的話已經產生了一種不能不聽的心態,因此亞芠一說完,眾人連忙點起頭來。
  亞芠再度將對葛他們的訓練之責交代給了朱雀之后,便騰身而起,往外飛走,留下了滿地再度因為亞芠的懸空飛行而羨慕加佩服的魔族人。
  離開了訓練葛等人的秘密場所之后,亞芠直接飛到了百里之外的坎維拉特鎮,在鎮外降落,緩緩的走進了坎維拉特鎮的街道當中。
  亞芠有點疑惑的看著鎮上的街道,跟之前幾次他來坎維拉特鎮的時候相較,這時的坎維拉特鎮似乎是太過安靜了點,尤其是這個時候應該是下午市集開市的時間,但是街道上一片空曠,連半個人影都沒有,而且連商家也都關了!
  不經意間,亞芠看到了大街某些暗巷里面,有為數不少的晃動人影,更有著他絕對不會看錯的刀劍反光,叫亞芠微微一愕!
  雖然不怕事,但是如果事不關己的話,那自己也沒必要惹是生非,尤其,現在他又是在這個陌生的大陸上。
  腦海中轉著這樣的念頭,亞芠第一個反應便是轉身想要退出坎維拉特鎮的大街,只是亞芠似乎晚了一步,當他轉過身來時,他便已經聽到了鎮外傳來相當嘈雜的腳步聲,隨即,大隊的魔族人馬攔住了他的退路,而那些埋伏在暗巷里面的人也跟著涌了出來,將亞芠團團的圍困在大街上。
  亞芠冷冷的看著自己周遭舞刀弄劍的魔族人,好半晌,他的眼光集中在某一個人身上,那是一個已經失去一條手臂、原本就已經夠難看的臉,但因為強烈的恨意,一張臉扭曲的更加丑惡,那正是一個多月前被亞芠廢去一臂的魔族人。
  至此,亞芠已經可以理解到今天自己之所以會被包圍的原因了。
  看看周遭的人群,亞芠心中不由的一嘆,看來,自己真的是受到約瑟的影響太深了,否則,依照自己以前的習性來說,哪里會讓這個魔族人在冒犯了自己一次之后,還有這個機會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恐怕尸骨早已不知被埋在哪了,對敵人果然是不能夠手下留情的呀!
  引來了這么多人包圍住亞芠的那個魔族人,死命的瞪著亞芠,嘴里不知道大吼些什么,獨手不停的胡亂揮舞著,只可惜他是對牛彈琴了,朱雀不在身旁的亞芠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說些什么,不過,總算亞芠不會誤會這么一大群人手拿刀劍包圍著他的用意!
  既然知道自己聽不懂對方在說些什么,那么亞芠也就懶的廢話了,雙手一振,披風往后一揚,亞芠便已經往前沖去,二話不說來到了那獨臂魔族人的面前,手同時往前一伸,手掌直接印在那獨臂魔族人的額頭上,一掌將那個獨臂魔族人給打的飛出去,然后一個回身,開始清掃那獨臂人身邊的人。
  只見亞芠的雙手不知何時竟然異變成一雙毛茸茸的獸爪,閃耀著可怕利芒的銳利爪子,隨著亞芠的每一次揮動,直接從周遭魔族人身上帶起一點一滴的血花,當中伴隨著魔族人在措手不及嚴重受創之下本能的慘叫聲。
  當那獨臂人落地吐出了一大口藍色鮮血后,已經最少有七、八個人死于亞芠那獸爪般的雙手了。
  終于回過神來的魔族人,見到亞芠竟然悶聲不響的就狠下毒手,不由的大嘩起來,但是也不忘舉起手中的刀劍,往亞芠殺了過來。
  亞芠來者不拒的,獸爪般的手臂似乎刀槍不入的硬捍魔族人的刀劍,手上的長爪只要輕輕一觸魔族人的身體,不管魔族人的身體防御力是如何的強韌,不管身上的盔甲是如何的堅硬,無一例外的被亞芠的爪子給開膛破肚。
  老實說,這樣兩、三百個魔族人足以對附近千人的人族精銳士兵,但是相當可惜的是,他們現在所碰上的,卻是在奇武大陸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萬人莫敵的惡魔。
  魔族人怎么也沒想到,原本只是很單純的想要來找那個膽敢傷害圣族人的卑賤人族算帳,來了這么多人當中已經有人覺得太過小題大作了,但是他們怎么也沒想到,守了好幾天,人是等到了,但是沒想到他們所等到的人竟然會強到這種程度!
  看著亞芠那宛如幽靈般漆黑身影在人群里詭異的來去自如,凡是他所經之處,全都染下深藍的鮮血,耳邊聽著同伴們不斷傳來的那只來得及喊出一半的慘叫聲,外圍的人不禁膽怯起來,腳步由原先的往前沖變成了停止,最后緩緩的往后退!
  解決了圍在身邊的敵人之后,亞芠微微瞇起眼睛看著周圍遠處那一群見機抽身的魔族人。
  雖然亞芠無法從魔族人那布滿鱗片的臉上看出他們的喜怒哀樂,但是,從那一雙雙暗紅的雙眼中,亞芠瞧見了他向來相當習慣的恐懼味道!
  見到亞芠冰冷的目光在看著他們,所有魔族人不由狂呼一聲,轉身往后就跑,將背后的大空門露給了亞芠!
  亞芠冷冷一笑,他太了解自己在殺戮時所帶給旁人的,尤其是親身戰斗的人是怎樣的一種感覺,這種不分敵我,不分種族的恐懼,幾乎已經變成了他的另外一項武器了!
  嘴角再度浮起了一抹冷酷笑容,決心不再留情,避免引發更多麻煩的亞芠絕對不容許這些人離去,他要留下他們來!
  往前一踏,亞芠正要追上去,就在這時候,亞芠冰冷的臉上忽然浮現了一陣痛苦的臉色,異變的手一瞬間恢復成原來的模樣,而亞芠竟然屈膝跪在地上,全身不住的痙攣著,身上更是一瞬間被自己所流出的冷汗所浸濕!
  發出了一聲有如野獸般的痛苦吼聲,亞芠勉強的伸手往前用力一揮,金光一閃,一道半月形的天心氣勁射出,追上了那群亡命而逃的魔族人,正中所有人的背心,同時亦引發了魔族人了連聲慘叫,墜地不起,最終,他們還是沒能夠在亞芠的手底下逃出生天,也許,這就是與惡魔為敵的唯一鐵律吧!
  而跪在地上渾身不住痙攣同時發出了悶哼聲的亞芠,根本就無法兼顧自己的戰果,也無法去顧及剛剛力量太大的真氣余勁正破壞著街道周圍的房子,他只是不停的全身痙攣,不停的發出嘶啞的哼聲來!
  好半晌,亞芠身上的痙攣慢慢消失了,亞芠似乎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慢慢抬起頭來,一瞬間,恍若錯覺般,亞芠的雙眼竟然散發出了金色的光彩,然后又恢復成了他原本的瞳色!
  慢慢站起來,亞芠的臉上不經意的閃過了一絲疲憊的神色!
  對他而言,這一群魔族人的攻擊只是一場鬧劇,甚至連讓他再看一眼那一手造成的慘烈戰場的資格都沒有,真正困擾他的是他那發作越來越頻繁的毛病,一種痛的連亞芠也無法自制的全身性劇痛!
  輕輕一抖身上的衣服,剛剛的戰斗并未能夠在亞芠的身上沾染上一絲血跡,但是他卻在痛苦中染上了地上的黃沙。
  恢復成原本的一身漆黑之后,亞芠放眼一瞧,略帶歉意的看了一下大街兩側被他所破壞的房舍以及房舍中臉色發白、正縮成一團不住顫抖的人群,都是他的人類同胞們。
  亞芠朝他們點點頭,隨即往港口的方向邁步而去。
  直到亞芠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另一端之后,一個人影,慢慢從半塌的屋子當中站起來,眼中閃爍著某種奇異的光芒,很快的往鎮外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