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第一章風云始動

距離泰龍帝國盧勘學院幻獸大會舉行之后的第七個月,同時也是泰龍與斯達兩帝國聯手進攻華那邦公國的第一個月。
  在泰龍帝國對華那邦公國用兵的百萬大軍陣營中,位屬中軍的帥帳里,一身淡褐色戎裝的翰羅正站在一張桌子前,背對門口,抬頭看著掛在帥帳上方的軍事地形圖。
  在軍事地形圖上,位屬華那邦公國全境地形圖下方、碧波草原邊緣處的泰龍帝國百萬大軍,以藍點作表示;位于地圖上方、在魔鬼沼澤前緣處,有一大片的黃點,那則是斯達帝國所派出的百萬大軍。
  而華那邦公國所屬的大軍總共有兩百五十萬,留三十萬在原曙城四周擔任后備,派出兩百二十萬,區分成兩半,分別在碧波草原前與魔鬼沼澤處,密密麻麻的分布著,以紅點表示。
  在兩國聯手之下,短短一個月內,已經共同占領了華那邦公國近五分之一的領地,速度不可謂不快。
  這主要都是歸功于兩國同時出兵一北一南的進攻華那邦公國,導致華那邦公國必須要兩面應敵,又再加上有翰羅——堪稱是最了解華那邦公國各項軍事的聯軍元帥——在主持大局的關系。
  但是,這幾天來,翰羅卻相當煩惱,首要的原因就在于華那邦公國的抵抗是如此出乎人意料的頑強,翰羅完全沒想到,短短幾年之間,華那邦公國的常備軍隊竟然一口氣增加了快兩百萬。
  就翰羅對華那邦公國的內部了解,這根本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事情,以至于當他從葛瑞斯手中接到現在整個華那邦公國的軍事力量報告時,不由的嚇了一大跳。
  雖然依舊是按照著原訂計畫與斯達帝國聯合派兵進攻,但是在翰羅的心中,卻是一直對于現在這種太過于順利的現象,感覺到有點不安。
  無論再怎么看,以他對華那邦公國的了解,這樣的進度實在是太超乎自己預算的快了,快的讓翰羅這個一輩子都在戰場上打滾的老將,感覺到一種山雨欲來之前的寧靜,充滿了不寒而栗的感覺。
  再加上這幾天下來,不時的底下通報上來,有很多軍官老是被人給暗殺,弄得整個軍營人心惶惶,著實令翰羅相當的頭痛。
  在他想來,這應該就是華那邦開始反擊了。
  只是翰羅卻沒有想到,華那邦公國方面并未在戰場上反擊,反倒是用這種相當卑鄙的方式來反擊!
  揉揉有點發酸的額頭,翰羅揚聲說道:“衛兵!衛兵!”
  隨著翰羅的叫喚,帥帳外頓時傳來了應和聲,同時一個身穿鐵甲、手持長槍的銀白人影走了進來,在翰羅的面前單膝點地道:“元帥有何吩咐?”
  翰羅頭也沒回的說道:“馬上去請所有的將軍過來!”
  衛兵應諾一聲,隨即馬上起身往帥帳外走出去,帥帳外頓時傳來了多人奔跑的聲音。
  不到十分鐘,所有軍中的將軍級將領全都趕了過來,聚集在翰羅的帥帳中,就算是沒能夠趕來的其他將軍也都利用專用的魔法師,透過傳訊幻獸的光幕,參與了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聚集!
  所有人全都屏息的等著翰羅轉過身來,沒有一個人敢出聲打擾翰羅的思緒。
  好半晌,翰羅終于從墻上的軍事地圖上挪回了目光,轉過身來面對著眾人,銳利的目光一一掃過了帥帳當中的十多個位高權重的將領臉上。
  當每一個人被翰羅那銳利而嚴肅的目光逼的垂下頭來時,翰羅終于開口道:“你們誰可以告訴我,為什么這三天來,我軍方面竟然連續發生了兩百多起的基層軍官被暗殺的事件?”
  聽到翰羅說出這件事情來,所有人不由的面露苦笑。
  老實說,在他們過來之前,每個人也正在為這件事忙的焦頭爛額,雖然說被暗殺的全都是那些位列最末位的軍官,但是由于這些軍官是直接接觸士兵,他們的被暗殺頓時讓士兵們直接感到生命受到威脅!
  再加上,這些最末位的軍官又都是最基層的人,想要找到接替者可真的是讓所有人傷透了腦筋。
  到現在,兩百多個被暗殺軍官的職位還有九成以上沒有補齊,直接導致了整個帝**隊的攻勢停頓,這恐怕不是在場的所有人所能夠預料到的!
  見到所有人都不吭聲,翰羅眼光直接穿過了傳訊幻獸的魔法光幕,注視著身在最右翼的亞旭身上,在這一場的戰役當中,亞華、亞旭、亞若三兄弟分別統領著前鋒、右翼、左翼的三大軍團。
  身為元帥的翰羅,任命自己的三個孫子擔任幾乎是僅次于他元帥的次要位置,分別統領了帝國近乎一半的軍隊,這樣做難免有人有微詞,認為他有私心!
  但是不可否認的,用武勇的亞華擔任前鋒軍,搭配上狡詐若狐的亞旭的右翼軍,以及強悍不畏死的亞若的左翼軍,再配合翰羅本身的中軍,可以說翰羅指揮起來有如臂指,相當順暢流利,創下了比斯達帝國方面更好的戰績,這也使得旁人無話可說。
  也因此,今晚的這一場會議,亞華三人不能不在場。
  看到了翰羅的目光,亞旭略一沈思之后,緩緩說道:“元帥,我們不得不佩服華那邦公國的這一項戰略!
  “比較起高級軍官來說,這些基層的軍官是直接面對士兵,等于也直接影響士兵們的士氣,而且,他們也等于是我們整個軍團的神經末梢,如果這些神經末梢被殺死了,就算擔任大腦部位的高級干部再怎么聰明,擔任肌肉的士兵再怎么強壯,整個軍團也就只能夠癱瘓了!
  “再加上,基層軍官的保護以及自我防衛力都遠比高級軍官差,更容易為敵人的暗殺部隊所趁,也許殺個一兩個并不會對整個軍團有任何影響,但是像現在這樣一口氣在幾天內殺了上百個軍官的話,那影響之重大甚至可以跟元帥您被暗殺沒兩樣,目前已經可以看出這樣的徵兆了!”
  雖然明知孫子是藉這樣的方式來提醒自己:敵人可能也會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自己務必要注意安全。但是此時的翰羅卻無法為亞旭的關懷而感到開心!
  翰羅注視著亞旭說道:“關于這一點本帥自有定奪,還不至于將那群只會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的宵小看在眼中!
  “至于你剛剛所說的相信現在大家都已經有體會,目前,本帥想要知道的是,對于現在的情況你可有任何的方法解決?”
  聽到翰羅的話,亞旭不由的垂下頭來,露出了一個沈思的表情。
  看來,這幾天他也是一直為這件事情傷腦筋,但是卻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找出適當的方法來!
  翰羅見向來智計百出的亞旭面露苦思,不由的也暗暗嘆了一口氣。
  現在華那邦方面擺明的就是以大欺小,不來硬碰硬,專挑那些基層的軍官動手,偏偏,他們又沒有足夠的人手去對付那些神出鬼沒的暗殺者。
  總不能讓在場的這些高級將官去保護那些基層軍官吧,就算這些高級軍官肯,那豈非是本末倒置了,搞不好,華那邦公國就是希望自己這一方會這樣干!
  況且,人手也不足!
  想到這,翰羅不由的又嘆了一口氣,如果這時亞芠跟他的死神小隊在的話就好了!亞芠也好,死神小隊也罷,對于這種事情恐怕要比在場的任何人都來的勝任吧!
  忽然,翰羅心中一震,猛的抬頭看著魔法光幕另外一方的亞旭,亞旭也正看著他!
  “難道只能夠動用他們?”望著亞旭,翰羅喃喃道。
  聽到了翰羅的喃喃自語,所有人都疑惑看著彷佛在打啞謎的翰羅與亞旭祖孫倆,不知道翰羅所謂的他們是指誰?
  另一方的亞旭點點頭,但是翰羅卻同時搖搖頭道:“不成!亞芠交代過,最少要過一年才可以,現在還太早了!”
  一聽到翰羅提到亞芠的名字,所有人不由的渾身冒起一股寒氣,現在,大陸惡夢“銀月惡魔”是斯達克家么子一事,早已經不再是秘密了。
  此外,隨著“銀月惡魔”的身分被公布出來,還有兩件事也讓所有人驚愕不已:
  一是在半年前,亞芠在一怒之下,一掌震毀千年古都豐原城,連同城內三十多萬的平民與傭兵部隊化成飛灰,豐原城于是成了現在名為“魔湖”的大湖這樣一個驚人事實!
  二是傳說中的四圣獸之二的西方白虎與南方朱雀,在當時一起現身,而且看樣子根本就是聽命于亞芠,這樣的消息更是叫人無比的震驚!
  一直到現在,所有人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當他們聽到“銀月惡魔”亞芠的名字時心中的感覺了,也許有欽佩,有不可思議,但是最大的,卻還是恐懼!
  盡管,在透過了北斗的宣傳,所有人都曉得今天的兩大帝國聯手、北方的奇蘭樓聯盟復名,種種震驚全大陸的事情全都出于他的手筆,目的也是想讓全人類團結起來,最終是善意的,但是,那非人的強大力量卻仍引起了所有人本能的恐懼!
  如今,眾人一聽到翰羅與亞旭打啞謎般的提到“他們”,竟是和那個早已經是全大陸公認、超越前一代十大高手的可怕惡魔有關系,所有人全都不敢出聲了,靜靜的聽著翰羅與亞旭的對談!
  有點嘆息的望著帳內垂著頭、但卻拼命拉長耳朵的其他人,翰羅不是不知道他們對于亞芠的觀感,但是,這卻也是他能力所未及的地方,他根本就無法扭轉他們對亞芠這個“銀月惡魔”的恐懼!
  再度看向亞旭,翰羅沈聲道:“亞旭,亞芠在離開之前曾經一再交代,千萬不可以讓他們在一年之期未到就進行戰斗,這樣對于他們的影響實在太大了,我…不想再看到第二個亞芠了!”
  一說到這里,翰羅原本嚴肅的臉龐不由也一陣軟化下來,眼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一抹悲哀神色。
  幸而其他人全都低著頭,不然,看到翰羅露出如此神態來,恐怕會一陣吃驚吧!
  “不!元帥,亞芠只有說過,他們最好是不要在一年期限當中動武,但是并沒有說一定不可以。
  “我想,在這個時候,正是用的上他們的時候,恐怕除了他們以外,也沒有其他人可以了,就算是金衛也對付不了這一群隱藏在黑暗中的暗殺者。
  “元帥,您別忘了,他們都有著跟亞芠一樣的直覺,我相信他們一定可以順利的完成鏟除那些隱身在黑暗中的暗殺者的任務的,況且,他們人數也夠,我們可以雙管齊下,一方面命令他們出動,一方面命令金衛加強營區的警戒,相信如此一來,應該就可以讓華那邦公國的陰謀不攻自破!”
  “除了使用他們之外,難道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我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妥,因為他們跟亞芠比起來實在是差太多了!”一旁的亞華顯然也很清楚翰羅跟亞旭在說誰,因此也忍不住插嘴問了出來!
  “哼!這有什么好驚訝的!大哥你莫非忘記了,亞芠就曾經說過,他之所以留下他們,目的就是希望他們的力量會有所幫助,況且,力奧不也曾私下與我們說過他們的事情了,就算不妥又有什么好奇怪的,最重要的是,他們那樣的”力量“正是我們目前所需要的,這樣就夠了!”
  亞若也開口了,而且還出乎人意料的相當冷酷而強硬,似乎一點也不把他們當“人”看待,只是力量的代表而已!
  或許,這就是戰爭的可怕之處,在戰爭中,“人”是不存在著,戰場上,存在的就只有殘酷與血腥罷了!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來,翰羅抬頭看了一下自己的三個孫子,緩緩說道:“咳!看來我真的老了,這種事情還要你們來提醒我!”他忽然轉頭朝門外的親兵揚聲說道:“衛兵!”
  隨即,一個衛兵立即跑進來,馬上聽到翰羅厲聲道:“傳令魔力部隊與武力部隊,由今天晚上起,限期十天,將所有潛藏在黑暗中屬于華那邦公國的所有暗樁與可疑分子緝捕,不拘任何手段,死活不論,如有延遲,所有人當心提頭來見!”
  說著,抽起了桌上的一面元帥令箭,擲給了那衛兵,在場所有人頓時看到那衛兵在接過翰羅的令箭時,不由的身軀一顫,彷佛翰羅說出了極為可怕的事情似的,還差點接不住翰羅的令箭,慌慌張張的跑出了帥帳。
  看到衛兵的模樣,所有人不由的心中一震,不約而同浮起了一個想法,看來這所謂的魔力部隊與武力部隊,應該就是剛剛翰羅所謂的“他們”了!
  無論他們是誰?既然與“銀月惡魔”那殺人魔王有關系,就算不是惡魔也是一群殺痞了!
  只是眾人卻不曉得,這魔力部隊與武力部隊在半年前,都還只是一群嬌生慣養的大少爺。
  不過他們倒是猜對了一點,現在這一群大少爺可個個都脫胎換骨,簡直像極了當年被稱為死亡殺手的死神小隊的一群殺氣沖天又居心叵測的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