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97 死之鳳舞

爆炸過后,這看起來很像是外星怪物與人類形體綜合的怪物忽然彎下腰來,渾身產生了一陣看起來相當痛苦的痙攣,同時在身上產生了裂痕,身上的須手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數量,就這么毫無預兆的從本體脫落下來,掉在地上動也不動,而且,由裂痕當中更不停的噴出紅中帶綠的液體,看來,亞芠剛剛那一擊也不是沒有效果!
  好半晌,在亞芠冰冷目光的注視下,這怪物終于站直了身體,喉頭一陣震動,發出的是扈伊聲音的狂笑聲,仿佛樂不可遏的樣子!身上的須手開始從裂縫中鉆入,堵住了從傷口不斷流出來的「血液」,看來這個就是扈伊所謂的第二形態了,終究還是讓他完成蛻變了,雖然說看起來傷勢并不輕!
  平板的弧形臉形正對著亞芠,四顆眼狀斑點閃過了一抹的綠光,人形怪物大笑道:「亞芠呀亞芠!你一定會后悔沒有早點殺死我的!」隨即,又用一種相當兇惡的聲音叫道:「第二形態是那群怪物們專門為你量身訂做的,讓我足以成為你的天敵!」
  亞芠冷哼一聲,對于扈伊所說的天敵一事,他根本就不予置評!
  仿佛是瞧出了亞芠的反應,扈伊又是瘋狂的大笑一聲,身影忽然的急速一閃,幾乎就在一瞬間原先的身影還來不及消失,他就已經出現在亞芠的面前不到一公尺處,仿佛分身兩處一般,狂笑道:「如何,你引以為傲的速度比起我的速度又如何?」
  「太慢了!」
  亞芠那冰冷的聲音從扈伊的背后傳了過來,扈伊這才發現到,不知何時,他眼前的亞芠竟然已經消失不見了,猛一個轉身,卻看到了亞芠卻出現在他剛剛的位置上,面甲上那冰冷的微笑仿佛是在嘲笑扈伊的不自量力一樣。
  扈伊狂吼一聲:「這怎么可能,我不信!」說完,猛一揮右拳,右手臂上的須手凝聚到手上,變成了一根看起來相當尖銳的角狀物,以比剛剛更快的速度往亞芠當胸刺去!
  亞芠不閃不避,同樣的舉起右手,一握拳,拳頭上的刺狀物一瞬間增長成了當初亞芠曾使用過的貪狼爪模樣,直接的與扈伊右拳上的須手角狀物互碰,來個硬碰硬。
  須手角與貪狼爪互相一碰之下,發出了相當刺耳的金鐵交鳴聲,那一瞬間,就仿佛是時光停止一般,緊接著扈伊手上的須手角不敵亞芠貪狼爪的堅硬與銳利,竟然被貪狼爪從中分成了六片,貪狼爪直接的咬入了扈伊的右拳當中。
  亞芠又再度的冷哼一聲:「不自量力!」
  貪狼爪大放豪光,能夠將一切物體化成飛灰的白色光系能量,透過了貪狼爪直接的射進了扈伊的右手臂上!
  扈伊慘嚎一聲,用身上的須手當機立斷的將自己的右拳給斬下,斷絕了光能量繼續入侵他的右手臂,破壞他的身體的可能性!同時連連退后好幾步,右手小臂上的須手直接凝聚在手腕的傷口上,堵住了傷口不再失血!
  而亞芠并未再進行追擊,因為此時,剛剛離去的五小已經回到了他的身邊,在他的肩頭與腳邊撒著嬌!
  而這是在送回凱特等人之后,因為不放心,所以就尾隨著完全沒有停留就又飛回亞芠的五小的背后,大力神王洪伯來到這里所看到的第一個景象!
  看到了底下的一銀一綠兩個老實說,看起來都不怎么像人的怪物在對決,而綠色的那一只顯然是吃了虧,失去了右手掌的樣子,洪伯不由的大吃了一驚。
  不過幸好,洪伯總算是對于亞芠的鎧化形象與在月光下會閃爍銀光的特點有點印象,再加上五小的親昵舉動,洪伯馬上就判斷出銀色的那個是亞芠,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亞芠的鎧化形象又變了,還真的是個善變,而且越變越可怕的家伙呀!
  由半空中望著底下的亞芠,洪伯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的嘆氣,同時又將目光轉移到扈伊的身上,心里想著跟亞芠對決的那個綠色怪物又是誰?而且依稀還有種是「人」的感覺!要不要出手幫忙呢?
  洪伯忍不住的搔搔頭,如果照他平常的脾氣,只要一辨明敵我,他就會毫不猶豫得出手幫助自己人,可是現在這個自己人是亞芠!他該出手嗎?
  「扈伊,看起來你似乎是拿我這個大仇人沒辦法呀!
  你這個『天敵』有什么可以稱為是我的天敵的地方嗎?」
  聽到了亞芠這句話,洪伯露出了一個苦笑來,干脆就在天上盤起腿來,單手撐著自己的下巴,靜靜看起場上的變化來了,沒辦法,誰叫亞芠在說到「我的」這兩個字時,會忽然有種在自己的耳邊炸開來的震撼感覺,這可是亞芠對他的警告呀!
  原來底下這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綠色怪物是扈伊呀!難怪亞芠會警告他說扈伊是「他的」!
  忽然,剛剛撐著下巴的洪伯雙眼大睜,隨即又恢復了平常的樣子,在他的身邊,忽然的出現了三個身影!
  洪伯閑閑道:「你們也來了呀!」
  「嗯!我們可是一聽到亞芠要發威,馬上就火燒屁股的沖過來了!」說話的是站在洪伯右手邊,有著一頭水藍長發,俊美的叫人感覺到一種妖異感覺的水妖王。
  「別看我,我老人家可是從頭到尾都跟在小怪物的后面跑的!」
  得意洋洋的瞥了一下轉頭看他,一出口就是我老人家的紅發老者,不用說,除了血獸皇之外可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了,當然,血獸皇既然來了,那就代表圣靈魔導師也已經到了。
  最后一個看起來干干瘦瘦,留著兩撇胡子,活似一只大老鼠的老者則是好奇的看著地面上的亞芠與扈伊,忍不住的問道:「喂!水妖怪,你跟小子比較熟,能不能告訴我老人家一下,到底哪一個才是小子,怎么我看起來好像兩個都很像不是人的惡魔?」
  洪伯動動下巴道:「挪,會發銀光的那個就是了,現在金光跟銀光早已經變成了他的招牌了,真虧你還是專門鑿人家墻角聽人家**的情報泥鰍呢!真是丟臉,連小子的招牌都不知道!」
  「我告訴你們,別再叫我泥鰍了,那是龍!是雙頭魔龍!再叫我泥鰍我可就翻臉了!」
  老鼠樣的老者,與水妖王一塊從冰天雪地的隱居處趕過來的冰炎龍魔使,似乎是顯得相當氣急敗壞,朝著洪伯吼著,一旁的水妖王連忙勸道:「好了好了!都多少歲的人了還這么喜歡吵!大力牛!你就少說兩句吧!好朋友這么久不見了,也不打聲招呼!」
  一聽到水妖王叫出了洪伯在他們之間的綽號,龍魔使忍不住的捻了一下自己的老鼠須,得意道:「對呀!大?力?牛,老朋友見面也不打招呼,別忘了你可是還小我一輩呢!怎么可以這么沒禮貌呢?」
  洪伯冷哼一聲,就跟龍魔使不喜歡他的泥鰍綽號一樣,他也很討厭這個什么大力牛的綽號,甚至更不想要人提起,洪伯眼睛一瞪,就想要發作,但是卻聽到一旁的血獸皇冷哼:「哼!別吵了,小妖怪要說話了!」
  一聽到輩分最高,功力最強的血獸皇出聲了,魔龍使與洪伯不由的噤聲,不過噤聲可不代表他們就害怕血獸皇了,他們可是一點都不怕這個最弱的最強高手,只是多少尊重一下這個老人家,而且,他們可不想要錯過亞芠要講的話,他們可是全都知道,在戰斗當中要聽亞芠說話,那可是很難得的!
  想必,如果現在還有活人在此,知道這四個站在半空中聊天的人的真正身分的話,恐怕會大吃一驚,代表著大陸上力量最強橫的十大高手中的一半人數,在這個時候聚集在這里,竟然只為了一個人的緣故,那可是說出去也沒人敢相信的!
  廣場上,亞芠一邊輕輕摸摸站在他的肩膀上的雷羽,一邊看著扈伊,冷漠的道:「原來這就是你犧牲了人類的身分所換來的,我的『天敵』的力量呀!」
  亞芠此話一出,半空中的水妖王等人不由的感覺到疑惑不解,一旁的血獸皇卻嘆道:「為了力量,這扈伊竟然犧牲自己的身體,接受了那群怪物的改造,以至于變成了現在這副不人不鬼的怪物模樣,雖然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但是,我卻也不知道該不該稱呼現在的扈伊是一個『人』!」
  血獸皇一說,其他的人全都懂了,身為當代力量最強橫的幾人,他們當然可以看得出來,扈伊現在的力量絕對是夠稱的上是強橫兩個字,但是,這樣巨大的犧牲所獲得的力量,真的是值得嗎?
  兩手一攤,亞芠肩上的雷羽,腳邊的猛炎、暴王、九尾、烈芒五小幻獸開始懸浮于亞芠的胸前,然后開始慢慢的化成了光芒,融入了亞芠的胸前,緊接著,銀光一閃,在亞芠的胸口處,五色五芒星又再度的出現了!
  同時,從亞芠的兩肩肩甲之處,忽然開始往后延伸,瞬間往上飛飄,變成了一對足足展開有七八公尺寬,相當美麗而燦爛的銀色羽翼。
  巨大的銀翼輕輕的拍了幾下之后,隨即往下收斂,在亞芠的背后并合起來,變成了類似披風的模樣,同時,亞芠身上的盔甲也同時產生了變化,頭上的獨角出現了淡淡的細密螺紋,同時由根部部位往兩側延伸出了一對小小的展翅雄鷹的羽翼。
  兩臂臂盾上面的魔幻晶上明顯出現了左獅右虎的抽象紋路,臂盾的兩側邊緣產生了獸爪合抓的形體,肘部隆起外擴處更是直接的出現了虎與獅的吞口,大腿兩邊的魔幻晶也出現了左熊右狐的抽象紋路。
  最重要的是,在亞芠的兩肩肩甲上那兩顆最大的魔幻晶上,出現了貪狼星咆哮狀的影像,相當逼真,仿佛是一頭正待擇人而噬的兇狼!
  再一次改變了自己身上的盔甲外型,亞芠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現在的模樣,然后抬起頭來,望著扈伊,冷酷而無情的聲音再度響起:「剛剛,我身上的盔甲威力只有一半你都打不過了,現在,你要如何對付穿上了威力百分之百貪狼鎧的我呢?嗯!扈伊——我的『天敵』?」
  伊字一出口,亞芠往前踏出了一步,一瞬間仿佛天地變色,亞芠身上的氣勢無限高漲,一股仿佛威霸天下,傲視神魔的凌厲氣勢瞬間籠罩著整個中央廣場,仿佛在說著,我就是這樣「無敵」于天下的狂傲霸氣,頓時叫所有人的心中為之一震!
  天空中,洪伯喃喃自語道:「好個無敵霸氣,真想不到亞芠那看似陰冷低沈的表面下,竟然隱藏著這樣的一股無雙霸氣,好個亞芠,好個銀月惡魔!」
  龍魔使不可思議的看著底下的亞芠,也忍不住的喃喃道:「真是不可思議,小伙子的力量難道真的已經達到了那種我們一生都在追求的目標了嗎?」
  血獸皇長嘆一聲道:「不!小怪物的力量也許已經可以跟你我并駕齊驅,或者可能略勝一籌也不一定,但是,這股無敵于天下的氣勢并不光是小伙子的力量那么單純而已,而是搭配上了小怪物身上的那只幻獸貪狼星的力量與氣勢!
  「現在的氣勢一小半是小怪物歷經無數的修羅沙場,所培養出來的堅定而可怕的殺戮意志所散發,另一小半是小怪物那超凡入圣的功力所刻意營造,其余的,則是由小怪物身上的貪狼星所發出,三種混合而成的!
  「唉!看來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現在已經沒有信心可以擊敗發出了這樣氣勢的小怪物了,看來,再給小怪物一段時間,那么,小怪物很有可能會達到那個我們夢寐以求的神話境界,到時候,小怪物將會真正的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高手,真真正正的將這股氣勢給據為己有了!」
  越說,血獸皇的臉上越是呈現出了一種狂熱的神情,其他的人,臉上的神情也是跟血獸皇差不了多少,到了他們這個歲數與實力的境界,有什么會比看到自己的晚輩即將要超越自己還要來的令他們高興的呢?
  到底,亞芠現在身上所涌現出來的這種連天空中四位高手中的高手老前輩都如此震撼,如此興奮的氣勢,還有,他們所說的那種「境界」又到底是什么?目前都還是一個謎,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謎,但是,扈伊已經用身體體會到,這股氣勢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無敵法了。
  幾乎完全無法呼吸,身子完全克制不住的顫抖著,當亞芠往前跨出了那一步時,毫無道理的,扈伊由心而發的知道,他,這輩子永遠無法找亞芠報仇了。
  他犧牲了一切,甚至是自己,所換來的這一身丑陋,但是卻讓他能夠自信可以完全的克制亞芠的強大力量,現在在亞芠的面前,他竟然會覺得,這一切全都是白費工夫,他的力量越是強大,他就越覺得自己在亞芠的面前好渺小,真的真的好渺小!
  于是,扈伊完全克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恐懼,完全忘了自己還有著起碼應該可以拼個魚死網破的實力,他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后退著,一步一步的遠離著仿佛是掌握著全天下的亞芠!
  血紅的眼光散去,幽黑的晶體此時不再沸騰著恨意,冷血的微笑也不再嘲諷,有的,卻只是對于眼前的這個跟他的爺爺跟他爸爸,甚至跟他爭了一輩子,犧牲一切想要換取報仇力量,但是如今卻只能夠在自己眼前顫抖著身子,一步一步蹣跚的往后退的可憐老人的一絲憐憫!
  一聲仿佛輕不可覺的嘆息緩緩的逸出了亞芠的嘴角,銀光閃過,扈伊無聲無息的倒下了!
  空中的四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聲的嘆息,勝負已定!
  「無敵」的氣息消失,亞芠抬頭望天,身上緩緩出現了微弱的光輝,一點一點的光點逐漸脫離亞芠的身軀,然后在亞芠身邊,出現了貪狼星的身影,而空中的水妖王等人也慢慢的往地上落了下來!
  此時,在某處的幽暗角落里,一片黑暗當中,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1063,實驗體天敵一號的生命跡象已完全消失,確定為死亡狀態!」
  另一個同樣尖銳,但是卻略顯的低沈的刺耳聲音響起:「1880,目標是否依舊在指定區域?」
  原先的聲音,1880回應道:「目標依舊在指定區域上,另外并同時的偵測到有四個一直與我們作對的地球人類也同樣在該處,已經與目標會合了!」
  1063發出了一個略顯高亢的尖銳嘯聲,似乎是在笑:「也罷,雖然實驗體天敵一號的資料收集不夠完整,但是他的任務總算是成功了,立刻發動陷阱,不可讓目標脫離!」
  「是!」
  宛如修羅煉獄的可怕中央廣場上,亞芠看著水妖王等人往天空中緩慢落下,陰冷的臉龐涌出了一抹溫和的笑意,帶著貪狼星正要上前去見禮時,忽然覺得心中一跳,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涌上心頭,頓時叫亞芠臉色大變!
  貪狼星一瞬間又發出了銀光,回到了亞芠的身上,呈現出鎧化的狀態,同時,亞芠怒雷似的爆喝一聲:「快走!」背后的羽翼瞬間大張往水妖王等人沖去。
  水妖王等人都是活了好幾百歲的人精了,雖然不曉得亞芠為什么會這樣子,但是哪里會不知道事情一定相當的嚴重,所以才會讓亞芠在一瞬間變臉,因此,幾乎是同時,四個人大喝一聲,身上各自綻放出了強烈的光芒,瞬間往后一轉,急速的沖離!
  而就在亞芠展翅上沖的同時,在中央塔的原址,開始無聲無息的出現了直徑足足有十公尺以上,沖天而上的墨綠色光柱,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往四面擴張!
  幾乎就在亞芠離地的一瞬間,已經擴及亞芠的背后了,亞芠長嘯一聲,速度超乎常理的爆增,幾乎就在一瞬間趕上了正以人眼所無法查覺的瘋狂速度往外沖出的水妖王等人。
  但是,人的速度再怎么快,也總快不過光的速度,就在亞芠趕上水妖王他們的同時,綠光同時也趕到了,所有的人都已經感覺到了,這道綠光是一道足以毀滅一切有形無形物體的毀滅性能量,因此個個臉色大變!
  眼看著綠光就幾乎要將所有人淹沒的同時,亞芠的速度忽然慢了那么一絲,這慢了這么一絲的差距,頓時讓亞芠跟其他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了快五個人身的距離,同時,亞芠也直接的被這道綠光給吞沒了。
  幾個老前輩們察覺到身后的狀況,水妖王的一句「亞芠」還來不及出口,頓時亞芠的怒嘯聲便已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中,同時,所有人感覺到,比綠光還要快上那么一絲絲,一道黑光瞬間將他們吞沒了。
  黑光與綠光就差了那么一絲絲幾乎無法辨別的差距,先后的吞噬掉了眾人,但是結果卻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完全截然相反。
  在極度緊張當中,眾人依舊可以察覺到,如果說,綠光是充滿毀滅性的吞噬一切,那么,黑光就是無限的將一切吞噬!
  雖然同樣的具有毀滅性,但是,比起了在綠光當中可能一瞬間被化為飛灰,在黑光當中卻是除了讓他們感覺到體內的力量正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削減著而已!雖然同樣到最后都是會被毀滅,但是起碼在黑光當中,眾人撐個一時半刻還死不了!
  這樣的差異,再加上后面突然的又傳來了亞芠的一聲爆喝:「走!」
  幾個老前輩哪里會有不了解的,肯定是亞芠在他們背后,用了這道雖然一樣是充滿著毀滅性,但是卻可以爭取到時間的黑光在保護著眾人。
  來不及細思亞芠是如何弄出了這道黑光來的,所有人幾乎是使出了數百年來的最大功力,死命的飛馳著,如此一來,功力高低便一見高下了,血獸皇與水妖王幾乎是齊頭并進,落后他們半個身子的是龍魔使,緊接著龍魔使背后的是洪伯,四個人,幾乎是一口氣的狂奔而去。
  狂奔的眾人完全不知道,在他們背后的亞芠正雙翅雙手大展,銀色的貪狼之鎧在這個時候,竟然完全變成了一個漆黑無比的顏色,而黑光正是由亞芠的全身上下不停的涌出,不斷的與周圍的毀滅性綠光交互侵襲吞噬著。
  亞芠那隱藏在面甲下的臉,在全身變的漆黑的時候,忽然的急速扭曲起來,變的相當猙獰而恐怖,大量充滿著毀滅性的墨綠色能量,在黑色光芒的吞噬下,急速涌進了亞芠的身軀當中,那種感覺,就好比是有著千刀萬刃在體內瘋狂的切割般,叫亞芠也忍不住的變臉。
  而這道黑光便是貪狼星的第三特殊技能——「吞噬」
  的雛形!
  同時,也是亞芠在異變之后所加速引導出來的貪狼星最新能力,一個不該存在,是錯誤的能力!
  當亞芠決心要替幾個老前輩爭取到足夠脫離的時間時,腦海當中瞬時浮現了貪狼星所傳遞過來的訊息,所以毅然決然的主動投身于綠光當中,所有的心神意識與貪狼星融為一體,瞬間發動了這項可以吞噬一切能量轉化成自己能量的可怕絕招!
  但是盡管是如此,一瞬間被這些龐大的毀滅性能量涌進體內,饒是亞芠與貪狼星那無比強橫的身軀,依舊是幾乎忍受不了那樣的痛苦,而浮現了痛苦的神色。
  幸而,這些綠光來的快去的也快,范圍雖然相當廣闊,足足有十多公里的威力范圍,但是依照眾人的速度,卻也是幾乎在幾秒鐘之內便脫離而出。
  當綠光消失之后,眾人余悸猶存的看了腳下那個被夷為平地,直徑足足有十多公里,幾乎是占了豐原城快五分之一的破壞性大圓,眾人臉色都相當的難看,他們可沒有碰過這么驚險的場面過。
  當眾人的眼光轉向背后的亞芠時,饒是眾人見多識廣,卻也忍不住的發出了驚疑聲來!
  在他們的眼中,亞芠此時渾身漆黑,身上所發出來的黑光正不斷的吞噬著周圍的光芒,看起來亞芠的周遭滿布著不斷伸縮吞吐的漆黑光幕,而亞芠,則是這一大片黑光當中最幽暗的核心!
  忽然,亞芠仰天發出了一聲的怒嘯,同樣漆黑的雙翼猛然的往下一拍,亞芠整個人宛如離弦的箭,筆直的往高空上沖!
  聽到了亞芠那充滿著無窮殺機的怒嘯聲,洪伯等人不由的互視一眼,身形往上一提,也跟著在亞芠的背后猛追著。
  幾乎是提升到三四千公尺的高空中,眾人已經感覺到身外溫度相當的低,所有人也打了個冷顫。
  眼前,亞芠已經是停止了繼續上升的動作,身在高空當中的亞芠周圍的黑光更是強盛。
  忽然,亞芠高舉起雙手來,手掌心當中各自浮現出了一顆分別閃爍著金光與銀光的光球,才一出現便瘋狂的增大著。
  所有人在看到了亞芠手中的光球時臉色大變,他們完全可以感覺得到,亞芠手中的光球是那種極度壓縮,充滿著毀滅性能量的可怕能量球。
  眼看著亞芠手中的兩顆能量球,已經變成了幾乎快要比一個人還要大了,再看到亞芠的手竟然往上高舉,有種作勢欲往下投的感覺,水妖王不由的驚呼一聲:「亞芠不要!」水妖王實在是不敢想象如此濃縮而龐大的能量球,一旦落到地面上會有什么下場!
  聽到了水妖王的驚呼聲,亞芠轉頭看了水妖王一眼,但是現在他的體內充斥著大量不吐不快的毀滅性能量,再加上,從早上開始就一直被自己給壓抑住的心情,剛剛已經徹底被那道來的古怪的綠色毀滅光線給激起,此時的他心中只有無盡暴戾的殺意!
  盡管有著水妖王的勸阻,自己也知道不妥,但是卻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大吼一聲:「死來!」
  漆黑的身影當中忽然亮起了兩顆血紅的光芒,手掌一*,連帶著手上的光球也跟著一并,變成了一顆半金半銀的五人大光球,雙手往下一揮,大力的往下一投。
  金銀光球爆發出了強烈的轟轟轟的聲音,筆直往下一落,水妖王等人一看,不由的臉色大變,四個人幾乎是同時出手,血獸皇打出了血紅的掌勁,水妖王發出了一道水藍色的龍形光波,龍魔使則是雙手一紅一白的掌光射出,而洪伯則是簡簡單單的一道金黃拳勁!
  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亞芠的那顆金銀雙色的巨大毀滅性光球!
  他們絕對不能夠讓亞芠因為一時的沖動而造成了遺憾,甚至,連亞芠在打出了光球之后身上的黑暗盡去,重新的恢復了原先的銀光燦爛,但是卻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頭下腳上的往下墜落都來不及顧及了。
  就在四大高手的力量即將撞擊到亞芠的金銀光球時,從比他們所在位置還要高的更高空中,同時傳來了兩聲的巨大吼聲,鳳唳與虎嘯!
  鳳唳與虎嘯一入耳,水妖王等四人渾身一震,他們同時的感覺到兩種聲音在他們的腦海里說著同樣的話:「太初,我們來助你!」
  緊接著,所有人全都看到了一雪白一赤紅的亮眼光芒從空中沖了下來,雪白的光芒來到了亞芠的身下托住了亞芠的身軀,止住了亞芠的下墜之勢,現身出來的是一只巨大雪白的羽翅飛虎,而亞芠則是直接躺在飛虎那寬廣的背上!
  而赤紅的光芒則是迸出了一雙龐大的火紅羽翅,相當輕靈輕輕一拍,一瞬間,將血獸皇等人所發出的力量拍偏了,沒有打中亞芠的光球,緊接著,所有人全都看到了一個奇景,有著一只雙翅展看足有二三十公尺寬的火焰鳳凰,正相當靈巧的在追逐著亞芠的金銀光球。
  火焰鳳凰不停的用嘴喙、羽翅、爪,上下左右的拍打著那顆金銀光球,每一次的接觸,都讓光球要大上一分,快上一刻,不斷的往底下的豐原城墜落著!
  羽翅飛虎載著亞芠,跟著火紅鳳凰的背后,往下直落,血獸皇等人連忙也跟著往下降落。
  距離豐原城還有一千多公尺高的高度時,火焰鳳凰忽然的停止追逐光球,仰天長唳一聲,隨著那響亮清脆的鳳鳴,火焰鳳凰身上的火焰在瞬間變的相當高漲,鳳凰的身影同時也變成足足有百公尺大,那高熱,使得所有人不由的升起了自己的護罩來,隔絕那熾熱燙人的火焰高溫!
  鳳凰又發出了一聲清唳,嘴喙一張,吐出了一道強烈的火柱投往光球,同時雙翅一展一拍,一瞬間,火柱穿過了現在已經足足有二十多公尺大的金銀光球,再加上鳳凰那一拍之力,瞬間,圓滾滾的光球變成了一道細長圓錐的形狀,以剛剛數十倍的急速,幾乎在一眨眼之間,穿過了千公尺的空間,貫入了剛剛被綠光所毀滅的圓形焦土的圓心部位,直接射入地中!
  眾人隨即目瞪口呆的看著剛剛光球所射入的大洞中,一瞬間爆發出了強烈的金、銀、紅三色光芒,仿佛是綠光再現,但是威力更大,一邊往四邊擴張,一邊不斷的帶動著沙土狂飆!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當這金銀紅的三色光芒的破壞波及其他的東南西北四高塔時,四座高塔迸出了強烈的白光,加入了金銀紅三色光芒的行列,大力的破壞著整個豐原城!
  遠方山谷的聯軍所有人,早在剛剛就已經被綠色的光柱給驚醒過來,議論紛紛的跑出來看著豐原城上的各種匪夷所思的變化,而今,那似乎連腳下的大地都為之震撼的瘋狂情景,更是叫他們目瞪口呆,傻傻的看著豐原城這千年的商業古城,就在金、銀、紅、白四色光彩的瘋狂肆虐之下,緩緩的分崩離析毀壞、崩解。
  最后,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水,在金銀紅白四色光芒的破壞路線,由地底噴出,慢慢的匯聚成了一個寬廣而遼闊的洶涌大湖,將所有的狼狽殘酷景象完全掩沒,千年商業古城豐原城,連著里面高達三十多萬的平民與兵隊,永永遠遠沈沒在這個新生的大湖底下,永世不再現身!
  在東邊的天空晨曦出現的時候,在太陽微弱的金色光輝之下,一只巨大而美麗的火焰鳳凰,在這個正逐漸變的平靜的大湖上空,一圈又一圈的盤旋著,飛舞著既美麗而又殘酷鳳凰之舞!
  天上的火焰鳳凰,湖面上逐漸清晰的倒影,一正一反,一實一虛的鳳凰身影,相映成趣,但是看在遠方山谷中的聯軍眼里,他們心中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眼前的景象。
  從此時起,四方圣獸的南方朱雀那美麗而絢爛的身影,開始被北方的人民視為告知死亡的死亡使者,一只美麗到可稱為可怕的火焰之鳥!
  然后,所有人全都看到了,火焰鳳凰的身影逐漸的黯淡消失,但是在東方的金色晨曦下,一頭背上生長著一對美麗潔白的巨大羽翼的白色巨虎,閃耀著它那美麗的粉紅色大眼,在四個人影的陪伴下,背上站著著一個金色的身影,慢慢的飛落到山谷上空,落到了眾人的面前!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所有人便看到了從他們背后,一道裹著金色火焰的苗條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從他們頭頂上飛掠而過,在那有著白色羽翼的巨大飛虎還沒有落地之前,便已經飛上了飛虎的背上,緊緊的抱住了那金色的身影!
  210兩個人的長發,在飛虎雙翅所帶起的氣流中不斷飄舞糾纏著,仿佛是在象征兩人之間的關系,就有如他們那似乎糾纏不開的發絲般,縱有千絲萬縷,但是卻始終交纏在一塊,難以分開!
  傻楞楞的望著眼前那充滿溫情景象的眾人,完全沒有察覺到,那隨著飛虎落地的四個姿態神情各異的老者,眼中正閃爍著一抹擔憂的神色!
  好半晌,最*近白虎的人都聽到了,那金色的身影慢慢的被黑色所取代,然后一句帶著溫情的話傳出!
  「我回來了!」
  《天魔神譚》第二部終請繼續期待《天魔神譚》第三部第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