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96 再見仇人

不知道在刑架上待了多久,凱特等人雖然說是努力的要想辦法解決目前的困境,但是,他們卻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雖然腦海里面存在著好幾十種逃脫的念頭,但是,只要他們的身體還像現在這樣,渾身乏力動都不能動,那么,再好的方法再妙的念頭,全都是枉然,只是眾人并不氣餒,還是拼命的想破了頭想要脫困而出。
  由月升一直掙扎到月亮到半空中,死神小隊的人一直沒有放棄想要脫困的念頭,可是,面對四肢筋脈被挑斷,又被扈伊用了某種不知名方法封住體內真氣的情況下,他們可以說是一籌莫展。
  忽然,在凱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影,是下午帶人將凱特他們給帶來這里的年輕人。
  年輕人看著正不斷的用著虛弱無力的手,掙扎著想要脫離將他的手固定在十字刑架上的金屬鐵鎖,說道:「你不用白費工夫了,這鐵鎖是扈伊長老特別拿出來,要鎖住像你們這種功力高絕的人的秘密武器,不管用什么方法,一旦被這種鐵鎖給鎖住了,除非有鑰匙,否則是絕對無法用任何方法解開的。」
  凱特動作一頓,抬頭看了一下這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穿過了廣大的廣場,忽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年輕人,不理會他,又繼續扭動著雙手,不斷的想要硬行掙脫!
  老實說,年輕人是真的相當佩服凱特他們的不屈斗志,盡管是身在不同的敵對立場,但是看到凱特他們明明是手腳筋脈被挑斷,稍一動作就會疼的要命,但是,凱特他們依舊是強忍著布滿額頭的冷汗,也不顧手腳腕上已經磨的鮮血淋漓,他們還是不屈不撓的重復著徒勞無功,又會對自己帶來難以想象的痛苦的動作。
  因此,在看了許久,年輕人終于忍不住的現出身形來,企圖要阻止凱特他們那在他眼中是自找苦頭吃的舉動!
  看著凱特并不理會他,年輕人終于上前,一把抓住了凱特鮮血淋漓的拳頭,大喊道:「喂!看清楚現實好不好!憑你現在這樣軟弱無力的手,能夠拿這連用刀都切不斷的鐵鎖怎么辦?
  「不要再做這種徒勞無功的事情了,既然已經注定了你們的下場,何不讓自己臨死之前好過一點?還有,你們也是!」轉著頭,年輕人對著其他同樣不斷掙扎的死神小隊怒吼著,不知怎么的,他只覺得看到了凱特他們的痛苦掙扎,心中就是有一股氣不斷的涌上來,忍不住大吼起來。
  盡管已經疼的全身都布滿了冷汗,凱特依舊是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勉強的微微一笑道:「是嗎?我就不相信這東西真的那么厲害!」
  「我也不相信,沒有鑰匙又如何?如果刀斬不斷,那么,換成了我這把太初獸王又如何呢?」
  年輕人還想要說什么時,忽然這么一句相當冷漠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
  凱特以及其他死神小隊員不敢置信的猛抬起頭來,瞪大了雙眼,臉上同時布滿了無法置信的狂喜表情,凱特嘴巴一張,正想要說什么。
  忽然,又是一陣狼嚎聲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冷淡的聲音輕喚一聲:「風!」
  一瞬間,年輕人幾乎無法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事實,在他的眼前,竟然一口氣出現了八十七個長的一模一樣,穿著黑衣,有著一頭無法看得出來是白還是黑的飄逸長發,長的是他所見過最為俊美、但是神情相當冷漠的人,忽然出現在所有十字刑架面前,手中持著一把閃耀著奇異光輝的奇形異劍,輕輕的在十字刑架上一點。
  所有的十字刑架,包括了那無法解開的鐵鎖,一瞬間崩毀成一堆散灰,而在十字刑架上的死神小隊,則是安然無恙的被那群人或者那人,因為最后,八十七個身影只剩下了一個,所有的死神小隊全都被他給扶到一邊會合在一起,然后被一層金色的結界給保護起來,就連在他眼前的凱特也不例外。
  年輕人只覺得腦中一陣的混沌起來,那個人自出現八十七個分身到所有的分身合而為一,將死神小隊救下之后設下結界保護為止,年輕人痛苦的知道,這個人的動作雖然很快,甚至快到讓他眼前出現了殘像,但是并不是真的就有八十七個分身,還是有著先后的順序的。
  但是,盡管明知道時間有先后,但是在年輕人的眼中這些人影卻仿佛是同時出現,同時消失,這種時間感覺上的混亂,讓年輕人完全忘記了該要阻止他救下死神小隊,而只能呆呆的看著他,輕描淡寫的將所有十字刑架化為灰塵,然后將所有人集中在一起保護起來。
  站在結界面前,這個明明有著一頭白色的頭發,但是卻散發著黑色光芒,滿臉冷漠的面對著年輕人說道:「還有,是誰說我的死神小隊會死在這里的?叫他出來讓我看看!」
  「我的死神小隊」?
  年輕人忽然全身泛起了一種極度恐懼的戰栗,這個人說「我的」?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如此稱呼死神小隊為「我的」的人,就就只有那個人!
  「啊銀月惡魔!」
  年輕人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凄慘的慘叫,被公認為大陸惡夢的恐怖人物銀月惡魔,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饒是年輕人平常自認膽大,卻也忍不住驚恐慘叫起來!
  銀月惡魔亞芠,聽著年輕人刺耳的慘叫聲,嘴角浮出了一抹他招牌的嗜血冷漠微笑,偏著頭,望了空無一物的廣場一眼,右腳忽然的往地上一頓足,黃光閃過,伴隨著亞芠冷冷的一句:「地!」
  一瞬間,黃光由亞芠足下的一點,擴散成為布滿了整個龐大廣場的黃芒,緊接著,無數的巖刺從地面上急速竄起。隨著巖刺的竄起,無數凄厲的慘叫聲從空無一人的廣場上響起,交織成了一幕凄慘的死亡交響樂!
  在結界當中,感受著被亞芠守護的溫暖,只覺身上好像開始恢復力氣了的凱特等人,無比震驚的望著那一根根突出地面,高達三公尺以上的巖刺。
  在巖刺的上頭,依舊是空無一物,但是,慘叫聲卻是從巖刺上傳出來的,同時,空空蕩蕩的巖刺上頭,竟然會憑空的出現了大量的鮮血,有的鮮血,順著巖刺流下染紅了一根根的巖刺,有的鮮血,卻是隔著巖刺一段小小的距離,憑空的外噴,就像有著無數的隱形人在巖刺上頭流出了他們的鮮血!
  殘酷的景象證實著凱特他們的幻想,隨著鮮血的流出,每個巖刺上慢慢的出現了一個個被鮮血所染紅,身穿盔甲的血紅人影。
  凱特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既殘酷又詭異的景象,直到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在他們四周看似空無一人的廣場,竟然隱藏著這么多的隱形的人,也才知道為什么年輕人會忽然的出現在他們之中。
  更是直到此時凱特他們才了解到,為什么,當初他們會失敗的那么慘,一舉一動全都被人掌握得這么清楚,原來,打從他們進城開始,他們的周圍就有著這么一群隱形的人在監視著,難怪他們一舉一動全都會落到別人的眼中,進而安排出陷阱來!
  年輕人驚恐的看著同伴們被串在巖刺上的身影,無比恐懼的盯著造成了這一幕景象的亞芠,在這個時候,年輕人那已經被恐懼擄獲的混亂心中,全是無盡的恐懼在滋長著。
  好半晌,年輕人這才驚恐的叫道:「惡魔,你果然是惡魔,不然怎么可能會知道有人隱形在這里?救命呀!惡魔要殺人了!啊」幾乎已經被內心的恐懼弄得精神失常的年輕人瘋狂的叫著救命,掉頭拔腿就跑!
  亞芠冷漠的看著已經有點瘋瘋癲癲的年輕人,「看在你還有點良心的份上,留你一條全尸!」
  話才剛說完,在已經瘋狂的目不視物的年輕人就要撞上第一根巖刺之前,忽然一道巨大的銀光閃過,年輕人的慘叫聲嘎然而止,無聲無息的軟倒在地,去陪他那些死的不明不白的同伴去了,而亞芠的身邊則已經出現了貪狼星那高大的燦銀身影!
  對于眼前的慘況并沒有多大的吃驚表現,但是卻對于年輕人所喊出來的問題同樣的感到好奇,凱特等人眼中充滿不解的望著正與貪狼星一起走進結界來的亞芠。
  亞芠淡淡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他們是用了什么方法讓這么多人隱形起來,但是,形體固然隱形起來,可是氣息與聲音并沒有也跟著隱形,會沒有發現到他們的存在,這代表著你們的訓練還不夠,想必,你們就是敗在他們這一招之下吧!
  「凱特,尤其是你,身為領導者,你還不夠冷靜,沒有辦法完全的審度周圍的環境,要知道,越是兇險的陷阱,表面的征象就會越平靜,凱特,知道嗎?不過,吃了不少苦吧!我會幫你們把所有的債全都要回來的!」
  先是苛責完了凱特的不合格,隨即又彎下身來,輕輕的摸著凱特那血肉模糊的右臉,向來冷漠的眼神忽然軟化下來,閃過了一抹憐惜的眼光,看了凱特那外凸的死灰白色的右眼一眼。
  直到此時,凱特總算是能夠從那激動的心情里發出聲音來,哽咽的叫道:「頭頭兒,你終終于來了!」
  亞芠臉上浮起了一抹有別于剛剛冷漠的溫和微笑,輕輕的點點頭,忽然右手一翻,五顆拳大的白色光球出現在他的手掌五指尖端,亞芠直起腰來,手掌一托,指上的五顆光球隨即慢慢往上飛起,一邊繞著旋轉,一邊散發著柔和的白光照耀著所有的死神小隊員。
  所有的死神小隊的人受到白光這一照耀,頓時感覺渾身暖洋洋的,不知怎么的,忽然感覺到眼皮好像有千金重般,一直往下垂,一陣強烈的倦怠感忽然的襲遍全身,包括凱特也一樣。
  在眼前完全黑暗之前,他們只聽到亞芠那冷漠中帶著一絲暖意的聲音:「睡吧!再醒來時,我們都已經回到安全又溫暖的地方了!」
  看著完全陷入了沈睡當中的凱特等人,亞芠眼中透露出了一絲溫和的笑意來,但是這抹笑意是來的如此清淡,而又去的如此的快!一瞬間,亞芠的眼神又轉變成了原先的冷硬,甚至更加無情的冰冷目光。
  伸手一揮,忽然五道彩色的光芒從亞芠的右手臂上脫離而出,亞芠冷硬的說道:「五小,將凱特他們送回妃雅那去!」
  虎嘯、獅吼、熊咆、狐嘶、鷹鳴五種幻獸吼聲頓時在場中響起,五只身長達十公尺上下的巨大能量幻獸虎、獅、熊、狐、鷹同時出現在亞芠的四周,朝亞芠點點頭之后,用身子托著這個龐大的結界,飛往空中,朝豐原城外的小山谷飛去。
  待五小將凱特等人給帶出城之后,亞芠轉過身來,面對著中央塔,說道:「來吧!你還打算要看多久?我們兩家,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在今天了結了吧!你說是吧,扈伊!」
  沒有反應,亞芠的話仿佛是對著空氣在說一樣,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出現,抬起頭來,嘴角的嗜血微笑再度出現在亞芠的臉上,亞芠右手一張,一顆淡金色的拇指大光球出現在掌心當中,冷笑道:「既然來了又不現身,莫非?你要我請你出來?」
  說著,亞芠忽然伸指一彈,掌中的金色光球隨即被中指輕輕一彈,啵的一聲,應聲而出,彈向了中央塔。
  光球來到中央塔前方約五公尺處,忽然出現了一層淡綠色的薄膜狀東西擋在光球的面前,與光球相抗衡,讓光球無法貼近中央塔。
  亞芠的眼中略微閃過一抹精光,他對于這種綠色的奇異護罩并不陌生,當日在虎王坡上,他所遭遇到的外星怪物的戰艦周圍就有這種東西,但是沒想到竟然也會在這里出現!
  一陣怨毒的蒼老沙啞嗓音由中央塔當中傳出來,傳進了亞芠的耳中,忽然之間,中央塔整個崩毀,無數的石塊從原本那乳白色的外壁剝落下來,往四周掉落,也落于亞芠的周身,而亞芠大有那種泰山崩于前而不為所動的姿態,臉上的表情絲毫不動的看著,此時,隱藏在中央塔中的東西已經出現了。
  那是一個主體仿佛是一根長達二十多公尺,與原先的中央塔等高,粗可十人合抱,四周密密麻麻的長了無數詭異的大小根狀觸手的墨綠色怪物。
  墨綠色怪物在掙脫了中央塔外壁的束縛之后,緩緩扭動起來,體外的觸手更是不停的伸縮蠕動,看起來體型好像又增大了幾分。
  扭動了一會之后,高大的怪物脫離了中央塔的原址,原本筆直朝天的身體砰的一聲,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整個倒了下來,然后蜷曲起來,形成了一個大圈,將亞芠與貪狼星包圍在大圈的中央。
  亞芠絲毫不為所動的看著這個怪物,任由怪物用身體將他圈抱起來,之后,原本應該是頂端的部位忽然朝向亞芠的面,原本十人合抱粗的軀干,在頂端的部位急速縮小,縮小到成一個人的腰圍粗,而上面,則連接著扈伊的上半身。
  兇厲的目光死盯著亞芠,扈伊大喊一聲:「受死吧!」
  扈伊與亞芠家族以及跟亞芠本身的仇恨,已經是無法用言語來表示了,既然已經無法用言語來表示,那么,就只好用生命來洗清了,無論是扈伊抑或是亞芠的生命!
  一瞬間,隨著扈伊的「受死」兩個字一出口,數以百千計翠綠觸手宛如一根根銳利的長槍般,從四面八方往亞芠的所在急射而來。
  亞芠冷哼一聲,心念一動,一瞬間貪狼星周身忽然釋放出強烈的銀色豪光來,霎時,貪狼星仿佛是化成了點點繁光,一古腦的投往亞芠的身上去,將亞芠給渲染成了仿佛是一個銀色的銅鑄人形,而扈伊身下的觸手也同時的來到了亞芠的面前。
  忽而,亞芠身上開始放出了更強烈的銀光,瞬間在亞芠的周圍形成了一個菱形的銀色罩子,將亞芠整個人包圍在其中,原本已經欺近到幾乎要接觸到亞芠的觸手,在銀光菱形罩子一出現的時候,竟然被有形無質的銀光罩子給逼退了一段距離。
  發出觸手的扈伊仿佛是感同身受一樣,當觸手被這銀光罩子給逼退時,扈伊那充滿殺氣的臉龐不由的產生了一陣嚴重的扭曲,下半身那原本圈的死緊的墨綠綿長身軀,也被震開了一絲縫隙來。
  雖然很快的又將那絲縫隙給補起來,但是這時候,扈伊也同時的發現到,他所發出的翠綠觸手已經完全無法*近亞芠身邊一公尺之內,密密麻麻的觸手只有在亞芠的四周,緊密的擠壓著一個明顯的菱形出來。
  扈伊獰笑道:「就算我的須手捉不住你,我擠也要擠死你!」說著,包圍在亞芠周圍的翠綠觸手,扈伊所謂的須手開始發出了強烈的沙沙沙的聲音,明顯的開始逐漸施加壓力,一吋吋的開始往內擠縮起來。
  眼看著須手所集成的菱形繭狀物慢慢的縮小范圍,忽然,在須手的沙沙聲當中,一聲輕輕的冷哼聲傳出,隨著冷哼聲,一股熾熱無比的高溫火焰從菱形繭中冒出,前所未見的白色火焰像一把熾熱無比的太陽火般,一古腦的將所有的翠綠色須手直接蒸發掉,就連燃燒的程序都免了。
  從火焰堆中,一個銀色的身影慢慢走出來了。
  那是一個渾身燦銀,仿佛是由一種充滿著無比的彈性與生機,但是卻又有著最剛最硬最牢不可破的厚重金屬所雕刻而成,充滿著力與美的銀色重鎧人形!
  盔甲上那仿佛是最冷硬的金屬,但是又矛盾著混合著彈性與生氣的光滑表面上,散布著許多蛛絲般的細微光紋,看似雜亂而復雜,但是仔細一看,卻又是仿佛有著某種的秩序般,構筑成了一幅描繪在身上的神秘圖騰。
  銀色身影的頭部,一如往常的刻畫出了亞芠那帶著冷冷微笑的面貌,比起以前來,更是清晰而生動,仿佛就像是沿著亞芠臉部的最細微部分,細細的刻畫出來一般,只除了眼睛的部位,依舊是那會隨著亞芠的心情而轉變色澤的神秘晶體。
  在臉的上方,順著頭部的額前部分,由左右兩側略成三十度仰角,往前往上出了一個略呈扁平狀三角形,但是尾端卻是相當尖銳的短短獨角,像是在亞芠的頭上特別戴上了一個獨角一般,但是連接的又是那么的順其自然、天衣無縫,而在長不到八公分的獨角上頭,還巧妙的鑲崁了一顆略成菱形,正閃耀著神秘的銀白光輝小小透明晶體。
  菱形晶體的細長尾端,幾乎就是這根獨角的一半體積,寬短的另外一半,則是巧妙的順著額前的角度,尖端隱藏在那一頭依舊是銀白的、細柔而筆直的長發當中。
  像頭部這樣正閃耀著銀白光輝的魔幻晶,在亞芠鎧化之后,全身總共有九處,包含了額頭獨角這一塊,而這一塊是當中最小的一塊。
  在亞芠的頭部以下的兩肩部位,明顯的向兩邊拉出了一個類似護肩甲一樣的半個橢圓形流線型肩甲,足足的延伸出兩肩膀超過十五公分,充滿流線感的肩甲兩邊上方,同樣的有著兩顆仿佛是整個肩甲縮小三倍之后的魔幻晶,鑲崁在肩甲的最頂端部位。
  肩甲底部直接與肩膀連接,在看起來相當強壯有力的大臂以下,屬于兩小臂的地方,卻在肘關節處,就這么自然而然的,仿佛本來應該就是這個樣子一樣的往外擴展,變成了一個大約巴掌大的菱形盾狀盔甲,直接連接在亞芠的小臂上。
  臂盾裝甲處,那細長的尾端正好突出手腕一小部分,假如亞芠握起拳頭來,正好可以將拳頭隱藏在這臂盾一樣的部分下,當然,這要亞芠連拳頭處的利牙狀的部位也收起來才行!
  而且,由手臂上盾甲尾端那閃耀銳利光芒來看,絕對不會令人懷疑這尖端是如何的銳利的,同樣的,在臂盾外側,同樣各有著一顆與臂盾同形但是小上兩倍的魔幻晶,鑲嵌在臂盾的上頭。
  此外,在亞芠的胸前,*近兩腋的外側,也有著一對完全成為厚實的胸甲一部分的拋物線形,充滿著流線感的魔幻晶一直從腋下延伸到腰際。
  而在兩邊大腿的外側,同樣的有著一顆約巴掌大,但是卻是菱形暗黑色的魔幻晶,鑲崁在上頭,并且,在黑色的魔幻晶正下方膝蓋內外緣,順著亞芠的小腿處,生長出了一對相當類似貪狼星為了保護自己的足部,而延伸出來的堅硬銳角,直接延伸到亞芠的腳踝處。
  至于亞芠盔甲腳掌的前端,更是干脆露出了類似貪狼星的利爪一樣的部位。
  總而言之,穿上了再度進化之后的貪狼之鎧的亞芠,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會走動的兇器一樣的人物,全身上下,從頭到腳,無不有著可以輕易取人性命的兇器!
  渾身周遭散發著無比熾熱的白色火焰的亞芠,慢慢從原地起步走往扈伊的上身所在之處,身上的九顆或菱形、或流線、或橢圓的魔幻晶,在召喚來龐大的火元素化成了高溫的白焰,將扈伊困住亞芠的須手氣化之后,便恢復成了黯淡的漆黑顏色,而亞芠身邊的白色火焰也消失于無形。
  看到了亞芠身邊的火焰不見了,扈伊見機不可失,再度從下半身的軀干當中伸出了比剛剛還要多,還要快的須手往亞芠的身上扎來,只見亞芠的四周全都是漫天飛舞的翠綠長影。
  但是,亞芠這一次卻不如同剛剛那樣透過了身上數量驚人,體積同樣也驚人的魔幻晶再召喚火元素,或許是時間來不及吧!畢竟,要將召喚來的火元素一口氣釋放出來,造就出剛剛那樣有著無法想象的驚人高溫的白色火焰,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但是,沒有召喚出火焰來的亞芠卻輕輕說了一句話,一句讓原本臉色就已經夠猙獰難看的扈伊更加難看的話!
  「颯嘶崠!」
  扈伊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一個古怪的名詞的,就是這一個名詞所代表的招式,讓他的復仇之舉功虧一簣,就是這個名詞代表招式的強大威力,害的他如今變成了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盡管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但是,如果沒有這么一個名詞的招式的話,那么,他也不會從人生的顛峰,落到逼的自己不得不選擇了這副模樣來完成報仇之舉的!
  這是太古魔導法的土系絕招——「塵爆」!
  一瞬間,當亞芠說出了古代語言的塵爆時,亞芠兩腿外側的魔幻晶忽然由暗黑轉變成為土黃,然后,由亞芠的腳底下開始,爆發出了一大堆的黃色煙塵往四面八方散去,直接的迎向了扈伊的須手!
  如果說,扈伊的須手是以百千來計的話,那么,亞芠現在所施展出來的塵爆所夾帶的爆炸性塵沙,就是以億萬來計的,而且,威力更大!
  每一根來的迅速的翠綠須手,同時的中上了數以千計的細微塵沙,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被這些爆炸性的塵沙化成了比塵沙還要來的細微的灰塵,使得亞芠的四周彌漫著濃濃的綠煙!
  在扈伊還來不及采取下一個行動之前,亞芠就已經先搶先一步了,或者說,當亞芠念出了塵爆的同時,他又念出了另外兩個名字了!
  「威因!」
  一瞬間,在亞芠的四周狂風大作,隱約間,扈伊看到了亞芠的右肩上閃耀著青色的光芒,是太古魔導法的風!
  瘋狂的足以剝皮削肉的強烈風刃,以亞芠的右肩為中心,夾帶著亞芠周圍的翠綠煙霧,像一道青色的風之龍卷,往扈伊下半身的軀干后半部卷去!
  龍卷一出手,另外一個名字又逸出了亞芠的嘴角:「阿羅拉!」
  跟隨著青色的風之龍卷的背后,幾乎是不分先后的,亞芠那臂盾上閃耀著純粹白光,同時在右臂上形成了一道道波浪似,但是又令人感覺到相當的虛無飄渺,閃動的速度更是快的讓人辨不清,到底是什么顏色的奇異光芒的拳頭,已經重重的轟在扈伊的墨綠色粗大軀干上了?
  極光,光之太古魔導法當中的最強絕招極光!難以衡量其威力的龐大無形能量,隨著亞芠的這一拳,重重的轟進了扈伊的軀干當中。
  強大的力量在扈伊的軀干當中肆無忌憚的瘋狂破壞著,連帶著青色龍卷,一口氣將扈伊下半身軀干的后半段,轟出了一個兩三公尺寬的對穿大洞,并且將扈伊那墨綠色軀干毀掉一半以上的表層與須手,露出了里面灰綠組織。
  下半身連接著這軀體的扈伊,顯然是連感覺也相連在一起,使得扈伊也忍不住的發出了痛苦的慘叫,激烈的吼聲讓人可以想象出他正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亞芠趁勝追擊,從兩邊的臂盾前緣各自前伸出一把鋒銳無比的劍狀物體,直接的連在臂盾的前端。
  亞芠大喝一聲:「火!」
  無名之火,頓時從亞芠的手中發了出來。
  老實說,面對著扈伊這樣一個背負著引起他們家如此下場的殺父仇人,亞芠此時施展出這招瘋狂的禁招,威力更是無匹,只見亞芠勢如瘋虎,不斷的揮舞著手上的兩把銳利長劍,往扈伊的下半身軀干上揮砍著。
  扈伊所發出來的須手不是被亞芠手中的長劍一分兩斷,就是完全拿亞芠身上防護力強的驚人的貪狼之鎧沒辦法,只能任由亞芠不斷的往前進攻著。
  終于,亞芠來到了扈伊的面前,盔甲上那清晰面貌的冷漠笑容,似乎正在嘲笑扈伊的不自量力。
  扈伊虎吼一聲,下半身龐大的身軀就地一滾,一瞬間往后脫離了好幾公尺,然后同時伸出了一部分的須手往亞芠射去,阻止了亞芠的接近,終于拉開了與亞芠之間的一點距離。
  但是扈伊也知道,既然他龐大的體型占不到便宜,那么越是龐大的體型也就越容易被亞芠當成了靶子在打。因此,一拉開距離之后,扈伊便大吼一聲:「第二形態!」
  亞芠在聽到了扈伊喊出了這句話之后,不由的動作一頓,最后干脆停下來看看扈伊又要搞什么鬼?
  對他而言,像扈伊下半身那樣子的怪異軀體,亞芠是未曾見識過的,所有的能力對于亞芠來說,都是一個謎,但是想也知道一定是跟那些外星怪物們有關系,因此,亞芠既然不懼這個東西的話,那么,就趁機好好的看看這怪東西還有什么出人意料之外的奇怪力量?
  扈伊的第二形態一出口,下半身的軀干伸出了數百根有別于剛剛攻擊亞芠用的墨綠色須手,但是并非是用來攻擊亞芠,而是射向了自己的上半身,將自己的上身纏的死緊。
  亞芠看了一會,只見扈伊身上的墨綠須手越纏越多,但是卻沒有其他的變化,亞芠決定不再等待下去了,左手一揚,左手臂上的魔幻晶隨即閃耀出了藍光,同時,在亞芠的手臂上方十公分處,一道箭形的藍光出現在亞芠的手臂上方,瞬間發了出去。
  強烈的藍光一瞬間沒入了扈伊的軀干當中,隨即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傳出來。
  原本蠕動不止的下半身軀干強烈的一顫,一瞬間,從頭到尾有無數的水藍色強光透體而出,緊接著,仿佛是某種具有相當韌性的物體被爆破的啵的一聲響亮的聲響傳出,整個巨大的墨綠軀干被炸成了數以千計的小碎塊!
  不過,剛剛亞芠的耽誤似乎是給了扈伊足夠的時間了,起碼,在這個軀干爆炸聲之后,在漫天碎塊當中,始終有著一個巨大的碎塊不為所動,靜立于原地!
  亞芠隱藏在面甲下的瞳孔強烈的收縮起來,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眼前這一個生物的形狀才好!
  勉強來說,現在在他眼前揮舞著須手的墨綠色生物,有著人類的形體模樣,有手有腳也有頭,但是頭部卻無鼻無口,臉上只有四個黑黑像眼睛的斑點,渾身上下布滿了小指粗細的須手,但是在應該是腰身的部位,卻多出了四根大腿粗的扁平須手,合力的撐在地面上,讓本來應該是人的腳部部位卻反而沒有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