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93 水月之花

下午時分,終于要進行冠亞軍的最后決賽了,雖然說剛剛已經有先進行過第三與第四名的季殿軍的決賽,但是,現場的觀眾卻沒有獲得滿足。
  身為上午兩場的戰敗者,光虎與風猴并沒有接受烈芒的鼓勵,因此,就算是下午的比賽,兩只幻獸也依舊是那樣死氣沉沉膽小怕事的模樣,看來想要恢復原來的狀況恐怕是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因此,下午的第一場季殿軍的決賽根本就沒有什么看頭,完全是那種互相撕咬推撞幾下,然后風猴就莫名其妙的認輸,光虎也贏的莫名其妙!
  在全場觀眾的噓聲下,盧勘學院今年度幻獸大會當中最重要的一場**比賽,終于在第四天的下午第二場即將舉行了。
  不過大概是受到了上午的影響,盡管氣氛顯得相當輕松,所有人還是會不自覺得壓低了音量以及避開了貴賓臺左前方的地方,因為,在左前方處,坐著一個滿頭白發但是卻閃耀著詭異的黑光,閉目靜默不語的人,以及趴著的一只大的過了頭,白中泛金的長毛上同樣閃耀著詭異黑光的巨狼——亞芠以及貪狼星!
  從上午一直到下午這個時候,亞芠與貪狼星這一人一狼完全沒有改變自己的姿勢,就這么靜靜的坐在這里,除了他的親人以外,沒有人敢接近那個散發著令人渾身不對勁的冰冷氣息的亞芠!
  忽然,所有的聲音全都靜了下來,一個胸前別著一朵相當精致與特別的藍色花朵的年輕女郎,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不顧自己的老師連施眼色,緩緩來到了亞芠身前。
  輕輕的從懷里拿出了一條手巾,用力撕成了兩半,用她那相當好聽而且溫柔的聲音柔聲道:「喲亞芠,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說出來,你這樣我看的好難過!」說著,將亞芠的手抬了起來,逐一扳開亞芠那握的死緊的手指。
  看到了亞芠的手,眾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亞華他們更是忍不住的圍了過來,因為,不知何時,亞芠的手上竟然布滿了鮮紅的血。
  火紅的血從亞芠的指尖、掌心處不斷的汨出,那并不是什么利器與外物所造成的傷口,而是亞芠經歷了長時間,死命握拳所造成的自殘傷口。
  亞華等人楞楞的看著年輕女郎用最溫柔而靈巧的動作,輕輕將亞芠那已經握的發白發青的手指輕輕扳開,然后將手中撕成兩半的手巾在亞芠的手上繞了兩圈,打個結,止住亞芠傷口不斷流出的血,然后再換另外一手,最后,將亞芠的手合掌握在自己的兩手之間,嘴里念念有詞的,一陣柔和的白光逐漸從蘇蘭的雙手之間泛出!
  看到了這樣的情景,翰羅也好,亞華等人也罷,心中真的是百味雜陳,從上午到現在,他們只是注意到亞芠白發上那不斷閃耀著黑色的光芒,但是卻沒有注意到亞芠的手竟然會緊握到出血,這是需要用多大的力量才會造成的結果?
  在亞芠的心中從早上到現在,到底是壓抑著多大的激烈感情在其中?
  而他們這些,應該是最能夠了解亞芠心中所想的親人們,所看到的卻只是亞芠頭發上的異象,卻沒有注意到亞芠在不經意間所表現出來的自我壓抑,他們反而不如這個來自異國,斯達帝國的使節團——蘇蘭長老!
  亞芠定定的看著蘇蘭,銳利的目光似乎要直接刺入蘇蘭心底最深處一樣,直視著蘇蘭的雙眼,但是蘇蘭對于亞芠這不知道曾經令多少英雄好漢怯步低頭的銳利目光卻恍若無感,她只是用著布滿了溫情與柔和的雙眼,回應著亞芠,然后一邊又不斷的用光魔法來替亞芠療傷!
  不知道過了多久,亞芠的眼光柔和下來,緩緩從蘇蘭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垂下頭來,嘆氣道:「蘇蘭,你??大可不必如此!」邊說,亞芠的眼光邊不自覺的掠過了蘇蘭胸前那朵用著最純粹的水藍色水元素能量所構筑而成,早應消失的水藍魔花!
  如果沒有人肯大耗魔力的召喚水元素能量,花時間精力維持的話!
  伸手輕輕的捻過了蘇蘭胸前的那朵水藍魔花,亞芠又一次嘆息道:「蘇蘭,你太傻了,我只是把你當成了我的「姊姊!」蘇蘭臉上神情不變,微笑的接口替亞芠說出了那個名詞。
  蹲了下來,蘇蘭忽然伸出了雙手,將亞芠捻住水藍魔花的右手包在自己的手掌中,溫柔笑道:「就算是姊姊也好,請你不要再對我視若無睹了,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希望起碼,我可以感受的到,約瑟那充滿純真的視線,那怕就是只有一瞬間也可以,這雙手,這雙手是你的,同時,也是約瑟的手呀!」
  亞芠低頭看著不知不覺將他的手緊*在自己的臉頰上,閉起了雙眼,輕輕的磨蹭著的蘇蘭。
  他也許可以對天下人都絕情絕意,但是,卻怎么也無法對這么一個無怨無悔,深深愛著他的另外一個分身——約瑟的女子也絕情。
  再度的無聲一嘆,亞芠的右手忽然開始匯聚了大量的水魔法元素,能量的強烈波動當場吸引了整個貴賓臺上所有人的注意目光,也讓正在感受著亞芠,或者該說是她心目中約瑟手的溫度的蘇蘭,驚訝的睜開了眼睛,楞楞的看著亞芠手上正逐漸散發出柔柔藍光的水藍魔花。
  難以想象的龐大水元素能量不斷涌進了亞芠手上的魔花當中,不斷的壓縮再壓縮,又再壓縮,那仿佛無窮無盡的水元素透過了亞芠的手,透進了魔花當中,然后,奇跡開始在眾人在蘇蘭的眼前上演。
  原本散發奇異藍色光澤,略帶透明質感的水藍魔花,竟然開始出現了能量結晶化的現象,慢慢的,有形無質的水藍魔花開始出現了真真正正的形體。
  但是這形體卻仿佛極端不穩定似的,在亞芠手中若隱若現的,一會發光,一會黯淡,以翰羅為首的眾人,包括自從蘇蘭過來亞芠身邊,就一直擔心的望著自己愛徒的米非耶等人,不由的暗暗戒備起來,甚至開始凝聚起體內、身周的力量來,隨時準備出手!
  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亞芠手中的水藍魔花所蘊含的能量,遠遠的超乎他們的想象,如果爆開來的話,相信這個會場將尸骨無存!
  忽然,眼中銀光一閃,亞芠輕叱一聲:「給我出來!」
  一瞬間,所有站在亞芠身邊的人全都看到了,亞芠發間的黑光大盛,一瞬間,似乎將亞芠的雪白長發化成比九幽還要黑暗的發色,更多更難以想象的水元素一瞬間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投進了亞芠的身體里,透過了亞芠的手,涌進了那朵水藍魔花當中,一朵閃耀著神秘水藍光輝的結晶魔花,出現在亞芠的手上!
  輕輕將水藍魔花重新別回了蘇蘭的胸前,亞芠的聲音掩不住疲憊的說道:「送給你,我的姊姊,一朵來自鏡花水月虛幻之境的美麗花朵——水月之花!」
  眼中忽然流下了清澈的淚水,蘇蘭哽咽但是卻依舊微笑的說道:「謝謝你,我的弟弟,姊姊會好好珍惜這一朵水月之花的!」
  他們都知道,亞芠所贈送的這朵花,就象征著蘇蘭所追求的愛情、追求的人,是那么樣的虛幻,那么樣的遙不可及!一切只因,約瑟是亞芠,但是,亞芠并不是約瑟的緣故!
  這就是亞芠回答蘇蘭的答案,一朵來自鏡花水月虛幻之境的美麗虛幻之花,水月之花!
  翰羅等人此時全然無心去注意亞芠發間的異狀,他們的目光全都投注在蘇蘭胸前的花朵,不知怎么的,雖然他們并不曉得亞芠與蘇蘭之間到底是在說什么事情,有著什么瓜葛,但是,他們就是覺得,這朵水月之花有種令人好悲傷好悲傷的感覺!明明是一朵那么美麗的花朵呀!
  米非耶楞楞的看著那朵水晶魔花,嘴里忍不住叫嚷道:「天呀!能量結晶化!竟然能夠單憑一個人的力量使能量結晶化?那需要耗費多少令人無法想象的魔法能量?
  一個人的力量竟然能夠到達這樣的地步?奇跡,這一定是奇跡,果然是圣者所能夠引起的奇跡,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竟然也能夠發生?」
  所謂的能量結晶化,是一種存在于魔法師之間的不可思議傳說,是指將有質無形的能量不斷施以強大的壓縮,使能量也能凝聚出形體來。
  曾有人估計過,要將魔法能量加以壓縮呈結晶狀態,基本上,等于是一瞬間把一座大山蒸發的龐大能量,壓制成為一個米粒般大的體積,但是現在竟然在米非耶的眼前,由亞芠創造出來了這么大的一朵水晶魔花來,難怪米非耶會直嚷著不可思議!
  卻不知,這種能量結晶化的能力,是亞芠剛剛透過了貪狼星消化神之鉆時所領悟而來的,亞芠現在只不過是反其道而行而已,或者,這朵水晶魔花遠遠的及不上神之鉆那樣精純而龐大無比的能量,但是,光是以一人之力完成這種事情,已經叫米非耶視為不可思議的神跡了!
  就在眾人楞楞看著臉上難得出現了柔和線條的亞芠,以及笑著流淚的蘇蘭的同時,在臺下,最后的冠亞軍之戰也在主持人薩克的一聲令下,觀眾的歡呼聲當中,開始展開來。
  依舊是上午的一身打扮,多尼與賽華兩人站在賽臺的對角線上彼此兩兩相望,多尼的神態平靜當中帶著一絲的憤恨與戒慎,賽華則是高傲當中夾帶著一絲的輕蔑與憎恨,兩個人的神態都在說明著,他們彼此之間并不是只有同年級的同學關系那么簡單。
  事實上,所有盧勘學院的三年級學生,都可以告訴在場的每一個觀眾,賽華與多尼之間的恩恩怨怨!
  賽華是貴族當中,少數被人稱頌為天才級的少年,除了有著一般貴族少年的高傲與自恃身分這樣的缺點之外,在盧勘學院當中的表現上來講,確實也令人相當佩服,他憑著本身的實力而不光只是依*著自己的身分,在盧勘學院里面擁有著相當好的名聲與成績。
  但是,如果說賽華是盧勘學院三年級貴族子弟中的天才的話,那么,來自平民的多尼便是平民當中的天才了!
  兩個人自從一年級開始在學院當中遭遇開始,便存在著相當強烈的競爭意識,三年來,兩個人之間的競爭更是時日遽增,而且不可否認的,來自于平民之間的多尼,在學習態度以及人緣方面,都比生活優渥的賽華來的好,使得三年來各種有意無意的勝負比較之間,都是多尼占了較多的勝面!
  也因此,具有貴族身分又被人稱為天才少年的賽華,分外的忍受不了多尼這個來自平民,但是卻好像始終擋在他面前的同學的存在!所以,賽華處心積慮的想要打敗多尼,好證明他真的比多尼還要強。
  當多尼在一年級的時候取得了幻獸大會魔法組比賽的冠軍時,隔年賽華馬上就拿到了比幻獸大會魔法組比賽更高級的比武大賽的第一名,但是其光芒卻依舊是被連續二年獲得魔法組勝利的多尼所散發出來的光環所掩蓋,可以說,今年在幻獸比武大賽兩人最后一場的冠亞軍之戰,是充滿著戲劇性的對決!
  除此以外,在盧勘學院當中,還流傳著這兩位分別來自貴族以及平民之間的天才少年的眾多傳聞,其中最新也是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在今年初的時候,多尼那只幫他連續兩年獲得了魔法比賽冠軍的幻獸,竟然無緣無故的暴斃!
  對于這么一個離奇的事件,同學們之間繪聲繪影的傳說著,這是因為賽華見不慣多尼的幻獸明明才不過是四階而已,但是卻還能夠在魔法比賽當中脫穎而出,因此,他便派人或是親自下手毒殺多尼的幻獸!
  對于這個傳聞,兩個當事人并未承認,但是也沒有否認,因此,幾乎人人都是這么認定的!
  先是看著場中央正彼此對峙著的兩只幻獸一眼,多尼隨即將眼光移往對面的賽華,忽然張口問道:「為什么不否認奔客(多尼前只幻獸之名)這件事?」
  賽華嘴角迸出了相當高傲的笑意,隨口答道:「你認為呢?」
  隨著賽華的聲音傳來,賽場上原本盤據成蛇陣的震蛇忽然筆直射出,直往火豹的前胸而去!
  火豹輕輕一跳,發出了一道火焰阻隔了震蛇的襲擊,同時的往旁邊撤出,又再度恢復成了對峙的局面。
  同時,多尼點點頭道:「你果然還是那么的高傲!」
  火豹低吼一聲,忽然往前一撲,兩只前爪同時發出了火焰,意圖燒傷震蛇,震蛇往地底一鉆,然后又飛快的從地板的另外一處竄出,閃過火豹的撲擊,同時拇指粗的細尾狠狠的朝地板上一拍,帶起了一股弧形的震波往火豹飛去,弄得措手不及的火豹一陣東倒西歪!
  并未命令震蛇趁機攻擊,賽華的臉上忽然閃耀著一種相當高傲的笑意:「你也沒有我想象的那么蠢!」
  重新站穩陣腳的火豹回敬了震蛇一顆拳大的火球,多尼同時的說道:「但是他們與你有關!」
  閃過了火球,震蛇故技重施的又鉆入了地下,閃過了火豹的火球,而這次,震蛇是直接從火豹的腳底下鉆出。
  已經在早上見識過震蛇這項技能的火豹,當一感受到腳下的異狀時,隨即很快的往旁邊一滾,閃過了震蛇這近乎偷襲般的攻擊,而震蛇見一擊不中,在空中變盤成了蛇陣,直接的落到了地上,一對小眼睛警戒的看著不遠處的火豹,看來它也已經吸收了上午的教訓了。
  無機可趁的火豹,順勢往后一跳,又回到了剛剛的地點,同時火豹一跳,震蛇也跟著往后一彈,也回到了最初的對峙地點!
  這時,賽華才點點頭道:「我不否認!」
  多尼問道:「是你父親的人?」
  略一猶豫,賽華輕輕的點點頭,多尼的眼中散發出了笑意:「看來我以后的日子可不好過了!」
  賽華也散發出笑意:「這樣不是很好嗎?備受貴族欺負的天才平民少年,這可是會讓你的聲望升到最高點,而且也讓你多了很多的朋友!同時也是很多女孩的最佳夢中情人呀!」賽華不乏感嘆的補充著。
  多尼嘴角露出了笑意:「你在吃醋?」
  賽華坦白的點頭道:「誰教她老是跟著她姊姊跟在你身邊!喜歡你的是她姊姊又干她什么事?」
  「哦!」多尼眼中充滿笑意道:「所以你就更看我不爽了?」
  沒有說話,但是賽華臉上的表情已經承認了。
  火豹忽然的發出了一聲豹吼,嘴角迸出了強烈的火光,撲往震蛇打起近身戰來,震蛇也不甘示弱,靈活的蛇軀不斷在火豹的嘴腳之下——一邊閃避火豹那具有強大殺傷力的巨口,一邊企圖在火豹的腳上留下傷口,并且要纏上火豹的身軀。
  「所以,你干脆就壞的更徹底一點,讓憶琳留下更深刻的印象?」邊緊張的看著火豹,多尼邊不失輕松的調侃著賽華。
  賽華有點無奈道:「誰會想要成為想追求的女孩眼中的壞人?」
  望著正拼命要纏住火豹的震蛇,賽華突然隨口問道:「對了,你好像都沒有施展你的得意技藉體施法嘛!難道你還控制不了這只大家伙?」
  「你呢?震蛇的毒牙不也是很有名,怎么不見你施展?」多尼也回問道。
  「原來我們是彼此彼此!」多尼微笑道。
  「看來你我是半斤八兩!」賽華大笑著。
  忽然,纏斗當中的火豹與震蛇不約而同的分了開來,第三次的對決。
  觀眾席上的觀眾們至此不由的抱以熱烈的掌聲,一方面,火豹與震蛇那靈活的攻防叫人看了大呼過癮,另一方面,多尼與賽華之間的唇槍舌戰也叫人大開眼界。
  在彼此強烈的競爭意識之下,卻又有著一種別人所無法理解的默契,也許,這兩個分別來自貴族與平民之間的天才少年,都把對方視為那種最佳敵手的好朋友。
  其中,最叫人印象深刻的便是賽華在多尼的引導下,所做出來的那種近乎當場告白的舉動了。
  在貴賓臺上,里昂與威靈不由的面面相覷,原來自己的一對寶貝(孫)侄女早就被人家給定走了呀!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不過,看著臺邊的這兩個少年,一個是傲氣凌云英姿勃勃,一個是聰明機警溫文儒雅,都是個不錯的人選,尤其,這兩個小子看起來就是那種將來會成為大人物的典型人才,看來回去之后得探探她們的口風如何了?如果不錯的話-里昂暗暗的盤算著,嗯!第一世家邀請盧勘學院幻獸比武大賽的第一、二名前來作客!
  他喜歡這個點子!
  臺下,多尼與賽華在笑完之后,忽然多尼笑意不減的說道:「那現在怎么辦?我無法完全控制我的幻獸,你又怕出手不知輕重的,難道我們就這么互相咬來咬去的?」
  賽華同樣笑意不減,兩手一攤道:「不然還能怎樣?
  總得分出個勝負來!」
  多尼搖搖頭道:「這可不成,九階的幻獸,用這種打法的話,就怕我們兩個都受不了了它們也還精力充沛,我們可等不了那么久!」
  兩個天才少年不由的搔搔頭,現在兩只幻獸擺明了在靈活度上是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大絕招他們又不敢使用,比賽比成他們這個樣子,倒也是相當罕見!
  就在臺下兩個少年傷腦筋的同時,貴賓臺上,突然一個冷冷的,近乎自言自語,但是卻又叫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的聲音響起:「嗯,能夠確實的發揮出自己幻獸的各方面實力,又可以明確的掌握住自己能力的極限,不會干出那種害人傷己的蠢事,還真是難得!」
  瞬時,所有人的眼光不由的又飄向了發出聲音的主人——亞芠的身上來。
  而同樣也在替臺下的兩個難得的優秀學生傷腦筋的院長貝漢聞言,頓時眼中一亮。
  已經不知道擔任過多少年幻獸比武大賽裁判的他,又怎么會看不出底下的兩只幻獸真的是誰也奈何不了誰,如果說硬要分出一個勝負的話,那么,恐怕將會是一個兩敗俱傷甚至是同歸于盡的局面,這是他所不樂見到的。
  舉辦幻獸大會的目的,本來就是想要讓學生能夠藉由幻獸一展長才的,只是近來大會越來越失其真義,學生對于勝負的執念越來越重,卻不知,勝負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在各類的比賽當中,運用出自己的智慧,結合著幻獸的長處,發揮出最好的表現來。
  而眼前這兩個少年,很顯然的就是真正把握到了幻獸大會真義的人選,最難得的是,他們又是學院當中各占一方的天才少年,所用的幻獸又是如此難得一見的九階帝王幻獸,無論是哪一方受到了傷害,對于學院,對于他們本身,都是一項不可彌補的遺憾,因此,這讓貝漢相當的為難!
  如此,在聽到了亞芠的自言自語之后,貝漢暗暗的怪著自己,怎么會忘記了亞芠這么一個怪事層出不窮的怪人來了?
  雖然說打從大會一開始,亞芠所帶給他的煩惱與憤怒就沒有斷過,但是,貝漢也不得不承認,亞芠這個神秘的人物的確是本領通天,每每有出人意料之舉,因此,貝漢絲毫不猶豫的起身走到亞芠面前。
  微笑著,貝漢說道:「那個,亞芠先生,請問你有辦法讓臺下的兩個同學分出勝負,而又不讓他們受到傷害嗎?包括幻獸?」
  亞芠抬起頭來,看了貝漢院長一眼,再將眼光投向賽臺上依舊對峙著的多尼與賽華,火豹跟震蛇,淡淡的說道:「如果院長您不介意我會擾亂賽程的話!」
  貝漢連忙的點頭道:「不介意,不介意,我怎么會介意這種小事呢?」就算介意,現在可不是說出來的時候呀!等事后來算帳不是比較好?現在還是先處理這兩個優秀學生的事情比較重要!
  亞芠淡淡的一笑,原本靜靜趴在腳邊的貪狼星忽然一個猛力站起,嚇了貝漢一大跳,然后一越跳下了貴賓臺,來到賽臺上。當場叫多尼與賽華嚇了一大跳,同時,他們的幻獸火豹與震蛇同時也垂下頭來,全場的觀眾更是引起了一陣喧然大嘩!
  貪狼星雙眼深深的望進了多尼的雙眼當中,半晌,忽然又轉過來看著賽華。
  被貪狼星的雙眼一望,賽華忽然渾身一震,念道:「盡管出全力用大絕招,一切有我莫怕!」
  偏過頭來,賽華望向多尼,卻發現到多尼的臉色說有多怪異就有多怪異!
  賽華近乎呻吟的說道:「多尼,難道你也??-?」
  多尼點點頭,大聲的說道:「來吧賽華,就讓我們用全力來較量一下吧!」說著,多尼跳上了賽臺,雙手在胸前開始結起了相當復雜的手印,嘴里開始抑揚頓挫的念著沒有人聽得懂的咒語。
  聽出了多尼所念的是一個威力相當強大的火焰咒語,賽華不敢怠慢,也跟著跳上了賽臺,右手高舉過頭作蛇狀,身上開始散發出淡淡的黃色光輝。
  忽然,賽華大喝一聲:「來吧震蛇,山崩地裂!」
  隨著賽華的一聲大喝,震蛇忽然準之又準的往后彈上了賽華的右臂上,緊緊纏在賽華的右臂上,三角的蛇頭正好緊貼在賽華的手背上,兩只小眼睛閃閃發亮,身上也開始發出了黃色的光芒,與賽華身上的黃光混成了一團。
  當賽華的「山崩地裂」四個字一出口,右手往前一伸,宛如毒蛇噬人的模樣時,在賽華手臂上的震蛇也蛇口大張,發出了一聲令人難受的刺耳尖嘶聲,隨著賽華手臂前伸的動作,將賽華的手當成了跳板,往前急速彈去,同時,仿佛也將賽華身上的光芒一起帶走般,化成了一道黃色的流星往前飛去!
  在這同時,多尼也已經念完了咒語,渾身上下燃起了高溫的赤紅火焰,他兩手一張,大喝一聲:「來吧火豹,火焰流星!」同時,兩手往胸前一合,身上的火焰在剎那間全數匯聚在兩掌之間,化成了一道炙熱而強烈的火柱,由多尼的掌心噴向他前頭的火豹身上。
  火豹大吼一聲,渾身的火焰高漲,恍若身形在一瞬間變大,然后像是承受不了多尼所噴出的火焰,如一顆飛彈般,無比急速的往前彈射而出。
  現場的觀眾完全沒有想到過,當多尼與賽華完全沒有保留,中等的武技山崩地裂配上了九階幻獸震蛇,中等的魔法火焰流星搭上九階的火豹,竟然會演變成如此大聲勢的絕招。
  以震蛇為中心的黃色流星所經之處,堅固的賽臺石板一瞬間四分五裂,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可埋人的壕溝,大量的石屑被卷入了流星周遭,增加著流星的聲勢。
  以火豹為核心的赤紅火焰流星,凡是經過之處,地面上的巖石地板一瞬間遭到高溫所融解,不遠處的水池里面的水更是沸騰不已,化成了白白的水霧之氣消失于無形。
  當火焰的流星與黃土的流星在場地中央一觸碰時,兩道流星竟然相持不下,迸發出了強烈刺眼的紅黃光芒,像顆小太陽似的,在賽場半空中不斷翻滾著。
  忽然,巨大的豹吼與蛇嘶的聲音同時響起,火焰流星與黃土流星的光芒同時增亮十倍不止,一波又一波的震波隨即由兩道流星的僵持處,不斷的往四面八方散去。
  當這些震波來到了賽臺四周、那些為了要防范在比賽途中誤傷觀眾而架起的隔離護罩時,負責架起護罩的四個魔法師驚呼一聲,錯估這沖擊威力的他們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竟然被彈開了,而且護罩也被震破了。
  眼看著第二波的震波即將波及到觀眾席,坐在最前頭幾排的觀眾們不由的發出了驚呼聲來,此時,場中同時的響起了虎嘯、獅吼、熊咆、狐嘶、鷹鳴五種幻獸吼聲,忽然之間,一道淡金色金字塔型的金色護罩,取代了原先魔法師們所搭起的半圓形護罩。
  仔細一瞧,在這金字塔型的護罩各個頂點處,都有那么一只閃耀金色光輝的小幻獸咆哮著,底下的四個角落是獅、虎、熊、狐,半空中的則是鷹。
  由五只小幻獸所構成的金字塔型護罩,將整個賽臺,連著賽臺到觀眾席周圍的一大片空地以及賽臺上空,全都籠罩在其中,而紅黃流星的爆發威力也是被籠罩隔離在護罩當中。
  觀眾們議論紛紛,他們沒想到五只小幻獸裁判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能力,只是邊議論的同時,他們的目光也被賽臺上依舊是僵持不下的紅黃流星的光芒所吸引住。
  紅黃流星的光芒隨著火豹與震蛇的嘶吼聲,不斷的節節增亮著,顯示火豹與震蛇正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力量,企圖壓制住對方,但是卻又一直相較不下。
  當火豹與震蛇第四次發出了吼聲,在貴賓臺上,貝漢聽到了亞芠淡淡的聲音道:「夠了,再下去它們會受不了的!」
  在護罩當中的賽臺上,貪狼星那凄厲而又高亢的狼嚎忽然又響了起來,完全壓制住了火豹與震蛇的氣勢,同時間,全場所有的人全都看到了,除了紅黃的光芒之外,忽然第三種光芒出現了。
  一道仿佛是來自于幽冥世界的黑暗光輝,由貪狼星的身上發了出來,黑暗的光芒似乎并沒有什么聲勢,但是卻在短短的兩三秒鐘之內,竟然完全掩蓋住了紅黃流星的光輝,讓火豹與震蛇顯現出身形來,感覺上,就像是紅黃的光芒被這黑色的光芒給吞食掉一樣。
  位在護罩當中,已經將自己所有的力量完全投注于火豹及震蛇身上的多尼跟賽華,早在第一次撞擊之前,就已經虛弱的差點站不住了,當第一次撞擊的震波傳出來時,最直接面對這道全面性震波的兩人不由的大驚失色,他們根本就禁不起這震波的傷害,就算想躲也來不及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們看到了貪狼星忽然的朝他們望了一下,接著,在他們的身外立即出現了一層薄薄的金色圓形護罩,將他們護在其中,讓他們不至于會受到震波的傷害,而又能夠在最近的地方看著火豹與震蛇的抗衡。
  當火豹與震蛇第四次發出吼聲時,兩個人的心中已經萬分焦急,此時的火豹與震蛇所發揮出來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加注于它們身上的力量了,再下去的話,恐怕火豹跟震蛇都會受不了了,偏偏,盡管明知如此,尚無法完全的控制自己幻獸的兩人,卻完全無法制止已經被挑起了好勝心的兩只幻獸的決戰。
  正當兩個人無比焦慮的時候,亞芠的聲音忽然在兩個人的耳邊響起,多尼立即辨識出是亞芠的聲音而心中一喜,知道兩只幻獸有救了,而賽華則是驚疑不定,他完全不知道這個陌生而又顯得相當冷漠的聲音,是從何而來?
  緊接著,貪狼星那充滿著霸氣的長嚎響起,當場使得狂熱拼斗的兩只幻獸的氣焰大失,在多尼與賽華的感覺里,貪狼星的聲音給他們的感覺,仿佛是一個成熟的大人在喝叱兩個不知輕重,在地上扭打不停的頑童,制止他們的嘻笑扭打免得他們會受傷一樣!
  緊接著,黑色的光芒出現,多尼與賽華又是驚喜又是疑惑的發現到,火豹與震蛇的力量,竟然在這黑光之中,完全的消失于無形!
  兩只前一秒還斗的你死我活的幻獸,一瞬間,竟已經力量盡失軟倒在地了。
  還沒來得及想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忽然就聽到從貴賓臺上,響起了幾乎快要震聾耳朵,高亢無比的長嘯聲!
  隨著這長嘯,貪狼星跟著也發出了一聲相當高亢的長嚎,緊接著,烈芒的虎嘯、猛炎的獅吼、暴王的熊咆、九尾的狐嘶以及雷羽的鷹鳴,幾乎是不分先后的高聲響起。
  一道金色的身影從貴賓臺上沖天而起,緊接著,剛剛還在賽臺上面與周遭保護著多尼兩人的貪狼星,以及在四周與空中架起護罩的五小,幾乎是不分先后的飛身而起,電射向那道金色身影。
  七道身影在空中忽然結合為一,強烈的金光從那身影上散發出來,照耀的眾人睜不開眼睛,緊接著,朝跌坐在殘破不堪的賽臺上的多尼與賽華兩人面前各射下了一道藍光。
  所有人只見金色的身影似乎張開了一雙鵬大無比的金色翅膀,在空中盤旋了半圈,似乎在確認方向,接著就急速往某個方向飛射而去,只留下了一陣巨大刺耳的破空聲,以及一道綿延不絕的憤嘯聲!
  賽臺上,好半晌才恢復正常的多尼與賽華同時的來到了自己的幻獸面前,兩個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枚樣式相同,由某種奇異的黑色金屬所打造,上面鑲嵌著一粒綠豆般大小的水藍鉆戒。
  忽然,一個相當好聽的女性聲音在他們的頭上響起:「這是他送給你們兩個的小禮物,希望你們可以珍惜它!」
  多尼與賽華抬頭一看,一個穿著輕飄飄的紅色法師袍,相貌普通,只能稱的上是清秀,但是身上卻穿著半透明的琉璃狀魔幻鎧,背后展開著一對純白圣潔的光之羽翼的年輕女郎懸浮在空中。
  朝兩人點點頭之后,女郎露出了一抹充滿著鼓勵的溫柔笑容,忽然一個轉身,快速的往剛剛那道金色身影逝去的方向追去!
  賽華楞楞的看著女郎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戒指,忍不住喃喃的自言自語道:「他們是誰?」
  多尼拍拍賽華的肩膀,嘆口氣道:「那女子是斯達帝國此次來我國出使的使節團之一的蘇蘭長老至于那個金色的身影,相信我,你不會想要知道他是誰的!」
  多尼又苦笑的說道。
  賽華一瞪眼,叫道:「這怎么可能,能夠同時擁有那么多又那么神奇的幻獸的奇人,我怎么可能會不想要知道他是誰?」
  多尼在嘆了一口氣,忽然把嘴湊向賽華的耳際,低聲說了一個名字。
  賽華忽然渾身一顫,兩眼瞪大,眼中充滿著驚恐,無法置信的大叫道:「什么?是他!」
  多尼苦笑道:「就是他!現在你知道為什么我們的幻獸在他的幻獸面前抬不起頭來了吧!」
  賽華打了個寒顫,喃喃道:「幸好,幸好他對我們沒有什么惡意!還送給了我們這個東西!」
  多尼意味深遠的說道:「跟他有關的事物,我想不會簡單的,這個戒指,我想應該不光只是戒指那么簡單!」
  賽華同意的點點頭,忍不住的與多尼一樣,低頭察看著躺在手掌心當中,正散發著淡淡的水藍光輝的樸拙戒指!
  貴賓臺上,同樣的望著蘇蘭逝去的背影,米非耶嘴里念念有詞的,仔細一聽,只能夠聽到他最后的一句話:「蘇蘭!我的好學生,老師也只能在這里祝福你了!」
  另外一邊,貝漢院長則是兩眼呆滯,一會望望天空,一會又望望賽臺上的多尼與賽華兩人,嘴里不斷的復誦著亞芠在離開前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話:「不分勝負!不分勝負!不分勝負!」
  好半晌,貝漢院長哭笑不得的叫道:「天呀!竟然會不分勝負?這叫我該怎么判呀!」
  一旁的葛沃比朝葛瑞斯點點頭,然后站起來,轉過身來面對著第一排的所有郡主,忽然身上的皇霸之氣盡露,無比威嚴說道:「各位郡主,亞芠先生已經證明了你們要他證明的事情了,這樣,各位郡主還有什么問題嗎?」
  所有的郡主,包括了一直反對最力的伊卡郡主皆同時的垂下頭來,事已至此,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葛沃比點點頭,眼中凌光盡現,沉聲道:「很好,那么,我在這里宣布一級警戒狀態正式宣告啟動,同時對外宣布與斯達帝國結合成友好同盟,并且訂于半年后,對華那邦公國宣戰!」
  隨著葛沃比一句接著一句說出,底下的各郡主、大臣們,不由的被震的身體連連顫抖,但是卻沒有人敢吭半聲。
  借著亞芠、翰羅等斯達克一家子的來到,葛沃比巧妙的利用情勢之下,他的權勢聲威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葛沃比這一番話被后來帝國的史官記錄下來,被視為象征著泰龍帝國從此走入了真正的帝國皇帝專權時代!
  從此,各郡郡主聯合起來與泰龍皇帝相抗衡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郡主不再擁有實權,只是一個掛名的領主,而備受葛沃比提拔的翰羅等人,也成為了帝國時代首任的大元帥與三位上將軍!
  當葛沃比威風凜凜的領著親信走下貴賓臺時,翰羅等人忽然同時駐足,抬頭朝著亞芠離開的方向深深望了一眼,此時,他們的心中全都在想著一件事!
  今天跟亞芠分開來,又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得以見面,亞芠呀!你可要記得這里還有著你的親人在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