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92 貪狼進化

在幻獸比武大賽的最后會場賽臺上,正上演著一幕令人完全想不到的景象。
  原本應該是完全占了上風的貪狼星不知為什么,竟然會忽然的被光虎、風猴、震蛇、火豹緊緊咬住了,鮮紅的血不斷由貪狼星的身上流了出來,幾乎沾滿了貪狼星那一身無比漂亮燦爛的金色長毛!
  時間往前推三十秒,正當貴賓臺上,亞華等人震驚的發現到亞芠頭發上的異象時,原本在賽臺上與四只幻獸對峙著的貪狼星,忽然放棄了警戒的姿態,恢復成了正常立姿,微抬著頭,兩眼直視著貴賓臺,動也不動!
  貪狼星如此突然的舉動,頓時叫所有觀眾起了騷動,竊竊私語起來,而身為對手的四只上級幻獸,雖然不知道貪狼星為什么忽然放棄防御,還看著其他地方,但是,本能告訴它們,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因此,不待主人驅使,隨即一邊發出了沖擊炮,同時往前撲向貪狼星。
  而貪狼星看也不看一眼,而且似乎是完全沒有注意到似的,只是一直抬頭望著貴賓臺的方向,眼看四顆臉盆大小的沖擊炮已經要接觸到貪狼星的身體了,所有人不由的為貪狼星如此大膽的行徑而發出了一聲驚呼。
  但是驚呼底下,卻又更加興奮的注意貪狼星又要用什么方法,來閃過這四顆沖擊炮以及隨后而來的四只幻獸?
  只是,大家卻失望了,貪狼星根本就沒有閃躲的意思,它動也不動的任由四顆沖擊炮直接攻擊到身上,甚至連隨后而來的四只幻獸的利嘴狠狠咬中了它,在它身上留下了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液近乎噴灑而出,貪狼星卻像是完全沒有感覺一樣,動也不動的看著貴賓臺的方向,而這就是亞華等人所看到的景象。
  亞華等人的驚呼聲傳進了亞芠耳中,同時也等于是傳進了貪狼星的耳中。
  亞芠雖然是不為所動,但是,貪狼星卻好像身子微微的一顫,慢慢低下頭來,看著自己身上血流不止的傷口,而這時候,四只上級幻獸早已經被自己的主人因為戒心于貪狼星的異常反應,而授命的退到了一旁,萬分警戒的看著貪狼星。
  似乎終于確定了自己身上的傷口似的,貪狼星仰天發出了一連串無比凄厲又無比憤怒的長嚎,一聲接著一聲,聲音一聲比一聲凄厲,一聲比一聲高亢,一聲比一聲響亮,不少觀眾忍不住摀住了自己的耳朵,大叫道:「不要再叫了!」
  但是貪狼星仿佛是完全沒有聽到那些怒吼抗議聲,它依舊是持續不斷的發出了尖銳而高亢的凄厲長嚎,一聲接著一聲,幾乎是完全沒有間斷!
  在貪狼星那綿延不絕的凄厲激動長嚎中,亞華等人面面相覷,亞芠那種完全異乎平常的平靜,貪狼星那種異乎平常的激動凄厲長嚎,令他們有種奇怪的感覺,此刻,亞芠好像已經將人類的感情從自己的身上抹去,而貪狼星,則是完全代替著已經將人類該有的感情從身上剔除的亞芠,長嘯出亞芠心中那種明明有著無盡的焦慮與憤怒,但是卻又要強自壓抑的心情!
  經過了長達五分鐘的長嚎宣泄之后,貪狼星終于停止了長嚎,低下頭來望著它四周的四只幻獸,然后又高高的揚起頭來,但是卻沒有發出長嚎。
  正當眾人在為貪狼星的舉動不解時,在貪狼星胸前的長毛忽然的往兩側飄動,一顆雞蛋大小的藍色水晶忽然迸出了強烈的藍色光芒,接著,藍色的光芒開始慢慢減弱,然后慢慢消失不見了。
  整個現場,唯有貴賓臺上一直注視著貪狼星的亞芠可以察覺到,藍光并非消失,而是被「吞」進了貪狼星的體內。
  自數年前,他因為年少無知,為了刺激貪狼星提早進入成熟期,因此強迫貪狼星吞下,但是卻一直沒有被貪狼星給吸收吸納,因而變成了鑲崁在胸前,變成了隨時提供貪狼星龐大能量的神之鉆,在這個時候,竟然開始被貪狼星分解開來,龐大的能量一瞬間在貪狼星的體內解放開來。
  亞芠幾乎可以感覺到,那龐大到不可思議的能量,注進了貪狼星體內的每一顆細胞當中,被每一顆細胞給一一的吸收,最后,完全消失在貪狼星的體內各處。
  隱約間,亞芠感覺到貪狼星在完全的「吃掉」胸前的神之鉆以后,體內產生了某種的異變,但是到底是什么樣的異變,亞芠卻說不上來,只曉得,現在的貪狼星雖然還是貪狼星,但已經不是前一秒的那個貪狼星了。
  而對于這一切,亞芠出奇的完全以一種相當冷靜的姿態觀察感受著,他知道自己應該為這種事情而感到訝異,但是,他卻又曉得,自己其實是一點都不感到吃驚,反而隱隱間,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完全不覺得貪狼星忽然在這個時候「吃掉」神之鉆有什么不對的!
  而除了亞芠以外,其他的人,包括了貴賓臺上的葛沃比、翰羅、里昂等人,所看見的也只有貪狼星身上忽然迸出了藍色光芒,隨后,另外一股金色的光芒由貪狼星身上發了出來,越來越是強烈,甚至取代了原先的藍色光芒,最后將貪狼星變成了一只宛如由金色光線所編織而成的巨狼。
  在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烈的同時,眾人隱隱間看到了貪狼星那幾乎染滿全身的血跡開始慢慢變淡,直到消失,最后,金色的光輝也逐漸消退!
  如此出乎人意料,而又令人感到萬分驚奇的變化,弄得整個會場里面的人全都屏住了氣息,不敢喘出一口大氣來,以至于當貪狼星身上的光芒消失時,會場中不斷傳出了一聲又一聲的大聲喘氣的聲音。
  過了好半晌,在觀眾席上,忽然傳出了有人驚叫的聲音:「那那是什么怪物?」
  此時,在賽臺上頭,映入所有人眼中的身影,那是一只比原先的貪狼星要高大上三分,幾乎可以達到成年人胸部,頭如果仰起的話,甚至可能比人還高,有著一身相當濃密而且長的驚人的金色長毛,整體看起來像是一只高大的過了分的狼。
  額頭上長了一根又細又尖的三十公分金色長角,同時在脖子與胸膛相接處,還有著一對順著健壯的胸部,緊貼著體表往后生長延伸,而且在前腿外側更是一分為二,一邊順著身體外側邊延伸到腹部外側的部位,另一邊則往上延伸,在脖子的正后方竟粘合在一起,像極了一個寬大的頸護甲一樣的粗大彎曲銳角!
  修長而有力的四肢則是分別在腿的股關節、膝部關節處的外側,各自生長出了一根順著腳站立的方向,往下生長,約兩指粗的筆直利角,像一把把小寶劍似的,分成了兩個部分,完全將四肢置于內側的八根銳角。
  看到了這樣一只前所未見的奇怪幻獸,眾人心中興起了一種相當荒謬的感覺,這個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很像一只穿上了攻守皆備盔甲的武裝沃夫系幻獸。
  但是,當所有人想要再看清楚一點時,卻又發現到,哪里有什么順著身體生長具有保護作用的角?那只不過是看起來好像長大了一點的貪狼星而已,也許身上的金色長毛是長了點,但是哪里有什么角的存在?
  有點誤以為那是自己眼花的觀眾們,忍不住伸手揉揉眼睛,果然,站在賽臺上的正是剛剛的貪狼星而已,剛剛那些什么光呀!角呀!根本就是自己眼花!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沒有人有勇氣把剛剛自己所看到的東西說出來,因為,那實在是太荒謬了,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的話,就算有人說給自己聽,恐怕自己也不會相信的!
  一時之間,整個會場內幾乎靜的連一根針掉落到地上都可能會聽的見。
  而完成了異變之后的貪狼星,就在光芒收斂的同一瞬間,把身上那些忽然生長出來的角給收了起來,因此,才會讓全場數萬的觀眾誤以為自己眼花,而不敢將剛剛所見的事實給說出來,所有人,只能靜靜的看著在賽臺上,好像在一瞬間長大了不少的貪狼星開始慢慢踱起步。
  忽然,當貪狼星來到了火豹的面前時,火豹忽然四腿一曲,像極了人類的那種屈膝跪拜的模樣似的,四腳曲縮于身子底下,任由一旁的多尼不斷驅動命令,但是卻完全不敢動彈,赤紅色的毛皮上,可以清晰的看出正不斷的顫抖著。
  貪狼星抬起了右前腳,輕踩在火豹的背部上,忽然轉過頭來,望向了其他三只幻獸。
  一被貪狼星那金色的瞳孔光芒掃過,七階的風猴也好、八階的光虎也好、九階的震蛇也好,竟然全都傾倒在地上,不斷的激烈顫抖,而貪狼星腳下的火豹更是發出了一聽就相當明白的臣服哀鳴聲。
  看來,在貪狼星剛剛轉變的那瞬間,一時之間無法收斂起來的獸王氣息,不但令在場的四只幻獸感應到了,使得它們完全無法興起反抗之心,甚至連主人的命令也不聽從的臣服在貪狼星面前。
  而且,剛剛貪狼星那一閃而逝的獸王氣息,更是讓火豹回憶起當初初見貪狼星時,它所感應到的那種完全無法抗拒,甚至會不由自主的要服從的恐懼感了,以至于火豹的表現最為差勁,不但臣服,而且還發出了乞憐鳴聲!
  觀眾席上的眾人大嘩,他們完全弄不清楚賽場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不容他們多想,貪狼星再巡視一眼臣服于自己的獸王威嚴氣息之下的四只高級幻獸之后,輕輕甩了一下長尾,隨即挪開了火豹背上的右前腳,轉身走到賽臺面前,也不見它如何用力,感覺上就好像是后腿輕輕一踏,貪狼星便相當輕松的躍上了貴賓臺的上頭。
  變的更加高大,更加耀眼的貪狼星,旁若無人的在貴賓臺上眾人那混雜著充滿疑惑、驚訝、無法置信以及略帶恐懼的眼光中,慢慢走回了亞芠的身邊,靜靜趴了下來。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眼光,不斷的在趴在地上的貪狼星,還有端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甚至連神情也沒有一絲改變的亞芠身上,來回巡視著,他們隱隱間感覺到,他們好像見識到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好半晌,亞芠忽然冷淡的開口說道:「嘉賓表演賽好像已經結束了,不是該進行下一場了?」
  亞芠那突如其來的聲音,頓時叫沒有心理準備的眾人被嚇了一大跳,好幾個大臣甚至還跳了起來,然后才又相當不好意思的坐回座位上。
  而亞芠的話同時也提醒了貝漢院長,是該進行下一場比賽了,連忙發出了個訊號,要底下同樣呆住的薩克進行下一個比賽,之后,貝漢院長忍不住又將眼光望向亞芠與貪狼星的身上。
  雖然明知道嘉賓表演賽已經被弄砸了,但是,貝漢院長卻完全的興不起任何憤怒的感覺,現在,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亞芠與貪狼星這對令他充滿著無數疑問的一人一獸身上。
  多尼好不容易才將余悸猶存的火豹半拖半拉的弄下了平臺,但是卻又在薩克的命令下,與雪華一起,將他們的火豹跟光虎給弄上了賽臺,準備做第一場淘汰賽。
  多尼跟雪華兩個人站在賽臺的對應方,不由的相視苦笑起來,對他們而言,現在的情況實在是糟的不能再糟了。
  雖然他們也同樣搞不清楚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卻能夠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他們的幻獸現在正處于一種極度的精神不穩定狀況,稍一不慎,幻獸可能會就此背叛他們,偏偏,他們卻還要立刻參加淘汰賽,這讓他們相當的為難。
  說實在的,在幻獸比武大賽上都已經辛辛苦苦的打到這么樣的一個地步了,他們誰也不會想要放棄幾乎就唾手可得的榮耀。
  雪華是為了要取得更高的榮耀,好讓他自己能夠在翰羅的面前取得一個好印象,更何況,他也已經夸下海口了,而多尼同樣的也想要為自己以及另外一個人取得更高的榮耀,更舍不得放棄這個有可能讓他出人頭地的好機會!
  因此,盡管知道自己的幻獸精神狀態并不穩定,而且有不聽命令行動的跡象,但是當薩克在一旁宣布比賽開始之后,他們幾乎是同時的強制驅動自己的幻獸,希望能夠迅速解決對方的幻獸,只是,結果卻大出他們的意料之外!
  受到了剛剛貪狼星的獸王氣息影響,火豹與光虎兩只幻獸現在可真的是變的渾身軟趴趴的,幾乎半點力都使不上來,更別提發揮出實力來了。
  看到它們在多尼與雪華的催促下,腳步虛浮無力的走到場中央,你撞我一下,我咬你一口,那種動作又慢又沒力的模樣,還真的叫人搖頭嘆氣,觀眾們更是不斷的發出了噓聲來,與剛剛在表演賽上的精采表現相較,簡直就像一個是天上的白云,一個則是地上的黑泥,根本不能比。
  貴賓臺上,葛沃比等人面面相覷,這樣的比賽他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還是八階跟九階的幻獸呢!一階的幻獸可能比它們還要來的有力跟靈活呢!
  最后,他們忍不住把眼光移往造成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亞芠與貪狼星的身上去!
  翰羅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他所看見的是,亞芠正面無表情,看似聚精會神的瞧著比賽,但是知孫莫若祖,光看亞芠眼中的目光渙散,垂下的左手有一搭沒一搭將貪狼星的長毛在手指上卷了又放,放了又卷的無意識動作,就知道亞芠現在的心根本就不在這里,早已不知道飛向哪去了。
  眼光移向一旁的亞旭,剛剛,他因為是坐在前頭,所以雖然隱約知道后頭的亞芠發生一點騷動,但是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造成了亞芠現在這個模樣,他倒是完全的不知情,令他忍不住對亞旭投以疑惑的眼光。
  亞旭見到翰羅在看著他,輕輕一晃頭,無聲的嘆口氣,手指微比著亞芠與貪狼星,然后拉拉自己的頭發。
  翰羅不明其意,不由皺著眉頭看了亞旭以及旁邊臉上表情又是擔心又是古怪的亞華、亞若以及里昂一眼,最后自然而然的將目光落在亞芠的頭發上。
  翰羅的眉頭不由皺的更緊了!
  他雖然年老,但是眼睛并未昏花,在亞旭的特別提醒下,他很快的就發覺到,亞芠那發間隱約「黑光」的詭異現象,而且,貪狼星那一身金色的長毛,在長毛飄動間,竟然隱約也有著跟亞芠頭發相同的「黑光」異狀。
  這樣的情況叫翰羅本能感到有種奇怪的不祥預感,好像有什么事情在亞芠與貪狼星身上發生了。
  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以及擔心,翰羅正想向葛沃比告罪一聲過去看看時,才剛轉過頭去,馬上就聽見全場發出了一陣的噓聲,翰羅將目光集中在賽場上,原來是比賽已經分出勝負了。
  經過了數十次軟弱無力的直接互撞互咬,多尼的火豹終于仗著階級高于雪華的光虎一階的關系,硬是讓光虎比它早點忍受不了,發出了哀嚎聲,完全不顧雪華的怒斥,夾著尾巴跳下了賽臺,緊緊挨著雪華的腳邊,不停的顫著抖。
  剛剛貪狼星所帶給它的那種無形壓力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因此,盡管身上只有受到了火豹那種幾乎無法傷害它的撞擊與嘴咬,但是那小小疼痛,卻也同時一點一滴的勾引出了它心中的恐懼,最后終于讓光虎受不了那種無形的壓力,發出了哀嚎聲,夾著尾巴跑下臺認輸了。
  反觀多尼的火豹,雖然說在貪狼星的面前表現的比光虎還要差勁,但是再怎么說它畢竟高于光虎一階,身為九階的帝王幻獸,在各方面都比光虎來的強,而且,就因為火豹曾經見識過貪狼星的威嚴,所以現在第二次的接觸,讓火豹恢復又更快了一些,這才勉強的將光虎給咬的夾著尾巴跑掉,獲得勝利!
  不過很顯然的,觀眾對于這樣近乎兒戲的戰斗過程與結果,相當不滿,滿場發出了噓聲來,甚至還有些不良的觀眾指著雪華腳邊不斷發抖的光虎,發出了嘲笑聲。
  這樣的一個結果,不但是身為落敗者的雪華感到無比的羞恥,就是身為勝利者的多尼,看到了雖然是打敗了對手,但是卻垂頭喪氣趴在賽臺上頭的火豹,再加上剛剛那種戰斗以及勝利的方式,多尼同樣是滿臉通紅,幾乎是立刻就想要將火豹給喚下來!
  忽然,一聲巨大的虎吼從賽臺上傳了出來,震懾住不斷發出噓聲的吵鬧觀眾,同時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賽臺的一角。
  原來,雖然自從貪狼星出現之后,便使得觀眾們暫時忘了五小裁判它們的存在,但是在比賽開始之后,它們卻依舊是忠實的執行著自己的任務,派出了光虎烈芒來擔任這場的比賽,而那聲虎吼就是烈芒所發出的。
  來到了火豹的面前,烈芒從喉嚨發出了一陣陣低沈的嘶吼聲,似乎在向火豹說些什么似的,半晌,所有人就看到了火豹在烈芒那仿佛越來越急促,也越來越嚴厲的低沈嘶吼聲當中,勉強的從地上站起來,開始做著勝利者的繞場活動,而烈芒則是在火豹的身后亦步亦趨的跟著,還不停發出吼聲來。
  看著這神奇的一幕,大家全都傻眼了,這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情況?
  不過眾人越看卻越是驚奇,包括了同樣搞不清楚狀況的多尼在內,所有人震驚的看到了,火豹起先是在烈芒的催促下,勉強的繞著場,但是當它繞到第三圈時,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火豹的腳步變的輕松,尾巴也開始往上翹起,隨著走動有節奏的晃動著,似乎火豹已經重拾信心,恢復成了它身為九階幻獸的氣勢了。
  回到了原點之后,火豹仰首發出了一聲豹吼,吼聲當中充滿著強大的自信心,畢竟不管怎么說,它是勝利者不是嗎?
  驚喜著,多尼迎接著又是充滿著自信自傲的火豹走下臺來,忍不住摸摸火豹高舉的頭,眼光卻又不自覺得飄向了臺上,那只竟然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恢復火豹自信的烈芒身上。
  在眾人的注目下,烈芒又再度發出了一聲虎嘯,然后轉向薩克點點頭,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薩克一楞,暗道:「傳言這幾只小幻獸神異的驚人,沒想到竟然神異到這樣的一個地步,呵呵,還會打招呼呢!」
  心里想著,薩克不敢怠慢,很快的又叫道:「現在進行下一場比賽,請波依同學及風猴,還有賽華同學及震蛇上臺。」
  第二場比賽基本上跟第一場比賽其實并沒有什么差別,風猴跟震蛇也一樣都發揮不了百分之百的實力,同樣的受到了貪狼星剛剛的震懾,幾乎只是憑著本能在戰斗,而且分外的受不了打擊。
  在相同的條件下,震蛇明顯的占了便宜,除了階級高了兩階,各方面的條件比風猴強之外,風猴的心中還存留著剛剛被震蛇束縛時那種痛苦的印象,因此,此時在對上了震蛇,風猴顯得綁手綁腳的。
  當震蛇在賽華的命令下終于看準了一個時機纏上了風猴的手臂,還來不及勒緊,風猴馬上就發出了亂叫聲,猴手猴腳的往后一跳,唧唧亂叫的跳下了賽臺,任憑波依如何催促命令,死都不肯在上臺了,明顯的戰意全失,自動棄權了。
  一旁的烈芒隨即發出了一聲虎吼,在臺上盤據成蛇陣的震蛇隨即一震,然后發出了一聲尖嘶聲,解開蛇陣開始游走于賽臺上。
  臺下的賽華緊張的看著自己的震蛇,在游走三圈之后,震蛇的蛇信開始急促的吞吐起來,三角形的蛇頭也高高揚起,不住的左顧右盼起來,漆黑的小眼里,流露著絲毫不亞于剛剛火豹的自傲神情。
  賽華見狀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從來不知道幻獸這種東西竟然也會有自信跟沒有自信時的差別,但是剛剛他總算是見識到了。
  沒有自信的震蛇,總是那么病懨懨的樣子,反應慢也就算了,連它最得意的絕招「連影擊」都發不出來,如果在這一場之后還是沒有恢復自信的話,那下午的冠亞軍也不用再打了,干脆投降了。
  現在可好了,震蛇既然已經恢復自信了,那么下午賽華不由的轉頭望向了貴賓臺下那扇門中,多尼那隱約可見的火紅衣袍,眼中的厲芒一閃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