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91 異變之始

在賽臺上,波依、雪華、多尼、賽華四位參賽者已經朝四周的觀眾打完了招呼,回到了薩克的身后一字排開。
  當著所有人的面,薩克再一次說明今天的賽程以及相關規定。
  全都說完了以后,薩克最后終于說道:「現在,讓我們大家來歡迎有史以來首度出現的五位幻獸裁判!」
  此話一出,當場又在賽場里面再度掀起了一場熱烈的歡迎聲,老實說,在場的觀眾里面,十個倒有七個是沖著這五只奇妙的幻獸來的。
  五聲震的整個偌大會場回音不斷、令眾人耳膜生疼的吼聲,由會場其中一個大門里傳了出來。
  虎嘯、獅吼、熊咆、狐嘶、鷹鳴同時響起,從黑暗的大門里面,慢慢的走出了五只沐浴在陽光之下,閃耀著刺眼光輝的金色幻獸。
  近乎瘋狂歡迎的群眾們不由紛紛騷動起來,拼命睜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那五只嬌小可愛的幻獸裁判!
  烈芒等五小一邊發著吼聲,一邊慢慢跑到賽臺上,在薩克的面前一字排開,然后朝著貴賓臺上整齊劃一的點頭示意。
  如此靈巧的模樣,叫所有人又是一陣驚訝,觀眾當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今天還是首次見到五小,之前雖然曾聽說過五小是如何的靈性,但是總比不上眼見為憑,今天親眼見到之后,終于曉得這五只小幻獸裁判果然是如此的神異,令人議論紛紛。
  而在高臺上的葛沃比與葛瑞斯則是不由的輕輕一瞥坐在第一排最左邊,面無表情的看著賽臺上景象的亞芠。別人也許會會錯意,但是他們心知肚明,五小示意的對象到底是誰,他們可是一清二楚!
  薩克又大聲的說道:「相信各位現在一定已經迫不及待了吧!那好,我們現在就先來進行今天的開幕表演賽,現在,我們就請光虎烈芒裁判擔任本次的大會嘉賓,首先,我們先請第一位波依同學的幻獸風薩克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陣雖然沒有五小那么大的音量,但是論綿延不絕與高亢,卻是相當驚人的一聲凄厲狼號從貴賓臺上傳了出來,震的人心惶惶,弄得薩克話說不下去,觀眾左顧右盼的,似乎在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在貴賓臺上,忽然傳出了驚呼聲,幾乎所有人全都站了起來,眼光全都看向了那只高傲的站在貴賓臺前緣,不斷仰首發出長嚎的威武金狼,并且還發現到,這只金狼除了不斷的長嚎之外,還不住的左顧右盼往四邊的觀眾席望去,隱約間眼中透露出了挑釁的眼光,最后,所有人的目光終于轉移到金狼貪狼星的主人——亞芠的身上來了。
  里昂悄聲道:「亞芠,這是怎么回事?小星怎么會忽然這樣?」
  亞芠嘴角微微顯露出一抹笑意,輕笑道:「小星這幾天老是嫌說睡太飽了,渾身骨頭發癢,想要活動一下,昨天,它還跟我要求說要當這場大會的嘉賓,陪小朋友們玩玩,但是我一直不準,今天早上過來時就一直跟我鬧脾氣,我也沒想到它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干脆就自己出聲挑戰,倒也令我相當的意外!」
  里昂聽的張口結舌,真的是有什么樣的主人就有什么樣的幻獸,竟然還會跟自己的主人要求東要求西,還會鬧脾氣!真是個怪胎幻獸。
  不過想想,這倒也不是不可理解,在他知道小星的真實身分之后,當然能夠體會的到,身為獸王半身的小星,怎么可能會容許別的幻獸比它更出風頭!難怪會自己提出挑戰也想要出出風頭了!
  里昂再度的悄聲道:「那現在怎么辦?」
  亞芠瞄了一眼賽臺上,因為貪狼星的長嚎而起了騷動的四只參賽者幻獸,無所謂道:「既然小星都出言挑釁人家了,干脆就如它的意玩玩好了,它鬧夠了自然就會停下來!」
  里昂再度目瞪口呆,亞芠怎么可以把這種大鬧會場的事說的這么輕松?
  但是,情勢上卻由不得里昂作主。終于獲得了亞芠的默許之后,貪狼星威風凜凜的轉頭看了一下貴賓臺上其他幾個同樣目瞪口呆的人之后,忽然一個輕松的飛跳,直直落到了賽臺上,悠閑的來到了五小的面前,輕哼一聲,五小隨即低下頭來退到一邊去,不敢干涉貪狼星的「玩玩」!
  貪狼星輕松的望著眼前的四只上級幻獸,輕扯了一下一邊的嘴角肌肉,微露閃亮的獠牙,貴賓臺上的里昂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不知怎么的,雖然一個是人一只是狼外貌差異極端的大,但是貪狼星這個不經意的舉動,一瞬間,讓他有種跟亞芠的冷笑好像的感覺,真不愧是一對的人獸,連冷笑都這么像!
  收到了貪狼星那種輕視的冷笑與神情,四只上級幻獸不由的全都騷動起來,不甘示弱的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充滿敵意的望著威風凜凜的貪狼星,要不是各自的主人見狀不妙連連制止,恐怕全都沖上去了。
  這個時候,貴賓臺上的人幾乎已經全都站起來了,葛瑞斯走了過來,苦笑道:「我的大哥呀!您怎么讓你的幻獸跑上去,這是嚴重干擾大會的進行呀!」
  亞芠淡淡一笑道:「反正都是我的幻獸,既然小星想玩就讓它去玩,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這下,聽到亞芠完全不負責任的說法,葛瑞斯也不由的如剛剛的里昂那樣,目瞪口呆起來。
  將眼光從葛瑞斯身上移開,注視在臺上耀武揚威的貪狼星身上,隨口道:「還楞在那里干什么,院長不是就在這嗎?你去向院長稟告一下,就說大會的嘉賓由烈芒換成小星不就行了,不過,最好跟院長說一下,要那四只上級幻獸一起上場表演,這樣可能會精采些!」
  亞芠的這些話并未刻意的壓低音量,再加上貴賓臺上的所有人現在正注意著帶來貪狼星的亞芠與葛瑞斯談話,因此,不需要葛瑞斯傳話,貝漢就聽的一清二楚了。
  只是,聽清楚亞芠近乎狂妄的話之后,貝漢不由的氣得發抖,對他而言,原本他就已經是完全看在葛沃比的面子上,才會冒著學院傳統的幻獸大會可能會變成一個大笑話的危險,答應了葛沃比的請求,破例的讓幻獸擔任幻獸比武大賽的裁判。
  雖然說后來事實證明五只小幻獸裁判并未讓他失望,幻獸比武大賽的前三天可謂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但是,沒有到整個幻獸比武大賽真的完全結束,貝漢的那一顆心始終是放不下來。
  眼看著最后一天的賽程即將結束,沒想到才剛要進行開賽前的表演賽,那個不知哪里來的白發小子竟然隨便的讓自己的幻獸鬧場,還口出狂言的說要以自己的一只幻獸單挑四只上級幻獸,這叫貝漢怎么會受的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看到了已經走到自己面前的葛瑞斯,還有帶著歉意與請求的看著自己的葛沃比,貝漢幾乎咬著牙道:「我知道了!」轉過身去,走到了貴賓臺前,大聲道:「薩克,大賽的嘉賓改變,就是那只金狼,金狼的主人說要以一敵四,你就按照人家的意思,讓四只上級幻獸跟那只幻獸好好的表演一番吧!」
  望著前頭背影微顫的貝漢,葛沃比與葛瑞斯兄弟倆無奈的互望一眼,他們知道貝漢院長肯定是氣炸了,難得還能夠保持風度,不過,他們卻也隱隱間有種期待,老實說,他們也實在是對亞芠身邊的貪狼星這一只幻獸好奇的要死,也許,今天他們就可以見識到這只感覺上就與一般幻獸不太一樣的奇怪幻獸的能力了。
  亞旭在貝漢宣布的同時,也把身體伸向亞芠,在亞芠的旁邊悄聲道:「亞芠,這樣妥嗎?你讓小星去跟那四只幻獸互斗,這樣可以嗎?」
  亞旭當然不是在擔心貪狼星會不敵四只上級幻獸,相反的,他可是最清楚貪狼星實力的人之一,別說是四只上級幻獸了,就是再加上十只八只的,也不夠貪狼星塞牙縫,但是,他卻擔心另外一件事。
  亞芠看了一下自己的二哥,微笑道:「二哥,你放心,小星為了可以玩,早就已經收斂身上的氣息了,你沒看到底下那四只幻獸可是躍躍欲試呢!」
  亞旭順著亞芠的話,瞧向了賽臺上的四只上級幻獸,果然沒有自己的白金龍在貪狼星面前的那種畏懼臣服的樣子,這才放了心。說老實話,他還真的擔心貪狼星會在眾人面前顯露出它獸王的威風,萬一到時候讓人察覺到貪狼星擁有令萬獸臣服的能力時,那未免太過驚世駭俗了。
  就在亞芠、亞旭兄弟悄聲交談的時候,賽臺上,接獲到貝漢的命令,雖然心中無比的疑惑,但是也忠實的執行著貝漢意思的薩克又再度的揚聲道:「各位觀眾,因為一點執行上的小差錯關系,所以,本次大會的嘉賓為現在大家眼前所見的金狼,這次,由金狼與四只挑戰者幻獸同時表演,請各位盡情欣賞。」
  說完,薩克隨即低聲對多尼四人交代了一番,然后匆匆下臺。
  而多尼等人則是看了一下神氣萬分的貪狼星,留下了自己的幻獸在臺上之后,也跟著下了臺,站在臺邊,開始準備戰斗!
  剛剛貝漢的話,大多數人都聽到了,因此,他們對于這場臨陣換將的表演賽,不由的抱著相當大的好奇心,薩克一說完,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仔細的瞪大眼睛瞧著賽臺。
  但是,親身參與這場表演賽的四人當中,除了多尼早已經知道眼前的金狼是亞芠的幻獸,對于貪狼星的實力深具戒心以外,其他的三人,卻是心中暗暗的憤怒著。
  雖然說暫時看不出貪狼星到底是屬于幾階的幻獸,但是好歹現在在場上就已經有兩只九階火豹、震蛇,一只八階光虎、一只七階風猴,而那個不知藏在哪的幻獸主人,竟然敢大膽到想用自己的一只幻獸,來挑戰他們這四只強力的貴族級幻獸,簡直是不知死活,而且也太藐視他們了。
  因此,當同樣站在臺邊的薩克大喊了一聲「比賽開始」之后,波依、雪華、賽華三人同時驅動自己的幻獸,往貪狼星撲去。
  貪狼星輕輕一跳,腳步靈活的不像是一只四只腳著地的幻獸,十分輕松的閃過了三只幻獸的沖擊,而且還忽然極度詭異的幻化出了四五個化身,反過來包圍著三只幻獸。
  波依三人一楞,連帶著他們的幻獸也是跟著一楞,他們根本就無從分辨出到底哪一個身影才是真的,不由的面面相覷!
  這時,從剛開始就跳到一邊的火豹口中,忽然吐出了連續好幾個火焰沖擊炮,直擊貪狼星的化身影子,原來是多尼驅動火豹攻擊了。
  火焰沖擊炮的火焰球穿過了當中的好幾個影子,將影子給消滅掉,但是其中一個卻被當中的一個影子嘴巴一張,吞了進去。
  多尼等人不約而同的大叫一聲:「在這里!」同時一瞬間,發動了第二波攻勢。
  震蛇忽然一頭鉆入了賽場地面當中,失去了蹤影,而光虎則是渾身白光大盛,仿佛是一道利劍般,快速的往貪狼星沖去,而風猴則是高高的跳到半空中,手中的長臂利爪由上往下的化成了千百道爪影朝貪狼星的頭頂罩下,火豹則又是連吐火球封死了貪狼星的四周空間,使得貪狼星無法輕易的逃開光虎與風猴的攻擊。
  貪狼星不慌不忙的相準了光虎的來勢,不退反進,反而以不輸給光虎的速度瞬間往光虎沖去,很難想象體型相差甚大的光虎與貪狼星在這么快速度,頭對頭的互撞之下,竟然會是一個勢均力敵的局面,幾乎就在光虎與貪狼星一撞之下,光虎哀嚎一聲往后猛烈翻滾退去。
  不過總算貪狼星也沒有占到便宜,同樣的被光虎這么一撞之下彈向空中。
  可是,接下來的變化卻叫光虎的主人雪華目瞪口呆,因為,貪狼星被光虎的這一撞之下,彈的也未免實在太高了點,甚至已經高到半空中風猴的上方,然后雪華就看到原本一直翻滾的貪狼星在彈高到風猴上方時,忽然頭下尾上的停止了翻滾,接著修長有力的四腳一曲一彈,正中風猴完全沒有防備的背部,將風猴給踢的瞬間墜落到地上,摔的半天爬不起來。
  而貪狼星則又是借著這一踢之力,居高臨下的直接往身在旁邊,不斷的吐著火焰偷襲它的火豹沖去,大頭狠狠的在火豹的側腹上一撞再一頂,火豹也發出了哀嚎聲的被貪狼星給沖撞的四腳離地,飛上了半空中不停翻滾著。
  而就在貪狼星撞飛了火豹,四腳剛剛落地的同時,在貪狼星身子底下的賽場石板上,忽然穿出了一條速度極快的細長黃色身影,是賽華的震蛇,原來賽華早就在等這個機會了。
  眼看著震蛇即將接觸到貪狼星那完全沒有防備的腹部,賽華臉上不由的出現了得意的神情!
  但是,還沒得意完,就在賽華臉上剛剛出現笑容的那一瞬間,貪狼星忽然的前腳一彈,人立起來,時機巧到不能再巧的剛好讓震蛇緊貼著它的腹胸,筆直往空中沖去。
  眼明嘴快的貪狼星更是趁機一口咬住了沖的過了頭的震蛇尾部,大頭來個螺旋飛繞,左三圈右三圈,然后再來個上下左右前后亂晃之后,這才大嘴一松,將被它晃的頭昏眼花的震蛇,拋向了好不容易才從地板上爬起來的風猴身上。
  可憐的風猴好不容易從墜落的疼痛中恢復過來,馬上又被給貪狼星晃的頭昏眼花的震蛇本能的緊緊纏住,蛇身強勁的勒緊力道叫風猴不但感到疼痛,更是喘不過氣來,不由的兩爪抓著緊纏著自己的身體不放的震蛇,吱吱吱的亂叫起來,滿場痛苦的打滾著。
  這一切說來甚慢,但是卻發生的雷光電火般的快速,不到短短的五秒鐘,五只幻獸的第一波接觸就已經結束了,結果是貪狼星大勝,而四只高級幻獸則是在一旁不斷的哀嚎與翻滾。
  觀眾們不敢置信的看著賽臺上的景象,直到好半晌,他們才懂得發出了震天的掌聲與歡呼,光是這一場的表演賽,就令他們覺得值回票價了,他們可從來沒有看過這么靈活而且聰明的幻獸,竟然這么輕易的就擊退了四只上級幻獸的聯手攻擊!
  事實上,他們如果知道貪狼星以前可是專門打混仗的高手,對手越多它越如魚得水的話,對于這四只高級幻獸的下場也就不會這么吃驚了!
  好半晌,觀眾們的掌聲忽然停了下來,恢復成剛剛的平靜,又專注的看著賽場上的精采表演。
  這時,風猴與震蛇已經在各自的主人命令下分了開來,光虎與火豹也恢復過來,四只幻獸一字排開的站在貪狼星面前五公尺處,與貪狼星對峙著,無論是幻獸自己本身還是主人,全都不敢輕易的發動攻勢了。
  而就在這時,貴賓臺上,葛瑞斯許久不見的保鏢一號忽然出現在貴賓臺上,悄悄來到了正與其他人一樣聚精會神的看著賽臺上精采戰況的葛瑞斯身邊,拍拍葛瑞斯。
  葛瑞斯身子一震,轉過頭來,保鏢一號隨即將手中的一顆綠色的圓球以及一封信交給他,同時湊在葛瑞斯的耳邊說了一大段話。
  葛瑞斯臉上流露出了相當驚訝的表情,揮揮手,保鏢一號隨即點點頭退了下去,葛瑞斯則是望向亞芠的方向,卻見到亞芠正看著他。
  葛瑞斯來到亞芠的身邊,先將手上的信件以及圓球交給了亞芠,然后低聲的說道:「大哥,這信跟圓球是大力神王老前輩受到妃雅小姐的托付,要我們北斗用最快的速度轉交給你的,神王前輩交代口信說,這事情十萬火急,請大哥你一定要趕快看!」
  亞芠略帶驚訝的看了葛瑞斯一眼,得到葛瑞斯點頭表示此事千真萬確之后,這才低頭看了一下手中的信件,想了想,然后才開始拆開信件,看起里面的內容。
  葛瑞斯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見當中的幾句,但是卻已經叫他的臉上浮現完全無法置信的驚訝表情!
  亞芠臉色不變的將信件內容很快看了一遍,然后握住綠色圓球,很快的,當初妃雅曾經看過的畫面又在亞芠面前很快的出現,只是,當第一個畫面出現時,葛瑞斯還有亞芠身邊注意到兩人動作的亞華、里昂等人,還來不及看清楚畫面內容時,畫面就又瞬間消失了!
  再一看,亞芠手中的信件與綠色圓珠不知怎么的,竟然化成了一堆粉塵,從亞芠的手中滑落下來,在地上堆成了一堆灰、綠交雜的塵土。
  亞華好奇的問著已經將眼光轉回到賽臺上的亞芠道:「亞芠,發生了什么事?」
  亞芠臉色不變道:「沒什么,凱特他們那邊好像有點問題,可能需要我過去處理一下而已!」
  亞華點點頭,便不打算再問,在他想來,實力超強的凱特他們能夠有什么問題!大概是想偷懶,所以才會要亞芠過去一趟罷了,再說亞芠也沒什么反應,應該是沒事!
  但是亞華很快的就發覺自己錯了,因為并不是沒事,相反的,是事情大條了!
  一旁的葛瑞斯忍不住道:「大哥,信件上不是說死神小隊他們中計被擒,現在隨時有生命的危險,對方還附上了死神小隊他們的狀況,限定你在半個月內要過去,否則死神小隊將性命不保!現在已經過了快半個月了,明天就是最后期限,大哥你不趕快趕過去嗎?」
  「什么?葛瑞斯你說什么?」亞芠還沒有反應,一旁聽到葛瑞斯的話的亞華等人已經不由自主的站起來,亞華更是大手扣住了葛瑞斯的肩膀,不斷搖晃,且大聲的問著。
  葛瑞斯苦笑著,強忍著肩膀被不知輕重的亞華扣住的疼痛,忍痛的點點頭。
  得到葛瑞斯的表示之后,亞華等人不由的全都把眼光凝聚在亞芠身上,里昂急切的說道:「亞芠,你怎么還能夠這樣坐在這里,死神小隊現在處境相當的危險,你還不趕快過去一趟!」
  在場的人全都知道,死神小隊與亞芠之間的關系,因此一聽到死神小隊有危險,雖然感到驚訝,但是卻是更加的擔心,全都用眼光如里昂般的催促著亞芠趕快趕過去才對!
  亞芠收回了賽場上眼光,輕輕瞟了眾人一眼,慢條斯理的說道:「不用這么急,凱特他們就是訓練不夠所以才會被人家給設計了,讓他們多吃點苦頭才會記得這次的教訓,否則老是倚仗著自己力量,完全不動腦子就以為可以走遍天下的話,今天的事情遲早會重演,到時我恐怕就救不得他們了,讓他們吃點苦頭也好。再說了,到明天為止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把這里的賽程完成之后我再過去也來得及,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不擔心才有鬼,雖然亞芠是笑著跟他們說不用擔心,但是,臉上的笑容卻叫所有人不寒而栗,被亞芠那瞳孔好像縮到最小的眼神瞟過,全身就像是**的浸在北極的寒冰當中,打從心里感覺到連骨頭都凍僵的一種冰冷,這樣的亞芠是不是就是那個,他們只有聽說過,但是從來沒有親眼見過,被稱為銀月惡魔的亞芠?
  微微一笑,亞芠又再度把眼光移到賽場上,眾人這才仿佛是松了一口大氣似的,不由自主的望著亞芠那看起來相當陌生的背影。
  忽然,亞華張口的呼道:「亞」還來不及完整的說出口,一旁的亞旭已經眼明手快的伸手摀住了亞華的嘴,對他不住的搖頭眨眼示意,直到亞華點頭表示理解之后,亞旭這才松開了手,兩兄弟再度與里昂、亞若、葛瑞斯三人一樣,將眼光投注到亞芠背后的白發上。
  亞芠本來有頭雪白的頭發,但是此時,在亞華五人的眼中,亞芠那頭本該是純白沒有一絲雜色的長發卻出現了異狀。
  雪白閃亮的頭發,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干擾下,開始輕輕的飛舞飄動起來,雪白的發絲雖然依舊是雪白,但是,那雪白的發絲所飄過的地方,卻留下了一道相當短暫,近乎是錯覺的「黑光」殘影,這樣的詭異情況,叫所有人不由的相當擔心。
  無論這種無法解釋的情況到底是什么,眾人心中都有種相當不祥的預感,無論是對死神小隊,還是這平靜的異常的亞芠!
  而在觀眾席上,忽然傳出了一陣驚呼聲,引的亞華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將眼光投向了觀眾席,卻也同樣的忍不住發出了驚呼來!
  同一時間,位于遠處隆府里,本來專心的在傳授著魔法的夜月,還有學習魔法的連同克瑞在內的二十八個精神異力的擁有者,忽然同時身體激烈顫抖,猛然的站起來不約而同轉身朝向了同一個方向。
  此時,在他們所有人心中,忽然感覺到一股比黑暗還要黑暗的感覺,充斥著他們的內心,一股難以言語,但是又猛烈的無法承受的恐懼與不祥的感覺,叫他們所有人,甚至包含了夜月在內,全都同時顫抖起來。
  而他們面對的方向,以地理位置來說,正好就是盧勘學院,幻獸比武大賽的最大會場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