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90 決賽開始

盧勘學院的幻獸大會依舊是在不斷的進行著。
  雖然一如往年般,今年的幻獸比武大賽依舊是幻獸大會的重點,但是今年注目的程度甚至遠遠超乎往年,已經到達了讓其他種類的幻獸比賽完全失去了吸引人觀賞的地步,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全都在幻獸比武大賽。
  而其受人矚目的原因,就在于今年的幻獸比武大賽裁判是由幻獸所擔任,跟以往由人所擔任是完全不一樣。
  這些幻獸外型的小巧可愛與裁判精準靈敏的特點,一再地吸引著人們的眼光,各種的神異之處更是成為了人們茶余飯后的主要話題!
  由于有這些與眾不同的幻獸裁判的緣故,使得整個幻獸比武大賽的賽程出乎意料之外的快速,原本預計要十天才能夠結束的幻獸比武大賽,提早到第四天的時候,也就是今天就已經選出了前四強,準備要做最后的冠亞軍總決賽了!
  因此,今天一大早,幾乎還沒到幻獸比武大賽正式開始的時間,被當成前四強最后四場比賽的場地就已經擠滿了人群。提早來到賽場觀眾席的瑪茵之盾的人民,三三兩兩的討論起這幾天的幻獸裁判來。
  老實說,這次的幻獸比武大賽,所有的風頭幾乎都被那幾只幻獸裁判給搶光了,人們可以如數家珍的說出這四只幻獸各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今天賽場的門票也已經被人喊價到每席十金幣,相當于普通一家四口一個月生活費的驚人價格。
  但是如果問人說今年的前四強是哪些幻獸?它們的主人是誰?有什么特長?或者今天早上貼在大門口處的那張寫著今天賽程的公布單上到底是寫些什么東西,大概問十個能夠有一兩個回答就已經算不錯了,大家來的目的全都在于那四只幻獸。
  而且,大家也都相當的興奮,因為聽說,之前那只唯一沒有擔任前幾場比賽的第五只幻獸也將在今天出場了,大家所討論的重點都在這里。
  而提早來到賽場的人們也都聽說了,今天的比賽,帝國的陛下也會親自到場,不過令人相當議論紛紛的是,以往陛下雖然也曾經來過,但是都是在最后一場的冠亞軍比賽時才出現,像今天一大早就說要來,那可是相當令人感覺到意外。
  此時,位于賽場的北方,一處明顯的高逾其他觀眾席至少兩公尺,上面還特地搭建著遮陽篷的寬大貴賓臺上,開始有人在上面進行布置了。
  過了一會,在那座平臺上,已經被盧勘學院的人員布置的美輪美奐了,但是,卻還是沒有人出現在那座貴賓臺上。
  終于,在太陽剛剛升到半空中,會場里面的觀眾開始感受到太陽的威力而熱出汗來,正顯得不耐煩時,貴賓臺上開始有人出現了。
  當場,近兩萬多雙的眼睛全都注視著北面那座貴賓臺。經由服務人員的引導,貴賓臺逐漸有人出現了,每當一個人走上臺坐在豪華大椅上時,就不由的引起了底下的人群一片驚呼聲。
  度瑪郡主、吉珥郡主、亞拉柏郡主、尼薩郡主、北提倫郡主、南提倫郡主、伊卡郡主、希尼郡主!
  哇!除了瑪榭郡主聽說他好像患了急病不能來,所以派代表來參加以外,其他的所有郡主全都來了,這些郡主們一上臺就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但卻還留下了五個空位置,以及在第一排之前的四張特別豪華的大椅子。
  這叫所有的人不由的都在猜測起這些空位置到底是屬于誰的?
  葛沃比陛下不用說,他一定是最前面四張椅子當中的一個,而盧勘學院的院長,身為地主,又曾經是陛下的老師,所以,他應該也會是前面四張椅子當中的一個,那還有誰會坐上前面的四張椅子之一?
  另外,在郡主們所在的第一排上還有五個空位,這些空位又到底是誰的呢?
  雖然隨著幾位郡主的來到,陸續還有很多的人上臺,但是這些人也只是乖乖的坐在郡主們的后面,始終沒有人走到郡主們的身邊或是之前的椅子上坐下,可見他們都還不夠格,但是這些不夠格的人當中,不少都是人們平常相當熟悉的一些重臣們!
  無盡的疑惑充滿著底下的其他觀眾心中,讓他們忍不住的竊竊私語起來!
  很快的,終于在貴賓臺上的椅子快被坐滿的時候,答案揭曉了。
  有兩個人,一老一壯,走上了貴賓臺,年輕的直接在郡主的身邊一個椅子上坐下,而老人則是坐到前面四張椅子當中的一張上,有人已經驚呼出來:「隆家的老爵爺威靈廷議長大人,還有現任公爵里昂大人?他們怎么會來?」
  這也難怪底下的人群會這么訝異了,威靈根本就不是那種喜歡湊熱鬧的人,平常都幾乎過著半隱居的生活,尤其是這幾年來,卸下了公爵的爵位之后更是深居簡出,已經相當少在公開場合上亮相了。
  而里昂更不用說了,除了最近幾年來,因為接下了威靈的位置,所以有時因公不得不出現以外,其他時間平常人根本就難得見他一面,更別提他之前根本就是在大陸上流浪,人人只知道隆家威靈老公爵有個兒子叫里昂,但到底長什么樣子,曉得的人根本就沒幾個。
  如今,這樣的兩個人竟然連袂一起出現在這種場合上,再加上臺上的其他幾個郡主,第一世家與各郡郡主出現在此,令所有人既感到意外又興奮,沒想到這個幻獸大會竟然可以看到這些掌握著泰龍帝國實權的重量級人物一起出現。
  那接下來,有誰會出現呢?所有人不由的更加期待起來。
  就在眾人期盼下,葛沃比在葛瑞斯以及盧勘學院院長貝漢的陪伴下,慢慢走上了貴賓臺。
  看到葛沃比這個深獲民心的皇帝,底下的觀眾們爆發出了熱烈的歡迎聲,表示出了對葛沃比的支持,當場令各郡的郡主臉色有點難堪,怎么也沒想到葛沃比在人民之間的聲望竟然會如此的好。
  而隨著葛沃比之后,又有一老四少跟著走上了貴賓席。
  看到了這一群人,民眾也同樣報以熱烈的歡迎聲,因為當中的三個,是目前整個瑪因之盾里面所有年輕人的偶像,斯達克家族的亞華、亞旭、亞若三位將軍。
  只是眾人也相當的奇怪,走在亞華三人面前那個頭發全白,但是卻神情威武嚴肅的老人是大家全都沒有見過的,到底他是誰?
  驀然間,觀眾席上隨即傳出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許多機伶的人已經聯想到了前幾天帝國宮廷所發布出來的訊息,于是,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老人的身分便呼之欲出了。
  慢慢的,光榮虎王、翰羅元帥的呼聲由細而響,由小而大,逐漸的充斥在這個數萬人的會場當中,慢慢演化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歡呼聲,幾乎所有人全都主動起立,高聲的歡呼著翰羅的綽號以及名字。
  在這個以實力判斷一個人價值的時代里,有什么可以比得上在戰場上號稱不敗的名聲,要來的令人尊敬與崇拜呢?
  盡管翰羅曾經是帝國的大敵,但是時過境遷的現在,透過了泰龍帝國宮廷由葛沃比具名的宣言,人們早已知道了,這位不敗的老將已經是位屬本國最高階的元帥,即將統領整個帝國的軍隊,因此,人們依舊給予翰羅無比的歡呼聲,甚至還有凌駕在葛沃比之上的趨勢。
  沒辦法!誰叫用兵如神的翰羅在這個時代里,幾乎就是每一位平民心目中戰神的化身,而有這位戰神站在自己的國家這一方,豈不是代表著自己的國家受到戰神的眷顧?又怎能叫人民不為之瘋狂?
  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受到如此熱烈歡迎的翰羅不由的一楞,古樸嚴肅的臉上露出了相當意外的表情!
  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葛沃比移駕到翰羅的面前,微笑道:「元帥,請你跟我們的人民們打個招呼吧!
  你看他們是如此高興著你的來臨!」
  翰羅一愕,隨即理解的點點頭,新來初到的自己,一來就被葛沃比任命為軍方最高階的元帥,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尋求別人的認同,而顯然這是一個相當好的機會,可以得到人民最直接的支持,那么對于他元帥地位的牢固將有意想不到的好處。難道,這全都在葛沃比的計算當中嗎?
  翰羅一邊面帶笑容的朝著熱情的群眾揮手致意,一邊心里暗暗的尋思著。
  一直以來,他所看所聽到的,莫不是葛沃比這位皇帝被亞芠給吃的死死的,令他頗有種這個創造出泰龍帝國強盛傳聞的皇帝見面不如聞名的感覺,但是如果今天的局勢是在他有意的安排下產生的話,那么,翰羅知道,這位皇帝的溫和笑容下似乎也是相當的不簡單。
  不過就算不是,翰羅也曉得他絕對不會再輕忽這位皇帝的,能夠把握住每一分可利用的局面,營造對自己每一分的有利局勢,而且又有如此雅量,絲毫不以他人的聲勢超越過自己而心生不悅,這樣的一位皇帝,翰羅絕對不會相信他是一個簡單的人物的!
  眼角不經意掃過了笑容滿面的望著自己在對人們揮手致敬的葛沃比,翰羅心里暗暗下了這個定論。
  而由于葛沃比與翰羅閃耀光環的緣故,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在亞華三人背后,那一頭隨意披散的白發,渾身裹在深黑色披風當中,身邊帶著高大的金色貪狼星,臉上神情相當冷漠的亞芠也走上了貴賓臺上,坐在里昂的身邊。
  安撫完了熱情的群眾,葛沃比拉著翰羅,坐到他身邊的大椅上,至此,整個貴賓臺上的座位總算是坐滿了,最前頭的四個座位由右而左分別是貝漢、葛沃比、翰羅、威靈四人,第一排由右而左分別是八位郡主、亞華四人以及里昂,第二排以后則是其他位高權重的大臣們。
  等到群眾慢慢的安靜下來之后,貝漢看了一下葛沃比,得到葛沃比的點頭示意之后,隨即往后揮揮手。
  半晌,貴賓臺底下的比武大賽場地上終于走出來一個人。那是一個穿著盧勘學院教師服飾,大約六七十歲,留著一嘴長須的老人家,這個人可是盧勘學院的副院長薩克,沒想到竟然要勞動到副院長來擔綱今天比賽的主持人!
  薩克臉上的長須微動,一陣平和低沈的聲音,隨即傳遍了整個比賽會場數萬人的耳朵:「首先,很高興今天各位能夠撥空前來觀賞本校幻獸比武大賽的最后四場決賽!
  相信各位都已知道,本次幻獸大會,本校相當榮幸的能夠讓陛下以及各郡郡主,還有第一世家的兩位公爵、新任我國元帥之職的翰羅元帥,以及其他的大臣們撥空前來觀賞。不才在下謹代表本校貝漢校長以及所有的師生,竭誠歡迎這幾位貴賓以及各位帝國的同胞們的來到!」
  說完,薩克首先對貴賓臺鞠個躬,獲得了葛沃比等人的揮手致意,然后又往四邊的參觀臺同樣的鞠個躬,獲得了熱烈的掌聲。
  姜不愧是老的辣,短短的幾句話,薩克已經將整個會場里面的所有人全都問安過了!
  清清喉嚨,薩克繼續道:「相信各位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今天到底是獎落誰家了,如此,在下也不再多啰唆什么,首先,我們先歡迎今天幾經波折而誕生的四位幻獸強者上場。」
  薩克此話一完,隨即又再一次獲得了觀眾們的掌聲,而在掌聲當中,從貴賓臺下的一處門戶中,四人四獸依序的走了出來!
  薩克高舉雙手,止住了掌聲,隨后才道:「首先,我們先來歡迎本次大會第一個脫穎而出的幻獸及其主人,乃是本校四年級學生波依˙各雅達,所持幻獸為上級七階風屬莫奇(猴)系幻獸風猴,專長為千幻爪,爪稱千幻如影隨形,本次大會與它對決的挑戰者沒有任何一只幻獸可以逃過這一招!」
  隨著薩克的介紹,一個身材瘦小,外型如猴的青衣少年,帶著一只青色的半人高大猴子跳上了高臺,主人與幻獸的模樣如此相像,頓時引發了觀眾席的一連串笑聲,而波依也不管,領著自己的幻獸在賽臺上朝四方的觀眾揮手致意。
  隨著波依之后,一個身材相當高壯,穿著一身緊身的白色武士服,腰系長刀的少年,領著一只同樣高壯的白色大虎跳上了高臺。
  薩克見狀,連忙的介紹道:「這位是第二位脫穎而出的本校五年級學生雪華˙斐爾,別看他的名字像女生,他可是本校武技第一人,幻獸與我們翰羅元帥所用的幻獸一樣,是為上級八階光屬泰格(虎)系幻獸,別看他年紀小,在會前這位學生可是曾向在下透露,他生平最敬佩的就是翰羅元帥,所以他才會千方百計的找來了這么一只光榮王虎為幻獸,立志要效法翰羅元帥!」
  「哈哈哈哈,好志氣!本帥的位置就等著你來坐,但是,光是學本帥是不夠的,你要想的是如何超越本帥,知道嗎,雪華同學!」陣陣低沈有力,震的全場觀眾耳朵生疼的長笑聲從翰羅的嘴中發了出來,令所有人不由的將目光都注視在不知何時站起來的翰羅身上。
  能夠受到自己偶像的贊許與鼓勵,雪華興奮的臉蛋發紅,不自覺得大聲說道:「是!翰羅元帥,我一定會以超越你的成就為目標的!」
  翰羅再度發出了一聲長笑聲:「哈哈哈哈,好孩子,果然有志氣,如果你愿意的話,本帥身邊的親兵正好有缺,不知??」
  翰羅話還沒有說完,雪華馬上興奮的大叫道:「好!元帥,我愿意!」
  翰羅再度仰首發出了一聲長笑聲:「那好,既然要當本帥的親兵,那么就給我好好的表現,否則,你來報到時本帥鐵定會先打你十個屁股,聽到沒有!」
  雪華滿臉通紅的隨即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大聲喊道:「是!元帥,屬下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臺下的觀眾們不由的一陣嘩然,這種賽前招募親兵的舉動可是前所未見的,光榮虎王果然是與眾不同,同時又心里暗暗的對臺上的雪華感到無比羨慕與妒忌,竟然這樣輕易的就當上了翰羅的親兵。
  雖然說親兵沒有官職,而且又相當的累,但是親兵就等于是主將的親信,而且又是翰羅這不得了的新任元帥的親信,將來的成就可是不可限量,雪華等于是一步登天!
  說完話之后,翰羅坐了下來,連忙向葛沃比請罪道:「陛下,請恕臣下專擅了!」
  葛沃比微笑道:「元帥不必如此,我可是很高興元帥如此的豪情不輸當年,而且,這樣一來我國的人民相信又會再度的引發出一股從軍潮,大大有利我國,這都是元帥你的功勞!」
  翰羅微微一笑,連道不敢之后,這才又將目光專注看向賽臺上。
  經過了翰羅這一打岔,薩克的介紹被迫中止,等到翰羅坐下之后,薩克連忙道:「就讓我們恭喜雪華同學,能夠擔任元帥大人的親兵這么一個想求都求不到的職位,但是現在還是讓我們再來歡迎下一位同學吧!」
  聽到薩克這么一說,早在賽臺邊等待已久的多尼立即帶著火豹跳上了賽臺。
  薩克伸手介紹道:「第三位同學可真的是不得了,他可是本校前兩年連續蟬連幻獸大會魔法組的冠軍,是今年才三年級的多尼˙桑爾同學。今年,多尼同學重整旗鼓,帶來了一只上級九階火屬雷普(豹)系的帝王級幻獸火豹,夾著帝王幻獸之威力,頭一次參加幻獸比武大賽即一口氣沖進前四強,實力不可輕忽!」
  穿著一身火紅色的魔法師袍,手里拿著法杖,多尼也學著前面兩位一樣,開始繞場向觀眾們揮手示意。
  深吸了一口氣,薩克揚聲道:「最后一位,是本校三年級的同學賽華˙比列凱爾,持有幻獸為上級九階地屬施奈克(蛇)系的帝王級幻獸震蛇。賽華同學亦是幻獸比武大會的常客,去年更是夾著震蛇帝王幻獸的威力,一舉奪冠,今年,賽華同學更是信誓旦旦說,他還是穩居第一寶座,請各位拭目以待。」
  隨著薩克的介紹,一個身材高壯不輸雪華的黃衣少年,高舉的右手上面盤著一條三指粗黃蛇,也跟著跳上了賽臺,神情相當高傲的向所有人點頭示意。
  貴賓臺上,葛瑞斯忽然撇撇嘴道:「真是奇怪了,去年的前四強好像都因為狀況不好,所以不是實力大打折扣就是棄權,好像有點奇怪,您說是吧!比列凱爾農業大臣?」
  位于第二排第一個位置,有對小眼睛,長得有點胖胖的比列凱爾大臣微微欠了個身,呵呵笑道:「監察使您說的這倒也是!小兒在去年好像也實在是運氣太好了點,所以我一再地告誡著他,千萬不可以太過于自傲自滿,否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到時候他恐怕會吃苦頭!」
  葛瑞斯完全同意的附和道:「大臣您真的是有遠見,難怪教子有方!」話頭一轉,又說道:「不過,說到這個吃苦頭,聽說令郎前一位的那個多尼,原本仗著自己在魔法組上連續兩年得到冠軍,今年竟然驕傲自大的妄想參加幻獸比武大賽,也不想想他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平民,憑著四階的幻獸就想要參加,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幸好老天有眼,聽說幾個月前那小子自持的幻獸竟然出了意外喪生了,大臣,您說這是不是天意!」
  比列凱爾大臣也跟著微笑道:「嗯!監察使大人您說的是!」
  葛瑞斯又說道:「那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向老天借了膽,聽說竟然敢誘惑凱琳公主殿下及憶琳郡主,甚至是大衛與法利兩位少年英杰,竟然妄想要去找一只高級的幻獸來參加比賽,結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一時瞎了眼,竟然還真的讓那混帳小子給找到了一只九階的火豹。
  「只是公主及郡主殿下受到他的牽累,到現在都被威靈老公爵給關在家里禁足著,甚至連大衛與法利兩人也被陛下給處分了,就是唯獨這小子把事情撇的一乾二凈,現在還敢這么大剌剌參加比賽,而且還進入了前四強,大臣,您說,換做您是我的話,會不會在私底下想要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帳小子?」
  比列凱爾大臣肥肥的臉頰微微一抽搐,圓圓的臉上咧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監察使大人,您真是愛開玩笑,那位同學能夠一直支持到現在是他的本事,我們這些做大人的怎么能夠在私底下教訓人家呢?這樣豈不是有失體面!」
  葛瑞斯點頭同意道:「還是大人您考慮的比較慎重,是我失態了!嗯,既然這樣的話,那么我們就期待著令郎給這個混帳小子好好的『教訓』一頓吧!我看,也只有令郎的九階震蛇才有辦法對抗那個小子的九階火豹了,咳!
  真希望我也能夠有一只九階的帝王幻獸好使喚!來來!大臣,咱們好好看看令郎有什么杰出的表現,我可是很期待的。」
  比列凱爾眼中不自覺的射出了狠毒的光芒,狠狠釘在正一副搖頭嘆息看著賽臺上動靜的葛瑞斯的背后,嘴里卻說出了相當謙遜的話道:「就怕監察使大人您會大失所望了!」
  頭也不回,葛瑞斯淡淡的道:「大臣您就別這么謙遜了,我相信令郎一定能夠有『很好』的表現的,過于謙遜那可是會成為虛偽唷!」
  貴賓臺上,葛沃比與翰羅、貝漢、威靈高談論闊的說笑著,仿佛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身后的談話聲,而第二排以后的人,則是不動聲色的靜靜觀賞著這一場葛瑞斯與比列凱爾大臣之間針鋒相對的戲外戲,大多數人都有一個同樣的想法,那就是比列凱爾大臣慘了。
  很顯然的,葛瑞斯監察使的下一位受害者,已經鎖定了這位向來位高權重又肥的流油的大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