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89 時間證明

在葛沃比等人所在的隔壁,另外一座同樣提供給貴賓們使用的院子大廳當中,比較起葛沃比他們的熱熱鬧鬧,這一座大廳里雖然也同樣有三個人,但是卻顯得安靜多了。
  看著閉目靜坐的亞芠,她只要一想到前天所看到的「他們」的眼神,夜月眼中就難掩憂色。
  前天下午,隆家的子弟在亞芠強制式的用生死來逼迫下,終於結束了為期快半個月的人員挑選工作!
  原本兩百七十四個人,能夠一直支持到前天的只有一百零三人,其中的二十七人已經確定精神異力已經覺醒了,剩下的那八十六個人還有待觀察,才能確定是否還有機會覺醒。
  可是,只要一想起前天下午他們的眼神,夜月就覺得一陣心驚。
  在前天下午,終於在亞芠的一聲令下,所有可以堅持住的剩下人員,在力奧他們的引領下,會聚在強盜團的寨子前。
  經過了大半個月的生死壓迫饑寒煎熬,眾人的狼狽那不用說了,不但身上全都帶著傷,多日來的食不安心睡不安寢,讓所有人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當著眾人的面,亞芠令力奧他們將整個強盜寨子給徹底毀掉,所有的強盜全都給殺掉!
  只是夜月沒有錯過當力奧他們施展殺戮手段時,這些已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隆家子侄們,在他們那昏黯的眼中所流露出來的,是絕對的殘酷嗜血快意,彷佛看到了強盜群的斃命可以令他們心中產生無限的快感,可見得在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實在是恨透這群強盜了。
  只是,夜月更是沒有錯過,當他們在看亞芠時,眼中所流露出來的是那種,比憎恨強盜們要陰沈上十倍、仇恨上百倍的陰郁目光,隱隱的殺機在所有人眼底不斷地流竄著,叫夜月不由的暗自心驚,很快的就想到了一個問題!
  這些隆家的子侄并非笨人,他們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想到,他們這半個月來的地獄生活全都是亞芠一手造成的,而強盜們只不過是倒楣的被亞芠所利用而已,因此,雖然他們掩飾得很好,但是夜月相信,他們對於亞芠的恨意更是遠比憎恨強盜們要大上十倍百倍的。
  偏偏,亞芠卻什麼也不解釋,在滅掉強盜寨子之後,亞芠竟然只是冷酷無情的跟他們說,他可以給予他們如同力奧等人在他們面前所展示出來的力量,他要所有人全都參加訓練,只要能夠通過訓練的話,那麼將來一定可以達到力奧他們的境界,不過先決條件是他們必須在他的訓練下活下來。
  夜月不知道向來重視親人的亞芠,竟然會擺出這樣冷酷無情的臉孔來面對眾人,但是夜月相信,亞芠這樣的說法比什麼也不解釋要來的更糟!
  她無法忽視當所有人在聽到亞芠所說的以後,眼中所流露出來的那種嗜血的渴望與對亞芠的恨意,她相信亞芠應該也有注意到才對!
  當天晚上在回到隆府之後,夜月曾私底下與亞芠說起這件事情,結果亞芠竟然告訴她,他就是要他們恨他,憎恨有時候是一帖相當好的藥劑,可以讓他們死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正如昔日的他一樣,而他現在需要的并不是他們的理解,而是他們的力量!
  聽完了亞芠的說法,夜月只覺得一陣震撼!
  不可否認的,這種作法的確相當有效,在最快的時間內促使其他人的精神異力覺醒,同時也挑選出心智堅毅的可造之才,更激起了他們拼死增強自己實力的**,可以說單方面的對於亞芠所要的目的是無比的成功,甚至可以說是成功過頭了!
  但是,夜月卻第一次無法同意亞芠的作法!
  如果今天面對的是敵人,夜月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偏偏,夜月卻相當清楚的知道,這些人,這些跟她跟亞芠都有著親屬關系,而且即將擁有強大力量的堂兄弟們,都是亞芠未來的得力同伴,將來有一天會一起上戰場,到時候,可能會需要他們來幫亞芠守住背後的死角弱點。
  亞芠卻用如此泯滅人性的絕情手段來刺激他們精神異力的覺醒,讓他們拼死提升自己的實力,更糟糕的是,偏偏亞芠什麼也不解釋,又怎麼能夠奢望這群堂兄弟們可以理解亞芠的心呢?
  就是她自己本身,不也經過了長時間與亞芠相處,才能理解自己的大哥是怎樣一個人嗎?
  而且同是精神異力覺醒者以及幾乎等於是由亞芠一手訓練出來的夜月,最是能夠了解到精神異力擁有者的可怕,以及亞芠經手訓練出來的人實力的強橫。
  而亞芠現在竟然一口氣制造了二十七個,甚至連克瑞在內共二十八個精神異力擁有者,另外還有七十六個即將接受他的訓練,甚至可能成為另一批死神小隊般力量,卻是對他懷有無比強烈恨意的可怕人物,這叫夜月分外的無法接受!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夜月立刻向亞芠討來教導訓練包括克瑞在內的二十八個精神異力覺醒的隆家子侄的工作,而且還一副亞芠不給也不行的樣子。
  幸好亞芠似乎早就已經決定了,精神異力沒覺醒的就交給力奧去磨練,而精神異力覺醒的則是交給夜月去訓練,因此夜月的主動,令亞芠也很乾脆的將這些精神異力覺醒者的教導任務交付給夜月。
  夜月已經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了,管他亞芠怎麼想,她一定要趁這段時間盡量讓所有人都知道亞芠所抱持的一番苦心,如果他們真的無法理解的話,那麼她也只好抱歉了,她將會在訓練期間多放點水,或者有所保留,以免到時真的幫亞芠訓練出一群力量強大而且隨時會對他不利的敵人來。
  夜月的這一個想法在私底下與力奧他們談過之後,意外獲得了力奧與其他人的認同,全都認為夜月言之有理,而且力奧也坦白說出,就算夜月不講,他們也早就打算要這麼做了,甚至力奧想的還更絕,乾脆就藉著訓練之名,讓這群家伙給「發生意外」算了,免得到時候亞芠頭痛。
  雖然這會打亂亞芠的計畫,會違背亞芠的命令,但是將亞芠視若天神的他們,絕對不會容許任何會對亞芠造成不利的因素存在,而且,這也是亞芠曾教導他們的,絕對不要對敵人手下留情!
  再說,力奧他們其實也相當自信,他們根本就不認為,這一群公子哥真的可以刻苦練出多少實力來,因此,力奧他們甚至認為亞芠是多此一舉!
  不管亞芠要多少的力量才會覺得足夠,如果說現在的死神小隊還是讓亞芠覺得不夠的話,那麼頂多他們再繼續拼命提升實力,終有一天一定可以達到亞芠所要的目標的,無論再怎麼辛苦,他們全都甘愿!
  但是,力奧他們如同夜月一樣,絕對無法忍受有其他可以威脅到亞芠的力量存在,哪怕這些力量是亞芠認為一定要的,他們也無法容許!
  亞芠恐怕也沒有想到,夜月與力奧甚至是其他的死神小隊隊員,在這一件事上竟然破天荒的合作來隱瞞他們的真正想法,第一次存心要違背亞芠的交代!
  不過這也沒辦法,誰叫亞芠的教導實在是太過於成功,就如亞芠以前所一再提醒他們的,絕對不能夠容許對自己有敵意的人存在。而這一次雖然說礙於需要隆家子侄的力量來對抗外星怪物的大前提下,力奧與夜月等人無法抹殺這些未來可能的敵人,但是他們起碼可以降低他們的力量,以免造成未來的麻煩,這可是死神小隊所有人的共識!
  而今天,就是由夜月與力奧陪伴亞芠一起來參加這個在他們看來有點無聊的幻獸大會,其他的人則是留在隆府里面訓練,包括克瑞在內的隆家子侄們。
  正望著閉目靜坐的亞芠的夜月,忽然看到力奧對自己打個眼色,連忙跟著力奧一起走出了大廳。
  來到貴賓院的門口處,力奧看看四周,確定沒人後立即用真氣布下一個隔音罩,然後又示意夜月也施出一層魔法隔音罩,然後這才放心的用細到不能再細的聲音輕聲道:「夜月,你看頭兒最近到底是怎麼回事呀!怎麼會這麼奇怪?我好像越來越搞不懂頭兒的想法了!」
  夜月眉頭一皺道:「力奧,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搞的神神秘秘的樣子,有甚麼話那麼怕大哥聽到嗎?」
  力奧急忙的揮手道:「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頭兒怎麼會忽然向葛沃比要求說所有的裁判全都由他擔任,而且還派出五小來擔任幻獸裁判與嘉賓?這樣出風頭的樣子根本就不是頭兒的作風呀!」
  夜月微皺著眉頭道:「力奧,不是我要說你,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不懂,有空多動動你那已經生銹的腦子吧!」
  雖然被夜月罵了,但是力奧卻完全不以為意,只是急忙的催促道:「好啦夜月,我知道我笨,你就快點說給我明白,我可是難過死了!」
  夜月嘆口氣,一副拿力奧沒辦法的模樣道:「你也不想想,大哥他用來說服葛沃比的理由,不就說他有辦法可以讓葛沃比手底下軍隊士兵的幻獸能力加強,藉此提升泰龍帝國的軍隊戰力嘛!」
  力奧急忙的點點頭:「但是頭兒不也曾說過,他已經藉著朱雀圣獸的強橫力量說服葛沃比了嗎?」
  夜月又嘆口氣道:「說你笨你還不承認!你也不想想,朱雀圣獸的確是相當強大沒錯,葛沃比也能夠理解大哥這樣做的用意,但是這與葛沃比所關心的軍隊戰力提升根本是兩碼子事。」
  見到力奧還是不懂,夜月又繼續說道:「你也不想想,朱雀雖然強大,但是畢竟只有一只,也太過於遙遠了,葛沃比相當清楚,大哥是不可能讓他擁有朱雀的,就算他要擁有朱雀也不是現在,現在他最關心的,不是只有一只的朱雀,而是他的軍隊里面那些成千上萬只的普通幻獸,是不是真的能夠提升戰力的問題!
  「所以大哥才會藉著這個機會,用五小來加強葛沃比、甚至是其他那些死硬派郡主們的信心,讓他們瞧瞧,以五小那樣嬌小,看起來還是幼生期的小幻獸,竟然也可以擁有如此通靈與強橫的力量,讓他們知道今天大哥可以拿出五小來,明天,大哥也可以拿出成千上萬的五小來,讓他們對大哥的理由更加確信。這就是大哥雖然不喜歡出風頭,但是卻還是要出風頭的原因了,因為這是一劑強心針,讓葛沃比與其他郡主不會變卦的強心針!」
  力奧點點頭表示理解,但是他的疑問又來了,只是夜月沒有給他說的機會,搶先道:「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你先聽我說!我們都知道小星等於是大哥的分身,與大哥結合起來就是位於幻獸頂點的獸王半身太初,而五小是小星的分身,也就等於是獸王太初的分身,具有如此靈性跟那與眾不同的強橫實力當然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它們本身就是那麼與眾不同!
  「但是葛沃比他們并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大哥隨便派出了五只幼生期的小幻獸,就可以將整個幻獸大會上的其他幻獸耍的團團轉,他們所看到的這一項事實,便是大哥希望他們看到的事實,一個可以拿來讓他們產生期待的真正事實!這樣說你懂了吧?」
  力奧點點頭,他那耿直的腦袋瓜哪里會想到亞芠這看似出風頭的舉動下,竟然會隱藏著如此勾心斗角的內情?不過他畢竟非笨人,經過夜月這麼一提點,他就完全懂了。
  忽然,力奧張口結舌道:「這麼說來,頭兒是認為葛沃比他們會變卦?」
  夜月聳聳肩,隨意做了個可能會把葛瑞斯迷的連自己名字都忘記的無奈動作,略帶悲哀道:「誰曉得呢?這些一出生就開始玩弄手段的統治者們心里到底在想什麼,恐怕除了他們自己以外,別人怎麼也弄不懂!
  「現在這個時候是相當重要的時候,因為大哥全憑著他的努力,說服了兩個大帝國要彼此相互信任,在這個關鍵時刻,稍有疏失的話,建立在大哥身上的那層薄弱信任就會再度破裂,到時候,便沒有再一次的機會可以讓這兩個強國攜手合作了。
  「力奧你可能不曉得,大哥是憑著對嵐大帝的兩次救命之恩,幫他挽回他的王位的義舉,才敢放心離開斯達帝國,而嵐大帝也藉著將三位公主托付給大哥的舉動,等於是把人質交在大哥手中,藉此以表明他的心意,饒是如此,大哥依舊不放心,隨時隨地透過北斗在監視著嵐大帝的任何舉動。
  「對於嵐大帝尚且如此了,更何況是泰龍的葛沃比,別看他表面上對大哥屈膝哈腰,一副被大哥吃的死死的,萬事好商量的模樣,這個皇帝心里面真正在想什麼,大哥也沒有把握,所以才不得不如此的出風頭!」
  力奧一臉不敢置信,吶吶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恐怕他作夢也沒有想過,隱藏在陰影當中的竟然會是如此不堪!現在他才發現到,自己的頭兒真的是不簡單,只是……
  看著力奧震驚的模樣,夜月幽幽道:「力奧,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當我第一次聽到大哥親口對我說出這些事情來時,我也是跟你一樣幾乎無法置信。
  「但是想想,在這個絕對不能夠容許任何差錯發生的時候,大哥會如此也是不得已的,我想,大哥應該比我們還要擔心,別忘了,大哥以前的經歷并不會因為歲月而消逝,基本上,大哥還是那個不信任人心,或者說,應該是不敢再去信任人心的銀月惡魔!」
  聽到夜月提到了亞芠以前那段隱晦的過往,力奧不由的沈默了,雖然不完全,但是力奧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因此也格外能夠體會亞芠的想法與悲哀,人心,恐怕正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捉摸、最不可信任的東西了。
  此時此刻,力奧衷心的希望,但愿這一切都是亞芠自己多想了,人心不要如亞芠所想像的那麼不堪!
  力奧略帶沙啞的說道:「夜月,這是頭一次,這是我頭一次如此強烈、如此真摯的渴望著,我渴望那被我幾乎視之為神的頭兒會有出錯的一天!真的!我是真的頭一次這麼希望頭兒錯了!人心還是可以信任的!」
  夜月輕輕的點點頭,喃喃道:「我也是這麼希望,頭一次希望大哥是一個小人,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
  大廳里,閉目靜坐的亞芠慢慢睜開了眼睛,原本趴在他旁邊的貪狼星,也幾乎跟亞芠是同一時間睜開眼睛站了起來,將頭置於亞芠的膝上。
  手近乎無意識的撫摸著貪狼星下頷的柔順長毛,亞芠眼中的焦點模糊道:「小星,你說,我是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嗎?人,人的心,真的可以讓我再一次的信任嗎?」
  低聲的呻吟了一聲,貪狼星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亞芠!
  而亞芠又再度閉上了眼睛,將心神挪往遠處的五小身上,大廳里再度無聲無息,而力奧與夜月則又如同他們離開時那樣,悄悄回到亞芠的身邊,也許,只有他們,在經歷過時間的考驗之後,才能夠讓亞芠安心的在他們面前閉上眼睛吧!
  十分鐘後,在葛沃比獨自一人所在的大廳里,忽然,一個人打開門走了進來,打斷了正利用這難得的悠閒時間閉目養神的葛沃比的安寧,從來人敢不敲門就自己走進來,葛沃比不用看也知道是誰!
  還沒睜開眼睛,葛沃比就已經開口道:「小弟,有事?」邊說,葛沃比邊睜開眼睛,但是卻被葛瑞斯給嚇了一大跳。
  葛瑞斯此時臉上竟然流露出一種相當怪異,但是令葛沃比感覺相當嚴肅的神情,葛沃比忍不住站起來,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葛瑞斯伸手遞過一張密密麻麻的紙條給葛沃比,臉色相當凝重道:「原本我是想說要隨時掌握我的女神的行蹤,所以派了個人注意一下我的女神,但是沒想到竟然無意間聽到了這件嚴重的事情!大哥,你仔細看完之後,好好的想想,然後看看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原本聽到葛瑞斯竟然把北斗的情報探子用到這種地方來,葛沃比還想要取笑一下葛瑞斯的,但是葛瑞斯那凝重的臉色卻讓葛沃比說不出話來,本能的接過了葛瑞斯手中的紙條,低頭讀了起來。
  隨著葛沃比一字一字的輕聲讀著,力奧與夜月如果在此的話,想必會相當驚訝的發現到,這正是十分鐘前他們之間的對談,一字不漏的被紀錄在這張紙條上。
  隨著紙條上的內容被讀出來,葛沃比的臉色也越來越凝重,到最後,已經跟葛瑞斯差不多了,兄弟倆在這個時候,看起來竟然會是這樣的相似!
  半晌,葛沃比放下了手中的紙條,開始在大廳里面踱起步來,走沒兩步,忍不住又拿起來重讀了一遍,然後放下,又拿起來又看了一次,前前後後這張紙條讓葛沃比讀了五六次!
  最後一次讀完,葛沃比終於完全將這紙條給遞還給葛瑞斯,然後盯著葛瑞斯的雙眼,一字一句道:「小弟,不要太小看你大哥,你給我聽仔細了!沒錯,你大哥我為了干好這個皇帝的位置,私底下的確曾經干了不少人神共憤的事情,但是我的一切決定都是為了我們的國家而干的。
  「大哥今天在你面前我敢說一句,我也許不是一個好人,但是我起碼還有點智慧在。如果我告訴你說亞芠先生來到以後,我在私底下沒有任何的動作,那麼這就是在侮辱你我,甚至亞芠先生的智慧!
  「但是大哥今天當著你這個我在世上唯一的兄弟的面,我敢大聲的跟你說一聲,無論我在私底下做了什麼,我絕對不會讓你跟亞芠先生失望的!絕絕對對對的起我自己,也對的起亞芠先生的!我的心,絕對可以讓亞芠先生掏出來看看是紅還是黑!」
  毫不相讓的回盯著葛沃比,葛瑞斯同樣的一字一句道:「大哥,我絕對相信你,但是,如果你知道亞芠先生以前的經歷的話,那麼你就會曉得,我們是多麼的幸運呀!」
  面對著葛沃比,葛瑞斯極度嚴肅道:「我所屬的北斗曾經花了大量的時間,研究過斯達克家族在逃亡期間的那段日子里,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情,面對著被巨額賞金所吸引來的蜂擁人群,被下了毒、沒有一絲自保能力的他們,到底是憑著什麼條件可以活下來?
  「出乎我們所意料的,我們有了相當大的發現,同時,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麼現在會出現銀月惡魔這個角色!雖然我們只掌握了斯達克家逃亡前半段的某些經歷,但是大哥,你知道在我們所掌握的那些情報里面,在逃亡當中的斯達克家曾經遭遇過什麼事情嗎?」
  葛沃比搖搖頭,他的確是不知道!
  葛瑞斯臉上更加凝重的說道:「詳細的細節我不需要提,大哥,你只需要知道當年,斯達克家族在逃亡初期,曾經被德野王下了斯達帝國宮廷里面的一種密藥,使得斯達克家的人不但功力漸消日漸衰弱,而且,他們的幻獸全都因為那密藥的關系而死亡!」
  葛沃比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喃喃道:「滅魂香!」
  他怎麼會不知道斯達帝國宮廷里,那號稱是密藥中的密藥的最霸道的滅魂香!
  葛瑞斯嘆了口氣道:「是呀!後來我們這才查出來,當時擔任華那邦公國右相的扈伊早就與斯達帝國的二皇子勾結,從二皇子手上拿到的滅魂香,目的就是為了要對付功力高絕的斯達克一家。
  「大哥你能夠想像嗎?身中滅魂香,導致所有人全都失去了自保的力量,但是,卻還要面對那些受到千萬金幣所吸引蜂擁而來的殺手、冒險者、賞金獵人甚至是一般的平民的襲擊,大哥你可以想像那種危急的情況嗎?
  「而那時,斯達克一家人唯一的希望,便是那個在原曙城中被人稱呼為沒有出息,卻幸運的逃過了滅魂香狙擊的亞芠,當時才十六歲的亞芠,便要負擔起保護自己爺爺與兄長的重責大任!」
  葛瑞斯眼中流露出了相當痛心的神情,緩緩道:「當時的亞芠大哥并沒有現在這樣強的力量,甚至可以說,隨便三流的人物就有可能置他們全家於死地,而在這種情況下,當時的亞芠大哥心中的負擔到底有多重,我真的是很難去想像。
  「根據我們事後的調查結果,斯達克家最後是消失在奇華森林的邊緣,那個時候已經是距離他們離開原曙城半年多,可是那個時候,亞芠大哥的頭發已經全白了,很難想像吧!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竟然在短短的半年多時間內,因為外在環境因素而導致白頭,那是承擔多大的壓力呀!而另外在我們北斗的情報里面所發現到的,在襲擊斯達克家的人物方面,一般的殺手冒險者之流的別說了,最多的卻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
  「這些曾經襲擊斯達克家的平民百姓,上從八十歲的老人,下到五歲的孩子都有,而且,因為這些老百姓們沒有力量的關系,所以,在襲擊亞芠大哥他們的手段上,幾乎全都是使用偷襲或是詭計的方式。亞芠大哥也曾經坦承過,他曾經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五歲孩童在胸口上留下了一道疤痕,一道差點讓他死去的疤痕。
  「也因為如此,亞芠大哥根本就不敢相信任何人,因為,他不知道如果他相信人了之後,這個他所相信的人會不會在他的背後刺他一劍,同時,這也養成了亞芠大哥在後期時那種凡是對敵者殺無赦的觀念,不是亞芠大哥心硬如鐵,而是不得不如此!」
  葛沃比一陣沈默,他完全能夠理解葛瑞斯所說的,試想,今天如果換成是他自己的話,如果隨便路邊一個走過的老人與小孩子,都有可能會在自己的背後捅上一刀的話,那恐怕只要對自己有敵意的人,都是出手不留情了,而這個樣子,又如何去相信別人呢?又有什麼人能夠讓他認為值得相信呢?
  葛沃比不由的感到一陣悲哀,當一個人當到這個樣子,那是如何痛苦的一件事情呢?就是他自己,不也還有眼前的葛瑞斯,可以讓他絕對的信任嗎?
  想必葛瑞斯也是有如此想法,所以他從來不把他當成是泰龍帝國的皇帝,只是將他很單純的當成是自己兄弟來對待!
  葛瑞斯略帶無奈道:「這樣子大哥你能夠了解了吧!堪稱是天底下最不相信人,甚至一度激烈的想要所有人乾脆死光的亞芠先生,敢再度的為了只有帶給他痛苦,從來沒有給他歡樂的人類而奔走於世界,目的就是想要為他向來深惡痛絕的人類留下一分生機,這是需要有多大的勇氣與高尚的情操呀!
  「大哥,你可以讓我失望,讓天底下的人都失望,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千萬不要讓亞芠大哥失望,否則的話,你我兄弟的情義便到此為止了!如果亞芠大哥真的對人類完全失去信心的話,那麼,人類可能就真的會就此……」
  「滅亡」兩個字,葛瑞斯實在是說不出口。身為北斗的他,某些事情知道的比葛沃比還要來的多,也因此,他相當清楚,包含北斗太上魔龍使在內的其他幾個老前輩們,是如何將希望全都寄望在亞芠的身上,對他的期盼又是如何深切。
  他真的不敢想像,如果亞芠對於那個連他也不很清楚的所謂人類浩劫這件事撒手不管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長長的嘆了口氣,葛沃比無奈道:「就讓時間來證明一切吧!」
  葛瑞斯也收起嚴肅的臉孔,同樣的有點無奈道:「是呀!只有時間才能夠證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