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88 幻獸裁判

最受到瑪茵之盾人民歡迎的盧勘學院幻獸大會,終於在昨天開幕了。
  在大會當中,最受人議論紛紛的,不是在開幕式的游行隊伍當中竟然出現了高達九階的帝王級幻獸火焰之豹(由去年及前年魔法組冠軍所擁有),也不是這次大會堪稱是盧勘學院百年來最盛大的一次(不但幾乎各郡的郡主全都出席,甚至連帝國陛下也親自到場參加開幕式),而是在這場大會上,竟然意外的出現了五只令人無法分辨其位階的奇異幻獸。
  沒有人曉得這五只看來只有巴掌大、身上某處閃耀著太陽般金色光輝的小幻獸,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也不知道它們到底有沒有主人!只知道,當大會開幕式的游行隊伍一出現時,這五只小幻獸就處在於屬於大會評審的第一支隊伍當中,而且還是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位置以往都屬於最重要的幻獸比武大賽的裁判席,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偏偏,這一次人沒有見到半個,反而是這五只來路不明的小幻獸出盡了風頭,真的叫人相當意外。
  後來,驚奇的去查問學院里面的負責人,所得的結果竟然是說,由帝國宮廷的葛沃比陛下親自下令,這一屆比武大會的裁判全部由這五只小幻獸擔任!
  這個消息一傳出,所有聽到的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會有這種事?
  雖然說幻獸大會的主角是幻獸沒錯,但是做為裁判,全都是人類呀,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幻獸可以擔任比賽的裁判的,尤其是最重要的比武大會的裁判!難不成,這五只奇怪的小幻獸是新出現的異種幻獸,專門拿來當比賽裁判用的裁判幻獸?
  幾乎都抱著同樣的想法,無數心生好奇的人全都在上午開幕游行結束、中午才用完午餐的時候,便一口氣擠進了幻獸比武大賽四個比賽的場地,其盛況之空前,甚至可以媲美最後兩場的冠亞軍之賽!
  在眾多民眾的引頸期盼之下,下午的幻獸比武大賽終於開幕了。
  似乎完全沒有想到第一場的比賽上竟然會擠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當兩個盧勘學院一年級的新生帶著他們的幻獸從長條形的競賽場地兩端走出來時,不由全被嚇傻了,待在兩邊的大門不知如何是好,最後還是兩個應該是助手模樣的人員親自去牽拉,才將他們給帶到了場地中央。
  這一場的幻獸比武,是位在一座可以容納五千人左右的露天方形競技場狀建筑物中央處,一個直徑約十五公尺,高約一公尺的圓形平臺上舉行。平臺上概略成一個不均勻的太極狀圖形,大的范圍與小的范圍面積大約相差一倍,大的那一邊沒什麼好看的,就是一個堅硬而平坦的石板平臺,除了中間的部位,有一堆松軟的黑色沙子。
  小的一邊是一個裝滿清澈水的水池,在池壁也就是平臺屬於水池一部份的外面,是用某種透明的晶體所做成的,可以輕易的讓觀眾看到池里面的任何一個角落。
  事實上,整個用來幻獸比武的四個場地全都跟這個場地一模一樣,甚至那個有別於這四個場地,專門供前四強所使用的第五個場地,除了賽場平臺面積大上一倍,能夠容納的觀眾席增加到上萬人,設備比較好以外,其馀的跟這個賽場都是一模一樣。
  這個賽場是盧勘學院花費了許久時間研究,可以適合各種同種類或是不同種類的幻獸比武所用的,無論比賽的幻獸是屬於水系、空系、地系幻獸,在這種場地上都可以盡情的發揮出它們的能力來,甚至也顧及到某些需要藉助沙土的幻獸,還特別留了一堆沙子可以使用,顧慮相當周全。
  至於會飛的幻獸,整個平臺的上空都是可供活動的范圍,在平臺的四周,自然有學院所派出來的魔法師沿著平臺設下了結界,一方面可以限制幻獸不得超出平臺活動,另一方面,同時也可以預防幻獸在交戰時有人弄鬼,同時還可以預防幻獸誤傷觀眾,可以說是相當的完善。
  在助手人員的引導下,兩名年輕的學員來到了比武平臺的兩端,兩兩相對,同時在協辦人員的示意下,同時將自己的幻獸給喚上了比武平臺的石板上,觀眾不由的發出了一陣震天的歡呼聲。
  并非兩個年輕學員是出名的人員,他們只是沒沒無名的平凡學生,長相也不出色,也不是他們的幻獸有何驚奇之處,這兩只幻獸全都一模一樣,都是現在瑪茵之盾里面最常見的幾種幻獸之一,中級四階火屬泰格系幻獸。觀眾之所以發出歡呼是因為所有人全都曉得,當比武的幻獸就位之後,也就是這場比賽的裁判出場的時候了。
  就在眾人期盼下,比賽平臺上忽然金光一閃,在沒有人看的清楚的情況下,赫然出現了一只約巴掌大,渾身赤紅外帶金色燦爛鬃毛的可愛小獅子,站在兩只幻獸的正中央處。
  看到這只小幻獸的出現,頓時爆起了相當大的議論聲,雖然先前早已經有傳言了,但是真的看到了眼前這五只小幻獸當中的一只出現時,還是叫人相當的訝異。
  忽然,這只迷你小幻獸仰天發出了一聲與它嬌小身軀完全不相符的響亮獅吼,頓時將整個比賽場地里所有觀眾的議論聲全都給壓了下來,所有人面面相覷,為這充滿了唯我獨尊氣息的霸氣獅吼而感到心驚!
  當整個場地里面的人全都安靜下來之後,已經經過了特別交代的兩個助手人員當中一個立即發話道:「各位貴賓,由於今年的裁判與以往不同,所以今天起一直到比賽結束,全都由我們這兩個特別加派的協辦人員補充說明!」
  不理會場中逐漸響起的嗡嗡議論聲,另外一個人接著說起了整個比賽的各種相關規則,這些都是老生常談了,只要以前曾經聽過的人全都知道。
  唯一比較特別的是,里面最前面與最後面增加了兩條,前面第一條是說凡是裁判出現發出聲音即代表比賽開始,途中如有意外情況發生的話,裁判自會采取行動,比賽結束時則同樣取決於裁判的兩聲,當裁判發出兩聲之後,離開者即代表輸的一方。
  最後一條則是說如在比賽當中或之後有任何關於比賽的疑問者,可於賽後向兩名助手人員說出,并且由協辦人員決定是否保留這一場的結果!
  明眼人一聽即知道,這兩條新的規定全都是為了因應這前所未有的幻獸裁判而特別的頒訂出來的,畢竟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所以才會在最後再附加了這一條可以申辯的規定,以保證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說明完畢之後,他們兩個人隨即一人一邊的分別站在兩個比賽人員的身邊,同時向觀眾介紹這兩個人,在左邊的叫圖塔,右邊的叫名威,都是盧勘學院的一年級學生。
  彷佛是事先已經排演過了,當兩個助手分別介紹完了自己一方的人之後,站在中央不動的金紅獅形幻獸,隨即又仰首發出了一聲比剛剛小聲一點的獅吼,顯然是在說比賽開始了。
  圖塔與名威先是一愣,隨即想到了規定,連忙雙手交握在自己面前,食、拇指緊貼平伸直豎,指尖輕觸自己的額間拇指微觸鼻間,兩眼似是直視自己的幻獸又似是失去了目光焦距什麼也沒有看般,同時兩人的幻獸不約而同的恍若觸電般一顫,隨即各自發出了一聲虎嘯,只是這一聲虎嘯聽在觀眾以及彼此的耳中,與剛剛那金鬃小紅獅的獅吼相較,實在是相差太多了,一點也沒有王者的威風,反倒有小貓在叫的感覺!
  吼叫完了之後,在各自主人的「遠距離心靈通訊法」的指揮驅動下,兩只半人高的紅色大老虎精神抖擻的往場中央沖去了。
  當兩只紅色老虎來到場中頭對頭互撞之際,觀眾們不由的發出了一陣驚呼聲,不為別的,而是那只金鬃小紅獅竟然在兩頭大它十多倍的大老虎相撞的前一瞬間,身上金光一閃,就這麼飛上了空中,動也不動!甚至連兩個比賽的學員也愣住了,呆呆的看著懸浮在自己幻獸頭上的小紅獅裁判,而使他們的幻獸在缺乏他們的指揮下,維持著頭碰頭的互撞情形!
  總算當中的圖塔反應較快,很快的想到了自己還在比賽當中,趁著名威不注意的時候,心念一動,他的幻獸隨即一個閃身大嘴一張,狠狠咬住了名威幻獸的脖子後方,開始大力的晃動撕扯起來。
  晚了一步醒悟到自己的幻獸還受制於人的另外一個學員名威,感覺到從自己幻獸身上藉著「遠距離心靈通訊法」所傳遞而來的同步痛苦訊息,一驚之下本能的雙手一松,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後頸。
  就在這時,金鬃小紅獅又發出了兩聲的短促獅吼,原本占了上風的圖塔正想要命令自己的幻獸再繼續擴大戰果,讓名威的幻獸沒有反擊之力時,忽然覺得心中一震,放在額頭上的手莫名被彈了開來,竟然是被某種不明原因給解除了「遠距離心靈通訊法」的同步狀態。
  圖塔呆若木雞的看著對方,卻發現到名威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捂在他的頸後,先是一愣,隨即才想到,在規定當中的一條不正是如果解除「遠距離心靈通訊法」的狀態,則視為認輸嘛!
  看起來,名威比他還早一步解除心靈通訊法的狀態,也就是說,他贏了?
  這兩個學員一個是輸的後知後覺,另一個則是贏的莫名其妙,都不約而同的轉頭望著自己的幻獸,卻見到自己與對方的幻獸竟然已經分了開來,乖乖的四肢趴服在懸浮在半空中的金鬃小紅獅面前。
  金鬃小紅獅發出了幾聲的叫聲之後,其中一只紅虎頭尾全都抬的高高,昂首闊步的繞著平臺踱起步來,令人感到它是相當神氣,那是圖塔的幻獸。
  而另外一只名威的幻獸則完全相反,頭垂的低低,尾巴也無力的拖在地上,腳步看來相當無力,垂頭喪氣的慢慢走到了臺邊跳下,回到自己主人的身邊。
  包括名威及圖塔在內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望著這兩只幻獸如此人性化的表現,對於勝負他們當然全都知道,可是,在決定勝負之後的兩只幻獸竟然會有如此的表現,這才叫人無比的吃驚。
  呆了半晌,勝者那一方的助手這才拉著身邊的幻獸主人,高聲道:「圖塔學員獲勝!」
  此話一出,整個比賽會場不由的轟的一聲,所有人大聲的叫嚷起來。
  兩個助手先是一驚,以為所有人都不服這幻獸裁判的判決,但是仔細的分辨起來,才赫然發現,觀眾們所叫的都是諸如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好厲害……此類的感嘆詞,完全察覺不出他們有什麼不滿的。
  兩個助手心里暗暗的想著,看來已經準備好的備用裁判是用不著了。
  原來,對於帝國宮廷的葛沃比陛下忽然下令,說這一次幻獸大會的比武大賽裁判由宮廷來派遣,不但是觀眾們感到好奇,在盧勘學院方面也是相當好奇與莫名其妙。
  依照以前的慣例,帝國宮廷方面雖然也會應學院之請求而派出裁判,但都只是一兩個而已,而現在,竟然會說所有裁判全都由宮廷所派出,而且當學院在大會開幕的前幾天,真正接獲宮廷的命令,知道宮廷所派出來所謂的裁判竟然是五只小幻獸,而且每一只幻獸都要負責每一個場地將近百場以上的幻獸比武裁判,負責最大場地的幻獸不但要負責兩場冠亞軍爭奪戰的裁判,而且竟然還要擔任前四強的表演賽嘉賓,這讓初接到這一道命令的盧勘學院感到不可思議兼憂心忡忡。
  最後,在院長貝漢·金召集了學院的各干部召開了一整天的會議之後,終於決定了,學院不違背帝國宮廷所下達的命令,以五只幻獸擔任裁判。
  但是因為這種事情是前所未見的,所以學院除了應宮廷之要求,特派兩員助手在比賽的時候協助幻獸裁判外,也特別將原先他們預定要擔任比武大賽裁判的人員邀請集合過來,以免到時這些幻獸裁判如果出什麼問題的話,這些人可以盡快的代替,如此盧勘學院數百年來的傳統才不會毀於一旦,可謂兩全其美。
  而現在照這種情況來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麼替代的裁判可能是派不上用場了!
  畢竟照他們看來,這幻獸裁判不但判定的時機相當準確,而且,看到剛剛圖塔的樣子,似乎是被某種力量給強行驅除了「遠距離心靈通訊」的狀態,而且兩只幻獸表現也太過於驚人了,應該就是這只幻獸裁判的力量所致,看來它似乎有某種人類裁判所沒有的力量,可以控制這些幻獸。
  以往的裁判都是在判定之後,再經由幻獸的主人停下幻獸的攻擊行動,在時機上往往就會有所延誤,所以經常發生因為判定時機過遲或是幻獸主人的反應稍慢,而導致幻獸死亡的案例,不過這種問題如果照剛剛看來,應該是不會發生了。
  接下來的連續幾場比賽,全都一樣,這只金鬃小紅獅裁判總是在最準確的時機判定出勝負,而且每次一吼兩聲之後,無論比賽的主人愿不愿意停止,全都會被某種奇怪的力量逼開遠距離心靈通訊的同步狀態,然後,勝的幻獸趾高氣昂的在平臺上繞場,輸的幻獸則全都是垂頭喪氣的回到了自己主人身邊,無一例外。
  每一場的比賽,無論是觀眾也好,參加比賽的人員也好,對於幻獸裁判的判定幾乎都沒有辦法產生任何的異議,實在是這幻獸裁判的判定真的是相當準確,而且也令人無話可說,贏就是贏,輸就是輸,可以說一目了然。
  而且由於這幻獸裁判不會說話,因此也少了以往的裁判總是習慣在每場比賽之後會對該場比賽的判定做一番說明的方式,因此比賽一場接著一場,完全沒有停頓。兩名助手甚至不懷疑,原本預計要三天才會比完的百多場初賽,可能在今天下午就可以比完了!
  而整個幻獸比武大賽的最出色主角,就是這只從頭到尾飛在半空中一聲兩聲叫著的幻獸裁判,就連那個上一屆幻獸大賽魔法組冠軍多尼帶的九階帝王幻獸出賽全都沒它搶眼!
  「情況怎麼樣?」
  在學院內部一間專門提供給貴賓使用的豪華大廳里,葛沃比有點著急的問著站在他前面、剛剛從四個幻獸比武大賽場地觀察回來的葛瑞斯。
  臉上帶著奇怪的表情,葛瑞斯慢慢的將他在每一個比賽場地所看到的情形逐一說了出來。
  不過說是四個比賽場地,但是情形其實是差不了多少,每個場地里面最搶眼的全都是那金鬃紅獅、金翅藍鷹、金尾青狐以及胸口有個金色w字型的黃熊等四只幻獸裁判,而且無論是觀眾還是參賽的人員,全都對判決完全沒有任何的異議,只是感覺到有點怪怪的而已!
  聽到了葛瑞斯的說明,不但是葛沃比松了一口氣,坐在葛沃比旁邊,看起來已經八、九十歲,有著一張充滿皺紋的臉,禿頭無須,微微發福的盧勘學院院長貝漢也是松了一口氣,至少學院的面子是保住了。
  想了想,葛沃比轉過頭來對著貝漢微笑道:「老師,這下您放心了吧!」
  貝漢古怪的一笑,不諱言道:「是松了一口氣呀!陛下不也一樣?」
  葛沃比微微一笑道:「是呀老師,我也是松了一口氣!」
  松了一口氣之後,貝漢終於有暇想起其他的事情,只覺滿腹的問題都想要問葛沃比,但是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也不知道該不該問。對於葛沃比,雖然曾經是自己的學生,但是他也是相當了解君臣之間所應該遵守的誡條分野,使得貝漢相當的難過!
  看到貝漢的模樣,葛沃比腦中一轉,「老師,我們師生之間沒有什麼不可以說的,您有什麼問題盡管說沒關系!」
  貝漢點點頭,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問道:「陛下,這幾只幻獸到底是打哪來的?它們真的是幻獸?有沒有主人?主人是誰?怎麼會忽然說要擔任我們這次比武大賽裁判,還驚動了陛下您?」
  貝漢一口氣問了五、六個問題,然後急切的看著葛沃比,顯示出他心中真的是好奇死了。
  葛沃比微微一笑,貝漢的問題完全不出他所料之外,因此,他在隱瞞了一些現在不適合讓貝漢這些普通民眾知道的事情之後,慢慢的解釋起來!
  在葛沃比的解釋以及葛瑞斯的幫忙說明下,貝漢嘴巴越張越大,臉上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
  「陛下,您的意思是說,您因為某些因素要發布一些特別的命令,需要經過各郡郡主的同意,偏偏郡主又出了一個難題,要您派人擔任這次幻獸比武大賽的裁判與嘉賓,藉此以表明出確實有這個需要,好讓各郡主同意您的命令是嗎?」
  見到葛沃比點點頭,貝漢吐出了一口大氣來。
  曾經是葛沃比的老師,現在又是最有名的最高學府盧勘學院校長,貝漢當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很輕易的就聽出葛沃比兄弟所說的事情當中充滿著相當多疑點,最明顯的莫過於他這個陛下要頒布什麼命令而各郡主不同意干他幻獸大會什麼事?
  為什麼一定要用這種方式,來說明有這個「必要」呢?
  不過疑惑歸疑惑,深知官場黑暗的他當然不會笨到去問葛沃比這個問題,他可不想因此而惹禍上身。
  不過比起了心中的疑問,貝漢更好奇的是葛沃比所說的他所推派出來的人。「陛下您剛剛說這幾只幻獸全都是您所找來的那個人的?全都是那個在隔壁院子里,滿臉陰沈,一進去就不肯出來的人的?
  「真是沒想到呀!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幾只幻獸應該都是屬於上級七階與八階的幻獸,只是也未免小的太過奇怪了,而且,竟然還會飛?還有,這些幻獸身上的那些金色斑紋到底是怎麼回事?幻獸身上根本就不可能會有第二種顏色存在的呀?
  「難道這些幻獸都是傳說當中那種具備雙重屬性的幻獸?但是這也不可能!就算是雙重屬性當中的一種都是屬於隱藏的屬性,也不可能表現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五只?一個人怎麼會有五只可能是上級七、八階的幻獸?真是不可思議!」
  任由貝漢不斷的自言自語自問自答了一番,最後,葛瑞斯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校長先生,我想您說錯了,不是五只,而是六只,那個人最少有六只幻獸才對!」雖然是這樣告訴貝漢,但是心中也懷疑著,真的只有六只嗎?
  而貝漢早就已經被葛瑞斯的話給嚇的站了起來,驚呼道:「什麼?怎麼可能?一個人擁有六只幻獸?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神也沒辦法養的起來!」
  「神也許是不行,不過惡魔就不一定了!」
  葛瑞斯近乎喃喃自語的回應著貝漢連番不可能的驚呼聲,不過恐怕現在除了跟他有著類似想法的葛沃比之外,其他人怎樣也猜不到葛瑞斯說在嘴里的話到底是什麼了!
  貝漢呆呆的看著葛沃比與葛瑞斯,雖然心中告訴自己葛沃比跟葛瑞斯沒有必要騙人,但是他就是無法相信葛瑞斯所說的。
  看到自己的老師那副呆樣,葛沃比忍不住道:「老師,我想那幾只幻獸應該不是上級的幻獸才對!」
  貝漢靈機一動,恍然大悟道:「陛下您說的是,我想應該是剛剛時間太短沒有看仔細的關系,這些幻獸應該都是下級的幻獸才對,所以一個人才有辦法養了六只這樣的幻獸。」說完了又一副理當如此的補充說道:「難怪了,這幾只幻獸看起來都還是幼生期的小幻獸,也許它們具備了某種我所不知道的特別能力才會如此,是我太大驚小怪了,真是失態失態!」
  葛瑞斯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的搖頭,大概也只有他才能夠了解,葛沃比所說的「應該不是上級幻獸」的意思應該是說,可能比上級還要高的意思才對!
  況且,他還親眼看到了上級九階的帝王級幻獸火焰之豹,表現的就跟其他幻獸一樣,在貝漢口中那只所謂長的跟上級七階火屬烈火雄獅很像的某種下級幼生期幻獸裁判面前,乖的跟什麼似的,一點也沒有帝王級的幻獸威風,可想而知,這只小小的幻獸可不簡單。
  再說好了,要不是怕嚇著了貝漢這老人家,他還真想要問他一下,他會認為堂堂的銀月惡魔所用的幻獸,會是一只下級、而且還是處於幼生期的小幻獸嗎